banner
11 月 19, 2020
91 Views

白定遠說道:「我才不相信你的鬼話呢!」

Written by
banner

白珊珊無奈,做了個手勢,說道:「行吧,就這樣吧。晚上再說吧。」

到了晚上,郭大路,胖子羅小冬,都來了。

進去后,被安排在末尾的席位。

而羅小冬想和白珊珊打個招呼,發現白珊珊和他爹白定遠,被安排在另外一端的末尾的席位。

也不怎麼樣。

羅小冬說道:「等著看,一會二爺應該出場了。」

果然,過了五分鐘,金老爺子,穿了一身灰布長袍,出場了,頗有民國之風。

說了幾句客套話,然後,在場的人開始歡聲雷動。

羅小冬仔細看賓客,發現,白老大並不在。

羅小冬不禁有一點失落,心想,這白老大怎麼人不在呢?自己的結拜兄弟老二的八十大壽,怎麼會缺席呢?

正想著,忽然,看到了歐陽小西和金開來。

然後,看到歐陽小西吻了一下金開來的臉頰。

美味攻略 這時候,胖子說道:「嗎的,這女人真漂亮!」

羅小冬介紹道:「金開來的女朋友,金老爺子的孫媳婦,你說能差勁嗎?」

胖子說道:「你怎麼知道?」

羅小冬說道:「我認識金開來,也是因為歐陽小西,才認識的,歐陽家在省城也蠻有名的,屬於名門望族吧?」

胖子說道:「難怪了,這真是虎父無犬子,這能行的人啊,都是一窩子一窩子的,你看那大將,不都是爹是大將,或者爺爺輩分是大將嗎?武功高手,也是一窩子一窩子的。」

羅小冬心想,這意味著我羅小冬一輩子就只是個小農民嗎?不對吧?我要突破,我要突破!

元後傳 羅小冬說道:「你看,那薛丁山的爹,雖然是大將薛仁貴,但是薛仁貴的爹,卻是一個普通農民,不是嗎?凡事總有一個開始,不是嗎?」

郭大路點頭,說道:「羅小冬說的對,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胖子點頭,說道:「這當年陳勝吳廣的八個字,王侯將相寧有種乎,是多麼傳神呢。」

郭大路說道:「是呀。」

這時候,白珊珊領著白定遠上去了,去敬酒,並說道:「金老爺子,我叫白定遠。」

金二爺看了眼白定遠,笑道:「你好你好!」

白定遠說道:「我之所以特意從江南市趕過來,是因為當年的一份恩情,四十多年前,我還是個二十多歲的小夥子的時候,受過阿偉的大恩,這個阿偉,是他在九幫十八派的外號,他的真名叫孫廷偉。」

金二爺想了想,說道:「當年我的確有個司庫,外號阿偉,叫孫廷偉的。」

說著,居然上前,主動握了握那白定遠的手,說道:「孫廷偉已經死了三十多年了,哎。現在你又提及他,哎,多少往事,蒼茫煙雲中!」

金二爺揮揮手說道:「我這右臂的這個疤痕,就是當年和孫廷偉一起歷險打架的時候留下的,這一轉眼,都四五十年了呀,半個世紀就這麼過去了。」

羅小冬遠遠的看著金二爺,親切的和白定遠閑聊,怔怔出神,胖子狂吃不止,烤鴨,羊肉,等等,吃的不亦樂乎。

而郭大路,則邊吃邊注意羅小冬的動向。

見羅小冬沉迷於看別人的舉動,也不禁看過去,看了一會,郭大路說了一句:「真美啊!」

羅小冬說道:「什麼真美?」

魔情障 郭大路說道:「當然是歐陽小西,那金二爺的孫媳婦了。我頭一次見這麼美麗的女人!」

羅小冬於是,也轉目老遠的看著歐陽小西,的確,是一個大美女。

相比之下,白珊珊是美,但是是那種可愛的美,而歐陽小西則是那種可愛與嫵媚兼有之的美麗,美麗大方,傾國傾城。

羅小冬也有點出神了。

但是,很快羅小冬轉念了,因為羅小冬覺得,自己和這種人的距離太遙遠,歐陽小西這麼美,又是出身商人世家豪門千金,和金開來簡直是天生一對郎才女貌,我羅小冬在胡思亂想些什麼呢?相比之下,白珊珊就不會給我這種距離感。

可是這時,再想想白珊珊和白定遠對自己截然相反的態度,就覺得白定遠實在是,實在是不可理喻,自己本來要給白定遠資料一下風濕病的,但是,哎,隨它去把。但是又怕白珊珊因為父親的病痛而傷心。這該如何是好呢?

正猶豫著,忽然,白珊珊的父親白定遠差點摔了一跤,白珊珊急忙去扶,好在總算扶住了。

原來,這風濕病是不能喝酒的,但是白定遠見金二爺敬自己酒,是不能不喝的,所以,這一喝酒,壞事了,風濕病發作了,更嚴重了。

白珊珊看了一眼羅小冬,既想讓羅小冬來給白定遠治療,又怕父親發火,這時候,表情顯示顯然是兩難的情況。

羅小冬呢,看著也很著急,於是狠下心來,起身。胖子看到了,說道:「你起身幹啥?」

羅小冬說道:「去給白定遠治病。」

郭大路說道:「這不是自找沒趣嗎?」之前羅小冬給郭大路和胖子說了白定遠對自己的態度。

所以郭大路由此說法。

但是阻攔不住羅小冬,羅小冬還是上去了,然後,白定遠遠遠的看著羅小冬,說道:「姓羅的,你又來幹什麼?」

白珊珊說道:「爹。」

白定遠說道:「你還有臉叫我爹?」

白珊珊差點哭了,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羅小冬說道:「你讓我試試看嘛!」

白珊珊也點頭,說道:「爸爸,你就讓羅小冬試試看他的氣功療法吧?」

白定遠堅決不同意。 而後,金二爺來了,問道:「怎麼回事?」

白定遠說道:「金老爺子,麻煩您了,是這樣的,我有點老毛病,風濕病,沒事的。金老爺子這杯酒,我是肯定要喝的,以示感謝。」

金老爺子人不錯,說道:「那,我的家庭醫生,請他來給你看看,開幾服藥,你看如何?」

白定遠笑道:「那怎麼好意思呢?」

金老爺子說道:「這有什麼。咱們江湖人,就應該落落大方,豪氣萬千嘛!」

胖子和郭大路,這時候也湊過去,準備拉羅小冬走。

羅小冬對著白珊珊,一副抱歉的樣子。

白珊珊卻也對羅小冬表示歉意,一副歉意的表情。

兩個人相視,卻有著說不出的情愫在裡面。

白定遠堅持著起來,人還是蠻堅強的,金老爺子的醫生來了,然後給他看病,兩個人去了後面側廳,羅小冬就看不到裡面的情景了。

這時候,遠處,走進來一個人,這個人,身影和歐陽小西很像,很有氣質,但是比歐陽小西要略微粗壯一些,但是總之,身體身材很好。

這時候,羅小冬正巧在側面,看不到她的臉龐,但是現場的祝壽的人群,都被這人的氣場驚艷到了,其中有人甚至呼喊出來,說道:「是誰?」

羅小冬也想知道這個問題,是誰?

歐陽小西和金開來也在看著她,露出一臉懵逼的表情。

羅小冬想,莫非這歐陽小西和金開來也不認識這個女人嗎?

這時候,金老爺子站了起來,問道:「請問你是?」

那女人說道:「你好,金爺爺。」

金老爺子禮貌的問道:「你好。」

那女子這時候背對著羅小冬,羅小冬看不到容貌。

但是卻聽到那女子的聲音十分溫潤好聽。

而且,好似很熟悉的樣子。

羅小冬心念電轉,但是仍然想不起來這個聲音在哪裡聽過。

結果,下一句話,那女人說道:「家父很想念您,特意讓我帶了點禮物來,給您祝壽。」

羅小冬大驚,心想,這是白若彤的聲音啊!

果然,那女人轉過頭來,然後看了周圍一眼,而那金老二,也就是大家俗稱的金二爺,一臉激動,聲音也顫抖了,說道:「莫非,莫非你是白老大的女兒,若彤?」

白若彤點頭,說道:「我記得小時候,您還抱過我呢,大概是七歲的時候吧?」

果然是白若彤,羅小冬心撲通撲通跳。

自己居然能在此再見到白若彤這個女人,這時候,白若彤掃視了一下周圍,然後,正巧碰到了羅小冬的眼神。

白若彤說道:「你好啊,羅小冬!」

周圍的人群,正想問,誰是羅小冬?

忽然,有人記起來了,說道:「莫非是打敗蛇王手下四大天王的羅小冬?」

白若彤不置可否,看著羅小冬。

羅小冬激動萬分,起身抱拳,說道:「白若彤,你好!」

這是羅小冬人生首次和白若彤說話。

顯然,白若彤知道羅小冬被自己的父親白老大指點了十分鐘,所以,這次來,掃視群雄后,居然看到了羅小冬,就大方給羅小冬打個招呼,反而羅小冬抖抖索索,心情十分激動,所以……羅小冬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只好說道:「白若彤,你好!」

羅小冬猜想,白若彤也只是禮貌的給一個招呼而已,所以就繼續坐下來,然後看到眾人都驚呆了,不少人呢驚嘆著看自己。

而金老爺子,這時候才知道,原來眼前的這個土包子打扮的人,就是羅小冬!

在這之前,金老爺子根本就不知道座上賓客中,有一個人叫羅小冬。

所以,金老爺子這時候想邀羅小冬上上座。

因為羅小冬的這個位置,實際上在末尾,根本就是招待普通路人的一個座位而已。

金老爺子聽說羅小冬就在眼前,深感愧疚,當然,主要是兩點原因,第一點呢,是因為羅小冬打敗了蛇王的手下,打敗了四大天王,而第二呢,也是因為羅小冬受到過白老大指點的緣故,也就是說白了,白老大親自指點羅小冬,這事兒金老二是知道的。

這時候,白若彤掏出背包,拿了一個小禮盒給金老爺子。

金老爺子大喜說道:「你來就來了,代表你父親來的,就不需要拿什麼禮物了。」

白若彤說道:「說實話,這是我和我父親共同準備的,所以,您一定要收下!」

聽說白老大親自給自己準備禮物,金老爺子的臉上倍有面子,哈哈大笑道:「這樣啊!那我一定要看看啦!」

結果,一看,好傢夥,在場眾人,都發出一聲驚嘆:「是人蔘?」

羅小冬一看,的確是人蔘,但是羅小冬不懂人蔘,不知道這人蔘多少年了,就知道人蔘要看什麼五形六體,來辨別,總的來說,是年歲越大,就越值錢。

胖子在旁邊咕噥道:「這人蔘,估計價值百萬了吧?」

這時候,白若彤說道:「這顆人蔘,是我爹偶然得到,珍藏了一段日子,正好,您大壽,所以就送給您了。」

金老爺子一看,好傢夥,這人蔘起碼三百年歷史了吧?他稍微懂一點,仔細觀看,的確,這人蔘市場價應該在千萬級別了。

歐陽小西不懂,金開來也不懂,但是看到金老爺的表情,都知道這人蔘價值不菲。

當著眾人,群豪的面,白老大的親女兒親手送一個三四百年的人蔘給金老二,這金老二覺得十分有面子,美滋滋不得了。

急忙請白若彤坐下,當然是做首席了。

這時候,白珊珊扶著白定遠走了出來,金老爺子的私人醫生,給檢查完畢,然後對金老爺子說道:「白先生是深度關節炎,慢慢調養,沒其他辦法,還有別在喝酒了。」

白定遠說道:「謝謝您了,金老爺子。」

金老爺子擺擺手,說道:「小意思,哦,對了,給你介紹,給大家也介紹一下。」

剛才白若彤前來,金老爺子還沒正式介紹白若彤給大傢伙,所以說道:「給大家正式介紹一下,這位,就是白老大的女兒,白若彤!」

眾群豪都驚訝不已,有的人靠的近,已經提前聽了他們的對話,知道這是白若彤,白老大的女兒。而有的人則不知道呢。 漫山俱為大水,不停蹄的下涌。

這裡的山壁很難再攀爬。

夏昭衣蹲在那邊,做了個手勢,示意錢千千留在原地。

卞元豐帶著其他幾個小廝,頭也不回的走了。

三廣和四廣無奈,只好朝洞口這邊走來。

步步掠愛:爵爺情迷私寵 洞外情況如他們想象中的狼藉,漫漫大水,沒了一半小腿,水流清澈,可清澈的泥地下,偶爾竟有白骨數根。

兩人都僵在了那。

「這裡,是墳地嗎?」四廣問。

三廣抬頭朝高處望去,有些害怕,低聲道:「這整片山頭,怕全是墳地。」

四廣咽了口唾沫:「那我們兩個……」

「走吧,」三廣硬著頭皮,「還是得走。」

兩人一前一後,朝著錢千千昨天掉下來的地方走去。

錢千千躲在角落裡,氣都不敢出。

待聽得腳步聲漸漸遠去,她微抬起頭看著他們的背影,再朝那邊的阿梨看去。

夏昭衣還在,朝另外一邊做了個手勢。

錢千千循目而望,是一個懸崖。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