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115 Views

坐在一旁的秦穆然,淡然抽了兩口香煙,吐出幾個煙圈而,嘴角一笑。

Written by
banner

「既然人家想玩,咱也不用客氣,陪他們好好玩玩兒。」

秦穆然笑道。

「俺等的就是你這句話,那俺也就不客氣了,嘿嘿……」

石大壯開懷一笑,擺出格鬥架勢。

在整個東皇小隊,若論近身格鬥,除了秦穆然之外,恐怕石大壯就是第二。

「放馬過來,俺陪你們玩會兒!」

石大壯得意笑道。

十幾名艾琳家族高手,揮刀而出,一擁而來,個個身手矯捷,凌厲的刀鋒,刀刀致命。

石大壯眉頭一蹙,立刻出手,騰空奪過一把匕首,右手緊握,快速出手,刀法精湛,刀刀不空,而且只刺對方手腕。

每一刀劃過,都有一名高手手腕被割斷!

作為夏國最精銳的特戰力量,論起玩刀,這些普通高手在石大壯麵前,簡直不堪一擊。

兩分鐘后。

艾琳家族的十幾名高手,全部手腕見紅,鮮血淋漓了一地。

此刻。

只有查爾斯和德克威士還站著,看著二十餘名高手,倒地一片慘叫,兩人臉色一片慘淡。

「廢物,真特碼是一群廢物!」

查爾斯怒聲吼道。

石大壯手持匕首,擺出軍用拼刀招式,那把匕首,在他手裡被用的得心應手,宛如他的一根手指般靈活。

「敢在俺們夏國軍人面前玩刀,真是關公門前耍大刀,找虐!」

石大壯不屑笑道。

夏國軍人,玩兒的就是刺刀見紅,肉搏精神。

而石大壯又作為夏國精銳中的精銳,他的玩刀技術,可謂一流中的一流。

艾琳家族的一群普通高手,在石大壯麵前亮刀,簡直就是關公門前耍刀——自取其辱! “御鬼盟派來的竟然是賈志文?而妖族派來的居然是巴頌·乍侖蓬那個死人妖?”

趙小川看着眼前驚疑不定望着自己的兩人,樂了,居然是熟人!

可惜賈志文和乍侖蓬似乎沒有沒有看到自己,反而像是兩隻鬥雞彼此敵視着對方。

“喲!死人妖,沒想到你身爲人類竟然當了妖族的走狗?真是可悲啊!當年那場東南亞的爆炸怎麼沒有炸死你!”賈志文陰陽怪氣的說道,一臉賤樣。

“你也好不到哪兒去,當年丟了師妹,又丟了趙小川,現在被賈家發配邊疆,聽說在御鬼盟不好過吧?”乍侖蓬捏着蘭花指不屑的說道。

兩人說完,相互瞪了對方一眼,冷哼一聲,撇過頭去,看向蘭雨欣。

至於身旁的趙小川則被他們華麗的無視了!

“這是什麼情況?你們不是一直在找我的麼?”趙小川眼中泛起疑惑,看向蘭雨欣。

蘭雨欣眼中露出不解的神色,不知道這兩人是怎麼回事!

“喲,我說妹妹啊!你這是那裏找到的冒牌貨,看起來還挺像輪迴者的!”乍侖蓬開口說道。

賈志文撇嘴道:“是讓那些鹹菜國的棒子們整過吧?看起來還挺逼真!”

趙小川的臉黑了下來,想起來之前的遭遇!

看來冒充他的人倒是不少,不過可惜自己是真的。

“砰!”

不等蘭雨欣說話,趙小川暴起!

一道殘影在賈志文和乍侖蓬眼前閃過,兩人瞬間倒飛出去,幾乎同時撞在冰壁上。

“哎呦!該死的,什麼人踹我屁股?”賈志文躺在地上哀嚎道。

乍侖蓬則連忙從地上爬起來,連忙掏出一個小鏡子,然後尖叫起來:“那個殺千刀的打了我一巴掌!”

蘭雨欣驚訝的看着依然坐在椅子上的趙小川,開始明白趙小川剛纔那麼淡定了。

“咳咳!”蘭雨欣乾咳一聲,知道自己該說話了:“你們兩大勢力不是一直在找輪迴者麼?眼前就是你們要找的人!”

說完,蘭雨欣老神在在的站在旁邊,鄙夷的看着兩人。

平日裏蘭雨欣沒少被兩大勢力欺負,如今看到兩人吃癟,心中痛快極了。

“輪迴者?趙小川,怎麼可能?”乍侖蓬臉色變了幾變,震驚地看着趙小川。

賈志文則怒道:“媽的,偷襲我別以爲擡出趙小川我就害怕了!我告訴你,別想拿一個冒牌貨來蒙大爺我,我……我錯了!”

囂張的賈志文話剛說了一半,便看到趙小川低頭擦了擦腳上的靴子,頓時臉皺成了一張苦瓜。

人有可能冒充,但是當年的踏天靴可是沒有那麼容易仿造的!

“大,大哥,你怎麼來了也不說一聲啊?”賈志文臉上擠出一絲比笑還難看的笑容,委屈地說道。

此刻的趙小川已經和第二世達成了協議,自然不會像之前一樣對其他人冷淡,不過對於賈志文,他倒是沒有半點改變。

“呵呵,告訴你我能看到大爺你這囂張的樣子麼?”趙小川板着一張臉說道。

賈志文臉上露出訕訕的表情,雖然七年不見,但當初趙小川對他心中造成的陰影實在是太重了。

就在此時,一旁的乍侖蓬猛然轉身,向着大殿外面跑去。

“既然來了,還是留下來吧!”

元嘉草草by未晏齋 趙小川轉頭看着人妖王,冷哼一聲,伸出大手向着他抓去。

一層黑霧從趙小川手上顯化成一個丈許的手掌,一把將乍侖蓬捏在了手心中。

乍侖蓬感到身上的力量瞬間消失,看着自己慢慢被抓到了趙小川的身邊,臉上露出一絲絕望。

“現在算算我們當年的舊賬吧!”

趙小川看着臉色灰敗的乍侖蓬,冷笑道。

他可沒忘記當初的乍侖蓬是怎麼對他的,當年東南亞自己遭到圍攻也有他的一份兒功勞。

“趙小川,你可要想好了!我是妖族使者,你若殺了我,那就是引發人妖大戰!”乍侖蓬大聲喝道。

賈志文撇撇嘴,道:“就憑你還想引發大戰?我想海族和妖沒有那麼傻吧?畢竟你現在在妖族也不過是寄人籬下,處境堪憂吧?”

乍侖蓬恨不得撕了賈志文的嘴,因爲事實就是這樣,他這麼說只不過是想讓趙小川有所顧忌罷了!

至於自己來到這裏的事情,實際上妖族和海族的高層們都不知道!

若是趙小川殺了自己,估計那些高層一樣就當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想到這裏,乍侖蓬臉上露出一絲可憐的神色,剛想要服軟。

誰知他驟然感到手掌一緊,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瞬間被趙小川捏成了肉泥!

“這……”

賈志文和蘭雨欣震驚地望着趙小川,誰也沒想到趙小川會突然出手。

“一直蟲豸也敢威脅我?找死!”

趙小川呆呆地望着眼前的一切,腦海中響起第二世的聲音。

很快,他便察覺到了其餘兩人的目光,心中怒道:“第二世,你在做什麼?不要忘了我們之前說過的話!”

“哼,小子,真不明白你這種人怎麼會活到現在的!如今不同以往,亂世用重典!你現在只有一個人,不想其他勢力那麼龐大。”第二世冷聲道:“若是你想要獲得其他勢力的尊敬,就必須讓他們認清你的價值,亮出你的獠牙!”

趙小川原本有些生氣,但聽到第二世的話,微微皺眉,覺得他說的有道理!

之前的自己也許就是因爲太和善了,所以才成爲了現在衆多勢力的目標,若是自己強勢一些,就如同仙一般,哪怕他們知道仙的存在,又有誰敢抓他呢?

不過一碼歸一碼,對於第二世的行爲他還是很厭惡的!

趙小川討厭被人控制的感覺!

“以後我若不讓你出手,你就不能出手!”趙小川惡狠狠地說道:“不要忘了我們的約定!”

正當趙小川在心中和第二世交談時,賈志文和蘭玉欣嚥了咽口水,從剛纔的震驚中清醒過來。

“那個,大哥,你叫我來做什麼呢?”賈志文開口道。

“是啊,您還有什麼要囑託的麼?”蘭雨欣臉色蒼白的說道。

他們兩人看着地板上的碎屍塊和血污,再也不想在這裏多待一刻。 「你的手下太廢物了,現在,輪到你親自出手了。」石大壯看著查爾斯,淡淡地說道。

雖然,查爾斯由始至終並沒有出手,但石大壯能感覺到他身上的殺氣。

這絕對是一名強者。

而自己剛才能給查爾斯一記耳光,完全是因為自己下手太快,打了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如果兩人來一場面對面的公平較量,鹿死誰手,尚且難知。

此刻。

查爾斯掃視一眼自己的手下,已經全部倒在地上,沒有一個能站起來的。

「廢物,非得逼我親自出手嗎?」

查爾斯自言冷聲說道,說話間,雙目已經有些血紅,透著凌人的殺氣。

圍觀的群眾,紛紛後退。

「好強大的殺氣,查爾斯可是個狠角色,據說死在他手下的人,一個比一個慘……」

「艾琳家族的強者當中,查爾斯或許不是最厲害的,但絕對是最狠的一個。」

惡魔總裁的小妻子 一人低聲說道,神情露出對查爾斯的恐懼。

作為艾琳家族的管家,查爾斯能一步步走到今天這個地位,靠的就是四個字——心狠手辣。

石大壯打量一眼查爾斯,冷冷一笑。

「你有啥本事,儘管使出來,俺陪你玩玩,治治你脾氣不好的毛病,哈哈……」

石大壯笑道。

聽到嘲諷,查爾斯反而不溫不火,冷靜了許多。

「可惡的東方人,別太得意,待會兒我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手段。」

話音落下。

查爾斯嘴角一揚,身影一閃,快速出現在石大壯麵前,右手一劃,勁氣逼人。

石大壯眼疾手快,一個後退,並用手中匕首進行格擋。

鐺!

一聲脆響,石大壯心頭一驚,那把被他用來格擋的匕首,刀身被齊刷刷砍斷,半截落地。

「哇靠!」

「啥玩意兒?這麼鋒利!」

石大壯驚訝說道,並快速後退。

「還想躲?做夢吧!」

查爾斯並沒有給石大壯後退的機會,兩手齊揮,交接進攻,步步緊逼。

石大壯左右躲閃,不及反應。

刷!

一道戾氣劃過,石大壯感覺胸口一痛,忍痛一個後空翻,終於拉開一段距離。

低頭一看。

石大壯胸口上,被劃出一道淺淺的傷口,傷勢並不嚴重。

「小子,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吧!待會兒,我要把你的心肝和五臟六腑都挖出來喂狗……」

查爾斯冷聲說道。

他說的並不是氣話,而是真有這種想法。

石大壯抬眼看去,只見查爾斯雙手的手背上,長出三把尖銳的金剛爪。

「隊長,這傢伙還是個異能者,有點兒小棘手呀!」

石大壯聲音低沉說道。

這時候,坐在一旁觀戰的秦穆然,眉頭一皺,有些詫異。

狼人?

這讓他想起了一個人,在中海五年大比上,那名叫安格列斯的狼人異能者。

如今看來,查爾斯使用的異能,應該和當初的安格列斯如出一轍。

「大壯,這傢伙就當練手了,我允許你使用全部實力。」

秦穆然淡然說道。

得到秦穆然允許后,石大壯完全拋開顧忌,雙拳緊握,準備大幹一場。

「哼!不就長了一雙尖銳的爪子嘛!」

石大壯冷冷說道。

話音落下,兩道身影,相向射出,瞬間膠戰一片。

在汲取剛才的教訓后,石大壯已經見識到金剛爪的厲害,在赤手空拳的情況下,石大壯並不敢貼的太近。

查爾斯則憑藉一雙金剛爪,無限進攻。

爪子劃過的地方,都被留下一道道深深的爪痕,極其鋒利,讓人望而生畏。

圍觀的群眾,更是盡量躲遠,以免誤傷。

「哇靠,這就是查爾斯的異能嗎?」

一人低聲驚訝道。

「不錯,聽說查爾斯的異能,和一個叫狼人黨的地下組織有關聯。」

另一人八卦說道。

「狼人黨?西方地下世界,還有這麼一個組織嗎?沒聽說過!」

一人好奇說道。

「狼人黨是最近幾年,西方地下世界最新成立的一個異能組織,規模不大,所以並不出名,據說,這個組織的人為了提高自身實力,將人和狼的基因進行混合改造,從而讓人體發生異變,獲得狼的強大力量……」

一名中年男人,淡淡說道。

秦穆然聽到旁邊人的談話,恍然明白,難怪當初在五年大比遇到安格列斯,自己從來沒見過這種異能,還好好研究了一番。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