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81 Views

不過想到我那兩個無辜的孩子,我的心又痛了起來,不知道夏天有沒有找到他們,鳳念,如果再有見面的一天,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Written by
banner

只不過鳳念太強大,我根本沒有辦法把 他怎麼樣!

“主人,我會一直這個樣子麼?”我不禁問道,如果我一直這個樣子的話,別說報仇了,連化成人形都是問題。

主人輕輕的勾了勾嘴角說道,“你別急,我會幫你找尋一個肉身的,如果要靠你自己再修煉出一個肉身的話,是需要很長時間的。”

說着主人頓了頓,又對我說道,“絃樂,如果有一天鳳念改過自新了,想要和你從新在一起,你會願意麼?”

我疑惑,主人問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鳳念還能改過自新?我不禁搖了搖頭,“不會,他欺騙利用了我的兩次,我還會再相信他麼?我雖然笨,但是還沒有笨到那種程度!”

“主人你儘管幫我找個身體吧,我不想一直附在我的本體裏面,什麼事情都做不了,也不能到處走,很難受的。”我說道。

主人輕笑着點頭,“好好好,我這就去幫你找一個身體。”

和主人聊了幾句後我發現主人似乎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嚴肅,我以前非常的害怕主人,所以在他的面前都不敢怎麼說話,可是現在和主人接觸多了,卻發現他是一個刀子嘴豆腐心的人,而且之前陸梵音說我是主人的逆鱗,主人就真的那麼在乎我麼?

在主人起身準備離開的時候,走了幾步的主人突然停住了腳步,他側臉對我說道,“我的名字叫蒼燁。”

蒼燁……

我心裏不由的一動,陸梵音不是跟我說主人是沒有名字的麼?爲什麼主人現在告訴我,他叫蒼燁?

“有疑問?”主人再次問道。

我將自己的疑問說了出來,“主人,您不是沒有名字的麼?”

主人笑了,看他半張臉笑得傾國傾城,他說,“蒼燁這個名字還是你給我取的,我很喜歡。”

聽到主人的這句話我整個人都呆住了。 “主……主人,你說什麼,您的名字是我取的?怎麼可能呢?您的名字怎麼會是取的呢?”聽到這個消息的我,說話都結巴了,主人是那麼的高高在上,他的名字甚至都可以說是神聖的,可是現在他居然告訴我,他的名字是我給取的,這是怎麼回事啊?

可是主人卻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他只是說道,“你不要想太多,反正我很喜歡這個名字。”

說完他這次是真的走了。

留下我一個人在這裏,身邊都是些花花草草和一些小動物,旁邊還有個山泉,不得不說這裏的景色真是一流。

而且這裏的花草啊小動物啊,都是很有靈性的,在這裏我的心靈彷彿得到了淨化,甚至連鳳念帶給我的傷痛都稍微淡了一些。

我在這裏的這些日子除了主人來看我之外就是陸梵音了,她幾乎每天都來看我。

她對我說道,“弦兒,其實我很嫉妒你的,你知道麼?但是我又沒有辦法對你狠心,哎,你真是讓我又愛又恨啊。”

如果現在我可以翻白眼的話,我一定會翻很多個白眼給她的。

“你嫉妒我什麼啊?我有什麼值得你嫉妒的啊?你看看我現在都成這個樣了,我倒寧願像你那樣。”我無奈的說道。

陸梵音卻笑了笑對我說道,“哎,你不懂,這種感情怎麼說呢?反正很奇怪。”

“那你爲什麼嫉妒我?”

陸梵音的柳眉一豎,拿起手裏的蘋果狠狠的咬了一口氣呼呼的說道,“說到這個我就很生氣,恨不得將你給吊起來打一頓,弦兒,你這個情商爲負數的傢伙,你知不知道我們家主人有多喜歡你?爲了做了多少的事情?”

“你在逗我呢吧?”我驚訝的問道,“你說主人喜歡我?怎麼可能!你還記不記得那次在九霄殿主人差點掐死我啊!”

“那是因爲愛之深恨之切啊!”陸梵音扯了扯我的花瓣,氣呼呼的說道。

“誒誒誒誒,你輕點。”我無奈的說道,聽到陸梵音這麼說,我還是不敢相信,主人會喜歡我。

畢竟主人對我來說簡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啊,而且平時他又那麼的冷酷,說他會喜歡我,我肯定是不相信的。

陸梵音還是扯着我的花瓣,恨鐵不成鋼的說道,“我說夏絃樂啊夏絃樂,你的智商咋就那麼低呢?如果主人不喜歡你,吃飽了撐着天天觀察着你的動態啊,真是的。”

“咳咳——”

就在我們聊得火熱的時候,主人的咳嗽聲響起了,我和陸梵音馬上閉嘴了,我們都不想讓主人知道我們在暗自的討論他。

“主人。”我和陸梵音異口同聲的喊道。

主人點了點頭,走了過來,這次主人來的時候帶來了兩副棺材,看起來有點陰森森的。

“主人,您這棺材裏面裝的是什麼啊?”我好奇的問道。

主人說道,“這裏面是給你找的肉身,我找了兩副比較適合你的肉身,你 看看你喜歡那副?”

主人霸氣啊,這麼快就幫我找來了肉身,而且還是兩副,還有得挑!

不過我很鬱悶啊,因爲我覺得我這一生,都是在不住的換身體中度過的,想想我都覺得鬱悶。

“你看看。”說完主人將帶來的兩副棺材給掀開了,兩副棺材同時掀開,裏面躺着兩個相貌迥然不同的女人,一個看起來的非常的漂亮,就是屬於那種不食人間煙火類型的,而另外一個就比較普通了,怎麼說呢,就是那種放在人堆裏都找不到人的那種類型,不過這個雖然相貌不是特別的漂亮,但是看起來夠長,不,不對,是看起來夠高,至少有一米七以上吧。

當個模特都行了吧?

“我要這副肉身。”我指着相貌普通,身材姣好的這具肉身說道。

主人沒有問我爲什麼喜歡這副肉身,反而是陸梵音大呼小叫起來,“誒,絃樂,明明那副肉身比較好看啊,你幹嘛選這個?”

我無奈的說道,“我不想那麼的引人注目,接下來的日子我想平淡點過。”

主人點頭很贊同我的話,於是主人幫我做法,讓我能完美的融入進這副軀體,主人很厲害,他成功的將我魂魄注入了這副軀體裏面,當我從棺材裏爬起來的時候,我的身體終於找到了歸屬感!

“呵呵呵呵,我又能動了,真是太好了!”我高興的揮舞着自己的身體。

雖然這個身體沒有我之前的肉身美,但是我已經很滿足了!

“主人,謝謝你!”我在主人的面前跪下,重重的磕了一個頭 。

主人連忙將我扶了起來,“不要這麼客氣,你是我九霄殿的人,我自然要管到底的。”

從地上站起來後,我看見了我自己的本體,果然夏天說得沒有錯,雙生並蒂彼岸花,在我本體的旁邊還生長着一朵雪白的彼岸花,我知道那是夏天的本體。

“主人,我想去見見夏天,可以麼?”我請示主人,畢竟我的命是主人救回來的,從他救我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經從新是九霄殿的人了。

主人說道,“我已經安排夏天來見你了,你還在現在這裏休息休息,雖然我 救活了你,但是你現在還是很虛弱的,所以你要好好的在這裏修養。”

這樣吧,我有點失落,其實我很想念外面的世界的,不過主人既然說安排了夏天來見我,那我也就放心了。

“主人,我在這裏待了多久了啊。”我拍了拍腦袋問道,總覺得有點恍若隔世的感覺。

主人還沒有說話,就被陸梵音搶先回答道,“不久,也就三四年的樣子。”

什麼?三四年?那麼久?我一直就以爲我只是在這裏待了幾天而已,竟然沒有想到已經待了幾年了!

就在這個時候,這世外桃源的地方竟然從地上傳來了一陣顫抖,我差點沒有站穩!主人和陸梵音的臉色一變,陸梵音趕緊跑了出去。

過了幾分鐘後,陸梵音又跑了回來,她在主人耳邊小聲的說道,“主人,他又打來了,這個月已經來第三次了!”

主人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陰沉,一雙漆黑的眸子裏變得冰冷,他冷哼了一聲說道,“他竟然還敢來?還要不要臉了?”

說完主人轉身就和陸梵音走了出去,我也準備跟出去,可是走到邊上的時候,卻被一層透明的像是硅膠觸感的一樣的東西給擋了回來!

“可惡的結界!”我無奈的坐在了地上,雖然這裏風景很美,但是待久了也是會膩的啊!

“我想出去看看啊。”我將身子往後一倒,倒在了身後柔軟的草坪上,幾隻兔子圍在我的身邊,伸着爪子來撓着我,但是我並沒有心情理它們。

不過下一秒我的眼神從新亮了起來,因爲我看見了夏天,這次夏天是一個人來的,沒有阿狸!

“姐姐!”

“夏天!”

我和夏天緊緊的抱在了一塊,夏天跟我訴說着這些日日夜夜有多麼的想我,我也很想夏天 啊!

“對了夏天,出事的那天,我讓你去找翩若,驚鴻,你找到了麼?”我趕緊問道。

是生是死總得有個結果啊!

被我這麼一問,夏天低下頭,滿臉愧疚的樣子,“姐,對不起,我沒有用,我沒能找到翩若和驚鴻,到現在我都不知道他們的下落。”

“就是說不知道生死?”我問道。夏天點了點頭。

其實生死不明的結果比死的結果要很好的了,至少我還有希望,翩若和驚鴻還活着。

“那丁菱和叮噹呢?”我繼續問道,不知道這兩個傢伙現在怎麼了。 夏天告訴我,他將丁菱和叮噹安排在了一個很隱祕的地方,沒有人可以發現他們的,不過他們兩人是非常的想我,時不時還會找夏天問問我的情況。

從夏天那裏瞭解到,除了我那兩個可憐的孩子不知道下落外,其他人都挺好的。

楊天虹從新進入了正軌,老騙子也沒有再在天橋下算命了,而魔界的人好像也沒有什麼動靜,地府的暴亂好像也在漸漸的平息,似乎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

就在我和夏天聊得投機的時候,之前出去的陸梵音突然回來了,她急急忙忙的對我說道,“弦兒,我帶你離開這裏。”

啊?我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我奇怪的問陸梵音,“什麼啊?你帶我去哪裏?我不是要留在九霄殿的麼?”

陸梵音焦急的說道,“現在九霄殿出了一些事情,主人讓我將你帶去別的地方,跟我走。”

“那主人呢?”我擔心的問道。

陸梵音說道,“你不用擔心主人,他那麼厲害是不會有事的。”

“真的麼?”

陸梵音狠狠的點頭,“真的,我們快走吧。”

看陸梵音這麼着急的樣子,也不知道九霄殿是出了什麼事情,心裏還是很擔心主人的!

我跟着陸梵音一直走一直走,也不知道是走到了什麼地方,這一走就是好幾個小時,經過的地方都是黑漆漆的,等到眼前豁然開朗的時候,我們已經身處一處優美的樹林了。

“這是哪裏?”我問陸梵音。

夏天看了看四周,對我說道,“姐姐,你放心,我們還在地球。”

我還知道在地球呢,要是沒有在地球的話,還能在火星不成?

陸梵音這時候嚴肅的對我說道,“從現在起,我會隱藏你身上的氣息,防止鳳念找到你。”

聽到陸梵音提起鳳念,我整個人都不好了,“他還找我做什麼??他知道我沒有死?”

陸梵音嚴肅的點頭,“是的,鳳念知道主人將你的魂魄帶走了,所以他幾乎每個禮拜都要來九霄殿這裏找你。”

對於鳳唸的這個舉動我表示很無奈,我都已經死了,他還不放過我麼?

陸梵音將一個雪白雪白的玉佩給我了我,我接過玉佩問她,“這是什麼啊?”

陸梵音說道,“這是主人命我給你的,可以阻擋你身上的氣息,讓鳳念找不到你。”

原來是這樣,主人真是有心了,我將這枚原形的小玉佩掛在了脖子上,這樣的話,鳳念就再也找不到我了,說真的,我是再也不想見過鳳唸了。

“對了,梵音,這是哪裏啊?”我看着樹林問道。

陸梵音也看了看着四周說道,“主人讓我將你送到雲南來了,接下來你就在雲南的一個城市生活吧,主人真的你喜歡風景好的地方,所以特地選了這個城市。”

主人爲我做的這些,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報答,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要乖乖,不能再出什麼事情了!

這樣主人也不用再爲操碎心。

想着想着,陸梵音已經帶着我們出了這片小樹林了,從這片小樹林裏出來,我發現我們竟然在一片景區裏,許多在這景區裏拍照合影留戀什麼的。

而且我看到很多的大人還帶着小孩子,看到這些可愛的小孩子我就想到了我那可憐的兩個孩子,在他們三個月大的時候就被狠心的父親殘忍的殺死,要我原諒鳳唸的話,那簡直是做夢!

“那小孩子真的好可愛啊。”我忍不住小聲的說道。

夏天和陸梵音都知道我此刻的心情,並沒有多問,只是催促着我快點走,陸梵音將我的一切都辦好了,包括房子什麼的,我將以這具肉身的身份生活着。

她告訴我,我現在的這具肉身叫做張雪,好吧,這是一個很普通的名字,是一個很普通的身份,也是我現在所需要的。

可是接下來陸梵音的話,讓我覺得很不安,因爲她說張雪還有父母,我天,所以現在我還要去扮演一個女兒的角色麼?

我從來都沒有父母,現在突然冒出來父母,我該怎麼相處啊!

“可,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相處啊!”我着急的說道。

陸梵音說,“你不要着急,你現在的身份是這座城市的某公司的會計,你父母住的地方離你挺遠的,你一個禮拜回去看他們一次就行了,其實他們還不知道自己的女兒已經死了,想想其實也挺可憐的。”

聽陸梵音這麼一說,我也覺得其實這也沒啥,不就是演別人的女兒嗎?這還是挺簡單的,那就硬着頭皮上吧。

陸梵音將我引去了張雪現在自己住的房子,我看了看房子,不大不小,我一個人住剛好。

“姐,我以後可以來看你嗎?”夏天小心翼翼的問道。

我剛想回答當然可以,結果陸梵音搶先一步回答說道,“不行,你來看弦兒之前必須經過主人的同意,確認是否安全,不然的話我很怕鳳念會發現!”

陸梵音說得也有道理,其實在很多人的認知裏,夏絃樂已經死了,那些想要得到魔王力量的人應該會大小了這個念頭,這樣的話,也許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於是我在這座城市住了下來,代替了張雪的身份在一家外貿公司做會計,日子過得簡直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

這一天下班後,跟張雪比較交好的同時李小梅過來找我。

“雪,最近我怎麼看你有點心不在焉的呢?”李小梅小聲的說道,“咱們可要打起精神啊,不然老闆可是會扣工資的。”

“呵呵,怕什麼。”我笑了笑說道,我現在其實根本沒有爲錢發愁,因爲我知道我什麼都不會缺,我要什麼,主人就會給人什麼。

“對了,雪,你陪我去個地方吧。”李小梅突然神祕兮兮的對我說道。

看到李小梅這麼神祕的樣子,我忍不住問道,“去哪裏啊?”

“哎呀,我想去買點東西,你陪我去嘛。”

原來是買東西而已,用得着這麼神祕麼?答應了李小梅,李小梅高興的拉起我就跑。

我去,這是哪裏打折麼?李小梅這麼快?

記過李小梅卻帶着我來到一個暗搓搓的巷子裏,這巷子兩邊的房子裏還住着有人,在這巷子的其中一邊,我看見了一戶人家前面掛了一個小小的牌子,上面寫着“苗醫”。

這李小梅是來看病的?我帶着疑惑的心情跟着李小梅進了這間矮小的房子,這房子的確是又矮又小,而且裏面的光線非常的暗。

我小聲的小梅,“你不是說要去買東西麼?你來這裏買什麼啊?這裏怎麼看都不像是賣東西的啊!”

李小梅朝我做了一個輕聲的手勢,隨後她說道,“我是來買藥的,這裏住的是苗醫,很靈的。”

這傢伙有病不是大醫院看,來這裏買什麼藥啊?

“你買什麼藥?”

李小梅沒有回答我,因爲我和她同時看見了這昏暗的屋子角落裏坐在一個老婆婆,這老婆婆看起來應該有七八十歲了,反正很老了。

“婆婆,您就是苗醫嗎?”李小梅走了過去,問那老婆婆。

我也只好跟了過去,老婆婆聽見聲音,睜開了他那渾濁的眼睛,看了看李小梅又看了看我,隨後對我們點了點頭。

看到老婆婆點頭,李小梅非常興奮的點頭,隨後她又客氣的對老婆婆說道,“是這樣的,老婆婆,我想找您買一種能我男朋友回心轉意的藥,您有麼?”

聽完李小梅的話,我震驚了,這小梅是瘋了麼? 世界上怎麼可能有這種藥?要是真的有的話,那豈不是賣瘋了,我覺得根本不可能!

“小梅,我們走吧,這裏沒有你要買的藥!”我趕緊拉着小梅準備離開這裏。

憑我之前那麼的經驗,我覺得這裏有問題,可是李小梅就像是着了魔一般,她使勁的掙脫了我的手,嚴肅的對我說道,“雪,你不知道,我很愛我的男朋友,我不能沒有他!我聽我朋友說這個苗醫婆婆這裏有很多神奇的藥,所以我這次纔來找她的!”

我馬上對小梅說道,“可是,你怎麼能相信這世界上有這種藥呢?要有也是歪門邪道的!”

這時候那個坐在角落的老婆婆看向了我,眼神冰冷的說道,“姑娘,莫要擋別人的財路,不然的話……”

聽到這個老婆婆的話,我的心裏瞬間一震,我已經不是原來那個夏絃樂了,我現在還很弱,要是跟人打起來的話,絕對不是別人的對手,而且我也不能給主人添麻煩,想了想,我還是決定不管這件事情了。

李小梅在老婆婆面前點頭哈腰的,“老婆婆,請問你這裏有這種藥麼?”

老婆婆看了我一眼後,見我沒有什麼表示,於是扭頭看向了一邊的李小梅,“有,你需要哪種?”

“還有分種類的?”李小梅疑惑的問道。

老婆婆點了點頭說道,“是的,有治標不治本的,有根治的,你選擇哪一種?”

李小梅的雙眼裏迸發出貪婪的光芒,“當然是要根治了,老婆婆你賣給我吧,錢不是問題!多少錢您說吧”

老婆婆的嘴角揚起一個詭異的微笑,伸出了一根手指!

“一千?”

老婆婆搖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