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8, 2020
129 Views

牽著兩位村花的手出了廁所,她們還在鬥氣。

Written by
banner

羅陽只得微蹲,然後一邊肩膀頂住一個村花的小腹,微一提氣,便將她們扛了起來。

兩位村花輕聲地笑著,都揮舞著小粉拳輕捶羅陽。

她們並沒有怎樣掙扎,任由他扛上樓去了。

剛上到二樓,回進房裡,還沒上床,便聽到施雲啊地尖叫一聲。

「小雲姐,怎麼了?」羅陽連忙開了燈。

只見施雲已坐在床上了,滿頭大汗,身子還在微顫,顯是做噩夢了。

羅陽爬上床,將施雲摟在懷裡。

「小雲姐,別怕。」羅陽安慰道。

雙喬也醒了,得知施雲只是做了噩夢,才鬆了一口氣。

「安姐,幫我把毛巾拿來,我幫小雲姐擦一下汗。」羅陽說道。

摟著施雲,能感受到她的嬌軀都是香汗。

「人家幫施雲就行了呢,不用你呢。」安玉瑩嬌聲道。

羅陽只是關心施雲,一時忘記了男女授受不親。

呵呵一笑,羅陽訕訕道:「安姐,那讓你來吧。」

安玉瑩拿來了毛巾,替施雲擦拭額頭,臉上的汗。

當羅陽坐到一邊后,唐桂花便挨了過來,然後開始擰人了。

「桂花姐。」羅陽連忙爬向雙喬,躲避唐桂花。

唐桂花嬌笑著爬追過來。

「牛仔,你不要過來。」喬悠思睡眼惺忪道。

「大喬姐,小喬姐,快幫我。」羅陽已爬到她們的面前。

雙喬背倚著牆壁而坐,見羅陽來了,便笑著伸腳去要蹬開他。

可是羅陽只用手輕輕一撥,便將雙喬的腿撥開了。

隨即他從她們中間爬了過去,坐在牆角處,一手便摟一個,將雙喬摟在懷裡。

這麼一來,雙喬便相當於偎在羅陽的懷裡,擋在他前面了。

「大喬姐,小喬姐,幫我擋住桂花姐。」羅陽笑道。

「牛仔,快出來。」唐桂花笑道。

她要擰羅陽,那得越過雙喬。

可是雙喬坐在床上,都被羅陽擁入懷裡,擋在前面。

雙喬掙扎著,要脫身。

只是羅陽的力氣太大,她們未能成功。

折騰了一會子,喬在水嬌嗔道:「牛仔,你的手都放哪了?」

唐桂花一看,雙喬上圍處的大眼鏡都歪了,忍不住格格而笑。

彼時羅陽只顧著摟住雙喬,也沒在意手掌按在哪兒。

何況雙喬在掙扎,只能牢牢地箍住她們。

當她們折騰了片刻后,她們自己才發覺上圍處的大眼鏡離開了原來的位置。

「大喬姐,小喬姐,我不是故意的。」羅陽尷尬道。

說時,他鬆了手。

雙喬來不及整理大眼鏡,便先轉身打羅陽。

唐桂花也爬了過來,她還沒動手,羅陽便一把將她抱進懷裡了。

「桂花姐,保護我。」羅陽笑道。

胸膛受到兩團彈性溫柔的擠壓,感覺棒極了。

此時安玉瑩已幫施雲擦完了香汗,見羅陽摟緊了唐桂花,醋意便上來了。

「牛仔,你們在幹什麼呢?」安玉瑩也爬了過來。

「安姐,大喬姐和小喬姐要打我。」羅陽笑道。

於是他只得讓唐桂花騎坐在右大腿上,待安玉瑩爬過了,便也將她摟過來,讓她騎坐在左大腿上。

「牛仔,你還敢狡辯。」喬在水一面整理大眼鏡,一面氣咻咻道。

說著,便坐在羅陽的小腿上。

喬悠思也學著妹妹,坐在羅陽的另一條小腿上。

此時羅陽正背靠著牆角,兩條腿上各坐了2位美女,倒不累。

施雲剛做了噩夢,羅陽都還沒有安慰多少句。

現今見她獨自坐在床上,羅陽輕喚道:「小雲姐,快過來,我跟你說個事。」

一面說,一面將兩腿往兩邊張開。

每條腿上雖是坐了兩個美人,但對羅陽而言,他還是能輕易移動腿。

施雲淺淺一笑,在猶豫要不要爬過來。

「快來,小雲姐。」羅陽催道。

又遲疑了一下,施雲才緩緩爬向羅陽。

最後爬到羅陽面前,還要側著身子,才能倚在羅陽的胸膛上。

兩位村花見施雲偎在羅陽的懷裡,微微吃醋。

唐桂花直接採取行動,便又開始掐羅陽的肋了。

「桂花姐,輕些。」羅陽齜了齜牙。

「什麼輕些?」唐桂花含笑道。

她還裝糊塗。

安玉瑩倒知道是怎麼回事,勸道:「桂花,別那麼大力呢,會擰傷牛仔呢。」 「下手這麼狠么。」

雪萊看了眼阿娜絲塔方向的戰鬥,臉上微微一松,但隨即便皺起了眉頭。

「在規則內戰鬥而已。」

伊蓮恩面色平靜,雪萊的多次衝鋒都被她化解了,只要她不讓雪萊近身,那麼戰場局勢的掌控者便會是她。

「我覺得你還是管好自己吧,和我戰鬥可不能分神哦。」

伊蓮恩繼續說道。

「的確。」

雪萊深吸一口氣,不再關注阿娜絲塔方面的戰鬥。

「白石哥哥,多謝你了。」

阿娜絲塔臉上心有餘悸,同時也有濃濃的憤怒在心中滋生,這幫雜碎,居然想殺了她!

「光明·聖衣,這可是正式級里很高深的光明魔法了,市面上根本沒有的出售,連光明教廷會得都很少。」

瑞伊看著易林,聲音中布滿了震驚。

「是么。」

易林心中隱隱一動,他學得魔法都是玖給他的,所以他也不知道哪些魔法是比較稀有的。

南區,座位席上,邁克爾猛地站了起來,目光有些訝然。

「那傢伙是誰?怎麼會光明·聖衣這道魔法?」

邁克爾低喃,雖然這只是一道正式級的魔法,但在教廷里也只有他這種身份的人才能學習修鍊,一般的牧師可沒有資格。

「難道這人是光明教廷的人?」

邁克爾心中思緒萬千,不過還是否決了這個念頭,因為教廷里的牧師可不會自降身份去參加這種大賽。

「所以說這是一個野生的光明魔法師。」

邁克爾眸光漸漸明亮起來。

「貝恩,看到沒有,這個魔法師有些不簡單啊。」

安吉麗娜原本無聊的面容頓時有了幾分興趣。

「的確,他的魔法施展速度有些快得驚人。」

貝恩目光落在易林身上,點著頭說道。

「我記得光明·聖衣這道魔法的咒語字數是三十,他在一秒不到的時間內就念完了三十個字,這語速,這口活,都快趕上我那師兄了。」

安吉麗娜指尖輕點椅子把手。

魔法師施展魔法需要念動咒語,這類似一個模型,用來引導魔力成型的,常人的語速不可能這麼快,但魔法師在精神力的輔助下,可以大大提高語速。

一般的魔法咒語字數基本都在十到二十個,可以這麼說,字數越多,越複雜,那麼魔法的威力也就越強。

「羅格殿下的最高語速是一秒六十個,這人應該還比不上吧。」

貝恩想了下,說道。

「你就知道他盡全力了嗎?」

安吉麗娜眼中有明亮的光澤,距離上一次對一個男人產生興趣,已經過去快半年了。

「這魔法師倒是一個好苗子,可以培養培養。」

魔法師協會的分會長普爾奇微微點頭,場中辛格的光芒太過耀眼了,現在出現這麼一個能入眼的魔法師,倒也算給他掙了一些面子。

不管這些大人物心中怎麼想,場中的戰鬥依然在繼續。

「火焰·爆炸!」

「褐土·掩埋!」

兩名魔法師瘋狂地在使用魔法,而易林兩人則是趁她們念動咒語的空隙,施展防禦魔法,一時間雙方陷入了僵持狀態。

「愛佳,那名光明魔法是太煩了,我們完全破不進去啊。」

一名戰士說道。

「那就先解決掉那名魔法師!」

愛佳是四名戰士中最強的一個,所以四人以他為首。

「好。」

四人看向易林,如果不是這該死的光明魔法師,就憑這兩個輸出魔法師,怎麼可能拖住他們四人這麼久!

「有意思,盯上我了。」

易林感受到他們的視線,目光與他們對視上。

「白石,他們要針對你了。」

瑞伊沉聲說道。

雖然與白石同為光明魔法師,但在剛才這短短的時間內,她卻已發現自己遠遠不如白石,這白石無論是施法速度,還是魔法的威力都在她之上。

「想以我作為突破口么。」

易林低喃,隨即輕笑,「那我們也可以把他們四個當作突破口。」

「什麼意思?」

瑞伊皺眉。

「看著就行了。」

易林向前,搭住了阿娜絲塔以及柏妮思的肩膀,這兩個魔法師戰鬥到現在一步未退,魔力也消耗得差不多了,估計再施展一兩個魔法就魔力見底了。

「怎麼了?白石哥哥。」

阿娜絲塔回頭,她白嫩的小臉上布滿了汗水,因為專心於戰鬥,所以並沒有聽到易林與瑞伊的對話。

「接下來,交給我吧。」

易林說道。

「啊?」

不僅是阿娜絲塔,柏妮思也是相同的表情。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