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50 Views

見我這麼說,苗鬼眼立馬黑下了臉來:“這事兒你必須得參與,你年輕,眼力見兒好,說不定去了能看到我看不到的一些東西呢!再說了,你得學會鍛鍊自己的膽識,想跟我學道,就必須要有這樣的歷練。當年我上山跟我師父求道的時候,我師父讓我一個人在滿是孤魂野鬼的亂葬崗裏睡了三個黑夜,那我都挺過來了!”

Written by
banner

聽苗鬼眼這麼說,我擺手狡辯道:“你是你,我是我,我哪有你心大啊,我不行!我不行!”

“不行也得行!你要是不敢跟我去,明個我就走,你自己照着辦!”

聽苗鬼眼有些火起,我趕緊道:“你看你,又拿這事兒威脅我,我剛纔就是跟你說着玩的,我能不去嘛!我去!我指定去!”

見我說要去,苗鬼眼臉色這纔好看了一些。

……

晚上九點左右,我通過微信跟高潔留言說,我出遠門回來了,說想她了,今晚就要見到她。

沒想到我留言不出五分鐘,那邊,高潔就給我發了兩個害羞的表情,然後對我道:人家也想你啦!

看到這樣的回覆,我心想,這娘們真特麼騷!她都不知道我是誰就想我了,這也太讓人無語了吧?

不過她能這麼痛快的回答我,也是苗鬼眼想要得到的結果,跟着,我就對她道:要不然咱們就在南郊的北平公園見面吧。

南郊的北平公園是距離龍梅橋那個方向最遠

的一個外郊,我之所以說在那裏見面,就是想要把她支開的越遠越好。

見我這麼說,高潔那頭留言道:那太遠了,要不你來我家吧,我家的牀可軟和了呢!

我這邊沒車啊?我不方便過去,你不是有車嗎?你來方便,你就來吧,好不?我可想你了!我故意這樣回道。

過了兩分鐘後,高潔那邊回道:那行,我現在收拾一下,一會兒就開車去找你!

就這樣,我倆在微信上達成了共識。

等我倆達成了共識之後,我就幫苗鬼眼揹着個破舊的黃布包,然後走出了樓,準備跨過門崗,離開我租住的這個小區,向高潔住的那個別墅小區而去。

當我剛走出門崗的時候,看門的張老頭在發現我和苗鬼眼後,他就對我喊道:“小薛,這麼晚了,你和你的這位長輩要去哪裏啊?”

見張老頭這麼問,我當時想都沒想就脫口回道:“哦!去見我一個姐姐去!”

聽我說出我要去見我的姐姐,張老頭臉色一緊,跟着趕忙就從保安室裏跑了出來,然後對我急忙說道

“小薛啊,你要見哪個姐姐啊?不會是上次你能看到,我卻看不到的那個你口中的姐姐吧?”

見他這麼問,我就知道他認爲我這大晚上的,去找高潔去了。於是我皺了皺眉頭,跟着對他道:“就是她啊張大爺,你提起我這個姐姐,我還真就有點事兒想問你,你說你那晚看不到她,說是我撞了邪了,可是爲什麼我這個爺爺能看到呢?”跟張老頭說完這話之後,我就瞧向了苗鬼眼,然後我對苗鬼眼道。

“苗爺爺,上次高潔來找我,然後在我帶着高潔路過門崗的時候,這個張大爺說看不到高潔,甚至還說沒看到高潔開來的車子,然後說我撞了邪,你說奇不奇怪!”

見我這麼說,苗鬼眼先是一臉驚異的打量了一下張老頭,跟着對張老頭道:“這位朋友,你確定那晚你沒看到一個女子?甚至連她開的車子都沒看見?”

見苗鬼眼這麼問,張老頭先是愣了一下,跟着眼神中有些躲閃的道:“就…我就是沒看見嘛!我跟你說,那晚小薛他指定是撞邪了,遇到鬼了!”

見張老頭這麼回答,苗鬼眼接着回道:“這位朋友,你可能是眼花了吧?我跟你直說了,我是一個道士,不是我跟你吹,我的眼睛可以看到任何鬼魅的存在,所以大家都叫我苗鬼眼。我見過那個女人,確定她不是什麼鬼,她跟我們常人沒什麼兩樣的,你說你沒見到那個女人,這不應該啊!”

“啊?!”

被苗鬼眼這麼一說,張老頭一下愣住了。

……

ps:新書首發網易雲閱讀,喜歡的朋友記得註冊個賬號五星留言支持下,順便記得加入書架,這樣方便追書。另外,我特別建了一個《豔魂索命》粉絲QQ羣,羣號是:333988533歡迎大家進來探討劇情。最後,謝謝支持,祝大家生活安康!

(本章完) 見張老頭愣住了,我跟着接話道:“我說張大爺,你就別撒謊了,我不知道那晚你爲什麼說你沒看到我帶着一個女人進來,不知道你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但是我在替你頂班的那天,在保安室的電腦裏調出了監控,監控畫面裏我的那個姐姐就出現在我的身邊,她的車子也在門崗外面,這你總該給個解釋吧?”

聽我這麼一說,張老頭臉都變色了。跟着,他突然有些生氣的對我道:“我…我就是沒看到!算了!好心當成了驢肝肺,我不管你了!”

說完這話,張老頭就不知道怎麼的,氣急敗壞的就回到了保安室裏……

等張老頭回到了保安室後,我和苗鬼眼先是相互看了一眼,然後我倆就起腳離開了門崗,走出了這個小區。

等我倆走出來之後,我嘴巴里嘟囔道:“這個張老頭也不知道搞什麼鬼,我之前在看了監控之後就想揭穿他,不過當時想留意觀察下他,所以就沒問。今晚他又提起這事兒,當着你的面,所以我就揭穿了他。你說苗爺爺,我就猜不透了,這張老頭當初幹嘛騙我說他沒看到高潔呢?存心嚇我玩?”

見我這麼問他,苗鬼眼笑了笑道:“誰知道呢?可能他知道些什麼吧,不過小子,我覺得你們小區的這個門衛張老頭可不簡單,因爲我在他的身上,感覺到了他帶着一股很強大的陰氣,這可不是尋常人身上會帶着的。”

“哦?是嗎?這是怎麼回事兒?”聽苗鬼眼這麼說,我一下緊張了起來。

“不知道,我之前說過,這個老頭子一到了晚上,我就覺得他不大尋常,不過我也只是在他的身上看到了一些陰氣罷了,其他的倒和常人無樣。算了,還是別想着他了,趕緊去高潔的別墅,早到也能多爭取些時間。”

聽苗鬼眼這麼說,我雖然很好奇,但也就不在言語。等我們路上遇到了一輛車租車之後,我們就打了這輛車,然後來到了靠近龍梅橋的地方,跟着和苗鬼眼徒步向着龍梅橋的方向走去。

話說我是真不希望走到了這個鬼地方,每次來到這裏,我就感覺陰森森的,而且還特別的陰冷。

等我們剛過了龍梅橋,然後向着東邊的那個別墅小區走的時候,我的手機滴滴的響了起來,我拿起來一看,是高潔給我發來的微信,高潔說她到公園了,問我在哪。

見到這樣的微信,我趕忙對她打字回她讓她稍等我一會兒,我馬上就到,還特別跟她說,我一會兒跟她在公園野一下,肯定能特別的刺激。

見我這麼回她,高潔給我發了一個害羞的表情,然後又回道:那我等你,你快點,人家都難受着呢!

等我放下了手機後,苗鬼眼就對我道:“既然高潔已經去了,那咱倆就麻溜點,快點溜進那個小區看看。”

就這樣,大概十分鐘左右,我們就來到了這個宛如夜幕中宮殿一般的小區。

到了小區的門口,苗鬼眼就對我道:“咱們不能走正門,正門有人看着。”

聽苗鬼眼這麼說,我就多插了一嘴問道:“那個苗爺爺,看正

門的人是誰啊?是高潔僱的人還是他就是高潔的什麼親戚啊?”

見我這麼問,苗鬼眼一臉不爽的道:“我哪知道?我又不是查戶口的,趕緊跟我過來,我帶你繞過正門。

聽苗鬼眼這麼說,我就乖乖的跟了過去。我本以爲,苗鬼眼應該是知道旁邊哪裏有條小路,或者是帶我翻牆而入什麼的,但是讓我鬱悶的是,等我跟他去了之後,我特麼看到,在牆根底下,居然出現了一個破洞,那洞就跟狗洞差不多少。

“臥槽!苗爺爺,這不會是狗洞吧?你這是讓我鑽狗洞?”

“什麼狗洞啊!你懂個屁!這牆根底下的幾塊磚石比較鬆,我上次來的時候,特別給拆了下來,所以就出現了這麼個洞,只要咱們爬進去就好了。趕緊的,爬着進去!”

見苗鬼眼這麼說,我雖然不怎麼想爬進去,但是最終無奈,只能妥協。

當我跪下來,然後身子鑽進去,準備往裏爬,在爬到一半兒的時候,我突然看到這洞裏邊有一雙賊亮賊亮,看着特別嚇人的眼睛,然後我嗷的一聲大叫了起來,身子也迅速的退了出來。

見我這樣,苗鬼眼一腳踢在我的屁股蛋上,跟着對我壓低聲音怒罵道:“你小子鬼叫什麼?是怕看正門的不知道咱們要偷摸進去嗎?”

“不…不是!苗爺爺,這裏面不知道有啥,兩個眼睛賊亮賊亮的,怪嚇人的!”

“裏面有兩個賊亮賊亮的眼睛?瞎說什麼的,什麼亂七八糟的?”一邊對我回答着,苗鬼眼一邊彎下身子,然後自己爬了進去。

等他大半個身子爬進去之後,我看到苗鬼眼的露出來的後屁股猛的一顫抖,然後見他從裏面傳話道:“媽個巴子,也嚇了老頭子我一跳,原來這裏面窩着一隻病貓啊!”

說話間,苗鬼眼就撅着屁股推了出來,然後手裏頭遞出來一隻黑乎乎毛絨絨的東西。

讓我害怕的是,那個黑乎乎毛絨絨的東西居然有着一對眼睛,那一對眼睛中各有一丸琥珀,中間飛舞着金色的絲線,給我的感覺如同…如同死亡的窗口一般。

就在我看着這東西正愣神的時候,苗鬼眼手裏抓的這黑乎乎毛絨絨的東西突然張開了嘴巴!

離着我不足二十釐米的距離內張開了嘴巴。可當它張開了嘴巴,我看到了什麼!

…….

除了那利齒和捲舌之外,我發現,它的嘴裏盛滿了鮮紅色的血液!

那是真正的鮮紅色!

就好像還冒着溫熱的氣息一般!

我瞬間被嚇到了,雙腿猛的一蹬地,身子向後退去了好幾步。

見我雙腿嗎猛的一蹬地向後退了好幾步,苗鬼眼對我沒好氣道:“沒出息的貨兒,一個病貓也能把你嚇成了這樣!”

“不…不是苗爺爺,你看它的嘴巴里,它的嘴巴里全是血!”

見我這麼說,苗鬼眼對我道:“所以我才說它是隻病貓啊!”對我說完這話,苗鬼眼將手裏的這個黑乎乎毛絨絨的黑貓放在的地上,然後輕輕撫摸撫摸了它的

頭,跟着柔聲細語的對這隻黑貓道

“趕緊離開這個鬼地方吧,待在這裏你會死的,雖然我知道你喜歡這個地方。”

苗鬼眼在說完這話之後,那個黑貓像是能聽懂似的,居然對苗鬼眼發出喵喵的聲音迴應他。只是它發出的聲音未免太過的瘮人,我聽到的這種喵喵聲音就跟嬰兒啼哭一般,特別特別的讓人毛骨悚然。

等喵叫了幾聲之後,這隻黑貓就向着遠處走去,然後消失在黑色裏。

見黑貓消失了,我對着苗鬼眼問道:“苗爺爺,這貓怎麼會這樣?它的叫聲怎麼那麼瘮人啊?”

見我這麼問,苗鬼眼眯着眼睛,一臉凝重的對我道:“看來這個地方招邪啊!黑貓這東西對陰邪之地特麼的敏感,有黑貓的地方必然就有陰邪之物的存在,我看啊!這個小區不怎麼簡單啊!你也看到了,那貓的嘴巴里全是血,而且我發現,這隻貓身體特別的虛弱,估計是被放了血了,所以纔會那麼虛弱的。”

“被放了血了?什麼意思?”我有些搞不清。

“唉!不明白就算了,我們已經在這兒耽誤不少的時間了,趕緊跟我進去吧!”

說完這話,苗鬼眼就當先爬了進去。見他爬進去了,我也隨後跟着爬了進去。

風過情海城 等我倆進去了之後,苗鬼眼就前頭帶路,讓我緊緊的跟着他。

跟在苗鬼眼的身後,在小區裏轉悠了幾圈下來,這才發現,這裏面還真就是沒人住啊!整個小區冷清的可怕,就跟進了一座鬼城一樣。

等我跟苗鬼眼轉悠了半天之後,在一棟別墅前,我跟苗鬼眼從人家的窗戶處鑽了進去。

等鑽進了這棟別墅裏面之後,我就聞到了滿屋子那令人作嘔的腐臭味。

“我上次就是從這棟別墅開始發現地下室裏有屍骨殘骸的,我帶你進去看看。”苗鬼眼對我道。

“我說苗爺爺,我看我還是…還是算了吧。”我戰戰兢兢的回道。

“看看!又沒多嚇人,瞧你那點出息!”

沒在理會我,苗鬼眼就順着這棟別墅的大廳來到了一個拐角處,然後在拐角處我看到了一個通往地下的樓梯口,順着這個樓梯口,我們就向着地下走去。

當我們來到了一個地下的門前之後,苗鬼眼猛的吸了吸鼻子,然後對我道:“這裏面在我上次走後肯定是來過人了,而且裏面好像還多了些什麼!”

對我說完這話,苗鬼眼就一把推開了門。

等門推開了之後,我打眼這麼一瞧,瞬間再也忍受不住,把住門旁的把手,就在門口的位置處嘔吐了起來。

原來,在我剛踏進這地下室裏後,透過地下室裏的燈光,我看到了有好幾具停靠在這裏的腐爛屍體和一些零零散散的屍骨殘骸。那些屍骨殘骸我沒怎麼注意,但是那些屍體卻看得我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這些屍體有的並不完整,缺胳膊少腿的特別的嚇人。有的渾身上下都凝固着黑色的血液,就跟電影裏的那種喪屍一樣,讓我瞬間就忍受不住直接嘔吐了起來…..

(本章完) 直到我吐乾淨了胃裏的東西,吐的快連膽汁都吐出來後,我才停止了下來。

見我停了下來,苗鬼眼對我笑了笑道:“呵呵,吐乾淨了吧?吐乾淨就跟我繼續往裏頭走!”話落,苗鬼眼就繼續前頭帶路。

披上婚紗嫁給你 見苗鬼眼要往裏走,我猶豫了再三,最終還是選擇跟了上去。在跟隨苗鬼眼向裏面走的這個過程中,我捏着鼻子,儘量把控自己不去看那些噁心人的屍體……

等我們進去了之後,我就發現苗鬼眼一臉凝重的開始擺弄着那並不完整的屍體,在這個過程中,我是一直都沒敢看。等他擺弄的半天之後,他臉色突然變的更加的陰沉了,跟着他對我道

“糟了!沒想到會是些這樣的屍體,看來要出大事兒了!”

……

聽苗鬼眼這麼說,我跟着問道:“苗爺爺,你說什麼呢?什麼就要出了大事兒了?”

見我這麼問,苗鬼眼一臉嚴肅的道:“這並不是一般的屍體啊,這分明就是一具具要屍變的屍體!”

“啊?你說啥?屍變?!”

聽苗鬼眼這麼說,我被嚇了一大跳。

並沒有去理會我的表情,苗鬼又將這些之前側着的身體的屍體攤平,隨即便擺弄了起來。

見他在那裏擺弄着,我是在是忍不住好奇心,一衝動,我走近了,然後轉過頭來看了起來。等我走近了之後這麼一看

我的媽啊!

這一具具的屍體看着太可麼噁心,那特麼嚇人了!我發現,這些屍體就像是被潑灑了硫酸似的,渾身潰爛不堪!

先婚後愛:前妻復婚吧 ……

“這…這些屍體怎麼會這樣?你之前不是說地下室裏就有些風乾的屍骨殘骸嗎?怎麼多出了這些可怕的屍體?”

看到這樣的一具屍體,說我不怕那完全是扯犢子,誰看到了誰能淡定下來呢!

見我這麼問,苗鬼眼直起腰來,然後眯着眼睛道:“之前這裏根本沒有這些東西,看來事情越來越糟了!”

“爲什麼這麼說?怎麼就糟了?”我問道。

這個時候,不知道爲什麼,我心裏有着一種不妙的感覺。

“唉!說了你也不懂!行了,跟我出去瞅瞅,看看其他別墅的地下室裏都還存不存在這樣的屍體。”

說完,苗鬼眼就當先開路,等我也緊緊的跟了上去。

等我和苗鬼眼從這裏頭出來了之後,我們又陸續去了好幾家別墅下的地下室,不過還好,剩下的這些地下室倒是沒看到那種全身潰爛的屍體。

見剩下的都沒有,苗鬼眼突然對我道:“一會兒幫我個忙。”

“什…什麼?”我覺得苗鬼眼這個時候讓我幫忙,一準沒好事兒。

“一會兒咱們出去之後,幫我把咱們之前看到的那幾具要屍變的屍體給我想法擡出去,我要做法事燒了他們。如果留着他們,必然是貽害無窮的!”

“臥槽!我不幹!那太特麼嚇人了!你愛找誰找誰!”聽他提出了這

個要求,我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話說換做誰誰能幹啊!

見我這麼回答他,苗鬼眼對我狠聲道:“不幹也不行!必須得幫忙!剛纔那裏我細看了,就只有四具要屍變的屍體,咱們倆兩個來回就能搬出去。”

“那…那你不會在那個地下室裏做法事給燒了嗎?”我急道。

“難道你想看着我做法事,然後用火把整座小區給點着了嗎?淨特麼扯沒用的!快看看,現在幾點了!”苗鬼眼突然問道。

見他問我時間,我趕忙拿出了手機看了起來。等我拿出手機這麼一看,我才發現,高潔用微信給我發了好幾條留言了。

我看到,她最後一條留言是說我放她鴿子,說她回家了,說我不給她道歉什麼的,就要把我拉黑了。

在看到微信之後,我趕忙對着苗鬼眼道:“先別管什麼時間了,之前沒留心,我看了下微信,高潔那個騷娘們回來了!”

見我這麼說,苗鬼眼對我回道:“回來就回來,咱們小心着點就是,快點,跟我去搬屍!別墨跡!”

對我說完這話,苗鬼眼就前頭帶路,然後我只能後面跟着。

再次迂迴到了我們最先去的那個別墅,然後我們就小心翼翼的進入之後,跟着就來到了地下室。

可能是考慮我一時難以接受這些噁心醜陋的屍體,這苗鬼眼想的還挺周到的,他在房間裏扯下了一個大窗簾,然後撕扯成四塊,用這四塊窗簾布包住每一具屍體,這才讓我跟他往外擡。

就這樣,我硬着頭皮,跟苗鬼眼向外“盜屍”。

整個過程還算安全,第一趟我們順利的搞定了。

但是,在我們跑第二趟的時候,當屍體背在我們的肩膀上,我們正準備往外走的時候,意外出現了,那個高潔竟然向着這棟別墅裏走來。

看到了高潔,我趕緊跟苗鬼眼找了個隱蔽的地方藏好,然後就這麼窩着。

網遊異界之萬物領主 等高潔走近了之後,我這才發現,她此刻正在跟別人講電話。

見她講電話,我以爲指不定又跟哪個男的發騷的,但是讓我意外的是,這次高潔說話的語氣一點都不騷,顯得特別的正派。

我聽她不停的說什麼,一切都安排好了,我在努力,我會加油的,我會幫你的什麼的。

由於我們聽不到高潔電話裏那人跟她具體說的是什麼,所以我們很難理解高潔具體說的是什麼意思,但是給我的感覺就好像是高潔在跟領導彙報情況似的,而且還這麼的正派,這跟我認識的高潔完全不對路。

等高潔打開了這個別墅的門然後進去了之後,苗鬼眼連忙給我打了個眼色,然後我倆就趁着這個機會,趕緊把背上的屍體通過“狗洞”運出去。等四具屍體都搬出來了之後,苗鬼眼也不知道從哪裏搞來的身子,把這四具屍體都用繩子捆綁在了一起,然後將身子的另一頭系在了一根一拳粗下的棒子上,然後我倆就這麼的一人扛着一頭,擡着這四具屍體就跑路了。

這一路上,我是真心的鬱悶,特麼的,人

家潛入別人的住處,都是盜取財物或劫個色啥的,我特麼跟着這個糟老頭子盜屍體,這聽起來就跟個笑話似的。

也不知道我們扛着這四具屍體走了多遠,直到在來到了一處荒山腳下的一處空曠地,苗鬼眼才讓我停了下來。

等停下來之後,我特麼累的跟死狗是的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氣。讓我惱火的是,我累的跟死狗似的,但人家苗鬼眼跟沒事人一樣,不流汗,也不喘,你說氣不氣人……

等到了這個地方之後,苗鬼眼對我道:“這四具屍體必須得馬上燒了,遲則生變!”

“能有啥變化啊?”我沒好氣的喘着氣回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