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7, 2020
58 Views

「老大!」寂寞的魚遠遠的就看見林岳,一蹦一跳的跑過來,嘴裡叫的那個甜。

Written by
banner

林岳沖她點點頭,然後給她發送一個組隊申請。

系統:寂寞的魚加入了隊伍。

兩人隨後又在副本門口等著,期間有些想碰運氣的傢伙想申請加入隊伍都被林岳搖頭拒絕了。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約定的時間不知不覺過去了五分鐘,寂寞的魚皺起可愛的眉頭道,「老大,那些人該不會不來吧?」

林岳氣定神閑道,「不急,我們再等等。」

結果又過去了10分鐘,第二個人才姍姍來遲。

「抱歉,收裝備用的時間比想象中多。」聖域九州說完自己跟著老臉一紅,他平時是個守時的人。

林岳的目光落在聖域九州一身亮銀色的盔甲身上,隨即打趣道,「看來收到了極品裝備。」

系統:聖域九州加入隊伍。

接受了林岳的組隊邀請后,聖域九州也沒有隱瞞的意思,從背包拿出一面圓形的盾牌笑道,「時間主要花在這個盾上,不過我覺得物超所值。」

說著,聖域九州把盾牌的屬性在隊伍頻道上展示出來。

守望者的精鋼盾牌(綠):品質精銳,物防+22,抗性+17,等級要求11,職業要求戰士。

林岳看到這個盾牌的屬性眼前一亮,作為唯一可以增加防禦的副手裝備,盾牌的價值較之一般常規裝備要高一些,因此,盾牌的爆率會很低,在遊戲公測第一天林岳幾乎沒見過裝備了盾牌的戰士玩家。

而現在,聖域九州裝備的盾牌不但帶雙防屬性,而且從它纏繞在上面那一層淡淡的綠光來看,它的品質也精銳級別。

「不錯,有了這個盾牌,我們過副本的幾率會更大一些。」林岳笑道。

「如果不是你給我的那些錢,我是不可能買到這種裝備的,任務和副本方面你不用擔心,我會跟著你刷到過為止。。」聖域九州嚴肅道。

聽到這話,林岳先是一怔接著把一個好友申請發過去。可以看得出來,這是一個可以值得深交的朋友。

聖域九州爽快的把林岳加為好友,然後陪林岳一起等下去。

接著又等了幾分鐘,剩下的俺要當名人和憂鬱花總算回來了,同樣換上了新裝備的兩人一路過來還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目光,尤其是憂鬱花,這個妹子本來就挺漂亮,身材高挑前凸后翹,現在換上貼身清涼皮甲裝備,熱火的身材簡直奪去了所有人的眼球。

兩人遲到的原因都差不多,就是花了點時間在收購裝備上面。林岳也不在意,把兩人拉入隊伍。

「土豪哥,對不起讓你久等了。」 相府毒妃 憂鬱花現在對林岳的態度熱情得不行,第一時間就走過來道歉,並且故意往林岳的身上靠,胸前一對偉岸的胸器輕輕靠在林岳的手臂上,遊戲99%擬真度讓林岳清晰的感到它的那份柔軟和偉大。

寂寞的魚從剛才開始就注意到憂鬱花的胸部,見她靠在林岳身上又低頭看了一下自己一馬平川的胸口,眼裡隨之露出一絲的奇怪色彩。

婚不逢時 「人到齊了,我們現在就出發嗎?」俺要當名人先是用羨慕的眼神往林岳和憂鬱花身上猛盯,好一會兒才收回目光道。

「不,還有一個人沒來。」聖域九州提醒道。

「那個叫做婦科大夫的猥瑣傢伙?」憂鬱花問道。

「哼,那個傢伙之前還把牛吹上天,結果現在還不見人他該不會拿錢跑人吧?」偶要做名人撇撇嘴道。

就在這個時候,一把賤賤的聲音響起,「不好意思,稍微遲了點兒。」

眾人回頭一看,不是婦科大夫嗎?

「還好說遲一點?都過了幾十分鐘好嗎?」偶要做名人沒好氣道。

「你不也是遲到嗎?剛才我看見了,你跟這個小妞一起來的,就早我一點兒。」

「我……」

婦科大夫一句話把偶要做名人說得啞口無言。

「喂,你怎麼沒有買裝備?」無緣無故被扯上,憂鬱花冷哼一聲隨即指了指婦科大夫。

眾人這個時候才注意到,婦科大夫仍然穿著一身的新手布衣,跟眾人全身發著綠光的裝備對比簡直寒酸得不行。 「你該不會是把錢吞掉了吧?那2個金幣可是土豪哥給我們買裝備強化自己過副本用的。」偶要做名人再度開腔道。

「我是沒買裝備,因為我覺得沒有必要。」婦科大夫笑道。

「開什麼玩笑,沒裝備你打算等會兒進副本划水嗎?」

「怎麼可能,本人可是非常重視承諾,既然答應了土豪哥幫他過這個副本,老子就算拼了命都幫他完成。」

「但是你沒有裝備強化,靠這身新手布衣進去副本基本上是送死。」連聖域九州都忍不住說道。

「呵呵,哥玩的是盜賊,靠的不是裝備而是技術。」

「還技術,之前不知道誰掛了兩次。」憂鬱花掩著嘴笑道。

美女,那是意外,等會兒進副本,哥讓你看看什麼是風騷走位。」婦科大夫語氣輕佻道。

「你……」

有點看不下去的偶要做名人還想說下去,可這個時候,一直保持著笑容看戲的林岳突然道,「都不用吵了,我們還是快點說說副本的事吧!」

林岳好歹是出錢聘請他們這些人的金主,連他都這樣說了,大家只好閉嘴。

不過臨出發前,聖域九州說道,「土豪哥,我們隊伍現在的配置是三個戰士,一個盜賊,一個弓箭手和一個法師,但沒有奶媽,你看這樣過副本會不會有點冒險?」

「沒事的,沒有奶媽我們可以靠這個。」林岳微微一笑,接著給每人交易50瓶的小型治療藥劑。

看見一背包的血瓶,眾人都呆住了,聖域九州苦笑道,「你打算靠喝血瓶過這個副本?」

「不行嗎?」林岳眨了眨眼問。

「不是不行……只是」

只是太任性了吧,就算有錢也不用如此。後半句話,聖域九州只是在心裡說出來。

每人50個小型治療藥劑,也就是300瓶,這可是12個金幣,聖域九州很好奇,究竟是什麼樣的任務讓林岳花如此大的代價,又或者說,背後支持林岳的大公會究竟作怎樣的打算。(聖域九州一直認為林岳是某個大公會的精英玩家。)

且不說聖域九州想不明白,先說其他人的反應,他們已經把林岳當真土豪來看了。

憂鬱花一對會說話的桃花眼沖林岳不停放電,眼神曖昧的不行。偶要做名人更加直接,已經開始拍馬屁了,「土豪哥,請收下我的膝蓋。」

「膝蓋我就不要了,你只要幫我過了這個任務就可以。」林岳笑道。

「放心吧,有了這些葯,這個副本包過!」偶要做名人吼道。

他這句話雖然聽上去有點狂妄,不過卻是大實話。

一般人都知道,任何網游早期的副本一般不會太複雜,之所以在公測開初沒有人能夠攻略,那是因為裝備和奶的問題,而這些問題歸咎起來又是……錢的問題。

遊戲早期,玩家等級低,裝備差,就算有好的裝備,但是沒有足夠的「奶」還是白搭。畢竟早期的玩家絕大部分人都不可能有多餘的錢買血瓶扛傷害。

至於牧師,很抱歉,剛專職的牧師基本上是個包袱,牧師的基礎技能只有一個治療量為每秒8點,持續10秒的治療術,效果沒小型治療藥劑好不說,用一次還需要30秒的冷卻,而且還需要注意mp方面的消耗,現在這個等級的玩家可沒有補魔用的藍瓶。

整裝待發后,林岳帶著人走到副本的門口。

系統:是否進入副本哈洛特遺迹?

一陣白光閃過,林岳一行六人來到一個沙漠般的世界,四周圍橫七豎八堆著各種形狀奇特的石塊組成一個宛如迷宮般的巨大空間。

林岳他們站著的地方是迷宮的入口,一個紅色的光幕擋住了前路。至於身後,只見哪裡立著一根散發著紅色光線的石柱。

「先選擇副本難度。」林岳一靠近石柱,系統的提示就來了。

系統:請選擇進入副本「哈洛特遺迹」的難度——普通,困難,噩夢,深淵。

其實也沒有選擇的餘地,因為眼下四個副本難度選項只有普通是亮著的,其餘三個選項全都暗著處於不可操作狀態。

是這樣的,「境界ol」的副本只有成功挑戰前面一級難度后才可以挑戰下一級。譬如林岳他們只有通過普通難度的哈洛特遺迹才可以繼續挑戰後面的困難級別。往後的噩夢和深淵級別如此類推。

系統:你的隊伍選擇了普通模式。

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林岳選擇了普通,點擊確認后,一個巨大的倒計時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系統:10,9,8……2,1

倒計時歸零后,原本擋住眾人面前的紅色光芒消失,展現在眾人面前的是一條足足有八車道寬,鋪面黃沙的通道。

「兄弟們,要上了!」

林岳咧嘴一笑,率先拿出魚骨大劍走在前面。

一行人沿著鬆軟的沙地走了百來米前方一個轉彎處碰上第一波的怪物。

吞噬者(精英):等級11,hp:850,mp:200

那是一種全身裹著黑色布條好像木乃伊般的怪物,不愧是副本的精英怪,生命值是外邊同級野怪的2倍,手裡提著尖刀,一看就知道不是容易對付的角色。

「兩隻怪,是分開引過來還是一起上?」偶要做名人問道。

「先引一個過來試試水吧。」聖域九州提議道。

林岳沒什麼意見,讓這裡唯一一個的弓箭手憂鬱花上去引怪。

憂鬱花小心翼翼靠近過去,在距離最近的極限15米的地方站著然後拉開弓箭。

「嗖!」

箭射出去后很快命中左邊那個吞噬者,帶走了十幾點生命值后,這個吞噬者發出一聲低吼撲向憂鬱花。

憂鬱花二話不說轉身就跑,帶著那個吞噬者跑過來。

作為肉盾的聖域九州第一時間迎上並且放出一招重斬。

-67

換了裝備以後,聖域九州的攻擊力明顯上升了不止一個檔次,原本追著憂鬱花的吞噬者立刻轉頭攻擊聖域九州。

「鐺!」

聖域九州舉起盾牌抵擋吞噬者回過來的利爪。

-21

「好,攻擊還不算高我們一起上。」林岳大喊一聲,掄起魚骨大劍也加入戰鬥。

-75,-69,-99,-52

除了婦科大夫,所有人平砍的傷害都打出了兩位數,寂寞的魚魔法球威力最猛,差點三位數。

人多力量大,在林岳一行人狂轟濫炸下,這個吞噬者不到一分鐘就倒下了。

「行啊,這個副本我們過定了。」偶要做名人興奮得哇哇叫好像已經副本通關似的。

林岳笑道,「只是一個守門口的小怪,這才剛剛開始。」

聖域九州同樣道,「副本真正麻煩地方往往是那些守關boss,那個才是真正考驗我們的地方。」

林岳又道,「不過以我們現在的實力要推到這些小怪還是很容易,接下來讓我們加快速度吧!」 系統:你和你的隊伍殺死吞噬者,獲得組隊經驗206點。

系統:你獲得13個銅幣。

系統:你獲得繃帶。

鑒寶直播間 ……

一路下來,林岳等人幹掉了一波又一波的吞噬者,它們有時候兩個一組,有時候四個一組,得益於林岳這位「土豪哥」的雄厚資金支持,靠著一身強力裝備和一背包藥水,大家幾乎沒什麼壓力把擋路的怪全部清掉,完全沒有開荒副本的壓迫感。

「靠,我還是第一次打副本打得那麼輕鬆。」又幹掉一個吞噬者后,偶要做名人忍不住叫道。

「那是因為我們裝備強,而且還有藥水,換著一般隊伍這個時候估計還在副本門口。」聖域九州笑道。

「這裡經驗好多。」寂寞的魚關注的重點只有經驗值,因為她是隊伍中等級最低的人。

「對對,那是土豪哥的功勞。」憂鬱花又向林岳拋了個媚眼。

林岳嘴角抽搐了一下,正想謙虛兩句,婦科大夫一句不合時宜的說話突然響起。

「不過土豪哥的運氣也太差勁了吧,我們進來差不多半小時,殺掉的精英怪沒有三十都有二十,怎麼連一件像樣的裝備都沒有爆出來?」

在組隊建立隊伍之前,大家已經約定好只拿酬勞,副本收益全歸林岳這個金主所有。

原以為,像哈洛特遺迹這樣的隱藏副本,殺怪后的爆率應該很高才對,大家還期待著爆出一兩件極品裝備好見識一下,沒想到一路下來,林岳卻撿了一背包的繃帶,那是吞噬者身上必掉的物品,價值3銅幣,玩家可以賣npc商店……

婦科大夫這麼一說,所有人不約而同看著林岳。

鳳霸天下:拒做帝王寵 林岳故作鎮定道,「沒事,說不定哥正在積攢人品,一會兒打boss的時候一定會大爆。」

說完這句話,其實林岳也很納悶,話說回來,自從在新手村幹掉史萊姆之王后,林岳還真的沒有爆出任何一件裝備。

「境界ol」的爆率雖然低得令人髮指,但是不可能會這麼誇張,開服至今,一般玩家只要不是運氣太差,練級過程中少說也會爆出3~4件的裝備,雖然大多數都是不值錢的白板,但是偶爾也有運氣好的爆出綠色精銳的裝備。

「我大概是屬於運氣比較低的那種人……」看著一背包的繃帶林岳自嘲道。

又幹掉一波的吞噬者后,林岳等人繼續前行,數分鐘后,迷宮的道路忽然變寬,幾根巨大石柱插在黃沙中映入各人眼前。

那是一塊差不多有兩個籃球場大小的空地,中間的位置一個穿得像法老王的吞噬者站在哪裡,它的前方還有一隊吞噬者在來回巡邏,粗略數了一下居然有8個。

「終於找到一號boss。」

偶要做名人興奮得哇哇大叫,作勢就要衝上去,不過很快被聖域九州拉著。

「等等,對方好歹也是boss,先商量一下戰術。」

偶要做名人停下來,不好意思道,「抱歉,我有點得意忘形。」

林岳點頭道,「九州說得不錯,雖然我們裝備和藥水充足,一路下來也很順利,不過怎麼說也是boss,要小心點。」

憂鬱花聞言站出來道,「我去拉小怪出來吧。」

說罷,她抓起弓箭朝距離boss最遠一隻吞噬者攻擊。

「嗖。」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