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19, 2020
174 Views

見司芊玥沒有說話,蔚軒大吼道:“快說……”

Written by
banner

蔚軒臉上和手上的青筋都爆了起來,兩眼佈滿血絲,表情猙獰。

司芊玥痛苦的說道:“我早就已經說過了,那種骯髒的女人,早就不應該繼續留在這個世界,她現在才消失,已經是上天恩惠她了。”

沒想到司芊玥嘴着麼硬,都已經被蔚軒掐住了脖子,她還嘴裏不熬人。

蔚軒全身開始顫抖,慢慢舉起司芊玥,用力的朝地上摔去。

心想着司芊玥這次肯定死定了。

可是沒想到,她在居然在快要碰到地面時,掰開蔚軒的手指,一躍而起,腳尖點地,後退了幾米。

“我對這個人類不感興趣,我的任務也已經完成,就不再陪軒王了。” “我對你個人類不感興趣,我的任務也已經完成,就不再陪軒王了。”

說完,她便消失在了原地。

蔚軒沒有追去,而是選擇待在原地。

他身上的衣服已經破碎,臉色蒼白許多。

真想過去用手摸着他的臉,說着關心他的話語,真想爲他抹掉臉上的灰塵。

剛擡起手,便看就自己那隻已經變得乾巴巴,黑黑的讓人噁心的手。

瞬間就收回了剛纔的念頭。

“軒王……要不你先回去休息下吧,我們會一直注意這裏的動靜的,你在岩漿裏受了那嗎大的苦。一直沒休息過,這樣身體會吃不消的。”

凌夕一邊走近蔚軒,一邊說着。

蔚軒看了下凌夕,說道:“我沒事。你們那邊也還沒找到嗎?”

凌夕失落的搖了搖頭。

蔚軒皺着眉,小聲說道:“那道力量我感覺很熟悉,肯定是以前遇到過,到底會是誰?”

聽到蔚軒這樣說。我想起了那位老人說過,連蔚軒都打不過他的話語。

也就是說明,他們曾經交過手。

以前凌夕就說過,蔚軒的王位是他自己一步步靠打敗比自己強的人而坐上的。

而那個老人會不會是那其中一個?

不管是不是。但我知道的是,這一切事情的罪魁禍首是那個老人。

而且司家也有勾結,也就是說,可以從司家入手調查那個老人。

不然。還不知道那位老人還會幹些別的什麼不好的事出來。

正想出去告訴蔚軒這一點,剛一動,就又想到自己現在的模樣,隨後又蹲了下來。

蔚軒察覺到了我的動靜,回頭看向我這邊,吼道:“誰?”

心裏想道:“不好……被發現了。”

現在的我跟以前不同,速度也不知快了多少。

在蔚軒閃到我這時,我就快速的閃到了另一塊巨石後面。

確定自己沒被發現後才鬆了一口氣。

蔚軒在我原先藏着的那個地方看了看,撿起地上的一塊黑布,皺着眉頭看着。

看到他手中的黑布,我立即看向我身上的風衣。

“糟糕……”

剛纔跑得太急,蔚軒套在我身上的風衣被勾破,掉在那裏了。

凌夕問道:“這是?”

“我給雨澄的一件特殊材質的風衣,這塊碎片絕對是那上面的。”

說完,蔚軒就大叫道:“雨澄……你是不是在這裏,回個聲啊。”

捂着嘴。儘量讓自己不要發出聲音。

我想出去,但我沒有勇氣讓這樣的自己站到他面前。

看着蔚軒拼命的吼着我的名字,傷心的模樣。

我的眼淚也往下流着,捂着嘴不停抽泣着。

凌夕說道:“我去叫他們也過來這裏找。”

現在的我可以隱藏自己的氣息,讓別人都無法找到我。

凌夕走後,蔚軒像發了瘋一般,不斷翻動着那一片廢墟的岩石。

大叫着我的名字,沒一會,那一片廢墟就被他清理乾淨了。

可是我依然沒有出現。

他呆站在那裏,兩眼無神的望着前方,說道:“爲什麼?我做錯了什麼?爲什麼要離開?”

你沒錯,你永遠都沒錯,都是我,都是我的錯……

都是我才讓你這麼傷心,但……現在的我不再是以前那個我。

不但臉和眼睛變得像怪物,就連身體和四肢都不變得不像人的,行動也不再像以前那樣方便。

這樣的我,讓我用怎麼樣的心態來面對你。

蜷縮着身子,憋着聲音,哭着,眼淚不斷往下落,用手抓着胸口,心臟疼得像快窒息。

“如果你還活着,能給個線索,我好去找你,如果你死了,至少……”

他聲音低沉下來,繼續說道:“至少也要憋着最後一口氣,讓我見你最後一面啊。”

這樣的我,你不見也罷,和死沒兩樣。

蔚軒慢慢朝我走來,整個人像頹廢一般。

以前那種霸氣,高傲的氣質完全消失不見。

但他沒有靠近我,在快要接近我時,突然跪地抓着心臟處,大叫一聲。

“啊……”

他的這一聲。彷彿穿過我的耳膜觸及到我的心臟。

從心臟的痛蔓延到全身和每跟骨頭。

https://tw.95zongcai.com/zc/35684/ 蔚軒大叫後低着頭突然又笑又哭起來。

突然擡起頭,看見他臉上出現了淚痕,讓我全身顫動了一下。

重生八零:女配逆襲之家有嬌媳 這是第一次看到他流淚,這比他笑還要罕見。

他的表情就像一個瘋子一般。像在笑,可卻更加像在哭泣。

我抓着自己的頭髮,一直在猶豫着自己要不要出去。

不忍心看着他這麼痛苦,但也不願意讓他看到我這副醜陋的模樣。

用指甲摳着廢墟上的石塊。手掌被燙傷,但我依然沒有放手。

彷彿只有這樣才能緩解我心中的痛一般。

就在我在猶豫時,凌夕帶着人過來了。

“軒王,別這樣……”

趁着凌夕跟蔚軒說話,分散了主意力的時候,我趕緊離開了這片廢墟。

不想看到蔚軒這個樣子。

我不值得他這個樣子,我……只是個怪物,醜陋無比的怪物。

眼淚把臉頰泡得都有些浮腫。

但左臉依然一點感覺都沒有。

在路上打暈了一位在其他地方找我的凌夕手下。

把他的衣服扒了下來,套在了我的身上。

然後混出了地獄。

現在的我想自由出人邪靈域不算很難的問題。

出了邪靈域後,整個人像丟了魂一般。

整個人像行屍走肉,漫無目的的走着,眼淚依然往下流着。

微張着嘴,歪着脖子,就這樣一直走,一直走,不知道去哪。

拖着僵硬的左腿。一瘸一拐,看着天邊將要落山的夕陽。

含着淚水,視線模糊的看着夕陽,感覺有種特別的韻味。

就這樣一邊想着蔚軒剛纔留着淚的臉龐,一邊毫無目的的走着。

還不太習慣這一瘸一拐的姿態。

有時會一不小心被地上的樹枝和石頭絆倒。

沒走多遠就被絆倒了三次。

每次爬起來都感覺好艱難,根本支配不了左手。

身上也被摔得到處是傷。

第三次摔倒時,我直接就爬在地上大聲嚎哭了起來。

憋了這麼久,實在憋不住了。

用力的錘着地。想用眼淚流乾我所以的難過和悲傷的記憶。

但事實是不可能的,反而越哭感覺心越痛。

不知哭了多久,天已經徹底黑了下來,地上被我的淚水打溼了一大片。

慢吞吞的從地上爬起來。自嘲一下,說道:“呵呵……有力量了,又怎麼樣,舒雨澄,你高興嗎?”

就這樣一直往前走着,感覺自己像另類一般。

人界我是回不去了,這副模樣,肯定會被抓起來研究。

只能走鬼路。當我回過神來時,發現自己已經到了別墅門口。

原來,我還是捨不得這裏。

想起當初第一次來這裏時,蔚軒讓我帶傷打掃整棟別墅。

當時我還下定決心,堅決要逃離這裏,再也不回來。

沒想到,最後這裏卻成了我心裏永遠不會忘,永遠不想離開的地方。

別墅沒有人,從窗子了看不見光。

不知道小白他們怎麼樣了,算算時間,小白應該要醒了。

我退出更好,伊娜那麼愛他。他應該更加珍惜伊娜。

躺在別墅旁邊的草叢中,回想着這段時間發生的一切。

好像都是因爲我而引起的。

也許,我離開他們纔是最好的選擇,這樣他們就不會再遇到各種各樣的麻煩。

想抓我的那些人就可以直接來找我,就不會再連累蔚軒他們。

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突然聽到了別墅門口傳來吵雜的說話聲,還有燈光,把我吵醒了。

好奇的起身,躲在暗處看着門前的情況。

是小白和十七他們,他們回來了。

十七踹了腳別墅的大門,埋怨道:“別墅怎麼沒人?我們要怎麼進去?”

小白眉頭突然緊皺起來,看向我這邊。 小白眉頭突然緊皺起來,看向我這邊。

立馬收回探出去的頭,心緊張的砰砰跳着。

希望小白不要發現我,現在的我,不想面對他們任何人。

應該是說,沒勇氣面對他們任何人。

小白走過來。四周掃了下,並沒有發現我。

於是又皺着眉頭走了回去。

十七疑惑的問道:“怎麼了?”

小白看向我所在的方位,心不在焉的說道:“沒什麼……”

十七聳了鬆肩,也沒繼續問下去。

小白可能是感覺到了點什麼,但又不太確定,畢竟我已經隱藏了自己的氣息。

不知道娜娜的泥土對小白的作用大不。

不知道她的泥土能壓制小白體內陰氣多長時間。

不知道小白對娜娜的態度有沒有好轉。

還有好多好多的問題想去問他們。想去跟他們一起分享快樂。

但……也只能想想。

雖說要遠離他們,離開他們,但還是萬分不捨。

而且現在的我完全沒有目標。

唯一想的是儘快把身體和容貌復原,然後笑着站到蔚軒面前,說道:“我回來了……”

可是我完全不知道怎麼樣才能讓我復原。

以前不管遇到什麼問題,需要找什麼。都是蔚軒和小白幫忙查的質料。

諸天福運 現在突然發現,原來沒有了他們,我什麼都做不了。

雲離問道:“少主,我們現在該去哪,是回白靈域嗎?”

小白猶豫了一下,說道:“別墅沒人,只能先回白靈域了。”

隨後他們一行人就上了小白的車。

剛準備啓動車子,突然又出現一道車燈光。

被車燈的光晃了下眼。

當眼睛睜開時,看見小白他們面前出現了一位全身黑色着裝的男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