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87 Views

“冥王,就是他們!”小妖咬着牙說道。

Written by
banner

“我知道了,你退一邊吧,他們今天一個別走不出這裏!”我惡狠狠道。

小妖聞言,趕緊飛遠。

шшш.тTk Λn.c○

“老狼,認得那米色捲毛嗎?”我問阿卡迪亞。

阿卡迪亞搖了搖頭,說道:“冥王,這種貨色太弱,我不認識,不過看他的做派,應該是個男爵!”

“老狼,留一個活口,其他全宰了爲鯊魚!”

阿卡迪亞應聲,砰地一聲,魁梧的身軀瞬間彈出老遠,如同滑翔。

“英國佬,這裏不是你們的地盤!受死吧!”

阿卡迪亞狼嚎一聲,彈出鋒利的狼爪,劈向那個米色捲髮的吸血鬼。

“法克,居然遇到了一隻狼人!”米色捲髮吸血鬼哼一聲,“你們這些蠢貨聽着,這座島嶼從現在開始,歸我大衛-布魯赫男爵了!”

擦,還真是個男爵!

阿卡迪亞咧嘴,嘲笑道:“小小一個男爵,也想妄圖佔領這裏?”

那個吸血鬼男爵面色陰翳,罵道:“哼,‘假靈國度’已然除名,我又有什麼不敢的?”

“你既然知道‘假靈國度’的事,那該知道,是誰滅了它的!”

吸血鬼男爵微微一怔,隨即,那鮮紅的嘴角竟然裂開一個弧度,隨即越扯越大,狂笑聲漸漸傳出。

“哈哈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話,你他麼的別告訴我,你就是那個滅掉‘假靈國度’的人?”

阿卡迪亞哼道:“你說的那個人就在我身後!”

吸血鬼男爵瞥我一眼,笑得更厲害,“就那個瘦小子?還不夠我吸一口的呢,他能有什麼本事?”

阿卡迪亞搖頭,說道:“哪裏來的小丑,竟然不知道冥王!”

說時遲那時快,幾句對話的工夫,阿卡迪亞的狼爪一下子抓上了吸血鬼男爵的肩。

“法克,看我不吸乾了你的血!”

阿卡迪亞冷哼一聲,“就怕咯掉了你的牙!”

咯嘣一聲,吸血鬼男爵的牙齒直接崩掉。

不等他逃,阿卡迪亞一把抓住吸血鬼男爵的肉翅。

咔的一聲,廢去了吸血鬼男爵的一隻翅膀,阿卡迪亞帶着這片肉翅落到地上。

劇痛之下,吸血鬼男爵呼地一下放開了老蝠頭。

我見狀,連忙催動獓因靠上去,把老蝠頭救下。

“該死,一起上,殺了他們!”吸血鬼男爵抓住了一個小弟,然後咬牙喊道。

那一衆吸血鬼聞言,卻踟躕不前。

“他麼的,難道你們想要背叛布魯赫家族嗎?”

“區區一個布魯赫,也就趕在蘇格蘭逞逞威風,就算是古特-布魯赫親至,也得躺着回去!”阿卡迪亞冷哼連連。魁梧的身軀輾轉騰挪,想要接住山體的高度,重新跳上半空,一舉擊殺吸血鬼男爵。

“你知道我家老祖?他麼的,你到底是什麼人,口氣這麼大?”吸血鬼男爵捂着創口問道。

“我叫阿卡迪亞!”

“阿——沒聽過!”

“十二號假靈!”

“你是那個假靈狼人?”

“你真他麼蠢。”阿卡迪亞罵道。

吸血鬼男爵突然摸了電門似的,渾身篩糠一般亂抖,嘴巴也打了結,“對對對,對不起,剛纔都是誤會,我我我,這就滾出這裏!”

說罷,吸血鬼就要讓小弟帶他離開。

“慢着,誰說你們可以走了?”阿卡迪亞冷哼一聲,瞬間出手。

“十二號,你別自以爲小爺多怕你,小爺只是不願意多跟你計較!”吸血鬼男爵扯着嗓子喊道。

阿卡迪亞卻不耐煩道:“我可沒那麼認爲,反而我覺得你可以跟我多計較!”

說話的時候,阿卡迪亞已經重上了火山,而後騰空,於半空之中又斬殺了兩隻吸血鬼,才又重新落地。

“小子,實話告訴你,今天你們一個也走不了!”阿卡迪亞道。

“法克,十二號,你今天要敢殺了我,我老祖一定放不過你!”

“古特那老東西,切,你問他敢來這兒撒野嗎?”

阿卡迪亞哼了一聲,又重新跳起來。

刷刷,又兩隻吸血鬼慘死在狼爪之下,這一來,那些欺軟怕硬的吸血鬼們早就退到遠遠的。

“他麼的,十二號,小爺記住你了,你給我等着!”

丟下狠話,吸血鬼男爵就要逃走。

阿卡迪亞卻冷笑:“我可以等,但你卻不用了!”

說完,突然狼嚎一聲,帶着吸血鬼男爵飛遁的吸血鬼一聲慘叫,倒頭栽下空中。

吸血鬼男爵跟着一樣墜落。

“他麼的,你們快來幫我啊!”一腳蹬開了已然死掉的吸血鬼,這貨大聲招呼手下。 可那些吸血鬼早就嚇破了膽,一窩蜂就要往南飛。

狼人阿卡迪亞從腰間抓了一把,嗖嗖地甩向半空。

幾聲哀嚎之後,那些逃走的吸血鬼幾乎栽進了大海——

與此同時,阿卡迪亞早已衝到吸血鬼男爵的降落位置,彈出鋒利的狼爪——

“十二號大人,求求你放過我!”吸血鬼男爵突然哀求道,“我家老祖最疼愛我了,只要你放我回去,我保證讓他好好酬謝你!”

“我不稀罕你們的酬謝,更不懼怕你們的報復!”阿卡迪亞冷聲道,“我還是那句話,只要古特-布魯赫敢來,老子叫他橫着出島!”

說完,狼抓戳進吸血鬼的咽喉,然後被阿卡迪亞甩到了地上,那氣管兒裏汩汩地留着血,吸血鬼男爵就在一臉不甘中,等着眼睛死去。

結果了吸血鬼男爵後,阿卡迪亞又沿着海岸行走,將死透的吸血鬼悉數踢進了海里。

有三個摔下來沒死的。按照我的吩咐,阿卡迪亞扭斷了兩個吸血鬼的脖子,撲通通扔進大海,抓着最後一個來到我面前。

“冥王,完成任務。”阿卡迪亞說道。

我滿意地點點頭,問那個被他押來的吸血鬼,道:“爲什麼來這兒?”

我之所以這麼問,是因爲我想知道,到底阮三的死,亦或者後半部手札與這“公爵古堡”有沒有關係!

“布魯赫男爵說,‘假靈國度’已經被除名,料想丹麥皇室不足爲懼,所以男爵就帶着我們兄弟過來,想要佔有法羅羣島——”

我摩挲一下鬍鬚,問道:“你知道阮三嗎?”

那吸血鬼趕緊搖頭,“小的沒有地位,並不清楚。”

“你們這次來了多少人?”我又問。

一聽這話,那隻吸血鬼一副心悸的表情,“就我們這些!男爵其實是揹着老侯爵出來的,他想要證明給老侯爵看——”

吸血鬼生怕站在他身後的阿卡迪亞一搓手就結果了他,以至於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夠了,你走吧,告訴那個誰——”

“古特-布魯赫!”阿卡迪亞提醒道。

“對,就是這老傢伙,他的後輩被我殺掉,若是心有不甘,就來找我,你可以叫我冥王!”

那吸血鬼一聽我要放他走,忙不迭地鞠躬,退了幾步,纔敢轉身南飛。

獓因盯着吸血鬼男爵的屍體“嗚嗚”叫。

我笑罵了一句,“出息,賞給你吃了!”

獓因聞言,牛哞一聲,連忙撲向屍體。

阿卡迪亞走過來,說道:“冥王,你放走一個,是想?”

我點了點頭,說道:“我要找一件東西,剛纔那個吸血鬼是個小嘍囉,一問三不知,我乾脆放走他,叫他搬來古特-布魯赫,或許身爲侯爵的這個老傢伙,還能記着些東西。”

我叫阿卡迪亞好好給我說一說,那個布魯赫侯爵的事。

阿卡迪亞告訴我,那個布魯赫侯爵,是德古拉公爵的四大惡狗。

“布魯赫年輕時,就單挑過一個小國家,實力強悍,且最要面子。這次你殺了他的後輩,這老傢伙必然回來找你報仇,找回面子來!”

阿卡迪亞分析道。

我嘿嘿一樂,說道:“這也正是我想要的效果,我就怕那老傢伙不敢來!”

阿卡迪亞點點頭,說:“冥王,布魯赫家族就在蘇格蘭,距離咱們的海島並不是很遠,我預計今晚或者明天黎明前,布魯赫家的人就會衝上海島!”

我知道阿卡迪亞性格沉穩,絕對不會無的放矢,也越發覺得他說得在理。

於是召集鮫靈兒以及人魚一族,老蝠頭以及殘留不多的蝠妖,說道:“從現在開始,進入警戒狀態,一旦發現蘇格蘭方向有動靜,不管什麼時候,第一時間叫我知道!”

鮫靈兒應聲,沒有問題。

老蝠頭有些尷尬,他這一身傷,被我救下時就處理過了,但畢竟傷勢不輕,這次任務,就沒他的份了。

我勸了幾句老蝠頭,就把他收進千機袋中,留下阿卡迪亞在海岸巡查。我徒步走向萊斯塔拉山的山口。

我並沒有急着下去,而是掏出千機袋中的一幅畫。

“拿破崙,你剛纔瞎激動個球?”

邊說,我邊用手抽了拿破崙的油畫一下。

嗚嗚丫丫地,一聲慘叫從油畫裏響起,隨後,拿破崙的魂魄鑽出了畫面,一臉憤怒地盯着南方。

我瞥了拿破崙注視的地方,穿過大海,便是蘇格蘭了。

“拿破崙,你剛纔作妖啊?”我抽了拿破崙的魂魄一個爆慄,沒好氣的問道。剛纔這貨在千機袋中撞來撞去,跟他麼羊癲瘋了似的。

拿破崙被我這一抽,才忿忿地收回目光,說道:“勇士,剛纔我似乎聞到了仇人的味道!”

仇人?

我心說阿卡迪亞能聞到也就算了,畢竟狼和狗差不多,可尼瑪你在千機袋中,又在畫裏,你怎麼聞的?

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貨的仇人是誰?難道真那麼巧?

“說說,你的仇人是誰?”我開始好奇。

“勇士,英國佬,布魯赫家族就是!”

我擦,還真尼瑪是!

說起仇人來,拿破崙怒氣滾滾,雙眼佈滿了紅血絲,後槽牙咬得咯吱響,拳頭因爲握得太緊以至於開始顫抖——

或許是被這貨的表情感染,我問道:“就這一個?”

拿破崙搖頭,說道:“不只,岡格羅家族,希太家族,諾菲勒家族都參與了。當然,給我帶來打擊程度最深的,就是布魯赫家族的人!我就是死也忘不了!”

忽地,拿破崙一躬身,懇求道:“勇士,還請你幫助我殺掉這幾個家族,如果再助我回歸法蘭西,願意封勇士爲大領主!”

“大領主?”

“就是可以分封土地的公爵!”

“我擦,這個條件倒是很吸引人,不過——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現在的法蘭西已經不需要你了!”

拿破崙一怔,久久不語。

“勇士,那還請幫我除掉四大家族,我願意將我一身的財富交給你!”

這拿破崙是打算退而求其次了。我暗忖道。

“好吧,就算你不說,我也要會一會這個布魯赫家族的人。”我說道。

“一切有勞勇士了!”拿破崙再一鞠躬。 暫時達成協議後,拿破崙便被我重新收進千機袋中。

我找來衆人鬼妖,部署一番,纔回到當初大鬍子的那家商店休息。

如今這家戶外登山用品店,已經被我們用作臨時休息的場所。

第二天酉時剛過,一蝠妖跑過來告訴我,一艘輪船正靠近海島的東岸。船頭上掛着一個黑色的旗子,上面有一隻獠牙的圖案,正是布魯赫家族的旗幟。

“我知道了。”我說,“你先過去,我這就往東岸趕!”

小妖領命飛掉。

我放出拿破崙,說道:“拿破崙,布魯赫家族來人了,要不要跟我一起看看?”

拿破崙連連點頭,“帶我過去!”

於是我帶着油畫走出小店,藉着夜色的掩護,騎跨獓因奔向海島的東岸。

小島東,早有衆人鬼妖出現,至於普通百姓,都被趕回了小鎮躲起來。

“冥王,布魯赫家族的船已經不足五海里了!”

一小妖回報。

不到一萬米了嗎?

“放他們進來,距離東岸三海里的地方,讓鮫靈兒把船給我停下。”小妖聞言飛走。

我轉身揮手,喊道:“艾魚容,韓千千,婆雅,你們三個守在海島上——”

“小子,聽說歐羅巴的吸血鬼又來了?讓我打頭陣吧!”祖大樂推開衆人鬼妖,急匆匆趕過來,打斷我的話。

“冥王,原本計劃不是這樣的!”

狼人阿卡迪亞說道。

祖大樂瞪了眼狼人,有些不忿。“你們商量時爺爺還在火山裏幹活,不知道這事兒,所以做不得數,這次我提出來了,那就應該讓我上!”

“老狼,按照既定計劃進行,讓祖大樂跟着我!”

“是!”

“好了,大家上船吧!”

我話音一落,就登上了小型船。

張遼,阿卡迪亞,祖大樂,獓因跟着我。至於千機袋中的殺戮天使昔拉,以及遙遠的北鎮將武悼天王冉閔,我並沒有第一時間放出來。

不久,充當斥候的小妖落在甲板上,說道:“冥王,布魯赫家族的船隻被人魚停下了!”

“好!加速!”

船上那幾個傢伙都很興奮,拿破崙這會兒又鑽出油畫,雙拳緊握,激動異常。

“勇士,幹掉這些英國佬!”

“嘿嘿,瞧着吧!”我冷哼着,盯向前方。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