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102 Views

謝半雨八卦的說。

Written by
banner

「移不開眼是真的,妖精打架是假的。」

姜南初嘆了一口氣說。

「什麼,你到現在還是個寶寶?姜南初是你有問題,還是陸司寒有問題?」

「輕點聲音,輕點聲音,你還嫌不夠丟人呀?」

謝半雨聽到姜南初這麼說,立刻用手捂住了嘴。

「但是你們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總不能年紀輕輕守活寡吧。」

「我這次要拜託你的事情就是和這事有關,我懷疑吧,陸司寒不知道怎麼妖精打架,所以想要問你借兩部片子,我好給陸司寒上上課。」

姜南初小聲的說。

「你說的有道理,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絕對保證品質高清無馬賽克。」

「半雨,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姜南初感激的說。

果然第二天在學校,謝半雨就給了姜南初一個iPai,裡面有姜南初想要的所有東西。

到了晚上姜南初就開始在等待陸司寒的電話,但已經是十點了,陸司寒依舊沒有電話。

姜南初等不下去了,只能夠自己撥打了電話出去。

電話過了很久才接通。

「陸司寒,你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呢,這麼久才接電話。」

陸司寒走在會議室外面的走廊上,聽到姜南初的聲音,只覺得一天的疲憊都不見了。

「在努力賺錢養小未婚妻。」

「切,我才不需要你賺很多錢呢。」

「但是我想把最好的都給你。」

姜南初忍不住嘴角勾起來,大叔都是這麼會說情話的嗎?

「陸司寒,你想我了嗎?我很想你。」

姜南初絲毫不避諱的將自己的情感說出來。

「我比你想我要更加多想你一點,如果一切順利我明天就回來了,好嗎?」陸司寒寵溺的說。

「嗯,你快點回來吧,我給你準備了驚喜。」

走廊內,陸司寒還沒有來得及回應姜南初,就傳來了一道高跟鞋聲。

「司寒哥,這次會議關係到我們進駐M國,你能不能認真點!」

姜南初握住手機的手突然緊了幾分,是女人的聲音,而且充滿著撒嬌的語氣。

「南初,我這邊有事,我們明天見。」

陸司寒說完之後掛斷了電話。

姜南初看著已經掛斷的電話,他就不打算和自己解釋一下那個女孩子是誰嗎,為什麼要用這麼親昵的語氣說話呀!

一整晚姜南初都沒有睡好,其實自己根本就不了解陸司寒,兩人訂婚已經這麼長時間了,姜南初居然連陸司寒在哪裡上班都不知道,等到明天陸司寒回來,姜南初一定要好好問問他。 “呵呵,不用你們嘴硬,很快我就會讓你們知道什麼叫做害怕!”

李不忘咬牙切齒的說着,這次張昊天算是徹底的激怒了他,這次無論如何都要把張昊天給帶回去,至於其他那三個人,也一樣必須接受嚴厲的懲罰!

“好啊,你來試試看!小爺我要是害怕了,那就算你本事大!”周偉光仍舊是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

“好樣的,我倒是要看看是你的嘴巴硬呢,還是我的本事大!” 邪魅總裁:你只配代孕 李不忘不慌不忙的說着。

實際上在來的路上,李不忘就想到了這四個人不會輕易的屈服的,張昊天倒是沒所謂,反正他最後都是自己案板上的肉,只是其他的三個,真的是要給他們一個嚴厲的教訓了,要不然,還真的以爲自己沒本事了!

說完這些話,李不忘嘴角微微上翹,看了看身邊的那隻鬼,之後默默的唸叨了幾句什麼話,那隻鬼像是明白了什麼一樣,轉身,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房間裏這會兒忽然安靜了起來,但是房間裏的四個人誰都知道,這種安靜不是什麼好事兒,這是意味着馬上要出現更大的麻煩了啊!

果然,在一陣安靜之後,房間裏忽然變得伸手不見五指。

這種突如其來的黑暗讓四個人全都措手不及,畢竟現在好還是大白天,就算是不開燈也看的到房間裏的一起,誰也沒想到李不忘會來這麼一招。

張昊天幾乎想都不想的伸手抓住了周瑩瑩的手,必須要確保站在自己身邊的人是周瑩瑩,萬一要是李不忘趁着黑暗的時候再抓走了周瑩瑩,那就不好了。

至於周偉光還有他爺爺,張昊天管不了那麼太多,只能希望他們兩個保護好自己,不要出現什麼危險。

漫長的幾秒鐘緩慢的過去,書房的中間突然出現了一個火苗,開始很小,但是漸漸的越來越大。

整個這個過程看起來就像是在表演什麼魔術一樣,要不是知道這是李不忘的鬼把戲,張昊天他們真的很想拍手叫好,這絕對是相當完美的魔術了。

火苗一點點的變大,顏色也開始由紅轉藍,由藍變綠,最後,徹底的熄滅。

本以爲這樣就算是完事兒了,但是很快的,房間又一次出現了綠色的火光,並且這一次不僅僅是在房間的中間位置了,而是出現在了這個房間的四個角。

當慘綠色的火光照應下來的時候,張昊天忽然發現,房間裏的一切發生了變化了。

原本這是周瑩瑩家的書房,房間裝修的很簡單,一面牆全都是書架,空着的地方放了一張碩大的桌子,再就是一把椅子,其他的,真的是什麼都沒有了。

據說之所以這樣簡單,完全是因爲周瑩瑩的爺爺喜歡簡單一點兒,再說了,這房間鑰匙混入了更多亂七八糟的東西,也是對這些書籍上靈氣的傷害。

但是眼前的房間已經變成了地獄的模樣了。

周圍哪兒就還有什麼牆壁啊,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山洞一樣。

至於原本書架的位置上,也已經變成了一個碩大的油鍋了,下面還燃燒着很多的柴火,上面不停的冒着油煙,像是那口鍋隨時可能開鍋一樣。

四個人互相朝着對方的方向湊了湊,想着靠近一點兒終究是安全的,眼睛也全都落子了那口鍋上面,想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兒。

果然,不多會兒,那口鍋裏就出現了沸騰一樣的聲音,即便是沒親眼看到,四個人也能猜測的出來了,那口鍋裏的熱油,肯定已經在冒泡了。

當腳步聲出現的時候,四個人的目光又被那腳步聲給吸引了。

眼看着從不遠處的黑暗當中慢慢的出現了幾個影子,正朝着這口鍋的方向走過來。

並且越是靠近,越是能聽到鐵鏈子發出的聲音,就像是有幾名囚犯要被押解過來一樣。

四個人全都艱難的嚥了咽口水,希望自己可以淡定一些,雖然面前的這個畫面大概會發生什麼事兒已經猜到了,但是還是覺得不太舒服。

當那邊被押解的人慢慢走到光亮裏的時候,四個人又都是心理咯噔了一聲,因爲那邊被鐵鏈子鎖着的,全都是自己認識的面孔。

周瑩瑩捂着嘴巴,看着被鐵鏈子壓的幾乎擡不起頭來的母親,心理難受的不行。

那邊的小鬼面目猙獰,根本就沒看到他們四個人一樣,繼續押着那些被鐵鏈子鎖住的魂魄往前走,在走到那口鐵鍋前面的時候,小鬼逼着站在最前面的那隻跳進去,那隻正巧,就是周偉光的奶奶!

眼看着自己曾經的妻子被逼着下油鍋,周偉光的爺爺拼命的在心裏告訴自己,這不是真的,這一切都不是真的!自己千萬不能相信李不忘的幻象,要是自己真的相信了,那這事兒,可就要麻煩了!

可心裏雖然是不太相信,但是總也不可能眼睜睜的看着這一切發生啊!

周偉光的爺爺眼看着自己的妻子被那幾只猙獰的小鬼狠命的丟進油鍋裏,痛苦的哀嚎着,心裏要多難受,就有多難受,甚至真的聯想到自己的妻子,也不知道她死後是不是受到了這樣的待遇。

緊隨其後的是周瑩瑩的外婆,再之後,就輪到張昊天的爺爺了。

這些曾經自己最熟悉,也最捨不得面孔,一個一個的被強制丟進油鍋,並且在那裏面哭嚎,求救,拼命的想從油鍋裏面掙脫出來,但是每次都失敗了。

幾個人心情要多複雜,就有多複雜,即便是經歷了之前幾次幻象的周瑩瑩和張昊天,也有些真的要承受不住的意思了。

不多會兒,那邊的黑暗裏再次出現了鐵鏈還有腳步的聲音,四個人的目光漸漸的又移動到了那邊的方向,想知道這次被帶來的會是誰。

當那邊的小鬼帶着一排走到光亮當中的時候,四個人全都心裏又咯噔了一聲,因爲這次他們看到的,竟然是自己了!

走在最前面的是張昊天,之後是周偉光,再之後是周偉光的爺爺,最後的纔是周瑩瑩。

這四個被鐵鏈鎖的緊緊的傢伙,正艱難的朝着油鍋的方向走,一邊走,那些面目猙獰的傢伙不停的催促着他們,甚至還時不時的用他們手上的鐵鏈子,朝着他們身上用力的抽着。

雖然知道那並不是自己,但是當鐵鏈真的抽下來的時候,四個人身上多少還是感覺到了一些疼痛,就像是那些鐵鏈真的是抽在自己身上一樣!

豪寵天價逃妻 張昊天察覺到不對勁兒,趕緊轉身看了看站在旁邊的周偉光,想着讓他千萬照顧好爺爺,不要被李不忘的這種法術迷惑了,至於周瑩瑩,還是自己照顧着比較好。

眼看着那邊的四個也被押解到了油鍋的邊上,四個人開始緊張了起來。

剛纔被鐵鏈打的時候自己都有些疼了,這會兒可是下油鍋啊,會不會自己也跟着受傷?

不等這些想法落地呢,第一個張昊天就被逼着跳進了油鍋。

只聽到刺啦一聲,油鍋裏的張昊天就開始哀嚎。

與此同時,站在這邊的張昊天身上,也開始感覺到了刺骨的疼,就像是真的把自己也丟進了油鍋裏一樣。

緊接着,其餘的三個人也開始感覺到了身上的疼,也都開始齜牙咧嘴。

張昊天心裏明白,這些疼弄不好也都是李不忘給弄出來的幻覺,目的是什麼暫時還不知道,但是肯定不會是什麼好的目的!

周偉光疼的不行,渾身上下沒有一處是好受的,爲了能讓自己舒服一些,至少不會這麼難受了,周偉光決定去把油鍋裏的自己救出來!

這種疼,或許就是來源於那邊的幻象,只要是停止了,肯定也就會不疼了!

張昊天知道,疼痛會讓人喪失理智,尤其是這種灼燒一樣的疼,更是讓人煎熬,自己也快要忍受不住了,真的也很想走過去,終止了那邊的油炸。

但是要是真的這麼做了,會有什麼後果嗎?真的會停止現在的疼痛嗎?

要是能停止那自然是最好的,可要是停止不了,再掉進李不忘的陷阱裏了呢?

就在張昊天猶豫的時候,李不忘徹底的失去了理智了,紅着眼睛朝着那邊油鍋的方向就衝了過去。

然而,那些站在油鍋邊上的,面目猙獰的傢伙,根本就不給周偉光任何機會,眼看着周偉光過去了,直接用鐵鏈給他鎖住!

張昊天心說不好!要是疼着至少不會丟掉性命,可要是周偉光的魂魄被鎖走了,那這人在醫學上來說,可就是變成植物人了啊!

爲了能讓那些面目猙獰的傢伙放開周偉光,張昊天把周瑩瑩交到了周偉光的爺爺手上,讓他幫忙照看一下週瑩瑩,自己則是朝着那邊油鍋的方向衝了過去。

然而,很快的,張昊天就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了,自己真的是太高估自己的本事了,自己根本就沒那麼大的本事好不好!

本以爲自己可以解決了那些傢伙的,可到了近前才發現,這根本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兒!不然爲什麼周偉光那個傢伙沒能勝利呢!

眼看着那些傢伙也跟剛纔一樣,想要用鐵鏈把自己鎖住,張昊天眼睛滴溜溜的轉悠了兩圈,直接繞到了油鍋的後面,開始跟那幾個傢伙在油鍋附近繞圈圈。

那幾個傢伙嘴裏不停的說着什麼聽不懂的話,手上也沒有絲毫要停下來的意思,但是因爲中間隔着一個油鍋,那些鬼也沒什麼好的辦法,只能跟着張昊天小心的繞着圈兒,生怕弄倒了那個油鍋一樣。

張昊天開始還有些擔心,後來明白了,自己跟這些傢伙拼力氣是不可能了,自己的力氣遠遠不如他們,但是四兩撥千斤的道理自己還是懂的,對付這些傢伙啊,還真的不能用蠻力,真的也只能用巧勁兒了。

眼看着那些傢伙還在拼命的想要抓住自己,張昊天繼續繞着油鍋,希望那些傢伙把他們自己繞進去,或者,乾脆直接用他們的力氣把油鍋推到了,那就萬事大吉了。

那些傢伙的智商顯然都不是太高,一門心思的就想趕緊抓住張昊天,可這事兒哪兒就這麼容易啊!

跟着張昊天轉悠幾圈兒之後,其中的一隻面目猙獰的傢伙,竟然就已經把手上的鐵鏈子丟到了同伴的身上了!

張昊天看着覺得好笑,但是又不好意思直接笑,再說了,現在也不是笑的時候。

爲了能儘快的解決掉剩下的那幾只,張昊天繼續帶着那些傢伙繞,想着估計用不了多久,這些傢伙也會被自己繞進去的。

果然,還沒等怎麼樣呢,那些鬼就已經被張昊天繞的,頭暈腦脹了,有幾次險些也掉進油鍋裏面。

張昊天漸漸的加快了速度,這一次,剩下的那幾個傢伙,要麼是被同伴的鐵鏈繞住了,要麼,就是也跟着掉進了油鍋裏面了。

在解決了那些傢伙之後,張昊天又站到了油鍋的邊上,只是這一次,張昊天並不是要繞圈圈,而是想要把裏面的那些傢伙全都打撈出來!

眼看着油鍋裏的自己爬了出來,張昊天原本身上的疼,也開始慢慢的消散,那種感覺就像是大病突然好了一樣,真的是要多舒服,就有多舒服!

等到油鍋裏最後一個魂魄出來的時候,已經舒坦了的周偉光一腳踹在了油鍋的邊沿。

這一下本來並不是很重的,最多的也就是想要泄個憤,可誰成想,就這麼一腳,那油鍋瞬間倒地,原本鍋裏的熱油,也隨着油鍋一併,全都倒在了地上了!

房間裏瞬間全都是惡臭的味道,並且,那熱油所到之處,全都慢慢的冒起了火光,整個房間很快就變成了火的海洋。

之前那些被油炸的傢伙全都消失不見,就連那些面目猙獰的傢伙也一樣,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張昊天顧不上更多,直接一把抓住了周瑩瑩的手,再衝着周家爺孫倆喊了一嗓子,“趕緊想辦法離開這裏啊!”

我的俏皮王妃 想來,剛纔那些跟自己一樣的鬼下油鍋的時候,自己渾身上下都疼的不行,這也就說明,在這個世界裏,自己也會有感覺的!

所以要是不趕緊離開,弄不好,這些人很快就會感覺到被灼燒的感覺了! 第61章陸司寒,要抱抱

翌日,姜南初收到了陸司寒的簡訊,他將在今天下午三點抵達帝都機場,姜南初化了一個淡妝,準備去接機。

在機場足足等待了半個小時,姜南初才看到陸司寒的身影。

換顏 他帶著一副黑色的墨鏡,身邊被數十個黑衣人簇擁著,他的出現讓喧鬧的人群都安靜下來。

這是姜南初從來都沒有見過的工作中的陸司寒,他似乎很不一般,這真的只是一個不受寵,無權無勢的私生子嗎?

姜南初來不及去細想,視線已經被另外的一個女人奪走了。

人群中走出來身材高挑,長相明媚的女人,她正親昵的挽著陸司寒的手臂。

姜南初憑藉直覺就可以斷定這個女人就是昨天晚上自己從陸司寒電話里聽到聲音的主人!

她難道不知道陸司寒已經訂婚了嗎?對已經名草有主的男人做這種動作真的合適嗎?

姜南初的臉色瞬間就變得不好看起來。

陸司寒在人群中找尋,很快就看到了姜南初的身影,沒有想到她來的這麼早。

「你們都退下吧。」陸司寒對跟在自己身後的保鏢說。

陸司寒一步一步朝著姜南初走去,嘴角微微帶著笑意。

「陸司寒,要抱抱!」

姜南初張開了雙臂說。

陸薰茵打量著面前的少女,司寒哥是什麼樣性格的人,怎麼可能大庭廣眾之下和一個乳臭未乾的小丫頭抱,她就等著被教訓吧!

誰知陸司寒直接拿開了陸薰茵的手,來到姜南初的面前一把將她抱起,轉了個圈圈。

「這幾天在家乖不乖,有沒有惹事,有沒有好好吃飯,嗯?」

「好煩呀,你管的太嚴了。」

姜南初嘴上嫌棄,但其實還是開心的不得了,尤其是陸司寒拿開那女人手的時候太解氣了!

「好,你不說,我去問徐叔。」

陸薰茵看著兩人的相處,這才短短几分鐘簡直打破了陸薰茵對陸司寒二十多年的認識,他什麼時候這麼關心過一個人了。

「薰茵,留下來一起吃飯吧。」

陸司寒將姜南初放下來摟住她的腰,對陸薰茵說。

姜南初聽到陸司寒這麼說,暗中恨恨的瞪了他一眼,他居然還想著讓自己和這個女人一起吃飯,什麼居心呀,想要氣死自己嗎?

「司寒哥,下次吧,我得回趟老宅。」

陸薰茵說完之後,踩著高跟鞋離開。

姜南初看不到陸薰茵的背影了,一把就將陸司寒放在自己腰上的手甩了下來,轉頭往外面走去。

「好好的,怎麼了?」

「看不出來嗎,我被某人氣的!」

「某人是我嗎?我好像沒有做什麼錯事。」

陸司寒無辜的說。

「陸司寒,你!」

姜南初氣的看了眼四周圍,隨後看到陸司寒身後還跟著一位帶著墨鏡,像是保鏢的男人。

姜南初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直接上前挽住了墨鏡男人的手臂。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