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71 Views

“很好看的女人……是江雨煙?”立刻有人想到,江雨煙是最符合要求的。

Written by
banner

“不是吧,她不是整得嗎?”有人反駁道。

江雨煙在一旁聽得好不尷尬,惡狠狠的看了藍海辰一眼。

於是接下來,大家都將自己的線索說了出來。這些線索總結起來就是各種亂七八糟,拼湊到一起硬是沒什麼實質內容。

“看來跟我想的差不多,其他玩家的線索沒有殺手的那麼具體。”藍海辰邊聽邊想。

“不過說實話,爲什麼我總覺得這些線索裏有一種異樣的違和感呢?這種感覺到底是哪裏來的?”藍海辰又忍不住想到。

今晚的每個地方,似乎都透着一股奇怪的感覺。 現在,面對這些各種各樣的線索,這種奇怪的感覺依舊縈繞在藍海辰周圍。

“太不尋常了,這種感覺就是來自於這些線索,這一點絕對錯不了!”藍海辰心想,他的感覺一向很準,相信這次也不例外。

“難道是線索本身有問題?有可能,是這些人提供的線索可能是假的!”藍海辰分析道。

但藍海辰實在想不明白,這些玩家爲什麼要提供假線索。要知道在通常情況下,有理由提供假線索的只有殺手而已。

其他人得到的線索越多,就越容易找出殺手獲得勝利,沒理由費盡心機編一個假線索來糊弄人的。

“一定要儘快搞清楚這裏面的玄機,否則肯定會造成很嚴重的後果,這種感覺很強烈!”藍海辰心想。

這時終於輪到江雨煙發言,藍海辰偷偷看了江雨煙一眼。既然初中生已經復活,那之前的線索就不能拿出來用了,所以江雨煙需要再編一個出來。

“我昨晚一直在找線索,可惜跑斷了腿也只找到一條,也是跟平民有關的。內容是平民裏似乎有個讓人興奮的傢伙。

別問我,我也不知道這個興奮到底指什麼,說不定某個變態覺得是個女人就讓人覺得興奮呢!”

江雨煙說罷看向藍海辰,眼中滿是鄙視。

藍海辰遞給江雨煙一個只有他們看得懂的眼神,表示江雨煙演的真好,同時也開始了自己的發言。

“哼,至少我對整過的女人沒有興趣。”他先是同樣鄙視了江雨煙一番,然後才說到正題,“我得到的線索是關於警察的。內容是警察似乎比較不會累。”

這一點藍海辰沒有撒謊,原因是他之前曾經去過信息裏提供的地點,所以不太方便撒謊。

至於爲什麼不說有兩條線索,是怕別人懷疑他是殺手。同時他也覺得,當時就算有人監視,也應該無法同時監視兩個地點。

藍海辰發言完畢,表示輪到下一個。而後,他的眼睛不經意間看向了墨雅!

墨雅依舊穿着那身黑色的蕾絲連衣裙,安靜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從墨雅的表情來看,她似乎並沒有覺得藍海辰和江雨煙的表現有什麼奇怪。

“不正常,如果是墨雅的話,應該早就發現這裏面的不對勁了。”藍海辰心想。

要知道這一次,藍海辰和江雨煙可不只是裝作不認識那麼簡單。他們已經對自己的性格做出了改變,用以迷惑其他玩家。

要知道除了有身份的玩家,其他玩家是沒有這個需求的,他們並不需要隱藏自己的角色。

也就是說,只要藍海辰和江雨煙這麼做,就說明他們是有身份的人!

而作爲兩人的舊識,墨雅應該第一時間發現不對纔是,畢竟這一點十分明顯。

但此刻墨雅卻什麼表現都沒有,甚至連看都沒有看他們一眼,這絕對不正常!

“這次墨雅實在太奇怪了,一定要想辦法搞清楚這裏面的情況!”藍海辰心想。

這時終於輪到了墨雅發言,她說的很簡單,就是將自己的線索提了一下而已,這倒是符合她一貫的性格。

重生之發家致富嫁土豪 下一個就是初中生了,也是這一次藍海辰最關注的人。她究竟會說些什麼呢?

初中生掃視了全場一眼,然後說出了讓大家震驚的一句話。

“昨晚我被殺手殺死了,是醫生救了我!”

此話一出車廂裏頓時炸起鍋來,大家都驚懼的看着自己周圍,昨晚殺手到底還是殺人了?

初中生說完身體忍不住顫抖了一下,昨晚的恐怖經歷依舊曆歷在目,這注定是她一輩子也忘不了的夢魘。

“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萬一你是殺手,在騙我們呢?”這時混混女開口問道。

“我有證據!”初中生說着掏出自己的手機,將屏幕展示給所有人看。

✿ Tтkǎ n✿ ¢O

“大家看這張照片,這就是當時我的死狀,是醫生爲我拍下來的!”初中生顫抖着說。

“真的?給我看看!”緊挨着她的多肉忙接過手機仔細查看,一看之下差點將手機摔到地上。

“真的死了!她說的是真的!”多肉顫聲道。

衆人紛紛拿過手機查看,發現果然如多肉所說,確實是初中生死後的樣子,看不出一點作假的痕跡。

“看來是真的了,她真的被殺手殺死過!”

“既然有證據的話,那應該是沒錯了。”衆人紛紛表示。

“沒想到醫生居然拍下了照片,還真是個周到的傢伙啊!”藍海辰心想,同時覺得這一次的對手果然不好對付。

“現在,大家應該都已經相信了吧?那麼接下來,我將告訴大家一個重要信息,那就是……我在死之前,已經大致猜出了殺手的身份!”初中生看着所有人說。

“什麼?!”

“居然是這樣!”

“太好了,你快說啊!”

大家都激動的看着初中生,藍海辰更是萬分震驚,自己居然被初中生認出來了?

“這怎麼可能,我做事一向很小心,不可能在那種情況下被認出來的。而且剛纔初中生也沒有注意我,如果她真的懷疑我的話,沒有理由不注意我的!”

藍海辰在腦海中飛快的分析,之前他總以爲,這輪遊戲給他的刺激已經夠多了。沒想到居然還有這種“驚喜”等着他!

江雨煙他們也震驚的看着初中生,這個女孩難道這麼厲害,僅憑一次接觸就能判斷出藍海辰的身份?!

大家都在催促初中生說出殺手的身份,初中生點點頭,在藍海辰緊張的注視下伸出了手。

“你、還有你,你們跟殺我的殺手最接近,你們兩個其中之一肯定是殺手!”初中生說。

大家都看着初中生指的人,藍海辰他們更是看傻了。

因爲初中生指認的,竟然是黑衣和混混男兩個人!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爲什麼她會指這兩個人?”藍海辰愣愣的看着初中生,這個答案實在太讓人意外。

而不遠處的混混男更是險些驚叫出來,怎麼到最後,初中生居然指向了自己?

就在意識到自己被指認的那一刻,混混男險些破口大罵。

“靠,殺你的明明是藍海辰好不好!”他險些這麼說出來。 混混男感覺自己真的是在躺槍,這個初中生的眼睛是瞎了嗎?居然能把他跟藍海辰搞混!

混混男瞪着眼睛看着初中生,心裏恨不得立刻衝過去將她碎屍萬段。

藍海辰遠遠看着混混男,心裏也很着急,同時也十分驚訝於初中生的指認。

要知道藍海辰和混混男在形象上是差別非常大的,一般人絕對不會將他們搞混。就算當時藍海辰穿着黑袍,對初中生起到了一定的誤導作用,也沒有理由將藍海辰認成混混男。

“所以說,這肯定不是初中生認錯這麼簡單!”藍海辰看着初中生心想,他心裏十分確定這一點。

“既然不是因爲認錯,那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便十分簡單了。初中生肯定是聽了某個人的話,利用她復活這一點博取衆人的信任,然後將那個人的懷疑對象說出!”藍海辰猜測。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也算是一種跳警。只不過站出來的不是警察而是身爲代言人的初中生!

不過結果都是一樣的,他們表述的都是警察的意志。”藍海辰在心中分析。

現在藍海辰已經比較肯定,初中生不是警察,在她的種種表現中,沒有絲毫身爲警察的邏輯在。

“只是,初中生背後的那些警察,到底是憑什麼判斷混混男和黑衣有可能是殺手的呢?”這是藍海辰最弄不明白的,這才只是第一晚而已,警察的判斷怎麼會這麼精準?

“喂,說話是要負責任的,你憑什麼說我是殺手?!”這時黑衣猛地一拍桌子,站起身來指着初中生厲聲問道。很顯然,被冤枉的滋味不太好受。

“對啊,你最好拿出證據來,要是拿不出來就別瞎指認!”混混男也一臉惡相的對初中生說。

“我沒有亂指認,當時殺手離我非常近,我的判斷絕對是有依據的。當時我大致看出了殺手的身材,你們兩個不論是體型還是氣質,都與殺手十分接近!”初中生毫不客氣的回擊。

周圍的衆人面面相覷,經過了前兩輪遊戲,他們對這種遊戲初期的指認已經十分謹慎,不會再像一開始那樣隨便輕信。所以面對這種情況,大家的反應也各不相同。

“我覺得這個不靠譜,畢竟她什麼證據都沒有。”藝術家捋了捋頭髮,十分優雅的看着衆人說,“通常情況下,這種指認都是錯的。”

“那也不一定,她可是我們這些人裏唯一接觸過殺手的,所以她的話其實很有參考價值。”牛仔則比較相信初中生的指認,“對了我問一下,你說他們是殺手肯定不止這點依據吧,是不是有線索支撐?”

“不錯,我獲得的線索就與殺手有關,上面說殺手是個好勇鬥狠的傢伙。”初中生點點頭說。

混混男自不必說,一看就不是善茬。而黑衣也是那種自帶威脅光環的人,這一點也沒有毛病。

“嗯?初中生的線索不是關於醫生的嗎?”藍海辰聽後又是一陣懷疑,“她爲什麼說自己的線索是殺手的?是爲了證明自己的指認?”

藍海辰可是知道,初中生的線索是醫生。就算初中生想利用線索來證明自己的指認,也完全可以說她得到了兩條線索。

這樣就可以兩面兼顧,可以讓大家判斷醫生的身份。

“難道她想隱瞞醫生的身份?是怕殺手殺死醫生?”藍海辰猜測,但又覺得不太對,“有貓膩,這裏面全都有貓膩!”

初中生表示自己發言完畢,接下來輪到多肉。多肉說出的線索與藍海辰知道的一樣,並且多肉還氣憤的控訴了藍海辰的變態行徑,藍海辰對此表示無所畏懼。

剩下其他人的發言基本沒有什麼意外,線索的內容也沒有實質性的進展。於是就這樣,發言結束,大家都靜下來,準備投票。

“現在開始投票,這個環節大家都很熟悉了,擡起手指向你們認爲的殺手吧!”法官詭異的笑道。

所有人都擡起手臂指向心中的目標,混混男緊張的看着周圍,生怕有人指他。黑衣也一樣,按照以往的經驗,他們這種人很容易成爲衆人的目標。

“不能讓混混男死,第一輪就失去隊友對我們的打擊太大了。”藍海辰在心中分析,“而且這一局還有狙擊手的存在,一旦我們處於劣勢,狙擊手就會傾向於平民那一方,到時候就完蛋了!”

想起狙擊手那不知何時會出現的槍聲,藍海辰就心裏發毛,他絕不能讓狙擊手的槍瞄向己方。

“現在總共有22人,想要決出死者至少需要一半以上的票數,也就是說12票。看來我們必須全體出動了!”

想到這裏藍海辰悄悄對江雨煙和名偵探使了個眼色,江雨煙二人也點頭表示明白,看來他們的想法也是一樣。

於是藍海辰、江雨煙和名偵探全都指向了黑衣,這時候已經顧不得其他的了。

再說其他人,聖騎士和一旁的衣角想了想,也指向了黑衣,看來黑衣的形象確實需要改變。

“6票了,還有6票就可以!”藍海辰心想。

緊接着,老學究和流蘇也擡起了手臂,但他們指向了混混男。

“喂、喂,不是吧真的指我啊,我可是一直在鼓勵大家聯合起來啊,相信我!”混混男看着流蘇和老學究說。

“正是你這副樣子我才非指你不可啊,看着你這種熱血青年就心煩!”混混女說着也一臉嫌棄的指向混混男。

6:3!

投票繼續,大家漸漸的全都決定了投票對象,最後黑衣正好得到了12票,混混男則有8票,剩下的四個人則比較分散,屬於不信任初中生的那種。

“我的天,總算沒有讓混混男當場死掉,沒想到第一晚就遇到這麼危險的情況。” 穿梭諸天的軍火狂人 藍海辰長出一口氣,心中暫時安定下來。

“太、太好了,我活了下來……”混混男也一副放鬆下來的樣子。

只有黑衣面如土色的盯着指向自己的人,全身在不住發抖。

“你、你們都錯了,我不是殺手!”黑衣人斷斷續續的說。 但不管黑衣怎麼解釋,大家的票都已經投出,結果已經不可逆轉。所以這一局遊戲,黑衣死定了!

“哈哈哈哈,雷州承,這一局你死!”法官看向黑衣,用他那噁心的聲音笑道。

雷州承就是黑衣的名字,黑衣聽後渾身一顫,臉色蒼白的看向法官。

法官那黑黝黝的眼眶死死“盯着”黑衣,大家都想知道這個與衆不同的法官到底會用什麼方式殺人。

“在死之前,我允許你最後再喝一杯,就算是給你送行的酒吧。”誰知法官並沒有直接殺死黑衣,而是要請他喝酒。

緊接着,一輛火車上常見的小推車突然從法官身後滑出。這推車也沒有人推,自己便從法官身邊經過,徑直來到黑衣面前停下。

推車上面放着一個高腳杯,鮮紅色的液體在高腳杯裏微微晃動着,看起來竟有些誘人。

“請吧!”法官對黑衣說。

“喂,這酒不會有問題吧?比如裏面有毒之類的。”有人猜測。

“很有可能啊,說不定那就是血呢。”也有人說。

黑衣見酒已經送上,想不喝也已經不可能了,於是他顫抖着拿起酒杯,仰頭一飲而盡!

“啊……我也算是嚐遍各種美酒了,說實話這麼好的酒還真是第一次喝到。如果是這種美酒的話,喝死也值得了!”黑衣苦笑着感嘆。

居然真的是酒?所有人都很驚訝。

“哈哈哈哈,我知道你很喜歡酒,這可是特地爲你準備的呢。”法官笑着說,“既然你這麼喜歡,那就再來一杯吧。”

說罷一個酒瓶突然出現在推車上,裏面裝滿了那種美酒。

“啊,還有?”黑衣聽後一愣,隨即點點頭,“也好,就是我不喝你恐怕也不會答應!”

無敵戰神狂婿 於是黑衣又倒了一杯一飲而盡。

“這麼喝多沒意思,不如直接拿起來一飲而盡如何?”豈料法官又說。

這下所有人都覺得不對勁了,這是怎麼回事,不殺人還讓人喝酒?

“來了,遊戲管理方的惡趣味,真是讓人噁心!”只有藍海辰一臉鄙夷的看着遠處的法官。

黑衣盯着眼前的酒瓶,最後一咬牙直接拿起來,送到嘴邊仰頭喝了起來!

“記住一定要喝完哦!”法官見後笑着說。

說實話一瓶酒對黑衣來說並不算多,他輕鬆就能搞定。但這一次,他一直喝一直喝,喝到肚子脹起來都還沒有喝完!

“嗚嗚!”黑衣人開始承受不住,他想停下,但不知爲什麼他卻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就那麼一直仰頭不斷的喝。

“他、他這是要撐爆肚子嗎?”大家全都反應了過來,法官居然是要將黑衣活活撐死!

黑衣還在不斷的喝,由於呼吸不順他的臉已經開始發青,肚子也越來越脹,到最後他終於受不了,一聲慘叫過後肚子猛地裂開,無數酒水從肚子裏噴射而出!

“啊!!!”

“我的天!”

周圍人全都緊急避開,但是還是不可避免的被波及到。坐在黑衣對面的聖騎士最是倒黴,胸前被噴的到處都是,誘惑力頓時消失殆盡。

“哈哈哈哈,看來好東西喝多了也不行啊,大家可要引以爲戒!”法官哈哈大笑說,“現在我們來看一看雷州承是什麼角色吧。”

依舊是一張紙牌飛出,牌面翻開,上面是一個人的側臉。

“很可惜,他是個平民。”法官遺憾的搖搖頭表示。

衆人都看向初中生,似乎在怪罪她。但也有人看向混混男,既然黑衣不是殺手,那混混男會不會是?

“現在我宣佈第一晚的投票結束,希望明晚殺手們努力一下,可不要再讓醫生成功救人!”

法官說罷衆人全都感受到了熟悉的拉扯之力,車廂裏瞬間變得空曠起來。

藍海辰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站在旅館的房間裏。在他的身邊,江雨煙也一臉憂慮的站着。

“話說這第一晚……還真是意外頻出啊。”江雨煙看着藍海辰苦笑道。

“是啊,總感覺這一晚要比平常的三晚還要累呢。”藍海辰也點頭說。

這時房門突然被人打開,徐淵快步走入房中到處打量,看到藍海辰和江雨煙後長出一口氣。

“你們總算是回來了,怎麼樣,第一晚順不順利?”徐淵忙問。

藍海辰和江雨煙對視一眼,都不知該怎麼跟徐淵說,最後還是藍海辰先開了口。

“呃……算不上順利,這一次的對手真的很強。”藍海辰小心翼翼的說。

“那你們有把握獲勝嗎?”徐淵聽後緊張的問。

“這個……這不是重點,徐淵,我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講。”藍海辰回答說。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