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85 Views

男人嘴角一抽,伸出手在她的鼻尖輕輕一捏:“嗬!有我在,肯定不會的。”

Written by
banner

“嗯。”

她乖巧得點了點頭,含着笑地拿起蘿蔔,走到旁邊開始清洗起來……

是她剛剛回來所有產生了錯覺還是怎的!?

爲什麼,她竟然感覺這種極其普通的家長裏短的生活,對於她來說是那樣的甜蜜?

就好像,是給了她一種家的感覺一樣

這種家的感覺,是她從小就一直在尋找的。

可是……

不知道是否是因爲父親成器之後太忙還是怎樣,她跟夏妍經常圍在一張空蕩蕩的桌子上等着剛剛叫下的外賣。

可是……

外賣再好吃,終究只是外賣,並不是家裏的飯菜啊!

“怎麼了?”

左彥轉過身,卻不料正好看到夏蕾在發呆,左彥輕聲問。

“呃……”

夏蕾因爲男人的一句話而清醒過來,懵然:甩了甩頭:“沒、沒事。”

左彥又看了她一地垂下頭,開始收拾起自己碗裏的這些東西來了……

蘿蔔在他的手裏面似乎異常的聽話,被他用刀子削的極其的快,那些碎皮就像是飛起來的紙片一樣。

夏蕾看着,不禁有些木訥住了。

“那啥……你確定你做飯做的好吃?”

她傻傻的問。

表示……她做飯不好吃,可是她不一定就認爲他做飯很好吃。

但是,看他的樣子有模有樣、一板一眼的,似乎……

“呵呵!你以爲誰都跟你一樣嗎?”

他油嘴滑舌,夏蕾憤憤的瞪了他一眼:“嗬!你什麼意思啊你!”

“我可不像你,只是煲湯而已,差點把我的廚房都毀了。”

“嗬!”

夏蕾倒吸一口氣,正欲反駁,卻發覺他說的全都是事實……她沒有任何理由反駁……

好吧……

這次,就算是她理虧算了。

夏蕾無奈的垂下頭繼續弄着自己手中的這些食物,想了想,忽然又開口:“你爲什麼會來這裏?你不是在早上……”

“笨蛋,我以爲我可以對你那麼冷酷,但是……我發現我不可以。”

他搖了搖頭,眼眸裏有着萬千無可奈何。

夏蕾頓了頓:“那你的身體……”

“你個小笨蛋,你放心,就算是爲了你,我也會好好照顧的。”

他突然回過頭,衝着她綻放出一抹笑靨,這一抹笑靨仿若秋天裏的美菊一樣,極其動人。 夏蕾嘟了嘟嘴吧,想想又道:“那啥……我……狄青是不是豹王?”

“呃……”

驀然,左彥手中的蘿蔔毫無預料的就這樣自他手中掉了下去,夏蕾像是明白了什麼,自顧自的點了點頭,繼續開始清洗她手中的蘿蔔,左彥卻再也無法抑制自己心裏的好奇心,蹙住眉,滿是不解的看向她;“這件事,你是怎麼知道的?”

這個小女人未免也太出乎他意料了。

他越是在隱瞞的事情,她卻每次都可以將它給刨出來,而且刨的是那樣驚天動地……

這個小女人哦!她到底要自己說什麼好?!

“唔,我不告訴你。”

她粲然一笑,左彥佯裝慍怒得瞪了她一眼,她卻絲毫不受用:“哈哈!你別嚇我!你還是趕緊收拾你的胡蘿蔔吧!”

說着,夏蕾轉身朝着冰箱走去,望着夏蕾的背影,左彥卻不禁眯起了眼睛……

到底……她是如何知道的?

這件事,他一直都保密的十分的好啊

而且……如果是從狄青嘴巴里面說的更加不可能,他絕對不會自挖墳墓的。

那麼……這件事,到底是誰嘴賤說出來的?

當好吃的菜餚端上桌的那一刻,夏蕾這才發現,原來左彥他竟然會做這麼多菜!

一想到她之前煲個湯都快把他的廚房給炸了,夏蕾不禁覺得有些羞赧。

橘紅色的燈光下,美味的菜餚閃爍着誘人的光澤,那紅紅綠綠看起來就極其好吃的模樣,一次次的誘惑着夏蕾的味蕾。

“唉!要不然你來給我當廚師吧?”

她眨了眨眼睛,一邊拿起筷子品嚐着,一邊說。

左彥沒有任何異議的點了點頭,那雙陰驁的眼眸此刻變得盡是柔情:“好啊!一輩子也可以。”

不知道是否是因爲他的最後一句話,還只是那三個字,夏蕾的心,徒然一怔。

一輩子……

這個詞對於人來說,可以很短,也可以很長,關鍵是主要看對方是心裏是怎麼想的。

見夏蕾的筷子停在半空,不再動了,左彥挑了挑眉骨,臉上閃過一絲詫異:“怎麼了?”

呃……他是又說了什麼話令這個小女人不高興了?!

嗬!

他也沒說什麼吧?

“左彥……你是認真的嗎?”

她想了想,還是開口問。

她沒有把握再將自己的真心一次次交出去了。

她真的很怕再受傷害。

這突來的事情接二連三,簡直快要把她的心都弄垮了。

她現在真的是懵,而且甚至感覺到,有些腦神經已經轉的很慢很慢了。

“笨女人。”

他笑着搖了搖頭,卻伸出雙手,握住了她的小手,那雙眼眸裏投射出來的柔情蜜意,讓她不禁感到心裏變得暖暖的。

“我當然是認真的,誰讓你這個小女人對於我來說就像是罌粟花一樣?一旦染上,就不禁着迷,永遠都似乎擺脫不掉了。”

他知道,她未必放得下一切,他更知道,之前的那些過往,包括他曾經對於她的殘忍,會讓她望而卻步,可是,他願意等。

原因一是因爲那些事只是他自嘗惡果,二是因爲這個小女人就算選擇了他,他也不希望她有一丁點的後悔,他會給她時間想清楚,因爲他實在怕她再離開他。 夏蕾沒說話,只是眼眶紅紅的望着左彥。

他的這些話,就好像是伏在她心口說的似得。

一次次的將她的心盡數包裹住。

這些溫柔的話語,形成一個籠子,讓她逃也逃不去。

“可是……我聽老管家說,你們族裏的什麼族長不是……”

“嗬!那些老傢伙?!”

左彥低聲笑笑,既然夏蕾此刻如此擔心這些事情,那麼他就應該加快步伐了。

那幾個老傢伙,他早就想剷除了,只不過當時沒有實力可以跟他們抗衡,然而,現在不一樣了。

他早已經暗中下好了全套,只等着他們往裏乖乖的鑽入。

看到左彥笑呵呵的模樣,夏蕾卻不禁有些發愣:“唔……你笑什麼啊!?”

她自認,她擔心的又沒有錯?

即使她這一關過去了,那麼他所謂的族長那些又怎麼樣?

其實……

說實話,她的心裏感覺還是有點彆扭。

跟一隻狼要在一起生活一輩子,她終究有些牴觸,無法這麼快就反應過來。

“你放心,一切由我來搞定

。”

左彥溫柔地說着,他的話語,就像是一個淡淡的承諾一樣。

雖然,聲音不高,可是他給與她的這句話,卻讓她會莫名的感到心安。

這就是他話語的作用力吧。

夏蕾鼻頭一酸,咬住脣,不想讓眼淚留下來,可是誰知道,淚水終究還是順着眼角流了下來。

見狀,左彥連忙握緊她的手;“怎麼了?”

嗬!

有些小女人怎麼哭了?!

他又哪裏說錯了嗎?

想着,左彥不禁感到詫異得挑了挑眉骨,夏蕾搖了搖頭:“沒有……只是……我有些覺得感概。”

“感慨什麼?你是我左彥的女人,我會努力讓你成爲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的。”

他突然擁住她,一字一句的說,那些溫柔的聲音,就像是一塊塊小石子一樣,打在她的心頭,使得她掀起一陣又一陣的漣漪。

她現在應該感覺到了幸福吧?

即使,她對於左彥是狼人這件事情還有些牴觸,可是,畢竟兩個人都已經冰釋前嫌了,而且,既然相愛爲什麼不好好的在一起?

可是……

她怎麼都覺得心裏還是有點很奇怪的感覺。

似乎,是什麼事情即將發生,然而,她自己又說不太好。

只是心裏下意思的感覺……

這種感覺,來的很微妙……也很怪異。

是她的預感嗎?

難道,她的預感真的會實現?!

“王上!”

昏暗的地下室內,爆發出一聲又一聲慘烈的聲音。

只見地下室的中央,一個女人被吊住繩子在中間左搖右擺,全身****,憤怒嬌軀不斷顫慄,旁邊站着一個冷冰冰的男人,男人那雙冷漠的眼眸,似乎會將整個世界凍結一樣。

“王上!”

嵐雅撕心裂肺的叫着。

她萬萬沒有想到,爲了一個夏蕾,王上會這樣對她……

“嵐雅,跟了我這麼久,你還沒明白我的心思嗎?”

他一字一句的說着,那冷冰冰的話語讓嵐雅感到心不自禁的發怔。

她跟着他這麼久,怎麼會不明白他的心思?

狄青從小心裏的法則就是,如若有人在前方阻擋他前進的道路,那麼不管是誰,他都會義無反顧的剷除。 可是!現在應該剷除的不是她……而是夏蕾阿!

如若不是這個女人,狄青現在怎麼還可能這般優柔寡斷,說不定整個狼族都會是他的了!

“王上……我自認我沒有錯!那個夏蕾她到底身上有什麼地方,值得您爲了她什麼都不要了?!

她顫抖着聲音問,狄青似乎也是被問住了,昏暗的燈光下,倨傲的男性身軀站在那裏,紋絲不動。

眼睛幽幽眯起,那如同一潭深邃的湖水令人簡直看不到其中涌出的任何情愫。

是啊……

他,到底是爲夏蕾爲何動心?

竟然,連進攻這種絕好的機會都放過了。

想了良久,狄青開口:“因爲我愛她。”

聽到這個字……

嵐雅的全身忍不住的一顫。

嗬!

愛?!

她沒有聽錯吧?

狄青他竟然說愛這個字!?

嗬……

她追求了那麼久,都未曾聽到他口中說出兩個喜歡,然而,他與夏蕾才認識多久,她也根本想不通,那個女人她到底是有什麼魔力,可以讓所有的男人都這般喜愛她

!這般疼惜她……爲了她,甚至不惜放棄一切……

她真的不懂、不懂……

“王上,她只是個人類!一個卑微的人類,她不足讓您爲她下如此血本!”

“閉嘴!”

驀然,狄青打斷嵐雅的話語,那雙鷹隼般的眼眸裏,折射出危險的消息。

“我不准你說她的壞話。”

他一字一句,話語說的極其狠戾,見狀,嵐雅自知她再說什麼,狄青都聽不進去了,滿是悲哀而嘲諷的一笑,粉嫩的嬌軀逐漸變得慘白。

“王上……終有一天,你會後悔的。”

‘愛她,我決不後悔。”

男人的最後一句話,說的極其堅決,他是豹王不錯,他心中不該有愛也不錯,可是……

自從他遇到夏蕾的那一刻開始,彷彿上天就早已經註定了一切一樣。

他愛她,愛的刻骨銘心。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