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67 Views

「南哥!大水沖了龍王廟了……」他叫道。

Written by
banner

「我沖你妹……今天我要是不宰了他,我特么以後還怎麼混?」孫浩南幾乎都失去理智了。

他還從沒吃過這麼大的虧。

「這是樂天兄弟!」李大利急忙說道。

孫浩南舉起的拳頭僵在了半空中,他不可思議的看了看樂天,還真的別說……越看越像。

「你媽的孫浩南……以後你特么就算死了也別來找老子!」

樂天模糊的罵道。

他的嘴巴上也挨了一拳,也不知道是誰打的,反正樂天現在說話也費勁。

孫浩南吸了口冷氣,他徹底傻眼了。

「啪!」

他扭頭就是狠狠的一個耳光打在了王信的臉上,王信也愣住了。

「南哥……」他喊道。

「南個屁!這個人你不認識嗎?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你特么是作死嗎?」孫浩南破口大罵。

樂天可是一個有真本事的人啊,這樣的人無論如何都不能得罪,更別說人家剛剛拚死救了自己一命,孫浩南就是傻子也不能幹這樣的事。

王信徹底傻眼了。

「天哥?」他驚訝的看著樂天。

身為孫浩南的心腹,他當然知道樂天了。

「天哥個屁!看看把我打的……」樂天沒好氣的罵道。

王信傻了,這下可沒法收場了,他急眼了,一把抓住旁邊的女人,狠狠的扇了一個耳光。

「你特么是作死嗎?天哥是南哥救命恩人,是南哥、利哥、輝哥的兄弟!你給我說實話……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他瞪著眼珠子。

女人嚇壞了,她哆哆嗦嗦也不敢說話。

「行了!打女人算什麼本事?有本事你打我啊。」樂天哼了一聲。

王信馬上陪笑著認錯。

「樂天兄弟……你這也不早點說,你看看這叫什麼事啊?你的臉……沒事吧?」孫浩南急忙湊過來,他嬉皮笑臉的說道。

對樂天打他的事是絕口不提了。

這些傢伙絕對的能屈能伸。

樂天懶得理他,他對杜小晗招了招手,小丫頭跑過來,她看到樂天的樣子,哇的一聲就哭了。

「沒事沒事,爸爸沒事,來……閨女你幫爸爸個忙吧。」樂天急忙安慰。

「嗯。」小丫頭連連點頭。

樂天拿出高小秋給的乳液。

「將這個倒在手上,給爸爸擦擦臉……就像媽媽給你擦香粉一樣。」他說道。

小丫頭急忙照做,用小手在樂天的臉上擦來擦去,樂天疼得直吸氣。

「爸爸是男子漢,是最勇敢的人……小晗給爸爸吹吹氣,爸爸不疼。」小丫頭一邊抹,一邊心疼的念叨。

樂天真的是被感動到了,怪不得現在的人都喜歡養女孩,這女孩就是貼心啊。 就在這個時候,方大師他們那邊終於有了音信。打電話過來說囡子的班主任記憶已經恢復了。讓我趕緊過去一趟。就在小洛和鬼婆他們所在的那個酒店裏。

等我過去之後,鬼婆和小洛也從外面回來了。

不過讓我好奇的是。進去之後,並沒有看到那個猥瑣的老頭子,這也讓鬼婆和小洛安心了不少。她們倆都對那個老頭子很討厭。

囡子的班主任就坐在牀頭櫃上,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但是我知道,他的內心裏已經充滿了怒火。從眼睛裏就能夠看出來。

“張老師,所有人都到齊了,你把知道的全部都說出來吧。”方大師看到我們所有人都來了之後。從朝着囡子的班主任說道。

囡子的班主任點了點頭,開始說起來當時的事情。

那時候囡子的班主任胳膊受傷,所以就在家裏休息。那天晚上的時候。來了一個人說要帶他去個地方。那個人他只是感覺上很熟悉,但是始終想不起來到底是誰。不過更要緊的是,他平日裏警惕性很高,但是那天看到那個人之後,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就不由自主的跟着走了。

去找他的那個人,正是李隊長的岳父。

李隊長的岳父找到他之後,直接把他帶到了老城區的校區。在老城區的校區裏,他看到了張叔和另外的一些人。

這個時候,他開始慢慢清醒過來,也有些疑惑這些人爲什麼把他帶到這裏來。

李隊長的岳父指了指那棟舊樓,說讓他跟着一起進去就清楚了,張老師半信半疑的跟着那些人一起進了那棟舊樓,來到舊樓的地下室。

進入地下室之後,張老師忽然想起來很多事情,然後一臉震驚的看着旁邊李隊長的岳父。

“怎麼樣?是不是想到了不少東西,那些東西不是你應該知道的。”李隊長的岳父嘆了一口氣,看着囡子的班主任說道。

“你們爲什麼要那麼做?”囡子的班主任拉開和李隊長岳父的距離,有些憤怒的朝着他問道。

“你不懂,很多人不懂,他們甚至以爲我們是惡魔。但是,我們這個計劃如果成功了,我們就是神,萬衆矚目的神。”李隊長的岳父說這話的時候,幾乎都要瘋狂了。

聽到李隊長岳父這話之後,囡子的班主任還是不理解到底爲什麼他們要這麼做。

但是接下來,他也沒有任何機會知道了。因爲李隊長岳父說完這些話之後,往他身後一揮手,他就直接被放倒在了地上,之後的事情他都不太記得,只知道被帶到了很多地方,看到了很多醫療儀器,到最後被關在了一個密閉的空間裏。

聽完囡子班主任說的這些話之後,我們多多少少還是有些失望。本來想知道,他失蹤後這段時間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他記得的也只有這些,我們差不多都瞭解了。比如失蹤時候是被李隊長岳父帶走的,然後被放進了棺材裏面,最後被我們給找到。

但是爲什麼要被放進棺材裏面,又經歷了什麼,我們還是不清楚。

“在地下室,你想到了什麼?是不是以前發生過什麼事情?”方大師擡起頭來朝着囡子的班主任問問道。

聽見方大師的問話之後,囡子的班主任臉色也是一變,長長的呼出一口濁氣,搖了搖頭說道:“如果不是這次被帶到地下室去,我絕對不會想起來也不願意想起來那些事情的。”

他這麼說,更加引起了我們所有人的好奇,再次把目光盯在他的身上。

差不多十多年前,他進入了市一小當老師。在當時看來,是一個非常穩定的職業,讓很多人都十分的羨慕,當然自己也非常開心。

在剛剛進學校的時候,就有一項不成文的規定,不準任何師生進入那棟樓當中,他也十分的好奇不知道爲什麼。

就在他進入學校之後沒多久,就聽說有學生消失了,而根據其他學生的描述,最後一次看到那個學生的時候,就是出現在舊樓附近。很多人都猜測,那個學生進入了舊樓當中。可是之後警察保安一起組隊對舊樓仔細搜索了一遍,什麼東西都沒有發現。

這事情,到最後也不了了之了。

本來以爲這之後,就不會有人進入舊樓當中。

可是之後,卻經常聽到有學生消失在舊樓裏面,但是不管怎麼找都找不到任何的蹤跡。

直到有一天,他站在辦公室的窗戶前,看到自己班級裏有個學生木愣愣的朝着舊樓走去的時候,心裏大驚,可是不管他怎麼喊都沒有用,那個學生就像是沒有聽到一般。隨後自己立刻下樓,朝着那個舊樓跑去,想着要把那個學生趕緊拽住,千萬不能出事兒。

就當他到了那個舊樓前面的時候,那個學生已經進入了舊樓當中。

當時他一心想趕緊把人給帶出來,所以想都沒想也跟着一起衝進了舊樓當中。

衝進去之後,他親眼看到了那個學生進入了地下室,他跟着進入地下室,卻發現那個學生不見了,只留下了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就好像是有人在這兒沒來得及收拾走的。

一個大活人不可能就那樣憑空消失,所以他開始仔細檢查起那個地下室,就在檢查的過程中,發現地下室裏竟然有一條密道。看到這條密道之後,他更是興奮不已。當然他並不敢自己進去,想着出來之後把這些事情告訴警察,或許可以找到消失的那些學生。

可就當他剛剛轉過身來之後,就發現身後站着幾個人。

看到那幾個人之後,他心裏也是咯噔一下,立刻防備了起來。

爲首那個人卻笑呵呵的讓他不用緊張,只要幫他們做一件事兒,就不會讓他有事兒。

聽到這話之後,他爲了自己的安全考慮答應了下來。可是對方好像絲毫不擔心他會泄露這個祕密一般。本來他還以爲這些人會讓他做什麼違法的事情,比如去拉更多的學生過來,心裏還是有所掙扎。

可是沒想到的是,他們只是讓他跟着去一個地方。

滿懷好奇之下,他跟着一起去了,去的時候,全程都是被蒙着眼睛的。所以不知道自己是到了哪裏,直到有人給他打針之後,才暈了過去。等他再次醒來之後,發現自己躺在市人民醫院的病牀上。

據說,他當時是被人在野外發現的,而且滿身酒氣,所以被送到了醫院裏來。

但是,醒來之後,他完全忘記了之前的那些事情,從醫院回去之後繼續上課,也不覺得班級裏面少了一個學生。甚至不光是他,好像整個學校裏都把那個學生忘記了一般。就在他回來沒多久,醫院舊樓裏面發現了一具屍體,這是第一次從醫院舊樓裏面找到屍體。

那具屍體就是他當時追的那個學生的,但是他已經完全忘記了,所以並沒有過多的關心,直到這次被恢復記憶之後纔想起來。

“張老師,你在地下室遇見的人是誰,那具學生屍體又是誰的?”我用期待的語氣,朝着囡子的班主任問道。

我猜測的果然沒錯,他在地下室遇見的正是李隊長的岳父。當然,當時還不是因爲當時李隊長還沒有結婚呢。而那個學生的屍體,正是王小明的。這個也是我之前從那個老人家的口中得知的,現在正好跟李隊長所說的話得到了印證。

可是讓我們十分好奇的是,爲什麼王小明的屍體會被送出來,而那些其他消失了的學生的屍體並沒有被送回來。

說道這個的時候,囡子的班主任也不清楚。

只不過,從那以後,他就會遇見怪事兒。每年新學期報名的時候,他的那份名單當中,總會在最上面出現王小明這個名字。當時的他已經忘記了那件事情,所以以爲這事情是學校打印名單的錯誤,所以上報了學校那邊。

可是學校那邊也很好奇,不過一個多出來的名字而已,也不怎麼影響,所以就沒有得到重視。

不過自從第一次看到那個名字之後,他就會經常做惡夢。夢見自己在教室裏面,看到那個叫王小明的小孩兒,甚至於經常還對他拳打腳踢。每次醒來之後,被子都被汗溼了,因爲夢境太過於逼真,尤其是看到王小明的那張死人臉,讓他總覺得十分熟悉。

再加上學校裏會有學生失蹤的傳聞,他把這些事情聯繫到了一起。接下來,他也調查過王小明這個人,但是不管怎麼查就是查不到。

到最後,也就不了了之了。

再加下來沒兩年,學校也從老城區換到了新城區,在新城區的學校沒有了那棟舊樓,也就再也沒有發生學生丟失的時間。但是他那個夢還是再繼續,反正每次醒來之後都會覺得十分的壓抑,爲此他還去看過心理醫生。

但是那邊也給不出來他任何的解釋,只不過是認爲他工作壓力太大導致的,讓他好好休息就會好起來。 幾分鐘后,樂天臉上的青腫都消失了,周圍的人都奇怪的看著他。

樂天看了看,杜小晗這丫頭居然差點一次性將所有的葯都給他抹到臉上了……

「行了!別的我也不要,我的醫藥費你們付了就行了。」他哼了一聲。

李大利急忙給孫浩南使眼色,孫浩南掏了兩萬遞給樂天。

樂天這就很滿意了,高小秋那裡一瓶葯要賣好幾千,這些錢是足夠用了,樂天口袋裡的錢已經空了,帶著杜小晗出來玩都有點捉襟見肘了。

「你們可以走了……」他說道。

看到樂天拿了錢,孫浩南也鬆了口氣。

「走走走……以後都特么眼睛放亮點!不是什麼人都能惹的。」他罵道。

這些小弟一個個麻溜的點頭。

李大利剛要轉身,他的目光突然落到一旁的女人身上,這個女人是一個圍觀者,就是樂天一開始看到的那個帶孩子的小少婦。

「你怎麼在這?」他急忙過去打了個招呼。

女人一看李大利和她說話,就指了指一旁的沙堡。

「輝哥沒時間,我帶孩子出來玩。」她說道。

李大利點點頭,看樣子他也不方便和這個女人多說什麼。

「孩子呢?」他隨口問了一句。

女人指了指沙堡內,她突然愣住了,沙堡內的小男孩早就不見所蹤了。

「小虎!小虎!」

她大聲的呼喚。

樂天奇怪的看著這個女人。

「怎麼了?」他抱著杜小晗走過去。

「孩子,我孩子不見了……」女人急瘋了,她一下就癱坐在了地上。

「別著急……我們人多,馬上找。」李大利急聲說道。

他馬上喊回孫浩南,讓他將人全部散出去,找一個大概兩歲的小男孩,男孩的身上穿著一套小背心,腳腕上有一個小鈴鐺,是純金的。

孫浩南急忙去找人了。

那女人哭個不停,孩子丟了……這可不是小事啊。

「你認識?」樂天奇怪的看著李大利。

「輝哥的小情人……那男孩是輝哥的兒子。」李大利壓低聲音說道。

樂天驚訝的靠了一句。

「那特么還在這站著幹嘛?找人啊……調監控,報警……」他吩咐。

李大利馬上照辦,沒想到娛樂場的監控人家還不給看,李大利都急眼了,他將桌子拍的啪啪作響,嚇的工作人員臉色煞白。

「不是不能給你們看,是我不知道電腦的密碼,只有我們的經理才有……」他解釋道。

「放屁!馬上把你們的經理找過來!」李大利吼道。

他也通知了鄧建輝,這事沒必要瞞著他。

蘇紫萱帶人過來了,她奇怪的看著樂天。

「怎麼哪裡出事哪裡有你?你這是什麼體質?」她問。

「靠!人身攻擊了啊!」樂天瞪著眼珠子。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懷裡抱著的小姑娘,挑了挑眉。

「你閨女?」她問。

「干閨女……」樂天回答。

蘇紫萱看著樂天,這傢伙窮的叮噹響,也能有人認他做乾爹?

「行了,別說沒用的了,鄧建輝的兒子丟了,事態嚴重,那傢伙如果發瘋了……我相信結果不是你想看到的,趕緊找人,丟的時間不長。」樂天說道。

蘇紫萱點點頭,她在路上已經知道了。

「我是刑警隊的!馬上將監控調出來。」她出示了自己的證件。

經理過來了,他麻利的提供了密碼,開始查看監控。

「這是怎麼回事?」

蘇紫萱看到樂天被人暴打,驚詫的問。

「一點意外,我和孫浩南一個手下的老婆因為孩子的問題起了點口角,結果就打了起來,孩子應該就是這個時候丟的。」樂天簡單的解釋了一句。

蘇紫萱看了看就樂天的臉,這傢伙明明挨了好幾下,為什麼臉上一點傷都沒有?

監控裡面的場面太混亂了,幾乎都看不到那個小男孩的身影,看了一遍,一點收穫沒有……

「小五……」樂天喊道。

小五跑了過來。

「你來將監控處理一下!」樂天吩咐,

小五毫不猶豫的坐在了電腦前。

鄧建輝來了,他暴怒的喝問那個女人,為什麼將孩子丟了。

「是……是他們打架,我……我沒注意……」女人害怕的說道。

鄧建輝是做什麼的,她清楚的很,鄧建輝的老婆給他生了個閨女,自己給鄧建輝生了個兒子,如果不出意外,自己雖然是個小三,但是自己的位置是非常穩固的,可如果孩子丟了……

那一切都完了。

「打架?」鄧建輝皺眉。

他這才發現李大利和孫浩南都在,甚至樂天也在。

「怎麼回事?」他皺眉問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