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19, 2020
100 Views

毛宮羽將拳頭攥的更緊了,但是依舊不爲所動。

Written by
banner

我都這麼說了,他居然還這麼隱忍,看來我要放大殺手鐗了。

“小子,既然你承認我和你媽是一對了,那你趕快叫我爹!”

聽到秦巖的話,毛宮羽站住了。

他被秦巖氣得全身顫抖,嘴脣都在哆嗦。

突然,毛宮羽轉過身掄起攥緊的雙拳向秦巖衝去,同時大聲咆哮起來:“給我去死!”

終於上鉤了!

秦巖眼中閃過兩道精芒,轉過身準備將毛宮羽引走。

“這位小友,到底是怎麼了?”馬澤洪怕秦巖吃虧,一把拉住了毛宮羽。

同時馬澤洪也十分好奇,秦巖怎麼和毛宮羽的媽走在了一起。

如果真是這樣,他的計劃恐怕要調整了,他不容許秦巖這種對感情不專一的人娶他的獨生女兒。

原來馬澤洪第一次見到秦巖,就想將馬嬌許配給秦巖,只不過他沒有明確提過。

否則馬洪澤也不可能讓馬嬌每週來教秦巖道術。

馬澤洪讓馬嬌每週過來教秦巖道術,就是爲了讓馬嬌和秦巖朝夕相處,日久生情。

這件事情,連馬嬌都不知道。她以爲她爸爸不來教秦巖,是因爲事情太多抽不出時間,其實不然。

馬澤洪當初之所以會做出這種決定,有兩個原因。

第一,馬嬌根本就不喜歡毛詹砼。

第二,毛詹砼人品太差,不但養女鬼,還養鬼胎。

其實養女鬼這種事情,馬澤洪能接受,但是讓女鬼生鬼胎,馬澤洪無法接受。

毛渠予站在一邊冷眼看着這一切,一句話也不說。

他剛纔已經制止過毛宮羽了,現在是秦巖在惹事,他覺得他沒有必要再製止了。

而且他要看看,馬澤洪怎麼處理這件事情。

毛宮羽被拉住了,頓時將滿腔怒火發在了馬澤洪的身上,當即轉過身掄起拳頭向馬澤洪打去。

馬澤洪擰起眉頭,心中十分不悅,但是他並沒有發火,依舊保持着一個長者的風範,一把抓住毛宮羽的胳膊說:“小友,冷靜冷靜!”

冷靜個毛啊!我能冷靜下來嗎?

毛宮羽在心中臭罵起來,不過僅存的一點理智告訴毛宮羽,對方是馬澤洪,他是鬥不過馬澤洪的。

看到毛宮羽對馬澤洪動手了,毛渠予知道自己必須出面了。

毛渠予假惺惺地說:“宮羽,幹什麼呢?怎麼能向長輩伸爪子!”

毛宮羽咬了咬嘴脣,趕快低下頭給馬澤洪道歉。

秦巖沒有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激起了毛宮羽的怒火,又被師傅和毛渠予澆滅了。

完了!今天麻煩大了。

“秦巖,你過來,到底是怎麼回事?”馬澤洪瞪起眼睛冷冷地看着秦巖。

師傅說話了,秦巖也不敢放肆,當即無精打采地走到了馬澤洪面前。

“說說吧!到底是怎麼回事?”馬澤洪看了一眼秦巖,看了一眼毛宮羽。

Wшw⊙ тTk án⊙ c ○

馬澤洪的話讓毛宮羽想起了他的真正目的。

他不是爲了和秦巖打架,而是要指證秦巖殺了師叔毛敦明。

該死的!這小子剛纔肯定是故意激將我的。

“師伯,他就是殺害師叔的那個罪魁禍首!”毛宮羽沒有回答馬澤洪的話,轉過頭向毛渠予看去。

聽到毛宮羽的話,毛渠予、馬騰飛和馬澤洪全部轉過頭向秦巖望去,眼中滿是不敢置信。

壞了!這下要玩完了!

不過我給他們來個死不承認!我充其量只是一個道師,而馬敦明可是天師,他們肯定不會相信毛宮羽的。

想到這裏,秦巖用非常誇張的表情撇了撇嘴,搖着頭冷笑起來:“小子,你腦子進水了吧!我什麼實力,你師叔是什麼實力,我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

爲了讓大家更加信服自己的話,秦巖接着說:“他肯定是因爲我和他媽有一腿,所以才栽贓陷害我的!”

秦巖的話說的滴水不漏,而且合情合理。

其實當初毛宮羽告訴毛家,毛敦明是被一個道師殺掉的時候,毛家的人也不相信。

當毛宮羽說秦巖養了一個屍王后,大家才勉強相信。

不過大家依舊覺得很荒唐,因爲毛家很多天師級別的高手也沒有鬼王級別的鬼僕,和屍王級別的屍僕。

“師伯,我沒有陷害他!我說的是真的!”毛宮羽看到大家都半疑半信,當即再次大聲說。

“小子,你的良心真是大大的壞了!爲了不叫我爹,居然能想出這麼兇殘的方法對付我!我告訴你,大家的眼睛是血紅的……不不不!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他們是不會相信你的!”

秦巖大聲反駁道。

聽到秦巖說大家的眼睛是血紅的,馬嬌忍不住莞爾而笑。

“這位道友,不知道你有什麼證據能證明我師弟就是殺害毛前輩的人!”馬嬌站出來幫秦巖說話。

馬嬌的一句話把毛宮羽問住了。

他現在的的確確沒有任何證據。

秦巖感激地向馬嬌看去。

看來我師姐還不是一無是處啊!也知道幫我討公道!能有這樣的師姐真好!就是不知道她以後會不會真的嫁給我!

畢竟現在她懷上我孩子的流言已經滿天飛了。

毛宮羽拍了一下腦袋,突然大聲叫起來:“我有證據,你們可以對他搜魂啊!他的記憶裏面絕對有!”

“我呸!這麼陰損的招你也能想到,既然你見過我殺了你師叔,你爲什麼不讓人對你搜魂啊!”

秦巖冷笑起來,反脣相譏。

“這……”

“這什麼這!法律規定了,誰指證,誰舉證,難道你沒有聽說過嗎?”秦巖覺得毛宮羽肯定不敢讓別人對他搜魂。

搜魂這種事情,一旦沒有把握好尺度,就會變成白癡。 毛宮羽咬緊了嘴脣,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

他心裏面也知道,馬家的人是不會讓他們毛家人對秦巖搜魂的,這相當於在打馬家的臉。

“對啊!有本事你讓人對你搜魂啊!”馬嬌在一邊幫腔。

毛宮羽低下頭想了想,突然擡起頭,眼神憤恨地看着秦巖,咬住嘴脣一字一句地說:“搜魂就搜魂!誰怕誰!”

“師伯,這位前輩,我請你們對我同時搜魂,看看我的記憶裏面是不是有這個小子!”

毛宮羽轉過頭對毛渠予和馬騰飛說。

說到最後,毛宮羽轉過頭,眼神憎恨地看着秦巖,他準備和秦巖不死不休。

聽到毛宮羽這樣說,在場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誰也沒有想到毛宮羽真的讓搜魂。

這從側面說明一個問題,秦巖極有可能真是殺掉毛敦明的人,否則毛宮羽不可能這麼做。

當然還有一個可能,那就是毛宮羽在使詐。

但是這個可能性很小,誰也不可能拿自己的前途做賭注。

一旦搜魂失敗,毛宮羽即便不會變成癡呆,魂力也會受損,這輩子別想晉升成天師。

毛渠予摸了摸鬍子,意味深長地說:“宮羽,這可是關係到你前途的大事!千萬要慎重啊!”

“多謝師伯關心,我毛宮羽今天爲了給師叔報仇雪恨豁出去了!”毛宮羽大義凜然地說。

不過誰心中都明白,毛宮羽這樣做,不全是爲了毛敦明,至少有一半是爲了他自己,因爲他想除掉秦巖。

“你確定?”毛渠予大聲問。

“我確定!”毛宮羽眯起眼睛,眼神犀利地看着秦巖,咬牙切齒地說,一看就知道將秦巖恨到了骨頭裏。

秦巖微微蹙起眉頭,難道這傢伙真的要這麼做?

與此同時,馬家的人也都疑惑無比地向秦巖看去。

難道真的是秦巖做的?他有那麼大的能力嗎?

“來吧!”毛宮羽閉上眼睛,站在原地,靜候着毛渠予和馬騰飛搜魂。

“騰飛兄,請!”毛渠予說。

馬騰飛想了想,點了點頭,將手按在了毛宮羽的左半邊頭頂上。

毛渠予也將手放在了毛宮羽右半邊頭頂上。

到了這一刻,大家已經完全相信了毛宮羽的話。

不過馬騰飛和毛渠予不可能停止搜魂,那樣的話絕對說不過去。

“開始吧!”馬騰飛對毛渠予說,然後又轉過頭眼神複雜地看了一眼秦巖。

馬騰飛現在非常苦惱,如果真是秦巖殺掉了毛敦明,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一邊是毛家,一邊是九陰九陽之體的奇才。

如果將秦巖交給毛家,他們馬家將損失一個深具無限潛能的天才,他心有不甘。

如果不理會毛家,毛家肯定會和馬家翻臉,到時候馬毛兩家將陷入戰火之中,不知道多少無辜的人會被捲入其中,魂飛破滅。

隨着咒語念動,毛宮羽的記憶慢慢地涌入馬騰飛和毛渠予的腦海中。

看到這一幕,秦巖忍不住嘆了口氣。

他知道,他無法再隱藏下去了。

馬嬌走到秦巖身邊,用胳膊碰了一下秦巖,壓低聲音問:“秦巖,毛敦明真是你殺的?”

秦巖什麼也沒有說,他現在不知道該說什麼。

馬夢姍眼神複雜地看着秦巖。

原來毛敦明真的是他殺的!可是他只是道師啊!而毛敦明卻是實打實的天師。

這需要多逆天的人才能做出這種事情啊!真是匪夷所思!只是不知道爸爸爲了他會不會和毛家決裂。

不一會兒,搜魂結束了。

毛渠予轉過頭向秦巖看去,眼中寒芒閃爍。

原來宮羽說的沒有錯,這小子真的是殺害毛敦明的人,我今天必須要殺掉這小子,必須要馬家給我一個交代。

而且這小子留不得!他現在的實力都這麼厲害了,如果假以時日他絕對會超過我們這些老傢伙。

到時候可就沒有人能製得住他了,我們毛家將一直被他壓在身下。

我絕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馬騰飛搜完魂,倒吸了一口涼氣。

雖然他剛纔已經猜到是秦巖殺掉了毛敦明,但是當他看到毛宮羽的記憶後,心中被震驚的無以復加。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毛敦明在秦巖他們的合擊之下,居然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馬騰飛覺得即便是他面對秦巖等人的合擊,也不一定能從容面對。

“騰飛兄,魂已經搜完了,事情你也看到了,我希望你能給我們毛家一個交代!”毛渠予口氣陰森地說。

他一邊說,一邊看着秦巖,恨不能將秦巖一口吞掉。

不等馬騰飛說話,馬嬌着急起來:“爸爸!師弟他……”

馬澤洪打斷馬嬌的話,不動聲色地說:“聽家主的話!”

馬嬌咬緊了嘴脣,在心中憤恨地想:不管秦巖做了什麼,他們一會兒如果真的要動手,我就護着師弟走。

“你們不許傷害我家主人!”慕容雪菡從牆壁外面飄進來,擋在秦巖面前,一字一句地說。

“有意思!有意思!居然有人敢打吾家主人的主意!吾看他是活得不耐煩了!”

藏在樓梯拐角處的李天霸走了出來,牙齒縫中咬着一根火柴棍。

李天霸這個造型是和周潤發學的。

這幾天李天霸看了不少電影,覺得周潤發這個造型特別適合自己裝逼用。

看到慕容雪菡出來幫秦巖了,馬嬌突然覺得慕容雪菡特別可愛,不再像之前那麼令人討厭了。

之前馬嬌看到秦巖天天和慕容雪菡在一起,心中非常不忿。

當馬嬌看到李天霸之後,整個人都呆住了。

居然是屍王!師弟什麼時候收了一個屍王當屍僕了?我怎麼不知道!好厲害啊我親愛的師弟。

“好啊!你們都來齊了,不用我去找了!”毛渠予咬牙切齒地說,眼中滿是憤恨。

“就你?哼!不知死活!吾滅你分分鐘的事情!”在李天霸眼中,毛渠予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毛渠予掂量了一下自己這邊的人手,他們如果真的和秦巖以及秦巖的鬼僕屍僕動手,還真不一定是對手。

毛渠予轉過頭向馬騰飛望去:“騰飛兄,你怎麼說?” 馬騰飛乾咳了一聲:“渠予兄,這件事情好像是毛敦明和毛宮羽引起的吧!罪過不應該由秦巖一人承擔!”

剛纔馬騰飛在毛宮羽的記憶中看到了,秦巖之所以對他們出手,是因爲毛宮羽偷了秦巖的金牌。

“那他也不應該殺人吧!”毛渠予挑起眉毛,臉色陰沉地說。

“如果毛敦明和毛宮羽不偷那塊金牌,我想秦巖是不會動他們的!俗話說的好,有因必有果!”

馬騰飛不想將秦巖交出去,當即抓住這個機會反擊。

“不知道騰飛兄想怎麼辦?”毛渠予臉色不悅地說。

如果不是因爲秦巖這邊勢大,毛渠予早就動手了。

但是毛渠予心中明白,一旦動手,他們這些人根本不是馬家人和秦巖的對手。

先不說馬澤洪和馬騰飛,就是秦巖的屍僕和鬼僕就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馬騰飛摸了摸下巴,裝出一副思索的樣子,想了一會兒說:

“渠予兄,這樣吧!我們雙方都冷靜冷靜,好好想一想這件事情的起因和結果,然後再商量怎麼解決這件事情。”

馬騰飛這麼說,是想暫時將這件事情壓下去,讓時間來淡化一切。

他可不希望秦巖這麼一個人才被毛家人帶走。

一旦被帶走就必死無疑。

當然了,毛家人肯定也帶不走秦巖,馬騰飛看得出,李天霸的實力高出毛渠予一籌,而秦巖和慕容雪菡聯手,毛宮羽等人也不一定能討到好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