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6, 2020
45 Views

可是,越到後面,慕君馨越發的感覺到吃力,明明還是那幾個動作,可是帶給自己的壓制越來越多,甚至有壓了自己一頭的感覺。

Written by
banner

在眾人的眼裡,卻是慕君馨和慕君玥一直小孩過家家似的玩鬧,越看越沒意思,可是只有當事人慕君馨知道她應付的是多麼吃力。

慕君玥一直是武力進攻,消耗的是體力,可是一個月的時間裡,慕君玥煉製了不少的丹藥,別人看不到的地方,慕君玥一直用丹藥給自己補充體力,而慕君馨一直用靈力攻擊。

慕君馨這個等級的靈力儲存量少,恢復的又慢,丹藥貴,她不想把這些丹藥就這麼用在和慕君玥的戰鬥上,本來也是要輸的,可是慕君馨的初衷在和慕君玥的對打中慢慢的改變了。

贏贏贏,慕君馨現在滿腦子全是對慕君玥的不服輸,怎麼可能,她本來是想不經意間惹人愛憐的輸掉比賽,可是眼下的慕君玥怎麼會……這完全不符合她的想法啊?!

慕君馨當眾吞掉一枚丹藥,頓時感覺身上的靈力正在迅速的回復著,幾個呼吸間,慕君馨就回到了巔峰狀態。

「咦,這種比賽還要吞丹藥,真是浪費啊!」

「就是,看樣子應該是中還丹吧?真是太壕了!」 「這是不是演的太過了?不會是真的打不過慕君玥吧?」

眾人一陣白眼翻過,怎麼可能,慕君馨都已經築基四層了,前不久慕君玥都還是個廢材呢,縱然霖王爺給她開過小灶了,可是短短的時間內怎麼可能會打過一個築基的?

完全是天方夜譚啊!

在場的都是修士,每個人說的話都沒有太過掩飾,所以大大小小的也都傳到了台上的兩人耳中。

慕君玥對於這些話一向是無視,慕君馨就不一樣了,從小頂著才貌雙全的名號,她何時受過這種質疑?

手上的攻擊加大了力度,可是進階之後的慕君玥不僅是身體強度,另外的敏捷度,速度等都增強了,慕君馨的攻擊還真是小兒科,不夠看的。

反反覆復只見,慕君馨終於看出來慕君玥是故意的,對上那雙戲謔的眸子,慕君馨直接自己對上慕君玥的攻擊,這在眾人眼裡簡直假的不能再假了。

慕君玥豈能讓她得逞,手中方向一變,生生的將攻擊的動作轉為了把慕君馨的腰摟在懷裡,配上她戲虐的笑,在場的女修的臉都細不可察的紅了,然而內心裡卻覺得好帥啊!簡直帥爆了!怎麼會這麼酥!?

尤其是沁羙,本來就覺得慕君玥帥炸了,女神啊!現在看到這一幕只恨不得把慕君馨踹到一邊,自己上!秦遠航則覺得自己又漲知識了!

帶著星際闖美幻 眾人的心理一直起起落落,每次覺得慕君馨要自己輸掉的時候,慕君玥都會改變結果,總感覺慕君玥才是那個掌控整場的那個人呢?

人們在下面疑惑著,慕君馨在台上簡直要氣死了,她現在很明確的認識到自己根本就打不過慕君玥,可是對方偏偏跟弄著玩似的就是不讓自己輸。

最羞辱的事莫過於此了吧?被自己最看不起也最嫉妒的人這樣對待,她怎麼甘心?怎麼接受?

一場隨時都可以結束的對打就這樣被拖到了一個時辰,甚至兩個時辰,現在還在慢慢拖著,新生試煉的時間只有三天,全場只有一個檯子,現在眾人真的有點著急了。

你說你想讓慕君玥那個廢材贏你就早點輸掉就好了,你磨蹭什麼呢!時間就是積分啊!

慕君馨只感覺自己的全身都像是被碾壓了一遍,絲毫沒有力氣,靈力也處於枯竭的狀態,一根手指都不想動。

慕君玥怎麼會這麼好心的只玩玩不動手,看似簡單的躲避和攻擊都只是障眼法而已,也就十秒,慕君馨絕對會一根手指都不想動彈,慢慢癱在地上。

而且,還不是普通的暈倒。

慕君玥後腳一蹬,和慕君馨一個對掌,兩人佇立在檯子的兩邊,慕君玥氣定神閑的樣子和慕君馨兩眼無力,腳步虛浮形成鮮明的對比。

慕君馨看見眼前的慕君玥變成兩個,重重疊疊只見又變成了四個。





















不可預料的,慕君馨在眾目睽睽之下暈了下去,口吐白沫,身子一邊還不停的抽搐著,就跟癲癇差不多。

慕君馨不能動彈了,還發生了這樣的狀態,很快就有人上來把她帶走,情況是什麼樣的,大家都不在乎,現在浪費了這麼多的時間,他們只想上台賺積分啊!

然而那邊的鑒定結果卻是慕君馨這幾天都不能參加比賽了,意思就是慕君馨不但沒有贏得進秘境的名額,最後的得分還是負一分,這可真是漲四長老的臉啊!

面對四長老的怒氣沖沖,陌上軒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可眼下他只能等慕君馨醒過來再問了。

慕君馨一下台,檯子下的眾人就按捺不住了,都想上去。

「你們很急?」

「當然了!你不能一直不叫人吧?」

「你是要引起眾怒么?」

「對啊,我要是想拖延時間的話,不就能進前十了?」

慕君玥掃了一圈台下,可想而知台下的人都有些激動。

「那樣有什麼意思!」

「就是!」

「慕師妹,別鬧了!」

每個人身上的腰牌在新生試煉中起了很大的作用,一旦擊敗某個人,腰牌會自動記錄自己的名字,所以也不怕混戰的時候回出現紕漏。

幾個女修按耐不住,本來又對慕君玥不滿,這個時候又開始懟了起來。

「你以為這樣就可以拿到前十?真是笑話!」

「如果這樣也能選出來進入秘境的人選,元華宗才真的成為笑話了!」

這句話顯然有些過了,可是沒人反駁,連幾個長老都對視一眼,不知該怎麼處理。

四長老在這事上被打了臉,不用人說就自己跳了出來。

「慕師侄,你這樣是不是有些過了?」

慕君玥淡淡的看了過去,面上不顯,眼中全是對四長老的不屑,在老頑童面前就沒見你這麼硬,現在只剩她自己了,你來硬的了?

「我犯規了么?」

比賽規則中也沒說必須要在固定的時間內選好對手,所以慕君玥這樣就算想管,也沒有正當的理由,慕君玥給出的理由則是,「剛剛打了這麼久,我好累啊,你們贏了也沒有什麼優越感不是?讓我休息休息!不急不急,我們慢慢來!」

台下的眾人內心一陣咆哮,誰要跟你慢慢來啊!這樣下去,他們還有沒打的,還有希望么?沒本事的都是最先上去的,真正有本事的都是最後出手。

誰知道半路出了慕君玥和慕君馨這兩個奇葩,慕君馨也真是蠢到家了!眾人現在對慕君馨的看法哪裡有什麼性子好,和陌師兄很配了,只想看到慕君馨就一爪子拍死她好么,哪有這麼坑人的?!

沒有老頑童在這裡,四長老當然很硬氣了,當下對著慕君玥釋放強者威壓,只對慕君玥釋放,別人絲毫感覺不到任何。

慕君玥笑眯眯的看著四長老,讓四長老面上一滯,又放出了三成,可惜慕君玥依舊是那個樣子,似乎還有些疑惑的看著他。

在場的除了幾個長老還真沒有能看出來四長老釋放出強者威壓的,都很疑惑的看著四長老在…瞪著慕君玥? 這個畫風很稀奇啊!四長老什麼都沒說,就這麼只是瞪著慕君玥?這是不是有點搞笑?

台下的眾人都要哭了,你們是來搞笑的么?是來折磨他們的么?這樣算什麼啊?

四長老依舊是不死心的釋放了五成,說是強者威壓,其中還夾雜著些許的精神力,慕君玥的精神力何其強大,恢復起來簡直就是個妖孽,簡直分分鐘爆表的好么,對起辟穀期的四長老還算是可以應付。

但是慕君玥腳下微凹的地板顯示了慕君玥並沒有這麼簡單的就應付了過去,隨著四長老不停的釋放強者威壓,慕君玥的額頭上出了一層細細的汗。

在眾人眼裡,還是四長老在瞪著慕君玥好么!

可是時間久了,漸漸的也有人察覺到了不同,有一個人疑問,緊接著周圍的人都在觀察。

慕君玥一臉的雲淡風輕,外表看起來卻沒那麼簡單,慕君玥的半個小腿一下子進了檯子,秦遠航和沁羙的心也一下子被吊了起來。

「玥兒!」

「君少!」

「我的天,這就是強者威壓?」

說起來,四長老這樣的辟穀期而已,並不怎麼算是強者,奈何此時此刻,勉強算是很厲害的了。

「四長老應該只釋放了一成吧?」

「肯定是,沒準還沒有一層呢!」

「就是,四長老是什麼樣的存在,是慕君玥能抵抗得了的嗎?」

「哈哈,也是!只希望慕君玥能快點下來!」

……

聽著眾人的議論,四長老的臉黑里透著紅,好不精彩,什麼一成!他都釋放六成了!那老頭肯定在著丫頭身上放了什麼寶貝,不然怎麼可能能抗住他六成!

不過這丫頭片子也真是能抗,都這樣了,竟然還能裝作什麼都沒發生的樣子似的,可是四長老這樣想著,身上的力度又加強了不少。

七成……

慕君玥的身形有些晃動,眼神中還是不屑,和譏諷。

八成……

嘴角慢慢滲出一抹鮮血,秦遠航和沁羙在台下有些不知所措,沁羙更嚴重,好幾次想要衝上去,但是都被秦遠航制止,他知道,君少想要做的事不會想要別人插手。

「噗嗤…」

「玥兒!」

「君少!」

「呵!」

四周想起眾人倒吸氣的聲音,然而慕君玥卻聽不清了,只感覺腦袋裡有東西在嗡嗡作響,神識卻是極其清醒,清楚的看到周圍人的嘴臉,尤其是四長老看到慕君玥被他逼到吐血得意洋洋的醜惡嘴臉。

頭疼的像是要炸裂,然而慕君玥還在撐著。

直到……

「帝導師,你這是什麼意思?」

「四長老這樣會不會有失公允?」

「公允?帝導師這樣才是有失公允吧?」

……

「啊啊啊!是是帝導師啊!」

「竟然在這裡看到帝導師!」

「嗯?」秦遠航看著台上那個熟悉的身影,咽了一口口水,怎麼會……

「哇,英雄救美啊!好喜歡啊!」

「這不是?」秦遠航有些沒敢說出來後面的話,沁羙直接開口,「對啊!就是霖王爺!」

「霖王爺怎麼會是元華宗的導師?」

「這有什麼?」沁羙有些嫌棄秦遠航的大驚小怪,「霖王爺這麼的天賦異稟,只是當個導師還真是難為了霖王爺!」

帝君霖眼中一片晦暗,飄忽不定的看著上面的四長老。

四長老只感覺從腳底升起了一股寒意,連帶著周圍的幾個長老也打了個哆嗦。

他的小姑娘,就這麼被人欺負了? 腹黑首席的替身小甜妻 怎麼可能!八成是吧?呵呵,帝君霖一個眼神過去,四長老「哇」的一聲吐出了一攤鮮血,不僅如此,還沒有停下,接連吐了好幾口的血。

四長老吞了幾個丹藥,卻悲催的發現根本沒用啊!

「皇叔!」

一個是他的師父,一個是他沒有血緣關係但是實力強大的皇叔,陌上軒有些猶豫但是卻不得不開口。

「皇叔,三思啊!」

「滾開!」

帝君霖身體力行的向眾人簡單的顯露了一下他對慕君玥的重視,卻沒能熄滅他心中的怒氣。

四長老還在不停的吐著血,都一把老骨頭了,怎麼受得了!

一旁和四長老平時交好的五長老皺著眉,有些不贊同,「帝導師,這樣是不是有些過了?」

「她流血了。」

看著慕君玥嘴角的一抹鮮紅,和四長老這邊的一灘,五長老的嘴角抽搐了一下,這還真是對比明顯啊。

「可是慕師侄剛剛的做法實在對其他人不公,這樣……」

「這又如何,她開心就好。」

帝君霖任性的看著長老們,眼神中充滿了警告。

台下的人們還處在見到帝君霖的震驚中,這可是傳說中的霖王爺啊!這不是做夢吧!關於帝君霖的說法很多,可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看著霖王爺,他們覺得這好不真實啊!震驚到已經忘了剛剛是因為什麼發生了爭執。

陌上軒看到慕君玥有些勉強的時候有過憐惜,可是更多的是如果他做了什麼會出現的後果,值不值得他這樣做,現在看到慕君玥躺在帝君霖的懷中,那攬在慕君玥腰間的手,陌上軒的眼中竟然對帝君霖有些憤恨。

明明是他沒有做什麼,還對做了什麼的帝君霖表示憤恨,這也是人渣一枚。

「唔~」

慕君玥雖然身體短暫的休克,可是周違法何時能了什麼她看的一清二楚,包括帝君霖出現時發生的一切。

想起來還真是可笑,本來是因為他才會想要跑得遠遠的,誰想到這裡本來就是他的地盤,可笑,真是可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