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6, 2020
59 Views

「爸……您確定您請的這是醫生?不是咱們上官家的仇人?」他無語的看著自沈小茹的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腫高高。

Written by
banner

上官老爺子眼皮顫了顫,默默的低著頭,莫名的覺得很出氣,但是要保持形象!

老爺子轉著拐杖上的把手,低聲在兒子耳邊嘀咕起來。

「什麼!是那個家族的人!還是嫡系!」

「嗯……所以……我們等結果就好。」

上官父子倆不交談了,嬈嬈這邊也打的差不多了。

按照年紀,她其實是還是沈小茹的晚輩。

但是惡人是不分年紀的,嬈嬈從她的臉上入手,純屬也是為了給上官一家人出氣,尤其是上官蘇蘇那小姑娘,這都什麼年代了,竟然能被自己親娘給害了。

終於,嬈嬈拍的手都有些酸了,這才停了下來。

「玉醫生,好了嗎?」

「你自己照照鏡子看看不就知道了?」

嬈嬈沒好氣道。

沈小茹摸著自己的臉,好像比之前硬了一點(腫的),將信將疑的拿起了鏡子,烏青的嘴唇開始哆嗦……

不好!

這婆娘又要抽風了!

上官青在沈小茹舉起鏡子的同時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裡,沒有人比他更了解自己媳婦了,那是個視美貌如生命的女人,一旦她發現自己被嬈嬈耍了,後果不堪設想。

看著沈小茹的動作,他甚至將老父親交代的話放到了一邊,直接衝到了妻子身邊,打算等她爆發起來,就直接把人先給制服。

醫香 然而沒想到的是……

沈小茹照著鏡子照著鏡子,竟然哭了起來……

完了,這是丑的都接受不了哭起來了嗎?上官青心肝顫悠悠,那叫一個擔憂。

「小茹……」他小心卻又謹慎的看著自家的媳婦。

「青哥!」

「嗯……」上官青:我準備好被打了!

康雍祕史之良妃 「我從來沒發現,我竟然能這麼好看!」

「嗯……」上官青:你說的都對!

「你也是這麼認為的嗎?玉醫生,謝謝你!真是太感謝了!」沈小茹依依不捨的放下鏡子,抓住嬈嬈的手好一通感謝。

嬈嬈看著她和豬頭沒多大差的臉,不厚道的笑得很歡樂。

「沒事沒事,都是我應該做的,你現在先去躺一會,然後起床在鞏固一下,這是塗抹的精華液,別的先別吃了!」

「還有精華液?」沈小茹驚訝的看著嬈嬈。

「嗯,當然,我可是專業的。」

嬈嬈從兜里摸出一個小瓶子,打開之後滴了一滴在自己的手心,當著沈小茹的面抹在了臉上。

「一天三次,然後三天之後我再給你進行第二次……按摩理療……」嬈嬈頓了頓,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措辭。

淡淡的梔子香氣瀰漫開來,空氣里的血腥味都被遮掩了下去了。

「好的好的,那我就先回去抹了,這臉上這會黏黏的,總覺得有點不舒服!」

沈小茹一看嬈嬈都往自己臉上抹了,還有什麼理由懷疑?

雙手激動地將嬈嬈手中的瓶子接了過來,歡樂無比的捧著回自己房間了。

轉身之際,她還破天荒地沖著上官青拋了個媚眼:「青哥,別忘了給玉醫生診費啊……順便幫我約一下時間!」

「啊……」

「好……」上官青傻傻的點了點頭。

「真好……終於碰上一個專業的好醫生。」

「專業?」眾人回想著剛剛嬈嬈那殘暴的舉動,集體沉默了。

嬈嬈乾笑兩聲,只和老爺子解釋了一下自己用的心理暗示的方法,然後那個精油,也是真的精油,對皮膚有好處的。

見識過嬈嬈的手段,老爺子自然是對嬈嬈的話深信不疑,點了點頭,還專門又吩咐了一下在場的吃瓜群眾,不要去沈小茹那裡嚼舌根。

嬈嬈沒有關心老爺子是怎麼處理的。

將房間里所有人都支出去之後,她才給上官蘇蘇施針灌了葯。

然而掀開官蘇蘇被子的瞬間。

她還是沒憋住火憤怒了!

這尼瑪還是人嗎?

終於知道為啥這姑娘只穿長袍了。

她的胳膊上,大腿上,凡是方便抽血和打針的地方,深深淺淺的全是針眼。

而且小姑娘還是疤痕皮膚,本身皮膚就白。

一些未曾癒合好的傷口,已然成了一道道無法磨去的印記。

這一刻。

嬈嬈覺得,自己剛剛都出手輕了。

似乎是她的怒氣太過溢出。

蘇蘇竟然提前醒了過來。

抽了那麼多血,小丫頭的臉蒼白無比。

看到嬈嬈放在自己胳膊上的手,她的臉色立刻從蒼白褪成了慘白……

一邊慌張的抽著手,局促不安道:「嬈嬈姐……你是不是都看到了……」

「起止看到,我還幫你媽媽整了個容呢。」嬈嬈嘲弄道。

「我媽?整容?」上官蘇蘇怔怔的看著嬈嬈。

嬈嬈抬手揉了揉她的眉毛,嘆了一聲:「傻子,你其實都知道對不對?」

「我……」上官蘇蘇咬著唇,沒有接話。

明明長得很可愛,體積也龐大!

可這小丫頭就是個小包子!還是實心的那種!

嬈嬈也不想著分分鐘能給她洗腦了,腦細胞活絡的轉了一會,嬈嬈又拉起了她的手,暗暗用力,示意蘇蘇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打算來個以毒攻毒。

「蘇蘇……我能治好你媽媽。」

「真的!」

「代價是要你的命!」嬈嬈平靜的說著,把門口偷聽的上官爺倆險些沒嚇死!

「我的命?」上官蘇蘇用探究的眼神看著嬈嬈。

淺褐色的瞳孔里,什麼都有,除了對生的渴望。

「是的,你母親中的毒,只有你的血液能解,你既然都知道自己身上發生的事情,也應該知道,你的血液現在對她的作用已經不是很大了。」

「我們家族有特殊的配方(習慣甩鍋!(x272aωx272a)),可以徹底清楚你母親體內的毒素,另外我也有心理學的執照,可以讓她的心裡不那麼病態。代價就是你死……你願意嗎?」

「至於我說的減肥,我這個特殊的配方也能讓你變得瘦回正常人的體型,也算是一種雙贏?」嬈嬈低著頭,上官蘇蘇也沒有看出她眼睛里的嘲弄。

「我母親真的能好?」

上官蘇蘇怔怔的看著嬈嬈。

「嗯,你想想傅蘭青,他第三條腿斷成那樣都被我接好了,你難道還不相信我的醫術嗎?」

傅蘭青?上官蘇蘇眼底劃過一抹異樣的神采,很快卻一閃而過了……

「我……相信……不過嬈嬈姐,你能不能不要告訴我的家人,我會因為母親而死。」

「為什麼?」嬈嬈冷聲道。

億萬嬌妻:蕭爺,放肆寵 「我……反正也活不久,如果能為了母親死,也算是值得吧!」上官蘇蘇聲音漸漸小了去。

「她抱過你嗎?」嬈嬈心頭的煩悶又更甚了。

這小丫頭已經不是包子,是聖母了啊!

怎麼辦?要不要不救了?

「你媽媽。」見上官蘇蘇不明白,嬈嬈耐著性子又補一句。

「我……」

「所以……值得嗎?」

嬈嬈冷笑一聲,收起針站了起來。

不等上官蘇蘇再說出來什麼「驚世駭俗」讓她想打人話,嬈嬈先一步在門口丟下了一句:「葯我已經放你桌子上了,吃了它,保證你每天掉一斤肉!」

嬈嬈說完,打開門一甩手走了。

上官老爺子見她下樓,連忙也拄著拐跟了上去,小心翼翼的問嬈嬈:「玉姑娘,您剛才和蘇蘇說的話?」

這玉姑娘太犀利了,都不按套路的,不會真要殺她孫女拯救兒媳吧? 嬈嬈的沉默像是一把無形的鋸齒壓在了上官爺倆的心頭。

這個來自於不能說的神秘家族的女人,簡直就像是一道迷!

先是幾分鐘弄傻了一個婦人。

何處不重逢 后一秒又要去弄死他們的孫女。

這個畫風……

就連上官老爺子都有點穩不住心態了。

可嬈嬈面色凝重,她不開口,上官老爺子也不好意思問。

啪嗒啪嗒……

高跟鞋在地板上來迴響著。

一步步像是在踩在老爺子的心裡防線上,這輩子大災大難也經歷了不少的老爺子,第一次對於一個女人,產生了恐懼,也許不叫恐懼,單純的覺得瘮得慌……尤其是在嬈嬈親口承認她打的臉是假的時候……

畢竟她有點太完美了,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那個……」

終於,在幾個男人心裡防線快被她踩塌之時,嬈嬈停住了腳步,轉頭幽幽的看向坐在沙發上的子孫三代。

「蘇蘇的名字是誰起的?」

她丟出了一個莫名奇妙的問題。

上官老爺子看了一眼自家滿頭是汗的兒子,故作淡定道:「玉姑娘,蘇蘇的名字有什麼問題嗎?」

「當然有!」嬈嬈一本正經的樣子,看的三個男人心裡直打鼓。

「啊?」

「這麼蘇的名字,家裡能沒有狗血的事情發生嗎?」

「這……」

「從玄學上來講,人的名字有時候直接決定一個人的命運……」

眾人:

所以,他們家這麼倒霉怪名字嘍?

上官家三人面面相窺,看著嬈嬈在他們對面坐下。

原地自己走了半天,嬈嬈的心態也平和了不少,從兜里摸出了幾個小瓶子。

「喝了吧……」

「這是……」老爺子瞳孔微縮。

嬈嬈見他們竟然還猶豫,沒好氣道:「這是解藥!能驅逐你們體內的基因毒素,就算是沒有,也能起到固本培元強盛健體的作用。」

「我們幾個也中了毒?」

「不然呢?老爺子應該最近感覺自己身體越來越困了吧,然後吃什麼也沒胃口。」

老爺子沉重的點了點頭,感激的看了一眼嬈嬈,將藥瓶接了過來一口喝了下去。

「那我呢?」上官景現在對嬈嬈的情感,已經從懼怕又到了另一個高度,敬仰!也不能嬈嬈說完,便直接打開瓶子灌了下去。

「你沒事,你和上官太太蘇蘇接觸少,平常也不怎麼在家,所以目前還沒有什麼影響,喝了能讓你體質更好一點,不至於下次被KO的那麼快……」

上官景(╥╯^╰╥):我收回剛才對這個女人敬仰!太不會聊天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