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85 Views

果然,彼岸花一點都沒有鬆開,反而是越纏越緊了。

Written by
banner

“少主!”

“少主,你沒事吧!”

“我們來救你!”

旁邊的人看到這個情況,都是一陣的着急。

“別急,馬上就輪到你們了!”

“自有攻擊!”

我對着彼岸花下達了第二個命令,彼岸花的速度非常的快,無數個藤子分開,然後朝着旁邊的人纏繞過去,一瞬間,幾乎是所有的人,都被彼岸花的花藤給糾纏住了。

看到這個情況,我就是一陣的興奮,老媽給的東西果然給力。

“給我放開!”

天王宗的那個傻逼還在努力,我真的是不知道,以他的智商,是怎麼當上天王宗的少主的,我知道,在我們地球上,有一種生物叫做學霸,不對,學呆!

我估計就跟他是一樣的吧,怎麼一點常識都沒有呢。、

“想放開?門都沒有,傻逼,你就等着在這裏,成爲我的花的養料吧!”

我對着他說道,彼岸花的種子雖然是一次性的,但是形成的花藤,確實可以持續存在一段時間,我此刻並沒有準備走,而是想在這裏等着,等到他們被彼岸花的花藤給抽乾了以後,我在帶着彼岸花走。

五隕鬼帝,果然能撐很多,他的師兄弟們,都已經奄奄一息了,但是這傢伙,還在不斷的堅持着,似乎還存留着不少的精

力。

“我不想看到它再蹦躂!”

我再一次對彼岸花下達了命令。

彼岸花雖然沒有思想,但卻是有智商的,對我命令,執行的是忠貞不渝,下一刻,我就能夠感覺到,天王宗少主的鬼氣,正在不斷的減少。

好樣的,最多再等兩分鐘的時間,我應該就可以撤退了,拿到了這個鬼蜮的內核,真的是神不知鬼不覺啊,一個鬼蜮,而且還是這麼大的鬼蜮,想象我都覺得自己要發了。

可就在這個非常關鍵的時候,我感覺整個人突然焦躁了起來。

這種情緒,出現在我身上的次數,屈指可數,一般來說,這種感覺只能證明四個字,那就是大禍臨頭。

不會吧,難道這幾個傢伙,還能有回天之力?

我看着他們幾個已經奄奄一息的傢伙,我完全不覺得他們有能力反殺我,可要不是他們,那會是什麼呢?難道說,會有別的宗門,到這邊來?

想想我也覺得不可能,天王宗好歹也是比較厲害的超級宗門了,就算是有其他宗門的人嗯,應該也不會比她們厲害多殺,他們的人馬都折損在我手上了,其他宗門的人,就算是發現了這裏,那不也是來送菜的麼?

我努力的勸自己安定下來,但就在這個時候,我胸前的玉佩,又震動了起來。

玉佩也向我散發出一股焦躁的情緒,他給我傳遞的信息,非常的明顯,就是兩個字,危險!

真的有危險!

我也顧不了那麼多了,我相信玉佩,有時候更勝過相信自己,它說有危險,肯定有危險。

“花藤回來!”

我對着花藤下達了指令,他對我傳遞過來了沒吃飽的情緒,似乎有些不滿,但是對我的命令,他還是執行的非常到位的。

“今天你們運氣好,先放你們一馬!”

我對着他們說道,然後土系能量集中到我的身邊,趕緊在遁入到旁邊的土裏面,然後努力的隱藏着自己的氣息。

這次的危險,似乎是空前的嚴重,這一次的隱藏,我也是竭盡全力,就在我剛剛隱藏起來的時候,下一個瞬間,一股龐大的能量波動,出現在距離我不遠的地方,並不是我們進來的入口,而是直接是…之前鬼蜮內核存在的地方。

綜攻陷之神 怎麼可能!居然有人有這麼精準的定位。

下一個瞬間,我眼前看到的一切,也把我給驚呆了,一個人形的怪物,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長着馬一般的耳朵,牛一樣的頭髮,帶着人臉,卻又長着尾巴。

我真的沒見過,還有這種東西。

(本章完) 這應該,是一個什麼物種?

我在我的腦子裏面開始回憶起來,但是我並沒有找到相關的數據,山海經裏面沒有,我在書山裏面看到的那些書也沒有。

這特麼到底是一些什麼玩意?

最令人感覺到恐怖的是,來的還不止一個。

一瞬間,居然有七八個這樣的傢伙,穿越空間,來到了我剛纔所在的那片地方。

最令我感到驚訝的是,突然我聽見他們開口了,這些傢伙居然還會說人話。

“大人,鬼蜮內核不見了!”

“不可能,我明明剛纔還感受到了內核的信息!”

第一個下來的傢伙,對着旁邊的人說道。

“找!”

他們剛下來的時候,是精確定位在鬼蜮內核旁邊的,所以所有人都處於浮空的狀態,但是這句找字一處來以後,他們所有人的眼光,都朝着四處擴散出去。

“大人,下面有人類!”

“下去!”

領頭的那位,有着五隕巔峯的實力,其他的,居然也都有着三隕或者四隕的實力,這真的是太恐怖了。

他們一瞬間就下到了下面,看到了剛纔已經被我折騰的奄奄一息的幾個傢伙。

“人類,告訴我,鬼蜮內核在哪裏?”

人類?難道說,他們不是人類?不過也有可能!畢竟說實話,我真的沒有見過他們這樣的物種、。

“我不知道!”

被他抓起來的這個傢伙,已經有些奄奄一息了。

“不知道?你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

說完,下一刻,十分血腥的一幕,出現在了我的面前,本來還是好好的一個人,被他這麼一抓,整個成了一堆碎肉,血肉橫飛。

“下一個,你!”

那個被稱爲大人的,又抓起了一個人!

“你說說看,鬼蜮內核去哪裏了?”

“我知道,我們本來是要奪取鬼蜮內核的,但是突然被另外一個人偷襲了,他搶走了我們的鬼蜮內核!”

體術之拳破九天 “很好,那個人叫什麼名字,長的什麼樣子,去哪了?”

這個長相奇怪的傢伙,繼續逼問道。

“大人,這個我真的不知道啊,他是裝作我們的………”

“不知道,要你何用!”

下一個瞬間,又是一陣血肉橫飛!

媽的,這些傢伙,也太狠了吧!

“你…你知道麼?”

這傢伙又轉到了下一個人的身前。

“我…大人,你聽我說完!”

這人吞了一陣口水,顯然也是嚇的夠嗆。

“他是裝作我們的人混進來的,一進來就和我們大打出手,本來我

們都要被他幹掉了,但是就在這最後的一瞬間,他突然放過了我們,然後大人您就出現了,所以我們真的不知道他去哪了,他就是在那個方向消失的!”

說完,這位指了一下我消失的地方。

我當然是不怕的,我哪有那麼傻逼,早就已經轉移陣地了,現在這個位置,距離我之前消失的位置遠着呢。

“好,你很配合!”

那個大人看着這位說道。

然後下一刻,他手一鬆,這傢伙重新回到了地上。

“我很謝謝你的情報,不過,你們現在,已經全部都沒有用了!”

這位老大看着,對着旁邊的人說道。

“全部殺掉!”

“什麼?”

“爲什麼?”

“我們什麼都交代了啊!”

“放過我,我還不不想死啊!”

…..

居然能這麼狠!

看到這個情況,我再也忍不下去了,說實話,我剛纔本來只是想把他們吸乾就好了,也並沒有想過非要要他們的姓名,但是這些傢伙一上來就殺人就不說了,還搞的這麼噁心。

不能讓他們繼續殺人了,今天這個事情,我管定了。

他們的人多,而且最差的實力的,基本上都要比我強大上不少,如果按照常規的情況,就算是我把我自己給搭進去,肯定也是沒有辦法救他們的,但是現在還好,彼岸花的花藤,還在我的身上。

我一瞬間從土裏面把彼岸花給釋放了出去,然後我自己又找了一個位置,趕緊藏好。

下一刻,我開始操縱花藤了。

“好的,老大,我真是好久都沒有嘗試過,人血的滋味!”

說着,那傢伙居然一臉興奮的走過來,似乎是要在這第二波行動裏面一飽口福。

然而就在整個時候,我這邊也已經準備完畢了。

彼岸花的花藤,一瞬間殺了出去,乾的就是這小子。

之前吸收了不少鬼氣,現在彼岸花的花藤,比之前粗壯了不少。

那位衝過來想要吃人的,也就是一個四隕鬼帝,但是他剛剛出來還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已經完完全全的被花藤給纏住了。

“這是什麼鬼東西!”

這個傢伙一叫,基本上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我這個方向看了過去。

“燒掉他!”

“是!”

說着,他們其中的一個人,一道火系的術法,就朝着彼岸花的花藤上面丟了過去。

這人倒是滿精明的,知道用火燒。

如果要是一般的彼岸花種子,這傢伙誤打誤撞的,用火燒說不定還真的能夠解決了,但是很遺憾,他碰到的是我老媽加入了輪迴之力的變化

種子。

輪迴的力量可是無比強大的,這些種子在火焰的炙烤下,完全沒有問題。

“老大,沒用!”

“弄斷它!”

那位老大果斷的又一次下達了命令。

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就想弄斷它,這也太不給我面子了吧!

看到這一幕,我整個人都是一聲冷哼,你餓嗎你的想法是好的,彼岸花的花藤,也確實有可能被弄斷,但是你們以爲,我會坐以待斃?

一個印訣飛速的打了出去,花藤以一個奇怪的角度,躲開了他的攻擊。

“自由獵殺!”

我對着花藤下達了命令。

剛開始沒有得到我的命令,所以說花藤還是有點慫,現在有了我的指令,花藤整個開始變得犀利起來。

整個花藤開始非常迅猛的朝着旁邊年發展出去。

他們雖然都是鬼帝三隕四隕級別的人物,但是在鬼尊級別的花藤面前,他們並沒有什麼特別好的抵抗方法。

一共有八個人,一瞬間就被爆起的花藤抓住了三個。

“給我把這幫狗日的吸乾!”

我再次對着花藤下達了命令。

花藤向我傳遞過來了一陣興奮的情緒,然後下一刻,就有根莖,插進了這些人的身體裏面。

“大人,救我們!”

“大人,這個奇怪的藤子,正在吸收我們的能量!”

都市之國士無雙 我的意識,目前和花藤是聯繫在一起的,透過花藤,我可以感覺到,這是一種前所未有的能量。

不屬於鬼氣,也不屬於真元,成分類似於鬼氣,但是比鬼氣更加的鋒銳,充滿了破壞性!

我本來還擔心,花藤是不是吃不掉這種能量,但是令我沒想到的是,花藤在接觸了這種能量之後,開始變得異常的興奮。

“吃!吃掉他們!”

花藤清晰的向我表達着他的意願。

這些傢伙到底是什麼玩意?花藤怎麼會如此興奮?

我的腦子裏面就是一陣的混亂,我現在有一千個,有一萬個疑問,但是很顯然,不會有人來給我解答。

第一狂婿 “讓這些藤子去死吧!”

那個被叫做大人的,拿出了一把形狀奇怪的武器,朝着花藤上面砍過去,看到這一幕,我就是一陣的緊張,可是花藤似乎一點也不着急。

就在下一個瞬間,我感覺一股堅挺的感覺,從花藤的身上傳遞到我的腦海。

緊接着,那個大人的武器,沒有能夠造成一點效果。

花藤似乎是進入了一種奇怪的狀態,一場的興奮,瘋狂的吸收着那幾個傢伙身上的能量。

“砍不斷,這玩意肯定有根!”

這位大人的反應,還是相當迅速的。

(本章完) 他立刻就想到了事情的關鍵。

他們瘋狂的朝着彼岸花出土的地方攻擊過去。

看着這個情況,我暗暗的嘲笑他們。

攻擊那邊有屁用,難道彼岸花的根部,就不堅硬了?

果然,彼岸花的根部,還是非常堅挺的,沒有被打破,至於我則是更沒有危險了,我現在所在的地方,距離變化的根部還是有一些距離的,一時半會他們應該還是找不到我的。

我剛這麼想着,悲劇的事情就發生了,那邊的那個大人,真不知道他的腦子是怎麼長的,居然這麼的敏銳。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