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6, 2020
166 Views

對於不關心的事情,就懶得細細詢問,輕輕動了一下身子,對那女人說道:「繼續講,後來此事如何收場的?」

Written by
banner

女子心底暗自高興,以為她就這麼騙過這兩個大仙,不過她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而這糊塗的一刻鐘,就是要她命的一刻鐘。

以為自己真的做的滴水不漏,心底暗暗得意因為如果這兩有心救他,那麼不要說一個小小的凡間半仙山神,就算是九天大羅金仙來了,她也能活命,深知眼前兩人的能耐,對那事的恐懼減弱不少。

恐懼少了一些,聲音也就好一些,抬頭看一眼兩仙,秋波暗送,如果她在求存之際還能得到其中誰青睞,那可真的是賺翻了,他兩的身份,只需要動動嘴皮子就能讓她位列仙班。

不過她是真的下錯注了,眼前的這兩個,哪吒是萬年金身不滅之軀,早已脫落七情六慾,加上身軀停留在五六歲的樣子,根本不可能對她這樣的女人有感覺,而囚焰的真身是女子,更加不可能被她誘惑。

沒能讓兩個仙家多看她一眼,也不在意這事,反正現在對她來說保命才是頭等大事,繼續對兩人說道:「季徇立為了讓山神聽話,用一根叫做捆仙索的繩子將山神捆綁吊在山洞中,手裡拿出一根黑色九節烏金鞭抽打他,每一鞭子落下去,山神的身上就會有一道灼燒的痕迹,最後山神受不住,自斷經脈死了,季徇立說這條蛇有五百年修為,蛇膽是稀世珍寶,吃一塊肉也能增加三五年壽命,所以自己取了蛇膽泡酒,蛇肉分給手下的人吃了。」,

聽到這裡,哪吒拍案而起,怒聲呵斥道:「季徇立好生歹毒。」

囚焰也感覺季徇立做的確實過分,三界生靈相互攻殺不足為奇,人宰殺其它動物更是天道上規定的事情,但對於同為修道之士的蛇精,季徇立可以將它殺死,卻不該吃了他的肉,第一蛇精既然被供奉為山神,就說明他是保佑一方的地仙,不曾為禍一方,就是善道,修善道之輩,即便是渡劫失敗死在雷劫之下,九天雷部星君也會將他的靈魂送往地府,囑咐輪迴功曹依據生前功德給他投生好人家,來世若有緣便可再修仙緣。

第二季徇立打敗山神的手段並不光明,山神並不在萬妖之列,用這樣的手段打敗他,實在是下流中的下流,而打敗他之後還將它捆綁鞭打,更是為天道所不容,若是九天諸神還在,季徇立的種種足夠讓他下十八層地獄。

第三季徇立跟山神的戰爭中,山神在保護南疆之人,而季徇立則是表現出嗜殺的陰邪一面,相比較之下,季徇立更像是妖精,為人如此狠毒,便是哪吒這個九天的大羅金仙,也恨不能將他打下十八層地獄受刑。

第四就是關於季徇立身份來說,他是九州太宰,即便眼下周王隕落,他也還是九州太宰,何等身份之人,竟然為了一己私慾遠行南疆尋求巫蠱之術,屠滅一方山神,這樣的行為,簡直就是有辱修道之名。

都市獵場 信仰精靈牧師 如此種種,讓人如何能不發怒。

哪吒面色十分難看,沉沉的聲音命令女子道:「繼續說,後來怎麼樣了?」

見到哪吒這副模樣,女子才稍微鬆懈的心情立刻又緊張起來,眼前的這兩個神仙是她的保命符,可是這兩可不是善茬,弄不好治她一個助紂為虐之罪,那可就適得其反了。 十三姨不可能天天跟著羅陽,保護他。

而骷髏堡的勢力又那麼大,只要一心一意要報復羅陽,那是很容易得手的。

就算殺不了羅陽,轉攻羅陽身邊的親朋好友,那都會讓羅陽頭大。

「十三姨小妹妹,謝謝你的好意。憑你這一句話,我就應該幫你們拿到血煞子,還有消滅骷髏堡。」羅陽以堅定的神色道。

嘴裡這樣說,心裡卻在想:看來有機會讓十三姨吃主僕丸。

這時蘭雅說道:「為什麼要十三姨去做卧底?」

羅陽難以回答。

或許堡主以為十三姨在十生宮的身份地位不算低,若能控制住她,那可打探出十生宮的許多消息。

「還有更合適的人選?」羅陽問。

蘭雅不便應聲,若叫她去做卧底,她也會害怕。

畢竟骷髏堡是很恐怖的存在,說不定計劃還沒有進展多少,便被殺了。

見二女不開口,羅陽又說道:「沒有比現在這個機會更好的了。十三姨小妹妹,你不想立大功?」

十三姨是那種敢作敢為的美人。

不過並非魯莽,而是很謹慎,伺機出擊,不動則已,一動必定要達到目的。

「小子,你在替骷髏堡做事?」十三姨盯著羅陽看。

雖說跟羅陽打過交道,但十三姨也不清楚他到底信不信得過。

「十三姨小妹妹,我是假裝幫骷髏堡做事,你不明白?」羅陽如是道。

他看出十三姨始終不相信他,畢竟去做了,那隨時會丟掉性命。

「等姑奶奶考慮考慮,下午給你答覆。」

聽她的意思,便是要向上峰彙報情況。

羅陽也知自己太過焦急,說道:「那行,你知道機會錯失了,那就找不到了。」

越是著急,越是容易露餡。

「你說的我去做卧底,能見到骷髏堡的老大?」十三姨問道。

「應該能。」羅陽猜測道。

他也不曉得,若讓十三姨做卧底,那有沒有機會讓她吃主僕丸。

說主僕丸是解藥,倒還有希望。

只是還沒試過,不知結果怎樣。

車子又走了數百米,羅陽才下了車。

就算有骷髏堡的人跟蹤監視羅陽,也可知他確實接觸過十三姨了。

羅陽想立刻去找堡主,說又拿到了解藥。

重生之仇鳥 先控制住堡主,那就有足夠的時間得到想要的。

以堡主的命令,甚至可以把骷髏堡不少的人殺掉。

可是對骷髏堡的成員結構還不了解,要弄起來得花些時間。

羅陽跟骷髏堡沒什麼大仇,若干了這件驚天動地的大事,看起來美則美矣。

但沒能把骷髏堡的人連根拔起,這會是羅陽噩夢的開始。

若只單單報復羅陽一人,那什麼都好說。

可惜骷髏堡的行事方式是極度沒人性的,一旦向羅陽報仇,恐怕會對他身邊的交朋友都動手,那就可怕了。

是以,羅陽不得不三思。

若能讓堡主吞服主僕丸,也以帶走水月和鏡花為主,再兼以問出第二把血煞子的下落和使用混沌球的方式,則可住手了。

只是萬一讓堡主看出馬腳,那羅陽也麻煩了。

最保險的方法,那是帶十三姨一起去,由她親手獻上主僕丸,則能瞞過堡主。

待堡主吃下去了,那就大功告成。

但這樣做也有一個缺點,羅陽不得不在十三姨面前審問堡主。

以十三姨的聰明程度,不可能不猜到一些蛛絲馬跡。

屆時羅陽有兩個選擇。

一就是請十三姨不要泄露秘密;

二則是把十三姨殺了。

後者若做了,十生宮就會來找羅陽報仇,後果極為嚴重。

前者又難以實現。

十三姨不會幫羅陽保密,屆時十生宮來逼問羅陽對堡主用了什麼葯,那就麻煩了。

實說吧,那十生宮會得到主僕丸。

萬一十生宮要求羅陽吞服主僕丸,則壞事了。

魂珠和血煞子都在羅陽身上,只要十生宮看到魂珠,不用審問,都會懷疑他跟萬魂宗有親密的關係。

畢竟魂珠是萬魂宗的鎮山之寶,不是等閑人可以擁有的。

不管怎樣做,好像都不行。

更正確的說,沒有很完美的計策。

在街上抽了一支煙,羅陽決定自己去找堡主。

如果沒有達到目的,還可再用備胎計劃。

於是打電話給堡主。

電話接通了,羅陽說道:「藤姐老婆,我見過十三姨了。」

堡主冷道:「她吃了融骨散?」

這一問,羅陽腦筋轉了幾圈。

若說吃了,那還得帶十三姨去見堡主。

「藤姐老婆,我從她那裡再次拿到了解藥。」羅陽說道。

「這麼容易?」堡主話音里充滿了懷疑。

話都已說出來了,羅陽是沒有回頭路可走了。

「藤姐老婆,十生宮很想把骷髏堡滅掉。她們相信我會幫她們。」羅陽說道。

不給機會堡主應聲,羅陽又接著往下說。

「在電話里講不方便,見了面再說,怎樣?」

「那你現在過來!」

結束了通話,羅陽即時打的先到堡主指定的村子,然後再搭乘骷髏堡的車子去目的地。

一路上都在打腹稿。

不知不覺中,車子一停,已到了目的地。

羅陽一陣緊張,他感覺堡主有了疑心,估摸不會輕易吞服主僕丸。

此時羅陽算是騎虎難下,沒有退路了。

硬著頭皮走進地下室,曲曲折折來到那張爬滿了植被的怪異雙人床前面。

堡主坐在床上,蚊帳只掀開一條縫,她一隻腦袋露出來。

光線還算明亮,但此情此景,羅陽依然心有所怵。

「你拿到了解藥?」堡主的話音透著興奮。

羅陽暗喜。

「藤姐老婆,為了能讓你恢復原樣,我什麼都願意做。」羅陽說道。

只見堡主招手,羅陽便走上去,在床沿坐下。

一想到日後若是要跟堡主做夫妻,羅陽就頭皮發麻。

晚上抱著一具比木乃伊還要可怕的東西,誰不害怕?

就算羅陽膽量大,也無法完全鎮定。

當堡主的腦袋倚過來時,羅陽還要裝作很幸福的樣子,輕輕摩挲她光禿禿的冰冷腦殼。

「藤姐老婆,你恢復原樣之後,第一件事最想做什麼?」羅陽問。

他有自己的計劃,先用其他話題來轉移堡主的注意力,讓她別那麼懷疑。

這一步做好了,接下來便是向堡主呈上主僕丸。 ?努力讓自己的心情平靜,嚴格措辭之後才開口道:「沒有了山神這個中介,要控制寨子里的那些村民並不容易,季徇立又深知沒有南疆相助他一時半會難以成事,有人……,我就給他出了一個主意,把所有的過錯推在山神身上,就說是山神向村民索要供奉,幾個長老跟山神協商不妥被山神吃了,我們恰巧路過看見就跟山神動了手,用霹靂彈炸死了山神祭祀族群,這樣一來,就算寨子里的村民不願意出兵中原,我們日後也能有個退路,另外這麼說對我們一行人可謂合情合理,季徇立手上有若木賜予的寶劍,而若木是南疆的神,在南疆人心中有很高的地位,二來我們一行人的裝扮就是修道士,修道士滅妖,合情合理。」

終於,這女人還是沒有把所有的事情都推開,大概是哪吒剛剛的反應讓她意識到,一味地推脫太假,也很難令兩人相信,畢竟,要說季徇立會帶一個毫無作用的女人在身邊,沒有人會相信,因為季徇立這樣的人,絕不會為了一時之樂犯這樣的錯誤。

她承認自己的獻計獻策,一方面是想坦然承認讓兩仙原諒,另一方面是她覺得自己雖然參與,但是獻計獻策都是為了彌補季徇立犯下的過錯,如此一來,她雖然有錯,但卻不是不能原諒的大過錯。

可是兩位仙家可不這麼想,在她們看來,這女人不論承不承認,都是一個聰明的令人討厭的女人,對她是發自心底的厭惡。

原因很簡單,第一是這女人太高看自己,她以為做的天衣無縫的那些把戲其實漏洞百出;第二是她現在所做所說的一切,顯然都是無可奈何的選擇,換句話說,但凡有第二個選擇,她絕不會跟兩個仙家在這裡浪費時間;第三是這女人連最基本的忠誠都不懂,她跟季徇立並沒有區別,都是自私自利的骯髒之輩;如果她咬緊牙關隻字不說,囚焰跟哪吒一定覺得她是受了季徇立蠱惑才做出這些事的,相反的,現在她什麼都說了,還把自己撇的一乾二淨,那麼事情的真相,顯然就是另一個狀態。

這樣的事情都不用想就知道,如果她沒有做虧心事,聽到哪吒說那條黑蛇盤在她頭頂的時候就該驚訝的問為什麼,又不是她殺死它,它為什麼要找她復仇,這是人的基本反應,而她沒有,這就說明山神的死,跟她有直接的關係。

當然,殺死山神她還沒有這個本事,但是蛇精跟狐妖一樣,都是天生的情種,見到這女人貌美,肯定就動了凡心,在思凡之心的驅使下,指不定幹了什麼骯髒事,這麼想的話,山神也是死有餘辜。

另外這個女人自以為是的聰明暴露太多,她肯定太怕蛇精復仇,所以都忘了八臂哪吒是鴻鈞弟子,而霹靂彈是太上老君練出來的,如果正面交鋒,季徇立是不可能對蛇精使用霹靂彈的,因為霹靂彈的爆炸有一個過程,那就是點火,時間太長山神會騰升遠離,時間太短可能傷到自己。

那麼最有可能的就是這個女人把霹靂彈帶到蛇精身邊,蛇精完全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但美人的贈禮又不能不收,所以就將霹靂彈放在一邊,等這女人走後再慢慢研究,季徇立帶著人暗中埋伏,趁其不備點燃霹靂彈,如此一來,一窩蛇都難逃脫,再準備桐油的話,就能收拾乾淨。

雖然對事情的經過有了大致猜測,但是哪吒並不想拆穿她的把戲,收斂一些戾氣,坐下來對女人說道:「你繼續講。後來你們又是為什麼沒能控制住那個寨子?」

見到哪吒只是責怪季徇立,而沒有絲毫將事情引咎到她身上的意思,女子心底真為自己高興。

沒有那麼緊張,就繼續給兩個大仙講道:「是有個村民來求山神賜福,藏在暗處無意中看到了整個過程,這才使得整個計劃失敗。」

果然,上天不會給惡人一直作惡的機會,哪吒不由得暗自嘲笑他們「自食惡果」,但臉上沒有表現出來,冷冷的說道:「詳細的說,過程是怎樣的?」

既然大仙有興趣,她自然就要細緻講述,回答道:「山神死後季徇立聽從了我的意見,命令手下的人偽造現場,使得整個戰場看起來就是蛇精跟幾個長老談判失敗,最後怒而殺人的場面,而我們只是過路人,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滅了蛇精;一切布置妥當之後一行人就回去村子……。」

「咳咳咳~」

講了這麼多,加上心情緊張,她已經口乾舌燥嗓子冒煙。

聽見她咳嗽,哪吒動手到了一杯茶遞過去,然後又順手將她扶起來,柔聲說道:「是我疏忽,忘記你嬌嫩的身子怎麼經得住這樣折騰,坐下說。」

這一下,女子心底幾乎要吶喊出來,難道經過這麼一會,她成功讓八臂哪吒動了凡心,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可就是上天有心偏袒她了。

心底高興的不行,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來,假裝受寵若驚,三跪九拜說道:「三太子使不得,奴家不過是下界的民女,怎敢勞煩三太子恩德。」

「無妨無妨,姑娘這般美貌,是在下方才急於探案失了風度,起來說話。」

哪吒態度的轉變,是他察覺到門外的人,雖然不知道門外偷聽的人是誰,但是不管是誰,他這個轉變都是一個讓對方不爽的事情。

重返2008年 女子千恩萬謝之後起身,跟哪吒一同坐下來,二人挨得不近卻也不遠,是個適合調情又能避免被說閑話的距離,而這個小小的舉動,恰恰顯示了這女子城府之深;可惜的是用錯了地方,哪吒三太子何許人也,豈會受她的魅惑。

當然,對於這個距離剛好適合調情卻又不尷尬的事情,只有那女子自己知道,哪吒雖然睿智,卻也不是無所不通,囚焰更是對這些事情一無所知,所以對於此,有感覺的也就是那女子自導自演的戲碼,還有門外那傢伙不爽的表情。

至於為什麼不爽,裡面的人只知道他肯定不爽,理由是肅殺之氣明顯變強,原因嘛,很難說,只有知道門外何人,才能知道原因,很不巧的是裡面的兩個大仙都想聽這女子講故事,對於門外何許人並不關心。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