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83 Views

“快…就趁現在 快走 快走~~~~”楊浩不停的揮動着雙手,示意身後的李廣義他們上樓去.因爲他感覺到了那個快速靠近他們的傢伙,似乎比100個喪屍加起來更恐怖,更具有威脅.李廣義和身後的一羣人不敢停留,立刻動身朝着天台的樓梯跑去,前隊變後隊.楊浩和虎頭兩個人站在了衆人的身後,掩護着他們的行動.不一會所有的人都爬上了天台,凱瑞的直升機早已經等在了那..

Written by
banner

“阿浩你先上去…我炸燬了樓梯隨後就到…”虎頭說着,從手中拿出了最後一顆高暴手榴彈,擋在了楊浩身前.

“虎頭…那你自己小心,快點趕上來…”虎頭點了點頭,之後所有的精神都放在了,30-31的樓梯拐角處.

楊浩轉身爬到了天台,直升機螺旋槳的呼嘯聲,讓他感覺到了希望.在凱瑞的叫喊聲中,楊浩登上了直升機.

“出發….”

“等等…還有個人沒上來….”

“誰阿???是虎頭??”凱瑞點了一下人員之後,並沒發現虎頭的身影,於是示意駕駛員停止了操作….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通往天台的出口都焦急的等待着…

“BOOM…..”又一聲巨大的爆炸聲響起來之後,天台上終於出現了一個人影.

楊浩的心剛要放下,卻發現虎頭的臉色變的煞白,認識虎頭這麼久了,從未見過他這般模樣,天不怕地不怕的虎頭到底遇見了什麼?? “快跑~~~快跑~~~~快跑~~~~”虎頭朝着自己的方向跑了過來,一邊跑一邊高聲呼喊着…

“起飛???沒聽見嗎???不想死就趕快起飛…..”楊浩忽然扭過頭對着駕駛員怒吼到.

“凱瑞,繩梯在哪????”

“給….”楊浩從凱瑞的手中接過了繩梯,朝着虎頭的方向扔了下去..

“虎頭,抓緊了~~~~”虎頭此時已經跑到了直升機的下方,聽到楊浩的聲音之後,雙手牢牢的抓住了繩梯,就在直升機要快速升起的時候,天台正中心的混凝土地面被破了一個大洞,一個巨大的黑色身影出現在了衆人面前…

“這…這他媽是什麼???”楊浩嘴裏的不由自主的冒出了一句髒話,因爲面前的這個生物確實讓人太震撼了,大廈天台的地面是由結實的混凝土構造而成,炸彈都未必能貫穿,而這個怪物卻輕而易舉的在天台上鑽了一個洞跳了上來.本以爲炸燬了天台的樓梯就萬無一失了,這下看來危險仍未解除.

只見這個大怪物,頭上無眼,雙手的手指奇長無比,說是手指,其實應該確切說的說他是利劍一般的爪,五根手指如同五把利劍,長度遠遠超過了手臂的長度.它雙手交叉抱在胸前,似乎在辨別方向,肩膀,胯骨,脊背,大腿的地方,竟然長出了N對如同蛇一樣的觸角,正不斷的舞動着,漆黑的身體後面還拖着一條類似鱷魚的尾巴,長滿了倒刺.這個怪物在平臺亮相後沒幾秒鐘,就動了.

“快…快升高…..”駕駛員也被嚇壞了,楊浩的喊聲讓他使盡全力的掰動着操作杆.

“熬~~~~”大怪物以超覺的速度追了過來,一個跳躍,雙爪就勾到了繩梯之上,直升機頓時被拽的搖晃起來.隨着劇烈的晃動,李廣義差一點就掉出去..

“lighten…now….減重…快…”駕駛員努力的保持這飛機的平衡.

“他說什麼??”

“我們要減重,那個怪物太沉了,再這麼下去,我們會機毀人亡的.”凱瑞竭盡全力的穩住身體,隨後翻譯到.

“你奶奶的死怪物,老子不發威,你當我是軟柿子是不是??”楊浩衝着繩梯上的怪物大喊了一句之後,縱深躍出了機艙.極速下落的他,衝着怪物的面部墜了下去,自身的重量,再加上他強硬的腿勁,這個怪物在這狠狠的一擊之後,終究沒能拽住繩梯,和楊浩兩個人一起掉了下去.

“楊…….”小魏見此,拔刀就要衝下去,不過被剛好爬上飛機的虎頭攔了下來.

“你去了也沒用,你認爲你的速度比楊浩快嗎??這裏沒有人能比的上他的速度,你去了只會添麻煩….”小魏似乎是年輕氣盛的過,聽了虎頭的話,竟然不予理睬,起身就要往下跳,不過關鍵時刻被虎頭一腳踹翻在地.暈了過去….凱瑞上去摸了摸他的脈,一臉驚訝的看這他…

“他…他竟然是……”

“怎麼了凱瑞???”虎頭看着驚慌甚至有些驚喜的凱瑞問到.

“哦..沒什麼沒什麼,以後再說…”凱瑞說完和大傢伙一樣,所有的精神都放在了正在天台和怪物大戰的楊浩.

大怪物重重的摔到了天台之上,而楊浩則向前滾了幾圈,緩衝完畢之後站在了原地.按理說,如果是普通人,這一摔,不死也得落個終身殘疾,可是對這怪物似乎沒有什麼影響.

‘你姥姥的,這麼摔都沒事,看來我得下點功夫了…’楊浩心裏埋怨了一句之後,竟然主動衝了過去,因爲他不敢再去想,也不敢在猶豫,他也怕,他也感到了恐懼.但是這個時候一但要是讓恐懼佔據了內心,那就和自殺是一個性質.

大怪物剛剛站起身來,楊浩已經衝到了他面前,雙手翻臥匕首,擡到耳邊.朝着怪物的面部,和胸口就是一頓扎….6刀過後,怪物並沒有任何損傷.而楊浩的眼睛只見到了6次火星迸發之後也感覺到了這個傢伙的強悍,於是不敢在浪費力氣,雙腳朝着怪物的胸口一蹬,身體朝着後方急速退了回去.

可怪物哪肯給他機會,楊浩身體還在空中,沒等落地,它就一個前竄趕了上來,如同餓虎撲羊一般,右爪的5個指頭朝着楊浩的腰部狠狠的爪了下去.

楊浩此時身在空中,沒有着力點改變不了方向.而且離地面太高,氣勁也發揮不了作用,於是他意念一動,身體由平躺式變成了側身式,就這一個微小的變化,讓楊浩撿回了一條命.

怪物的這一爪並沒直接擊中楊浩,而是有一根手指蹭到了楊浩胸前的軍用護甲,就這一蹭,楊浩的身體在空中連續轉了720度後,重重的摔到了地面.

“阿浩~~~~”虎頭緊張的看這地面的一舉一動,李廣義也是緊張的咬破了嘴脣都沒有發覺.凱瑞也是臉色蒼白的看着他.他該怎麼辦???如果是自己來對付這個怪物,又該怎麼辦????

楊浩只覺得一陣眩暈之後,一股熱氣涌了上來,嗓子眼理甜甜的.他知道自己的血氣亂了,更知道不能把這熱氣吐出來,於是他強壓了壓這股子熱流之後,站起了身,大怪物沒做停留.衝着楊浩又是一撲,這次雙手一同向這楊浩的頭部抓來,楊浩一看,避無可避,乾脆朝着怪物撲來的方向滾了過去.不過動作還是慢了一拍,他感覺到了在翻滾同時,後背上有什麼東西擦了他一下.

“不行…再這麼下去,不出2個回合,阿浩必死…..”凱瑞心裏開始打起了盤算…..

“讓我來吧~~~~”李廣義看了看飛機上的一捆登山繩後說到.

“你?????”虎頭驚訝的看着眼前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一臉懷疑的看這他.

只見李廣義拿起了繩子的一頭,在自己的腰上圍了一圈,隨後吧繩子紮實了之後,從身上脫了下來,然後走到機艙的艙門邊上,一隻手開始拽着繩子轉了起來,彷彿西部牛仔正在抓野馬時的套繩術一樣.隨着越轉越快的繩子到了極致之後,嗖的一下子飛了出去…

楊浩這邊前滾翻剛站起身,就看到大怪物衝着自己撞了過來,它腿上的觸角,此時變的堅硬無比,像是一下子就能把楊浩貫穿一樣.楊浩的心裏一驚,腦子裏一片空白,但是身體卻動了.這就是意體玄通的好處,腦子不用去反應,身體會根據本能作出相應的躲避.換成了別人,就是這心裏一驚的功夫,或許就已經死了.楊浩的身體向後一跳,躍到了空中…可是這一跳他並沒有落地,原來是李廣義的套繩套住了自己的身體,飛機上的人一看,李廣義成功了.變全都跑過來幫忙,不一會的功夫就把央行哦啊拽到了飛機上,楊浩剛剛坐下,氣還沒喘勻,就聽見打怪物惱羞成怒的大吼了一聲,竟然一跳10多米高,再一次抓到了直升機的繩梯,飛機又開始劇烈的擺動起來….

“你爺爺的,打不過你跑還不行??你他媽有點素質成嗎??”楊浩說着,衝着艙門走去,剛探出個頭,就看見大怪物的那條黑黑的帶着倒刺的尾巴紮了過來..

楊浩衝着機艙裏面一個縮身,躲了過去…

“還玩陰的,你他嗎這個小人…..”楊浩嘴裏怒罵着,但身體沒有在動,他知道,如果再靠近艙門,那條尾巴就不會再次失守了..怎麼辦??怎麼辦??大怪物就快爬上來了…

“楊浩用這個…..”凱瑞說着從副駕駛的座位旁邊拽出來一把類似手炮的東西,這個玩意後半身像槍,前半身像火箭筒,粗大的槍管,和大顆的子彈,告訴楊浩,這個玩意威力可不是一般猛.

“凱瑞,這麼好的玩意,你不早拿出來…”

“我話還沒說完,你就跳下飛機了,難道讓我把這怪物和你一起轟死阿??”楊浩衝這凱瑞笑了笑,隨後自信心無比的膨脹了起來.

“你姥姥的卑鄙小人,跟我玩陰的,我讓你陰個夠.”楊浩大喊了一句之後,頂上了膛火,衝着繩梯上的大怪物就是一槍.. “砰….”這一槍,差點把楊浩的胳膊給震脫臼了,楊浩揉了揉肩膀忙探頭望去.大怪物身上並沒有他想象中爆炸後的火焰,而是滿身的綠色液體,大怪物掉到地面後,滿地打滾.痛苦不堪,渾身還冒着白煙.

“凱瑞…這是什麼玩意???對付這個小人還蠻有效果的嘛…”

“硫酸彈…這本來是用來對付坦克的武器,能瞬間燒斷坦克的外殼,和傳送鏈條.”

“我靠…你們的武器是夠狠的阿….”

“不…這是你師父從中國帶過來的….”楊浩聽後眨了眨眼睛,衝着天台的大怪物喊到. “小子,和我玩陰的 你還不行,知道不?…以後跟爺多學着點阿…”

“阿浩,你怎麼和神經病一樣??你和他說話他能聽懂嘛??就算能聽懂你也得說英語吧??”虎頭用胳膊肘捅了楊浩一下.

“熬……”一聲有氣無力的吼聲傳了過來.似乎是一個陰謀失敗了的混蛋在垂頭喪氣的喊着 ‘我錯了’.

“看…你看看??聽懂了吧???哈哈哈哈哈~~~”隨着楊浩的笑聲,所有人的心都放到了肚子裏,也跟着笑了起來.虎頭則是一臉的鬱悶,他剛纔的那句話是提醒楊浩別在這麼多外國人面前失態.可沒想到這怪物還真就夠配合他的,迴應了一聲,讓虎頭頓時啞口無言不知道再說什麼好了.可是楊浩心裏明白,危難面前他不能害怕,不能猶豫,但是壓制內心的恐懼談何容易??也許就是這麼發瘋一樣的亂喊亂罵一通才會抒發自己的恐懼和緊張吧..飛機伴隨着巨大的轟鳴聲,朝着圓圓的月亮越飛越遠了….但是,還有很多難題擺在楊浩面前,這個大怪物是什麼??也是喪屍嗎??師父的茅山之行會有什麼結果???滿城的喪屍該如何處理??敬請關注陽人陰差後面章節,精彩不斷,每日更新…望各位看管有錢的捧錢場,沒錢的捧個人場,點擊抽藏鮮花貴賓統統彪起來吧 飛機從升空之後沒做停留,而是直接飛往加拿大的一處海邊大城堡,你別說,有錢就是好,從直升飛機往下看去,一棟豪華城堡出現在綠油油的樹林之間,此處明明是個略有坡度的山坡,但此時完全看不出來,整個城堡的視野範圍內,全部被人工修正過,長着嫩草的前廳中間,立着一個雕塑噴泉,彷彿一個妙齡少女正在嬉水,別墅的後方,是私人飛機的降落點.在這裏除了直升飛機,各種各樣的車子琳琅滿目,光是停車用的車庫就不下10幾個.整棟城堡用的是白色噴漆,頂棚是蛋黃色,多層面的幾何圖形疊加在一起,讓人有一種自由的感覺,別墅背山面海,視野寬廣,估計這別墅的主人身份不一般.

“這…這是人住的嗎???”虎頭瞪着他那大眼睛四處的看,一臉驚訝的說到.

“阿浩…你說我們這是不是進了加拿大**份子的老窩了??”

“咳~~咳~~~”站在一旁的凱瑞忍着笑,佯裝無意的咳嗽了兩聲,因爲有人朝着這邊走過來了.

“太好了太好了….你們終於平安的回來了….”幾十個身穿白色僕人裝的傭人,伴着一位老者走了過來,緊緊的握住楊浩的手,激動的說着.

“你是????”楊浩一臉詫異的看這眼前的人,有些不知所措.

“楊浩,這是加拿大的參議員-詹森-肯尼先生…..”

“這老外的名字夠特兒的阿,啃什麼不好?啃泥巴??…”楊浩在心裏笑了兩聲之後忙和眼前的人打起了招呼.參議員身份可不低阿,一旦當選了,權利無限大阿.楊浩這樣的小嘍嘍可是萬萬得罪不起的.於是連忙露出了燦爛的笑臉,應和這老人的話.但似乎老人的情緒比他還要熱烈.

“英雄….英雄…你們都是英雄…”

“老人家,您過獎了….”

“不…你們確實是英雄,是全世界的英雄,也是我們家族的恩人….”

家族???楊浩聽到這個詞的時候,腦子裏忽然閃現了什麼,對了,這個老頭的手剛握上去沒什麼感覺,時間長了,竟然有一種絲絲涼氣滲透皮膚的感覺.難道這老頭是血族??楊浩回頭看了看凱瑞,只見平時一身傲氣的凱瑞此時也是低着頭跟在老人的後面,見楊浩投來迷茫的目光,她也只能抱以一個歉意的微笑,不過這個微笑說明了,她和這個老人肯定有着什麼關係.

“來來來…快…裏面說話…”老人一口流利的中文,讓楊浩更是納悶,怎麼這些老外漢語都這麼好??不看長相還真認不出是外國人呢.

衆人跟這老者來到了城堡內, ‘天那…這哪是人住的阿??這地方太漂亮了…’楊浩的心裏連連的驚歎着,本以爲會是陰暗神祕的城堡內,竟然是光明一片,滿地擺放着各種綠色植物和叫不出名字的美麗鮮花,城堡的頂部完全是透明黃色水晶構成,屋子裏面充斥着蛋黃色的光芒,讓人感覺很舒服,沒有一點的壓抑.紅色的地毯,和琳琅滿目的壁畫讓人有一種敦煌的感覺,紅漆木的大桌子,精緻的木雕座椅透露這典型的中式風格,桌子上光彩奪目的刀叉器具又顯示着歐式的奢華.

“快請坐……..”老人把楊浩拉到了自己身邊,坐在了主人位上,幾十個僕人分別站在兩旁.

“魏,你帶這他們先把那個東西放到地下室裏去,然後回來說話….”

小魏恭敬的點了點頭之後,帶着幾個僕人接過了美國大兵手中的喪屍轉身走進了內廳.

“老人家,我能問個問題嗎??”楊浩終於按耐不住滿心的疑問,終於開了口.

“你說吧,孩子….”

你又把天聊死了 “您的漢語說的真好,是在哪學的??您和小魏認識嗎??您的身份到底是???”

“呵呵….我的真實身份你應該能猜想的到,至於漢語,現在的英國從小學開始,已經普遍學習漢語了”

“英國??這裏不是加拿大嗎??難道您是…..”楊浩恍然大悟一般的站了起來.

“恩….我就是英國血族的大長老之一…..”楊浩他們幾個人心裏本就有了準備,但是話從老人口裏親自講出來,還是讓幾個人心裏吃了一驚.

“孩子?? 首富楊飛 你再想什麼??”

“沒…沒什麼…只是有點意外…..”楊浩努力的平伏着心裏的衝動,誰會想到英國血族的大長老竟然身在加拿大??

“你師父的事情,我已經聽凱瑞和我講過了…原來我還有些猶豫,但是你們的付出讓我徹底的後悔了,只要你師父來我這裏,我會親手把重生血櫃拿出來幫你師父除掉他肚子裏的蟲子.所以之前,對我的猶豫,請你們原諒.”老人說這,站起了身來,深深的鞠了一躬.

楊浩馬上扶住了他,一個敢作敢爲而且敢承認錯誤的人,又讓人如何去怪罪??何況師父康復指日可待,這本就讓楊浩的心裏充滿了感激.

“不必這樣不必這樣,您肯幫忙,我就感激不盡了~~對了,小魏也是血族嗎??”

“是的,自從生化兵器出現以來,我連續派出了7組人前去調查究竟,但都是失敗而告終,小魏是我派出的最後一批,看來只有他一個人活着了….好了,我們先不說這些,今天先給你們壓驚”老人說着,用手一揮,10幾個僕人躬身退了下去,不一會的功夫就端上來各種各樣的菜.

“不知道你們的口味,我本人就喜歡中餐.恰巧我的廚師在中國生活過幾年,味道還算可以,大家儘管試試…”老人的話還沒說完,虎頭的眼睛都已經綠了,他可是個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主,筷子也不用,直接用手去抓那桌子上的烤乳豬.

“虎頭…..”楊浩用手頂了頂他,誰知道這傢伙根本視而不見.老人見此笑着說到.

“吃吧…不用客氣..東西有的是…..”楊浩見老人這麼說,也不好在有什麼動作,於是乾脆放下了所有的心事,跟着老人聊了起來.氣氛很快就變的像一家人似的,九死一生後的衆人,都在狼吞虎嚥的補償着自己的肚子,歡聲笑語,舉杯暢飲到日落.幾個美國大兵和虎頭已經下去休息了,凱瑞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了城堡,屋子裏只留下了楊浩,老人,李廣義三個.

“現在沒有別人…我希望你們能幫我分析一下這些可恨的東西到底是什麼??”老人說着,拿起了一個遙控器,用手一按,在餐桌對面的牆壁上,出現了畫面.都是喪屍攻擊人類的各種畫面,也包括楊浩他們此次行動的點點滴滴..

“詹叔,混熟了之後對詹森老人的稱呼,他本人似乎很樂意接受現在能明確的信息一共有下面幾條.第一,喪屍的原型是來源與中國古代的活死人.第二,喪屍在一個奇怪的基因被加入重組之後,纔出現了原本不具備的能力.第三,研究這個病毒的並不是單一的一個團體,而是多個.互相都不知道底細,如今的喪屍是集合了所有研究團體的成果做出來.”

“哦??這麼看來,和美國的政府脫不了干係,他們這麼做是爲了什麼??”老人開始沉思起來.

“起初,美國政府說是爲了要對抗伊拉克的生化武器,製造政治壓力而開始研究的,但我認爲不單單如此,這背後肯定還有更大的陰謀.”

“我同意,李廣義說的沒錯,我認爲這喪屍不單單是針對血族而實施的攻擊,似乎還有未知的攻擊目的.”

“阿….這一切到底是爲了什麼呢???”

“詹叔,先等我師父從茅山回來再說吧,我們現在最重要的,是瞭解活死人的抗體,知道了這個抗體,那麼李廣義就有把握研究出對付這些喪屍病毒的新抗體,這樣一來,我們就不用擔心被感染的問題,這纔是最重要的..”老人聽了楊浩的話,覺得有道理,血族之因爲不敢還擊,就是因爲一旦被感染就只有被殺死或者變成喪屍同類的下場,這讓戰士的心裏有很大的陰影.戰鬥力自然發揮不出來,如果有了疫苗和抗體,那麼戰士心裏的顧慮就會消失,戰鬥力會大大增強.楊浩見老人同意了自己的想法之後,按下了耳朵上的麥克,聯繫起了一陽道人 “師父,聽到嗎??我是楊浩……”

“師父,我們已經安全撤回加拿大了,你那邊情況怎麼樣???”說話間,詹森大叔叫人把楊浩的通訊器材連接到了顯示器上.

“詹大叔????您這是????”

“太..太美了….”詹森一臉的意猶未盡,腦中還在想這那一處雲煙飄渺的情景.

“呵呵 大叔,這可是中國道家的聖地阿,2000多年的歷史了,自古就有之說,以後在和您細說,快把畫面跟進我師父吧”

楊浩的話音一落,詹森才覺出自己似乎有些出格,連忙追蹤起師父的信號.不多會,畫面從新定位在一處叫做乾元觀的地方,整個一個庭院位於山之頂端.硃紅 建築漆面讓人覺得莊嚴和神祕,門前的青石地面上,已經架好了一個道壇.宇卓陪着一陽叔站在了道壇的一旁,目不轉睛的盯着道壇後面的那個玄門道士.這個人,就是亦邪道人的師父,人稱元靈真人.這個人,一身白衣裝束.手裏拿着拂塵,雖然年歲已高,鬚髮銀白,但面色紅潤,身如泰山.遠遠望去,彷彿仙人臨世.張三丰祖師再生一般.

“元靈道兄,有勞了…..”一陽叔站起身來,行了一個抱拳之禮後,元靈真人並沒有說話,而是笑着捋了捋細長的鬍鬚.忽然,這位老人縱身一躍,騰空數米.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了一顆黃色的閃閃發光的小石頭,凌空一擲,這快小石頭不偏不倚的飛進了道壇前面的一具死屍嘴中.元靈真人落地之後,腳下踏起了奇怪的步子,身形忽靜,忽動.看的人眼花繚亂,只覺得畫面裏白色的影子到處亂竄.不多時後,竟然在屍體的周圍五角星的方位,各出現了一個元靈真人的化身,分不清哪個是真身那個是幻影,似乎都是真身,也彷彿都是幻影.

詹森老人對中國的玄學早就耳濡目染,可元靈真人的這幾下子功夫,讓這個血族的大長老也是連連乍舌,眼睛都不肯眨一下.

隨後,五位元靈真人同時擡起左手,大拇指壓在中指之上,手立於嘴邊.閉上了眼睛念起了奇怪的咒語,這個咒語和以往我們所認知的咒語不同.並不是漢語,也不知道是什麼語言,在他的嘴裏念出來,讓人聽的即清晰,又模糊.清晰的是聲音,模糊的是字句.聲如蚊蟲,卻清晰入耳.雖入耳,卻不知所念爲何.就這樣,唸了大概1分鐘之後,除了屍體頭上方的元靈真人之外的4個分身,一下子變成了4股白色的氣流,回收到本體之內,元靈真人睜開了眼睛.回手在道壇前拿了一個攝魂鈴.嘴裏大聲唸到: “天清地靈,萬物皆醒.聽吾之令,開屍眼….起……”元靈真人的攝魂鈴在話音剛落的同時搖晃了一下,鈴音非常清細,就連詹森和楊浩透過衛星傳輸後聽到了這聲鈴音,都不由得渾身一顫,攝魂鈴的威力看來是不容小觀阿.直接能影響到人的內心深處.眼前的這個屍體在鈴音過後,猛然的睜開了眼睛,整個屍體以腳後跟爲着力點,直挺挺的站了起來.宇卓見此,嚇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往師父的身後躲了躲.畢竟死人睜開眼睛,一下子站起來,對誰都有一定的震懾力的.

“師~師父~~這也太邪門了吧????不是說玄門法術裏趕屍控屍之類的法術都是騙人的嗎??這 這是怎麼回事???”楊浩剛要發問,站在一陽叔身旁的宇卓就說出了楊浩心理的疑問,不僅是這兩人,連詹森也是一臉期待的等着一陽叔的解釋.

“玄門法術並不是虛假的.只是會真本事的人少之有少,玄門之妙多被江湖術士所歪曲,這屍體復甦也可以用科學來解釋,這麼和你說吧,人死後,表層意識會先死亡,也就是主觀意識會死亡,但是人的潛意識,還是會在腦中停留很長一段時間.如果修煉之人能夠溝通死者的潛意識,那麼自然就能控制它的行爲,在古代,趕屍,控屍乃是平常之事,家喻戶曉.生人見而避之..但是在民國期間,有人利用趕屍之名販毒運毒,事情敗露之後,這趕屍就被扣上了騙子一詞,其實不然………”

“呵呵 一陽道友不愧是人中龍鳳,竟然對符篆,丹鼎2派瞭如指掌.前途無量,前途無量阿~~~~”元靈真人聽到了這師徒倆的對話,不由得對一陽叔的見識頗爲欣賞.

“哪裏哪裏,元靈道兄過譽了…..”

“呵呵..你說的沒錯,溝通屍體潛意識是控屍的第一步,但此時的屍體並沒有自身的意識,它們會完全的聽從人的安排.”

“道兄的意思是?????”

“這活死人,是介於死屍與殭屍之間一種產物…你們看….”元靈真人說完之後,把死屍面上的符咒取了下來,這屍體立刻失去了控制,這跳跳,哪蹦蹦的.不知道自己應該幹什麼了,彷彿沒了目標,沒了主宰.

“陰陽互生,陰陽互轉,離體之魂,散體之魄,隨吾真言,速速歸位…”元靈真人又念動了咒語,這屍體頓時停止了一切動作.過了半晌之後,它又開始動了,但這回就有了自己的意識,但是好像和孩童一般,一會拿起了道壇上的供果大口的咀嚼着,一會又想小孩子一般,蹲在地上像是出恭.走了幾圈之後,又趟在地上睡了起來..

“元靈道兄 這??????”

“呵呵 聽我慢慢說於你聽.這具屍體,識神已死,元神已破…我以道術讓它的元神從新歸位,但是,元神並不是意識,而是人出生時那一先天之氣.因爲識神也就是你們口中的主觀意識已死,體內只剩下元神.所以,它只具有本能反應,也就和小孩剛出生一樣,只會吃喝拉撒,行走坐臥..其他的一概不知…”

“那活死人是如何製成的呢????”一陽叔聽後點了點頭,繼續問到.

“你們可能對殭屍有一些瞭解.殭屍,是修煉之人,或者是有權勢之人死後不想放棄生前之事物,從而葬於風水寶地.吸收日月精華,待時機一到,破土而生.自古就有,殭屍一出,爲禍一方,先屠至親,後滅近鄰一說.但是殭屍和活死人不同,活死人和你們口中說的喪屍也不同…殭屍有本我意識,除了元神,保留了自我的一部分識神,它們吸血是爲了吸取血中之氣,人中之精華,來補充自己能量的流失.活死人,完全就是你們眼前的這個屍體,在認爲的加入一些邪惡的意念之後的產物,它們沒有本我意識,而是被灌輸了他人的意念,而這個喪屍……..”元靈真人說着說着,目光竟然直接看向了大屏幕,眼光直直的看着詹森.

‘難道…他能透過衛星看到我?’詹森的心裏立刻被這個眼神看的發起毛來.內心深處冒出了這麼一句話.

‘這個元靈真人在看什麼???哎??? 平天策 師父怎麼也在看??再看我????’楊浩看了看屏幕中正在盯着詹森的元靈真人,又看了看正面對自己微笑着的師父.這是怎麼回事?隔着大半個地球,還有大氣層之外的衛星,難不成這樣都逃不過元靈和一陽的眼睛嗎???

“這喪屍就跟你們血族有關…..”元靈真人盯着詹森,冷冷的說出了一句話,這一句話,在詹森的腦子裏炸開了鍋…你們…這喪屍就跟 ‘你們’有關.這話分明是說給詹森聽的,看來,元靈真人並不是假象,他是實實在在的看到了身在加拿大的血族元老詹森,肯尼.

楊浩忍不住了,一把抓過了麥克風,對着師父喊起來..

“師父??你衝着我笑什麼??? 綜武俠論西毒吃蘿蔔的節奏 難道你能看到我????”

“呵呵…腦中有圖像,你的一舉一動我都能看的到…”

“阿???師父,看來我以後結婚了,洞房的時候都不安全了…”一陽叔聽了楊浩的話之後,氣的差點沒吐出血來.

“呸….你把爲師看成什麼人了??這種感應,只有在你關注爲師的時候,我才感應的到,如果你的注意力不在爲師身上,那麼就算近在咫尺,爲師也感應不到你.所以你結婚的時候大可放心…這個臭小子”一陽叔說完衝着元靈真人搖了搖頭,一臉的無奈,而元靈真人也轉過了頭看,透過屏幕笑呵呵的看了看楊浩,隨後,把宇卓拽到了身邊… “來…孩子,摒除雜念,把你的意念試着透過眼睛灌輸到這個屍體上看看..”宇卓,似懂非懂的站到了屍體前面,頓時一雙人眼和一對屍眼對視了起來,沒過5分鐘屍體動了…..楊浩一臉驚訝的看着這個屍體,之間它搖搖擺擺的走到一陽叔面前,普通跪倒在地,連磕了三個響頭.停在了那….

“你剛纔給他傳輸的是什麼??”元靈真人一臉笑意的問到

“我 我沒想什麼,我對它說,要是能和你溝通,你就去給師父磕三個頭…”

“呵呵…一陽道友,你看到了吧??你徒弟的修爲還有限,如果是個修爲高深的人,意念力超強,對它施加一個意念後,它就成了活死人.500年前的白龍鎮活死人一事,就是一個墮落的道家弟子,爲了守住不義之財,一夜之間殺光了此處的村民,又以念力灌輸屍體,讓它們攻擊一切前來白龍鎮調查真相,和企圖奪取財物之人,如此便造就了活死人爲害一方的事件”

“原來如此,那麼如今的喪屍,又是如何誕生的呢??和血族到底有什麼牽連?”隨着一陽叔的話,元靈真人的目光再一次望向了詹森,肯尼這個血族大長老的身上……. “阿浩,把你們在美國救人的事情和元靈道兄細細的講一遍吧….”楊浩聽了師父的話之後,對這元靈真人把在屍城的全部經過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喪屍是如何的兇猛,智力在短短的幾天內進步到了什麼情況,以至於最後逃脫時,出現的那一個大怪物是如何的兇猛,滴水不漏的講了出來.

“對了,真人….這位是研究喪屍病毒的科學家之一,他會和您說一些更具體的東西”楊浩說完看了看李廣義示意該他露面了.於是李廣義繼續說道.

“起初,我從湘西的一個趕屍匠手裏拿到了一份控屍和活死人的資料.按照上面所記錄的內容研究出了第一具活死人.可是它並不具備攻擊力,而是行動遲緩,呆呆傻傻的四處遊走.不知道上面是如何得到的消息.此事發生沒多久,有一天,上面派來了一個人,要我給這個活死人體內加入一組基因,我照做之後,活死人的性情大變,對血液有無比的敏感,而且只對人類發動攻擊,並且力大無窮,不畏刀槍.最奇怪的是,它們竟然恢復了一部分意識.”

“被加入的那組基因是什麼”

“對不起,我們的研究都是互相保密的,我也不知道那一組基因到底是什麼….”

“恩 如果我想的沒錯,應該是這樣…..”元靈真人說完,轉身走進了乾元觀內.不出2分鐘,他手上拿着一小瓶紅色液體從新出現在大家面前,只見他來到了那具屍體之前,用手指捏着一道符咒,貼到了死屍身上,這屍體立刻停止了一切活動..

隨後又從身上拿出了另一道空白的符咒,和一根畫符用的小毛筆.元靈真人用毛筆沾了沾瓶子裏的血,在符咒上畫了一些看不懂的東西之後,換掉了屍體頭上的那一道鎮魂符.這道血服一貼上去.屍體就如同發瘋了一樣,兩排牙齒咬的咯吱咯吱直響,它看了看周圍的人之後..張着雙手,快速的朝着一陽叔的位置撲了過去…

宇卓一看,第一時間從一陽叔的身後跳了出來,這屍體楞了一下之後,轉身朝着宇卓追了過去.雖然這屍體變化明顯,行動加快,但頂多也就稍微的快過普通人的身法,對於宇卓來講.根本構不成威脅,宇卓也沒有施展攻擊,而是用身法周旋着…他心裏明白,元靈真人是在做試驗,自己只好當一會全職陪練了,只是給一個屍體做陪練感覺有些不舒服.

“這…這太不可思議了….究竟是因爲什麼??這活死人會有這麼大的反應???”李廣義一雙眼睛緊盯着大屏幕,元靈真人做的一切,他都盡收眼底.可他依然想不通.

“難道和那瓶血有關係????”楊浩用手拖着下巴,盯了好一會之後,把結論嘟囔了出來.

“你說的沒錯,這種現象說簡單也簡單,說複雜也複雜…我剛纔給這個屍體頭上貼的符,是老虎的血寫上去的.這屍體本身沒有後天意識,但是老虎的血液裏殘留了老虎的後天意識,血液裏的記憶和屍體的元神一結合.那麼,這具屍體就成了人型虎心的東西,老虎有什麼特性,它就有什麼特性….”元靈真人的話讓所有人似乎都看到了謎底.

“道兄,你的意思是說,喪屍也是這麼來的???被加入了血液裏面的後天意識??”

“應該是這樣的,只不過,那組基因不是野獸的基因罷了….”

“道兄請明示……”

“遠在天面,近在眼前,喪屍對血液有強烈的反應,而且攻擊目標只針對人類.我懷疑,喪屍體內被加入的另一組基因是血族的基因.”元靈真人把心裏的猜測脫口而出.在坐的人,遠在加拿大的人都無比的驚訝,沒有想到謎底竟然是這樣.

“血族???你是說,喪屍是由中國活死人制作的方法加上血族先天的本性造就而成??這…這怎麼可能,會道法的人在中國國內都已經寥寥無幾,在美國怎麼可能有人會?”詹森老人不假思索的說出了心裏話,因爲這個答案讓他太出乎意料了.

“你錯了,製作這樣的喪屍,並不一定非要使用道法.如今的科學也十分了得,據我所知,美國人早在幾十年前就開始研究人類的潛意識,和腦部開發.所以能激發死者的潛意識也不是什麼難事,至於血液記憶,就更加簡單的.你們說的基因,就是科學上的一項偉大突破.所以說,這件事情用科學的方法也是完全可以達到目的的.只要明白了其中的原理,就不難….”

“真人,如果讓您用道法不知道能不能剋制住它??”李廣義似乎聽出了元靈真人話裏的意思,美國人是學習中國道法裏面的原理,用科學的手法制作,那麼相反,李廣義只要學會了道法裏面剋制喪屍的原理,同樣也能用科學的方法達到一樣的效果.

“當然可以,道,乃是萬物之根.天地萬物都是道所生,自然也會受道的制約.這喪屍也一樣,我在這裏只告訴你原理,你可以用科學的方法在短時間內達成效果.”元靈真人說完,向前一個大踏步衝到了宇卓和活死人中間,左手按住了它的頭頂.

“在上爲天,在下爲地,生人動,故人靜.陰陽分立,急急如律令…..”元靈真人說完,左手一鬆,這活死人立刻就像失去了所有生氣,撲通一聲,直直的倒在地面上一動不動了.

“看到了沒有??這其實沒有什麼難的.常人會被**干擾心智,所以纔會迷茫,如今這喪屍的解決之法已明瞭.萬物皆有根,養,則生.斷,則亡,滅此之法,唯有斷其根”

元靈真人這彎彎饒的話,此時確實在明瞭不過了.喪屍的支撐點有二,就是元神和血族的基因,那麼切斷其中之一,也就是最根本的方法.

李廣義的腦子比較聰明,他立刻就明白了這話中的意思,可是還有一個最關鍵的問題還有待解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