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5, 2020
37 Views

「好,我都知道了。太醫,情況怎樣?」

Written by
banner

皇上問道。

張太醫把剛才的診斷,又複述一遍給皇上聽。

「你確定是赤練金蛇之毒?」

歐陽弘業問道。

「微臣不敢欺騙皇上。」

張太醫跪在地上,拍著胸脯保證。

「可知道這赤練金蛇之毒,是如何被吃進去的?」

皇上問道。

「微臣正在查明,因為此種蛇毒無色無味,極易隱藏,可能會花上一些時日。」

張太醫面露難色,不過有了上一次的經驗,鑒定這種蛇毒,應該不會出現問題。

「你現在就開始查,太醫。」

皇上吩咐,張太醫肯定不敢怠慢。

歐陽弘業不再多問,離開了小黑屋。

在小黑屋的不遠處,蘇柔正趴在門邊上向這邊眺望。

「玉竹,今下午人來人往的,都是幹什麼的。」蘇柔很好奇,坐在宮裡頭,一直有人不停的走動,而是腳步還非常急。

玉竹是蘇柔從相府帶出來的丫頭,聰明伶俐,很得王夫人的喜歡,之前跟著王夫人,這次蘇柔進宮,王夫人特地讓玉竹好生伺候蘇柔,一起進了宮。

「我也很好奇呢,主子,我這就去給你打聽打聽,你在這裡等著。」

玉竹小心的向小黑屋那邊走去。

不一會的功夫,玉竹緊張兮兮的來到香寧宮稟告蘇柔。

「主子,可不得了,出大事了,後面是一個小黑屋,裡面住著被皇上懲罰的人,聽說叫馮芸…說是今個兒被人下了毒,差點沒就過來。」

蘇柔一愣。

她聽到馮芸的名字,心頭一震,這不是和蘇瀅、周曉芙一起進宮的那位嗎?

聽說,馮芸的父親是吏部尚書,來頭不小。

現在怎麼落得了這般模樣?這反差實在是太大了。

「你可打聽仔細了?」

聽到這個消息,蘇柔暗暗心驚,竟然還有人投毒,看來和後宮的日子不太平。

「一清二楚,皇上和皇后都在場呢,沒人敢說假話。」

玉竹再次肯定的回答。

「這馮芸面子也不小啊。」蘇柔笑道。 「一定要徹查清楚。」歐陽弘業不能容忍有人在後宮敢這麼作死。

「是。」

連英趕緊去安排人,專門調查此事。

「皇上,芸貴人現在身子太過虛弱,如果再待在這裡,藥性發作,恐怕有個三長兩短。」

皇后滿臉的擔心。

「嗯,說的沒錯,皇后的意思該如何?」

「不如先讓芸貴人回宮去,好在那裡住的習慣,這麼長時間她罪也罰了,苦也吃了,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歐陽弘業沉思片刻。

「那就按照你的意思辦。」

「謝陛下。」

皇后深施一禮。

馮芸聽到這話,激動的留下了兩行熱淚。

皇上走後,皇后安排人對春載宮好好收拾一番,自不多言。

很快,馮芸被毒害差點喪命,皇上恩准她回春載宮的消息在宮裡就傳開了。

「主子,你說誰會這麼狠毒,竟然去殺一個毫無反手之力的戴罪之人。」

晴雲一邊幫蘇瀅梳頭,問道。

「這個事情有些蹊蹺,和馮芸誰能和她有什麼深仇大恨,如果說有,我可能算一個。但也不至於要了她的命。」

蘇瀅坐在鏡子面前。

「我也覺得很奇怪,再者說,聽說給芸主子下毒的是一種叫赤練金蛇的蛇毒,很是厲害,如果不是張太醫精於醫道,早就一名嗚呼了。」

晴雲利索的給蘇瀅盤了一個髮髻。

「想必事情會有一個水落石出。」

蘇瀅說道。

「主子,我還是有點擔心。」

「什麼?」

蘇瀅回過頭不解的看著晴雲。

「芸主子對我們迎昭宮肯定是恨到骨子裡去了,現在她又回到了春載宮,我怕她日後對主子您不利。」

晴雲眼中有絲絲的不安。

「不必多心,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怕什麼。」

蘇瀅眉梢微翹,露著霸氣。

「嗯。」

晴雲使勁的點點頭,主子蘇瀅在她心目中的樣子,越來越威武了。

正在此時,晴雲看著外邊,笑道:「皇上來了。」

歐陽弘業回到宮中,批了會奏摺,實在是無趣,就來看看蘇瀅。

「皇上今天好清閑。」

蘇瀅起身來到門前。

「朝廷的事少了,這宮裡頭又出了事,我哪裡有清閑,想必你也知道了吧。」

「嗯,聽說了一些。」

蘇瀅淺笑。

「朕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敢在後宮裡用毒,這還了得,我等在宮中豈能安睡。」

歐陽弘業臉色微怒。

「陛下不必驚慌,這個中原由還得查明清楚了再做打算。」

蘇瀅的平靜反應,倒是讓歐陽弘業心生佩服。

「連英,你去讓御膳房的人,把供給迎昭宮的飯食,都要重點查一遍,每頓飯之前都要查。」

歐陽弘業對皇后都沒這特殊待遇。

「就不必了吧,如果讓皇後娘娘和其他人知道,我迎昭宮又該不安生了。」

蘇瀅委婉的拒絕。

晴雲有些憋不住,想開口又不敢說。皇上的這份心意還是領的好,連馮芸都有人下毒,何況是處處被其他主子看不順眼的迎昭宮呢。

「你就別推辭了,這事就這麼定了,你不怕我還怕呢,我還想在這多吃兩頓肉片蓋飯。」

歐陽弘業撇了撇嘴。 蘇瀅白了歐陽弘業一眼。

安安靜靜的吃完飯,歐陽弘業還想再呆一會,被蘇瀅給委婉的趕走了。

突然,就聽到後面亂糟糟的。

「似乎你香寧宮的方向,晴雲,你看看怎麼回事。」

蘇瀅心中不安。

晴雲趕緊去打聽。

不一會的功夫,只見晴雲小喘著氣跑回來。

「主子,不好了,一幫人在香寧宮搜查呢,看著很兇的樣子。」

蘇瀅心下一沉,感覺有些不對勁。

「走,隨我去一趟。」

蘇瀅帶著晴雲和小林子,出了迎昭宮,直奔香寧宮。

香寧宮烏泱泱擠滿了人。

「你們要幹什麼,你們憑什麼搜查我的東西,我要稟告皇上,你們…」

坐在地上大哭的人,正是蘇柔。

「姐姐。」

蘇瀅上前一步,把蘇柔攙扶起來。

蘇柔看到蘇瀅趕過來,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

「蘇瀅,快,快讓這些人停下來,他們不分青紅皂白就來搜查,簡直是欺人太甚。」

蘇柔哭的厲害,玉竹她們還有丫鬟婆子都立在院子里,不敢吱聲。

蘇瀅掃了一遍,很快就在門廳發現了一個人:李公公。

李公公是皇後娘娘身邊安公公的手下。

蘇瀅看到李公公在此,心想不好。

「李公公,你這是為何,帶這多人來此處搜查?」

蘇瀅上前問道。

蘇瀅是皇上身邊的紅人,李公公自然會恭敬者。

李公公笑臉相迎,笑道:「瀅貴人有所不知,我這是奉命行事。還請多包涵。」

搜查的人哪是搜查,把屋裡的桌子給掀了,櫥子給翻了,地上一片狼藉。

「柔淑儀初來乍到,不知為何冒犯了娘娘。」

蘇瀅不緊不慢的說道。

「恕奴才不敢相告,我奉的是皇後娘娘的懿旨,不得已為之。」

李公公臉上的笑隱藏著背後的陰毒。

「公公,找到了。」

一個小太監拿著一個盒子,裡面放著一個翠綠色的小瓷瓶。

李公公兩眼放光,剛要走。

「公公,您看這是什麼?」

另一個小太監抱著一個精緻的銀盒,沉甸甸的。

蘇瀅看到盒子,腦袋嗡的一聲就大了,這是自個送給蘇柔的,裡面裝的都是一水的金元寶。

李公公上前打開一看,一小片金燦燦的金光差點閃瞎了他的狗眼,眼都直了。

「一起帶走。」

李公公加重了它那尖細無比的嗓門。

「等等。李公公,這是柔淑儀自個的財物,我看你還是留下為好,要不然日後追究起來,你在皇上面前恐怕說不清楚。」

蘇瀅話里透著一股子威嚴。

「李公公,你還是識相一點,誰不知道這柔淑儀是我家主子的親姐姐,這自家的東西,我看你還是留下為好。」

小林子走到李公公跟前,就要抱過來。

「別動,不能動。」

李公公吆喝一聲,屋裡屋外搜查的人都圍過來。

「瀅貴人,我警告你,我這是奉了皇後娘娘的懿旨,你要是敢攔住我,就是抗旨。」

李公公又提高了嗓門。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