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2, 2020
87 Views

莫群將手中紅色的信封遞到何淼手裡,「老夫人說大公子見過之後自會明白。」

Written by
banner

何淼看著手中紅色的信封忍不住猜測道,「既然敢明目張胆的送了我這,只怕是心中早已經打算好了,也罷那就讓我看看你到底打的是什麼主意。」

只是當何淼將信封拆開之後,才發現裡面竟然是一份請柬。而且還是魏秋月同何默成親的請柬。

趙峰見何淼的臉色不好看,就知道這莫群送來的東西一定是件致命的東西,否則公子也不會是這個樣子。

「公子,老夫人的信里說什麼了?」趙峰問道。

何淼直接將手中的信件遞給趙峰,「你自己看看。」

趙峰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信封裡面竟然是何默同魏秋月成親的請柬。

「這怎麼會這樣的?」趙峰大驚。「表小姐跟二公子怎麼會?」實在是他們這些人的心裡都很清楚,魏秋月一心一意的愛慕何淼,怎麼會突然之間就要答應嫁給何默了,這根本就不合理。

何淼倒是不在意魏秋月是不是要跟何默成親了,對他而言這魏秋月跟何默成親也許還是件好事,至少今後便不會有人在糾纏於自己了。

只是讓何淼不放心的是謝氏如今這麼眼巴巴的將請柬送了過來,只怕不只是想要告訴自己何默要娶魏秋月這件事,還要傳遞給自己的一個訊息就是她已經跟魏府那邊聯繫上了。

釜底抽薪,謝氏我還真是小看你了。

「你回去告訴母親,二弟跟表妹的婚禮,我怎麼會可能不出現呢。我一定會為母親備上大禮,恭賀她覓得佳媳。」

莫群就是一個傳信的,確認何淼收到信之後,自然就是趕緊回去跟謝氏彙報了。

「公子,您說老夫人這麼做到底是什麼意思?二公子跟表小姐怎麼會湊到一起了?」這才是趙峰心中的疑問,明明表小姐對自家公子那是一片痴心,這怎麼轉眼間就變化的這麼大?難不成當真是女人心海底針?

「你去將魏家所有的資料都幫我找來,越詳細越好。」何淼道。

趙峰一怔,難不成公子突然發現自己其實是喜歡錶小姐的,所以在知道了表小姐即將要跟二公子成親了,就按耐不住自己了?

「是。」

曲江縣盤山溝

「瞧你們來就來吧,咋還帶了這麼多的東西?」趙德全夫婦見閨女跟女婿帶著大包小包的東西回娘家,嘴上雖然在抱怨趙氏他們帶回來的東西太多了,可是臉上的笑意卻是藏不住的。

「老七,老八還不趕緊過來接東西。」谷氏中氣十足的一聲大吼。

屋裡立馬就出來兩個二十幾歲的青年,倆青年的臉上都帶著靦腆的笑容。

「二姐,二姐夫你們來了。」說話的是老八趙根書,老七早趙根虎早已經自覺地去幫宋華豐提手中的重物了。

趙氏也是十多年不曾見到自己的這兩個小弟弟了,一時間頗為感觸。

「這一晃眼你們就這麼大了,我記得我走的時候,你們還不到我肩膀呢。現在都比我高出一個頭了。」

「那時候我們才十歲多一點兒,如今都已經是塊三十歲的人了,自然是早就長高了。」小時候趙根書同趙氏呆在一起的時間就是最多了,所以如今即便是十幾年沒見面趙根書還是能跟趙氏說說笑笑。 ?正當趙山喝著茶的時候,突然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倒在了店門口,一口鮮血吐在了地上。看上去像是受了重傷。

前妻的復仇 這時,店小二從裡面走出來:老頭子,快走開,不要影響我們做生意,你要是死在我們店門口,以後還怎麼做生意啊。說完,店小二叫來了另外一個夥計,把受傷的老者抬到了離茶館百米遠的小巷坐著。

這時,趙山拿著一碗茶水和一些吃的走到老者面前。老者接過趙山手中的茶水喝下說道:謝謝你,小夥子,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趙山。老爺爺,你怎麼傷的那麼重,是誰把你打成這樣的啊?趙山問道。

老者用雙手撐地把身子挪了一下,身子垂直坐在牆上望著趙山說道:我是法德蘭帝國西部玄影山莊大長老左青。老莊主生前有收兩個關門弟子。大弟子玄風天資聰明但品性不正,為人奸詐,容易走極端。二弟子玄雷天資一般但品性端正,為人忠厚。莊主生前閉關三年始終未能突破到仙境,所以在臨終前把莊主令牌交給我讓我代做掌門等時機成熟時再傳位給二弟子玄雷。

沒想到老莊主一去世,大弟子玄風不知道從哪裡聽到莊主打算傳位於玄雷。於是露出狼子野心,痛下殺手把玄雷給殺了。然後趁我修練的時候聯合二長老和幾名弟子偷襲我,我受傷外逃他們一路追殺我到此。 獨家寵溺:帝少寵妻如命 就在剛才他們把我打成重傷,在我身上沒有搜到他們想要的東西,於是才離開前往玄影山莊。

說到這裡,左長老表情痛苦強忍疼痛得說道:小趙山,我快不行了,你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

趙山連忙點頭說道:左長老,你會沒事的!我答應你。

玄影山莊不能露入玄風之手,莊主生前有個女兒,年齡跟你差不多大。因為是老來得女,莊主對她疼愛有加。在她五歲的時候就拖人把她送到薩格達古城少台庄修練,聽說少台庄莊主靈魂已達到仙境。我要你做的是把莊主令牌交到她手上,讓她執掌玄影山莊。當然以你們現在的實力還不能去找玄風。所以等時機成熟時你再去找她。然後把令牌交給她並告知真相。

趙山點了點頭應道!

你去剛那家客棧後面的第二條巷子裡面有個廢棄的房子,然後在房子大門旁邊有堵磚牆,你把磚牆拿掉三層就可以看到有一個黑色的包袱。把包袱取過來。

趙山按照左長老的指示把包袱取了過來交在左長老的手上。左長條打開包袱,裡面有塊莊主令牌和一本玄天寶錄。這本玄天寶錄是記載天下所有機關開啟方法。這本你先收好,將來對你大有用處。

這時,左青用危弱得聲音說道:你應該是鼎天堡的學生吧。這本玄天寶錄就當作是你的報酬吧。然後這令牌你先收好。對了,莊主的女兒叫玄月蘭。拜託了,小。。趙。。。山。說完,左長老雙手下垂,兩眼慢慢合閉。。。

看到這一幕,趙山的眼淚奪框而出。。。

這時候天色已晚,趙山顧人把左長老屍體給埋了,然後回到了鼎天堡。趙山雙腿盤坐在床上:把左長老給的那本玄天寶錄拿出來。上面記載了各種大大小小的機關開啟方法。趙山一邊看一邊學習一邊研究。這兩天趙山也沒出去。一有時間就研究他手上那本玄天寶錄。

很快,三天假期結束了。趙山跟著陳長老來到了後山。然後陳長老拿出一顆丹藥遞到趙山手上說道:這顆丹藥你先服下,有助於你修練靈魂時吸收靈力。還有這本是人境高級功法《五形掌》,等你到達第三階便可以開始自行修練。

交待后陳長老把趙山帶到後山一處密室里。我和幾個長老有在這間密室注入相應的靈力。這一年你就呆在這密室修練,我會安排人給你送飯。我也會在後山修練。說完便把密室門給關上。趙山走到密室的石階之上。然後盤腿而坐開始修練。

月光下,紫瀾倚在窗邊,托著腮幫,仰望著沉靜的天空。不知道趙山在鼎天堡過得怎麼樣了。聽黑牛叔叔講趙山要在後山閉關一年。趙山呀趙山呀,你到底什麼時候回鳳溪村找我玩呀。沒有你在鳳溪村我都少了很多樂趣。每天除了學習就是學習,偶爾跟村裡的孩子在一起玩耍。爺爺也真是的,讓他帶我去鼎天堡去找你。每次都會被罵。紫瀾在房間喃喃自語道。

時間過得真快,轉眼間!半年時間過去了。密室里一束黑影從趙山的眉心冒出。又升階了。此時的趙山已經突破第五階到達人境第六階了。五形掌也練得較為熟練了。唯一不足得就是太枯燥了,連一個說話的人都沒有。當然修練本身就是一件枯燥無味的事情。沒人能替你分擔,只有靠自己。還好趙山自己有時候會自己找點樂趣,沒事的時候就跟當初在狼洞穴一樣蹦跳來蹦跳去。反正又沒人,學著狼在洞里四處竄。

鼎天閣內程虎和薛芸也沒落下。雖然比趙山會略差些,但相對來說已經不錯了。程虎也已經達到了人境五階,薛芸達到了四階。另一邊的柳雲飛和王小燕也齊齊跟上。他們都達到了第五階。他們從程虎和薛芸的口中得知趙山去後山修練了,心裡多多少少有點羨慕。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刻苦修練。年輕人誰都有不服輸的精神。

春去冬來。新生們在鼎天堡已經整整度過了一年。離陳長老的一年之期也已經到了。廣場上的石階之上又像去年招生一樣那麼熱鬧。而唯一不同的是這時候的學生們都彼此相互熟悉。都是三五成群得站在一起有說有笑。陳長老也已早早得站在廣場之上。左右兩邊依然是方雨和穆正兩位老師。而此時的趙山依然在密室修練。因為還有一個多月他才可以出關。

此時,陳長老開口說道:「在鼎天堡,第一年修練是最辛苦的。也是最枯燥的,因為每天你們除了吃飯睡覺其餘的時間大都是在修練。當然這也是必經之路,萬事開頭難。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一年前我說過,會在你們一百人當中選出前二十名跟著我在後山修練。現在你們通過自己一年的堅苦修練,是時候讓同學們和老師看看你們這一年都學到了多少東西。

鼎天堡每三年會招收一批學生。而在鼎天堡學習滿三年會由老師帶領你們外出歷練一年。現在估計上一屆學生也應該在返程的途中。我想要不了多久你們就可以見到學長學姐他們了。 趙德全夫婦以為二閨女這麼多年都沒有回來,早已經跟家裡人生疏了,誰知道這一見面跟往常竟然還是沒什麼兩樣。到底是一家人,血濃於水,感情又豈是這麼輕易的說散就散的。

「行了,你們姐弟也別光站在門口說話了,進去再說。」趙德全滿面笑意。

一進了屋子宋華豐才發現原來屋子裡面早已經坐滿了人,不過每一個人都對自己散發出最善意的笑容。

「這些都是你們的兄弟跟兄弟妹,還有侄子這些。」趙德全也沒有一一給宋華豐介紹,想著等多相處幾日,自然也就熟悉了。

倒是趙氏生怕丈夫不自在,幾乎轉眼間就將家裡的親人都打聽了個遍,然後一一都跟丈夫說清楚了。

「你要是有記不住的,記得要問我。」趙氏叮囑道。

程氏用一方灰布包著自己的頭髮,手裡不停地撥弄著花生,不過不是給自己的。而是給自己身邊的一個四歲大的小孩子。

「大嫂,這是你孫子吧。」趙氏見程氏同自己離家的時候相比除了老了一點,面容憔悴了許多,也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

程氏將遮住自己眼睛的頭髮撩到耳後卡住,道:「小孫子,今年四歲了。來乖寶叫二姨奶。」

「二姨奶好。」趙曉寶奶聲奶氣的聲音一下子就把趙氏的心給俘虜了,甚至還忍不住去捏了捏趙曉寶圓嫩嫩的小臉蛋。

「你呢,只怕是也早已經做奶了吧。」程氏問道。

「可不是,最大的那個今年都十一歲了。」趙氏說的是宋哲。

程氏滿臉羨慕的看著趙氏,要是當初大兒媳婦生的那個孩子沒有病死的話,現如今應該也有是三歲了。哎,這一切都是命,半點不由人。

程氏的大兒媳知道婆母肯定是想起自己那個早逝的孩子了,所以才會這樣。連忙安慰道,「娘,都過去了。」婆母心裡難受,難道自己的心裡就不難過了嗎?

「怎麼回事?」趙氏看程氏說著說著竟然就哭起來了,心中覺得奇怪。

「行了,大喜的日子老大家的這怎麼又哭起來了?」谷氏呵斥道。

程氏連忙止住了淚水,「娘,我這也是一時想起來有些傷感所以才會哭的。」

「那孩子的命不好,也怪不得其他的。咱們去燒香拜佛不就是希望他下輩子能投個富貴人家的胎嗎。」

程氏連忙稱是,只是趙氏的心裡總有一個小疙瘩在,看大嫂的樣子就知道事情絕對不會是這麼簡單,可是娘卻攔著不讓大嫂說,難不成這中間還有什麼隱情不成?不過這娘家自己早已經是十幾年都沒有打過交道了,所以在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情況下,也不能貿貿然就行動。

唐氏跟華氏相互交換了個眼神,「二妹,阿離怎麼沒有跟著你一起過來?」

聽到三嫂唐氏跟自己提到自己閨女阿離,趙氏的心裡立馬就舒坦了不少。

「那孩子在家裡看家呢。」趙氏一臉的驕傲。

「家裡該不會只有阿離一個人在吧。」谷氏心道難怪看不見自己的寶貝外孫女,感情是留在家裡看家了。

「放心,還有人陪著她呢。」趙氏道。

華氏的感覺一向都最是靈敏,這會兒見趙氏提到宋離的時候都是臉帶笑意的就知道宋離在自己這個不曾多加相處的二姐心中的地位是如何的了。

「二姐,上回阿離來我們這裡的時候,我也沒有機會跟她說上話,只是看著阿離就知道那孩子是個有出息的,就是不知道二姐可給她定下親事了沒有。」華氏笑問道。

程氏眼睛本來還是紅彤彤的,結果一聽見華氏的這話,連忙一個餘光掃了過去,這老五媳婦的速度還真是快,竟然這麼快就開始跟二妹打聽起宋離的親事來了。

其實她們這幾個人的心裡不都打的是這個主意嗎,而且她們早已經有意識,那就是看誰的速度快,誰要是能提前得到趙氏的信任,將宋離許配給她們他們自家的孩子。

華氏可不在乎程氏是不是在生氣,上回婆母從二姐家回來之後,那是把二姐那個閨女宋離誇得是天上有地上無的,更何況上一次宋離來得時候自己也是看見過人的,長的確實標緻不說,關鍵是這人聰明,上回來才只是給出了個小主意現在家裡的日子就要比從前好過不少。

「阿離的親事我們這做爹娘的說了都不算,要她自己同意才行。」趙氏笑道。

華氏的臉上多了幾分難看,「這哪有父母管不了兒女親事的,二姐快莫要開這樣的玩笑了。」

「我說的都是認真的,阿離的親事我跟她爹都不管,只要她自己看上眼了就行。」趙氏道。

「要是阿離那丫頭找個乞丐,你們也能願意不成?」華氏知道這話自己不應該說,可是她就是咽不下心裡的這口氣,她知道趙氏肯定是猜到了自己的打算,所以才會說什麼宋離的親事由她自己做主的這樣的話。

「老五家的,越說越過分了啊。」谷氏呵斥道,她雖然不阻止這幾個媳婦想要把宋離那個外孫女娶進門的這個打算,可是那也要這些人都是真心的才行,畢竟是自己的外孫女總不能虧待了不是。

華氏素來就是個能說會道的,只是她也知道此番自己肯定是將宋華豐夫婦跟婆母給得罪了。

「娘,我這不是好奇嘛,就多問了兩嘴,二姐要是不高興,我給二姐賠個不是,二姐就原諒弟妹這一回好不好?」華氏討好的看著趙氏。

雖然說伸手不打笑臉人,但是華氏的做法無疑已經觸及到了趙氏的底線。

「我家阿離已經有喜歡的人了。」看來也只有這樣說才能徹底斷了這些兄弟妹的心思。

果然趙氏這話一出,眾婦人立馬就開始討論起來了。

「二姐,這話可不要開玩笑的。」

「可不是,二妹上次阿離過來的時候也沒有跟我們說過她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呀!」

「我家阿離的麵皮博,這些話怎麼好說出口?就是我那也是自己琢磨出來的。」趙氏道。

自己琢磨出來的,這事兒還能自己琢磨出來嗎?真是有意思了。 ?好了,現在比試開始。由於趙山沒有在穆老師的學生隊伍中,所以方老師學生隊伍可以選擇一名學生出來可以不用參加本次比試。直接進入前二十名。而這個名額則由方老師自己決定。聽完陳長老的話,台下開始議論起來,除了趙山的幾個朋友外。其它同學並不清楚趙山幹嘛去了。都滿臉疑惑看著陳長老。

方老師最終把名額給了柳雲飛。好了,人既然已經選出來了。現在我宣布比試規定:

首先由方老師和穆老師自己各從其中選一名學生出來比試。直到四十九名學生全都比試完。勝方的四十九名學生進入下一輪比試。

第二關則是由本長老設置一個秘陣,誰在陣上呆得時間久,並且能呆到場上只有十九個人結束。

比試正式開始,程虎首先上場。程虎的修練的技能是旋風腿,剛一上場程虎單掌著地,踢出一個五式旋風腿,嗖得一聲踢向對方的小腹中央。對方後退幾步,開始朝程虎方向劈掌而來。

程虎忽然將身往下一蹲,對方掌劈空。

隨後程虎又用一個掃地連環腿,往四面一轉,把對方給掃飛出去。程虎勝。

接下來又有一波人陸續比試。勝負也在你爭我奪當中給產生出來。

重生之凰女還朝 接下來輪到王小燕上場了。王小燕對陣的是一個高個小伙。這個傢伙的技能也是腿,說時遲那時快,對方腿瞬間踢到王小燕小方。王小燕巧妙避開。接著對方又反踢一腿。王小燕向後仰雙手著地又躲開對方的攻擊。

接連幾個回合,王小燕都在防守,她似乎以守待攻,在尋找合適的下手機會。突然對方雙腿騰空而起。王小燕一看機會來了,避開對方的正面側身單手反轉以四兩撥千金之勢把對方的身體從橫向撥成堅向。

對方瞬間失去重心,坐倒在地。

對方馬上從地上爬起,單腿反轉側身向王小燕這邊給踢來。

王小燕側身大幅度彎腰巧妙避開,要說這王小燕柔韌性還真是好。

而接下來的幾個回合。王小燕均採用觸處成圓、引進落空、避實就虛輕鬆巧妙得躲開對方的攻擊。又以橫撥豎,以豎撥橫的方法使對方失去重力而節節落敗。不到二十回合,對方主動認輸。

很快第一場比試結束了。四十九名勝者也分出來了,當然薛芸也在這四十九人當中。

很好,你們這四十九人這一年當中的努力沒有白費,通過剛才這場比試當中你們感受到了成果。但是你強還有比你更強的,唯一的方式就是讓自己不斷變強。接下來第二關就是比試你們的靈魂。

你們先退後讓開,說完陳長老在石台中央布下了一個陣法,陣法外圍時不時有雷光四起。此陣法名為風雷陣。你們所看到的少量雷光它們會焠打你們的靈魂。當然你們放心,不會把你們的靈魂打散。但是你們會有種炸裂的痛苦。誰能堅持時間最長的誰就是獲勝者。

當然場上如果只剩下十九名學生我會把陣撤走,證明你們都通過了。並沒必要爭個第幾名,因為以後有的是機會爭。你們可以開始進陣了。陳長老說完,學生們陸陸續續進陣。他們個個都盤腿而坐。

沒過多久,很多學生臉上就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大約過了五分鐘,第一個學生主動放棄了離開了陣中。又過了半個時辰,場上還剩下三十人。場上細小的雷光時不時擊打他們的眉心,每擊打一次他們都會露出痛苦的表情。又過了一個時辰,場上還剩下二十人。

此時,薛芸身體搖搖晃晃,像是快到了極限,臉上時不時有大滴的汗珠流下。心中一想到現在的趙山還在閉關,她就咬牙在堅持著。看來趙山成了她修練最大的精神支柱。

這最後一個名額誰都不想放棄。場上的人個個都眉頭緊鎖,額頭上的汗珠直流。個個身上都已濕透。面對時不時得雷光擊打他們的眉心。他們個個都咬著牙在堅持著。就這樣,這場上的二十人又苦苦得堅持了整整一個時辰。

這時候的薛芸已經快不行了,來回搖提晃得厲害。眼看就要倒下了,這時候一個個子偏瘦小的學生舉手示意主動放棄了。這應該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看到最後一個人從陣中撤出。陳長老也馬上把石台上的風雷陣給撤走了。此時的薛芸已經癱倒在地。

陳長老把二十人聚集到一塊說道:很好,你們是這屆學生中最傑出的。接下來的兩年修練當中,希望你們繼續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強。因為再過兩年後你們就要離開鼎天堡去外面歷練了。外面的世界充滿太多的未知性,所以在這堡內的三年也是你們打基礎的三年。你們要珍惜,更要刻苦修練。

兩年後在你們出去外面歷練前。你們這二十個人當中會再有一場比試。 奶爸的田園生活 比試前三名的人,會把你們的名字永遠得刻在我們鼎天堡英雄閣裡面的英難碑上。在英雄閣頂層有一尊銅像擺在正中央,他就是我們鼎天堡創堡堡主劉天霞。

當然你們也有機會立銅像,只要達到下面任何一個要求就可以。第一,靈魂鏡界突破仙境到達神境者可以立銅像,第二,對鼎天堡做出傑出貢獻者也可以立銅像。這麼多界學生以來還沒有哪個學生達到立碑要求。我希望能從你們這屆產生。

這次給你們五天假期,五天後便由我帶著你們修練。在你們未達到靈鏡以前大家還是在鼎天閣修練。不過你們二十個人當中十九人都已達到第八階,只有薛芸是第七階。相信最多三個月你們就可以突破人境了。 「怎麼回事?」谷氏也追問道,上回去二閨女家裡的時候也沒有看出來阿離那孩子跟誰家小子走的近啊,難不成是閨女不願意讓阿離那丫頭嫁過來所以才故意這麼說的?

趙氏不知道她娘的心裡是怎麼想的,一五一十的說道:「我家阿離有一個青梅竹馬的玩伴,是在縣城裡面做管事的。如今她二人關係融洽,相處的也和睦。指不定將來就成了好事。」趙氏話里的這個人當然說的就是顧寧了。

縣城管事?他們這些人多半就是連鎮上都沒有去過,那人竟然是縣城裡面的管事,看來真是有點兒本事的。有自知之明的立刻就歇了自己心裡的那一點點的小心思。

只是還有兩人卻一定要問個究竟才甘心。

「照二姐所說那人還當真是人中龍鳳,我們阿離配上這樣的人,我們這些做舅母的為阿離高興還來不及呢,只是。。」華氏話鋒一轉。

「只是什麼?」

「兩小無猜確實好,可是那裡比得上親上加親來得妙。二姐你說是不是?」

趙氏本來還真是隱隱約約的有幾分猜測,現在是完全都明白過來了。這五弟妹竟然是打著這樣的主意,居然想把阿離娶進門做兒媳婦。趙氏也不是看不上華氏,一是她曾經答應過宋離,一定會讓她自己給自己選夫婿的,二是這華氏對自家閨女可謂是一點都不了解,就盤算著要把阿離娶進門做媳婦,光是這一點就足夠讓人生疑心了。

只是華氏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了,趙氏倒是不好直接開口拒絕了。

「五弟妹,阿離的性子你是不知道,那在家裡也是個說一不二的,我跟她爹多半還是聽這個閨女的話來得多一點。」趙氏為了不跟華氏結親,直接把宋離形容成了一個脾氣暴躁的人。

「你跟二姐夫在家也是聽阿離的?」華氏顯然有些不相信,哪有做爹娘的聽從自己閨女安排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