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99 Views

「到底怎麼回事?」

Written by
banner

田建軍知道秦穆然也不是一個莽撞的人,若是真的如他所說,調動一個營的人馬去包圍許家,那所造成的影響真的不是一星半點。

要知道,四大家族,那在中海可以說是勢力盤根錯節,哪怕是田建軍都要忌憚一些。

因為他們在京城也是有人的,而且他們的地位還比較特殊。

「是這樣的…….」

秦穆然說著便是將剛才發生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同時還將許子顏是東瀛國山口組的間諜這件事說了下。

前部分,田建軍只是憤憤不平,可是當聽到許子顏是山口組的鷹犬以後,徹底震怒了!

「沒有想到他們的手伸的這麼深!老子非要剁了他們的爪子不可!秦老弟,這個兵,我借給你!不過,我現在要跟朝廷彙報一下!」

田建軍知道,這件事上報上去,朝廷方面也會毫不猶豫地允許的。

畢竟堂堂中海四大家族之一的許家那可不是好惹的啊!

農門醜女:養個夫君好種田 「好!」

秦穆然點點頭。

田建軍能夠做成這樣,秦穆然已經很滿意了。而且部隊可不是他田建軍的,擅自調動,那可是要軍法處置的,他願意先上報,已經是很給面子了。

說完,秦穆然便是掛斷了電話。

「許大少,聽到了嗎?明天早上,我就帶你去看一場特別刺激的大戲!」

秦穆然嘴角微微上揚,隨後便是讓劉嘯帶著人將許子顏和徐秘書給帶回龍鱗關起來了。

等劉嘯的人離開,辦公室里,瞬間又恢復了平靜。

秦穆然走到辦公室里的小房間,打開了門。

當門打開的剎那,陸傾城瞬間便是撲進了秦穆然的懷裡。

「老公!」

陸傾城的淚水再也綳不住了,滾燙的熱淚滴落到秦穆然的脖子處,清晰可感那股溫熱。

「沒事了!都沒事了!」

秦穆然抱著陸傾城,拍了拍她的後背,安慰地說道。

「剛才,我真的好害怕再也見不到你!」

陸傾城將自己心中真實的想法毫無保留地告訴給了秦穆然。

「我知道,因為我也好害怕回來以後見不到你,老婆,對不起,是我沒有好好照顧你!」

秦穆然看著懷裡的陸傾城,心都快要化了。

這樣的美人,這樣好強的女人,此時卻是如此的柔弱,讓秦穆然產生了強烈的保護欲。

「都怪我不好!都怪我是累贅!」

陸傾城哽咽道。

「胡說,你要那麼堅強幹什麼!有我在,我就是你的護盾!你只要做回你自己就好!」

秦穆然安慰地說道。

「可是…..」

陸傾城還想說些什麼,卻是被秦穆然霸道地用嘴巴堵住了。

一番熱吻過後,秦穆然便是帶著陸傾城回到了龍江別墅之中。

來到客廳,秦穆然打開冰箱,發現家裡還有幾塊鮮肉,想起陸傾城剛才說的要吃小炒肉。秦穆然熟練地準備好了材料。

將食材清洗乾淨以後,秦穆然再一次秀了他的刀工。

耳邊不斷傳來刀與砧板接觸的聲音,緊接著,秦穆然便是已經將食材都已經切好了。

點火,熱鍋冷油,蔥姜蒜爆香,秦穆然迅速地將切好的肉片放入其中。

「轟!」

火光衝天,秦穆然掂著鍋,噴了下料酒,隨後下入青椒,又是一頓爆炒,不一會兒,整個客廳里都瀰漫著小炒肉的香味。

「好香啊!」

陸傾城換了一套家居服從樓上走下來,嗅了嗅鼻子,肚子卻是很不爭氣地響了起來。

「一會兒就好了,老婆你再等會兒!」

秦穆然的聲音從廚房裡傳來。

沒過多久,便是端著一菜一湯放到餐廳的桌子上面。

「吃飯吧!」

秦穆然遞給陸傾城碗筷,溫柔地說道。

「嗯嗯!」

陸傾城早就已經餓的不行了,更何況此時在她面前的還是她想要吃的小炒肉?

頓時便是筷子不停地吃了起來,絲毫不在意自己的淑女形象了。

「我去!老婆,你給我留點啊!」

秦穆然沒想到陸傾城爆發起來會這麼的恐怖,那下筷子的速度,他這是第二次見!

上一次,他還以為是花朵朵的戰鬥力爆表,沒想到,自己的媳婦也是毫不遜色。

沒過多久,桌面上便是被清空了。

陸傾城心滿意足地摸了摸自己略微凸起的小腹,說道:「真好吃!好撐!」

秦穆然看著陸傾城難得的輕鬆樣子,臉上露出了溫和的笑容,恍惚間,他覺得,似乎這樣的生活也挺好的。

「那個,老公,我突然肚子疼了,我先上去了!」

秦穆然還沉浸在那種愉快的想象之中,陸傾城卻是眼睛一眨,向著樓上跑了過去。

「嗯?不對!你剛才不還好好的嗎?」

秦穆然感覺到陸傾城的不對勁,反問道。

「嘻嘻!現在吃完飯了,肚子疼了,碗筷就麻煩你洗了,愛你喲!」

陸傾城對著秦穆然俏皮地吐了吐舌頭,隨後便是消失在了樓梯上。

「這個女人,越來越狡猾了!」

秦穆然看到陸傾城這樣子,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

這個媳婦,現在哪裡還有當初那個高冷的樣子啊!她還真的有點懷疑,陸傾城是不是被花朵朵附身了,這麼皮!

不過,秦穆然還是很享受現在的這種方式的,不就是洗個碗嘛,大丈夫,這點風雨算個什麼,現在自己受苦,一會兒等自己回到房間里,非要讓陸傾城好好求饒不可!

豪門新歡 秦穆然心中這麼想著,於是收拾起碗筷的速度也是更加的麻利了起來。

沒一會兒,便是收拾好了,然後秦穆然迫不及待地回到了房間里。

「哼!小妞,你現在真的調皮,看我怎麼收拾你!」

說完,秦穆然便是朝著陸傾城撲了過去。 門關了之後,那隻千年狐妖立刻現出了原形,李肅一看到妖精現出了原形,於是立刻念起了咒語:“天地無極,乾坤劍法,助我斬妖除魔,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去。”

李肅絲毫沒有因爲它是女孩子就對它手下留情,因爲這個時候,它可不是真正的女孩子,它而是千年狐妖,妖法也是非常的厲害,要是殺一個普通人,也就是分分鐘的事情。

“如果你不再糾纏的話,我可以放過你一次”,在幻境中,李肅很認真的對那隻千年狐妖說,只不過此時,那隻千年狐妖覺得又好笑,又痛苦,好笑是因爲李肅中了自己的妖法。

痛苦是因爲李肅願意放過自己一次,但是,李肅肯放過自己,那魔王呢,魔王是絕對不會放過自己的,所以說,自己現在不是死在李肅的手上,就是死在魔王的手上,除非。

除非還有一種可能,也只有這種可能,自己纔不會死,那就是,將李肅殺死,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確實,沒錯,也只有這一個辦法了,因爲千年狐妖沒有完成魔王給的任務的話,那麼魔王那裏,千年狐妖是必死無疑,而在這裏,也有可能會被李肅滅掉,所以,千年狐妖此時的處境也是逼不得已。

不過,雖然看到李肅中了自己的妖法,但是,此時的千年狐妖也沒有能力去殺李肅,因爲千年狐妖也受了重傷,此時身體不能動彈,必須得自我療傷,所以,現在比的是時間。

匕首已經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就在這時,李肅的口裏突然念出了一聲咒語:“天地無極,乾坤劍法,助我斬妖除魔,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呃~”,“哇靠”,李肅可能是真的嚇到了,似乎還爆了一句粗話,其實這也不怪他,真的,因爲剛纔的情況真的是太嚇人了,恐怖來得太突然了,是個人估計都會嚇一跳大的。

就在剛纔,李肅把門一打開,然後猛地一個鬼頭伸了出來,並且這隻鬼的樣子極爲恐怖,彷彿是來自地獄的使者,應該是惡鬼級別的鬼怪,樣子又恐怖又兇惡,估計吃個人,骨頭都不會吐。

危險伴隨着恐怖,這讓李肅感覺到了非常被動,甚至是有點鬱悶,之前打開門之後,李肅看到的是這樣一種情況,於是立刻又退了回來,然後門又自己關了,那隻鬼估計現在離門不會很遠。

李肅站在一旁想了很久,他在想,到底是應該等她自己醒來呢,還是自己去叫醒她,又或者是看到她快要醒了,然後再去叫醒她,李肅想來想去,總感覺這些都不好,那麼到底該怎麼辦。

最後,李肅也不再婆婆媽媽的了,心想時間不多,必須得快點了,不然等下自己也活不了。

隨後,李肅想好了,便立刻選擇去叫醒那個女生,李肅走到女生的面前,大概離女生還有二十釐米左右,這時,李肅又,不知道怎麼說他好,都什麼時候了,還顧及什麼男女授受不親,這種,這種。

也不知道是什麼話,都已經在地獄之中了,死亡也就是分分鐘的事情,還想那麼多幹嘛,李肅這個人啊,什麼都好,就是有時候這個腦子就是轉不過彎,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難道還有什麼是比這個更重要的嗎,不過着急也沒有用,主動權還是在李肅的身上。

幸好李肅最後還是想通了,於是鼓起勇氣去叫了叫那個女生:“喂,喂,醒醒,你醒醒。”

時間在一點點的流逝,一個長也不是很長,如果李肅再這樣墨跡下去,那麼最後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喂,醒醒,醒醒”,這次李肅的聲音終於大了一點了,之前也不知道他在搞什麼鬼,聲音那麼小。

“喂,醒醒,醒醒”,李肅一邊推還一邊不忘繼續喊着,只希望這個女生能夠快點醒過來。

其實這個女生也挺倒黴的,李肅發現她這麼久了,還一直沒有給她鬆綁,就一直讓她綁在這柱子上,可憐啊,遇到李肅這樣的人,要是遇到的是某人的話,那麼他會。

“天地無極,乾坤劍法,助我斬妖除魔,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去”,也不知道李肅哪來的果斷,竟然隔着這麼遠,李肅就直接用道法對付那隻鬼,這一下威力可大了,那隻鬼還沒有過來,就直接被李肅秒了。

一招,僅僅是一招,就打得那隻鬼魂飛魄散,到底是李肅的道法又厲害了,還是這隻鬼太不經打了。

它之前哪知道李肅的道法這麼厲害,它直接迎着李肅的道法就衝了上來,一下,直接魂飛魄散,也許是它倒黴吧,遇上了李肅,但是,事情好像沒有這麼簡單,接着李肅看到又有三隻鬼。

又有三隻鬼,向李肅衝來,也不知道是不是又是來送死的,要知道,鬼也是可以死的,只不過它們死了之後,就再也不能輪迴了,差不多就是落得一個魂飛魄散的下場。

看到那三隻鬼快速的衝過來,李肅也不耽擱了,於是立刻念起了咒語:“左屬陰,右屬陽,陰陽合併,天下無敵,助我斬妖除魔,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去。”

這個咒語一出,說明李肅也不想再耽誤時間了,因爲誰知道,這樣的小鬼還有多少,萬一一個小時的時間到了,那麼就是自己和魔王之間的正式決鬥了,李肅覺得自己鬥不過魔王。

“啊,你是誰”,那個女生醒過來之後,第一句說的就是這個,倒讓李肅有點吃驚了。

“那個,小妹妹你先別怕,我是來救你的”,聽到那個女生問自己,李肅趕緊回答說。

聽到李肅這麼說,那個女生好像是沒有那麼害怕了,不過她很好奇,眼前的這個人不是說,來救自己嘛,那怎麼自己被綁上了,他都不給自己鬆綁,他之前都幹嘛去了。

其實她哪裏知道,李肅是不好意思給她鬆綁,也就是說,希望她醒來之後,她自己對李肅說,請你幫我鬆一下綁,然後李肅再咔咔咔的幾下幫她鬆了,這樣李肅覺得心安理得一些。 小別勝新婚,尤其還是在發生今天這樣的事情以後。一夜的溫存,兩人盡情地互相傾訴著彼此之間的情意。

冬日的太陽總是容易睡懶覺,此時的天邊已經泛起了魚白。

秦穆然緩緩睜開眼,昨天的瘋狂實在是別有一番韻味。

不知道陸傾城為什麼會那般的主動,主動的讓秦穆然徹底淪為了小受,一切都是那麼的被動。

看著懷中的美人,她是真的累壞了,睡的是那麼的熟。

緩緩起身,秦穆然小心翼翼地撥開陸傾城的玉臂,然後便是離開了床去洗漱。

洗漱一番后,秦穆然正準備離開房間,陸傾城的聲音卻是響了起來。

「老公,你去哪?」

其實在秦穆然離開床的時候,她便是已經醒了。

「我出去有事。」

秦穆然如實地說道。

「是跟許子顏有關?」陸傾城敏感地問道。

「嗯!這件事,我不會這麼容易放過他!」秦穆然目光之中堅定地說道。

「去吧。不過,保護好你自己,因為我在家等你!」

出乎秦穆然的意料,這一次陸傾城竟然很是支持他的決定。

「放心吧,你老公神通廣大,他許家想要傷了我還不夠格!」

秦穆然給了陸傾城一個自信的笑容后,便是轉身離開了房間。

離開瀧江別墅,秦穆然撥打了劉嘯的電話,讓他帶著許子顏到許家豪宅等著自己。

昨天晚上雖然秦穆然說了不要怎麼虐許子顏,但是劉嘯在知道許子顏竟然想要打陸傾城的壞主意以後,也是毫不留情,好好「問候」了許子顏一番。

此時,中海城南最為豪華的一片地段,平日里沒有幾人敢待在這裡,因為他們都知道,這裡是中海四大家族之一的許家豪宅所在地。

但是此時,一群身穿迷彩軍裝的軍人卻是井然有序地站立,他們手持黑色的全自動,臉上皆是剛毅的神色。

從他們身上的氣勢來看,這群軍人那都是歷經生死考驗的鋼鐵之軍!

秦穆然要了一個營的兵力,當田建軍向上面彙報的時候,原本以為會被駁回,甚至他已經做好了挨罵的準備,但是當朝廷里的大佬聽到是秦穆然要的,而且還是事出有因以後,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就是允許了。

田建軍一想到這個就不得不深深的羨慕秦穆然。

實在是聖恩隆寵啊!

換做任何一個人,恐怕這個要求都不會答應吧。

「首長,今天我們來這裡幹啥的啊?」

田建軍的貼身警衛員看著這綠壓壓的一片,有些好奇的問道,尤其現在,他們還是在許家的豪宅前。

難道是要來保護許家的誰?或者有哪個大人物要降臨許家?

種種猜想從他的腦海里游過,不過這次,他卻都是想錯了。

他們到來不是來保護許家的誰,也不是哪個大人物要降臨,而是他們是來登門陪著秦穆然找麻煩的!

田建軍看著警衛員的樣子,臉上努力保持著嚴肅,強行憋著笑,心裡早就已經不知道笑成什麼樣子了。

一會兒,等秦穆然到來的時候,不知道這群小兔崽子會是什麼反應。

當初他在中海警備區眾目睽睽之下被授予少將軍銜,那個場面可是震撼了他們。

尤其是當初的那一翻話,更是讓這群傢伙充滿了鬥志。

他們在心裡都將秦穆然當成了追趕的目標,於是,田建軍便是特批成立了這個特別營,想要打造成一支能打勝仗,戰無不勝,同時執行特殊任務的隊伍!

「問這麼多幹嘛!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田建軍雖然知道秦穆然是想要威逼許家,但是具體怎麼的,他也不知道,畢竟若是能夠讓自己摸清楚套路,他就不叫秦穆然了。

「好吧!」

貼身警衛員懷著鬱悶的心情只能夠站在一旁默默地等待著。

就在這個時候,一輛黑色的奧迪汽車緩緩駛了過來。

劉嘯帶著許子顏來到了這裡,當看到眼前都是一個個手持著武器的軍人的時候,劉嘯的心猛然咯噔了一下。

雖然秦穆然已經提前跟他說,這些軍人都是他找過來的,可劉嘯畢竟是中海地下世界的人,對於軍人有著天然的懼畏。

「停車!」

在距離軍人們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劉嘯便是讓司機停下了車,不再向前進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