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86 Views

畫面再次一轉,墨淵負傷一路逃到了一處深淵,路過一塊石碑,上面陰森森的寫着“寒淵”兩字。

Written by
banner

看見自己終於回到了這裏,墨淵總算是放了些心。

可是,身後的大批鬼兵已經追過來了。

墨淵衝進寒淵,鬼兵追過來,速度卻慢了下來。

沒有了內丹,墨淵被那麼多鬼兵圍攻,維持到現在已經是極限了。

腳下一絆,他無力的倒下去,眼看鬼兵的錘子就要落下來,墨淵思索自己死在寒淵界內,還能不能化形。要是能,那下次化形要花多少年。

正胡思亂想着,一柄長劍擋住了那錘子,又將鬼兵打退了。

墨淵愕然的看着來人,居然是墨寒,不由得大喜。

墨寒解決了離得近的一些鬼兵,反身退回到墨淵身邊給他療傷,皺眉問道:“你的內丹呢?”

墨淵一楞:“給你了啊……”

墨寒不解:“我什麼時候要你內丹了?”

“是姬紫瞳說你受重傷要我的內丹……她撒謊?!”墨淵心裏此刻千萬頭草泥馬呼嘯着奔騰而過。

“我這幾天一直在寒淵閉關,從未出去過。”墨寒皺眉的架起墨淵,將他帶入了寒淵深處,一道深淵旁邊。

墨淵被自己蠢哭了,加上法力失效,什麼都做不了。

墨寒猝然掏出自己的內丹,注入了墨淵體內。

“哥……”墨淵愕然。

墨寒面無表情:“她是我帶進冥宮的,害了你,我也有錯。現在,我就回去解決了此事。要是能拿回你的內丹,我們再把內丹換回來。若是不能,”

墨寒看了眼兩人身旁的深淵,“那便萬年後再見。”

說完,也不管墨淵,墨寒封住了墨淵氣息,將他丟進了深淵之中。

幽冥深淵,是他和墨淵誕生的地方。那裏面的鬼氣,對他們來說是療傷的最佳補品。

回憶就到這裏,我的思緒回到現在,總算明白了墨淵的那顆內丹上,爲什麼墨寒的氣息會那麼重。

“你怎麼能蠢到這個地步?”要不是打不過他,我也想打死墨淵這個蠢弟弟。

這件事墨淵理虧,沒跟我爭辯,只是強調道:“所以你看,我哥沒跟那女人結婚,你吃什麼醋?”

“誰吃醋了?沒結婚不還是張燈結綵的!我看過他們結婚的模樣!”

我自己說着也是一愣,第一次看到姬紫瞳的記憶或幻境的時候,的確是姬紫瞳穿着大紅色的嫁衣……

那場夢的最後,是姬紫瞳被墨寒殺了。

當時,我以爲夢中的人是我自己,還跟墨寒使了性子,是他來哄回我的。

照着姬紫瞳的性子,她不可能會給我看墨寒對她不好的畫面,那場夢就不是她製造的幻境了。

那麼,真的會是她的記憶嗎?

見我一直沒再說話,躲在暗中的墨寒終於忍不住走出來了。

“慕兒,沒有和她結婚,我的妻子只有你。”他緊緊抓着我的手腕,很害怕我甩開他。

我望着墨寒,覺得自己矯情了。不過,突然發現自己老公之前和另一個女人要結婚了,鎮定自若才更有問題吧!

我撇撇嘴:“婚書都沒了,我纔不是呢……”

“有婚書!”墨寒說着就變出來了一個下着強大禁制的盒子,想來是害怕之前的事再次上演。

他將盒子打開,攤開了裏面的婚書給我看:“看,我們的婚書,我又補好了。”

我撅嘴,算墨寒勉強過了這一關。

我問墨淵:“那最後這事是怎麼收場的?”

“那女人死了,我的內丹也沒了。我哥重傷……”墨淵說着歉疚的看了墨寒一樣,“爲了讓他儘快恢復傷勢,我就把他封印了……”

看來我們之前猜的沒錯,墨寒的封印真的是用來給他療傷的。

至於後來我在小唯那裏聽到的那個風風火火流傳了三千年的狗血八卦,都是後來別的鬼以訛傳訛而已。

由於覺得愧對墨寒,墨淵也一直都沒去管。更何況,他也覺得墨寒重傷的消息不傳出來更好。

墨寒對此一點印象都沒有,看來,失憶的事的確是在他封印期間發生的。

“失憶會不會是那封印的副作用?”我問。

墨淵不是很確定:“應該不會是……我哥傷勢重,恢復花的時間長。後來,我找了個傷勢輕點的陰靈做了個實驗,沒失憶。”

這下我們誰都不明白了。

墨淵對墨寒和姬紫瞳的事,知道是知道些,但是很多細節都無從知曉。

他只知道,姬紫瞳的確是墨寒帶回冥宮的,墨寒對姬紫瞳也的確有不同的對待。

加上他內丹被騙走前,還在張羅墨寒和姬紫瞳的婚事,我就是不想吃醋也不行!

我不開森了。

墨寒哄着我,我更加難受了。

然後一天,我聽到墨寒問墨淵:“若是三千年前我真的對姬紫瞳有情誼,爲何現在一點感覺都沒有?”

“忘記了唄。”墨淵不以爲意。

“忘記了,即使再見面,也一點感覺都沒有麼?”墨寒又問。

墨淵苦惱的想了想,伸手掏了掏我的零食袋,發現已經空了,不滿的抱怨了一句:“怎麼還不補給……”

“說正事。”墨寒將他手邊的最後一袋零食丟進了臥室,免得墨淵再偷吃。

墨淵的眼神一直隨着零食消失,才戀戀不捨的收回來:“照理來說,一點感覺也沒有的確是不正常。不然,我幫你把和慕紫瞳的記憶刪了,你看看再見到她還有沒有印象?”

“不行。”墨寒立刻就拒絕了,“我和慕兒在一起的任何記憶,我都要記住。”

“就刪掉一會會兒時間,改天就給你恢復。”

“那也不行,我要時時刻刻記着慕兒,忘記半分鐘也不行。”墨寒堅決。

我覺得我這兩天的氣因爲這句話好像消了不少了。

兄弟兩鬼討論了半天沒討論出結果來,但是聽得出,相比於姬紫瞳,墨淵還是站我這裏多一點,並且表示墨寒不記得姬紫瞳了,最好!

我裝睡,手腕上的無極玉簡又躁動了一陣。我去查看,卻什麼都看不出來,不由得覺得好奇。

想着無極玉簡通靈,我分出一道意識探入玉簡之中,想要跟玉簡的靈對話,看看它這幾天到底怎麼了,總

是這副焦躁不安的模樣。

玉簡認主,我的意識暢通無阻的進入。忽然,一聲長嘯順着我的意識刺進腦海,眉心驟然傳來劇痛。

我一震,下意識從玉簡中抽回了自己的意識。

周圍很安靜,還是在寢宮裏。墨寒聽到我大喘氣的動靜,連忙從隔壁房間走回來。

見我臉色蒼白,關切道:“做惡夢了?”

我搖搖頭,將在玉簡裏聽到的聲響告訴了墨寒。

墨寒皺眉,一手抱住我,另一隻手則按住了我手上的玉鐲,意圖也分一道意識進去看看,卻無功而返。

“我不是無極玉簡的主人,進不去玉簡的內部。”墨寒道。

我並沒有受傷,便提議自己再去看看。墨寒有些不放心,我寬慰道:“你放心啦,有危險我會馬上退出來的。”

他這才勉強同意,同時囑咐道:“剛剛你說的情況,有些像是意識攻擊。你的魂魄和識海都加固過了,所以纔沒受傷。換了別人,至少內傷。進去千萬小心。”

這麼嚴重!

墨寒教了我幾個對付意識攻擊的法術,我再次將意識分出,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去。

玉簡的內部就像是一道玉色的走廊,一眼望去沒有盡頭。等到深入和剛剛差不多的地方,我果然又聽到了那聲刺耳的長嘯。

這一回有了準備,眉心至少隱隱作痛。我按着墨寒教的方法,一道魂力朝着長嘯的來源處丟去,像是打中了什麼,那長嘯瞬間消失了。

我心中一喜,忙跑過去,就見一隻青面獠牙的厲鬼被我打傷,奄奄一息躺在了一邊。

見到我,青色的臉一下子被嚇白了,嘎嘣一下就死了。

因爲不知道對方實力怎麼樣,所以我怕被他逃了,一開始就下了重手,沒想這麼不堪一擊。

沒辦法,我只能繼續往前走去。

忽遠忽近的長嘯不斷傳來,我聽得出,這些都是鬼叫。越往裏走,鬼叫便越是悽慘。

我用魂力屏蔽了這些穿透力十足的聲音,一道鬼影便飄了出來。

那道鬼影很弱,我便沒有馬上動手,打算跟上去看看。

誰知,卻被發現了。

我防備起來,正在思索要不要先發制人,那穿着喪服的少年小鬼就一臉嫌棄的看向了我。

“你怎麼這麼弱?陰氣這麼輕……”小鬼拽拽的問我。

你才弱呢!姐姐不過是意識進入,能帶多重的陰氣進來?

我心裏反駁了一句,按下了先發制人的想法,打算先套點話。

還沒想好臺詞,少年小鬼又衣服拽的二五八萬的模樣開口了:“你是新來的吧?”

我順着臺階點了點頭,同時有些納悶,無極玉簡裏怎麼會有這麼多鬼。

我記得我拿到無極玉簡後,雖然也關過小鬼,但是基本上很快就處理掉了。而且,也檢查過裏面沒有別的鬼。

這裏的鬼,是怎麼回事?

那少年小鬼簡直就是神助攻,我還沒問,他又自言自語的嘟囔了起來:“都好久沒有新鬼進來了……怎麼今天來了一個?管他呢!反正我一定要收了這個小弟!”

我們家冥王大人聽到會生氣的。

小鬼自以爲我聽不到他的話,對我一笑,露出了他陰森森的牙:“新來的!這樣吧,看你也不容易,我就照顧照顧你吧!”

“謝謝。”我微笑,感覺自己發現了一個自助情報機。

小鬼很滿意的點了點頭,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樣:“新來的,你怎麼被那死女人關進來的?”

“啊?”那個死女人是誰?

“就是那個拿着無極玉簡的死女人啊!”小鬼指了指上面,聲音也壓低了幾分,似乎還很忌憚那女人。

難道是無極玉簡之間的主人?

我倒忘了問墨寒玉簡的前一任主人是誰了。

看小鬼盯着我,我怕露餡,裝出一副虛弱的模樣來,無助道:“我記不大清了……你也知道我修爲弱……誰都打不過,怎麼來這裏也不記得了……”

高中生模樣的小鬼露出瞭然的神色來:“這樣啊,那死女人真是越來越喪心病狂,你這麼弱的小鬼也不放過!”

他一臉義憤填膺,我趁機套話:“那個,這位小哥,你法力這麼強,一定還記得自己是怎麼進來的吧?”

小鬼被恭維的很開心,洋洋灑灑的就說出了自己進來的經過:“我跟你說,我這完全是被偷襲!偷襲,你知不知道!那死女人趁着我偷吃貢品,從背後就抓住了我!把我弄來的這個鬼地方!”

原來是偷吃惹的禍……

“那女人你認識嗎?”我問。

小鬼搖搖頭,更加憤怒:“誰認識她!我連她的臉都沒看到!還是進了這裏,聽別的鬼說起,才知道這裏是什麼無極玉簡裏,那女人叫什麼姬紫瞳!”

我的內心一瞬間是崩潰的。

怪不得之前那隻重傷的青面鬼,一見我的臉,直接被氣的魂飛魄散了呢。

原來是把是錯認成了姬紫瞳。

也虧得這隻小鬼是姬紫瞳在背後偷襲關進來的,不然,小鬼早就喊起來了。

想到這裏,我聽着不遠處的鬼哭狼嚎,覺得自己最好把這張和姬紫瞳一模一樣的臉先擋起來。

好在進來的只是一道意識,可以降低辨識度,我直接撤掉了臉部的魂力,給自己的臉來個馬賽克。

高中生小鬼立刻擔憂了起來:“你的臉怎麼了?怎麼……怎麼、怎麼變花了?!”

這小鬼估計也是被姬紫瞳在三千年前就關進來的,懂的不多,我扯謊道:“我這是被那女人打傷的!可嚴重了!虧得我命大!”

小鬼單純的信了:“這樣啊,也是,你辣麼弱!”

呵呵……

本冥後大人有大量,不跟這死小鬼一般見識。

“小哥,前面那些鬼在幹什麼呢?”我又問。

雖然離那裏還有一段距離,但是還是可以感受到那裏有很多的鬼。那滔天的鬼氣和陰氣,還是讓我很不舒服。

一想到自己每天都戴着一個移動鬼牢,我現在整個人都不大好。

小鬼得意洋洋:“這你就不懂了吧,新來的,哥告訴你,那是一羣老鬼們在商量怎麼逃出去!”

“商量出來了嗎?”我眼前一亮。

小鬼皺了下臉,不大高興,但是被他掩飾住了:“我怎麼知道!那種高級……不入流的小會,哥是不會去參加的!”

明明是沒有資格參加吧……

爲了得到一手資料,我慫恿着小鬼過去偷聽。

小鬼爲了在我這個新收的“小弟”面前露一手,硬着頭皮帶我去了。

在他的帶路下,我們繼續往前走去。我發現,越往裏走,走廊兩邊的牆壁上,就會凹下去一個個不大的小方格房間。

路過一間格子屋,小鬼指了指道:“那是我的房間,你的在哪裏?”

“我不記得了……”

小鬼不以爲意:“不記得也沒事,這裏的鬼雖然多,牢房也多,你到時候找個沒人的就行。我隔壁那個是隻吊死鬼的,鬼不錯,我讓他讓給你好了。”

“不用了……”我們家冥王大人還等我回家吃飯的。

小鬼卻是爽朗的一笑:“不用客氣!你以後就是我罩着的了,跟着哥吃香喝辣!有哥一口肉,就有你一口湯!”

我們家冥王大人會把肉和湯都給我。

我頂着馬賽克臉跟着小鬼去了走廊的盡頭,那裏是一個空曠的大廳,此刻已經圍坐着密密麻麻的一堆鬼。

我粗粗數了一下,至少有上百的鬼。

此時,一隻修爲不低的老鬼正在做激動鬼心的演講:“兄弟們!我們被姬紫瞳那女人關在這裏已經太久了!久到我們都不知道有多久了!兄弟們,是時候衝出去了!看到我們頭頂的鳳凰雕像沒?只要砸掉了這雕像,我們就能重獲自由!”

我擡頭朝那老鬼指着的方向看去,大廳最中央的頂端,果然有一隻火鳳凰的雕像,展翅翱翔。

那是姬紫瞳的火鳳。

“真的只要砸掉雕像就好了嗎?”我問小鬼。

小鬼撇撇嘴:“誰知道呢!這些老鬼們一直在試,反正閒着也是閒着。”

那很難嗎?

我感受到那火鳳雕像上並沒有多少姬紫瞳的法力。只是,卻有淡淡的墨寒的氣息。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