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110 Views

現在唐嫣筋疲力盡,甚至連喊救命的聲音都沒有了,因爲恐懼而變得身體虛弱,腦袋暈眩,極度缺氧。她多想就此暈過去,忘卻這裏的一切。

Written by
banner

砰砰砰砰,唐嫣終於受不了這種折磨了,腦袋碰碰的朝着門口的牆壁上撞了過去,鮮血淋漓的流了下來,順着潔白嬌嫩的臉龐。

尹琿此刻聽到了撞牆聲音,再也忍耐不住了,張口咬住了自己的手指,鮮血淋漓的流了出來,二話沒說在門上畫起了一道符咒,一個個的蝌蚪文在上面形成,完成最後一筆之後,那蝌蚪文好像要從牆上掙扎出來一番,釋放出一股璀璨的光芒,直到最後竟然砰地一聲炸開了,那扇門支離破碎,裏面的一切盡收眼底。

一團黑霧四處瀰漫,被這股煙霧給轟炸的四處迸濺,那個沒有了腦袋的女屍將身體轉向了尹琿的方向,要撲到尹琿的身上。

尹琿明知那是假象,也不去管它,只是閉上眼睛,在眉心處點了一滴自己的鮮血,神智瞬間清醒了過來。

閉目,陰陽眼看到唐嫣正驚恐的用腦袋撞着牆壁,慘叫一聲撲了上去,一把將唐嫣抱在懷中,在眉心處點了一下。

“尹琿,尹琿……”唐嫣一看是尹琿,好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緊緊的抱住尹琿,腦袋深深的扎入了尹琿的胸懷中。

“好怕,好怕……”唐嫣全身顫抖,臉色發紫,有氣無力的開口道。

因爲被尹琿給點上了血滴的緣故,她面前的幻象也消失了,恐懼感終於消失不少。

“唐嫣,沒事,沒事,有我在。”尹琿極力的安慰着唐嫣,他知道唐嫣爲此受到的打擊不少,因爲他的手摸到了唐嫣後腦勺,那是唐嫣爲了驅逐恐懼才做的事情。

這時候他想起了沈菲菲,沈菲菲和唐嫣在一個房間裏,不知道有沒有被惡魔纏身。

當回頭的時候,卻看到沈菲菲滿臉鮮血的倒在地上,手中還抱着一個枕頭,鮮血源源不斷的從他嬌嫩嬌小的臉龐上流下來,滴在了枕頭上。

看到這一幕,尹琿一陣心驚,看來這個魂魄的確不簡單。

二話沒說,尹琿扶起了唐嫣,而後一把扛起了沈菲菲,拉起沈菲菲便朝着醫院方向走去。

唐嫣手上較輕,雖說現在全身乏力,但是一想到自己流下來還可能被鬼魂纏身也忘卻了所有,緊隨尹琿下樓。

心怦怦亂跳,尹琿的陰陽眼能看到樓道口到處都瀰漫着一股黑霧,組成各種猙獰恐怖張牙舞爪的形象,四處撲散似乎要把他們給撲到。

撥通了急救電話,衆人在原地等待。四周的霧氣越來越濃厚,似乎要讓他們窒息。對面公路上的大樹在夜幕的掩護下在瘋狂的舞動,隨時都有彎曲的危險,咔嚓咔嚓斷裂的聲音不斷的從樹上傳來,又好像是人骨頭斷裂的聲音。

天空低沉的烏雲密佈,原本的皎潔碩大的月亮被這篇烏雲給擋住,裏面的光芒透射不出來,人間大地是一片昏暗,公路也泛着紅褐色的光芒,這一切看上去都是那麼的詭異。

尹琿唯恐會再出現什麼雜亂,掏出了幾張符咒貼在了身後的那個公交站牌上,站牌上面散發出來的隱約可見的黃光將他們籠罩其中,一般的魂魄不會來打擾他們。

隨着遠處一個忽閃忽亮的警燈亮起,120急救車終於姍姍來遲,兩個美女護士打開了車門,尹琿手上牽着一個背上揹着一個走上了車子,將他們放到了座位上。

直到關上了門,尹琿這才重重的舒了口氣,而後想也沒想在窗戶玻璃上貼了一張黃色的符咒。

“喂喂,你幹嘛呢。”一個年輕小護士不耐煩的盯着尹琿,而後目光聚焦在了窗戶上的符咒來,一臉的煩躁神色:“快點摘下來。”

尹琿打量了一下這個小護士,高挑的身材,穿着超短護士裝,兩條長腿露了出來,看那幼稚的臉龐也不過是二十出頭而已,皮膚白嫩,面容俊俏。

尹琿沒有看他,只是雙目看了看前方。

“喂,說你呢,快點把符咒拿下去。”小護士雙目死死的盯着尹琿,要尹琿把符咒給拿下去,她脾氣看來不好,小臉都有些發綠了。

尹琿心中一顫,心嘆不妙,像他們護士,身上難免會有髒東西跟着,尤其是在怨氣濃厚的時候,更是容易招來冤死鬼上身,尹琿警覺的四處看了看,幸好車廂裏還算乾淨,沒有什麼東西進來。

當然他知道都是自己符咒的效用。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小護士竟然走上來一把撤掉了那符咒,還沒好氣的瞥了一眼尹琿:“你要是神棍能救她們,還到醫院做什麼?”

說完氣呼呼的做回了座位上,怨氣非但沒有減少反倒是更加的變本加厲了。

尹琿的心嗡嗡嗡嗡的響了起來,好像是瞬間緊繃,一點風吹都讓他心驚肉跳,他知道這個小護士肯定要遭殃了。

他的陰陽眼也不斷的四處觀察,看着四周看着什麼髒東西攻上來,自己也好隨時抵抗。

鍡栵紒

一個綠色碩大的臉龐忽然懸浮在半空中,綠色的臉,留着鮮血的雙眼以及耷拉在外面的舌頭,預示着這個鬼魂是上吊死去的。

就在尹琿要行動的瞬間,綠鬼已經鑽入了她的身子。

尹琿心一顫,不自覺的將唐嫣和沈菲菲護在自己身後。

不過很快嘴角露出了一股笑意,他覺得應該讓這個小護士吃點苦頭,免得說自己這個大神棍不信科學了。

“還我命來,還我命來。”那個小護士的臉瞬間也變得蔥綠,好像是窒息的感覺一樣,眼簾上翻,眼白整個的漏了出來,舌頭吐出了嘴巴外面,衝着尹琿怒聲嘶吼着:“還我命來,還我命來。”

另一個小護士以爲是她在開玩笑,笑嘻嘻的打了一下這個小護士,那個司機從後視鏡中看到了這一切,也沒有絲毫的動靜,專心致志的開車,只當她是在開玩笑。

“嗷嗚嗷嗚。”忽然,小青年護士竟然爆發出一陣粗魯的慘嚎聲,而後一把捉住了另一個護士的脖子,將他吊了起來,雙目死死的瞪着他,怒吼着:“還……我……命……來……” 尹琿見狀,哪還有什麼心思開玩笑啊,再不理的話怕是這個小姑娘真的要遭殃了。

當下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個符咒,手指在上面畫了幾個不一樣的符號,而後重重的貼在了鬼上身小護士的身上。

砰地一聲,小護士好像是碰到了彈簧上,身體快速的彈了起來,而後重重的翻過身跌落在地上,雙目微微睜開,瞳孔明顯的擴大。

尹琿這才放下心來,重新坐回到了位子上,看着另一個小護士開口說道:“把你同伴扶起來吧。”

另一個護士現在還是驚魂未定,在那一刻他看到自己的同伴臉色蔥綠,舌頭外翻,儼然是吊死鬼模樣,現在自己的心還在碰碰狂跳。

尹琿也不管他們,只是在車窗上再次的貼上了一個黃色的符咒,將目光從摔倒在地的小護士身上挪開。

因爲這個小護士翻身過來的時候,因爲慣性他的小裙子已經全都翻卷了上去,裏面的情景一覽無餘,那個半透明的小三角裹着一團黑色的毛茸茸的東西,看上去十分的誘人。

另一個護士小心翼翼的看着摔倒在地的小護士,卻是半天也沒有上去將她扶起,剛纔的一幕還歷歷在目,她感覺到剛纔自己的同事力量竟然前所未有出奇的大,甚至脖子上都留下了一條青色的青腫。他不知該如何是好,只是傻傻的看着他們。

不知道多長時間之後,那個躺在地上的護士才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看了一眼天花板,而後目光茫然四顧,不知在想些什麼。

抓住旁邊的座位,站了起來,臉色蒼白全身無力,口乾舌燥,讓她看上去十分的憔悴,一點都不自然。

尹琿看着他,而後笑了笑:“姑娘,這個符咒還要不要摘掉?”

誰知道那個姑娘竟然好像看到了鬼一般的身體朝後縮了縮,最後愣了愣,盯着尹琿:“你是巫婆,你是巫婆。”聲音絮絮叨叨,好像在念叨些什麼。

尹琿知道她的神智現在還不清楚,畢竟年紀還下,受到這種驚嚇不是哄哄就能說過去的。

“拜託,巫婆是女的好不好。”尹琿有一搭沒一搭的嘲笑的語氣開口道,其實自己最恨的當然是那些不信鬼神的人,要是全世界的人都不相信,自己也得餓肚子了。

那個護士倒是沒有在說話,只是偶爾全身抽搐一下,目光無神的盯着前排座位,好像在思考着什麼。

這就是鬼上身最爲明顯的症狀。

尹琿也不去理會這個護士,只當他是在發瘋。苦笑一聲,而後目光再次從她身上游離出去。

不到半個時辰,終於來到了醫院門口。大晚上的四周是漆黑一片,此刻也開始下起了一陣弄弄的黑霧,除了大門上的led顯示器在閃爍着幾個紅色大字之外,再無其他能看到的。

啪。一個護士從車裏走出來,而後手中拿着手電筒領着他們從門口走了進去,左轉右轉,而後眼前忽然亮了一下。

終於看到了醫院的亮光了。

他回頭一看,這才發覺他們剛剛是從醫院的後門進來的,大晚上的醫院的前門是不開的。

在那個護士的帶領下,尹琿扛着仍舊在昏迷中的沈菲菲和一臉驚恐神色的唐嫣朝着前方走去,交了住院費之後,尹琿等人便鑽入了一個房間裏面。

這個房間可以說出奇的安靜,本是兩人間,但是現在應該是醫院的淡季吧,沒有多少人住院,所有他們只需繳納兩人間的錢而享受單間的待遇,看是不錯的。

將沈菲菲放到了鋪就着白色牀單的牀上,而後也讓唐嫣躺到了另外一張牀上。

醫院的護士正急匆匆的帶領着主治醫師朝着這邊走來,腳步聲啪啪啪啪的響動,十分的急促。

而剛纔那個被鬼上身的護士在尹琿的特意囑咐下,自己注射了一下鎮定劑,這樣才能保持住自己的心性,不至於被鬼魂情誼的奪取意識。

沈菲菲的腦袋上到處都是鮮血,尹琿都不敢去動她,他也不知道沈菲菲到底是什麼地方受傷了。而唐嫣的傷口則比較明顯,是在腦勺後面,幸虧當時唐嫣撞牆的時候身體乏力,否則要是用盡全力撞擊的話,不撞個腦震盪纔怪。

當主治醫師看到滿身是血的沈菲菲的時候,還是忍不住的呆住了,他沒想到沈菲菲竟然失血如此之多,早知道就不在這裏簡單處理,而應該轉入重症監護病房了。

不過醫師畢竟是醫師,反應能力還是很快捷的,當下是讓那個女護士召集手術專家給她做外科手術,一邊自己檢查着他身上的傷勢。

但是翻來覆去的檢查,卻是根本沒有發現任何的傷口,出了幾個小小的摩擦產生的淤血之外,再也沒有其餘的傷勢。

“奇怪了。”主治醫師怎麼也想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這麼一個小小的傷口怎麼可能會流出這麼多鮮血呢?”

看主治醫師有些懵了,尹琿急忙問道:“怎麼了一聲?沈菲菲情況怎麼樣?”

主治醫師疑惑的看了看尹琿,而後看了看唐嫣,忽然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哦,可能是這位小姐的血流過多所以粘在了她的身上了吧。”說完從沈菲菲身上撤走了所有的設備,轉而將戰場轉移到了唐嫣的身上,一邊仔細的給她包紮着傷口止血,一邊好像過來人的口吻勸着尹琿:“小夥子,做男人就要做一個負責的男人,不要因爲意氣用事和垂涎美色而丟男人的臉。那個小姑娘是你的小情人吧,哎,現在的年輕人。你看你要是有本事找個情人也行啊,可是你看現在着情況,打起來了吧。”

尹琿看着嘮嘮叨叨的主治醫師,拳頭都握了起來,要不是看他是還在給唐嫣止血的份上,自己早就將他痛扁一頓了。

“好了,幸好只是皮外傷,只是你的小情人還得要細細檢查一下,我看她身上的血是怎麼回事,不像是這個小姐的血啊。”

而後走到門口,打開了房門準備走出去。

可是就在前腳邁出去的同時,卻是有扭過頭來問道:“小夥子,將她們兩個安置在一個房間行不行啊,要是不行我給你另外安排一個房間也成,免得他們再打架。”

尹琿那是一陣苦笑啊,他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呢。

只是衝着一臉疑惑神情的一聲搖搖頭,道謝謝您的好心了,我能處理好她們的關係。

那好吧我明天再來看你。主治醫師衝尹琿神祕的一笑,好像是在說你懂得,轉身閃人。

尹琿看着活寶一樣的主治醫師,連連苦笑。

可是想起今天晚上的情形,他心中就凝成了一個疙瘩,這是怎麼回事?爲何會有冤魂闖入自己家中?

自己看到客廳裏面的情形,嫣然就是那處荒廢了依舊的祭祀臺,只不過客廳裏面的祭祀臺是復原之後的祭祀臺。

尹琿想不明白爲何會發生這種事情,只是雙目緊緊的盯着唐嫣,看她那憔悴的臉,有些於心不忍。

很明顯這就是那所謂的刑官給自己的忠告,若是自己再插手這件事,唐嫣和沈菲菲兩個人肯定要遭殃。他痛苦的低下了頭,這是自己第一次感覺思維如此的紊亂,腦袋中有一個蚊子嗡嗡嗡嗡的叫着,到處飛翔。

“尹琿,尹琿,救救我,救救我。”一個細弱如蚊子的聲音傳入自己的耳朵,仔細辨認了一下,竟然是昏迷中的沈菲菲的哭喊聲。

尹琿忙走上去,拉住沈菲菲的手問道:“沈菲菲,快醒醒,你沒事吧。”

沈菲菲卻是一臉緊張神色,眼睛極力想睜開,卻是怎麼也睜不開,身體快速的顫抖着,哭着喊着:“尹琿,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尹琿知道沈菲菲這是在昏迷狀態,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在她耳邊輕柔細語的安慰說:“沈菲菲,沒事了,沒事了。”

說來也奇怪,沈菲菲將對尹琿的稱呼從尹琿爺爺變成尹琿,這聽起來倒是讓尹琿不習慣了,總覺得有種曖昧的成分。

他苦笑一聲搖搖頭,只當自己是在做夢幻覺。

“尹琿,我喜歡你。”忽然,沈菲菲竟然一下子從牀上立起來,一把抱住了尹琿,而後伏在尹琿的肩頭小聲的嘀咕了一句。

尹琿一下子愣住了,在他心中沈菲菲只是一個和自己賭氣的小孩子,好像自己永遠都欠她一些什麼,一直以來他都在思考自己到底欠他了一些什麼,現在終於是明白了,這就是愛,讓人捉摸不透的愛。

尹琿愣住了,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纔好,儘管現在沈菲菲是陷入昏迷中,但是他說的話肯定不是胡話。

紕般

沈菲菲放開了抱住尹琿的手臂,重新摔倒了病牀上,穩定和諧的呼吸聲傳來,香香甜甜的睡去,她的手緊緊的攥住了尹琿的手,久久不放開。

看着沈菲菲那俊俏靚麗的臉龐,尹琿也迷茫了。

問世間情爲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心中浮想聯翩,爲何這麼多女孩子都喜歡自己?難道我就是傳說中所謂的大衆情人?還是因爲自己長得帥,抑或是身上散發着濃郁的人格魅力?

這一切都是自己的想象,他想象不出來到底是什麼原因,不過這增強了自己的自信心。

一整個晚上尹琿都沒有睡着,因爲他知道醫院裏面尤其不乾淨,兩個女孩子抵抗力較弱,再次被鬼魂上身很可能身體吃不消了。

次日一早,沈菲菲從慘叫聲睜開了眼睛,看到抓住自己手臂的尹琿,氣的大聲怒吼:“該死的傢伙,你快點起來。”

尹琿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而後看着這個重新恢復了生機的沈菲菲,鬱悶他到底什麼時候能恢復平靜,沒有這麼大的活力。

“你快看你快看,你的手在幹什麼?你仔細的給我看看。”沈菲菲儼然是一副責問罪犯的語氣,沈菲菲捉住尹琿的手。 尹琿迷迷糊糊的看着自己的手被緊緊的攥在沈菲菲的手裏,都攥出了紅印子,這時候才感覺到了一絲痠麻的感覺,忙抽回了手在空氣中盪漾了幾下,恢復一下氣血。

唐嫣也從睡夢中被沈菲菲的聲音給召喚了出來,將剛纔的一切盡收眼底,淡淡一笑,自己的這個乾妹妹,火爆脾氣依舊不減。

“你……男女授受不親你知道不知道,你這樣我以後還怎麼見人呢?”沈菲菲竟然氣急的要哭起來了。

尹琿愣了一下,而後將自己那個被沈菲菲給鑽的酸脹發麻而且留下了一道道手印子的手拿在眼前看了一下,最後哭喪着臉道:“大小姐,你講點理好不好,昨天是你攥住我的手不鬆開,我根本扯不會來,而且你看我的手都腫了,是被你給攥的,你還好意思說我?”尹琿卻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只是感慨女人的心思男孩真是猜來猜去也猜不明白啊。

“那……那你就不知道將手抽回去嗎?”沈菲菲愣了一下,不過很快的便再次的尋找到了理由。

尹琿擺擺手,表示自己知錯了,反正怎麼說也說不過他們的,乾脆不去理會的爲好,耳根清淨。

“唐嫣姐姐,你沒事吧。”沈菲菲從牀上下來,除了感覺身體虛弱之外,也沒什麼不適應的症狀,便小心的走到了唐嫣身邊。

唐嫣摸了一下有些發痛的腦袋,大概也知道昨天是碰到了不乾淨的東西,現在有尹琿陪着他們,她心中也沒有了恐懼,只是微微笑了笑:“沒事兒。”

而後兩女便坐在牀上,看着尹琿。

“尹琿,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看到的那個屍體……”唐嫣的聲音生生止住了,他想起昨天撞見的那個情景心中就害怕。

“哦,沒什麼,不要害怕。”尹琿急忙回答他說:“只是昨天不小心從外面帶進來的,以後不會了。”爲了安全起見,尹琿還是從自己的胸前口袋中掏出了兩張符咒,遞給了他們兩個:“這兩個符咒給你,再遇到髒東西他們就不敢靠近你們了。”

兩女對視一看,而後將手中的兩個符咒塞進了懷中。

“喲,小夥子,沒想到你還真有本事。”這時候,昨天的那個主治醫師走進來了,看到兩個女孩子竟然態度溫和的坐在同一張牀上,親如姐妹,那主治醫師真是驚訝的眼珠子都瞪出來了。

尹琿回頭看了看主治醫師,一臉自豪的衝他點了點頭。

“好啊,看來以後得多多向你學習。”

看來這個主治醫師不怎麼嚴肅,玩世不恭,和他們說話全然沒有醫生的那份嚴肅的恭敬。

“看來你們兩個都沒事了。”主治醫師盯着兩個絕世美女,笑了笑:“我看你們昨天晚上是把這裏當成了旅館住吧。”

尹琿卻是沒說什麼,只是站起來拉起主治醫師便走出去了。

“你告訴我,他們兩個真的沒什麼事嗎?”

主治醫師打包票的拍了拍胸口:“當然沒事了,沒看到他們現在能走能跑的,而且那一個姑娘就是昏過去了而已,並無大礙、。”

這個醫生看來是剛剛入行沒多久,醫院的潛規則還不是很明白,能讓他們住院的就讓他們住院的,實在是不想住院的就給他們弄一大堆亂七八糟的藥品,能坑一點是一點。

尹琿點點頭,而後走入了病房。

叮鈴鈴鈴,叮鈴鈴鈴。

電話鈴響。

尹琿接通了電話:“喂,是誰啊。“

“喂,是尹經理嗎?上班時間到了您怎麼還不來上班啊?”

電話那頭傳來了林夏的聲音。

“恩,那我就幫您給館長請個假,另外今天的幾批單子,我就替您簽字了啊。”林夏聲音溫和誠懇,儼然一副賢妻良母。

尹琿恩了一聲,而後掛了電話。

“誰這麼早打來電話?”沈菲菲伸了個懶腰,而後站起身來,卻發現自己的身上有好多的血,一下子愣住了。

再看唐嫣,也是渾身是血。

“咱們走吧,離開這裏。”尹琿簡單的看了一下醫院的擺設,着實有些不乾不淨,還是早些離開的爲好。尤其是此處距離太平間太近,陰氣濃郁,再說做什麼事情也不方便。

兩女也沒有心思呆在醫院,便是答應了下來,起身攙扶着尹琿,便走下樓去。

結算完帳,打了一輛的士,尹琿對司機師傅說去警察局。

兩女自然很意外,詢問尹琿爲何要去警察局。尹琿倒也不隱瞞,說,我們的小出租屋陰暗潮溼,陰氣濃郁,你們兩個人現在是陰盛陽衰,住進去萬一再被什麼小鬼給盯上更是得不償失了,我看你們暫時先住進公安局裏面,因爲裏面洋溢着浩然正氣,一般的鬼魂根本無法進去。再說你們也可以沾沾警察身上的正氣,對你們的傷口也有好處。‘

兩女對視了一眼,似乎在商量着到底要不要去。

去的話,要是碰見了歐陽雪,不知道會不會因爲尹琿的緣故而對他們兩個人無禮。

不過到最後還是答應了下來,只要不被鬼給纏着,女人還有什麼好怕的。

尹琿當即給歐陽雪撥了電話,畢竟像歐陽雪這種大忙人,在上次靠着他父親那強大的背景甚至扳倒了市長之後,她可是在全國聲名鵲起啊,每天的新聞發佈會都忙得暈頭轉向,報告周琛的審判報告。

畢竟一個市長下臺,那是全國都關注的事情,歐陽雪也一下子成了名人,甚至還被冠上了現在花木蘭的稱號。尹琿對這一切卻是嗤之以鼻,什麼花木蘭,要是沒有他強硬的父親後臺,現在他早就被周琛給整死了呢。

歐陽雪身價一高,不知道多少人都來巴結歐陽雪,不過歐陽雪這個暴女脾氣卻是望望讓衆人望而卻步。不過對一個人卻是例外,那就是尹琿。

自己上次的成功,尹琿功不可沒,先是給自己提出了各種線索,最後竟然還搞到了周琛結識黑幫販賣白粉最直接的證據。

儘管衆人對錄音證據裏面那個神祕的男子聲音感覺到十分的好奇,而且有不少人都在追蹤聲音的來源,可是依舊沒有找到尹琿的頭上。尹琿也懶得清淨。

出乎意料的是電話竟然接通了。

“喂,歐陽雪,是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