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1, 2020
47 Views

「沒見他們啊,按道理陛下很快就該到了。」山霸心下疑惑。

Written by
banner

就在這時,四方城上一陣箭雨已經覆蓋了下來。

山霸連忙閃身後退,那些箭鏃叮叮叮的一排在山霸面前插入土中,箭羽嚶嚶顫動不已。

山霸忍不住發怒,搖身一變,迎風長高十來米,赫然一個巨人,然後開始了衝鋒,朝那四方城沖了過去。

從四方城上飄下來一個人,手中一柄山斧,肩上一張鐵弓,腰間一壺羽箭。

「妖怪,不要痴心妄想,夜間偷襲我們人類村莊,哪一次你們佔到過便宜?」鯀聲若洪鐘的說道。

「你就是那個該死的陶肆村守護神鯀么?我看也一般啊,吃我一拳。」山霸巨石般的右拳說砸就砸了過來。

鯀大吼一聲「來的好!」也伸出右拳轟了過去。

只聽「嘭」的一聲,兩人同時往後退出十來步。

「好力氣,再來!」鯀也變聲成巨人,揮拳就砸向那山霸。

山霸左手一架,右腿猛然踢向鯀的胯下。

鯀左腿一橫,兩下又是一陣劇烈的碰撞,氣息以兩人為中心散開,方圓十餘丈內泥沙飛舞揚散。

山霸與鯀戰得正酣,三足烏從旁冷不丁的一根喂毒的袖箭偷襲鯀的小腹。

「大膽妖怪,竟然敢暗算!」共工一看底下打得這麼熱鬧,早忍不住了,看見三足烏偷襲鯀,頓時跳將下來直撲那妖媚的怪獸。

鯀正在全力跟山霸對決,哪裡顧得上有人偷襲,這一箭頓時射入小腹,鯀大叫一聲,翻然倒地,捂住肚子疼得蜷縮起來。

伯牙一看情勢不好,揮琴操弦攻了過去,不讓那山霸擊殺鯀。

BOSS兇勐:乖妻領證吧 山霸也愣住了,鯀跟他打得好好的,怎麼就倒地上了?

一愣神,伯牙的無弦琴音就攻擊了過來。

音波的鋒銳將山霸的胳膊手臂胸脯上切割出一道一道傷口,鮮血四濺。

山霸一聲怒吼,揮拳砸向伯牙。

伯牙身形輕飄,渾不受力,從各個方位揮弦攻擊。

音波織網,銳氣破空,刺耳的音波還兼顧攻擊山霸的靈魂識海。

山霸幾次惡撲都被伯牙輕鬆躲開,那琴音已經開始動搖山霸的內心了。

就在山霸快要昏昏欲睡的時候,一聲孩啼般的尖銳嘯聲破空而來。

帝江的尖叫讓山霸猛然清醒,身軀化作兩個,一個為獅,一個是虎,左右夾擊扑向伯牙。

伯牙被那帝江一聲尖嘯亂了琴音。正愣神間,被山霸分體之術合擊,只得右手用琴去擋那獅撲,左手豎掌劈向猛虎。

咔嚓一聲,琴弦綳斷,琴體斷裂。

伯牙渾身一震,左掌雖然劈中了那山霸之虎,可反震之力卻將伯牙給震傷。

鯀已然站起,忍住小腹傷痛,擋下山霸。

帝江張開翅膀飛速的圍繞伯牙旋轉,時不時的嘯聲攻擊,刺向伯牙的耳膜心臟,讓伯牙左右支拙,情況十分危險。

共工對上那三足烏,兩人各打各的。共工蠻力,三足烏則輕靈閃避,找機會偷襲。

夏洛奇一看鯀受傷,剛想跳下營救,可伯牙卻搶先下去,只好繼續觀敵料陣。

伯牙琴弦斷裂,帝江兇猛圍攻,鯀又負傷,那邊共工似乎也占不到上風,夏洛奇終於仗劍出手,飛身而下。

就在夏洛奇往下跳的瞬間,白澤的一劍冷不丁的刺向夏洛奇的腰間。 白澤這一劍是蓄謀已久的,即便是夏洛奇也沒想到一起來喝酒的同伴竟然會偷襲。

白澤此劍乃其本命神劍,出招極快。

可是他卻忘了一個人,那就是黛莉斯。

黛莉斯在四方城升起時就處於警覺狀態。

她跟夏洛奇有精神共享。

因此,她的感知早已時刻圍繞著夏洛奇,她還不知道夏洛奇已經能夠從劍痕中暫時獲取原有功力。

當白澤刺向夏洛奇時,黛莉斯的第一反應就傳遞給了夏洛奇,等於夏洛奇的視野在背後也是異常清晰的。

何況這些時日黛莉斯一直在修鍊古蘭朵婆婆傳給的《星辰訣》。

感知的水平與層次自然也提升到了介子段。

從入微到介子,已經是跨過了基本的入門。

星光感知本身就是視野遼闊的一門功法,與黛莉斯的天賦共享與預警相得益彰。

夏洛奇頭都沒回,那白澤迅捷的閃電般的一刺就被夏洛奇給拍飛了。

回敬給白澤的是一群蝴蝶流星鏢,中間還夾著一根無形的方天畫戟尖刺。

白澤一刺落空,大吃一驚,之後的蝴蝶鏢來不及躲閃,立即變身成本體——白龍——憑藉強悍的龍鱗抵擋那蝴蝶飛鏢的群攻。

龍鱗果然不負所望,將夏洛奇的蝴蝶飛鏢給彈了開去,可是白澤沒想到的是中間還有一枚方天畫戟的隱形尖刺,直沒右胸然後從背後穿透。

白澤大叫一聲栽下城頭。

山霸正要拿下鯀,聽到城頭白澤的叫聲,仰頭一看,夏洛奇的軒轅神劍破空已到面前。

在夏洛奇的頭頂,隱隱有一縷金色的劍痕連接著浩渺的夜空,那劍痕籠罩著夏洛奇,夏洛奇從中汲取吞噬獸自成洞天外的宇宙能量。

山霸根本看不出夏洛奇的門道,只來得及召喚出獅虎魔鎧與大力杵,夏洛奇這一劍自然是他平身精華所凝聚而成,時間遲滯加上疊空,山霸雙手舉杵來迎,卻迎到的是劍痕殘影。

獅虎魔鎧倒是幫山霸擋了一下軒轅破空。

可是,依然是一劍穿胸,山霸的右胸露出一個碗口大的血窟窿。

雙手中的大力杵掉落在地,用手去捂那傷口,怎麼也捂不嚴實,血如泉涌,跪倒在地。

鯀上前一斧就砍下了山霸的頭顱,隨即滾落的金丹鯀毫不客氣的吞服下去。

夏洛奇一劍放翻山霸,隨即釋放出光明領域,其中亡靈之嘯集束成線對著帝江無聲的攻擊了過去。

只見那快速盤旋在伯牙四周的帝江小眼睛瞬間充血,然後就炸了開來,眼珠子飛了出去,腦漿從眼眶中噴射而出。

亡靈之嘯的威力自然是增加了,關鍵是夏洛奇凝聚成線的攻擊而去,打了帝江一個措手不及。

當場將帝江的靈海給擊穿,腦漿給攪爛沸騰。

夏洛奇一出劍,一發聲,再一轉身剛好來到三足烏的身旁。

左手暗黑能量,右手天魔雲力,閃電般擒住三足烏的雙腳。

三足烏大吃一驚,想要展翅騰飛而去,可夏洛奇根本不給她這機會,一個旋轉,就將這三足烏給扔進了天邊不落的那個黑太陽里。

那輪黑太陽忽然亮了一下,照得四方城周圍跟白晝一般。

眾人抬頭一看,只見那太陽中赫然一隻三足烏,跟標本般驫在黑太陽般的牆面上動彈不得了。

不到三秒,夏洛奇連斬三隻怪獸。

帝江的金珠被夏洛奇吞服,三足烏被扔進了黑太陽,山霸被鯀一斧砍死,白澤跌落城下生死不知。

就在這時,一道巍峨高約百丈的龍闕閃著漆黑的電光赫然降臨。

黑龍王秦峨雙眼血紅,他已看見三足烏被扔進太陽的場景,畢竟那光亮實在是太耀眼了。

又感應到山霸、帝江均已被滅,秦峨心頭憤怒已極。

關鍵是白澤的能量波動也變得衰落,似乎快要熄滅,若有若無了。

白澤與秦峨是南山雲夢澤中的兄弟兩人,一隻黑龍,一隻白龍。

窮奇被斬后,秦峨派出白澤去人類集市打探消息,混入人群,伺機配合偷襲剿滅陶肆村。

沒想到這次計劃竟然落到如此慘敗的下場,黑龍王秦峨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桿長槍如龍奔來,夏洛奇冷眼一看,這槍的速度與力道絲毫不比加拉戰神的功力差,知道雲夢澤的統帥降臨了。

夏洛奇剛要舉劍抵擋,忽然那劍痕中的能量消耗殆盡了。

夏洛奇的元力嘩啦一下消退不見了。

秦峨這一槍其實只是虛招,本來是要連擊十八下,最後重疊成一槍,這是秦峨賴以成名的雲夢龍槍之十八滅神。

只一槍就把夏洛奇給挑飛了,夏洛奇直接落到了四方城的城牆上。

此時鯀與伯牙、共工均已退入城內。

秦峨愣住了,什麼情況?

怎麼這麼不禁打的一個傢伙竟然連斬手下三員大將,算上窮奇,自己的五虎上將幾乎都被他幹掉了。

龍蛭還在自己身邊,白澤也不知跑哪去了。

身邊所剩大將也就這二人了。

可怎麼這麼厲害的一個人竟然擋不住自己的一槍?

「陛下英武!出手即滅對方高手,佩服佩服。」龍蛭在旁看的是心驚肉跳了。

黑龍王威名不是虛得的啊。

「哎,早提醒過你,這劍痕的能量很弱,隨時會消耗殆盡,忘了吧,挨這破龍一槍。」劍靈軒轅嘆息一聲道。

這一槍直接戳在夏洛奇的胸口,疼得是半邊身子都失去了感覺。幸好自己服用了雷澤之蛇的蛇珠,才抵消了秦峨那附帶著粉碎效果的槍招。

「我來會會這畜生,好久沒教訓它們了,又開始欺負我族群!」

劍靈軒轅赫然顯身,金冠玉帶黃衣,眉目若神,眼光如電,國字臉,面白如玉,頜下三寸黑髯,當真是神一般的降臨。

軒轅劍靈顯身四方城上空,軒轅神劍赫然變大十丈有餘。

「畜生,還認得我么?」

秦峨抬眼一看,頓時凶焰盡失。

「上神,您怎麼又回來了?」

漢中王傳 「廢話,就是看不慣爾等敗類魚肉我族生靈,特降臨分身前來教訓你們。」軒轅聲音如浪潮般向四周擴散開。

原本從那龍闕中不斷躍出的怪獸也停止了下來。

那些怪獸一落地就瘋狂的沖向四方城,不顧一切的往上攀援。

城中弓箭手彎弓搭箭將它們紛紛射落,但這些怪獸的數量竟然越來越多,城中的村民已然捉襟見肘了。

軒轅劍靈威風八面的柱劍而立,嚇住了南山雲夢澤中的獸首黑龍王秦峨。

「上神降臨問罪,在下告退!」秦峨頭都不敢抬起,隨手收起龍闕,招呼攻城的怪獸如潮水般退去。

「上神黃帝竟然降臨,簡直是我輩之幸啊!」四方城中所有戰士都熱切的仰望著那柱劍而立的軒轅劍靈。

只有一個人眼中露出了極端的仇恨。 南山雲夢澤秦峨率部下紛紛退去,軒轅劍靈亦逐漸黯淡熄滅回歸本體。

眾人都看見上神黃帝的身影最後消失在夏洛奇手中的寶劍中,紛紛驚愕不已。

鯀第一個跪倒朝拜,陶肆村眾人亦隨之跪倒朝拜。

「大家這是為何?快快起來。」夏洛奇捂著胸口,踉蹌站起說道。

「黃帝在上,請受我等村民跪拜。」鯀朗聲說道。

「快起來吧,那是騙黑龍的。」夏洛奇扶起鯀說道。

「剛才那不是上神黃帝么?還開口訓斥秦峨黑龍了。」鯀疑惑道。

「的確是軒轅上神,但現在只剩劍靈,沒有實體了。」夏洛奇說道。

「好險啊!」鯀道。

「看來我師軒轅在遠古時代當真是赫赫有名的。」夏洛奇道。

「那是啊,華夏諸多邪魔外道均曾敗在上神黃帝鋒銳之下,後來一統天下,俱表示臣服,立下誓約永不背叛。」鯀道。

「高山仰止,景行景止了。」夏洛奇遙想軒轅大戰各路邪魔的神采不禁心動感佩。

「收了四方城大陣吧。」鯀對伯牙說。

伯牙掏出懷中玉印,朝東南西北四個方位輸出收城符文。土城大陣一系列疊加收縮,井然有序的沒入地面。

剛才還巍峨聳立加御四方的圍城一下子就不見了,實在有些夢幻的感覺。

「來來來,咱們接著喝酒慶賀。」 爹地,懶蟲媽咪要翹家 鯀都忘了身上小腹中的毒箭了。

吞服了山霸的元丹一時間遏制住了那毒性發作,這會兒毒性泛上來,鯀一個踉蹌,差點栽倒在地。

「鯀,你怎麼樣了?」女嬉上前攙扶住鯀。

「沒事,咱們不能影響大戰南山雲夢澤怪獸勝利的喜慶!」鯀說完這句話,然後兩眼一翻,轟然倒地。

夏洛奇趕緊掏出阿爾法的丹藥,紅白兩粒,給鯀服下,半個時辰后,鯀吐出一口漆黑的淤血,傷口處也不斷往外滲出黑血。

羽箭早已拔出,黑血流盡后,鯀的臉色稍有些蒼白,竟然站了起來。

「這三足烏廝鳥箭毒當真厲害,若不是夏兄弟這裡有靈丹妙藥,恐怕我挨不過去了。」

鯀認真朝夏洛奇鞠躬施禮,也不說謝謝的話了,都救了自己好幾回了,再謝倒顯得見外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