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137 Views

端木幽凝輕輕閉了閉眼.微微轉開了頭:“皇上.從什麼時候開始.你留在臣妾的身邊居然也需要理由了.難道那不應該是情到深處的請不自禁嗎.”

Written by
banner

“情到深處.”東凌孤雲淡淡地挑了挑脣.“幽凝.如今你還敢說你對朕有情嗎.”

“那皇上呢.”端木幽凝並不懼怕.緊跟着反問.“事到如今.皇上對臣妾還有情嗎.”

東凌孤雲似乎還想說些什麼.張了張口卻只是揮手而去:“罷了.朕原本只是想借着你的挽留留下來.卻想不到只是自取其辱.”

說着他轉身而去.而且這一次腳步不再遲疑.很快就去得遠了.端木幽凝留在原地.看着窗外的夜色越來越深、越來越濃.心頭的感覺也越來越覺絕望.

不是不希望東凌孤雲留下來.然而如果他的留下必須以她的哀求爲前提.她寧可不要.東凌孤雲只覺得她是驕傲的.然而他卻不知道.端木幽凝的驕傲絲毫不輸給他.

“氣死我了.氣死我了.“西鳳宮中突然傳出一陣喃喃的咒罵聲.墨雅溪正在房中不停地來回踱步.氣得牙關緊咬.”居然那麼快就懷了龍裔.真是個天生的狐媚子.還不知道給皇上施了什麼妖法.“

一邊罵着.她不自覺地擡手撫摸着自己的小腹.暗中沉吟:兩個月來自己也已經數次侍寢.而且有幾次還正好是自己的好日子.本來應該是有很大的希望懷上龍裔的.爲什麼直到現在都沒有動靜呢.

她日思夜盼.就是希望第一個懷上龍胎.好享受那無上的榮光.卻想不到還是被別人搶了先.最好那個孩子根本生不下來.或者只是個女嬰.我看你還怎麼得意.

不過話又說回來.那個狐媚子既然懷了龍裔.自然也就無法侍寢了.自己侍寢的機會豈不就更多了.只要能夠儘快懷上皇上的孩子.鹿死誰手還很難說呢.

墨雅溪正在陰沉沉地想着.門口突然傳來一聲通傳:“皇上駕到.”

皇上.太好了

墨雅溪大喜過望.噌的一下跳起來過去迎接:“臣妾參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免禮.起來吧.”東凌孤雲揮了揮手.“這麼晚了怎麼還沒睡.”

墨雅溪謝恩起身.眉梢眼角已經有一絲春意緩緩盪漾開來.脣角也帶着魅惑人心的微笑:“多謝皇上關心.雖然夜色深沉.臣妾卻了無睡意.只是想不到皇上居然會來.這對臣妾而言簡直是意外之喜.臣妾惶恐.”

東凌孤雲淡淡地笑了笑.揮手示意她靠近.墨雅溪心中暗喜.卻一派矜持端莊的樣子走到他的身邊落座.關切地說道:“皇上看起來似乎很疲倦.不如臣妾伺候皇上用熱水燙燙腳.會舒服一些.”

東凌孤雲點頭表示許可.墨雅溪便命侍女打了熱水進來.然後恭恭敬敬地替他除去了鞋襪.將他的雙腳放入盆中輕輕揉搓着.

雙腳浸入熱水中.又有美人如玉的小手輕輕撫摸.東凌孤雲頓時感到渾身果然輕鬆了不少.心頭的陰霾也稍稍散去了些.低頭看去.從這個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墨雅溪長長的睫毛和挺秀的鼻子.以及胸前一大片雪白柔嫩的肌膚.尤其是胸前的兩抹高峯.更是格外令人心旌神蕩.他的呼吸忍不住微微有些重了起來.

雖然一直低頭忙碌着.墨雅溪卻一直暗中注意着他的一舉一動.敏銳地覺察到這一點.她暗中得意.面上卻依然平靜如常.

將東凌孤雲的雙腳清洗好.命侍女將盆子端了出去.並把一切收拾齊整.接着又親手取過毛巾替他擦乾淨雙腳.才起身微笑道:“皇上可覺得好些了.”

“嗯.”東凌孤雲看着她.眼中已經有一絲淡淡的玫瑰色.“過來.”

墨雅溪點頭稱是.向前走了幾步.可是不等她走到近前.東凌孤雲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一用力.瞬間將她整個人都壓在了身下.有些冰涼的手立刻覆上了她胸前的柔軟.

儘管因爲那突如其來的涼意顫慄了一下.墨雅溪卻暗中歡喜不已.既不過分主動、也不過分矜持地擡手摟住了他……

果然.因爲東陵孤雲的吩咐.宮中上下對待甄茹雪就像對待天神一般.無論在何處、無論是誰見了她都會供恭敬敬地行禮.並且所有部門、所有人都爲她開了綠燈.不管她想要什麼.總會有人以最快的速度送到她的面前.而且挑的都是最好的.她的風頭早已蓋過了中宮皇后端木幽凝.若是不知情的.還以爲她纔是母儀天下的那一個.

所過之處.所有人都盯着她的腹部.彷彿在盯着能夠改變他們命運的神仙一般.自入宮..不.自出生以來.甄茹雪這還是第一次感覺到被人捧在雲端的滋味.越發得意非常.但她卻非常不小心地忘記了.被人捧得越高.就有可能摔得越痛、越狠.

其實.甄茹雪肚子裏的孩子不過才一個多月.她的身體外觀還完全看不出來有什麼變化.但在衆人面前時.她走起路來卻故意向後傾着身體.小腹用力向前突出.彷彿已經挺着個大肚子一般.生怕旁人不知道她懷了龍裔.看到她這副樣子.已經有不少人在背後偷笑.只不過生恐受罰而不敢被她知道罷了.

這日一早吃過飯後.甄茹雪便說想要出去走走.環佩自然不敢怠慢.立刻上前攙扶着她出了門.在宮中隨意地走着.走到一處假山旁.看到一個小宮女正在清掃地面上的雜物.而且因爲背對着他們.雖然已經離得很近.她依然低着頭一步一步後退着.

眼看距離他們越來越近.環佩忙一聲呵斥:“大膽奴才.看到賢妃娘娘還不請安.”

這小宮女名叫秀蘿.聽到喝斥.她嚇了一跳.忙回頭一看.立刻低頭請罪:“奴婢參見賢妃娘娘.衝撞之處還請賢妃娘娘恕罪.”

“恕罪.”甄茹雪用力向前挺了挺肚子.哼了一聲說着.“衝撞了本宮倒沒什麼.若是傷害到本宮腹中的孩子.像你這種下賤的奴才死十次都不夠賠的.”

這個“賤”字異常刺耳.秀蘿抿了抿脣.卻是敢怒不敢言.只是一疊聲地答應:“是是是.奴婢該死.奴婢再也不敢了.求賢妃娘娘開恩.饒過奴婢這一次吧.”

耍夠了威風.甄茹雪才假裝十分大度地揮了揮手說道:“算了算了.念在你也不是有心.本宮就不計較了.去吧.”

秀蘿如獲大赦.連忙低頭謝恩:“多謝娘娘!多謝娘娘!奴婢告退.”

轉過身,她急匆匆地離開.彷彿能躲多遠就躲多遠纔是最明智的選擇.甄茹雪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做法有什麼不妥.反而得意洋洋地說道:“看到了吧環佩.現在這宮中上下都唯本宮的命令是從.沒有人敢違抗.“

“是是.那是自然的.”環佩點了點.頭眼底深處卻有一絲擔憂.小心地說道:“不過娘娘.剛纔那宮女也沒有什麼衝動之舉……”

“本宮當然知道.問題是她若真的衝撞了本宮.再把本宮的孩子撞出個好歹來.不是什麼都晚了嗎.”甄茹雪滿不在乎地說着.“所以本宮這只不過是殺雞敬猴.做給其他人看的.讓他們都給本宮小心着點.否則若是傷到皇嗣.誰都負擔不起.”

既如此.環佩也不好再說什麼.只好更加小心地攙扶着她向前走去.

在宮中四處轉了轉.甄茹雪覺得有些疲倦.便讓環佩扶着她在涼亭中坐下來歇息.

就在此時.突然聽到涼亭旁邊的假山後傳來一陣談笑的聲音.顯然是幾個宮女閒來無事在此玩耍解悶的.這原本再正常不過.誰知幾句話之後.突聽其中一人把話題轉到了她的身上.甄茹雪忙側了側耳.並示意環佩噤聲.想聽聽旁人都會說些什麼.

“四位娘娘同時進宮.賢妃娘娘第一個懷了龍裔.她可得意了.”

“那是.你們沒看到她那副樣子嗎.明明才一個月多一點.肚子比我們都平.還整天用力向前挺着.也不嫌累.”

“唯恐旁人不知道她懷了龍裔啊.其實這也正常.她只要誕下龍裔.便可以結束旱情.到時候萬民敬仰.她該有多風光.自然連尾巴都翹上了天.”

“可不就是.整天就知道扶着腰.好像肚子已經多大了一樣.還動不動就‘若是傷到本宮腹中的孩子.你擔當得起嗎’之類.可笑死了.”

她學着甄茹雪的樣子尖聲尖氣地說着.還故意陰陽怪氣.惹得另外幾人哈哈大笑起來. 原本以爲自己懷了龍裔是一件大喜事.不管宮裏宮外都應該對她感恩戴德、時時刻刻爲她歌功頌德才是.畢竟如今旱情必須要靠她才能夠結束.所以她才沒有驚動那些宮女.想聽聽她們是怎樣稱讚自己的.

可她怎麼都沒有想到竟然聽到了這樣一番話.尤其是那些宮女對她的嘲笑更是令她瞬間漲紅了臉.眼睛裏已經滿是憤怒的光芒.而且她完全不認爲這是因爲自己言行失當招致的.只是固執地認爲她們這是**裸的妒忌.所以才這樣惡意中傷.簡直該死之極.

一旁負責伺候的環佩也知情況不妙.腳步一動就要去阻止:娘娘如今懷有身孕.最忌動怒、情緒不穩.如果氣出個好歹.她萬死難贖.

然而甄茹雪卻目光陰沉.一把拉住了她.擡手示意她不準出聲.聽着那些宮女繼續談論着.只聽她們哈哈大笑了一陣之後.其中一個人接着說道:

“可不就是嘛!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居然就說什麼玉麟國江山後繼有人了、旱情就要結束了等等之類.也不嫌害臊.”

“就是.不過是懷了身孕而已.也不見她立下了什麼功勞.若論功勞.她比咱們皇后娘娘可差遠了.”

“這話還用你說.瞧她的樣子.有哪一點比得上皇后娘娘.皇后娘娘雍容端莊.高貴典雅.就算三年無所出也不是她的錯.是爲了玉麟國的江山.沒有人會怪她的.”

“就是.皇后娘娘纔是居功至偉.要不然的話皇上怎麼會下旨.說無論將來太子由誰所出.皇后娘娘的位置都永遠不會改變呢.所以說還是皇上英明.”

“那當然.皇上是好皇上.皇后是好皇后.他們兩個纔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其他那些人可是連臺面都擺不上去的.無論生下多少皇嗣都白搭.”

“她還指望用這個孩子奪走皇后娘娘的鳳冠.想得美.”

“不過話又說回來.從此之後咱們可得萬分小心纔是.特別是看到那位賢妃娘娘更是要躲得遠一點.可千萬別再被她抓住.又對你挺着個肚子說什麼‘傷害了皇嗣你們擔當得起嗎’之類的了.”

“就是就是.”

另外幾人連聲答應.又跟着嘻嘻哈哈地大笑起來.甄茹雪再也聽不下去了.突然站起身衝了過去.滿臉通紅地厲聲呵斥:“你們這些下賤的奴才.居然在背後說本宮的壞話.活得不耐煩了是不是..”

幾人萬萬沒有想到方纔的交談居然落入了甄茹雪的耳朵裏.先是齊齊地呆了一下繼而.嚇得心膽俱裂.紛紛起身撲通跪倒連連討饒:“娘娘饒命.娘娘饒命啊.奴婢再也不敢了.”

其實最讓甄茹雪生氣的並不是這些宮女笑話她整日挺着肚子.生怕旁人不知道她懷了龍裔.而是她們居然說她比皇后娘娘差了那麼多.而且說皇后與皇上纔是天造地設的一對.這一點讓她無論如何接受不了.

原本她就覺得自己比皇后差了太多而自慚形穢.如今好不容易懷了龍裔.她便拼命告訴自己從此之後可以與端木幽凝平起平坐了.否則她也不會在人前裝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就是爲了讓旁人知道如今她跟皇后是的地位是一樣的.她們倆對東凌孤雲一樣重要.

想不到努力了半天.在衆人的眼中她依然比不上端木幽凝.而且直接淪爲了這些賤奴的笑柄.讓她如何承受得住.

極端的憤怒之下.她雙眼赤紅.不停地冷笑:“饒命.你們如此中傷本宮.還指望活命.本宮立刻就去稟告雲哥哥.將你等亂棍打死.”

說完.她一轉身揚長而去.又是委屈又是憤怒.眼淚早已流了下來.其實她之所以那麼看重肚子裏的孩子.根本沒有想過藉此奪走端木幽凝的皇后之位.只是想多少獲得一些心理平衡.讓雲哥哥多看她一眼而已.

再說這個孩子畢竟是雲哥哥的骨肉.能爲最愛的男子生下孩子.哪個女人不開心.何況只要旱情能夠因此結束.她便算是幫了雲哥哥一個大忙.雲哥哥會更加感謝她.她當然也會更高興.至於百姓啦、國家啦等等這些.她根本不考慮的.

說到底.她就是希望因爲這個孩子獲得東凌孤雲更多的寵愛.其他的都不重要.而且她也確實得到了.興奮之下這纔有些忘形.何至於被這些人嘲笑成這個樣子.

這原本是再簡單不過的一個心願.爲何到了後來.竟全都變成了一場笑話.

極端的委屈之下.她越走越快.最後乾脆跌跌撞撞地跑了起來.環佩嚇得臉色發白.一邊追趕一邊不停地大叫:“娘娘.娘娘您慢些.小心孩子.娘娘……”

然而甄茹雪充耳不聞.一路往御書房奔去.來到門前.她徑直往裏闖.並終於忍不住哭喊起來:“雲哥哥.雲哥哥我沒有.我沒有那樣想……嗚嗚嗚……”

守門的侍衛有心阻攔.又怕傷到她.萬一傷到龍裔.那更是萬死難贖的大罪.就那麼猶豫片刻的功夫.甄茹雪已經通的推開門闖了進去.

正在批閱奏章的東凌孤雲自然吃了一驚.擡頭看到她滿臉淚痕、傷心欲絕的樣子更是眉頭一皺:“茹雪.你這是怎麼了.”

甄茹雪搖搖欲墜.越發哭得上氣不接下氣:“雲哥哥我沒有.我不是那樣想的……”

生怕孩子出任何差池.東凌孤雲早已起身.迅速衝到她面前一把扶住她:“茹雪.你別慌.慢慢說.到底怎麼了.”

甄茹雪就勢依偎在他的懷中.眼淚早已流了滿臉:“雲哥哥.我真的沒有想過搶走皇后娘娘的鳳冠.我只是爲懷了你的孩子高興而已.可是她們居然那樣說我……”

他們.是誰.東凌孤雲越發眉頭緊皺.扶着她在一旁坐了下來:“茹雪.告訴朕到底怎麼了.”

可是甄茹雪哪裏還說得出話來.哭得幾乎都要背過氣去了.幸好就在此時.環佩已經隨後趕到.先是上前見禮:“奴婢參見皇上.”

東凌孤雲看她一眼.臉色有些陰沉:“到底怎麼回事.朕不是要你好好照顧茹雪嗎.你這就把她照顧成這個樣子.”

“奴婢罪該萬死.”環佩嚇得臉色發白.撲通一聲跪了下去.

“你先起來.”東凌孤雲冷冷地揮了揮手.“說.剛纔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如果不是你的責任.朕不會對你怎樣.”

環佩暗中鬆了口氣.立刻把剛纔在涼亭中聽到的宮女的議論重複了一遍.不過她下意識地隱瞞了後半段.只是告訴東凌孤雲那些宮女如何嘲笑甄茹雪整日挺着個肚子.說她到處炫耀自己懷了龍裔等等.而對於後面宮女說皇上與皇后纔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等等這些話則全都略過不提.

因爲傷心欲絕.甄茹雪早已覺得頭腦昏昏沉沉.其實也不知道環佩都說了些什麼.只管趴在東凌孤雲的懷裏嗚嗚地哭個不停.而東凌孤雲的臉色早已因爲環佩的轉述越發陰沉.咬牙一聲冷哼:“很好.看來是他們的日子過的太清閒了.居然還有功夫亂嚼舌根.來人.跟着環佩去把那些宮女全部帶來.”

“是.”

侍衛答應一聲轉身退了下去.東凌孤雲脣線一凝.接着說道:“茹雪你放心.朕一定會爲你討回一個公道.讓他們知道對待主子該有怎樣的態度.”

甄茹雪感激地點頭:“謝謝雲哥哥.”

不多時.侍衛已經將方纔在背後嘲笑議論甄茹雪的幾位宮女全部帶到了門前.並前來請示.東凌孤雲袍袖一揮.起身來到門外.冰冷的目光左右一掃:“就是你們幾個.”

幾名宮女知道自己今日恐怕已是難逃一死.哪裏還說得出話來.早已嚇得臉色慘白.目光呆滯.只會趴在地上瑟瑟發抖.

東凌孤雲淡淡地冷笑一聲:“你等若有冤屈.不妨說出來.若果真其情可原.朕可以網開一面.”

能有什麼冤屈.她們在背後議論甄茹雪是事實.而且還被甄茹雪聽了個一清二楚.她肯定早已在皇上面前添油加醋地哭訴了一番.就算他們說出個什麼.皇上也不會相信的.是以幾人依然說不出話.膽小的甚至已經快要暈過去了.

“很好.”東凌孤雲淡淡的地開口.“你們也知道茹雪腹中的孩子對整個玉麟國來說意味着什麼.居然還在敢在背後妄加議論.散播謠言.實在可惡之極.來人.每個杖責一百下.死不了算命大.如若死了.也休怪朕無情.”

一百下.這要是打了下去.不死也殘廢了.只聽撲通幾聲.幾人都癱倒在地.臉上已是一片絕望的死灰色.

不多時.只聽啪啪的聲音響起.然後是淒厲的慘呼不斷傳出.而東凌孤雲卻面無表情.

房中的甄茹雪聽到他們的慘叫.只覺得心裏無比痛快:終於可以出一口氣了.讓你們再說我比不上皇后娘娘.哼. 啪啪的杖責聲和淒厲的慘叫聲中.她終於漸漸止住了哭聲.突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對啦.環佩.剛纔他們說雲哥哥已經下旨.無論將來太子由誰所出.皇后娘娘的位置都不會改變.是真的麼.”

環佩小心地點頭:“是.宮裏都已經傳開了.而且……而且他們都說皇上英明.這是應該的.”

甄茹雪點了點頭.心裏多少有些不舒服.這不舒服並非因爲她真的覬覦皇后的鳳冠.而是因爲東凌孤雲對端木幽凝這種不離不棄.對她來說.在乎的只有東凌孤雲.其他的都與她無關.包括皇后之位.

門外的杖責還在繼續.一開始幾人還能發出慘呼.然而隨着時間的推移.她們的慘呼聲越來越小.眼看已是出氣多入氣少.不過儘管如此.慘呼聲還是傳出去老遠.驚動了不少人.包括同樣正在宮中散步的端木幽凝.

入秋之後.雖然旱情依然持續.天氣卻涼爽了不少.端木幽凝正與湘南在宮中隨意地走着.不多時便看到徐含煙也在丫鬟的陪同下迎面而來.看到她.徐含煙忙過來行禮.聲音依然溫溫柔柔:“臣妾參見皇后娘娘.”

“不必多禮.”端木幽凝微笑.“良妃也出來散步嗎.”

“是.”徐含煙點頭.“看到今日天氣尚好.而且聽說御花園中菊花開放.美不勝收.想去走走來着.”

端木幽凝點頭:“本宮也是此意.那我們一起去吧.還可以邊賞菊邊說說話.”

徐含煙答應一聲.兩人便往御花園而去.可是剛剛走到半路卻突然聽到那邊傳來陣陣慘呼.端木幽凝不由腳步一頓:“怎麼回事.”

“不知道.”湘南答應一聲.“皇后娘娘稍候.奴婢過去看看.”

兩人留在原地等候.不多時湘南已經迴轉.臉上帶着一絲憤憤不平:“娘娘.是皇上在懲罰幾個宮女.說每人杖責一百下.死不了算命大.死了也休怪他無情.”

端木幽凝聞言不由愣了一下:“怎麼會這樣.皇上一向宅心仁厚.絕非嗜殺之人.怎會突然如此對待幾個宮女.”

“詳細情形還不清楚.”湘南搖頭.“不過娘娘.原因只怕被你言中了.”

端木幽凝目光一凝.片刻後微微一嘆:“爲了賢妃.”

“是.”湘南冷笑.“似乎是她們在背後議論因爲懷孕而恃寵成驕.卻偏偏被賢妃聽到.賢妃向皇上告狀.皇上纔要懲罰她們.”

端木幽凝沉默片刻.繼而嘆了口氣:“到底還是走到這一步了嗎.怕的就是這個啊.走.趕快去看看.”

湘南點頭.扶着她往御書房的方向而去.徐含煙猶豫了一下.接着也跟了上去.

當端木幽凝趕到時.幾名宮女已經奄奄一息.幾乎沒了多少動靜.即使棍子落到身上.她們也只是無意識地痙攣一下.而東凌孤雲就站在一旁.面無表情.

端木幽凝見狀.眉頭早已皺了起來.立刻一聲喝斥:“住手.”

侍衛本能地停手.卻都不由自主地轉頭向東凌孤雲看了過去.端木幽凝不由分說.立刻走到東凌孤雲面前施了一禮:“皇上恕罪.請稍候.”

接着她繞過東凌孤雲徑直進了御書房.目光沉靜:“賢妃.”

看到她.甄茹雪先是吃了一驚.本能地就要起身見禮.可是緊跟着她卻想到了宮女在背後議論她遠遠比不上端木幽凝的那些話.一股妒忌頓時涌上心頭.竟故意大刺刺地坐在椅子上.雙手扶腰說道:“皇后娘娘恕罪.臣妾自懷孕之後.身子不便.請恕臣妾不能見禮.”

“你身懷有孕.這些俗禮能免就免.”端木幽凝並不在意.淡淡地說着嗎“不過那幾名宮女已經支撐不了多少時候.你最好立刻去向皇上求情.免得她們果真出了意外.”

甄茹雪哼了一聲:“求情.臣妾爲何要替她們求情.她們在背後說臣妾的壞話.就應該好好懲罰懲罰她們.”

端木幽凝皺了皺眉.眼中已經閃過一絲冷意:“她們在背後議論你的確不該.但卻罪不至死.原本本宮是可以替她們求情的.但她們是因你而受罰.若是本宮前去求情.倒顯得本宮故意陷你於不仁不義一般.對你的名聲不利.所以你快去吧.遲了就來不及了.”

端木幽凝說的本是實情.而且她考慮得也足夠周到.如果由她去向東凌孤雲求情.幾名宮女自然會對她滿懷感激.而對於害她們吃盡苦頭的甄茹雪便會更加不滿.兩相比較之下.豈不是會令衆人更加討厭甄茹雪.因此雖然是在情急之下.端木幽凝卻還想到了這一點.這纔打算讓甄茹雪親自出面.

然而甄茹雪卻慢慢漲紅了臉.頗有些惱羞成怒:如果這一點由她自己想起來.並立刻去向東凌孤雲求情那還好些.卻偏偏是由端木幽凝前來提醒.她越發覺得自己比不上這位皇后娘娘.越發顯得她小肚雞腸、心狠手辣.更加徹底的彰顯出了她跟端木幽凝之間的差距.

而就在這一刻.那些宮女的議論越發清晰地浮現在腦海中.令她咬了咬牙.冷笑一聲說道:“多謝皇后娘娘提醒.不過臣妾認爲.不能姑息她們.必須狠狠地懲罰懲罰她們.以剎住這股歪風邪氣.免得再有人在背後亂嚼舌根.”

端木幽凝皺眉.眼中掠過一絲淡淡的失望:“本宮剛纔已經說了.縱使她們有錯.也罪不至死.何況她們已經受到了懲罰.你何必一定要置她們於死地.她們若是因爲說了幾句閒話便賠上一條性命.那麼不止是你.重要的是皇上的清譽也會受到影響.本宮最後再勸你一句:得饒人處且饒人.”

然而她越說.甄茹雪的牴觸心理便越重.眼見她三言兩語之間居然指責自己破壞皇上的清譽.甄茹雪更加惱怒.臉也越發紅了幾分.咬着牙說道:“纔不會.雲哥哥又不是無緣無故草菅人命.而是要正一正宮中的風氣.那些喜歡在背後隨便議論、亂嚼舌根的人若是看到她們的下場.還有誰敢胡言亂語.”

既然如此.多說無益.端木幽凝冷冷地看她一眼:“好.那麼你別後悔.”

說完她轉身而去.甄茹雪氣得狠狠捶了幾下桌子.雖然喃喃地咒罵了幾句.卻不敢大聲:“可惡.過份.誰要你來裝好人.我偏不去向雲哥哥求情.看你能怎麼樣.他們竟然敢那樣說我.死了活該.”

來到門外.端木幽凝稍稍放心的是東凌孤雲並沒有命令侍衛繼續.便上前幾步說道:“皇上.大致情形臣妾已經知道.她們在背後議論賢妃自然大大不該.不過皇上已經懲罰了她們.她們也已經得到教訓.從此之後必定知道謹言慎行.再不敢胡言亂語了.臣妾便斗膽替她們向皇上求求情.求皇上饒她們一命吧.”

誠如端木幽凝所言.東凌孤雲從來不是嗜殺之人.雖然方纔也惱怒於這些人亂嚼舌根.並且也撂下了狠話.但卻並不曾打算真的要了她們的命.因此雖然他不願承認.其實卻一直在等着甄茹雪前來求情.他便正好借坡下驢.免得真的鬧出了人命.

誰知等來等去.甄茹雪竟然毫無動靜.竟像是巴不得把這些人打死一般.他正考慮要不要停手呢.是以聽到這話.他立刻點了點頭.淡淡地說道:“既有皇后求情.朕便饒你們這一回.來人.帶她們下去療傷吧.不過若再有下次.定斬不饒.”

一聲令下.立刻有人上前將幾名宮女擡了下去.請太醫爲她們療傷不提.端木幽凝暗中嘆了口氣.屈膝行禮:“臣妾告退.”

“等等.”見她轉身要走.東凌孤雲突然開口阻止.“方纔你爲何沒有立刻向朕求情.跑進御書房做什麼去了.”

端木幽凝嘆了口氣:“臣妾原本是想勸賢妃來向皇上求情.可她卻不肯.臣妾只好斗膽開這個口了.多謝皇上給臣妾這個面子..不.其實皇上不是給臣妾面子.而是皇上向來以仁義治天下.從沒打算真的殺了她們.”

東凌孤雲挑了挑脣角:“你不必給朕戴高帽子.朕也知道此次做得多少有些過分.不過你果然不愧是朕的皇后.做事情考慮周到.只可惜.茹雪並沒有明白你的苦心.”

“她只是孩子心性罷了.”端木幽凝淡淡地笑了笑.“賢妃其實並沒有壞心.只是考慮事情比較簡單.只想着如何才能出這口氣.卻不曾考慮這種事情會對大局造成怎樣的影響.臣妾原本是想替她挽回一些.不過她對臣妾成見很深.把臣妾的一番好心當成了惡意.”

東凌孤雲沉默片刻.說了一句公道話:“不僅僅是如此.更重要的是茹雪跟你相比.還有一段不小的差距.而這段差距.只怕她這一生都無法縮短.”

門內.正好聽到這句話的甄茹雪難過地閉了閉眼睛.淚水長流:雲哥哥.原來在你心裏.一直是這樣看我的嗎. 端木幽凝對此不予置評.略一沉吟之後好心提醒了一句:“賢妃腹中的孩子關係重大.這一點不假.但皇上也不能因此許給她太過特權.否則才真的是害了她.請皇上恕臣妾大膽:須知凡事都不可做盡.否則緣分勢必早盡.”

東凌孤雲看着她.眼眸漸漸變得深沉:“朕方纔其實也在想這一點.或許朕的做法的確不夠妥當.不過幸好還來得及.”

“是.皇上英明.”端木幽凝點頭.“臣妾與皇上相知多年.想必皇上也知道臣妾說這些話並非妒忌吃醋.而是爲大局着想.”

東凌孤雲笑笑.目光難得的溫和:“這一點何須解釋.朕自然知道.從過去到現在.你一直沒有變過.變的或許是朕.”

端木幽凝心中一痛.面上卻無異常:“皇上相信臣妾.臣妾深感欣慰.賢妃此番受了不小的委屈.皇上還是快去安慰安慰她吧.臣妾告退.”

等她轉身離開.東凌孤雲才邁步進了御書房.誰知剛一進門便皺起了眉頭:“茹雪.你哭什麼.”

甄茹雪就站在門口.正哭得滿臉淚痕.

方纔端木幽凝要她去向東凌孤雲求情.她偏偏不去.還覺得十分痛快.認爲自己給了端木幽凝一個下馬威.何況她現在懷着龍裔.諒端木幽凝也不敢把她怎麼樣.

不過等她離開之後.環佩卻悄悄靠過來低聲說道:“娘娘.奴婢認爲皇后說得有道理.其實您真的應該去向皇上求情.”

“哦.”甄茹雪回頭看着她.“爲什麼.本宮纔不要被她指手畫腳地命令着.本宮不怕她.”

“是是是.您不用怕她.”環佩忙連連點頭.“不過奴婢覺得她方纔說得有道理.您想啊.您不去求情.皇后娘娘去求情.無論皇上會不會答應.那幾個宮女都必定對皇后娘娘感激萬分.而越發暗中埋怨您.如此一來.豈不是白白便宜皇后娘娘做了現成的好人.”

其實端木幽凝方纔也是這個意思.甄茹雪只顧跟她賭氣.完全聽不進去.此刻冷靜下來聽環佩這麼一說.她登時感到不妙.立刻站了起來:“有道理有道理.快.去向皇上求情.”

監獄歸來當奶爸 環佩答應一聲.趕緊上前相扶.誰知剛剛走到門口.卻正好聽到東凌孤雲說她一生都無法縮短與端木幽凝的差距.也就是說在雲哥哥心中.就算她懷了皇嗣.也完全不能跟端木幽凝相提並論.

若只是那些宮女這樣認爲倒也罷了.如今連雲哥哥都是這樣想的.叫她如何不絕望.

看到東凌孤雲進門.她淚眼朦朧.滿臉哀怨:“雲哥哥.你……你……”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