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99 Views

“糟糕,該不是什麼人出事了吧。”

Written by
banner

我在心裏想着,隨着自習室裏的幾名男生一起跑了出去。

此時距離廁所較近自習室裏的人,已經都被驚叫聲引了出來,將發出慘叫聲的女廁所圍了個水泄不通。

“小亮,你也在這邊自習啊!”

蘇穎看到我,笑着對我打了個招呼。

“是啊,蘇班,想不到你居然也在這邊學習,裏面出了什麼事?”

“我也不知道,剛剛我在廁所旁邊的自習室上自習,聽到有人哭喊就跑出來看了。”

蘇穎低着頭說道。

就在我們說話的時候,四五名膽大的女生已經結伴衝了進去,將一名已經嚇到癱軟的女生從裏面擡了出來。

“死人,裏面有死人,好可怕.......”

那女生恐懼的喃喃自語着,臉色嚇得慘白如紙。

“死人........”

聽到廁所裏面有死人,在場的同學立刻炸了鍋。

“怎麼可能會有死人......”

“她說的沒錯!”

眼見的身邊衆人議論紛紛,將那女生擡進去的其他女生連忙爲她解釋了起來。

“裏面真的有死人,而且死相很慘,渾身都是血,就像是穿了一件紅衣服一樣。”

(本章完) “我可是聽以前的學姐們講過,紅衣學姐的故事之所以會失傳了這麼多年沒人提起,就是由於學校裏不管誰講了那個故事,她都會穿着紅衣死去.......”

聽着這些女生的議論,我不由得想起了之前那位留着齊耳短髮女生的話。

剛纔那名叫做小怡的女孩去廁所以後就沒有回來,難不成,死在廁所裏的人就是她?

想到這種可能的結果,我不由得感覺到一陣的心驚肉跳。

“啊!”

聽這那幾名大膽女生的訴說,在場的很多女人都忍不住的驚叫了起來,而某些性子較爲沉穩的男生,則是不斷的提議要大家報警。

想到報警,我立刻想起了薛晴,連忙找出她的手機號撥了過去。

電話很快接通,薛晴慵懶的聲音隨即傳了過來。

“我的大姐,出事了,出事了!”

我將這裏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和薛晴說了一遍,電話裏卻是久久的無語。

“小亮,你這個該死的王八蛋,知不知道老孃現在在相親?”

良久之後,薛晴終於好像火山般的爆發了開來。

“你知不知道,老孃還有兩年就奔三了,到現在還都沒有找到一個好人嫁了!”

“大姐,這裏出事了,我又找不到別的警察,你看你到底能不能來吧。”

對於薛晴這位脾氣火爆的傢伙,我實在是感覺到相當的無語。

“你等着,老孃馬上就來,妹的,這該死的工作!”

薛晴大罵着,不知爲何,聽說她去相親,我的心裏居然充滿了失落。

“小亮,一起回去吧。”

蘇穎在我身邊低聲的提議道。

“不了,我剛報了警,一會還要等警察來了瞭解一下情況。”

我搖着頭拒絕了她的提議。

由於出了命案的關係,警察的行動力很強,不過十幾分鐘的功夫,一隊警察已經封鎖了現場。

“是我報的警,不知道薛隊長有沒有來。”

我湊過去,一邊詢問着,一邊在人羣中搜尋着薛晴的身影。

“今天晚上值班的是我們劉隊,有什麼情況,就和我們劉隊說吧。”

一名巡警有些不懷好意的看着我,直接將我帶到了一名三十多歲,面色冷峻的男子面前。

“我是刑警大隊二隊的隊長劉力元,有什麼情況,你可以直接和我反應!”

冷峻男子語氣聽起來相當不善。

“你和薛晴是老熟人?你們之間什麼關係?”

“警官,這件事和我們當前的案子沒有什麼關係吧。”

聽着他冷峻的口吻,我立刻意識到這傢伙鐵定和薛晴之間有着什麼齟齬,索性同樣沒有好聲氣的迴應了一句。

“臭小子,你要搞清楚自己在和什麼人說話!”

之前將我帶到劉力遠跟前的警察厲聲的朝着我嚷了起來。

“臭小子,別以爲有了薛晴那個騷娘們的撐腰就可以目中無人,我告訴你,她能夠上到眼前的這個位置,靠的不就是下頭的那張嘴,把領導伺候的舒舒服服嗎?”

“警官,我可不是嫌疑犯,你用不着對我嚷

的這麼大聲。”

我不屑的掏了掏耳朵,好像倔驢一樣的性子在這一刻完全的展現了出來。

“你放心,作爲一個好公民,我一定會配合你們將現場的事情全部調查清楚,但是,如果你想從我的嘴裏詢問一些關於薛姐的小道消息,那請恕我無法奉告。”

我將自己的嘴湊到他的耳邊,對着他低聲的耳語了起來。

“而且啊,你也積點口德吧,當心以後嘴裏生疔流膿,或者是生了兒子會沒有屁眼。”

“臭小子,信不信老子抽死你!”

警察怒吼着舉起了自己的右手。

“陳小隊長,你辦案辦的挺符合上面的規定啊。”

還不等他的手落下,薛晴已經排開衆人,從人羣裏擠到了前面。

由於趕來太過匆忙的關係,她甚至於還沒有換下身上的一件大紅色的寬肩絨線衫,配上一頭新燙的大波浪卷,看上去相當的明豔照人。

史上最強王妃 她跑到我身邊,重重的拍了拍我的肩頭。

“說得好,小亮,還是你這個傢伙夠義氣!”

“薛隊,今天可是我值班,你就算再能搶功勞,也不會耽誤我正常的工作吧,你可不要忘了,今天可是我當值!”

劉力元雙臂環抱,面對薛晴時話語裏滿是譏嘲。

“不會,當然不會。”

薛晴冷笑一聲,不由分說的挎住了我的胳膊,臉上露出了一副詭譎的笑容。

“我來這裏,主要是接到了我男朋友的電話,說這裏出了命案,他心裏怕,要我過來給他壯壯膽,我說的是不是啊,哈尼?”

薛晴說着話,臉上堆滿了甜美的笑意,趁着劉力元等人不注意的時候,不斷的對我使眼色。

“是啊,寶貝,你可算是來了。”

看着薛晴的眼神,我立刻明白了事情的一切,配合着她一起做起了戲。

就在我們幾個人脣槍舌劍之際,幾名刑警已經將屍體從裏面搬了出來。

婚情告急,總裁的舊愛新妻 雖然他們已經用白布蒙上了屍體的頭,但是,光是看那屍體的穿着,我依舊可以判斷出死的就是那名叫做小怡的女生。

她本來穿了一件淺色的上衣,現在上面染滿了鮮血,看上去就像是穿了一件紅色的衣服,相當的觸目驚心。

剛纔她還活蹦亂跳,現在卻已經成了一具沒有任何知覺的屍體。

看着那些警察七手八腳的收拾着小怡的屍首,我只感覺到一陣的心驚肉跳。

隨着屍體被擡出來,劉力元立刻帶着幾名手下的得力干將湊了上去。

“薛警官,我們隊裏的人還要檢查案發現場,就不陪你了,你們兩個自便!”

劉力元洋洋自得挺着肚子,滿臉都是志得意滿。

“小亮,我們走了!”

薛晴看了一眼正在被警察裝入收屍袋的小怡,拉起我的手,頭也不回的朝着教學樓外面走了開去。

“薛姐,這個傢伙怎麼…….”

一走出教學樓,我立刻對薛晴發問道。

“哼,一個自以爲是,明明滿腦子都是屎,卻非要自作聰明,事事都要和我爭的白癡!”

薛晴重重的吐了一口唾沫。

“學姐,既然是這樣的話,你爲什麼不堅持留在現場,要是錯過了某些重要的證據……”

我滿臉不解的問道。

“這種髒活累活交給這羣白癡幹不是正合適嘛。”

薛晴梳理了一下自己長長的波浪卷,俏臉上滿是得意之色。

“反正到了明天開會的時候,我們局長一定會把他們調查的結果給我看,我還留在這傻等個什麼勁。”

薛晴將自己的大波浪卷用力的一甩,滿臉苦色的看向了我。

“早知道這種頭這麼難整理和保養,老孃就算是打死也絕對不會弄成這樣!”

“學姐,你去相親,結果……”

經她這一提醒,我這纔想起她之前電話裏說的事。

“哼,要是那傢伙不是我舅舅介紹過來的,老孃直接一拳打得他找不到北!”

薛晴氣憤的將自己的頭髮一甩。

“哼,覺得自己從加州伯克利回來就了不起,說話都是一半洋文一半中文,吃了一晚上沒半點油水的西餐也就算了,居然還敢說老孃沒風度,連半點吃西餐的禮儀也都不懂!”

一個滿臉古板,文質彬彬的年輕人,戴着金邊眼鏡,一點點的將自己盤子裏的牛排切碎。

而他面前的薛晴,卻是大刀闊斧,直接一記十字斬,就將眼前的牛排切成兩半,在那個傢伙驚愕到不能再驚愕的眼神注視下將四塊牛排一口吞下。

這樣的場景,光是想想就讓人忍不住啞然失笑。

“你個臭小子,可實在是幫了老孃大忙了。”

薛晴重重的打了我一拳。

撩寵嬌妻,大叔輕點愛 “你是不知道,老孃正在壓着火,千方百計的想要脫身,恰好你就把電話給老孃打過來了!”

“所以,你就藉着那個機會對伯克利發火,讓他充分的瞭解一下你姑奶奶的狗熊脾氣,以便讓他知難而退是不是?”

我佩服的對着薛晴挑起了大拇指。

“你是真的不知道,老孃對於這些奇案的興趣,明顯比對那些裝腔作勢的傢伙重的多。”

薛晴將目光轉向了我。

“快說說,這個案子到底是怎樣的情形!”

聽她對於相親的對象並不滿意,我如釋重負,將案情仔細的對她講述了一遍。

“紅衣學姐?你說這件事,與那個什麼紅衣學姐有關?”

聽我將案情敘述完畢,薛晴緊皺着眉頭沉思了起來。

“是啊,你也在這裏上學上了四年,難道你也知道那個關於紅衣學姐的事情?”

我有些不解的反問道。

“聽說過,卻沒有查證過。”

薛晴的面色變得無比的凝重。

“因爲我始終堅信着一點,那一定是有些人無聊編造的謊言。”

“我的大小姐,關於這事你未免也太武斷了吧。”

我的頭上相當無奈的垂下了無數道黑長的粗線。

“不,我之所以會堅信這一點,就是由於廖伯,有他在這個學校裏呆着,到底有多少那些東西不開眼,敢在他的眼前動土?”

薛晴對着我一笑,展現出了對於廖老相當強大的信任。

(本章完) “話是這麼說,可是,上次陳曉瑩的事你應該沒有忘記吧。”

我艱澀的一笑。

“經過他之前的那麼一說,我都有些害怕,不知道以後到底該不該再去亂管閒事,免得人家是業報現前,咱們怎麼搞都無濟於事。”

我對於薛晴,現在實在是顯得太過矛盾。

一方面,我覺得她給我帶來了相當大的麻煩,不想和她再有任何聯繫,而在另外的一方面,我心中卻又有着一種渴望,希望可以天天見到她。

我們一路的走着,不知不覺間已經來到了學校的第二食堂跟前。

這裏已經包給了私人,不僅飯菜可口精美,而且還提供夜宵,哪怕是在午夜時分,也能夠吃得到可口的飯菜。

“走吧,去吃點東西,我請。”

我對着薛晴笑了笑,不由分說的拉起她進了食堂,找了一個座位坐下。

這裏雖然名爲食堂,但是,管理卻和外面的飯店一樣,都是點菜後,有專門的服務人員將飯菜送來。

薛晴也並不和我客氣,點了四菜一湯,以及兩杯奶茶。

“小亮,你知不知道,你之前告知我的那個案子,已經讓我焦頭爛額。”

薛晴喝着奶茶,滿臉都是疲倦。

“你是說那個給我打電話威脅我的傢伙?”

如果不是薛晴的提醒,那個神祕人已經被我遺忘到了九霄雲外。

“沒錯,就是那個傢伙,雖然有着張偉民留下的日記,可是,我卻還是沒有找到任何的線索,因爲他日記裏面記載的很多東西,都完全的讓人看不懂。”

薛晴託着腮,眉頭緊緊的鎖着。

“而且,那個傢伙自從上次給你打過一次電話以後,迄今爲止也都沒有再出現過。”

“既然如此,我們也沒有必要再去想關於他的事。”

我笑着將一條雞腿撕下來遞給薛晴,看着她大快朵頤,心裏卻在想,恐怕也只有我才能夠容忍的了她那副比餓死鬼強不到什麼地方的吃相。

“這怎麼能行?”

薛晴不依的嚷着,幾口就將手中的雞腿啃成了光光的腿骨。

“對付這些傢伙本就是我的責任!更何況,這傢伙這麼囂張,居然公然的敢去威脅你,簡直是無法無天,如果不能將他繩之以法,我真的是寢食難安。”

薛晴把嘴裏的雞肉嚥下,隨手將另外的一隻雞腿也搶了過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