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6, 2020
146 Views

「魔都的超市,商場多,以前可是二千多萬人口的超級城市,我們現在才二十多萬人口,留下的食物自然很多了,我相信帝都也一樣,你就別跟我裝了,以後一個月開一次會,今天就算第一次會議,下個月的會議就去帝都開會,大家說好不好?」

Written by
banner

「好,當然好!」

眾人一致叫好。

杜天行叫了幾個學校的男生和女生作為服務員,幫助搬運食物,提供筷碗等等。

楊嘯眼前一愣,看到了一個青年,頓時喊道:

「周劍,是你?」

周劍也是一愣,他今天是來幫忙的,看到楊嘯,頓時驚喜不已。

「楊兄弟,是你?」

兩人當即握手擁抱。

周劍以前想過楊嘯可能是某個城市的高層,卻沒有想到楊嘯就是一位城市王者。

兩人相隔一個多月再次重逢,內心都很高興,兩人當即聊了起來。

「楊兄,你還沒見到宮宇吧?」

周劍問道,因為宮宇一直就在復旦大學,每天都是和周羽、習輝等人一起,楊嘯自然見不到他。

哪知道楊嘯聽了,長嘆一口氣,神色黯然地說道:

「我來遲了一步,宮宇已經被魔都財經大學的謝東給殺死了,這個仇,我還沒來得及報呢。」

周劍一聽懵了,

「楊嘯怎麼知道宮宇被謝東殺死了?」

「我來魔都之後親自去過財經大學,遇到了一個叫王猛的人,此人帶著一隊人想殺我,結果被我殺了,只有這個王猛逃走了,是王猛親口告訴我說,宮宇被謝東殺死了。」

「噗嗤!」

周劍忍不住笑了。

楊嘯一愣,不知道周劍何意,內心正要惱火,卻聽到周劍說道:

「楊兄你別騙了,宮宇好好的,就在復旦大學呢。」

「什麼?」

楊嘯當即雙手抓著周劍,內心激動不已。

畢竟他當宮宇是兄弟,現在聽說宮宇沒有死,內心激動之情可想而知。

「你沒騙我?」

「我騙你幹嘛?」

「那你立即帶我去見宮宇。」

「好!」

周劍當即帶著楊嘯走了。

138位城市王者都在彼此喝酒敬酒聊天吹牛,房間里的氣氛非常熱烈,誰也沒有太在意楊嘯跟著周劍出門,還以為他出去方便呢。

楊嘯跟著周劍來到了另外一棟教學樓,這裡現在是宿舍。

宮宇和周羽、習輝等人前幾天才從東海挖冰魚回來,今天正好在學校裡面休息,大家吃完了午飯正在閑聊。

周劍推門進來,大叫道:

「宮宇,你快出來,看看誰來了。」

宮宇一愣,他在這兒還有什麼熟人嗎?

然後,他就看到了楊嘯

兩人就這樣站著。

宮宇早就從周劍口中得知,是楊嘯讓他們來照顧他的,所以才會有那次的東海相救。

看到,楊嘯,宮宇哽咽了一下,兩人擁抱在一起,淚水直接流下來了。

楊嘯也很激動,拍著宮宇的背,說道:

「好兄弟,我們又見面了,以後再也不會有人敢欺負你了。」

宮宇哽咽,說不出話來,對於他來說,從沙漠回來后,被謝東砍斷一隻手,他就失去了以前在財經大學的所有朋友,成為了孤家寡人一個。

在他心中,楊嘯已經不僅是朋友,更是兄弟和親人。

他也知道,周劍等人能夠善待自己,自然都是看在楊嘯的面子上,周羽曾經給他講述過楊嘯在沙漠裡面救助過他們的事情。

楊嘯拍著宮宇的肩膀,目光停留到了周羽在左手臂上。

整個左手的小手臂幾乎都沒有了,宮宇的左手衣袖下半截是空的。

楊嘯以前只是聽說他的左手被砍斷了,此時親眼看到,內心的怒火頓時如火焰一眼爆發出來。

楊嘯臉色頓時巨變,有些猙獰可怕。

一旁的周劍等人看了,都感覺一陣寒意。

「楊兄?」

周劍喊了一聲。

楊嘯看著宮宇,咬牙道:

「宮宇,哥今天來了,你的仇就是我的仇,誰砍了一隻手,我就砍他兩隻手,雙倍奉還,走,哥帶你去報仇。」

楊嘯拉著宮宇的右手,想外走去。

宮宇一急,馬上說道:

「楊兄,我,我沒事了,都已經這樣了,我不恨他,是我技不如人輸了,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了。」

宮宇內心怎麼會不恨呢?但是他更怕楊嘯因此而遭受謝東等人的報復打擊,雖然楊嘯很猛,畢竟只是強化基因初級,怎麼能夠打過強化基因高級的謝東?

再說了,楊嘯衝到財經大學去挑戰謝東,就算謝東不是對手,財經大學那多的高手,難道會讓楊嘯殺謝東?

楊嘯看著宮宇,微微一笑,說道:

「你擔心我不是謝東的對手?擔心我在財經大學殺不了謝東?今天哥就讓你看看我的手段,我也要讓所有的人知道,誰動我楊嘯的朋友,我就跟他沒完,走。」

楊嘯拉著宮宇的手,急切地走去。

宮宇也不遠傷楊嘯的面子和自尊,只得向周劍求救。

周劍對楊嘯還在真有些心虛,哪敢阻攔,只得說道:

「楊兄,我們這樣去財經大學不好吧?再說,你現在不是正在參加宴會話,就算要去,也要和我們杜老大打個招呼吧?」

楊嘯笑道:

「放心,我現在就去找杜天行,我不僅要去財經大學殺謝東,還要當著你們杜老大的面去殺他。」

周劍等人內心一驚,楊嘯的口氣好大啊,怎麼連杜天王都不放在眼裡,這裡好歹是魔都,是杜天行的地盤,楊嘯要當著杜天行的面去殺謝東,這不是打杜天行的臉嗎?

可是,他們也不能直說,直說就是打楊嘯的臉,楊嘯可是他們在沙漠中的救命恩人。

周劍和宮宇等人干著急,他們都不願楊嘯就這樣魯莽地去財經大學找謝東報仇,這樣去的話註定是要被打臉的。

周劍等人忐忑不安地跟著楊嘯來到了舉行宴會的教室,楊嘯推門進入,周劍等人站在門口。

杜天行和顧北風正在四處找楊嘯,看到楊嘯推門進來,杜天行立即走過來,摟著楊嘯的肩膀,說道:

「楊兄,你這是去哪兒了?害我一陣好找啊,來,這杯酒你是躲不過的。」

周劍等人在門口看了,一陣懵逼,楊嘯什麼時候和杜天行如此親密了?

周劍平時看到杜天行都是恭恭敬敬的,哪敢像楊嘯這樣和他稱兄道弟?

楊嘯一笑,結果酒杯,說道:

「杜兄,喝了這杯酒,你要幫我一個忙。」

杜天行笑道:

「無論什麼事,只要楊兄開口了,我杜某照辦。」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楊嘯端著一杯茅台,一飲而盡,然後走到教室的講台上,大聲說道:

「各位兄弟,請大家安靜一下,兄弟我這裡有件事情請大家幫忙。」

大家正吃得熱鬧,聽到楊嘯這一聲喊,立即安靜下來。

現在的楊嘯在大家心目中可是僅次於顧北風和杜天行的人物。

所有人都看著楊嘯。

「各位兄弟,打攪大家吃飯了,先說聲抱歉。」

「楊兄,別客氣了,有啥事情就說吧。」

歐陽成說道。

楊嘯點點頭,走到台下,拉著宮宇站到了講台上,宮宇倒是一陣心慌,不知道楊嘯幹什麼。

「各位兄弟,給大家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好兄弟,宮宇,我在撒哈拉沙漠中歷險的時候,他捨身救過我。」

「啊,原來是楊兄的朋友,那也就是我們的朋友了。」

台下的池林說道。

「我兄弟是魔都財經大學的,當初為我得罪了他們本校的一個師兄,從沙漠裡面出來后,他的那個師兄找了個借口,要殺我兄弟,最後砍斷了我兄弟的一隻手。」

楊嘯說道這裡,臉色陰寒,所有人看了都感覺一股寒意。

楊嘯抓著宮宇失去手臂的空衣袖,動情地說道:

「我這人沒有太大的本事,但是講義氣,誰殺我的兄弟,我就一定會殺回去報仇的,現在有人砍了我兄弟的一隻手,我不能置之不理,否則我就睡不著,也對不起當初的的兄弟情分,所以,我請大家給我幫個忙,幫我去見證一下,我要親手砍下此人的雙手,為我兄弟報仇。」

楊嘯此言一出,教室內一陣沉默,大家都不知道楊嘯所說的這個仇人是誰。

杜天行知道事情不簡單,於是問道:

「楊兄弟,你說的這個魔都財經大學砍斷宮宇手臂的人是誰?」

楊嘯對杜天行抱拳道:

「杜兄,我知道這是你的地盤,所以今天先向你請罪,這事絕對不針對你,只是我的私人恩怨,還望杜兄不要介意。」

杜天行微微一笑,說道:

「大家都是兄弟,不用這麼客氣,如果真有人和楊兄弟過不去,我杜某也不會旁觀的。」

「好,多謝杜兄了,這個人也不是什麼大人物,只是財經大學的一個小頭目,名叫謝東,這件事情,你可以問問周劍,他是知道的。」

楊嘯指了一下門口的周劍。

杜天行看了一眼周劍,沉聲說道:

「周劍,到底怎麼回事?」

杜天行是認識周劍的,只不過兩人現在地位相差比較大,交流不是太多。

周劍馬上說道:

「老大,是這樣的,謝東現在是財經大學的一位中高層管理員,是一個三百人近戰獸魂侍衛隊的大隊長,已經進入了強化基因高級階段,因為私人恩怨,砍斷了宮宇的手,後來又派人手下追殺宮宇,被我遇到,救下了宮宇,

當初在沙漠歷練的時候,我們遭遇了香港隊的挑戰,全隊人員差點被香港隊的人殺了,是楊嘯挺身而出救了我們,所以,我答應楊兄出來后要幫助他照顧宮宇的。」

周劍簡單幾句話,讓大家知道了一個大概,尤其是後面那句,楊嘯幫助周劍等人阻擊了港島隊,讓所有人側目。

誰都知道港島隊最近崛起很快,實力強大不好惹,楊嘯一個人敢挺身而出幫助周劍,可見很有義氣,讓大家佩服。

杜天行原本也覺得楊嘯去財經大學殺自己的屬下,面子上有點難堪,特別是當著這一百多個城市王者的面。

可是,剛才周劍說的楊嘯在沙漠中曾經救過他們的命,這又當別論了。

杜天行看著楊嘯,說道:

「楊兄,是我的手下沒有管理好,讓你窩心了,我派人過去,將謝東綁來交給你處理。」

「多謝杜兄,不過,江湖事,江湖了,我不願意憑藉杜兄的關係來報仇,那樣對手也不會心服口服,旁人也會說我依仗杜兄的關係欺辱弱小。」

「那楊兄的意思?」

杜天行聽周劍介紹,說謝東已經是強化基因高級的強者,內心有些擔憂,楊嘯不過強化基因初級,如何是謝東的對手?

原本謝東這個級別的高手,那是已經進入了魔都重點人才的圈子,是要重點培養和保護的,他今天也是騎虎難下,權衡一下,楊嘯的分量自然更重要,只能犧牲自己的這個手下了。

他讓人綁謝東過來,自然也是考慮到楊嘯和謝東的差距,幫楊嘯一把。

楊嘯說道:

「如果杜兄不介意的話,我想親自帶著我兄弟宮宇去財經大學找謝東,宮宇本身就是財經大學的人,他在財經大學丟掉了一隻手,也丟掉了尊嚴,理應當著財經大學同學的面,找回這個尊嚴。」

從哪裡跌倒的,就從哪裡爬起來,哪怕是楊嘯出面,也要讓別人知道,宮宇不是一個人,他的背後還有兄弟。

全場的人聽了,內心都是咯噔一下,沒有人認為楊嘯可以挑戰強化基因高級的強者,畢竟境界差太多了。

楊嘯雖然在培訓期間表現優秀,不過,那只是未來的潛能,論基因進化境界,大部分的人都比他要高。

這些城市王者都沒有見過楊嘯出手,當然不知道楊嘯的真實水平,即便是周劍,也是很擔憂楊嘯的。

顧北風呵呵一笑,說道:

「楊兄弟,你的事就是我們兄弟的事,杜兄答應幫你綁了那謝東過來,你又何必親自動手了,我們就在這兒喝酒,等會那人來了,任你處置,有杜兄在,他還敢反抗?」

杜天行點點頭。

池林等好友也是勸楊嘯不用親自出手。

大家沒有說得很直白,楊嘯自然也清楚大家的好意。

楊嘯對著大家抱拳道:

「我知道大家擔心什麼,不過,這是私仇,我必須帶著我兄弟親自處理,各位如果看得上我楊嘯,給個面子的話,陪同我一起前往財經大學,大家也見證一下,我找謝東不是打杜兄的臉,純屬幫助我的兄弟宮宇報仇,我兄弟宮宇也是財經大學的,算是內部矛盾吧?」

楊嘯態度堅決。 【中文網】,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眾人有些為難,大家都看著杜天行,他是這裡的主人,自然聽他安排。

杜天行內心一動,他也聽說楊嘯上次在沙漠中幫助周劍等人對戰港島隊,應該也是有些手段的,既然他如此堅持,那就隨他去吧,大不了關鍵時刻出手救下楊嘯。

更重要的是,他很想知道楊嘯到底有多大的潛力,培訓期間楊嘯兩項訓練都是第一名,對此,杜天行和顧北風也是不太服氣的。

「楊兄,你真的要堅持去財經大學?」

「是的,望杜兄成全,這是你的地盤。」

「楊嘯,我倒是可以帶你去,只不過,到時候你自己要小心點,謝東突破了強化基因高級階段,戰力不容小覷呀。」

「多謝杜兄提醒,楊嘯心中有數。」

「好,既然你堅持,那我們大家陪楊兄弟走一程,門口就是傳送陣,三國有關羽溫酒斬華雄,那我們今天就一睹楊兄弟的風采了,速去速回,大家還要接著喝酒呢。」

杜天行笑道。

眾人自然表面叫好,內心卻是擔心不已,很多人都覺得楊嘯是不是太狂了?還是在培訓期間膨脹了?怎麼如此狂妄去挑戰一個比自己高兩階的強者。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