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156 Views

我整個人都是一陣的疑惑。

Written by
banner

“我這才疏學淺的,而且能力有限,西域聯盟能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啊?”

我有些無語的對着多寶道人問道。

“不要妄自菲薄嘛,西域聯盟當然也是有搞不定的事情的!”

多寶道人對着我說道。

“我們這個關係,我也就不跟你繞圈子了,這次找你,就是軍師的事情!”

“軍師?”

我有些詫異的看着多寶道人。

“軍師怎麼了?”

“我們西域聯盟的人

,已經審了三天了,但是軍師的口風很緊,我們沒有能夠審出任何的東西來,一般的用刑,或者別的什麼東西,對他好像根本就沒有用,至於探查靈魂之類的祕法,我們也用了,但修羅族的傳承,好像真的比我們高檔,就算是鬼尊級別的存在親自上場,也沒有辦法探查他的靈魂,就連我也實驗了,根本拿他沒有辦法!”

果然….

我搖了搖頭。

“我之前潛伏修羅族的時候,我就聽說,修羅族裏面有一門非常厲害的功法,修煉了之後,哪怕是高出自己好幾個境界的強者,都沒有辦法從靈魂上面,打探出任何的東西,我以前也只是聽說過,這種算是最高等的祕法了,憑摩羅的身份,也只能是知道,想要學習,可是一點可能性都沒有的!”

多寶道人聽了我的話,就是一陣的恍然大悟。

“我就說嘛,我們這麼多的鬼尊,怎麼可能搞不定這麼一個還不到尊級的小傢伙,現在可算是找到原因了,咱們陰間有一句古話說的好,叫做解鈴還須繫鈴人,既然是你抓住的軍師,你說這種事情,我們不找你找誰!”

誒,這真是,蛋疼了,這話聽起來,好像還挺有道理的樣子。

“再說了,輪對修羅族的經驗,你也是最瞭解的一個,所以說,這件事情,就只有你是最佳人選了!”

多寶道人耐着性子,對着我說道。

“行,既然師傅你都這麼說了,那我還有什麼好說的呢?不管成不成,我上去試試不就行了!”

碰到這種情況,想推掉是肯定不可能的了,我只好對着多寶道人答應道。

很快,我就跟着西域聯盟的人,到了關押軍師的地方,多寶道人對我說的話,還真的是重視啊!

關押軍師的地方,是一個單獨的牢房,軍師被五花大綁的關在這中間,而我們這邊,和他最近的距離,都也在二十米以上,這種情況,簡直就是銅牆鐵壁啊!

看了軍師以後,我開始練習身邊審問的人員,開始詢問他們的審問情況,多寶道人也是十分乾脆的,既然要讓我來審,就把審問軍師的最高權限交給了我!

相關人員馬上就開始交代,原來,在他們過來了這麼長的時間裏面,他們使用了各種各樣的方法,但是都沒有能夠讓軍師開口。

“我進去看看!”

我對着他們說道。

“你們給我開門!”

“林星大人,不可以啊,上面交代過了,這位軍師,不能隨意接觸啊!”

(本章完) “軍師不能接觸這件事情,是我交代下來的!這位修羅族的軍師,也是我抓住的!”

聽到我這個話,那位攔着我的傢伙,瞬間就不說話了。

“還不放我進去麼?”

看門的只是一個鬼王級別的弟子,被我這麼一說,他瞬間就被嚇到了。

“是,林星大人,我馬上就給你開門!”

打開門以後,我趕緊走了進去,五花大綁的軍師,坐在一張珍寶級別的凳子上,這待遇還真是高啊,不過也由此可以看出,整個西域聯盟對軍師的重視了。

這個珍寶級別的凳子,是專門爲了審問犯人而生的,據說可以通過產生幻象等各種方式折磨犯人,只要是個人,坐在這把椅子上面,就沒有不招供的。

這是人類發明的,最可怕的東西之一,有多少好漢都折損在這上面了,說實話,在這張椅子上面,軍師能夠撐到現在,我對他的佩服,猶如滔滔江水!

“你出去吧!”

我對着身邊的鬼王級別的看守說道。

對付軍師還是得十分小心,軍師我當然是不怕的的,按時這種鬼王級別的存在就不好說了。

不過說實話,對於審問軍師這種事情,我本來就不願意來,看到刑訊椅之後,我的心裏就更加低估了,這些傢伙也太高看我了吧,刑訊椅都搞不定的事情,把我叫過來有什麼用,難道他們覺得,我比刑訊椅更高級不成?

坐在這個珍寶刑訊椅上面的軍師,看起來有些疲累,但他看到我進來的時候,眼神裏面居然露出了一陣奇異的光芒,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這裏面的含義應該是,興奮!

他不是應該仇視我的麼?這傢伙看到我,興奮個什麼勁?、

雖然我並不感覺有什麼希望,但我覺得還是試一試比較好好。

“軍師,你是個聰明人,你應該清楚,你到了我們人類的地方,想要活着回去,幾乎是不可能的,你還是老老實實交代一點東西,不然你都沒有辦法痛快的死!”

重生之長女當家 軍師聽到我這個話,整個人嚴重那種興奮的光芒更大了,他整個人就是開始努力的掙扎,然後嘴裏出現了嗚嗚的聲音。

啥情況?我看這個情況,軍師好像是說不出話?

我以前在地球上的時候,大天朝拍的抗戰片,嘴巴里面被東西塞住的漢奸,就是這個表情。

“你…想說話?”

我有些疑惑的對着軍師問道。

軍師猛的朝着我點了點頭。

臥槽,這也行?我大致的探查了一下,發現軍師果然說不了話。

“你等一下!”

我說着,就撤了出去。

看着門口的守衛,我有些無語的問道。

“你們的刑訊椅,有哪些功能?”

“回林星大人的話,我們的刑訊椅,在不開啓刑訊狀態的時候,會對犯人各方面的身體狀況進行壓制!”

這傢伙回答的有條有理的。

“那你們又沒喲壓制他的,語言功能?”

聽到這話,守衛的鬼王愣了一下,然後對着我回答道。

“由於上面交代了,讓我們和這個軍師保持距離,甚至不要跟他說話,所以我們在給他上刑訊椅的時候,也順便封閉了他的語言功能!”

聽到這個話的時候,真是有一萬匹草泥馬從我的心頭狂奔而過。

“我已經知道,你們這幫蠢貨,爲什麼問了這麼長的時間,什麼問題都沒有問出來了!”

我搖着頭,對着這傢伙說道。

“林星大人,您果然不愧是抓到了軍師的強者,快告訴小的們吧,到底是什麼原因,我們是各種手段都上了,可是這麼長時間了,軍師一個字都沒有招出來,上面都快要處理我們了!”

聽到他的話,我整個人也是蒙了。

“一幫蠢13,被處理了活該,你們審了這麼久,難道就沒有發現,他不能說話麼?他都不能說話,你們讓他怎麼交代?我把你菊花堵住了,你能拉的出來麼?”

劈頭蓋臉的對着這個傢伙就是一頓臭罵,這傢伙被我的話直接就給嚇傻了,但仔細的思索了一陣以後,整個人又是欣喜,又是驚恐的畢恭畢敬的給我行禮。

“行了,起來吧,以後別再幹這種傻逼的事情了!”

我對着這位鬼王級別守衛說道。

“趕緊通知你們上面的人,讓他們過來,繼續審,直到從軍師這裏審出東西來爲止!”

“是!”

他又對着我行了個禮,然後趕緊開始給上面發消息去了,看到找他的這個狀況,我就是一陣的無語。

“行了,沒我什麼事情了,我回去覆命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

對着這位說完,我就準備撤退來着,說實話,審訊這種事情,我確實並精通。

“林星大人,等等啊,我們這裏,還需要您主持大局啊!”

“主持大局?”

我有些無語的朝着他們看過去。

“這有什麼好主持的? 重生之傾世沉香 我能夠給你們找出問題,就已經是不錯了,難道你還指望,我比你們的刑訊專家,更會審問犯人麼?”

我這麼一說,這位鬼王級別的看守,也是一陣的無語。

他把消息報了上去,很快西域聯盟那邊,就已經收到了消息,沒一會的時間,他們的刑訊專家就已

經過來了,他們對我剛纔的幫助表示了感謝,也爲自己這邊的二比行爲道歉。

豪門索歡:情人寶貝別想逃 整個過程還是非常愉快的,我成功的回到了多寶道人的府邸,準備回去覆命。

因爲封了人家的嘴巴,所以說審不出東西,這個也真的是醉了。

到了多寶道人那邊,我回復了這個結果,多寶道人聽到以後,也是一陣的震驚。

“這幫蠢貨,這種事情也能搞得出來?”

他當場就拍了桌子。

“師傅,如果要是沒有什麼別的事情了的話,弟子就撤退了!”

我對着多寶道人說道。

“行,我這邊沒什麼事情了,你下去吧!剩下的假期,你可以自己慢慢享受!”

多寶道人非常慷慨的對着我我說道。

聽到這個,我也是一陣的如釋重負,終於可以休息了,我一陣輕鬆的朝着門外面走出去,可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個多寶門的弟子,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

“怎麼了?慌里慌張的?”

多寶道人有些奇怪的對着他問道。

“師……師傅,大事不好了!軍師….軍師他…..!”

一聽到軍師,我和多寶道人的心情,同時就是一緊!

“軍師怎麼了?”

我們兩個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問道。

“他跑了!”

“跑了?!!”

“這不可能!!”

我們和多寶道人兩個人,再次異口同聲的喊道。

“到底是怎麼回事?”

多寶道人一陣嚴肅的對着那名弟子問道。

“事情是這樣的,剛纔林星大人過來之後,解開了軍師嘴上的封印,結果不知道怎麼回事,那名審訊人員,居然主動配合放了他!”

放了他?

我們人類的刑訊人員,怎麼可能主動放了一個修羅族?

“派過去的,是什麼級別的人?”

我也顧不得那麼多了,趕緊對着進來的那位多寶門弟子問道。

“按照規定,是鬼尊級別的大人,過去審訊的!”

“鬼尊級別!”

多寶道人聽到這個話,整個人都是一陣的震怒。

“放屁!”

多寶道人這話一說,進來的那名弟子,整個嚇的跪下了。

“你以爲,我們人類鬼尊級別的強者,會被一個修羅族的鬼帝勸服麼?西域聯盟的刑訊部,混入了修羅族的奸細,你們居然不知道,你們這些人,到底是幹什麼吃的,還有!出了這種事情,你們不趕緊處理,封閉所有通道,進行嚴查,居然最先跑過來知會我!”

(本章完) 在多寶道人的盛怒之下,整個西域聯盟總城,開始禁止初入,逐個排查。

因爲西域聯盟總城這邊,採用了強大的先天靈寶鎮壓,是不允許有傳送級別的空間震動的,而按照時間來說,軍師脫離的時間還不是很長,所以說,軍師一定還在總城裏面。

在戒嚴整個城市的時候,一場針對西域聯盟刑訊部內部的核查,也已經開始了,在高壓政策和重點排查之下,很快大家就鎖定了嫌疑人,刑訊部的一個鬼帝巔峯級別的傢伙,有所不對勁,在經過了最高級別額的審問之後,這傢伙終於吐出了實話。

不過真正查出來了以後,結果也是讓大家大吃一驚,從表面上看,他是個土生土長的人類,根本和修羅族一點也扯不上關係,但是經過了嚴格的審訊他,終於交代了,他是修羅族派來潛伏在人類世界裏面的奸細。

至於潛伏方法,更是殘忍,直接吞噬人類小孩的魂魄,入主人類的身體。

要不是因爲這次的事情,沒有人會想到去查一個本來就生世乾乾淨淨的人類,到底是不是修羅族的,而且這麼多年了,這位也一直都表現的兢兢業業,絲毫沒有動靜!

審問的結果是,他得到的任務是長期潛伏,沒有得到命令,不能做任何暴露自己身份的事情。

這位在我們人類潛伏了,接近一百年,在這個關鍵的時候出現,救了修羅族的軍師,而這一百年裏面,沒有對修羅族起到一點作用,這簡直!

就這份功力和毅力,我們輸給人家,就一點都不冤枉。

“現在怎麼辦?”

何須江山亂紅顏 我有些無奈的對着多寶道人問道。

好在現在的事情還沒有到不能控制的程度,軍師這個傢伙,應該還在我們西域聯盟的總城裏面,我們只需要把它給找出來,抓住他,一切的問題就可以解決了,如果要是真的讓軍師這個傢伙回去了修羅族的話,他本來就已經夠恨我們人族的了,再一回去,更恨毒了我們,再跟上面一說,萬一修羅族真的決定來攻擊我們陰間,那這個事情可就真的大發了。

“我已經暫時接管了整個西域聯盟的權限,通過聯盟寶珠,我的精神力已經四散到了總成的每一個角落,只要有異常的波動,我對能夠感覺到,並且在兩秒鐘之內到達,這一次,軍師這個傢伙,就算是有通天的能力,我們也絕對讓他跑不掉!”

多寶道人自信滿滿的對着我說道 。

“這樣就好了!”

我的心裏也稍稍安慰了一下,要說這軍師吧,和別人還好,這仇最大的,恐怕就是我了,如果他要是

真的想報復的話,恐怕第一個就會衝着我來,如果要是直接報復我不成功的話,那一定會對我的親人進行報復,我老媽那邊,我肯定是不擔心的,我可不認爲老媽一個鬼尊級別的強者,在軍師的面前會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

但如果要是蘇小魅,或者沈夢瑤,臥槽,這個簡直就不敢想象!

“師傅,我的兩個媳婦,怎麼樣了?”

我趕緊對着多寶道人問道。

“修煉的還不錯,在我的重點關照之下,她們都已經有五隕鬼帝的級別了!”

多寶道人有些漫不經心的對着我回複道。

“對了,你前幾天不是還和她們在一起麼?怎麼想起問我來了?”

“我是說,師傅您現在能不能幫我看一下他們的情況,我想軍師很有可能,會對他們下手!”

多寶道人閉上了眼睛。

突然,他的臉色就是一變。

“你的兩個媳婦,之前在哪?”

“我出來之前,都在家裏呢,她們兩個最近也是精心修行,一般不會亂跑的!”

看着多寶道人的這個臉色,我也開始有點緊張了。

終於,多寶道人在聽了我這句話以後,臉色徹底黑了下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