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115 Views

錦盒上來之後,書老直接打開了錦盒,從裡面拿出一塊黑色的碎片遞給墨九狸說道:「這個你應該用的上,收起來吧……」

Written by
banner

「師父,這是什麼?」墨九狸看著漆黑的碎片,有些好奇的問道。

「等你回去煉丹的時候,拿出這個就明白了!」書老神秘一笑的說道。

「好吧!」墨九狸見書老不想說,也就沒再追問。

然後,書老帶著墨九狸出了密室,墨九狸感覺到身後一震,回頭一看密室竟然化為虛無,消失了……

墨九狸看了眼淡定的書老,也就不再驚訝了……

下去后,墨九狸看到帝溟寒還在領悟中,於是回到小院,想了想拿出幾株藥材,又把碎片放在腿上,然後拿出天地鼎,結果天地鼎剛被墨九狸拿出來,墨九狸腿上的碎片,嗖的一下子就鑽入了天地鼎內……

接著小墨興奮的聲音傳來:「主人,你怎麼會有這個東西的?真沒想到主人能遇到這個,真的是太好了啊啊啊啊!主人,我要閉關,你最近別使用天地鼎,隨便用別的丹爐好了!」

說完,小墨就帶著天地鼎直接回到了空間裡面,墨九狸遊學無語的看著不讓自己使喚的小墨,又看了眼跑到空間靈泉裡面泡著的小墨,真懷疑這小傢伙是不是故意想偷懶去泡靈泉的啊,不然一個丹鼎好好的為毛沒事總泡在靈泉水裡面啊啊啊啊啊…… 唐瑾聽見我的驚叫聲,回頭也瞧見同樣的情景。(m首發)他伸手將我拉到他站的那一層,對我說先別慌,我們可能遇到鬼打牆了,眼前看到的都是幻覺。

還說我們的眼睛雖然看不到路,但實物是不會無端消失的,說完他就想先試試往回走。

我一把抓住唐瑾的手,不讓他試。就算真如唐瑾所說,我們眼睛看到的都是假象,但說不定我們以爲真的就是假的,假的卻是真的。我不可能讓唐瑾以身犯險。

唐瑾本來已經下了一節石梯,被我突然抓住手,他的身子猛地一震,頭也回過來,眼睛有些不可思議的看着我。

我開始不明白,還以爲他被什麼嚇到了。問了他,他嗓音微低的說了句“沒事。”,然後手心有些發燙地緊握住我的手。

我這才明白他在驚訝什麼,慌亂的想縮回手,但唐瑾卻說,“現在不是耍小性子的時候,我們必須齊心纔有可能從這裏逃出去!”

我擡眼看清眼前這個男人,他與生俱來的尊貴優雅,和渾身散發的王者霸氣結合的天衣無縫,強大的氣勢會讓人不由自主的懾服。

我愣了一下,對着唐瑾點點頭。

就在這時,我們腳下的那段石階,突然一震,下一刻石階轟然坍塌,我驚叫一聲,感覺身體正飛速地向無盡的黑暗深淵跌落下去。

也在這時,我的腰被唐瑾強壯有力的胳膊抱住。耳邊傳來唐瑾有力的聲音,他說,“鳳凰涅,浴火重生!我們中的法陣可能是葬墓法陣術中的懸魂梯,這種法陣摧殘的就是人的意志,要是抵受不住心靈的侵襲,以爲自己真的死了,那麼我們就真的會死。南南,你懂嗎?”

正因爲唐瑾的這些話,我才一下子冷靜下來。想起《道陵真經》裏面有類似心魔陣的記載。逃不出法陣的人,以爲自己摔死、溺死,其實真實的情形是眼前什麼也沒有,人只是被自己嚇死了!

想到這裏,我整個都沉靜起來,下意識地開始念起《道陵真經》中的經文,定神安魄。

開始的時候,我仍能感覺到那種墜落的速度感,感覺自己的身體墜向地獄,靈魂則像一根漂在水面的稻草被急速旋轉的水渦吸進去,然後我體內一陣狂躁的氣息狂涌。

就在這時,我聽到唐瑾沉靜有力地聲音幽幽傳來,“太上臺星,應變無停。驅邪縛魅,保命護身。智慧明淨,心神安寧。三魂永久,魄無喪傾。急急如律令。”

因爲唐瑾的這道咒語,我才感覺自己心中一片清寧。然後突然睜開雙眼,那感覺就像是做了一場噩夢,清醒後才發現一切都是虛無的。

這時候我的才發現,眼前根本沒有所謂的深淵,而有一截環形的甬道。原來之前我和唐瑾一直都順着那環形甬道,轉圈來着。這個事實還真能讓人噴血的。

而就在我和唐瑾擺脫那法陣控制後,我才聽到裏面的山洞裏傳來盤伊洛和一個蒼老的女人聲音。

聽着她們的談話,應該是早就發現我們闖進來,那盤伊洛此時在擔心唐瑾的安危,對着那個老女人哀求着。

那個老女人一頭蓬鬆白髮臉瘦如猴,一雙眼睛凸出外現,並只有可怕的眼白沒有瞳仁,身穿苗族服飾,此時手持着一根龍頭柺杖,盤坐在一個石臺上,肩膀上蹲着一隻耳小眼圓,四肢短粗的黃色小猴子。

我因爲看到那老女人那雙只有眼白的眼睛,一下子想到了那個傳說中可怕的瞎婆婆。心中登時一寒,想着眼前這個老女人或許就是。

這時,盤伊洛喊着那老女人“婆婆”,仍在試圖幫唐瑾求情,但那個老女人並不心軟,她那聲音艱澀沙啞,就像是石子擦過金屬的聲音,讓人一層層的起雞皮疙瘩,陰森地說,洞里正好沒有新鮮的活人,大牛已經饞了好些天了。

我當然不會以爲老女人嘴裏的大牛,會真是一頭黃牛什麼的?但是也沒想到那被叫做的大牛的,原來是個身高超過兩米,全身獸毛的野人,尤其那個坐在野人身上的紅衣小姑娘,更是讓我一激靈。

這真是做夢也沒想到的事!那野人和它肩上馱着的紅衣小姑娘,不是黃毛和雲小諾,還是能是誰?

當初我是親眼看到黃毛和雲小諾被狼眼男的同伴殺死,萬萬沒想到在這裏居然遇到他們?

我還在爲黃毛和雲小諾的死而復生感到震驚之時,盤伊洛和那個老女人商量不成,就有些急了,說那個大牛和紅衣是她的人,是她先將他們練成鬼奴的。

我這才明白原來黃毛和雲小諾並非死而復生,而是被盤伊洛用邪術控制。當初盤伊洛就曾想將聶宸和遲旭練成鬼奴,要不是我誤打誤撞,那兩個大男人早就成了盤伊洛的試菜了。

這時,山洞裏的那個老女人連聲陰森尖厲的冷笑,之後竟然吩咐黃毛教訓一下盤伊洛。那盤伊洛就隨後響起兩聲慘叫,我偷着一瞧,正好看到盤伊洛飛起來的身子,重重地落在地上。

而黃毛邁開步子,對着盤伊洛就要踩過去。我見此情景就再也不能躲下去,念着曾經欠盤伊洛的人情,怎麼說我也不能眼見着她死。何況她還是盤俊的親妹妹?

我手持魚骨劍,默唸殺鬼咒,對着黃毛就衝過去。只是我有心救盤伊洛,卻並沒有殺死黃毛的心。不管它現在是不是鬼奴,我都記着當日和它的一日之緣,尤其它肩上還馱着個雲小諾。

當我這個半路上殺出來的程咬金,成功救了盤伊洛,卻也在同時將自己置於黃毛垂涎的獵物。

期間黃毛一直努力的彎下腰來抓我。我能聽得到它彎腰的時候,身上發出“咔咔”的像是鬧鐘上發條時的聲音,彷彿腰骨就要斷掉。

另外,我和如同一座山似的黃毛周旋之時,幾次呼喚黃毛肩上的雲小諾,幻想將她喚醒。雖然唐瑾提醒我好幾次,說那明擺就是一隻殭屍,但我仍不死心。

我始終對黃毛下不了死手,才讓自己處於劣勢。要不是唐瑾及時的撲過來救了我,我早就被黃毛一掌拍成肉泥了。

尤其看到黃毛拍空我的那一掌,拍到一塊石頭上後,將那石頭拍得粉碎,石屑亂飛,我就一陣後怕,心想要是那一掌拍上我,我就直接成鮮肉餅了。

我被唐瑾救到一邊後,他已經瞧出我認識黃毛,知道我不忍心傷害他們,就對我說,“對付這個大傢伙就要智取,你好好保護自己,我去收服它!”

唐瑾說完就對着黃毛衝過去,我都沒來得及阻止他。我看着唐瑾圍着黃毛左躲右閃,後來唐瑾不知道怎麼的,突然踉蹌一下撲倒在地,之後黃毛擡腳對着他倒地的身體狠踩過去。 「主人,那個碎片可能是天地鼎的碎片,我記得曾經聽小墨說過,天地鼎損壞后,有碎片丟失了,但是小墨一直以為不可能找到了,加上我的火焰淬鍊,天地鼎也恢復的差不多了,但是終究是有一點缺失的……」小金想了想對著墨九狸說道。

「原來如此……」墨九狸剛說完就看到書老走過來笑著道:「天地鼎竟然真的在你身上,之前我在你身上感應到天地鼎的氣息,還有些不確定,沒有想到是真的,你這丫頭運氣簡直是逆天啊!」

「師父給我的真的是天地鼎碎片?師父也知道天地鼎嗎?」墨九狸看著書老好奇的問道。

「這裡的人不知道天地鼎,但是在你娘親生活的地方,沒有人不知道天地鼎,天地鼎顧名思義就是天地間唯一的神鼎! 重生之天才少女 天地鼎據說可以煉化天地,是世間最珍貴的至寶……

曾經因為天地鼎,也是弄的世間生靈塗炭啊!

最後聽說天地鼎在被眾神爭奪時,誰都不願意天地鼎落入別人的手,因此被眾神合力在最後的搶奪中摧毀,化成九九八十一枚天地鼎碎片,散落在世間各地……

即便如此,天地鼎碎片也成為了無數神人尋找的至寶,誰都想集齊碎片重塑天地鼎,這枚碎片我也是偶然間得到,如果不是碎片上面濃郁的火屬性靈力,還有碎片輸入靈力后,隱約能看到一個天字和半個地字,我也不敢確定是天地鼎的碎片……

但是這碎片我保留了數萬年,對上面的氣息十分熟悉,所以我第一次見你的時候,就察覺到你身上也有這個氣息,我原本以為是你身上有天地鼎的碎片,卻沒有想到天地鼎在你這裡!只是,我有些不明白,我得到這碎片的時候,就聽說天地鼎的碎片已經被人集齊了七十多枚,很快就能重見天日了……

但是,現在看起來傳言並非真的,這天地鼎分明沒有損壞那麼嚴重,否則也不可能有鼎靈的吧!」書老看著墨九狸說道,連他都沒有想到,天地鼎在墨九狸的身上,他又是開心又是擔心。

這丫頭身上有這樣的至寶,回去之後豈不是多了一重危險嗎?

墨九狸看出書老眼底的擔憂,也知道書老在擔憂什麼,心中微暖,但是墨九狸想了想說道:「可是我得到天地鼎的時候,她並沒有碎裂的!」

「這也是我好奇的地方,按理說天地鼎確實是神物,所以傳聞不是假的,而我給你的碎片你也看到了,確實屬於天地鼎的,這種碎片我也曾經在別人手裡見過,確實是一模一樣的,這也是我不明白的地方!」書老也想不通的說道。

「等到小墨閉關醒來,就應該能知道了真相了!」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小墨?」書老好奇的問道。

「嗯,天地鼎的鼎靈叫小墨,剛才看到師父給的碎片興奮的說要去閉關了,我想到底怎麼回事,小墨醒來就會真相大白了!」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 我慘叫一聲,但就在我以爲唐瑾必死無疑之時,只聽“轟”地一聲,黃毛那巨大的身形瞬間只剩下半截。

事情發展轉變的極快,我根本來不及看清眼前發生的一切,等到石粉和灰塵落盡,我纔看清原來那黃毛掉進一個洞裏,巨大的身子卡在裏面,剩下的上半身露在外面,就像個可笑而怪異的蘿蔔。

而唐瑾此時站在一邊,已經將雲小諾擒住。

我見唐瑾沒事,當時真是有種喜極而泣的感覺。不過,我還來不及走到唐瑾那邊,盤伊洛突然驚叫一聲,對着唐瑾撲過去。

我還以爲盤伊洛要傷害唐瑾,魚骨劍也拔了出來。可下一刻,我就看到盤伊洛跌倒在地上,一隻猴子“吱吱”叫着,從盤伊洛身上滾下去,在地上彈蹬幾下,就不再動彈了。

毫無疑問那小猴子就是那個老女人肩上馱着的那隻。我已經明白剛剛那隻小猴子定是要傷害唐瑾,被盤伊洛及時發現,纔將唐瑾救了。

盤伊洛殺死了那隻小猴子,那個老女人雖然看不見,但用奇怪的哨聲呼喚幾聲後,不見小猴子回到她身邊,就已經知道她心愛的寵物已死,這下徹底惹惱了那個老女人。

那個老女人盡是眼白的眼睛外凸,尖厲的叫了一聲,隨後也不知道從哪裏出來數個眼光呆滯,全身散發着腐臭味兒的瑤族人。都如殭屍一樣,分別對着唐瑾和我這邊襲擊過來。

我眼尖的先認出其中一個瑤族男人,好像是李家寨的人。事後我才知道,包括我在黃泉路上的見到的三阿婆和瑤寨村民,都是被黃毛所殺,然後有的屍體就被吊到山洞當臘肉,活着被抓的則被練成了鬼奴。

這鬼奴算是半殭屍,都是以活人煉製。當日盤伊洛就曾試過將聶宸和遲旭練成鬼奴,雖然她的邪術不如瞎婆婆厲害,但路數是差不多的。

虧得這時候盤伊洛因爲想保護唐瑾,加入我們這個陣線,要不然那麼多的鬼奴,就我和唐瑾真是抵擋不住。

我始終有心理障礙,對那些臉熟的鬼奴無法下手,一個躲閃不及,一個鬼奴抓住我的胳膊,我這才逼不得已用魚骨劍砍了那個鬼奴的手。

等我擺脫那個鬼奴後,閃到一邊時,才覺得剛纔被鬼奴抓過的胳膊一陣疼痛,等我仔細瞧時,看到胳膊上留下了一個黑手印。我這才知道那鬼奴的手都有劇毒,趕緊提醒唐瑾注意。

不過,有盤伊洛在,顯然我是白擔心了。那盤伊洛比我和唐瑾都心狠手黑。一隻鬼奴對着唐瑾襲擊過去後,盤伊洛竄過去手裏的短劍,對準那鬼奴頸間就是一劍。

那鬼奴碩大的人頭,之前還好好的長在腦袋下,下一刻就像被摘掉的瓜,骨碌到地上去了。一股血柱從鬼奴斷了頸口噴出來,被陰風一吹就變成漫天的血雨。

我還沉浸在盤伊洛帶給我的驚悚感覺中,另一邊雲小諾陰詭地笑着,伸着長長又漆黑的指甲對着唐瑾背後撲過去。

唐瑾剛剛收拾掉一個鬼奴,正準備到我這邊來幫我,完全沒注意身後還有瘦小的雲小諾要偷襲他。

我驚叫着提醒唐瑾,一邊向他那邊衝過去,但離得唐瑾太遠,遠水解不了近渴,根本救不了他。眼看雲小諾就要偷襲唐瑾成功之時,盤伊洛一腳飛過去,愣是將雲小諾飛腳踹出去兩三米。

“砰”的一聲,那雲小諾瘦小的身子重重地撞到一根石柱上,震動那石柱落下不少塵灰。

我見唐瑾沒事了,鬆了一口氣,這回也終於下了狠心,利落地收拾了眼前的兩隻鬼奴。因爲我再手軟,等我的氣力消耗完,那麼死的就該是我了。

不過,再怎麼樣,我對雲小諾始終有不忍,得了個機會,我跑到雲小諾那邊,此時她的身軀正在那兒痙攣抽搐。

可能是撞到石柱的時候,碰到了臉,那臉上的皮膚已經被裏面的骨頭撐破,從她的眼角到嘴角撕裂一道血口,露出裏面白色帶黑斑的骨頭。

我看到雲小諾變成這個樣子,心裏酸的要命,可惜我從來沒有眼淚,這會兒眼睛除了疼,傷感無從表達。

就在這會兒,唐瑾和盤伊洛將剩下的幾個鬼奴給收拾了。

唐瑾擔心我,衝過來一把抓住我的胳膊,不讓我碰雲小諾,怕我中毒。

這時候盤伊洛也跑過來,要唐瑾趕緊跟她走,說那個老巫婆就是老妖怪,本事太大,我們根本鬥不過她!

唐瑾一拉我,要帶我走。

我沒肯,因爲我看到雲小諾的魂息越來越淡,她現在變成殭屍,皮膚要是不破損還好,現在她全身已經摔爛,裏面的肌肉遇到空氣,就加速了腐爛。我要是不趁着雲小諾的屍身徹底腐爛前,將她的魂魄收集起來,要是她再轉化爲厲鬼,只怕她再也不能入六道輪迴了。

我讓唐瑾先離開,他也不肯。我就對盤伊洛說,“你先帶唐瑾走,我隨後就走!”

這也算是盤伊洛唯一能聽我的話,她拉着唐瑾就走,唐瑾卻一把推開她,不讓盤伊洛碰她,還對我說我在哪裏,他就在哪裏!

盤伊洛受刺激似的對唐瑾大吼,“要是她在地獄呢?你也要跟着嗎?”

唐瑾沒回答,但當他的手緊握住我的手時,我已經知道了答案。我當時真是心潮澎湃,我和唐瑾之間不是誤會就是糾葛,自從我爲了敷衍遲旭,說出一堆假話被唐瑾聽見後,我們之間就隔了一道牆。我還以爲他現在心底恨我最多,沒想到無論我對他怎樣,他始終如一!

我立即改了主意,想着先逃出去,之後再想辦法召喚雲小諾的魂魄,可當我回握唐瑾的手,想和他一起逃出去的時候,那邊瞎婆婆卻連聲冷笑的說,“你們誰也別想走了!”

說完,她手裏的龍頭柺杖對着石臺猛地一戳,那個石臺後面就轉出一個石門來,一個鬼奴將瞎婆婆扛起來,迅速地從石門處逃走。

盤伊洛見此情景大叫一聲“壞了!” 「這麼說天地鼎的鼎靈已經有神智了,而且還和你能溝通了?」書老看著墨九狸詫異的問道。

「嗯,是的,已經有神智可以說話,我想這一次小墨出關,應該會有所改變的!」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

「真不錯,到時候你記得喊我看看天地鼎,對於這傳送陣的天地至寶,為師也很好奇!」書老聞言說道,他的眼神澄澈,沒有一絲一毫的貪婪,墨九狸微微點頭。

就這樣,接下來的日子,墨九狸和帝溟寒都在藏書閣渡過的,時而下去看看韓瑜,而雲夏和花護法等人在出關后,也被墨九狸丟到了藏書閣的一樓,帝溟寒從那一次在二樓領悟后,就進入了一種奇妙的狀態,一直入定坐在二樓,就沒有醒來過,書老跟墨九狸說這是一件好事……

所以墨九狸也沒有打擾帝溟寒,自己領悟了二樓的書籍之後,轉身又去了三樓,不過讓墨九狸奇怪的是,她在三樓化為的領悟時間,竟然只有區區一個時辰,後來書老說可能是三樓的書籍對於她來說用處不大,才會有這樣的情況……

於是墨九狸又去了四樓,結果跟三樓的情況差不多,然後是五樓還是一樣,直到六樓的時候,再次有了在一樓的感覺,整個六樓的書籍有三十本,墨九狸真正用掉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才緩緩醒來,書老說大概也只有一樓和六樓還有頂樓的東西對墨九狸有用……

不過因為擔心墨九狸進入七樓,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出來,因此,墨九狸在去了二樓看過還未蘇醒的帝溟寒之後,直接被書老拉到小院做好吃的去了……

天知道自家徒兒在六樓的一個月,書老簡直覺得人生無味到要餓死了,連小紅鄙視他,他都不在意了……

於是,墨九狸在小院給自家師父做飯,加上準備等韓瑜醒來,因此在小院也待了一個多月的時間,這一個多月白天書老拉著墨九狸研究煉器,墨九狸發現自家師父對煉器有獨特的見解,讓她真的是受益匪淺……

因此,墨九狸也很喜歡跟這自家師父學習煉器的知識,順便查看韓瑜的情況,晚上自然是師徒兩人和幾獸,坐在小院裡面吃著美食聊著天……

書老覺得這段時間對自己來說,就是讓他在等墨九狸幾十萬年他都是願意的,簡直就是人生如此太滿足了……

就連這段時間偶爾拿著積分來藏書閣看書的學院長老,書老對他們的臉色都好了不少,讓他們一個個都有些受到驚嚇了!

「師父,為什麼那些長老和弟子,進入一樓后,看不到花護法他們的人呢?我發現他們似乎什麼都看不到的?」墨九狸想到什麼看著書老問道。

之前她偶爾看到有人進入藏書閣,還有些擔心別人看到雲夏等人會不會被嚇到,或者去學院說什麼是非呢?

「因為他們都是經常跟你在一起的,身上多少都有你的氣息, (本月雙更起底,今天會爲感謝讀者打賞多更一章,共三更奉上。()【首發】)

盤伊洛的話也就是剛落地,突然傳來“轟隆隆”一聲巨大的震響,除了有一股震盪不休的響聲轟鳴不止,更有碎石不斷的從頂上掉落下來,眼看這裏就要塌了。

我見此情景,急忙對唐瑾喊了一嗓子,想和他原路返回。

盤伊洛卻跳腳臭罵,說我往回跑,那完全是找死的節奏!要我們跟着她走。

唐瑾有些猶豫,他顯然不相信盤伊洛。那是因爲他根本不知道盤伊洛現在的底細,我早已經知道盤伊洛和瞎婆婆之間糾葛,自然肯相信盤伊洛可以帶路。另外一層的信任,則主要源於盤伊洛對唐瑾的感情。

我有足夠的理由可以相信盤伊洛害誰都可能,但絕對不會害唐瑾。

我快步走到他身邊,對他低聲說,“沒事!就聽她的,這裏她熟!”,這樣唐瑾纔信了,只是他堅持要走在我前面,就怕有什麼意外,到時候他好保護我!

儘管現在不是閒扯什麼風花雪月的時候,但唐瑾對我所表現的保護之勢,還是讓我心裏暖暖的。

我緊跟在唐瑾後面,在亂石飛屑中從甬道中奔至一個更寬闊的墓室。說起來之前的都算是山洞,我們眼前的這個纔算是真正的墓室。

這個墓室不但點着長明燈,居然還有桌椅牀榻,各種金銀器,看起來像是個起居室的模樣,只不過這裏住的不是人,而是死人罷了!

我開始還以爲這就是古墓的主墓室了,因爲墓室中央的那口烏木棺材,看上去已經非常氣派。

結果盤伊洛推開那棺材蓋,就爬了進去。我開始嚇一跳,還以爲盤伊洛自動歸位,要在這裏壽終正寢,結果走過去才發現這棺材不但是空的,正中間還有一個通道。

我走過來的時候,正好瞧見盤伊洛走下去的背影。我見有密道,就想着緊隨盤伊洛。但唐瑾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沉聲對我說,“你不覺得盤伊洛有些奇怪嗎?”

我早知道盤伊洛已經是半人半鬼,自然不覺得奇怪,此時只好奇唐瑾哪裏發覺盤伊洛不對勁兒的?於是就順着話茬問他。

唐瑾回答,“我和你都吃過蛇眼,視力變得特別好,但能在黑黢黢的環境下,那麼清清楚楚地看清一個人的身影,那也是件奇事,除非對方是鬼,要不然絕不會看得那樣清晰!”

我見唐瑾已經真的發現盤伊洛的不同,就對他說,“這裏面是有一些隱情的,現在沒時間說,等以後告訴你!”說完我還要往那棺材裏爬。

唐瑾再次阻止我,並且還將那棺材蓋推上,我給嚇了一跳,心想莫不是唐瑾發現盤伊洛變成半人半鬼,就想着滅了她吧!那樣的話,我怎麼跟盤俊交代呢?

我急忙對唐瑾喊,“不能殺她!”

但唐瑾已經抽出一張符,嘴裏念起咒語,下一刻那符無火自燃,變成一個火球對着那口棺材撲過去,然後“轟”地一聲,火光大盛,整個棺材都被藍幽幽地火焰包圍,立即變成一個大火團,燒灼時還不斷髮出“呲呲”聲。

因爲那棺材上的大火,整個墓室的溫度似乎都提升起來。而我的心也同時被燒了起來,雖然盤伊洛已經變成妖孽,但我還是不想傷害她,除了我欠她的情分,最主要的是我知道人在情感面前,是沒有理智的。要是盤俊知道盤伊洛被唐瑾殺死,到時候一定會喪失理智的將唐瑾當仇人的!

所以當我看到棺材裏有了動靜,不斷的有東西撲打着棺材蓋,試圖從裏面衝出來時,我就不忍心了。心想盤伊洛成了妖孽,在她沒有危及我和唐瑾之時,我們根本犯不着去害她。所以我衝過去想將棺材蓋推開,將盤伊洛救出來。

唐瑾見我衝過去,對我高喊一聲“不要開……”,但他的話已經晚了,那棺材蓋被我推開後,從裏面冒出一股黑色如墨的濃霧,對着我這邊撲過來。

我淬不及防,眼看就要被那片黑霧撲中,突然響到唐瑾的咒語聲,之後我就看到一道火符直奔那片黑霧而去,瞬間金光奪人眼,然後就聽“轟”地一聲,那團黑霧就像是黑布一樣,愣是被唐瑾那張火符砍成兩半,然後火光搖曳,那片黑霧扭曲着,宛如一個疼痛抽搐的生物,被生生地劈成兩截後,神經還在痛苦的抽搐甩動一般。

下一刻,我就見唐瑾手中接連甩出幾張符,原本柔軟的符紙,從唐瑾手裏甩出後,就像硬紙板一樣堅硬,飛入那兩團黑霧中,又將那黑霧分切成無數小碎段,之後,再次火光大盛,剎那間火光將整座墓室給映照的如同白晝。

等符的火光徹底將那些黑霧燃燒殆盡,化作一片虛無,最後一點兒火星都熄滅時,整個墓室的溫度再次降到冰點,刺骨的寒涼。

我被凍的不由自主的抱了一下胳膊。沒想到這樣細小的動作也被唐瑾看在眼裏,他定息之後,脫下上衣給我披上。我很想對唐瑾說些什麼,但最終什麼也沒說出來,只是對他笑笑。

唐瑾此時又對那口棺材結了一個法印,我以爲他會說已經將盤伊洛徹底收拾了,沒想到他說的反而是可以進那口棺材了。

更在這時,通道底下傳來盤伊洛的聲音,催促我們快點兒下去。

我這才知道,那棺材雖然是個通道的入口,但上面有幽魂結界。盤伊洛是半人半鬼,身上有鬼氣,那幽魂結界傷不到她,我和唐瑾這兩個凡人就不同了。

我這冷汗着有些後怕的拍拍胸口,心想幸虧有唐瑾。情不自禁地望了唐瑾一眼,眼前這個男人,優雅到冷漠的氣質,冷冽的眸光,一舉一動都透出一股王者風采,只要有他在的地方,似乎就有一種讓人心安的感覺。

唐瑾察覺我在看他,轉眸望了我一眼,我急忙躲開眼神,心虛地說了句“快走吧!這死人呆的地方,真不太好玩!”

唐瑾點頭應了一聲。

我先爬進那塊棺材裏,手觸到那棺材壁上時,觸到一種黏稠的黃色液體。

唐瑾也摸到了,分辨了一下,纔對我說,“這是屍液,是屍體腐爛後才產生的!”

我低頭看去,那個洞口周圍佈滿那種髒臭的屍液,要是平時,還真夠我噁心一頓的,可眼前兒哪裏有時間嫌棄這些?

我顧不得髒和臭,先跳進棺材裏,順着那通道里的石階走下去。 「因此只要你不想讓別人看到他們,在藏書閣內沒有人能夠看到他們的,包括你自己也是一樣,如果你不想,就是在藏書閣內站在我面前,我也看不到你!這藏書閣從你破了七殺迷陣那一刻開始,就已經認你為主,等於你的空間藏書閣,裡面的一切都是你說的算!」書老看著墨九狸解釋道。

「原來如此,那有一天我如果離開的話,這藏書閣會不會?」墨九狸聞言皺眉的問道。

「這就看你的意願了,如果你願意留下這藏書閣給雲海學院繼續用,那就留下,如果不想大可以帶走!我想你現在想這些還太早,不如等你從七樓下來再做決定……」書老想了想說道。

「好的,我知道了師父!」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一夜無話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