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88 Views

李胖子撇了撇嘴,看向進門的右手側,那邊擺着一個很大的冰櫃。這種冰櫃他也有,是專門用來存放需要冷藏的食材,當然..也極有可能存放某些見不得人的東西!

Written by
banner

推開冰櫃的隔板,其內的燈光亮起,將裏面的物品照亮。

有水發木耳、豬肉末、五顏六色的糯米、凍魚、韭菜..全是一些常見的食材。

他不信邪,伸手在裏面翻找了一陣,的確沒有自己不認識的東西,倒是冰櫃裏的溫度很低,讓他非常舒服。

關閉冰櫃,李胖子又把目光放在了廚房中間的大長桌上面,這張桌子上下堆放的東西可謂是整個廚房最多的地方。

桌上擺着許多常用工具,比如蒜臼、菜板、摞起來的鐵盆等等,而桌子下面則是澱粉、食用油、姜蒜等各種無需冷藏的食材與作料。

“到底會藏在哪裏呢?”

李胖子汗水滴答,手電筒的光束無意之間照向了一旁牆壁上掛着的兩把菜刀,其中一把正是自己前幾天輸給陳小子的!

“他媽的。”忍不住碎了一口,正想着要不要偷摸將自己菜刀拿回去時,前堂突然傳來一聲凳子移動的聲音,尤其在這安靜的環境下,顯得格外刺耳。

心臟猛的一縮,李胖子身體僵硬的轉頭,透過廚房那個小小的窗口,隱約看見前堂坐着一個人!

怎麼可能?!

李胖子第一反應是餐館內本就有人,只是一直在二樓。但馬上這個猜測被推翻了,根據這麼久的觀察,陳沖一直是孤身一人,開餐館半年多以來,還真沒見過他的父母或是家人,甚至一度懷疑這小子是個孤兒。

氣氛陷入僵持,前堂那人沒有任何動作,就這麼安靜的坐在那裏,似乎根本沒有發現廚房裏有人?

李胖子的雙手緊了又緊,腦海飛快旋轉。

首先,陳沖餐館的門沒關這是不爭的事實,其次,店裏的東西一樣沒丟,包括柴米油鹽!只要證實這兩點,自己的出現似乎都有很多理由解釋吧?

想到此處,李胖子深吸口氣,換上一副疑惑的神色走了出去,“咦,原來店裏還有人啊?我之前見餐館門沒關,還以爲遭賊了呢,特意進來瞧瞧。”

他絕不認爲這個女學生屬於自己口中的小偷,畢竟陳沖離開之後,他就一直盯着餐館的捲簾門,不可能有人溜進去。如此一來,金屋藏嬌這一說法似乎更爲貼切!

女學生背對着李胖子,無動於衷。

李胖子皺了皺眉頭,正想舉着手電站到女學生前面的時候,廚房突然傳來一聲菜刀觸碰牆壁的聲音,就像有人取下了牆上掛着的菜刀。

接着,菜刀砍在菜板上的聲音緩緩浮現。

噠。

噠。

噠。



聲音有序,刀刀如木! “等等,自己不是剛從廚房出來嗎?”

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李胖子感覺有些拿不穩手電筒,手中的力氣隨着疑惑與不安逐漸消失,彷彿腦中有個聲音在提醒他,這一切不太正常!

“難道廚房裏面的那個人一直就在廚房,然後剛好在某個未曾注意的陰暗角落看着自己東翻西翻?”李胖子嚥了口口水,若真是這樣的話,那自己剛纔的解釋不就變得荒唐無邊了嗎?

冷汗從額頭快速冒出,順着臉頰的弧線在下巴集結,有些癢,又不敢動。

切菜的聲音越來越流暢,頻率也越來越快,就和自家侄兒練習切菜的感覺一樣,唯一不同的是,除了切菜的聲音,其他什麼聲音的都沒有!

甚至..

李胖子用眼角瞥了眼坐在座位上低頭不語的女學生,越看越心驚。主要是後者的肩旁沒有因爲呼吸而起伏,就像人偶,一動不動!

噠噠噠..噠。

恰在此時,廚房裏的切菜聲停止,李胖子下意識想要擡起手電筒照向廚房的方向,卻發現手腕位置多了一股看不見的力量,就是不讓自己將光束徹底擡起,只能通過地板的折射,模糊照亮廚房門口。

在那裏..站着一個手持菜刀的男人,刀口散發着幽幽冷光。

“大兄弟,聽我說,我真不是故意進來的,主要是門沒關..這不是擔心陳老闆的餐館遭賊嘛!”李胖子急得焦頭爛額,這種時候,說什麼也得把立場站穩了,否則很可能被對方當成小偷。

“該死的,我的身體怎麼回事?這關鍵時候,竟然使不上力氣!” 諸天苟仙 他心裏在咆哮。

可惜,沒人回答,餐館裏安靜得猶如一潭死水,若不是親眼所見,李胖子甚至懷疑周圍根本沒人!

壓抑的感覺一點點侵蝕他的內心,恐懼因子正在萌芽。

“呵呵,那個..你們是陳老闆的朋友嗎..沒聽他說過啊..哎,早知道餐館有人,我還操什麼心哦..”僵持半晌,李胖子突然靈機一動,笑着閒聊起來,“可能你們還不知道,我和陳老闆的關係呀..那是相當不錯,平時有空就會相互往來,探討烹飪技巧,悄悄告訴你們,我一直都覺得他很有潛力,恨不得跟他稱兄道弟!”

李胖子喋喋不休,試圖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對了,你們要是不信的話,可以去廚房看看,我還把自己的菜刀送給他了!不是我吹牛,我那把菜刀可是專門請老師傅純手工打造的,無論是手感還是鋒利程度,都是一等一的尖貨,切肉都不帶拉的!不過我一點都不心疼,俗話說寶刀配英雄嘛..”

菜刀其實是他在商城裏買的,也就五百多塊,但在這樣的場合下,稍微吹個牛,反而可以緩解緊張尷尬的氣氛。

果不其然,話還沒說完,李胖子就感覺到身體輕鬆許多,呼吸也稍微流暢。不着痕跡的動了動手指,力氣好像恢復了。

“對了,兄弟,你..”趁着這個機會,他趕緊擡起手電筒朝着廚房門口男子照去,這一看,生生將準備好的說辭卡在了喉嚨裏。

只見門口那人的衣着打扮分明就是背對自己,可偏偏腳尖與握刀的方向卻是面對自己!更可詭異的是,對方的後腦勺缺了一塊頭髮,露出的頭皮就像帶着頭盔的臉,給人一種被直視的錯覺。

“這..”

李胖子的呼吸逐漸急促,在這樣昏暗的情況下,對方又這幅極不協調的模樣,怎麼看,都像極了神經病!

“之前這個神經病就一直藏在廚房嗎?”

李胖子生出一股後怕,要是被神經病砍上一刀,連說理的地方都沒有!

跑!離開這裏!這是現在唯一的想法!

突然,耳邊像是被人吹了一口涼氣,他下意識轉頭一看,正好看見如同人偶般的女學生緩緩站了起來。

她的動作很奇怪,最先直立的竟是身軀,腦袋還是耷拉着的,彷彿脖子處沒有骨頭,完全用皮肉拉起來的一樣。

李胖子臉色發白,下意識退後兩步,手電筒還沒來得及改變方向,便眼睜睜看見女學生一點一點的偏着頭擡了起來。

她的眼耳口鼻全在流血,血痕好似將臉頰分割成了好幾塊!只需一眼,便嚇得李胖子汗毛倒立,頭皮發麻。

你..你..

李胖子大腦一片空白,嘴脣毫無血色,嘴巴微張卻只能說出一個字,連呼吸都在瞬間忘記。接着身體顫抖,整個人不由自主的向後倒退,撞翻好幾張凳子的同時,手電筒也掉在地上。

哐當哐當..

清脆的聲音稍微令他回過神,當下不管不顧,轉身就跑。然而,當看清眼前緊閉的捲簾門時,身體已經在慣性驅使下停不下來,最後一頭撞在捲簾門上,兩眼一翻,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在意識模糊的最後瞬間,李胖子纔回想起來,原來半開的捲簾門是在另外一個門面..

骨碌碌..

滾動的手電筒燈光漸息,噠噠噠的切菜聲再次響起。

……

體育大學,游泳館門口。

‘陳老闆,你真的要進去嗎?’鏡鬼在筆記本上寫到。

“是。”陳沖堅定的點了點頭。

‘如果你執意,我可以幫你把門打開,但是,千萬要小心!’碎片中的鏡鬼難得露出鄭重的神色。

“你好像知道些事情..”陳沖稍感詫異。

鏡鬼寫道:‘你應該知道重疊世界和現實世界的差別。’

陳沖點點頭,快速回想上一次的經歷,所謂重疊世界,更像是現實世界的復刻版,無論是建築還是城市規劃,都一模一樣,唯一的區別在於,重疊世界沒有任何生機!

‘換句話說,你現在所在的地方,重疊世界也有,而我從來不會靠近這裏。’ 無限大萌王 鏡鬼難得露出一抹鄭重。

“爲什麼?”

‘因爲這個地方怨氣很重..’鏡鬼寫到一半,突然眼神露出驚恐,字跡臨亂,‘它發現我了,我先回餐館,還有,記得將我的鏡片帶回來..’

咔。

游泳館的大門露出一道縫隙,顯然是鏡鬼臨走前打開的。

將鏡片與筆記本收好,順便將剁骨刀拿了出來。

至於餐館發生的事情,他現在沒空理會,相信鬼學生和無面男爲了保住‘工作’不會放任不管。

“連鏡鬼都不敢招惹的存在,肯定是個狠角色,只不過,距離凌晨三點還有五分鐘,沒時間多想了。”

陳沖深吸口氣,招呼黑貓一起摸進了游泳館。 游泳館裏面的消毒水氣味顯然比外面更重,順着過道穿過更衣室,眼前出現一個很大的游泳池,粗略估計,起碼有五十米長,三十米寬!

當然,這麼大的室內泳池,恐怕也只有體育大學能夠擁有了。

泳池的水很乾淨,月光照在清澈的水面,能模糊看見淡黃的光芒逐漸變成深黑的色彩轉變,然後隨着若隱若現的波紋,將視線扭曲。

這並非供市民休閒娛樂的普通泳池,而是給那些有游泳天分的學生訓練所用,因此,泳池的深度絕對超過了三米。甚至考慮到兩側的十米跳臺後,這個數字只會更大。

“這樣的深度,學校絕對不會放任所有學生進入,一旦出事,必然是大事。”陳沖搓了搓手臂上因爲低溫逐漸出現的雞皮疙瘩,尤其想到稍後自己還要跳進去游上二十分鐘,便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顫。

喵喵..

一旁的黑貓沒有之前那股靈動勁兒,跟得很緊,顯然是察覺到了某種人類無法感受到的東西。

“應該就是鏡鬼口中提到的髒東西吧,看來它已經盯上我了。”陳沖揉了揉黑貓的腦袋,“稍後幫我看着點兒,等回去之後,我給你買幾條新鮮的肥魚。”

喵喵..

黑貓迴應兩聲,小腦袋在掌心裏拱了拱,算是默認了這次合作。

呼。

下嘴皮包着上嘴皮吹了吹額頭,陳沖向着周圍環視一圈,並沒有發現什麼多出來的黑影或是藏在某個陰暗中的眼睛後,脫掉了外套與鞋,然後在兩點五十九的時候,抓着菜刀‘噗通’一聲跳進水裏。

慢慢下水和突然下水的區別在於,前者可能會因爲水溫很低令人心生退意,後者則乾脆得多。

陳沖不喜歡磨磨唧唧的感覺,所以最喜歡選擇這樣的方式。就像上次踢狗一樣,越是擔心引起狗的敵意,越會小心謹慎,還不如什麼也不想,踢就完事兒了!

不過,水裏真的很冷,有那麼一瞬間,他幾乎冷得感覺不到心跳與自己的身體。好在猛蹬了幾次水,雙臂胡亂扒拉兩下之後,神經才緩和過來。

黑貓站在岸邊,低頭關注着主人的情況。

嘩啦嘩啦..

比起經過專業訓練的游泳者,陳沖的泳姿可以用醜陋來形容。他不會什麼蛙泳、蝶泳、自由泳之類的漂亮動作,僅僅只會..狗刨式,屬於最基本的用力遊不沉,基本淹不死的類型。

游泳是一件很耗體力的事情,尤其在這個不知深淺的泳池內,他必須保持遊動,纔不會沉下去,再加上人在游泳時相當於要承受12至15公斤的壓力,這使得呼吸也相對困難。

好在持續的運動也加速了血液循環,隨着體溫升高,冰涼的感覺逐漸消失,能清楚感受到四肢在水中划動的軌跡以及傳遞出去又在撞擊泳池邊緣後折返回來的水波。

“若沒有髒東西存在,在這樣一個被月光照耀的安靜環境裏游泳,當真是個不錯的享受。”

手中的菜刀抓得很緊,免得一不小心失去唯一的武器。

隨着時間慢慢流逝,陳沖的額頭已經出汗了,但水的散熱能力比空氣強了不知多少倍,因此感覺不到皮膚有多熱,只知道呼吸越發沉重,四肢傳來酸澀的感覺。

“應該遊了有十五分鐘吧..”

他在下水之前設定了一個鬧鈴,並不擔心時間過頭。只是這種被水波盪漾與踩不到底的感覺會讓人莫名緊張,就像海上的一葉孤舟,隨時可能被推翻。

喵嗷!

匍匐在岸邊的黑貓發出一聲低沉的長音,別說是與它經常接觸的陳沖了,就連普通人都能聽出聲音裏攜帶的攻擊性。

本就保持戒備的陳沖立刻扒拉着水面轉頭望去,只見黑貓身體弓起,目光死死盯着上方的十米跳臺。

陳沖瞳孔一縮,控制着身體保持平衡,也跟着向上看了一眼,隱約能看見一個人影站在跳板前端,與月光重合。

緊接着,人影高高跳起,身體在半空劃出一道完美的弧線,一頭扎進水中。

沒有水花,沒有水聲,一切都彷彿是道幻覺。

嘩啦嘩啦..

陳沖自然不可能認爲是幻覺,肯定是那個死掉的女鬼來了。可恨的是,剛纔游泳的時候身體已經在不知不覺間被水流推倒了泳池中間,距離黑貓所在的岸邊起碼有十五六米的距離。

喵嗷..喵嗷..

黑貓在岸邊連連嚎叫,伸出貓爪觸碰了一下水面,又迅速收了回去,不知是害怕還是不會游泳。

但它着急的樣子足以說明女鬼正在靠近自己。

也就是這麼一愣神的功夫,陳沖忘了滑動四肢,身體下沉,直到察覺水平面上升到鼻尖位置,才趕緊蹬水,這纔不至於嗆水。

心跳依舊在迅速加快,而在這樣的情況下,水壓就像一雙手,死死扼住了喉嚨,想要掙脫,則必須用力遊動,這反而打亂了之前的節奏,體力迅速下降。

老祖渡劫失敗之後 但,女鬼已經下水,他也顧不得節省體力,加速朝黑貓游去。

嘩啦啦..嘩啦啦..

拍打水面的聲音徹底攪亂了游泳館的寧靜,那濺起的水花足有半米多高,可見他使用的力量有多猛。

“若是在地面,十來米的距離一個眨眼就能跑到!”陳沖嘴角露出一抹苦澀,感覺好不容易游出兩三米,卻被一道輕柔的水浪輕而易舉的推了回去。

這種心裏落差對他的打擊不可謂不大。

不過,現在不是泄氣的時候,一旦被女鬼纏上,那可是要命的事情,所以就算效果甚微,他依舊在拼命朝岸邊游去。

咕嚕..

肆無忌憚的拍水聲中突然出現一道氣泡上浮的聲音,陳沖還來不及查看源頭,便感覺到腳底被什麼東西觸碰了一下,既像頭髮,又像衣角,不是很癢,但足以令人頭皮發麻。

“媽蛋,來得真快。”

電影人傳奇 陳沖心裏碎了一口,暗道這女鬼雖然已經死了,可生前確實是實打實的游泳健將,水中就像她的主場一樣。

咕嚕..

又是一道氣泡上浮的聲音響起,比剛纔更清晰,陳沖本想無視,但下一秒,整個人像是觸電一樣,生生停了下來。

只見前進方向的水面緩緩浮出一張佈滿細小裂紋的女人臉!她雙眼無光,眼白充血,皮膚被水泡脹,頭髮飄散間,隨着波浪浮浮沉沉.. “學生都喜歡這麼皮嗎?”

這個想法只在腦海中閃瞬即逝,便被強烈的求生欲代替。理智告訴他,再不動的話,身體就要沉下去了!

陳沖並不害怕正面剛,怕的是,連剛的機會都沒有!

嘩啦嘩啦..

身體向後滑動並假裝自己什麼也看不見,然後稍微改變方向,繼續前進。

不得不說一點,當劇烈運動突然停止,再想‘啓動’,痠痛感會成倍暴漲,因爲你要使用更多的力氣來抗衡身體自重與各種阻力。

喵嗷..喵嗷..

好在黑貓一直在岸邊試圖用嘶吼壓制女鬼,使得女鬼出現後沒有其它舉動,爲陳沖爭取了不少時間。

但陳沖不敢就此放鬆警惕,因爲女鬼似乎逐漸發現黑貓不敢下水,那種威懾力正緩緩消失!

十米..八米..六米..四米..

眼看岸邊越來越近,陳沖只要鉚足力氣,完全可以一鼓作氣直衝到底!

咕嚕..

然而,那種水泡上升的聲音再次出現,陳沖快速轉頭向後瞥了一眼,發現漂浮在水面的女鬼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腳底若有似無的觸碰感。

也許是沒有溫度的手,也許是泡在水裏頭髮,無論是什麼,肯定不是好東西!

距離岸邊不到兩米,只要雙腿再猛蹬一次,手就可以碰到邊緣。這是一根救命稻草,只有親手抓住,纔會徹底放心。

喵嗷..

突然,近在咫尺的黑貓毛髮豎立,發出一聲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響亮的低吼,接着,陳沖來不及做出反應,腳踝便被一隻手抓住,用力往泳池底部拖拽。

死亡的陰影頓時籠罩心頭。

他有心想要反抗,奈何毫無辦法,只能在腦袋沒入水面的瞬間,狠狠吸上一口空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