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115 Views

當然,那是曾經,

Written by
banner

現在他們再看到平哥的時候,無不是落寞與動容,

王族戰隊五個人一起走來與他們握手,

“你們,好樣的,”聖僧與平哥抱在了一起,

“一起拼了這麼久,到最後,還是你們走到了最後,”靈樂笑了,只不過笑容有些苦澀,

“祝福你們,”冷酷說道,

“S賽上好好打,”三哥也笑着說,

小七與花落握手時,輕輕一笑:“加油哦,現在LPL裏的輔助,你壓力很大的,”

花落一愣,他知道小七指的是林天,微微笑着點點頭:“兄弟,謝謝,”

輸了比賽,不輸人心,

當王族戰隊五個人站在臺上與觀衆們鞠躬之後,平哥悄然的也走了上去,

靈樂微微一愣,也大步走到了舞臺中央,

隨後,冷酷,三哥和小七都是走了上來,

觀衆們停下了吶喊聲,靜悄悄的看着他們,

忽然……

平哥帶頭,目光動容的朝着衆多觀衆深深鞠躬,

震驚,

震驚,

緊着着,其餘四個人也是朝着觀衆鞠躬,

導播敏銳的把畫面給了這五個最閃耀的人身上,那鞠躬的身影,顯得萬丈光芒,

“嗚嗚,他們這是在幹什麼,我怎麼好想哭的感覺啊,”

“哎,老將最後的榮耀,就在這裏了啊……”

“哎,GOD戰隊,也不容易啊,”

“是啊,曾經的LT,GOD,都是如此,LT已經去保級了,AK47甚至淪爲替補,哎,”

“當時我看比賽的時候,就是從GOD戰隊開始看的,這麼一晃多少年過去了……”

“時間易逝啊,沒辦法,”

長達十秒鐘的鞠躬,無數的粉絲已經泣不成聲,

他們這是在告別,告別過去,告別榮耀,告別曾經的輝煌……

今日,這座電競場館裏,閃動着永不磨滅的感動,

林天看着電子屏幕,深深的出了一口氣,隨即閉上眼睛,

餘冉無奈的搖搖頭,輕咬嘴脣,不讓眼淚滑落下來,

坐在角落的喬木和兩名助理教練也一直是微微動容,無法自拔,

比賽落幕,當平哥五個人下場,走進休息室的時候,林天,餘冉帶走? 霸道萌寶:總裁爹地,你惡魔! 丫頭,惹定你了! 掌起來,

緊接着,朝陽,檸檬和喬木都是? 替嫁悍妻:老婆我都聽你的 掌,目光動容的看着大家,

從未有過如此待遇的幾個人,神情有些不知所措,

“大家……”平哥呢喃一聲說道,可是他說着話,眼睛中的淚水也止不住的流淌下來,

三哥等人擦擦眼淚,苦笑一聲:“大家這是在幹什麼,”

餘冉激動的說:“你們都是好樣的,”

冷酷嘆息一聲:“對不起,比賽,輸了,”

“沒關係,”這是喬木說道,

在大家震驚的神情下,喬木大步走上來,鄭重的說:“比賽輸了,還有下次,大不了從頭再來,”

從頭再來,,

真的可以嗎,

五個人都是不說話,沉默,

林天微微一笑,說道:“教練說的沒錯,輸了比賽,是我們技不如人,大不了重頭再來,也是一樣,”

衆人皆是擡起頭來,看着林天,看着他清亮的眼神,無力的垂下腦袋,

要想重頭再來,真的是談何容易啊,

“真的可以嗎,”

嗯,,

林天身體一怔,看着五個人唯一一個擡起頭說話的人,冷酷,

他心中一喜,正色道:“一定可以的,”

冷酷不再說話,

餘冉見氣氛沉默,拍拍手,說道:“好了,車還在等着大家,走吧,回家,”

返程的路上與來時截然不同,林天看着皆是閉上眼睛休息的衆人,十分心痛,

回到基地,還未怎麼坐下,喬木提議今晚大家一起去聚餐,

這個提議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贊同,當然,平哥他們自然是不準備說話,

於是喬木,餘冉,林天,朝陽,檸檬還有平哥五人一起來到了基地旁邊的一家烤肉店,

酒水,烤肉,歡聲,笑語,大家玩的是不亦樂乎,

就連喬木教練本身也跟大家玩起了遊戲,平哥靈樂他們開始有些拘束,仍然是沉浸在比賽失利的痛苦之中,不過大家都沒有怪他們,

反而是聚在一起,用一頓飯局,拉近與衆人只見的距離,

自從GOD戰隊矛盾傳出以來,大家就很少一起聚餐了,真的很少,上一次聚餐好像還是去年,

剛開始大家還比較放不開,但是到了後來,每個人都放開了,這間包房裏,時不時傳出來令人捧腹大笑的聲音,

三哥和冷酷兩人的矛盾已經徹底的化解了,兩人甚至還相互開起了玩笑,

“汗,你說上次那個比賽,我也不知道是誰爆出來的,反正不是我爆的,”

“恩,我也知道不是你爆的,”

“那你爲什麼一直說是我,”

“汗,我這不是生氣嗎,哦,你說了我壞話,都不能讓我吐槽兩句,”

“哈哈,冷酷,快點敬三哥一杯,”

“不,你應該自罰一杯,這纔算了事了,”

冷酷這才發覺這是挖了坑讓自己跳啊,頓時無語,不過平常很淡然的冷酷今日也是豪爽了一把,直接一杯酒灌了下去,

辛辣的酒水在喉嚨和胃裏橫衝直撞,刺激的冷酷臉色通紅,衆人笑了好久,

“哈哈,兄弟,我陪你,”

三哥說完,也是豪爽的直接灌下一杯酒,

衆人連聲叫好,朝陽不停的敬酒,林天也喝的很多,他清楚的知道,今晚的主角,不是他,不是別人,而是這五個英雄,

直到此時,GOD戰隊所有人的心結才終於解開了,林天嘆息一聲,世間事就是如此,往往到了最後一刻才明白原來當初的那個時候……是多麼的美好,

這頓飯一直吃到了凌晨,買單的時候,看着那一串串的數字,林天都看的是心疼不已,但是喬木眼睛都未眨一下,大手一揮,二話不說,直接付賬了,

這樣的舉動無疑贏得了大家的好感,

● T Tκan● ¢ 〇

以前喬木一直是站在俱樂部的角度來對待他們這些隊員,今天喬木讓大家感受到了一種不一樣的感覺,

回到基地已經是凌晨兩三點了,幾個醉酒的在工作人員的照料下很快就休息了,而林天則是沒有睡覺,沒有睡意,趁着這個空擋,來到了訓練室,熟練的打開電腦,

“這麼晚了,還要玩遊戲,”

餘冉走了過來,

之間餘冉回到基地後換了一件寬鬆的衣服,沒有穿戰隊的隊服,不過依然是擋不住胸前的美好風光,

“睡不着,玩一下,”林天笑了笑,

“俱樂部明天就放假了,你有什麼打算,”餘冉笑着問道,

一般來說季後賽開始後,凡是沒有繼續晉級的隊伍之後已經沒有賽程了,距離下個賽季開啓還有半年,都會放一段長假,

GOD戰隊倒在了四強之外,自然也是無緣接下來的比賽了,放假也是情理之中,

林天深深呼吸一口,覺得有點口乾舌燥,畢竟剛纔喝了很多酒,

餘冉見狀,將手裏端着的一杯水遞給了林天,目標編號014 後者一愣,沒敢接,

“我剛接的水,還沒喝呢,”餘冉沒好氣的白了林天一眼,

“我不是這個意思,”林天尷尬的一笑,

隨即也是接過紙杯,一口氣喝乾了杯中的水,頓時覺得嗓子好了許多,

不過喝完水,林天一愣,忽然看見了紙杯邊緣上有一圈淡淡的紅色口紅……

這,TM的叫沒喝,,

林天額頭三條黑線,直接劃了下來,頓時覺得很不好意思,

他不動聲色把紙杯放在桌子上,偷偷看了餘冉一眼,好在這個大胸妹子沒有注意到,

哎,真的是胸大無腦啊,這不是存心整自己嘛,

可是餘冉好像什麼都不知道一樣,淡淡的說着:“對了,你的家是東海市那邊的吧,”

“對呀,怎麼了,”

“沒怎麼,就是問問,”

林天沒好氣的苦笑一聲,餘冉也是無可奈何的道:“好啦,我其實是比較好奇,”

“好奇什麼,”

“究竟東海市到底有怎樣的魔力,能夠培養出你這樣的人才來,”餘冉一本正經的說着,

林天一愣,隨即笑着默默? 我的冰山女總裁 子,“你這是在誇我嗎,”

“如果你認爲是的話,”

“那就不是吧,”林天苦笑一聲,“你餘冉大小姐的誇獎,實在是有點特別啊,”

餘冉狠狠的白了他一眼:“你等着,”

撂下這句話,她就急匆匆的離開,然後又急匆匆的來,

返回的時候,她手裏還抱着一個大號的筆記本,

“這是什麼,”林天不解的問,

“這是我的珍藏,”餘冉十分得意的一笑,匆匆的在筆記本翻了幾頁,“這是我記錄的所有知名職業選手的數據,這可是我積累下來的財富,”

林天着實吃了一驚,看着厚厚一騾子的筆記本,暗道這大胸妹子真的是毅力很強啊,

“這麼多,那你得記錄了多少人啊,”

“不多,幾百人吧,”

“……”

“什麼不用電腦啊,這麼大筆記本拿着多不方便啊,”

“用手寫的,安心,”

林天再次被雷倒,想不到這個大胸妹子還有這樣的愛好,不過看到那厚厚的筆記本,他心中也是油然而升起一股尊重,

餘冉每次在爲大家提供數據,做戰術分析的時候,都十分的準確,就連喬木也對餘冉豎起大拇指,讚不絕口,

雖然餘冉和其他的幾名管理層有時候因爲意見不同而發生爭吵,但是他們也不可否認餘冉的專業能力和敬業能力,

“找到了,”

正在林天思索的時候,餘冉欣喜的翻看了自己想要的那一頁,面色鄭重的說:“在我的記錄中,東海市引起大家觀衆是去年,也差不多這個時候,第一屆東海市挑戰杯杯賽開始,”

餘冉看了一眼林天:“這是你崛起的地方哦,”

林天無奈的笑了笑,由余冉繼續說下去,

“因爲那個時候,一個八十七連勝的王者賬號讓許多人都關注到了這裏,後來證實了這個賬號是你打的,而且由LT,EG等七傢俱樂部聯合舉辦的東海市挑戰盃賽也拉開了帷幕……”

餘冉微微皺眉:“其實根據我的分析,當時AK47和其他俱樂部實際上是爲了尋找一個ID爲‘FAD’的國服路人選手,”

林天心中微微一動,不動聲色盯着電腦,隨意的瀏覽着,

餘冉並沒有注意到林天的動作,自顧自的呢喃着:“爲了尋找他,才舉辦的挑戰盃賽,可是並沒有知道,只要把你給帶回來了,”

“喂,餘大小姐,不用這樣貶低我吧,”林天苦笑一聲,聳聳肩,“那個什麼ad的人有那麼厲害嘛,”

餘冉好像怪物一樣盯着林天,語氣充滿了不屑:“喂,我說你還是不是中國選手啊,連FAD都不知道,”

“額,略有耳聞,”林天摸摸?子,

“哼,”

餘冉得意的哼了一聲,翻看着資料,繼續說道:“FAD,據推測,男性,年齡,十六到二十二之間,據推測,S3賽季開始在韓服註冊賬號,當年賽季結算RANK達兩千一百多分,”

“S4賽季初衝到王者組,隨後一路飆升,到前十,因爲特殊的英文ID,受到了韓國許多人的關注,後經查實是我們國服選手,”

“FAD打上前五後,一直沒有掉下去,最高一次在打到第二,並且對第一的大魔王發起了最後的衝擊,最後一場比賽,舉世矚目,但是無奈那個時候,FAD這邊有一個韓國玩家突然掉線,”

“導致這場比賽輸掉,被扣三十多分的FAD掉到第三,並且隨後韓國官方稱FAD等國服選手存在不理性的遊戲行爲,於是進行封號,”

“當時還掀起了國服和韓服兩大服務區之間的戰爭,最後這件事也不了了之,後來FAD也就消失了,再也沒有登陸過,”

餘冉合上筆記本,深深的呼吸一口,看着林天,

後者被她看的有些發毛,苦笑一聲:“我說餘大小姐,你看着我幹什麼,我不又是什麼FAD,”

“切,”餘冉白了他一眼,“我當然知道你不是FAD,我只是在猜測,會不會這個神祕的路人選手一直還待在東海市呢,”

林天下意識的說:“汗,怎麼會呢,”

餘冉一愣:“爲什麼不會,”

“額,我是說,要是真的在那裏的話,一些俱樂部的人早就去找了,還等現在,”

“你說的也是,”餘冉呢喃一聲,隨即苦笑一聲,“我其實也就想去東海市看看,”

林天不解的問:“去看什麼,不就是一個城市而已嘛,有什麼好看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