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83 Views

我忍住內心的恐懼,把孩子送進了進行檢查的房間中,護士說裏面是無菌空間,不讓我進,我只好在門口等着。反正這孩子比較好認,不怕被抱錯。

Written by
banner

“啊,來人啊……”

我剛剛一屁股坐在門外的椅子上,就聽到房間內傳來了護士的尖叫聲,這時候也顧不得那麼多,我直接推門而入。

“怎麼了?”

房間內,護士渾身發抖的縮在角落中,嘴巴張的老大,卻一直都說不出話來。

孩子丟了!護士過了好一會才終於開口,告訴我這麼一個震驚的消息,那孩子是自己從她的懷裏蹦下去,轉眼就消失了。

我當然是不會相信護士的鬼扯,剛剛出生的孩子,怎麼可能會自己跑掉?大虎那麼信任我,讓我帶着孩子來檢查,如果我把他的孩子弄丟了,他還不得恨死我?

或許別人都會覺得這孩子看起來很醜,但不管怎麼樣,那也是大虎和小紅的親兒子,誰都不會嫌棄自己家孩子。

“趕緊把孩子給我找回來,是不是你們偷着把孩子帶走了?快點把孩子還來!”我瘋狂的拎起那護士的衣襟,大聲的吼道。

小護士完全被嚇傻了,堆在地上,拎都拎不起來,哭着喊着說是孩子自己跑的,跟她沒有關係。

醫院上層很快就知道了這個消息,發動了全院的工作人員開始尋找,但是希望很渺茫,找了半天都沒有找到孩子的蹤影。最後我報了警,小護士一直都在哭哭啼啼,語無倫次,警察也拿她沒有辦法。

大虎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也傻了,差點要對我動手。不過最後他還是剋制了下來,抱着我大哭了一場。

因爲害怕小紅接受不了,所有人都在大虎的要求下,瞞住了這個消息,只說孩子是在嬰兒監護室裏,需要一個星期才能出來。

一個星期,也是我給醫院最後的期限,如果在這一個星期中,他們還不能給我一個解釋,我肯定要去法院告他們玩忽職守。

在瞞着小紅的情況下,醫院的工作人員和警察,一直搜索到晚上,依然沒有任何消息,只能先暫時停下搜索。

“算了兄弟,這也不怪你,是俺這個當爹的不稱職,你先回去吧。”大虎面無表情的跟我說道。

他肯定是對我失望透頂了,我嘆了口氣,跟他保證自己一定在這裏守着,一直到找到孩子爲止。但是他堅持自己照顧小紅就夠了,讓我先回去休息。

出了醫院之後,我忍不住的仰天大罵:“草!這都什麼事啊?做好事做到這個份上,我也算是獨一份了!”

罵完之後,心情依然無法舒暢,該惆悵還是得惆悵。突然,一輛轎車從我面前疾馳而過,一個急轉彎,差點就撞到了我。

我心情正鬱悶,忍不住跳腳大罵那無良司機開車不看路,剛罵兩句,我就愣住了,那車頂趴着個什麼玩意?

“靠,是大頭兒子!”我總算是反應了過來,那足球大小的腦袋和小小的身軀,十分顯眼,可不就是大虎的兒子嘛!

“追上前面那輛車!”我火速攔了輛出租車,衝出租車司機吼道。

“年輕人,火氣不要那麼大。”

熟悉的聲音傳入耳中,定睛一看,竟然是中午坐車時遇到的司機大叔。 我急忙坐上車,也顧不上跟司機大叔客套什麼,讓他趕緊追上前面那輛車。但是他明顯是不急不躁,車子開的緩慢,看着都着急上火。

“趕緊的啊,十萬火急!”

司機大叔笑了笑:“又是急事?難道比送孕婦上醫院還急?這裏是醫院前,不能開太快。”

無奈,我言簡意賅的跟他講了一下今天下午發生的事情,他的臉色瞬間變得凝重起來,也不知道有沒有相信我的話。

不過萬幸的是,他的車速終於快了起來,論起開快車,我還沒有見過比這個司機大叔更牛的人物。

很快,我們就追上了前面的車子,司機大叔也很是驚訝的看着前面車頂上趴着的嬰兒,正在這個時候,前面的車子又是一個急轉彎,停在了路邊。

“給,不用找了,我去追孩子!”我直接扔下一張毛爺爺,準備下車。

“等等,錢拿走,這是我的名片,有什麼解決不了的困難,給我打電話。”司機大叔又把錢遞給了我,順便給了張名片。

我拿着錢和名片下了車,趕緊往剛剛那輛車停着的位置跑去。車停的好好的,可是人不見了?不僅僅是大頭兒子,就連車主也不在車裏。

“奇了怪了,這麼短的時間,人去哪了?”我小聲嘀咕道。

咦?不對,這裏好熟悉,我去,怎麼來到店門口了?這車停着的位置,剛好距離我們店不遠。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準備進店裏,先找大頭兒子要緊。

“漢子,你終於來了,快點進來,店長都要瘋了!”

我剛準備四處搜尋嬰兒的蹤跡,卻聽到了劉超的聲音,扭頭一看,劉超正站在店門口,衝我焦急的喊着。

“屁事真多!”我不耐煩的嘀咕道,快步往店裏走去。

現在嬰兒又消失了,我根本沒心情回去工作,何況現在也快到了下班時間,回去跟店長解釋一下,請幾天假再說,我暗暗的想到。

推門走進店裏,我驚呆了,那嬰兒竟然就在店裏,在一個女人的懷中衝我微笑,口中尖銳的牙齒閃着寒光。

“大頭兒子?你怎麼在這?”我忍不住的驚呼道。

不過話剛剛說出口,我就後悔了,這孩子還沒有起名字,就這麼被我給起了個外號,等他懂事了,肯定會怨恨我一輩子。

嬰兒依然咧嘴直笑,似乎根本聽不懂我的話。這時我才注意到,懷抱着大頭兒子的女人,正是昨天晚上來我們店裏鬧事的美女。

今天她依然穿着黑色風衣,把曼妙的曲線全部覆蓋在衣服下,臉上也戴着大墨鏡,似乎是不願意讓別人看到她的容貌。

“我們又見面了。”美女面無表情的說道。

我看了一眼店長和同事們,他們都很忌憚的看着那美女,站在門口,不敢往裏靠近。

“你到底想幹什麼?我都說了,你的頭髮根本就不是我做的,你認錯人了!”我不耐煩的解釋道。

美女搖了搖頭:“的確不是你,我昨晚已經確認了,他是個光頭,而你的頭髮是真的。我只想讓你們把他交出來,不然我就不走了!”

猛然聽到這句話,我還一陣竊喜,終於可以擺脫她的糾纏了。可是仔細想想,我有些毛骨悚然,她已經確認了我的頭髮是真的?

我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頭髮,一頭秀髮如今跟狗啃似的,這難道是眼前的美女做的?昨晚究竟是惡作劇,還是遇見了女鬼?

“小姐,我都跟你解釋過了,我們店裏真的沒有那個人。在場的,是我們店所有員工,你自己可以看!”店長低聲下氣的說道。

我有些愕然,昨天店長似乎還一臉風輕雲淡的跟我說,她敢在我們店鬧事,遲早會後悔,可是現在怎麼態度轉變如此大?

美女皺了皺眉:“你是在懷疑我的話?我絕對不會撒謊,他就是在這店裏工作,我的頭髮也是在這裏做的!趕緊讓他出來,把我的頭髮弄好,不然你們店就別想再開下去!”

話音剛落,店裏的氣氛頓時緊張了許多,空氣似乎也凝固了,陣陣寒意直逼心頭。

店長的臉上露出掙扎之色,過了片刻之後,纔開口道:“你是不是半夜十二點到三點之間來做的頭髮?”

美女點了點頭:“沒錯。”

“那你十二點之後,凌晨三點之前來吧,你會找到他。現在,請你回去,別逼我……”店長咬了咬牙道。

美女愣了愣,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難怪……好吧,我到時間再來。”

說完,她竟然很爽快起身離開,站在店門口的同事,趕緊往兩邊挪了挪,讓出了通道。

我本來也是跟着大家往兩邊挪了挪,但是看到那美女懷中的嬰兒依然衝我笑,我才反應了過來,大頭兒子還沒有要回來呢。

“把孩子留下!”我站了出來,向美女追去。

“是他自己粘着我,你想找他,去醫院停屍房!”美女甩下這麼一句,頭也不回的離開。

我剛想往前追,劉超和店長一把拉住我,讓我動彈不得,我扭頭衝劉超和店長吼了一句,再看向外面時,已經不見了那美女和嬰兒的蹤跡。

“你們兩個幹什麼啊?我還沒把孩子要回來呢!”我忍不住抱怨道。

劉超瞪大眼睛看着我:“漢子,你不想活了?那可是女鬼,她懷中抱着的孩子,肯定也是鬼!你閒着沒事搶人家孩子幹什麼?”

“女鬼?怎麼可能?”我難以接受這個消息。

劉超神色緊張的看了看外面,然後小聲說道:“難道你沒發現?她根本沒有影子,走起路來也根本沒有聲音!”

劉超不說,我還沒有注意,仔細想想,果然如此!我渾身一震,手腳都失去了力氣,一屁股坐在了一張椅子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有個同事幫我端了杯水,我大口喝了下去,依然心跳加速,情緒久久不能平復。怪不得,昨晚的事情,肯定是這個女鬼做的。

“你們幾個,出去不要亂說話,這件事憋在心裏,誰也不能說,知道了麼?”店長突然很嚴肅的跟我和幾位同事說道。

除了我和劉超外,剩下的四五個人都面面相覷,沉默了良久,終於有人開口:“店長,我覺得這裏不太適合我,我還是回老家上班吧,我爸媽給我安排了個工作。”

此話一出,另外幾人也是編造了各種理由,跟店長辭職。

店長嘆了口氣:“好吧,人各有志,你們還有半個月的工資沒領,明天過來我給你們發工資。”

“不了,中途離職,哪有臉要工資啊,我們就先走了,店長你保重。”說完,幾人腳步匆忙的離開了店裏。

氣氛有些尷尬,店長苦笑了一聲:“你們兩個也走吧,我看這店也開不下去了。”

“我不走,我剛出來打工,就在店裏了,手藝都是店長手把手教的,做人得知恩圖報。”劉超語氣堅定的說道。

我很詫異的看了劉超一眼,沒想到這小子關鍵時刻這麼講義氣,還真是看不出來啊。

店長也很驚訝,猶豫了片刻,點點頭:“好吧,你願意留下,我絕對不會虧待你的。放心,我肯定會保證店員的安全。”

“不過店長,我的工資很久沒漲了……”劉超突然笑嘻嘻的搓了搓手。

我看見店長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嘆了口氣:“好,從今天開始,你的工資翻倍!”

劉超瞬間高興的蹦了起來,差點就要撲上去抱着店長狠狠的啃兩口。我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傻叉,現在店裏人少了,雖然工資翻倍,可是工作量也得翻倍啊!

店長又問了問我準備怎麼辦,本來遇到這種詭異的事,我也是很想離開的。但是好奇心戰勝了一切,最終我還是決定留下來。

因爲我想知道,那女鬼要找的人,究竟是誰,難不成是跟我長的一模一樣的傢伙?還有,大頭兒子還沒有找到,線索又全部都在哪女鬼的身上,爲了大虎和小紅,我也不能這麼不負責任的離開。

我問了一下店長,半夜十二點到三點之間,有什麼特殊含義。店長頗爲忌憚的搖了搖頭,什麼都不肯說,讓我不要再問。

我簡單的把昨晚到今天的事情跟劉超和店長講了一下,他們兩個都很震驚。劉超還忍不住的摸了一下我的腦袋,感嘆那女鬼的理髮手藝實在太差。

“那女鬼臨走前,好像是跟你說,想要找那孩子,就去醫院的停屍房。你怎麼看?”店長問道。

說實話,聽到停屍房這個詞,再聯繫上那恐怖的女鬼,我都快嚇尿了。可是想到大虎和小紅,我咬了咬牙,停屍房肯定是要走一趟的。

店長和劉超猶豫了一會,最後要跟我一塊去停屍房。我搖搖頭拒絕了,雖然我也很想讓他倆一塊去,但是萬一出了什麼事,連累了他們兩個,我於心不安。

離開店裏之前,店長又給我做了個新發型,以我現在的頭髮,只能推成個大青皮,其實跟光頭也差不多。在剪頭髮的時候,店長還很疑惑的問我腦袋上面的戒疤是怎麼回事,我只能含糊帶過。

理完髮之後,鏡子中的我精神了許多,多了幾分男子氣概,不管別人怎麼看,反正我覺得跟越獄裏面的米勒很像。

這時候已經十點多了,我直接趕往醫院,去停屍房探個究竟。

醫院這個時候人已經很少,停屍房也只有一個精瘦的老頭在看着。老頭就睡在停屍房外面的一間小屋子裏,這個時候還沒有睡覺,好像是在聽着收音機,房間內傳來咿咿呀呀的唱戲聲。

我沒有驚動看守的老頭,直接到了停屍房前,停屍房竟然沒有上鎖,估計是醫院也不擔心屍體這種東西會丟。

猶豫了很久,我還是咬咬牙推開門走了進去。停屍房內滿是冰櫃,透露着濃濃的死亡氣息,一股濃郁的福爾馬林味撲鼻而來。

“嘭!”

我剛站定,大門竟然自己關上了,四周只有幾盞應急燈,散發着詭異的瑩綠色光芒。 第3872章

真的和人體差不多,眼中露出笑意道:「不錯,不仔細看確實發現不了你是怨靈!」

「小書在空間裡面嗎?」墨九狸看著三界問道。

「在的,剛才我就是聽小書說,主人怎麼去了一個漆黑的地方,才問主人的,對了小書說跟你說話你聽不到……」三界想到什麼的看著墨九狸說道。

「是啊,大概因為你是怨靈的關係,所以和你能交流,跟小書他們聯繫不上,不信你在這裡試試跟小書說話就知道了……」墨九狸有些無奈的說道。

三界有些好奇,也試著跟空間裡面的小書聯繫,發現果然如同墨九狸說的,壓根沒反應!

「還真的不行,主人這裡是什麼地方啊?怎麼會這麼黑?我一個怨靈都從來沒見過這麼黑的地方啊?」三界看著周圍震驚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是哪裡,我剛從仙界飛升到神界,落在一個寒潭中……」墨九狸十分無奈的,把到神界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

「那我們找找看吧,我留在外面陪著主人!」三界說道。

「好的,走吧!」墨九狸點頭道。

「主人,你該不會用現在這個形象,在神界行走吧?這也太……」三界看著墨九狸贊新的和尚形象猶豫的問道。

「怎麼樣?還習慣嗎?不習慣也沒事,你看著看著就習慣了!」

「你說的沒錯,在我的實力沒有達到頂級之前,我在神界都打算用這個形象了,記住我這個形象的名字叫空言!」墨九狸笑著解釋道。

「主人,就算你現在實力不強,但是也不用弄成這樣吧?你女扮男裝也可以啊!」三界無語的說道。

「三界,有些事情你還不明白,神界我的敵人太強,太多了,以後你就知道我為什麼用這個形象了……」墨九狸聞言微微一笑的說道。

三界聞言心中一驚,但是卻沒有太在意,誰敢動自己的主人,他不介意把對方變成怨靈的!

墨九狸沒去感應三界的心思,但是對於三界的醒來,墨九狸還是很開心的,三界是怨靈之王,等到有人的城池時,三界或許從神界的圓領中打探一些消息,這樣自己也好做準備的……

她總覺得慕容盈盈和尹哲,在神界已經做了萬全的準備,等著自己回來的,畢竟只要這一次再把自己殺了,那麼自己就會徹底消失了!

之前他們用了那麼多的手段,殺死了自己那麼多世,自己這最後一世,他們應該不會放棄的,應該說自己的最後一世,他們是會親自動手的吧!

畢竟那兩個人渣可是很怕自己不死的呢!

墨九狸和三界在黑暗中走了大概七八天的時間,也沒走出黑暗,讓墨九狸和三界都有些鬱悶了,真的是不明白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啊!

黑的真的很奇葩啊!

「主人,你說我們是不是迷路了,在這裡打轉,才會一直沒有走出去啊?」三界看著身邊的墨九狸問道。

「沒有,我一路上都有用火焰留下記號,所以我們沒有迷路,只是沒走出去罷了!」 停屍房本來應該是密閉空間,但是在大門突然關上之後,竟然有陣陣涼風從我的邊輕撫而過。

我忍不住的打了個哆嗦,渾起雞皮疙瘩,扭頭就想離開。可是回頭一看,大門不見了!

“啪!”

一雙冰冷的大手摁在了我的肩膀,我的子不由自主的矮了一截,雙腿也不可抑制的顫抖了起來。

這裏可是停屍房,突然間搭在我肩膀上的手,到底是誰的?

我不敢扭頭回去看,因爲我聽說過,人的上有三盞燈,兩邊肩膀上各一盞。如果有鬼在你的後,千萬不要扭頭,不然自己的呼吸會吹滅肩膀上的燈,陽氣外泄。

就這樣站了很久,後悉悉索索的響聲不斷傳入耳中,我覺得自己的心臟都已經有些承受不住負荷的跳動,神經也緊緊繃起,脊背一陣涼。

漸漸的,我肩膀上那隻冰冷的大手似乎已經挪開,我總算是鬆了口氣,猶豫了片刻之後,纔不動聲色的往前挪了兩步,在牆壁上摸索離開的路。

剛剛就是從這裏進來的,雖然眼看着大門消失不見,但是我可不認爲這裏原本就是牆壁,肯定是被幻覺矇蔽了雙眼。

摸索了好一陣,我還是沒有找到大門的所在,冰冷的牆壁很是光滑,完全看不出什麼端倪來。

“你在找什麼東西?”突然,我現邊竟然多出來一個七八歲的小朋友,蹲在牆角,小手在地上不斷的摸索着,似乎也在尋找什麼。

“啊!”

在這種環境下,不管是看到誰,我都淡定不了,倉皇的往後退了幾步,後背撞在了硬物之上,一陣劇痛。我忘了不能扭頭的傳言,回頭看了看自己到底是撞在了什麼上面。

哎呀我去,大門怎麼在這裏?怪不得我沿着剛剛的牆壁摸索了那麼久,都沒有找到大門。

“叔叔,你也在找自己的眼球麼?”

蹲在地上的孩子突然站起來,拉住我的衣角,輕聲的問道,那孩子臉色蒼白,眼眶中竟然沒有眼球,完全是兩個血色的窟窿,兩行鮮血從眼眶中流下。

我想驚叫,但是嘴巴已經完全不受控制,完全喊不出聲音來。我想扭頭走掉,可是小腿顫抖着,根本沒有邁步的力氣。

“叔叔,你的眼球不是找到了麼?你能幫我找找我的眼球麼?我的眼球不見了。”小孩咧了咧嘴,看樣子是要哭出聲來,抓着我衣角的小手,力量也越來越大。

我的頭頂再次涌出一股流,僵硬的手腳恢復了活動能力,我一把抓住了大門上的手柄,用力扭轉,但是大門卻紋絲不動。

“叔叔,你幫我找找我的眼球好不好,我很慘的,沒有眼球回不了家……”

豆大的汗粒從腦門一直往下流,我雙手顫抖着,不要命的晃動大門上的手柄。

“啪!”

也不知道是鎖壞了,還是我終於使對了勁,大門應聲被打開,我一個跨步,衝出大門,然後迅的把那恐怖的小孩子關進了門內。

“呼……”

我鎖上大門,雙手緊緊抓着手柄,大口的喘着粗氣,停屍房這種地方太恐怖了,還是等白天再來吧,雖然有些對不住大虎和小紅,但是我不可能就這麼貿然送命啊。

“叔叔,你踩着我的眼球了。”那孩子的聲音再次傳來,我的表瞬間凝固。

這個時候我才現,我根本就沒有走出停屍房,四周依然是散着死亡氣息的冰櫃,讓人不寒而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