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122 Views

“服務員,給我來兩盤豬血腸,我想要個包間”小吳走到殺豬菜飯館對服務員喊道。

Written by
banner

“先生,我們家特色小菜不少,你看看你還需要什麼”服務員熱情將手裏的菜單遞給了小吳說道的說道。

“我什麼都不要,就給我來兩盤豬血腸就行”

“那米飯呢”

“你聽不清我說話嗎?我什麼都不要,我就要兩盤豬血腸”小吳暴躁的衝着服務員喊道。

服務員被小吳這一嗓子嚇的是渾身一激靈。

“好,馬上就給你送到”

小吳自己走到了一個包間裏坐了下來,小吳是個柔和的人,他也不知道自己剛剛爲什麼衝着那個服務員發火,小吳也發現自己最近的脾氣是越來越暴躁了,有時候會因爲一點瑣事就覺得很不開心,家裏的東西已經讓他摔的差不多了。

“先生,你的豬血腸”剛剛那個服務員將兩盤豬血腸端到了小吳的面前就退了出去。

小吳見那服務員出去,這才把帽子,眼睛,口罩,手套摘了下來,小吳也不拿筷子,直接用手抓那豬血腸往嘴裏塞,那吃相有點像餓死鬼投胎。

“香,真香”小吳一邊吃着一邊說道,沒一會兩盤豬血腸就被小吳給吃個精.光。

“一共多錢”小吳走到吧檯算賬。

“你好先生,一共是四十四塊錢,你給我四十就行了”吧檯服務員微笑的對小吳說道。

“哦”小吳伸手就向衣兜裏掏錢,他翻遍了自己的衣兜褲兜也沒有找出一分錢來。

“對不起小姐,我今天出門忘帶錢包了,我現在馬上回家拿給你行嗎?”小吳不好意思的對吧檯的服務員說道。

“你要是走了不回來我找誰呀,你不付賬這錢就要我掏,我站這一天才賺八十,那你給你的家人或者朋友打個電話,讓他們送錢過來吧”服務員沒好氣的對小吳說道。

“可是我從家裏出來走的匆忙,身上電話也沒帶”小吳拍着自己的衣兜說道。

“真是麻煩,我電話借給你,趕緊打”吧檯的服務員說完就把自己的電話遞給了小吳,小吳接過電話站在原地想了一會。

“你想什麼呢,趕緊打呀”服務員沒好氣的說道。

“恩”小吳能想到的電話號碼只有他的女朋友,至於其他人的電話他是一點都想不起來了。

“喂佳琪呀,我…..”小吳沒有想好該怎麼跟他女朋友說這事

“我現在還有事,你要有事的話明天再說吧,我的電話已經沒電了,就這樣了”小吳的女朋友說完就把電話掛斷了,小吳再往回撥打的時候她女朋友的電話已經關機了。

“怎麼了”吧檯的服務員向小吳問道。

“我只記得我女朋友的電話,至於其他人的電話我是記不住了,我剛剛還沒跟她完,她就把電話掛斷了,我再打回去她的電話就關機了,好像是電話沒電了”小吳把電話遞給那個服務員說道。

“哼,我看你就是想吃霸王餐,來人啊,有人要吃霸王餐”服務員衝着樓上樓下喊道,沒一會小吳的身邊就圍了七八個人,有服務生,有廚師,還有一個身穿西裝的男子好像是這裏的經理。

“我真的是忘記帶錢了,我是一個法醫,我用我的工作向你們保證這個錢我會還給你們的,或者你們跟我回家拿也行”

“你這個窮鬼,沒錢還來吃飯,剛剛還衝我大呼小叫的,像你這樣的人就該打”剛剛那個被小吳呼喊的服務員瞪着大眼睛沒好氣的數落着小吳。

“我不是窮鬼,別說四十,就是四千我也能給起,你們這是狗眼看人低”小吳憤怒的衝着圍住他的那些人喊道。

“真有意思,還四千都能給的起,我現在不要你四千,我就要你四十,識趣的掏錢走人,不然的話就別怪我們不客氣”穿着西裝的那個經理也是沒好氣的對小吳說道。

“我說過了,我真的是忘記帶錢包了,你們不要這麼咄咄逼人好不好”小吳雖然心裏暴躁,但是他自知理虧也不敢再與那些人爭論什麼。

“哼,既然沒錢的話,那就怪不得我們了,把他給我拖到後門,按四十塊錢給我打一頓,讓他長長記性”那個飯店的經理對着周圍的服務生還有廚師們吩咐道。

廚師跟服務生一擁而上抓起小吳就把他擡到後門處的衚衕裏,他們七八個人把小吳仍在地上然後對着小吳就是一頓狠踹。

“特麼的,讓你吃霸王餐,讓你囂張,今天老子就打死你這個王八犢子”其中有一個服務生用腳狠狠的踹着小吳的頭。

“我看他不是沒錢,我看他就是一個精神病,哪有正常人穿成這樣,傻逼一個”一個身材較胖的廚師沒好氣的說道。

“好了,別打了,咱們別跟這個精神病一樣”一個高個的廚師對那些服務生還有身邊的兩個廚師喊道,於是大家都不再動手了。

“啊,特麼的你居然敢咬我”一個服務生對着小吳吼道,當那些服務生轉身要回去的時候,小吳將嘴上的口罩摘了下來,他抱住一個服務生的腿就咬了一口,結果小吳又捱了一頓揍。

“這個瘋狗,還特麼的咬人,我打死你”那個被咬的服務生還想衝向前去打小吳最後被他的同伴拉住了。

“別再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我們還是趕緊回去吧”高個的廚師把那個挨咬的服務生拉了回去。

“咳,咳”小吳先是咳嗽兩聲,然後從地上艱難的爬了起來。

“好香啊”小吳舔着嘴脣上的血跡興奮的說道,小吳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這樣。

小吳抓起地上的口罩戴在臉上就向家的方向搖搖晃晃的走去,他這一路腦子裏都在想着剛纔咬那服務生的情景,他覺得那服務生的血比豬血還香。小吳回到家已經是晚上九點多鐘了,他走進衛生間把身上的衣服脫掉,小吳望着鏡子中的自己感到十分的害怕,他現在的模樣有點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他想去醫院查一下,可是他又害怕去醫院。

“嗚,嗚,嗚”小吳蹲在地上開始抽泣起來,他無法面對現在的自己,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嘭”的一聲,剛剛被小吳咬傷的那個服務生回到飯店沒多久就直勾勾的躺在了地上一動也不動,他的臉色青黑,嘴裏還吐着白沫子。

那個服務生被送到醫院不到一個小時就死了,至於死因,醫院的大夫也說不出個一二,後來那個服務生的爸媽趕到醫院報了警。

“臉色青黑,口吐白沫,看起來像中毒身亡,他是不是被蛇咬了”法醫觀察着那具屍體對一旁的劉隊長說道。

(又一部新作《茅山道士驅邪錄》希望老粉絲繼續支持下去,也希望新粉絲加入進來,我們新書的羣號64850731推薦過300加更一章收藏過100加更一章) “大夫說他的腿上有個咬傷,你看一下”劉隊長將那個服務生的褲子向上擼起。

“四個牙洞,看起來像是被野獸咬的”法醫指着腿上的傷向劉隊長說道。

“小田,你去這服務生的飯店去問問,他這腿是被什麼咬的”劉隊長指着站在他一旁的小田說道。

“爲什麼讓我去”小田不服的說道。

總裁的律政女王 “我是刑.警隊的隊長,你是刑.警隊的隊員,我的話就是命令,如果你不願意去你可以跟咱們楚局長說,讓他把你調到別的大隊,在我的大隊裏你就要聽我的”劉隊長一直對小田沒有什麼好感,尤其是在處理他侄女的那件案子上劉隊長更是討厭小田。

“哼,你在公報私仇,這件事我會跟楚局長說的”小田說完這句話就開着一輛警車去那個服務生所在的飯店了。

“爲什麼不把這小王八蛋踢出你們刑.警隊,我早就看着小子不順眼了,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他爹是市委副書.記,他又不是市委副書.記,他囂張個什麼”法醫沒好氣的對劉隊長說道。

“這件事我跟楚局長也說了很多次了,可是楚局長每次都是含糊其辭的說好,最後我也沒看到什麼結果,這件事也不能怪楚局長,畢竟楚局長也好退休了,楚局長心裏怎麼想的你也應該知道”劉隊長說完這話嘆了一口粗氣。

“這件事確實有點難,誰不想安安穩穩的退休啊”法醫也跟着點頭說道。

“對了,老呂,你徒弟哪去了,最近怎麼沒有看見他”劉隊長向法醫問道。

“小吳生病請假了,他已經很久沒來上班了,上面的領導都不滿意了,限這小子三天之內必須上班,如果不上班就開除”

“那小子平時ting勤奮的,我ting喜歡他的,我想他應該是真生病了”

“這個誰知道,我也很喜歡那小子,小吳是我教過衆多徒弟中我最喜歡的一個,他不僅爲人誠懇,而且好學,還會拍我的馬屁”法醫老呂說這話的時候臉都笑開了花。

“我是真羨慕你呀,有那麼乖的徒弟,我特麼的要被那個小田氣死了,這個小田就是來我們刑.警隊當大爺的”劉隊長說到這的時候有些惱火。

“好了,你也別生氣了,畢竟人家老爸是咱們市委副書.記,這樣的小人咱們得罪不起”法醫老呂拍着劉隊長的肩膀安慰道。

“我可不管他爹是不是市委副書.記,這小子不給我面子,我也不會給他臉,大不了就不幹了”

“你可得了吧,你能有今天是你自己一步一步走過來的,爲了那個小王八犢子不幹了,真心的不值得,聽我一句勸,你就把那小子說話當放屁了,不用搭理他”

“恩”劉隊長點了點頭,他也知道老呂是爲了他好。

這個小田雖然人品不怎麼樣,但是他的辦事效率還是非常高的,他自己去到那個飯店,把飯店所有的人都集合在了一起,他找了個椅子翹個二郎腿坐在上面挨個人審問。

“今天的事你們要是不說清楚,我就帶你們去公安局喝茶,我們的政策想必你們也清楚,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小田說完就將身上配發的手銬仍到了桌子上,那些服務員,服務生以及廚師們看到這一幕嚇的腿都嘚瑟了起來。

於是那些飯店的那些人把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小田。

“最後我們臨走的時候,那個黑衣人抱着我們的那個服務生的腿就咬了一口”高個的廚師一五一十的對小田說道,那幾個毆打小吳的廚師跟服務生一起點了點頭,那意思在說高個的廚師說的都是真的。

“那個人的長相你們看清了沒有”小田瞪着眼睛望着他面前的這些人。

“沒有”大家同時搖頭異口同聲的說道。

“真的沒有假的沒有,高個的那個廚師你說”小田有些不相信。

“真沒看清楚,那個人穿着黑色的風衣,戴着禮貌,這大晚上的還戴着墨鏡和口罩,所以我們根本看不清他的面貌”高個的廚師如實的說道。

“我告訴你們,隱瞞事實是要負法律責任的”小田還是有些不信,他覺得這些人是在瞞着他。

“這位兄弟,我們真沒有騙你”飯店的經理要站出來解釋。

“不要叫我兄弟,我不是你兄弟,請叫我同志”小田一臉嚴肅的對那個經理說道。

“是,這位同志,我們這些人說的話句句屬實,正好我們店裏有監控,你可以去我們的監控室查看一下”飯店經理客氣的對小田說道。

“好吧,那我們去看一下”

“好,這邊請”

“恩”小田很享受今天來這飯店審問這些人,看着這些人怕他的樣子,他心裏感到非常的爽。

“真是個奇怪的人,他是個精神病吧”小田看着監控畫面的那個黑衣人對飯店經理說道。

“我也是這麼認爲的,我也覺得這個人好像是個精神病”飯店經理點頭跟着附和道。

“這個硬盤我要帶回去,這是證據,告訴你們飯店的人不要亂走,事情沒調查清楚你們這些人都脫不了干係,我不一定什麼時候過來找你們瞭解案情,如果你們哪個人不在的話,就按嫌疑犯處理”小田說的這番話把飯店經理嚇出一身冷汗。

“是,我會把你的話告訴下面的那些人,你放心好了”

“恩,那我就先走了”小田帶着硬盤就走出了飯店。

“唉,今天還真是倒黴,估計我也快被我老闆給開了”飯店經理一臉苦悶的說道。

那個服務生的屍體已經被劉隊長他們帶回了警察局後院的太平間裏,畢竟這不是一件小事。

“事情已經搞定了”小田走到劉隊長跟法醫老呂的面前仰着頭驕傲的說道,小田拿出這個樣子實在是令人討厭。

“說說你查到了什麼”劉隊長向小田問道。

“我去到飯店,就把所有的人召集了起來,然後我挨個人審問了一番,你們猜這個人是怎麼死的”

“趕緊說,少整這些幺蛾子”劉隊長有些不耐煩。

“這個人是被一個精神病要咬死的”

“噗”老呂聽到小田的這番話,把剛喝進嘴裏的水噴了出來。

“胡說八道”劉隊長的臉瞬間變的鐵青,他覺得這個小田就是在戲弄他。

“我說的都是真的”

“小田啊,這傷口明明只有野獸才能咬成這樣,你說是人咬的,你給我咬出四個牙洞來我看看”法醫老呂指着那個服務生的腿對小田說道。

“可是…..”

“可是什麼,真是滑稽”劉隊長轉身就向外走去,他不想再理會那個小田了。

“唉,別說劉隊長不信你,就算我也不信你”法醫老呂嘆了一口氣對小田說道。

“劉隊長,你聽我解釋啊,我說的句句都是真的”小田向劉隊長追了過去。

第二天劉隊長親自帶着刑.警隊的人到飯店審問了一番,得到的結果還是跟小田的一樣,那個服務生是被一個黑衣人咬的。

驚華絕世之全能小廢柴 “老呂,事情跟小田說的一樣,那個服務生確實被一個黑衣人咬了”劉隊長將一摞子筆供扔到了法醫老呂的面前說道。

“老劉你先過來看一下屍體”法醫老呂把劉隊長帶到了停屍房。

“你看這具屍體,這一夜的時間,他現在全身變得青黑,你看他的手指甲,還有牙齒,指甲起碼長了兩公分長,他的四顆虎牙也長了兩公分,這是我當法醫這麼多年都沒遇見過的,這具屍體跟我們之前在橋南商貿大樓遇見的那兩具百年老屍很像”法醫老呂一臉驚恐的對劉隊長說道。

“這件事用科學是解決不明白了,我看這件事還是要麻煩我的那個朋友了”劉隊長說完就向外走去。

“你昨天帶的那個男的家肯定有錢,這些茶可都是極品,還有這兩瓶五糧液,這都是陳年的五糧液,這兩瓶酒就價值個萬八千的”三哥打量着孫偉昨天送給我的那些茶葉和酒說道。

“你要喜歡的話,就給你了”我大方的說道。

“此話當真”三哥說這話的時候眼睛變的雪亮。

“我什麼時候跟你開過玩笑,你都拿走吧”我再次說道。

“那我就不客氣了,這酒自己喝就浪費了,我覺得還是轉賣了好,賣的錢咱們倆一人一半”

“隨便你吧”我說完就擺弄着手裏的一個像水晶石的東西,這個像水晶石的東西正是香怡那個陰靈的眼淚,我很好奇這鬼爲什麼會流眼淚,這還是我第一次遇見過。

“林兄弟,我找你有點事”劉隊長推開茅山堂的門就對我說道。

“怎麼了劉隊長,有什麼事”我將手裏的那滴水晶淚放進了抽屜裏向劉隊長問道。

“這件事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對你說,你還是跟我去一趟公安局吧”劉隊長一臉爲難的樣子。

“好吧,那我跟你去一趟”我也不再問劉隊長是什麼事。

“三哥,你在這裏照看着茅山堂,我去去就回”我對坐在沙發上的三哥說道。

“劉隊長,是不是我這兄弟犯事了”三哥從沙發上站起來緊張的向劉隊長問道。

“沒有,我就是找林兄弟去公安局幫我個忙,一會我再給他送回來,你放心吧三胖,林兄弟沒有犯事”劉隊長對三哥說道。

“恩,劉哥說沒事那就沒事,你們去吧”三哥聽劉隊長這麼說,這才放心。

“林兄弟,我們走吧”

“好”我點點頭跟着劉隊長上了他的那輛警車。

這一路劉隊長什麼話都沒有說,我也什麼話都沒有問,我心裏也猜測到了這個劉隊長找我八成是遇見他們無法解決的事了,至於事什麼事我就猜不到了。

沒一會我們就到了市公安局,劉隊長帶着我直奔公安局後院的停屍間。

“林兄弟,你過來看一下這具屍體”劉隊長將我帶到了一具年輕人的屍體旁。

“這什麼意思……”我指着那具屍體問道。

“昨天晚上發生了一件命案,這個人被一個黑衣人咬了一口沒一會就死了,而且這個人死後的特徵跟橋南的兩具百年老屍一樣,你看一下他們的指甲還有牙齒”劉隊長遞給了我一副白手套。

“哦”我戴上手套就開始檢查屍體。

(又一部新作《茅山道士驅邪錄》希望老粉絲繼續支持下去,也希望新粉絲加入進來,我們新書的羣號64850731推薦過300加更一章收藏過100加更一章) 我抓起我面前這具年輕人屍體的手看了一下,指甲顏色烏黑並且長出兩公分長,接着我又掰開屍體的嘴看了一下他的牙齒,四顆虎牙也長出兩公分長而且發尖典型的殭屍牙,接着我又看了一下屍體的脖子。

“這個人應該是中了屍毒,他應該是被殭屍抓傷或者咬傷致死的,一般殭屍咬人都會選擇脖子處的動脈血管,只要一口咬下去,身子裏的血將會迅速的被殭屍吸乾,但是這具屍體的脖子處沒有咬痕,那就是他身體的某個地方被殭屍給撓了”我臉色擔憂的對劉隊長說道。

“林兄弟,你再看看這”劉隊長將那具屍體的褲腿挽起,我看到了那具屍體的腿上有四個牙洞。

我走過去看着那四個牙洞,我能聞到殭屍身上特有的那種腥臭味的味道,就如同下水道的污水味一般。

“沒錯,是殭屍咬的,我就納悶了殭屍怎麼會咬在腿上,而不是脖子上呢”我疑惑的看着腿上的那四個牙洞說道。

劉隊長和法醫老呂也聽不懂我在說什麼,他們倆也不說話就在一旁默默的關注着我。

“這具屍體必須馬上火化,千萬不能留到今天晚上,我估計他馬上就要屍變了”我慎重的對劉隊長說道。

“屍變?林兄弟你能不能解釋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劉隊長有些不明白,包括法醫老呂也是一臉迷茫的看着我。

“屍變,是指我們人在被殭屍咬傷或者抓傷的時候感染屍毒,如果不及時清理身上感染的屍毒,會導致屍毒攻心然後暴斃身亡,這具屍體應該就是這樣的,一旦屍體感染屍毒就會發生屍變,就是屍體現在的這個樣子,他的指甲會變長,牙齒也會變長,接下來它們會攻擊一切有生命的活物,殭屍也會飢餓,我們靠吃飯填飽肚子,而它們則是靠吸食鮮血來填飽飢餓的肚子,當屍體變成殭屍以後我們不能用人來定義它們,因爲他們已經沒有人類的本性了,他們比那些冷血的畜.生還要恐怖”我解釋給劉隊長他們聽,看他們呆滯的表情我就知道他們應該沒有聽明白。

“你們可以看一下電影《殭屍先生》,然後你們就懂我說的話了,但是我必須告訴你們,這具屍體最好馬上火化掉,一旦等到晚上的話它必然會變成殭屍害人,我沒有在跟你們說笑”我很認真的對劉隊長說道。

“林兄弟,我知道你說的話不會假,但是這件事沒有查清楚,我們誰也不敢私自做主把這具屍體火化了,就連我們局長也做不了主,畢竟對人家孩子的家長無法交代,你說這件事我們該怎麼辦”劉隊長也是沒有辦法了。

“既然這樣的話,那這件事就交給我吧”我無奈的說道。

“林兄弟,你有什麼辦法”劉隊長焦急的向我問道。

“只能用鎮屍符先鎮住它了”

“那就按林兄弟說的做吧”劉隊長也是沒有辦法。

“這樣吧,劉隊長你得先送我回茅山堂一趟,我得準備一些東西,我這次來什麼東西都沒帶”

“好,事不宜遲那我們趕緊走吧”劉隊長帶着我就向外走去,其實他也怕發生變故,自從上次他侄女發生的那件事對他的影響很深。

“簡直就是扯淡,人死了怎麼會咬人,沒想到老劉會相信這黃口小兒的話,真是太幼稚了”法醫老呂搖着頭笑道,他覺得我說的這些就是天大的笑話,太不靠譜了,他轉過身繼續研究身後的那具屍體。

“林兄弟,你在想什麼呢”劉隊長見我愁眉不展的樣子,看出我有心事。

“我在想剛剛那具屍體,實在是有些詭異,爲什麼殭屍會咬他的腿呢?”這句話雖然是對劉隊長在說,也同樣是在對我自己說。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