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95 Views

夜暮紫含淚點了點頭,「我也一起去,要向母親好好說明這件事情的經過。」她又看向四周的人,「諸位都先下去休息吧,至於別的消息,你們明天再過來商量。」

Written by
banner

「我跟你一起。」夜白曄走上前,攬著她的肩頭說道。

夜暮紫沒有說話,默認了他的請求。

隨後,夜暮紫夫妻就跟著夜神殿過來的人一起去了夜神殿。

剩下的人也都紛紛離場,心中覺得恐怖。 “殭屍!”我再次失望起來。

殭屍是什麼生物,我是明白的,變成殭屍的話,就算能長生不老,但是難逃各個正派人士的追殺。

十八屍禁裏的殭屍,都是從吸食人血一步步的修煉成高級殭屍,殭屍之所以吸食人血,是因爲人血中含有怨氣!

醫學上都有得解釋,人的氣血薄弱之類的話,殭屍爲什麼不吸食其它動物的血,因爲其它動物的怨氣根本就沒有這麼大。

就算可以控制住吸食人血,也難逃殭屍的三劫,三劫便是天地人這三個劫難。

天劫:天雷劈。

地劫:地震陷。

人劫:道術封。

做什麼都有弊端,雖然鬼也可以屏蔽學道之人的五弊三缺,但是變成鬼後,就算你是鍾馗,也得受地府十大殿王的管束。

我沉默了許久,說道:“當初要是選擇不學道術,或許我這五弊三缺就不會觸發。”

“錯了!”李玄清對我說道:“不是學道之人有五弊三缺,而是每個人都有五弊三缺,普通人的五弊三缺沒有那麼明顯,還可以改善。”

丈夫的祕密情人 “普通人也有?” 我不是東亞病夫 我疑惑道。

“人,不是十全十美的。”李玄清說道:“那些哲學家經常說,知識可以改變命運,但是他們連命運都沒見過,定下這麼狂妄的言論,純屬找死!”

“命運?”我看着自己的手掌說道:“我命在我手,卻由天!”

說着,我便苦笑了起來。

當年在學校一直被老師洗腦,知識可以改變命運,我這才明白過來,命運要我死,我可以長生不老嗎?

答案是可以,變殭屍唄。

殭屍也不是那麼好做的!

換個話題來說,命運讓你死全家,你能用知識改變命運不讓你家人死嗎?

被這個狂妄的名言欺騙了這麼久,我呵呵一笑,看來我這一生,都是由命運安排的。

“小孽,你知道你爲什麼一直控制不了自己嗎?時而暴怒,時而傻缺嗎?”李玄清忽然問道我。

“這又是命運在操控我?”我問道。

“不,是因爲你身裏的魔嬰。”李玄清說道:“魔嬰天生具有煞氣、陰氣與怨氣,而怨氣及於你全身,導致你心智混亂,受不了自己控制!”

我恍然大悟起來,原來這就是一直像個傻子似得原因,被人打還不懂得反抗,一旦反抗起來又不受自己控制,原因在於我身體裏被封印的魔嬰!

想到這裏,我更加苦惱了,如果想要把魔嬰從我身上滅掉,那我也會死!

“清叔,我該怎麼辦?”我問道。

“現在你必須學會控制自己,也不要被魔嬰的怨氣擾亂自己的心智,被人欺負不懂得還手,一還手就是殺人!”李玄清說道。

“清叔,我真的控制不了自己。”我看着師父的墳墓說道:“有時候犯傻,都不是我自己可以控制得了。”

空間靈泉:小農女大作為 “小孽,有時候,某種東西,比命運還可怕!”李玄清走到我的身邊,拍着我的肩膀說道。

“還有什麼比命運更可怕?”我怒道:“憑什麼,憑什麼我的是孤缺!我不學道了,管陽間的死活,管我屁事!”

罵完後,我怒視着李玄清,我再次心神不定起來。

“你不學道也行,現在退出道教。你就別想活命了,如果不是你爺爺你也活不到現在!”李玄清淡定的說道:“當然,如果不是你爺爺,你也不會有今天,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

“命運,命運!老子弄死它!”我對着天罵道。

“小孽,你要記住,天命不可違!”李玄清面不改色道:“你師父,當年犯下的就是命缺,二十三歲便逝去,相比你的孤缺,你還有活在這個世上的資格!”

“我特麼的不活了,這活兒我不幹!”我罵道:“爲什麼好人從來沒有好報,我們學道斬妖除魔,爲的就是讓陽間安寧一點,天呢?天卻給我們五弊三缺這個詛咒,不公平,我要逆天!”

“轟!” 豪門祕婚:霸個總裁當老公 天空一道旱雷響了起來。

這二月飛雪的天氣,竟然響起了旱雷!

“這天還會發脾氣,傲嬌了!”我看着飛雪的天空冷笑道。

“自己選擇,是要繼續走下去,還是乖乖的唸書過平常人的生活。”李玄清對我說道:“學道不僅僅是爲了自己,也是爲了別人,你既然有這種不平凡的能力,也必須要付出點什麼,這是因果關係。”

“我現在只有一個念頭,破解五弊三缺!”我說道。

“孩子,想一想就好了,別太沖動!”李玄清拍着我的肩膀說道:“中國歷史以來,那些方士、術士不是也在尋找破解命運的方法,都不得善終。”

“命運很可怕嗎?”我輕蔑的笑道。

“命運不可怕,可怕的是天命!”李玄清笑道。

“天命?”我疑惑道:“這有區別嗎?”

“假如你師父在世的話,你師父會告訴你關於天命的一切,我們這些都些人都是天命的玩偶!”李玄清說道。

“天命他是人?還是什麼?”我問道。

“天命它是各種物體的存在,它也包括命運,也包括五弊三缺!”李玄清指着天說道:“我說過,天命不可違!”

“我現在只想說!”我看着天,往地上吐了一口痰說道:“老子的命,由我不由天!遲早有一天,我要破了這個五弊三缺,讓所有學道的人,都不再有這個詛咒!”

“行,你繼續罵天吧,反正這天也不會找你算賬。”李玄清說完,便走下山去。

我蹲在師父的墳前,苦笑道:“師父,你說我拜你這個墓到底有什麼用?要不你重生變成殭屍,和我一切破解五弊三缺吧!”

可是墳墓是死的,完全沒有回答我。

真的,我怒了!

這個世界太不公平!

走下山後,李玄清在休息閣和黃山明聊天,見我下來後,笑了笑,問道:“消氣沒有?消氣就去道觀裏面幫下忙!”

“那和尚和道士是你請來的嗎?”我問道李玄清。

“那位高僧是在杭州靈隱寺請來的,三位道士是茅山過來幫忙的,你以爲怎麼來到?”李玄清回答道。

“原來如此!”我應了一聲,然後進入三清觀,跟隨着李玄清,換上一件道袍,站在三清祖師爺面前。

跟着李玄清,在觀裏幫忙起來。 夜暮辭和夜冰依兩人走在後面,夜冰依心中默默的想著,如果這件事情是人為的,那麼想來此人應該是跟她一樣,跟神靈大人有仇。

那麼他們的目標應該是神靈大人,可是為什麼,他先對神靈大人的孩子下手?

也許,她們有同樣的目標,但是她自己想的是不牽連無辜,但人家卻不是這樣想的。

那麼,她是不是可以和這個人聯手。

如此她們可以站在一條線上,來對付神靈大人。

「你在想什麼?」看夜冰依半天都不語,夜暮辭偏過頭望著她。

夜冰依淡淡的搖了搖頭,「沒什麼。」想什麼也不能告訴他。

「你心中是不是也覺得此事另有蹊蹺,並不是因為詛咒?」

夜暮辭看著她的眼神,除了探究,還別有深意。

夜冰依突然皺了皺眉,明白了他的想法,「你該不會以為是我乾的好事吧?」無語的翻了個白眼,「別忘了,我這可是第一天來到夜族,我壓根就不知道他們都住在那裡。也沒有這麼多的計劃,怎麼可能會殺他們?

何況,我要是殺人,又如何同一時間殺兩人?我可沒有這個本事。」

「你會用瞬移大法,你可以很快的利用你的速度,同時殺兩個人。」夜暮辭眼眸緊緊的望著她,似乎想要看透她。

夜冰依對他呵呵一笑,「哦?是嗎?那你可真是個小精靈鬼!不過我要是真的有這個想法的話,那麼我殺的第一個人,一定是你不用懷疑。

如果你執意認為是我的話,那麼你就先找出證據來,不然不要跟我廢話。」

夜冰依懶得搭理他,一個人走上了前。

夜暮辭追了上來,「我不是懷疑你,我懷疑是不是會有人跟你用一樣的瞬移大法,所以才會做得到這樣。」

夜冰依揚了揚眉,「如果真的是人乾的話,那麼,我覺得兇手肯定就在我們今天的宴會當中,並且看到了是六公子與七小姐她們兩個人摸了寶鼎。」

夜暮辭也贊同的點了點頭。

「還有,剛才有沒有目擊證人在場?」 論太子的自我攻略日常 夜冰依又問道。

「有的,只不過之前已經被嚇暈了,現在被去了夜神殿。」夜暮辭道,「現在我的母親親自審問此事,想必很快就會有結果,明天消息出來,我會來告訴你。」

「好的。」夜冰依頜首,雖然今天晚這件事情跟她沒有一毛錢的關係,不過這件事情她是發生在她親眼所見的當事人身體上,若不弄清楚,她會非常好奇的。

「夜深了,你也趕緊早點回去休息吧,我來送你。」夜暮辭又道。

「你是好心,還是別有深意,其實是想要監視我?」夜冰依沖他哼了一聲。

夜暮辭無奈一笑,「我很像個壞人么?之前要不是你先對我無理,我又怎麼會想到要報復你?

就算我報復你,那也是正常好吧,總之後來也不都是你佔盡了便宜,你為什麼還要這樣對我?好歹我也是一貴公子,你可真是一點面子都不給,難道我們之間,就不能和平相處?」 在大廟幫忙一直忙到下午六點,我纔回到家,今天算是明白了很多事情,老爹見我從大廟回來心事重重的,直接開問道我有什麼事情別憋着,難受!

我微微一笑說道:“沒事,就是有點累而已。”

說完,我便鑽到被窩裏睡覺去,生怕睡着做夢的時候再次夢見當年的詭事,於是放了幾張符放在枕頭下。

果然晚上做了一個好夢,我夢見了王心怡和劉翰在一起,他們結婚生子,恩恩愛愛。

而我卻孤老終身,天煞孤星的我,不得善終!

一覺醒來,枕頭邊溼了一點,昨晚做夢竟然流淚了,艱難的起牀弄早飯的時候,發現外面竟然飄着大雪。

屋頂覆蓋着厚厚的白雪,這種風景看起來非常的漂亮,多少年了,湖南從來沒有下過如此壯觀的雪。

“老爹,吃早飯啦!”我對着後廳喊道。

“把早飯端進來吧,外面太冷了,格老子的!”房間裏的老爹喊道。

聽到老爹這句話,我想起了冬天時候,在被窩鑽着,老爹喊我吃飯,我也是讓老爹端進房間給我吃。

如今老爹老了,我唯一的親人,白髮在老爹的頭上這邊一根那邊一根,不久後便會佈滿整個頭。

我把早飯送進老爹的房間,老爹裹着被坐在牀上,看似很滑稽,其實我心裏一陣溫暖。

“爸,你彷彿在故意逗我笑!”我笑道。

“你小子小時候比我還搞笑,這人老了,下牀都艱難,以後你別娶了媳婦忘了爹!”老爹抽着煙說道。

“不會,我可是孝子。”我笑道。

“我跟你說啊,當年這麼冷的天氣,你爺爺可是跑去山上鑽們掏動物的窩,一不小心就掏了別人野仙的家,就把野仙給惹了……”

聽着老爹講述爺爺當年的事蹟,我不禁入迷了。

……

而另一邊,石虎山大廟,來了一位女子。

一名二十七八歲的女子穿着厚厚的衣服,揹着一個卡通揹包,扎着一個調皮的馬尾辮,站在石虎山山下張望了許久。

接着便順着百層階梯走上三清觀,在三清觀上插着香,此時是早上七點鐘,大廟一個人都沒有,黃山明,李玄清等人還在休息閣睡覺。

這位女子對着三清祖師爺拜了三下,便往山腰走去,來到“張小非”墳墓前。

接着插上香和蠟燭,把貢品放在目前,一邊燒着冥幣一邊說道:“小非,五年了,我在地府查了五年,他們都說你根本沒死,也沒有投胎,你要是在的話就出來見我一面!”

說着說着,這位女子便不禁落下眼淚,但是還是擠出笑容說着:“五年了,當年我等了你多久?你投胎了,我去找你好不好?還是被關入十八層地獄受苦?”

任憑這位女子怎麼訴苦,這墳墓依舊沒有變化,這女子把冥幣燒完後,蹲着身子撫摸着張小非的墓碑許久。

說道:“你真要沒死,就出來見我一面好不好?”

接着這女子抹去眼淚,從包裏拿出一個毛絨玩偶,這玩偶是一隻白色的老虎,非常的可愛。

女子把玩偶放在墳前,說道:“我把包子帶來了,你還記得包子嗎?你們經常一起打鬧的!”

玩偶在張小非墳前停放着,雪越下越大,女子凍得搓着手掌取暖,不久後,雪把張小非的墳墓給堆積得一片白。

沒人知道這女子是誰,就連李玄清和黃山明也不知道這女子會突兀的來到大廟。

“小非,又下雪了!”女子看着墳墓笑道:“你知道嗎,你走後的五年,陽間妖邪不敢大膽的作亂。其實,真的好想和你再看一次雪……”

女子話閉後,一股大風飄來,樹上的雪飄落下來,女子抹去最後一滴眼淚,便往山下走去。

離開石虎山大廟後,女子消失在雪影之中。

大廟雪落,輕吻殘碑,山腰誰孤冢沉睡。

字間刻痕幾回,祭相思鳶尾,青石散落一地,枯蕊卻荒蕪了年歲……

半小時後,休息閣的黃山明與李玄清早已醒來,來到三清觀內發現有人上香了,黃山明問道:“那三個茅山來的起牀了?”

“還在二樓睡着,誰那麼早上香?”李玄清也非常的疑惑。

“大清早的,這人上香上這麼早,看來心事很重。”黃山明縮着脖子說道,接着好像想起了什麼事情,問道:“是不是靈隱寺的那位高僧?”

“他早就回浙江了。”李玄清看了看正在燃燒的香,說道:“山腰!”

黃山明和李玄清走上山腰後,見到張小非的墳前被人插上香燭,想必一定有人來過。

“對了老清,這墳墓幾年前就建在這裏,到底是什麼人?”黃山明走在張小非的墳前問道。

“我說他不是人,你信嗎?”李玄清微笑道。

“你逗我是吧!”黃山明點燃一支菸說道,“不是人他葬在這裏幹嘛?用來擺飾好看的嗎?”

“他是神!”李玄清白了黃山明一眼,“你信不?”

“你腦子有病吧,大年初幾的耍我玩,我懶得和你計較,下去做事!”黃山明說完,便走下三清觀。

李玄清走上前拿着地上的老虎玩偶,對着墳墓苦笑道:“小非,你知道嗎?這是丫頭五年來,拿來的第七百八十二隻玩偶了,他說只要集齊到一千隻,你就會出現,可是你……”

李玄清嘆口氣,把老虎玩偶放回墳前,把一支菸點燃放在墓碑上,然後轉身走人。

在下山腰的途中,李玄清的電話響起了。

是一個陌生的電話,從內蒙古打來的,李玄清看着這內蒙古的號碼,心想自己從來沒有內蒙古的朋友,不過還是接聽起來。

“喂,你好,哪位?”李玄清禮貌的問道。

“李道長,新年好……”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爽朗的男生聲音。

“你是!”李玄清皺眉問道。

“一年前在漿水村見過,你這麼快就忘記我的聲音了!”電話那頭笑道。

“我去,你小子一年多的時間,跑去內蒙古了!”李玄清笑道:“張小非同學,你個王八犢子!”

“誒!”電話那頭的張小非笑道:“李道長,記得別把我的事情暴露出去,不然不好辦事!”

“行,你倒是說一說你一年多的時間到底在幹什麼!”李玄清問道。 夜冰依突然淡淡一笑,「沒想到你居然想跟我這個仇人女兒之間講和。」她提醒她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

夜暮辭瞬間無言以對,臉色也猛然沉了下來。

夜冰依聳了聳肩,她們兩人之間確實沒有恩怨,但是上一代的確實是他的母親害了她母親。

你說這關係能和平么?

雖然她們兩人現在沒有什麼深仇大恨,但是抱歉,她的心太小,實在是不能跟一個仇人的兒子做好朋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