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49 Views

原本大家以爲這個新崛起的宋少肯定是得罪人才被人這樣擺了道,大家以爲宋家從此就要消失。

Written by
banner

卻令他們想不到的是,那宋家卻把這兩百多名什麼幫跋扈的小弟打的落荒而逃,甚至後來有人問那些逃回來的小弟敢不敢上宋家地盤上,結果那些人拼命的搖頭,死都不會。

從那個時候宋家地盤宋少誰人不曉得?強大又強橫,後面卻連任何一個大幫都不敢惹他。而他們這些小集團什麼的卻是倍受煎熬,每個月都要上交一定的稅收。

不用交的只有極少的大家,但這個新出來的宋少卻是排名第一。

聽到彭曉麗的話,嚮明成的臉色已經開始變的有些蒼白,眼睛有些畏懼的看了看宋德華。眼前這混蛋的小弟那麼厲害?

那些事情還有什麼幫會的事情他自然知道,在城市裏的人都知道,第一大幫。

而這個第一大幫誰都敢動就是不敢動他?眼前這個鄉巴佬來頭那麼大?想到這裏嚮明成擦汗。 “是呀,我家女人從那個時候就在我牀邊唸叨,說她能和你一樣就好了,到時候別人見到她就繞開。”說到這裏謝文雙笑了笑。

“叫叔叔,讓叔叔把他家的勞斯萊斯送給你。”謝文雙把兒子抱着,指着宋德華道。自從那一次後,宋少也成了他們這些貴族裏的一員。

有些無聊的人更是將宋德華家裏的財產列了個清單,其中名貴的車就五六部,而最好的就是一部勞斯萊斯了。

富香姿和嚮明成聽到頓時瞪大眼睛,似乎他們聽錯了一般。又如他們就是小孩子,而宋德華他們是大人。大人們都在討論工資多少,買房子什麼的。而他們卻在盼望着大人給他們一毛錢讓他們去買糖吃。

“謝文雙,你這是教壞小孩子,宋少的車你也敢敲詐。”彭曉麗假裝生氣,接過兒子逗了起來,一家人幸福的很。

“彭曉麗,你也知道。我第一認識宋少的時候他穿的樣子就像現在一樣,看起來就是鄉巴佬。如果不是上了新聞我到現在還不知道他居然那麼有錢。早知道的話恐怕我早跟宋少做事了,那裏還輪到和你結婚。”

謝文雙拿宋德華開玩笑。也許當初彼此相處工作過,此時講話倒也無顧忌。

彭曉麗抱着孩子逗的哈哈笑起來,似乎並不在乎謝文雙說的話,何況他們感情一直那麼好,這些話題他們也只當玩笑而已,自然不放在心上。

“低調做人,高調做事。這也是我崇拜宋少的原因。”彭曉麗接着道。

“是呀,是呀。還不趕緊把早餐帶上。我們要錯過收購物天公司的時間了。”謝文雙看了下手中璀璨手錶道。

“哎呀,還真忘記了。宋少,以後有機會找你喝酒。”似乎真的很趕,只見彭曉麗連忙走過去拿起早餐給了老闆一張大鈔,也不用找做上車就走了。

“這對夫妻……”宋德華看的好笑,一家都像小孩。

彭曉麗和謝文雙一走,宋德華又恢復原來的樣子端着牛奶喝着,思索着什麼。但此時宋德華卻發現富香姿和嚮明成只是癡呆的看着,而沒有繼續吃早餐。

“怎麼?我變醜了?”宋德華疑惑的看着兩人,不知道他們這是做什麼。

富香姿簡直懷疑自己的耳朵,眼前的宋德華居然還是少爺。聽到剛剛兩人的談話似乎還是地位比較高的少爺。

可是宋德華看起來是那麼的普通,而且人也好。完全是個完美的男人呀。

嚮明成則是一臉苦笑的看着宋德華,剛剛自己一直叫鄉巴佬的人。

如果不是因爲這四周有人,嚮明成肯定會煽自己幾巴掌並且痛哭起來。因爲嚮明成感覺自己快事業了,因爲他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

剛剛彭曉麗口中收購的那個物天公司就是嚮明成所在的公司。被收購就意味着物天被合併不存在或者直接成爲對方的分公司。

彭曉麗是他們的新老闆,而剛剛這個新老闆明明對着這個被自己喊鄉巴佬的人無比崇拜尊敬。恐怕只要宋德華一句話,自己就可以滾蛋了吧。

嚮明成一想起剛剛這樣諷刺,排斥宋德華他就想打自己幾巴掌。可是現在事情都發生了,嚮明成還能有什麼辦法。

“宋德華,你真是什麼宋少?”富香姿有些呆滯的問。

“啊,是呀。”宋德華摸後腦,一臉不自然。

“家裏真勞斯萊斯?”嚮明成也接着問,不知道爲什麼,他就是順着富香姿的意思一般,就是想問。

“啊,是的,還有幾輛法拉利什麼的。”宋德華思索起來,這段日子一直在鍛鍊,很久沒開過車了。願能是龍月蘭名下的,不過那女人都成了他的,所以……

“……”富香姿和嚮明成不說話了。

“宋德華,你有女朋友沒有?”富香姿其實早在宋德華再次救她的時候就已經喜歡上他,不然在嚮明成出現的時候富香姿會尷尬失措。

此時又知道宋德華是塊大黃金,富香姿作爲現代女人自然知道把握,不能讓宋德華跑了。

嚮明成出奇的沒有吃醋,反而是羨慕的看着富香姿,爲她感到幸福。

嚮明成現在是輸的心服口服。若不是彭曉麗他們出現,嚮明成不知道以自己這臭嘴繼續諷刺宋德華,到最後會不會在回家的途中被人砍手砍腳了。

什麼幫都怕他,而他嚮明成又何得何能敢得罪宋德華?只怕後果會很嚴重吧。

“沒女朋友。”宋德華很乾脆道。

富香姿一喜,臉上掩飾不住的喜悅,以她的美貌,富香姿相信自己有資格成爲宋德華的女朋友。而嚮明成也慢慢喝着牛奶,幻想着富香姿和宋德華幸福的樣子。

“有十多個老婆。”宋德華接着說道。

“噗!”

嚮明成直接一嘴奶噴了出來。而富香姿喜悅的臉也變的沉靜,幾分憂愁。

“啊,宋少,你牛,十多個老婆?”嚮明成接口道,邊用手擦嘴上的牛奶。

“沒結婚,住一起。”宋德華解釋道。

聽到這裏富香姿的臉上纔有了氣色,心想還有機會。

當下吃早餐時間裏嚮明成表現出對宋德華無限崇拜和愛戴,說自己眼睛瞎,不知道宋德華是宋少什麼的。

宋德華而對嚮明成說的話到是不以爲然。好聽的話誰都喜歡聽,但是偏偏宋德華不喜歡,太假。

最後嚮明成起身說要先行離開,走的時候不忘說幾句對宋德華是那麼的崇拜和尊敬的話。

宋德華聽了只是呵呵笑了起來。也不知道說自己是開心還是不開心了。

嚮明成也附和着宋德華笑了起來,然後轉身向外走去。

其實這也是嚮明成故意爲宋德華和富香姿製造機會,從剛剛富香姿問宋德華女朋友的時候開始已經註定輸贏,嚮明成留在這裏也是多餘的,指不定還會得罪宋德華,不如及早抽身。

但現在富香姿也不知道接下來該講什麼了,她一個女孩子總不能追着問宋德華收不收自己做老婆。

富香姿是現實,可這也是現在的生存之道。那一個人不是爲自己打算的,何況她是女人。不打算好那一天被拋棄只會一無所有。

女人本來就能和男人比,所以這一點富香姿清楚。雖然她胸大,但屬於有胸有腦的那種。

“宋德華,這次早餐我請的,下次就輪到你了。”富香姿借題發揮。沒機會就得給自己製造機會,沒有隨隨便便來的成功也沒有能隨隨便便就有結果的愛情。

“這個自然。感謝你的早餐!”宋德華微笑。內心很欣賞富香姿,若不是白板她們最近管的嚴,宋德華還真的會主動出擊收了富香姿。

但現在宋德華顯然是不行的。他可不想給白板他們捉自己辮子的機會。一個男人要在女人面前強硬起來,肯定就不能有把柄。

“好,今天就到這裏,我還有事呢。對了,宋德華,改天拜會你可不要說不認識我。”富香姿對着調皮的眨了眨眼。

“哈哈,太小看我宋德華,放心,來吧。不過來的時候可別忘記帶禮物。”宋德華開玩笑。

“好你個宋家少爺,還惦記我的禮物。到時候帶上就是。”

“恭候了。”宋德華一擺手。

望着富香姿離開,宋德華也站起身子。時間不早,今天還得給酒鬼送酒。現在在宋德華的大家庭裏誰都知道酒鬼是火曉風的外號。

宋德華的女人們曾經也爲火曉風而擔心,問了宋德華不下百遍火曉風這樣喝下去會不會喝死。或者有什麼癌症之類的。

每一次宋德華聽到女人們說火曉風會不會喝酒喝死宋德華就想翻白眼。若是喝酒能喝死火曉風,那麼宋德華可以謝天謝地祭奠老祖了。這樣肯定能爲宋德華節約一大筆錢。

現在火曉風每天的酒量只增不減,這一件事讓宋德華後悔了很久。當初不該答應火曉風他的酒自己全包,現在宋德華虧死了。

即便如此,宋德華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去採購一大堆名酒,各色的酒給火曉風喝。一年多時間裏一直如此。從沒停過而且專門挑好的酒,各種火曉風沒喝過的酒。

回到宋德華住房的時候小土哥和狗蛋已經在等他。今天是送酒給火曉風的日子,那傢伙從半年前就自己另建了一個住處。按他的話說,反正宋家地盤是宋德華,哪還不是一樣。

這次小土哥和狗蛋採購了兩箱酒,半個人高。箱子裏面有泡沫隔開,每一個箱子裏都有五十多支酒。按照火曉風一天五瓶酒的速度。宋德華大概是半個月補一次,所以宋德華除了鍛鍊和忙碌種田的事外就是半個月左右去看一次火曉風。

而每當那個時候火曉風這個鬥士也會指導宋德華一番,關於技巧以及實際戰鬥。包括訓練的重點,爆發力還有關於速度以及力量的要點。

也從那個時候開始,宋德華無論奔跑,游泳,負重等等訓練按照規律全方面的鍛鍊,讓自己不斷的強大和掌握力量的均衡駕控。 各種訓練方法,全方位的訓練。宋德華每天都在不斷的突破極限,無論是身體還是意志力。按照火曉風所說,爆發纔是鬥士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要點。而突破極限是引用和體驗爆發感覺的最重要一點。

即便宋德華對於爆發還很陌生,或者所完全還沒掌握到重點,但經過一年多鍛鍊的宋德華如果赤裸上半身,可以看到他的全身肌肉沒有以前的凸出高隆,而是呈現均衡的流線。看起來平凡普通,但裏面卻蘊含無限力量,超越凡人。

火曉風居住的地方很原始,是用木頭搭建的草房,和古時候一樣的地方。但在城市中卻是如世外桃源一般顯得脫俗清新。

四周早被火曉風種植了各種花王八蛋,同時有大樹聳立,以及他開的荒田,菜園。

這裏是他生活的地方,被他稱爲火先生的田野穆林之地。但是一般除了宋德華,是沒人會來打攪火曉風,除非是重要的事情。

在宋德華住房其他人眼裏,火曉風就是個奇怪的人,避世一般。但只有宋德華才知道他的真是身份。有他在,宋德華可以放開手去讓自己不斷成長。

黑星斗士那邊很快就會有動靜,所以宋德華必須快速成長。

“這次送完酒後是誰送?我得叫那小子多送點。現在半個月左右的量害的我老怕沒酒喝,得控制着喝。不爽!”宋德華來到火曉風面前的時候那傢伙正躺在房頂上的茅草上睡覺。

“我家女人們,以後你吃飯喝粥得靠她。”宋德華嘿嘿笑了兩聲,接着直接從拖車上,一手拿起一箱酒,直接甩開手將兩個半個人高的箱子甩向火曉風。

箱子沒有翻騰旋轉,而是直接平穩一般呈斜向上飛出,對着火曉風就這樣撞了過去。

不見火曉風有什麼動作,而是直接用腳對上那兩個木箱,腳一點,木箱停了下來接着被腳勾着,懸浮在半空,茅房下。

“能控制,證明力量的駕控能力你已經達到標準,剩下的就是爆發力。不過這個東西沒人能教你,去殺敵吧。”火曉風依舊躺着,從開始到現在沒張開眼睛,就這樣閉着。

“極限,挑戰極限,超越極限嗎?”宋德華輕念。半年前火曉風就和他說過爆發力的重要。如今自己能駕控力量,唯一的也只有爆發力,鬥士的最重要一點。

不過宋德華相信自己有一日會成功的。就如這一年裏身上從沒把綁在身上的鐵塊取下,並不斷的增加重量。

“還好,對於你這個僞七級鬥士來講還算合格的,不然我真該打我自己兩巴掌,當初看錯人。”火曉風雙腳挑起,原本掛在腳上的兩個木箱也在此刻被拋飛起來。

而火曉風原本躺在茅草上的身影卻消失了,沒有動作,沒有影子,沒有聲音。甚至連四周的王八蛋木都沒有被震動。

半空上兩個木箱開始下落,而在宋德華擡頭看着的時候,已經快降落在地的木箱被突然出現的火曉風一手各提一個,拿的穩穩。

“這就是爆發力,瞬間爆發,人就如憑空消失。但事實上,我只過把我的力量,速度都發揮到最頂峯,並且在爆發力的情況下才能在短時間讓自己消失。事實,我只是在短時間消失。速度爆發,瞬間消失。”

火曉風說完直接提起木箱進入了木房,關起門就再沒聲音。

宋德華就這樣站着,依舊想起剛剛火曉風說的話,以及剛剛整個人憑空消失,又突然出現的情景。

這就是爆發力!宋德華低聲對自己道。

如果火曉風是黑星的人,要殺自己,那麼自己連半點反抗力都沒有。沒有引起任何波動,沒有任何跡象。人如鬼魅一般消失,然後隨意出現。

宋德華一站就站了整整三個小時,在宋德華的腦海無數次重複剛剛所看到火曉風表現出來的爆發力。他在尋找痕跡,想知道如何爆發又如何做到這一點。

但三個小時過去了,宋德華一無所獲。除了知道遇到能熟練運用爆發力的鬥士時自己要全力以付外,宋德華暫時還想不出破解或讓自己能逃離這種爆發力殺招之下。

“再見了,老師!”宋德華對着那緊關的木門低聲道。

這一年裏,火曉風早已經是宋德華心目中的老師。而此刻,宋德華將離開。將展開獨自一人的訓練,不斷強大。

地果村外的沙漠又吹了起來,這使倒斗的人望而怯步。

透過狂暴的沙漠塵,那裏有着不爲人知的古墓,沒人進去過,但在地果村裏都能隱隱看到那裏有一座很大的城,如古代帝皇死時候建的陵。

所以大家都說那裏是倒鬥者的宋少,誰若是能進去,誰就可以擁有裏面的所有東西,價值連城的東西。

“張三,你說我們能進到那古墓去嗎?”陳四今天和張三坐在這裏看了一天的沙塵,遙遙能看到那被其他倒鬥者稱爲最大皇陵的地方,倒鬥宋少。

“你想去送死?”張三看了眼自己的老夥計,接着道:“別說這沙漠我們穿不過去,就是穿的過去也要面對那突然會蠶食人一般的沙暴等等。”

說到這裏張三沉思了下“而且,我感覺這皇陵有古怪。氣候有古怪,而且聽不少人說,前幾天他們還看到有無數的人影從沙暴裏竄動着,像鬼魅一樣,速度極快。沒等他們看清,那數百人影就消失了。”

張三說的正是這幾天在地果村傳的最厲害的詭祕事件。按道理說他們這些倒斗的什麼東西沒見過,但是面對那沙漠裏閃爍不見的人影他們卻是心底裏感覺到害怕,太邪了。

“你不是想和地蟲那個小子一樣是怕了吧?”想起地蟲纔來沒兩天就被那個什麼倒斗的人給糉子咬死的事給嚇跑了。陳四冷笑。

現在的年輕人就是沒膽量。陳四想到這裏就搖頭,也看不起這種年輕人。

“切,我張三要怕的話早走了。昨天我們不也幹掉一個糉子?”昨天是他和陳四第一次倒鬥,總算有驚無險。搞的貨不多,但也算是開眼,有經驗。更是把一隻糉子用黑蹄子搞死。

“嘎嘎……”陳四冷笑,糉子也不過就這樣。

兩人沒在說話,而是看着那沙漠不斷變幻着,如張開大嘴的魔獸,張大嘴巴吸收着無數的生命,併發出震天咆哮聲。

“一百九十九!”

“蓬!”

“兩百!”

“蓬!”

“兩百零一!”

“蓬!”

……

大樹那粗厚的樹皮已經被剝落一大塊,並且這顆要十人手牽手圍繞才能抱緊的大樹那剝落樹皮的地方已經深凹進去。樹杆呈彎型。

爆發力就是超越,不斷的超越極限。

宋德華此時對着這顆大樹不斷的攻擊着。拳頭,雙腿。只要能作爲攻擊的宋德華都施展出來,發揮最大的力量狠狠的打在樹上。

“蓬!”

“第四百五十五!”

隨心而出,沒有軌跡的出拳,踢腿,橫掃,劈掌……

宋德華以最快的速度用盡全身力量出招,越來越快,越打越猛。雙手出拳只看到黑影閃爍,雙腿出力橫掃也只聽到破空聲,接着就聽到重物轟擊的聲音,將大樹都震的簌簌發抖,樹葉飄零,滿天而下。

爆發力,自從見到火曉風施展四星爆發力後,那突然消失毫無蹤跡可尋卻能瞬間出現在自己面前並且無聲無息的爆發力。

宋德華已經對着大樹轟擊了半個月。

每天都對真大樹發出自己最厲害的攻擊。宋德華在超越自己的極限,並且在每一次出招的時候尋找着自己全身力量爆發時的感覺。

不斷的出拳!收拳!出腿!收腿!

宋德華不斷的攻擊,拼命的攻擊。若是有外人看到肯定會把宋德華當成瘋子,並且會被宋德華的力量所震撼。

粗大的樹杆硬是被他打掉三分之一,依稀還能看到樹杆四周還有血液,而宋德華的雙手此時雖然纏着白色紗布。不過去卻能看到上面的黑髒和血紅。

“蓬!”

“蓬!”

“蓬!”

……

宋德華起跳,直接一腳掃了過去,接着身子瞬間出現在大樹面前,拳頭對準大樹就是一連猛打。打到最後那一拳,宋德華的身子後拉,瞬間出拳。只聽到短促的破空聲,下一刻拳頭已經打在大樹上,震的大樹劇烈顫抖起來,樹葉漫天飛舞。

戰鬥則是生死之奪,若是已經和敵人對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所以戰鬥只是奪取生命的遊戲,誰贏誰就可以繼續活着。鬥士則是以力量強者爲尊!

火曉風的話又在宋德華的耳邊響起,這是鬥士的含義,力量,超越所有的力量,如開天劈地之能。

“沙沙……”

四周的樹葉紛紛落下,整一看去就如下雪花一般在宋德華的四周飛舞,盤旋。 而此時宋德華正疲憊的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張大眼睛眨呀不眨的看着樹葉,看着藍天白雲。

雙手紗布包着卻能清晰的看到暗紅色的血,大腿,膝蓋,都有不同的擦傷。此時宋德華全身上下沒有一處好皮膚,帶血帶傷帶着已經結好傷的疤。

“呼……”

“呼……”

宋德華均勻和呼吸着,半個月的時間他就這樣瘋狂的修煉,然後在耗盡所有力氣的時候躺着看着天上。

大樹原本茂密的樹葉也盡剩不多,春天的季節它是四周唯一的異類。而地上則有着厚厚的葉子,腳踩上去直接沒入,整隻腳都會被淹沒其內。

DARK時空 翌日,半個月裏總會準時出現的人卻再也沒出現,只剩下大樹孤獨的經受着風吹和陽光暴曬。

紅色的法拉力出現在懷恩鎮的時候引起了不少波動。

懷恩鎮只是小鎮,什麼時候會有這些名貴的車出現在這裏。

不過今天清早的時候人們卻是發現了這部法拉力就出現在鎮子裏面。據看到的人說還是一個很年輕的小夥子駕駛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