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18, 2020
114 Views

“很重要的事,還有什麼比獲勝更重要?”徐淵不解。

Written by
banner

“實話跟你說吧。”藍海辰拉過徐淵讓他坐到椅子上,“我們遇到墨雅了,她也在這輪遊戲中!”

“什麼,墨雅?!”徐淵聽後猛地站起身來,這個消息對他來說太意外了。

“你先坐下,我慢慢跟你說。”藍海辰又讓徐淵坐下,將第一晚的情況跟徐淵說明。

徐淵聽後目瞪口呆,愣了半天沒說出一句話。

“總之,現在的情況實在很複雜。”藍海辰說。

“海辰你是說,墨雅就像變了一個人,而且遊戲中的名字也不一樣了。而且……她並不是殺手。”徐淵喃喃地問。

“是的,就是這麼個情況。”藍海辰點頭說。

依照現在的情況,墨雅與藍海辰他們應該是處於敵對陣營。也就是說,這一輪遊戲不是藍海辰和江雨煙死,就是墨雅死!

“也不一定那麼糟糕,不是還有狙擊手嘛。萬一墨雅是狙擊手的話,情況就會改觀。”江雨煙開口說。

“但玩家這麼多,墨雅又能有多少機率是狙擊手呢?”徐淵苦笑道。

“這個先不要想了,事到如今我們還是先跟墨雅接觸上再說。”藍海辰建議道。

“你是說在白天聯繫墨雅?她不會理咱們吧?”江雨煙問。

“咱們可以自己找,這個城市雖然不小,但要找到墨雅其實還是不難的。”藍海辰皺眉說。

“哦,你打算怎麼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她?”江雨煙問。 藍海辰聽後搖頭微笑,然後看向徐淵。

“小淵,墨雅有潔癖嗎?”藍海辰問道。

“潔癖?”徐淵聽後回想起來,“我記得她確實挺愛乾淨,但還沒有到潔癖大屋程度。”

“是的,如果我沒記錯,墨雅是靠製作木偶一類的工藝品爲生的。這樣的人就跟畫家和雕塑家一樣,有潔癖是很難幹下去的。”藍海辰點頭說。

無論是製作木偶的原料還是染料,處理起來必定不會乾淨,所以墨雅不太可能有潔癖。

“但昨晚我卻注意到一點,那就是我們這次見到的墨雅,似乎有一點潔癖。”藍海辰忽然又說。

“你怎麼知道的?”江雨煙很奇怪的問。

“在車廂裏時墨雅幾乎就坐在我對面,她的一舉一動我都有注意。”藍海辰說着表情變得嚴肅起來,“我發現,墨雅坐在車廂座位上時,是貼着座位邊緣坐的!”

“座位邊緣?通常會這麼坐的人,要麼是因爲緊張,要麼就是因爲……”江雨煙分析道。

“對,就是怕髒!無論在墨雅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她都不可能是個新手。所以即使緊張,墨雅也不會那麼坐着。

所以答案就只有第二條,她怕髒。這件事我注意過,當時她可是一臉嫌棄呢。”藍海辰表示同意。

“但是她之前明明沒有潔癖啊?”徐淵皺眉說。

“聯繫到墨雅名字的改變,我懷疑這個墨雅根本就不是我們熟悉的那個人,這也是爲什麼我敢於使用增加特點來進行僞裝的原因。”藍海辰仔細解釋說。

要是墨雅還是他們熟悉的那個墨雅的話,藍海辰的計劃分分鐘就會被識破,但事實卻是,墨雅根本沒有絲毫反應。

“這……你是說墨雅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徐淵眼中閃過一絲悲哀。

“所以我們纔要找到她,回到剛纔說的,咱們要想找到她,就要利用潔癖這個特點。

既然她有潔癖,自然不可能住在破破爛爛大屋地方吧?所以咱們就把方向放在市裏那些比較高檔的酒店就可以了。

我相信只要咱們用心找,肯定找的到。還有那些比較高檔的出租房,咱們也可以在網上查一查,墨雅也可能自己租了間屋子。”藍海辰建議說。

“好,那就按照這個思路去找!”徐淵點點頭幹勁十足的說。

就在這時藍海辰和江雨煙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是殺手的羣聊裏有了消息。

“看來是名偵探他們來找了,這樣咱們分頭行動,小淵你先去將剛纔我說的地方查個仔細,我和雨煙先去跟名偵探他們碰頭。

我會盡快解決那邊的事,到時候咱們再匯合一起去調查墨雅。”藍海辰計劃道。

“海辰你們去就可以,墨雅這邊就交給我!”徐淵點點頭說。

“現在的墨雅不太正常,你可千萬要小心。切記找到她後不要單獨行動,等我們過來,我有相應的計劃。”藍海辰囑咐道。

“……好吧,我等你們過來。”徐淵猶豫了一會才答應。

藍海辰這才仔細看手機裏的內容。

“在哪呢?咱們匯合好好商量一下今晚的行動吧。”名偵探在羣聊裏說。

“好的,咱們在河邊的那個廣場見。”藍海辰回覆說。

藍海辰所說的地點,就是通向島嶼的橋的所在地。當名偵探和混混男來到那裏時,發現藍海辰和江雨煙早已到達,正在等着他們。

不知爲什麼,藍海辰手裏提着一個大袋子,袋口被封着,看不到裏面有什麼。

“我說,我該怎麼辦啊,今晚他們不會就要殺我了吧?”混混男一見面就問道,他覺得自己簡直倒黴透頂,居然第一晚就頻臨暴露。

“你放心,我一定會想辦法,他們想殺死你沒有這麼簡單!” 重生年代福妻滿滿 藍海辰淡淡回覆道。

“什麼辦法啊,他們是鐵了心要投我的吧?!”混混男不信,繼續在哪裏吼道。

“那是因爲第二晚還沒有到來,並不是所有人都信初中生的話,等第二晚一過情況就會發生改變,到時候就會有新的目標進入他們眼中。”藍海辰皺了皺眉說,這個混混男真是太沒有耐性了,這種心理素質以後會有更多麻煩。

“要是沒有新的目標怎麼辦?”混混男還是害怕。

“那就製造一個目標,這個先不說了,我給你們看個有意思的!”藍海辰不打算再繼續解釋,而是轉身看向河面。

通往島嶼的橋就隱藏在這裏。

“你是要告訴我們通往島嶼的路嗎?”名偵探問。

“是的,橋就在這河面上,只不過現在你們看不到而已。”藍海辰點頭說。

於是藍海辰跨過欄杆來到橋上,在名偵探和混混男目瞪口呆的表情中將他們帶到了島嶼上。

“真是想不到,這種地方居然會有一個通道。”名偵探從通道里出來,回頭看着牆面說。

“你們到底是怎麼發現這種地方的?”混混男也很吃驚。

“時間緊迫,具體的就先不解釋了。現在你們已經知道了通道的位置,以後就可以白天前往島嶼了。”藍海辰淡然的回答。

“現在,我就要跟大家分析一下現在的情況。說句實話,雖然已經掌握了監控,但現實情況卻對我們不是很有利。”藍海辰看着衆人說。

“不錯,話說他們到底是怎麼判斷出嫌疑人的?”名偵探也皺眉說。

“這正是我要着重說明的,就在剛纔等你們來的時候,我已經仔細想過這個問題了。而且我也已經有了一些看法,現在就跟大家說一說。”藍海辰表示。

衆人聽了都很高興,藍海辰居然已經有了答案?

“首先就是大家最關心的一個問題,那就是對方到底是怎麼得知馬國忠可能是殺手的?

現在我給大家兩個選擇,一是通過線索,二就是類似於我們的監控的別的手段。大家選哪個?”藍海辰看着衆人問。

衆人想了片刻,最後還是名偵探最先開口。

“我覺得是第二個,要知道就算是得到了那麼多線索的我們,也沒有判斷出警察是誰不是嗎?”

其他人也都點頭,都覺得第二種更有可能。

但藍海辰卻搖了搖頭,笑了。 名偵探說的並非沒有道理,藍海辰他們得到了那麼多線索,最後確定的嫌疑人也還有四人。

所以警察憑什麼用更少的線索鎖定混混男和黑衣?這是大多數人的想法。

“難道我說的不對?”看到藍海辰的反應,名偵探開口問。

“哈,若是讓我處於跟你們一樣的位置,我也會做出這種判斷。但是,我卻有一點跟你們不一樣,那就是我昨晚去了短信中提到的地方,並從裏面得到了線索。”藍海辰笑道。

“難道那裏面有什麼不對勁?”江雨煙問。

“是的,如果我想的沒錯的話,警察就是通過那兩個地點掌握了這一切!”藍海辰點頭說。

“咱們就先從投票的時候開始說吧,你們有沒有覺得,投票時那些人說的線索有一種很違和的感覺?”藍海辰又問。

“我感覺到了,似乎他們都沒有說實話一樣。”名偵探低頭沉思了片刻說。

“是的,他們沒有說實話。這一點很奇怪,他們爲什麼不說實話,難道大家一起分享線索不好嗎?”藍海辰冷笑道。

在投票時,絕大多數人都說自己只得到了一條線索,這其實很不現實。要知道那些人可是有整整一個晚上的時間,只找到一條線索實在有些說不過去。

“最後我想通了,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他們不敢都說出來!因爲他們有很多祕密瞞着我們,一旦都說出來就會暴露這些祕密!

那麼問題又來了,他們到底在隱瞞着什麼?又爲什麼這麼多人同時一起隱瞞?”

剩下的三人都在拼命思考,是啊,這麼多人一起隱瞞確實很不尋常。

“難道……他們組隊了?有人跟警察聯合到一起,共同迷惑我們?”江雨煙突然說。

“不錯,他們一定是組隊了!”藍海辰點頭說,“只有這樣才能解釋他們的行爲,也能夠解釋馬國忠爲什麼會被找出來。”

“爲什麼?爲什麼他們組隊就能知道我是殺手?”混混男還不明白,左看右看詢問藍海辰他們。

“笨,那些傢伙他們人多勢衆,而且很多都是平民。別忘了規則裏說的,殺手們在面對同一個線索物品時,是不能看到不同線索的。

這樣就算我們發現了7個線索物品,最後也只能得到7條線索而已。

但平民不一樣,他們每個人都是一個個體。打比方有4個平民聯合起來,他們只要發現一個線索的位置,就會得到4條線索。

這樣他們只要掌握兩個線索的位置,就會有八條線索供他們參考,這已經超過我們了!”名偵探解釋說。

“不錯,在這一點上平民組隊遠比我們有優勢。”江雨煙也點頭說。

“所以你猜猜,他們總共有多少人聯合起來了?有得到了多少條線索呢?”藍海辰眯着眼睛充滿深意的問道。

“竟然是這樣,這些該死的混蛋!”混混男總算明白了這裏面的訣竅,怪不得那些傢伙能判斷出嫌疑人,這樣一算他們的線索簡直多的嚇人!

“他們到底是什麼時候交換的情報,又是什麼時候去看的線索?”混混男皺眉說。

在監控中,他們並沒有看到同一個線索地點被不同人反覆查看,所以混混男會懷疑。

“交換情報可以用手機,至於監控嘛……我們並不是時刻看着監控的,他們一定是利用下半夜,那些我們沒有盯着監控的時間!”藍海辰猜測。

“要死了要死了,這樣下去他們一定會將我們全部發現的!我們死定了!”混混男越說越害怕,最後直接發起抖來。

“我很奇怪,警察到底是通過什麼方法與別人聯合的?要知道他們一開始根本無法判斷誰是平民不是嗎?他們這麼冒然聯合,難道不怕殺手混進去?”名偵探撇了一眼混混男,同時疑惑的問。

“這一點我倒是知道,想要解釋就要回到一開始我說的,我和你們不一樣,我是去了那兩個地點的人!”藍海辰笑道。

“你是說信息中提到的那兩個地點?難道警察是通過這個來判斷誰是平民的?”江雨煙奇怪的問。

“是的,其實說起來,昨晚一切不正常的地方可能都源於那條信息。而信息中提到的那兩個地點,也是警察唯一的機會!”藍海辰點頭說。

“不同的線索會發出不同的光芒,所以只要看到那些光芒,就能知道查看線索之人的大體身份。”名偵探邊思索邊說。

殺手只會顯示警察的線索,而平民則可以顯示所有人的。只要看看查看線索的人中,有誰顯示的是平民或者醫生狙擊手的線索,就能判斷出誰是平民。

“但這不對啊,要是有人故意偷看的話,線索是不會顯示的。這樣警察根本看不到光芒好不好?”名偵探又說道,臉上的表情很是矛盾。

法官說過,調查線索的人和在一旁偷看的人,只要有一方知道線索即將出現就會被遊戲阻止,這樣他們誰都看不到線索。

“是啊,就算是我們利用監控,也只是能看到黑白的光芒而已,根本無法分辨他們的身份。”江雨煙也說。

“你們說的是先看到調查線索的人,再想着看到線索。但誰也沒說非要是這個順序不是嗎?”藍海辰突然開口說。

“什麼意思,難道他們還是先看到線索再看到人不成?”江雨煙吃驚的問。

“爲什麼不能?警察先守在一個地方,那個地方並不能看到有人要查看線索。等到線索的光芒一閃,警察再看到查線索的人,這樣就完美了。”藍海辰點頭說。

“真的能做到?”江雨煙和名偵探都問到。

“能的,所以我才說,只有去過那兩個地點的我能知道他們的手法。說句實話,他們做的很隱祕,一開始就連我也沒有注意到,只是事後才慢慢想通。”藍海辰說。

“他們是怎麼做到的?”混混男着急的問。

“通過這個!”藍海辰說罷擡手指向一邊,衆人順着看過去,發現藍海辰指着的是一扇窗戶。

準確的說,是窗戶上的玻璃! 其餘三人看着窗戶上的玻璃都有些懵,答案就是這個?警察就是用這個看到線索的光芒的?

“但是我記得法官說過,線索的光芒是無法穿透玻璃的呀?”江雨煙想了想說。

“是啊,他還說這方面根本就不用想了。”混混男也說。

“嘿嘿,遊戲管理方的話你們也信,他們還說這個島嶼白天上不去呢,咱們不也站在這裏了?”藍海辰聽後笑道。

“呃……這也是,不過他們是怎麼利用玻璃看到的?”名偵探開口問。

“其實他們就是利用了這個盲區,覺得大家都不會往玻璃方面去想,所以才能反過來利用玻璃。

我當時也因爲這種思維盲區,沒有往這方面想。但其實,他們的方法非常簡單。”

藍海辰說着走到窗前,伸手向玻璃敲去。他力量用得剛剛好,玻璃“乒”地一聲被他敲出一個洞,但卻沒有整塊碎裂。

“法官是說玻璃可以隔絕光芒,但可沒有說不可以打碎玻璃!”藍海辰看着江雨煙三人笑道。

“啊!”

“居然就這麼簡單!”江雨煙和名偵探同時說。

“就是這麼簡單,簡直簡單到了極點。但這招非常有用不是嗎,只要把玻璃一敲碎,就可以從外面看到光芒了。”藍海辰聳聳肩說。

“那這樣不就被人發現了?”混混男指着玻璃問。

“不會,只要在玻璃上稍作僞裝就好。”藍海辰說着有找到一張報紙,輕輕貼在玻璃上。

“我清楚的記着,當時有一個地點的玻璃就是這個樣子的,被報紙糊着。就像我說的,起初我沒有在意,但現在想起來,這恐怕就是警察乾的。”藍海辰向衆人解釋說。

當時周圍環境極其黑暗,外面也幾乎沒有月光,在那種環境下如果不刻意觀察的話,根本無法發現其中的玄機。

“居然是這樣,他們就用了這麼一個簡單的方法,把我們都耍了!”名偵探總算明白了,點着頭惡狠狠的說。

“但不能否認,這個方法真的很管用。警察只要躲在樓外面遠遠望着,就能看到光芒的顏色。而我們就算用出探查能力,也不會懷疑樓外的人。”江雨煙說。

“是的,那個地方的地形十分古怪,入口和出口根本不在一處,而且分別處於樓的兩面。

警察只要躲在出口那一面盯着窗戶就行,這樣他們看不到有人進入,自然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亮起光芒,所以根本不會影響到線索。”藍海辰解釋說。

“但是他們卻能看到光芒的顏色,等那些玩家從出口出來的時候,警察們自然能夠知道之前查看線索的是誰。

只要這個步驟一完成,警察就可以選出平民玩家來組隊,也就可以得到大量線索了!”江雨煙接着說。

“算計的真是好啊,明明什麼都沒有影響到,但卻什麼都看到了。”名偵探也說。

“好可怕,我們要跟這種人作對嗎?”混混男一聽之下頓時害怕起來。打架受傷再厲害他也不怕,但這種拼腦子使陰謀的方法卻讓他無所適從。

“確實是個可怕的傢伙,居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裏想出這種方法。看來我們這次的對手十分強大,打架千萬不能掉以輕心!”藍海辰點頭同意。

當然,現在已經沒有人敢掉以輕心,情況對於他們已經很不利。

“當然還有一個疑點,那就是初中生。”藍海辰這時又說。

“你們應該也感覺出來了,初中生的表現很不尋常。她臨死前的表情表明,這個女孩一定知道一些什麼。而且她隱瞞的那些事,一定就與醫生有關!”

藍海辰說完後看向江雨煙,後者也見過那表情。

“確實很奇怪,所以你覺得初中生和醫生之間是有聯繫的,甚至已經組隊了?”江雨煙問。

“不只是初中生和醫生組隊這麼簡單,我懷疑跟醫生組隊的不只初中生一個人。”藍海辰一邊來回踱步一邊分析,“而且我覺得,與醫生組隊的人和與警察組隊的人,很可能是同一批!”

“也就是說警察不但聯繫上了平民,還連醫生也一起聯繫上了?” 再見了 我的純真 名偵探驚道,“他們是怎麼判斷醫生身份的?”

“這個我也沒想明白,但警察知道醫生身份的可能性很高。因爲只有這樣,纔有可能救活被殺的玩家,而且幾乎是百分之百可以救活!”藍海辰說。

“百分之百!這要怎麼做啊?”混混男聽後問。

“我說的這個百分之百,只限定在組隊的玩家範圍內。具體方法其實很簡單,至少我就能想出來。”藍海辰說着掏出手機。

“最重要的就是這個手機,組隊的玩家每過一段時間就要用手機向醫生或是他們的領頭人報平安。這是一個死規定,無論如何都要完成。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