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109 Views

黑色的彈頭在大氣層上方魚躍,隨後在螺旋儀和空速管一系列儀器的作用下,調節姿態,朝着大地墜落。

Written by
banner

隨着彈頭逐步下降,穿過一層層雲層。一座城市在彈頭面前浮現,並且逐漸放大,就像要逐漸撞上一面牆一樣。地面上的房屋高低起伏鱗次櫛比,巨大的星門,猶如豎立鏡面。在城市中央浮現。

核彈頭的最終目標是以星門界面爲目標,然而最終偏差了兩千米。不過也沒什麼問題,一共七枚核導彈瞄準了這個城市,從城市上可以看到,七顆滅世的火流星從天空降臨,隨後以此在一千米的高空中爆發出,讓太陽黯然失色的光輝,然後就是核爆正下方,絕對圓形的,赤紅火圈在擴散着。在覈爆一瞬間。所有的樓房,瞬間變成了空洞的水泥骨架。大火從一棟棟樓房的表面燃起。

地面的柏油馬路瞬間吸收了大量的熱量,變成了地獄火河。貫穿整個城市。騰起了三米到十幾米不等的火焰,火焰燃燒着,冒着猛烈的黑煙灌入馬路兩側房屋中。

而在五分鐘之前,在總統府內,軍方的代表將一份多個盟會代表聯合簽署的通告交給了錯愕中政府代表。這是一份宣戰宣言,強調了的天行會在七年前奪權的非法性,在結尾,宣稱將動用一切手段來矯正這個錯誤。

隨後五分鐘後整個鐵塔星密集磁脈衝噪音響徹全球。這是核打擊發出的獨有聲音,而韓天旺得到這個消息後,在下達三軍最高境界後,陷入了長久的沉默。

他轉動着鐵塔星的球儀。掏出了紅筆,對大量泛紅區域的外的地圖上畫着新的紅點。這些都是最新情報中遭遇核打擊的城市。當畫完了的所有的紅點後,韓天旺閉上了眼睛,露出了一絲痛苦的表情。

五分鐘後,他睜開了雙眼,喃喃地說道:“我們是不是在一開始就錯了。”

然而韓天旺搖了搖頭說道:“不沒錯,如果機會擺在眼前,而不去爭奪,這纔是錯誤。核武戰爭,天行會是不會畏懼的。”

在大洋上,嚴尋雲看着騰起的蘑菇雲,這張略帶悽美的臉上,露出了幾分快意,報復的快意。七年前,同樣的蘑菇雲在匡義學府上方升起,至今爲止匡義學府的已經變成了三個巨大的湖。從最新的資料上看,湖邊沒有一草一木,湖水清澈見底,在夜晚的時候湖底因爲放射散發出淡淡的熒光。

在這七年來,嚴尋雲下定決心,就是要讓匡義學府所承受的,返還給天行會。而現在這一天被嚴尋雲等到了。軍方牽頭的聯盟已經聚集了超過十萬枚核武器,預計這場戰爭不僅僅要洗掉鐵塔共和國天行會的據點,還有必要對,其他星球上的屬於天行會一方勢力的城市,進行打擊。斷絕天行會一切想翻盤的可能。

而這時候鐵塔共和國待命在世界各地的天行會核武裝,也開始出現。在五個小時後。

在沙漠中大片的黃沙翻滾着,被排放到一邊,然後一塊土黃色的砂石僞裝被打開,下面的導彈發射井緩緩將導彈穩定在發射架上。然後斷開連接,隨着參數設定完畢,這枚射程一千二百公里,可分爲兩極的液態燃料導彈。騰空而起。

十五分鐘七百二十四公里外,一座城市正如往常一樣運行這,這時候天空白雲間出現了一個光點拖着白痕跡從遠方到達,隨後朝着地面落下,尾焰在短短的幾秒中變得非常清晰。接着就是天空一片白,光將一切黑暗都遮掩了,什麼都看不清了。

然而一秒鐘後十二萬噸當量的核武器,在城市中爆炸。由於是靠着核武器軍事政變奪權的,在覈武裝上,天行會一直沒有放鬆過。他們在世界各地修建了軍事基地。將核彈頭部署在了世界各地。一旦挑戰者出現,核打擊將從天而降。只是這些核導彈預計五十年的服役壽命的。而現在僅僅是七年就用上了。

在覈戰開啓四十八個小時內,世紀兩大集團勢力開始投擲核武器,同時逼迫其他勢力表態。在三十二個小時後,未表態的一個勢力被核武波及後,加速了鐵塔共和國內部的陣營分化。

而在這四十八個小時內,鐵塔共和國各大盟會都開始將黃金,人才,等資產從鐵塔星轉移到自己的專屬星球上。大量的車隊飛機在星門兩側來回運輸。鐵塔星的末日到來了。這顆星球將成爲各個勢力戰壕對峙的中央地區。 在鐵塔星球上,現在這顆星球原本藍色的天空變成了灰白色。核爆導致了大量細小顆粒在平流層中漂浮。每一方勢力都有自己的星球,所以當核戰爭打起來的時候沒人會珍惜這顆星球。

而鐵塔共和國也在這個時刻徹底分裂了。當核爆轟炸過後,在這個昏暗的星球上兩大集團的戰鬥開始了。

蔥翠行省,這是韓家的一個星球。任迪當初就是在這裏通過星門進入鐵塔共和國的。只不過當初戰爭接壤的星門已經隨着星門戰爭結束,而結束了。現在這個星球上一個個工業城市正在加班加點的冒着黑煙。大量的燃油,以及靠着燃油驅動的鋼鐵機械匯聚到了蔥翠行省的省會。

而蔥翠行省的省會,此時並不好,巨大的星門兩側,猶如被洪水一樣衝出來一條條溝壑,這是核武衝擊波造成的,從星門的另一邊傳過來的,蔥翠行省的對面已經被核打擊毀滅了。

受到核武餘波打擊的蔥翠城,一棟棟樓房就像被狂風吹倒的積木一樣,集體朝着一邊倒塌,鱗次櫛比。這些殘骸被清理乾淨後,留下了一塊塊地基顯示着當初這裏的繁華。

在列車的輸送,一個由自行火炮,坦克,裝甲車,雷達和機槍組合的防空車組,形成的機械化軍團送入了星門對面的戰區,執行爲期兩個月的作戰任務。

在覈戰作用下,大規模兵團作戰已經成爲了過去式,這種用八百輛各種作戰車輛,三千名作戰士兵爲主的部隊,將成爲核戰時代的主流配置。

彈藥補給,空投可以滿足,同時幾十輛裝甲車運輸一兩百噸彈藥物資也可以滿足,當然幾艘驅逐艦護送商船到碼頭也能可以滿足這支部隊的需要。二戰那種源源不斷,幾百艘輪船徹夜不停穿過大洋,在覈戰時代已經不行了。

現在這樣的交戰更像是紅色警戒的基地流,而不是鋼鐵雄心幾百萬軍隊組成戰線互推。

穿過星門來到鐵塔星球上空,可以看到這個世界的陸地戰爭侷限在海岸線上,而海面上則是成羣結隊的戰列艦在機動,天空中雙方大片的飛機在巡航。

當戰爭爆發後,大量的人類或者是返回星門或者是沒來得及返回星門就朝着內陸遷徙。鐵塔文明最嚮往的中心星球現在成了煉獄。

而在鐵塔星的空曠大洋的一個島嶼上一架航天飛機緩緩的停在了跑道上。隨着艙門拉開,一位眉心鑲嵌着藍色寶石的年輕男子從拎着一個金屬箱子從艙門中跳了下來。

這位英俊的男子,目光冷峻,看不出擁有力量,然而實際上,隨着步伐邁開。非常細微的微波,每秒四萬五千次的朝着周圍探測,這種能量控制精度,先天已經無法完成,這需要一個龐大的體系支撐。所以說這位身上是有着微型星門的。

他屬於未來公司董事之一名藍鎖。走到了高樓中的地下室裏,鐵柵欄的大門打開露出了電梯,在下降了一百三十米後,藍鎖來到了地下基地中。

在大廳中一層層能量柵欄落了下來,形成一個個半球型防護罩,在防護罩內,藍鎖點開了箱子,箱子上彈出了屏幕,屏幕上出現了光標密碼鎖,藍鎖手指點了幾下。密碼鎖打開了。

金屬箱子打開後,一個變換色彩的水晶出現在箱子內,緩緩的懸浮着。這是魔晶空間留在這個世界的痕跡,不過要論該如何使用這個魔晶。未來公司中知道的人極少。

但是藍鎖就是其中一個。在魔晶的正下方,三個來自鐵塔共和國的人類被綁在密閉的金屬空間中。隨着離子火焰在金屬空間內噴射。三個人灰飛煙滅後。

一股激光照射在魔晶上,一個球形的能量場出現,以魔晶爲球心,這個能量場剛好覆蓋了剛剛三個被燒死的人類面前。

魔晶需要對這個世界進行評估,然而魔晶沒有穿越者作爲媒介是無法瞭解這個世界的。就像人類可以看到二維面,但是無法在二維面下用二維生命的視角來看世界。

所以需要人,剛剛燒死的三個鐵塔人,就是藍鎖給魔晶介紹現在鐵塔星的情況。對於藍鎖來說這是最安全的手段。

當然還有其他方案能讓魔晶瞭解這個世界的情況,那就是和魔晶簽訂契約,來充當魔晶在這個世界眼睛。就和穿越怪藉助輪迴者探索世界的性質是一樣的。

但是這種方案不安全。早期未來公司的董事不僅僅是現在這麼少。當年魔晶也不叫魔晶,叫做神心。

當年幾乎百分之九十的董事都和魔晶簽訂了契約,魔晶給了這些董事強大的力量。但是到了後來一兩萬年後魔晶開始收網了,一個個董事全部死掉。

按照魔晶這種穿越怪,一點都不喜歡,自己的把柄留在這個世界,所以那幫董事全部被宣召魔晶空間中去了。所以反應過來,並沒有和魔晶簽訂契約的這些人,成爲唯一的高層。

開玩笑,沒那一個穿越怪是好心放輪迴者到一個世界稱王稱霸,養老的。魔晶給力量是引誘更多知曉魔晶的未來公司高層和魔晶簽訂契約。一旦目標完成後,就毫不猶豫的收網。

當神心被稱呼爲魔晶的時候,未來公司僅存的董事已經不在完全信任魔晶了。每次召喚輪迴者,是通過這種燒死人,讓魔晶力場覆蓋的模式,來通過死亡者來讀取這個世界的情況。

魔晶閃爍了一會,說道:“混亂度達標。預計投放八十人,六個隊伍的團戰。”

藍鎖說道:“提出申請,希望鳳凰,毒雲,誅魔,這三隻隊伍能夠參與這次任務。”

魔晶說道:“可以,請負責提供以下降臨條件。”魔晶上跳躍出了一個有六邊形格子組成的球形地圖,上面閃爍六個點。這個球形地圖顯示的是鐵塔共和國的地圖。

魔晶說道:“請在七十二小時之內,到達指定位置,爲空間戰隊提供座標。”

藍鎖說道:“還需提供什麼?這種團戰任務應該在弱隊和強隊之間進行戰力平衡。”

魔晶說道:“能否爲戰力第六第五兩隻隊伍,在鐵塔星現有勢力中安排合適的身份。”

在對話大廳中,藍鎖打開了身旁的光幕。一排排人員的照片出現在光幕上。這些人。如果仔細一看,鐵塔共和國,曾經三位將軍之一的白莫空將軍現在赫然在上。

未來公司在鐵塔共和國插手了不少眼線,當然確切的說是一些人投靠了未來公司。

這些投靠未來公司的人,現在均是未來公司董事的棋子,可以犧牲的棋子,未來公司的董事隨時可以一道命令,讓這些棋子被處理掉。

魔晶挑選了一下,選擇了其中二十七個人。藍鎖點了點頭,這二十七個被選中的人的圖像立刻變成了灰白色。

藍鎖說道:“我會將這些目標處理的,半個小時內,我會將這些人的細胞交給你。”

魔晶和未來公司董事的交談進入了尾聲,六個彈珠大小的光球被魔晶吐了出來。

四天後,在飛機上,一個光球逐漸變得通明,最後逐漸變得如同在空氣中消失,然而一剎那後,光球再次出現,變大。然後如同泡泡裂開一樣消失。裏面一羣人身着空降傘兵的服飾呆在飛機上。

在光球變透明,到突然再次出現,變大的那一剎那間。光球內部的時間過了半個小時。在這半個小時內,這羣人出現在光球中,然後醒來,看着光球外近乎靜止的場景。(因爲裏面一個小時,外面一剎那,在裏面看外面是靜止的。)

一幫歷經多個任務的輪迴者老手,對着四個新人簡單的介紹了一下任務,隨後光球破裂,他們降臨在這個世界上。

隨後飛機上走出來一批軍官,對於這種突然冒出來的空間戰士,這個位面的軍官並沒有大驚小怪,要知道這個世界可是有能量操控者的,部分能量操控者能跨空間的投放人過來。

對於這一批,董事會打招呼投放的戰士,軍官沒有插話問這些戰士從哪來,因爲在以前,敢廢話的都被董事會清理掉了。

當然魔晶投放的空間戰士也不會廢話。魔晶對空間內的戰士各種制約是嚴格的。

這位軍官冷冰冰地說道:“二十分鐘後,你們將到達目的地,檢查身上的跳傘裝置。”

這時候一位宅男模樣的新人說道:“我不會跳傘。”這位軍官拔出腰間的槍械,迅速對着這個新人頭上開了一槍。一旁的資深者冷笑的看着這一幕。

這位軍官做完這個說道:“既然拒絕命令,那就沒必要存在了。”

鏡頭切換到另一幕,在海面上,一位鐵塔共和國的驅逐艦的艦長休息室中,一位艦長,看了看鐘表。

這位艦長是未來公司放在鐵塔共和國的眼線。在這個密室中,他打開了一個帶有六芒星眼符號的盒子。打開盒子后里面露出了一個幽幽的空間蟲洞。

這個空間蟲洞固定時刻出現,固定時刻消失,這是身爲能量操控者藍鎖提供的蟲洞。這位艦長在兩天前得到消息要在這個時間打開盒子。

在以前這位艦長多次得到這樣的消息,每一次從蟲洞中都得到了不小的好處,比如說上次就是全身被被蟲洞力量易經伐髓了一次。

但是這次不一樣,欣喜的看到蟲洞後,艦長眼神逐漸變得空洞,隨後蟲洞中出現了一個小藥丸,這位艦長呆滯的將藥丸送到嘴裏,三十秒後氣絕身亡。隨後蟲洞放出了光芒,一個光球沒入這個艦長的屍體內部。而蟲洞緩緩的漂浮在艦長屍體上方。三分鐘後導致艦長致死的有毒化學物質從他體表析出,隨後被蟲洞吸乾淨。五分鐘這個艦長眉毛動了動,隨後蟲洞消失。

這一切都在艦長室這個密室中發生。 “我可以走了……”任迪說道。

在任迪面前,大片的苗圃上正在生長,在五個月這個內陸地帶,天狼會變成了第一大組織勢力。在這個逃難者多如狗的時期,掌握了糧食就等於在內陸掌握了世界。

鐵塔星球是擁擠的,同時也是空曠的,這顆星球有着大片無人區,所謂的繁華地帶都是在沿海,內陸只有超級大河上纔會出現大城市。這也就是這個世界核彈滿天飛。天狼會卻還是能擴大勢力的原因。

幾萬枚核彈,對於城市地區來說是滅世,一個核彈的殺傷半徑不超過四公里。所以遠遠不能覆蓋全球。大家在這個星球上甩核彈,基本都集中在了沿海城市密集地區,以及對海洋上的戰艦集羣進行打擊。

對於內陸那些沒有星門的小鄉鎮,現在兩大勢力都沒人管他們。當然並不說核彈威力不足以滅世,在交戰五個月內,這個星球的同期溫度降低了五攝氏度。這要發生在地球,全球糧食產量瞬間減產一半,各大強國就要迅速執行糧食配給制。一個個二等強國之間爲了轉移矛盾就會迅速爆發戰爭。

因爲糧食消耗無法保障了。在這個世界上,大城市有星門,星門背後的星球可以提供足夠的糧食,但是現在所有大城市被核武器盯上了,不適合生存。而小城市沒有星門,在這個戰亂的年代,城市和城市之間的交通已經斷絕。城市周圍的糧田全部荒蕪。過多的人口吃光了一切可以吃的糧食,所以就變成了混亂區。

而這個問題現在有所緩解,天狼會爲首的一大批內陸民間勢力開始種植草木,然後飼養蟲子。

天狼會的種植技術並非什麼容易封鎖的高科技。無論是蟲子還是草種,都是很容易盜取的東西。所以這些內陸被遺忘的地區,一個個大大小小的民間勢力開始蓬勃發展。

他們開始收集車牀。以及啓動原本廢棄的化工廠,開啓了槍械等軍工製造。相互之間在武裝衝突。和沿海機械化兵團對抗不同,這裏技術程度很低,但是對抗非常廣泛。而且也沒有核武器。

鐵塔將繼續按照自己的意願發展下。任迪該推動的推動了,該留下的可能也都留下了。

鏡頭切換。

在沿海地區,任何一家勢力都能解決這些在內陸避難者勢力。但是現在在沿海任何一家勢力都沒空將手伸到內陸來。在沿海和海洋上,戰爭可以用慘烈來描述。

至少有十八個勢力的星門失守。核彈在鐵塔星這邊炸燬了星門周圍的一切,然後在覈爆的高溫尚未散去的時候,進入星門,將核戰火燒到了那些勢力佔據的星球上。核戰已經從鐵塔星朝着其他星球波及。兩大集團都在嘗試毀滅對手。

現在的情況並不是哪一個勢力認輸就能停下來的,必須要一個集團中所有的成員全部打倒,戰爭纔會結束。就像一戰的同盟國和二戰的軸心國。 言天神算 地球上這兩個一戰二戰的戰敗方,並不是身爲一個集團承認自己戰敗的,而是一個個勢力被打敗後,才投降的。

一戰的時候,俄國崩潰,不代表協約國崩潰,英法兩國依舊有決心打下去。二戰的時候,意呆利先退場,德國一直撐到首都被蘇聯坦克拿下,而東方日本,則是被在兩個原子彈後才投降。

世界大戰,兩個集團任何一個小國都有資格製造衝突讓戰爭開啓。例如塞拉熱窩。而在戰爭集團中任何一個大勢力都無法說服自己一方和敵人一方所有勢力停手。讓戰爭停下來。比如說一戰後期的德法英,沒有一個能呼籲戰爭結束。

民主難以辦成大事,而世界大戰中軍事同盟的軍事集團,也難以在戰略意志上統一。只能駕馭着戰車粉身碎骨的撞上去。

這場戰爭註定是要以一方倒下爲結局的。只不過這個世界任何一方勢力都很難倒下。因爲他們能夠利用的資源太多了。所以一切都擴大化了。

大昂,在金鑾殿的魏林巖看着來自,鐵塔共和國總統的最新要求,這個要求是一紙不平等條約。

按照條約要求,大昂要租借一些沿海城市。租借時間長達五百年。這些沿海城市距離鐵塔和大昂的接壤星門不超過均不超過兩百公里,並且在這兩百公里距離上鐵塔要獲取修建經營鐵路的路權。

現在鐵塔共和國和大昂的接壤星門共有七十四個。除了大昂的首都星之外,大昂在每一個星球上佔據的領土均不大,難以遠離星門一千公里的範圍。這就是鐵塔共和國的州府。

而鐵塔共和國(天行會)的計劃是在這些星球的其他大陸,移民建造工業中心,然後通過龐大的航運體系將物資運輸到數個租借港口城市上,最後蘇姐港口城市將物資轉運到星門中。

也就說在這個計劃中,大昂在自己控制的星球上,僅僅控制一個個不超過華北的領土。鐵塔共和國要佔據其他的領土,完成工業生產,然後支援鐵塔星的戰鬥。

隨着世界大戰的拉鋸,各方均會注意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所以大昂捲入戰爭是註定的。

但是讓魏林巖感覺到棘手的是,和大昂接壤的七十四個星門。分別在各個星球上。七十四個星門,其中五十六個星門現在被天行會控制。而剩下的星門現在被鐵塔共和國的另一方勢力控制。

這就意味着大昂絕不是後方。若是大昂的星門只在一方控制,大昂只需要站在一邊就行了,但是現在大昂和鐵塔的星門在鐵塔共和國兩方控制下,這就像一個熱水袋破了兩個洞,這兩個洞一個洞進氫氣,另一個洞進氯氣。這是要將熱水袋炸破的節奏。

魏林巖的案頭上同時出現了兩份通牒。而在一旁桌面上則是大量的告急文件。兩大勢力正在瘋狂的搬運物資進入大昂的星球上,並且佔據其他星球。

因爲大昂的首都星是衆多星門的交匯點,所以已經能夠看到戰鬥機在大昂的天空上飛行。在天空中交戰。

這些天空上的戰機交戰,是爲了搶奪大昂上萬個星球的交匯點——大昂首都星。不讓對方勢力通過這個交匯點,搶佔很多的資源星球。

鐵塔共和國的戰爭進行到了現在,已經變成了資源的比拼。就在魏林巖頭疼的時候,魏林巖猛然擡頭,走到了窗子前,在遠方大半邊猛然亮了起來。

感受到這一幕魏林巖睜大了眼睛呆滯的看着天邊,作爲一個在多個位面穿梭的戰士,他在那些科幻的未來世界中(科幻是以他的時代爲標準)見過這一幕。比太陽還要輝煌的火焰,在他的領土上炸響。

首都星不在覈打擊的範圍內,但是首都星上滿大街的電燈,在這幾年裝的電燈忽明忽暗的閃爍着。空氣中瀰漫着電閘跳閘的焦糊味道。這是磁脈衝效應造成的。

光逐漸黯淡下拉,魏林巖對着赤紅的天邊緩緩地說道:“大昂,大昂到底做錯了什麼?”

大昂遭遇的並不是個例,幾乎所有和鐵塔共和國接壤的下屬文明均遭到了兩方勢力的爭奪。

在爭奪的過程中,那些星球的原生文明難免遭遇到了波及。這些被波及的星球上原本低級文明受到重創。而這些文明的結局最終將是消亡。

這些個文明內部,物資穿過星門的交流量要小於,和鐵塔共和國接壤星門的物資吞吐量。斷開,變成一個個獨立的星球。事實上這是必然的事情,現在的鐵塔共和國對一個個附屬文明瘋狂的汲取物資。

在大昂所有物資穿過星門最終流入鐵塔的領土上。這種物資量,遠超過大昂文明體系內的物資運輸量。大昂將不再被星門體系認爲是一個獨立的物資流通個體,而會被認爲是鐵塔共和國星門體系下物資流通的一部分。

更簡單的來說,如果一百萬噸物資,在大昂一萬個星門中相互流動,只有一萬噸流出了大昂進入了鐵塔。可以視大昂一萬個星門是一個較爲獨立物資流動體系。星門體系則會按照這種物資流動,將大昂判定爲一個文明。

但若是這一百萬噸物資,有九十萬噸流出了大昂這一萬個星門的體系,最後流到了鐵塔那三萬個星門的體系中。這就意味着大昂這一萬個星門,在物資流動上已經成爲了鐵塔那三萬個星門物資流動體系的一部分。大昂這個文明已經不獨立不存在了。星門體系要按照規則調整一下。

處於星門的規則,鐵塔共和國的星門不得超過一定上限,多餘的部分會被斷掉星門。星門體系可不會讓文明利用這種漏洞擴大領土,會強令鐵塔斷掉多餘的星門,這種斷掉自然是斷掉大昂的星門。大昂將失去一個個星門連接的星球。

這些有了高等技術卻因爲星門被強制斷掉,而獨立星球會在接下來的星門戰爭中用上千年的時間相互兼併,當然這是以後的事情了。

對於鐵塔共和國的兩大勢力來說,他們是在燃燒附屬國的領土來支持作戰。當然作爲必定要損失調的領土,用不着心疼,直接用核彈炸。大昂必將四分五裂。

魏林巖所問的:“大昂究竟做錯了什麼?”任迪如果還在的話,可以給他答案——落後就要捱打。 在鐵塔共和國內陸的小鎮中,大量的逃難者聚集着,從這個街道的人流狀況來看這裏已經恢復了秩序。

街上拿着刀槍的武裝成員,這些武裝隊員的站姿當然不能和正規軍相比,歪歪斜斜的靠在摩托機車上,充其量就是個流氓集團。由於核戰造成的天氣異常,每個人的衣服很厚實,看不到遍佈全身的紋身,但是臉上紋的就如同鬼怪一樣。

在街道的十字路口上兩個武裝人員,點燃剛剛從兩個逃難者身上搜刮菸草,大口大口的吞雲吐霧。以下是這兩個二傻子的對話。

甲:“最近,我們這裏新開了一家醫院。有了點新東西。”

乙愜意的吐了幾個菸圈說道:“怎麼,你想進去?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甲猥瑣的盯着乙的下半身:“那裏來了一位新的醫師,在逃難前,他是專門執行變性手術的,能把男人變成女人。很適合你獨特的口味。”

乙臉上也露出臭味相投的表情說道:“科技真的是發達啊,幾十年前,還沒有超級能量炸彈,現在一顆炸彈就能毀滅人類城市。現在人類能將男人變成女人,你說要是變成女人後,又生了孩子,該叫他爸爸還是媽媽。”

甲說道:“誰知道呢?科技發展,遲早會達到的。這不已經快了嗎,男人都能變成女人了。”

這是一段毫無營養的葷話。而在一百米外帶着斗笠的任迪聽到這些話,無奈的搖了搖頭。以二十一世紀的知識量來聽這場對話,無疑是很荒謬的。變性只是改變外形,而變形不代表能繼承所變性別的生殖功能。繁衍牽涉到了染色體交換形成新的個體。而變性並不能改變xy染色體信息。

而這些人看到了,變性手術技術上達到了,認爲男人生孩子的技術也距離不遠了。

二十一世紀的人類能從知識量上,俯視這兩個傢伙的無知。但是這個在態度上所犯下的問題。二十一世紀的地球人犯下的不少。例如說新聞上出現了人類控制的機械裝置,一大幫人就瘋狂鼓吹這是高達即將替代坦克的開始。

縱然很多人在評論上說這在工程學上不切實際,那些鼓吹的人也是用這兩個鐵塔人一樣的語氣來回應:“技術在發展,未來遲早會達到的。”

或者後面還加了一句:“一百年前北洋水師也是和你一樣看法。”

二十一世紀的這些地球人所在態度上犯的錯誤,和鐵塔共和國這兩個傻蛋一樣。而由於鐵塔共和國亢長的歷史,以及民衆低劣的知識量,能讓任迪能夠更加清楚的識別這個錯誤。

科技可以憧憬,但是絕不能躺下來,在什麼都不幹的情況下寄託未來能夠實現。

科技能夠實現夢想,但是絕不能對任何科技抱有能完美實現夢想的過分期望。

科技道路上有着設想和實際有衝突的技術難點。絕不能在外行人鼓吹下,就能無視中途步驟,大躍進一躍而過。

鐵塔人就是這樣,大部分人或許連談論科技的資格都沒有,一個個想着科技的好處,沒有一個思考技術晉級到下一步的障礙。這樣的思想瀰漫在鐵塔共和國中。就相當於整個社會像大爺一樣對着解決技術難題的工作者提要求。這些大爺們貌似對科技很關心,但是一個個都不知道解決技術障礙的難度。

這種對科技貌似關心的態度,就是葉公好龍。一旦科學突破,達不到他們的預期,他們就會在失望中,詆譭工作者的無能。說他們浪費了經費搞出了無用(沒達到他們幻想標準,就是無用。)

資本認爲自己是推動科技的主動力,導致了信息時代後,科技進步乏力。其根源就是社會資源的控制者(壟斷財閥)自大的認爲是自己的需求,纔是技術進步的動力。

同樣是鐵塔也正是這些個坐享其成等待未來科技降臨太過於普及,整個社會都不思考科技實現難度的社會態度。都是索求者,而沒有作爲科技障礙解決者的意識。導致了鐵塔共和國的科技非常緩慢。

工業生產條例衆多,改進工業生產任何一個步驟都需要大量麻煩的實驗。技術進步是一步步麻煩的,技術研發成功的進度條,不是沙漏順理成章的漏下來,應當把它看成迅雷下載進度條,極有可能百分之九十五,就沒資源靜止下來的模式。

“這是一個錯誤。”任迪繼續繼續給總結了所有文明都有,但是鐵塔格外明顯的錯誤。

任迪在特定的歷史條件下走到了終極,然而這種對文明歷程錯誤的總結,是很深刻的反省回顧。三階的強弱不是看力量,而是看變量。若是三階可能發生交戰,一方殺不了另一方,對抗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能夠認識到更多的錯誤,斬斷更多的虛妄的三階,在對抗的過程中,能夠掌握更多一點的主動。這個世界,任迪確定自己不會死。但是任迪現在也同樣確定,在這個自己隨心的任務中,自己引起的對抗遲早會出現的。

混在人羣中,任迪就這樣離開了這個小鎮,當然任迪還帶走了一個人,一個不適合在這裏生存的人。

而此時在上千光年外的宇宙中,承載任迪三階思維體的鏡面緩緩離開了那顆紅矮星,在兩年半時間內,紅矮星的星球已經被改造完畢,在高原上,原本連接南葉國的巨大的巨石狀態的星門豎立着。任迪將星門豎立的位置是在高山的山坡上。

山坡角度是七十五左右。由於海拔較高,以及特殊的地形條件,這裏的風速常年在十三米以上。而由於星門突兀的出現,高山的氣流中形成大量不確定的湍流。

任迪將這個南葉國的星門開的非常有意思。七十五度的山坡,意味着老司機都沒法把地面載具開進來。山坡上的疾風湍流,意味着小型飛機飛過來就會迅速被卷飛。至於大型飛機,對不起,這個三級文明星門高度在三十米,還是飛不過來,飛過來還是得空難。

南葉國的星門之所以放在這,是任迪人爲規避核大戰波及這個星球。讓攜帶核彈的載具過來沒法展開,就算花費巨大工程展開後也沒法移動,沒法在旁邊佈置防空火力。形成核武發射基地。

這個星球上即將開啓另一個星門,是以啓勉身上的星門座標開啓的。

天空是藍色的,海洋是清澈的。大量的草本植物在星球上生長。任迪用心的改造了這個世界。

鏡頭切換到地下隧道。啓勉正在和一大羣年輕人在倉庫中琢磨厚厚一大疊資料。

極品透視小仙醫 地下世界的電力不夠了。這個很現實的問題擺在了地下世界的年輕人面前。他們可沒機會講什麼等到電工來解決。等到地下電力體系繼續發展之類的套話。

擺在地下世界年輕人面前的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這個地下避難所未來所有設備壞掉了該怎麼辦?挖土把自己埋起來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