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72 Views

趙小川注意到了衆人的視線,知道自己是有些失態了,穩了穩心神,沉聲道:“我說,你不可以帶走他?”

Written by
banner

“憑什麼?”莫問聲音更冷了。

“就憑我不答應!”

趙小川一揮手,周圍包圍着衆人的白骨面具怪物齊齊發出嘶吼的叫聲。

衆人這才從眼前的局勢中反應過來,自己這些人實際上已經被趙小川包圍了。 珠海酒店大廳,陸家人依然氣焰囂張。

對陸家而言,此刻,他們似乎還沉浸在自己是洋城頭號世家的美夢當中。

「姓秦的,就算不是你們服務生撞倒了我們少爺,那又如何?」

「我們少爺是在你們酒店摔倒的,難道你們酒店就沒有責任嗎?」

「不錯,誰讓你們把酒店地面整這麼滑的,賠錢!」

陸家幾個下人,紛紛叫囂道。

此刻,就連圍觀的人,都有些看不下去。

「陸家人也太霸道了,這種恬不知恥的話,居然也能說出來,便秘還怪地球沒引力唄!」

「呵呵……王金虎一死,陸家就以為,這裡是他們的天下了,能不霸道嗎?」

在一片議論聲中,秦穆然嘴角一揚,微微一笑。

看來,他今天有必要讓陸家人明白一個道理:現在的洋城,姓秦,不姓陸!

秦穆然轉身,目光看向陸傾城。

「老婆,你今天有點兒累了,先回房間洗白白等我,我處理完這裡的事情,就去陪你。」

秦穆然笑道。

「討厭,那你下手輕點兒,我先回房間洗個澡。」

陸傾城回道。

秦穆然的實力,陸傾城很清楚,擺平這幾個貨色,對秦穆然而言,簡直都不需要他親自動手。

「我老婆膽子小,我怕她做噩夢,所以讓她先走,陸少爺,現在咱們繼續。」

秦穆然笑道。

陸永慶臉色一沉,借著幾分酒意,冷聲言道:「姓秦的,我還是剛才那個條件,一百萬,一分錢不能少。」

「好,唐經理,去財務取一百萬現金過來!」

秦穆然言罷,唐金輝立刻執行秦穆然的命令。

幾分鐘,唐金輝帶著兩名保安,拎著一百萬現金,放在了秦穆然腳下。

秦穆然掃了眼地上的一百萬現金,目光看向陸家人。

「錢就這在這兒,不怕死的,可以過來拿。」

秦穆然音色平穩,神情自然。

陸永慶愣了一下,立刻將身邊一個陸家下人推了出來。

「拿上錢,咱們走!」

陸永慶說道。

那名陸家下人,直接朝秦穆然走了過來,在他看來,秦穆然可能只是想花錢買平安。

畢竟,做餐飲酒店生意的,最害怕有人鬧事。

那名陸家下人,走到秦穆然面前,彎腰拿錢,此刻,秦穆然朝石大壯看了一眼,石大壯立刻心領神會,身影陡然一閃,速度極快,沒等其他人反應過來,石大壯已經出現在那名陸家下人面前。

咔嚓!

只聽一聲脖頸骨頭斷裂的聲音,那名陸家下人,甚至連痛叫的機會都沒有,直接一頭栽在錢堆上,嘴角溢出的鮮血,浸透了一片紙幣。

「啊?」

「殺,殺人了……」

圍觀的群眾,個個被嚇的臉色鐵青,雖然他們預想到各種情況,但沒想到,秦穆然居然一聲不吭,出手就是殺招。

殺伐果斷,毫不拖泥帶水。

「姓秦的,你,你居然敢殺我們陸家的人?」

陸永慶的聲音,顫顫巍巍,內心已經開始被一股恐懼所籠罩。

而眼前這一切,對秦穆然而言,彷彿就像家常便飯,似乎並沒有什麼可圈可點的地方。

他只是想給告訴洋城陸家,今後的洋城,已經不再是過去的時代了!

「現在,還有誰想拿這一百萬?」

秦穆然聲音冰冷道。

陸家剩下的四個下人,早已嚇的臉色鐵青,渾身盜汗。

「少爺,姓秦的就是個瘋子,這裡是他的地盤兒,咱們還是不要招惹他了!」

一名陸家下人,心驚膽戰說道。

此刻,陸永慶渾身的酒氣,已經被嚇醒了過來。

「姓秦的,你等著,我們陸家跟你沒完……」

說著,陸永慶兩腿已經打顫,朝酒店大廳外就要跑,可沒跑出幾步,一道身影,快速擋住了去路。

「你,你想幹什麼?」

陸永慶驚恐道。

「在我們秦家的地盤上,碰瓷砸場子,我要是就這麼放你走了,那我豈不是很沒面子嗎?」

秦穆然笑道。

「那你還想怎麼樣?」

陸永慶驚恐道。

秦穆然臉上,掛著一絲笑意,步伐從容,走到之前被陸永慶冤枉的服務生面前。

「冤枉了我的人,還動了手,你自己看著給個交代吧!」

秦穆然言罷,淡然抽出一根香煙,自己點上,愜意抽了幾口。

「姓秦的,我不就是打了他一巴掌,大不了本少爺賠錢就是了,一巴掌,一萬塊錢,夠了吧!」

陸永慶言罷,立刻讓手下湊出一萬現金,心有不甘扔到那名服務生面前。

「一巴掌,一萬塊錢,呵呵……」

秦穆然冷笑一聲。

「怎麼?一巴掌一萬塊錢,還嫌少嗎?」

陸永慶囂張喊道。

對於一般人而言,挨一巴掌能掙一萬塊錢,確是不少了,甚至有人遇到這事兒,還願意多挨幾巴掌。

但在秦穆然看來,這不是錢的問題,是尊嚴,態度,誠意的問題。

「不少。」

秦穆然冷冷說道。

言罷,秦穆然彎腰,從地上拿起一捆現金,剛好十沓。

秦穆然提著錢,朝陸永慶一步步逼近過來,雖然面帶笑容,目光卻讓陸永慶不禁打了個寒顫。

「姓秦的,你別過來,你想幹嘛?」

「你們幾個都是死人嗎?上,給我攔住他!」

陸永慶一聲命令,身後四個下人,立刻揮起拳頭,朝秦穆然迎面衝來。

這時候,石大壯快步出擊,揮起鐵拳,三下五除二,短短几秒的時間,四名陸家下人,全部斷胳膊斷腿,倒在地上,一片慘叫連連。

陸永慶轉身準備逃跑,可腳剛抬起來,還沒等落地,便覺得肩膀一緊,被人牢牢抓住。

「姓陸的,我們老大沒讓你走呢!」

石大壯揪住陸永慶,冷聲說道。

「你們到底想怎麼樣?」

陸永慶吼道。

秦穆然神情淡然,拎著一捆現金,走到陸永慶面前,臉上帶著笑意,將手裡的一沓錢,直接扔在陸永慶面前。

「陸少爺,你不是說,一萬塊錢一巴掌嗎?」

「那我先來十萬塊錢的。」

陸永慶眉頭一皺,沒等張口說話,石大壯一巴掌拍來,只聽「啪」的一聲,陸永慶整個人頭暈腦脹,直接倒在了地上。

圍觀的人,都忍不住一片唏噓,這才一巴掌而已,陸永慶就被打的起不來了。

十萬塊錢!

十巴掌!

這種錢,陸永慶恐怕是有命掙,沒命花呀! 周圍鬼影重重,怪物們張牙舞爪,不少御鬼士們顫顫巍巍,但莫問卻怡然不懼,而是冷笑道:“一幫魑魅魍魎,也敢在我茅山派面前叫囂?”

莫問聲音很低,但卻清楚地傳到了衆人耳中,讓所有人煩躁的心境漸漸平復下來。

而那些鬼魅的叫囂聲,咒罵聲,竟然在一時間壓制不住莫問的聲音。

趙小川心中一沉,感受到了莫問的強大,面色凝重了許多。

他身旁的霸王靈體和鬼胎似乎感受到了趙小川的情緒,變得焦躁不安起來。

“對了,眼前的趙小川剛纔可是打敗了黃大師!”

正當大戰一觸即發之際,一旁的龍傲天忽然插嘴說道。

周圍人驚訝地看向龍傲天,不知道他爲什麼會提這一茬。

趙小川微微皺眉,總覺得對方話中有話。

正當他思考時,一股寒意從他的身旁傳來,是莫問。

“輪迴者,你擊敗了那隻黃皮子?”莫問寒聲道:“你果然很厲害,不如我們兩個較量一番如何?”

“龍哥,這..”崔美美不解,低聲說道。

“這傢伙果然還是沒有變!”龍傲天輕笑道:“這茅山派雖然說人丁稀少,但是傳人卻都最看重門派之爭,而黃大師輸給了趙小川,這相當於打茅山派的臉,莫問怎麼會忍得住?”

星兒眼中一亮,急聲道:“那麼說龍哥,這都是你早就料到得了?”

龍傲天微微點頭,剛想說些什麼,卻發現趙小川向着他望來。

“好警覺的小子!”龍傲天微微一驚,但很快臉色便恢復了原狀,笑着指着旁邊昏迷的蔣舟舟。

趙小川冷哼一聲,又看向莫問,道:“你要戰,那便戰!”

說完,包圍着衆人的面具鬼物們張牙舞爪的衝向衆人,而霸王也瞬間化作一道烏光向着莫問衝去。

“殺,殺,只有殺了這些鬼物,我們纔可以存活下去!”

“魑魅魍魎,受死,看招!”

周圍地御鬼士們和那些面具鬼物們廝殺起來,手中的鬼器化作一道道靈體和麪具鬼物相互間碰撞,發出耀眼的火花。

同時霸王也和莫問戰在了一起,兩者之間打的更是難捨難分。

只見霸王手中的匕首再次變大,閃爍着耀眼的寒光,每次砍向莫問時,匕首都會與空氣發出一陣嗚嗚的響動,而空間中如同黑線的空間裂縫顯現,每一次裂縫都險之又險的擦過莫問的蓑衣。

莫問進退之間似乎遵循着某種神奇的步伐,讓人看得眼花繚亂,彷彿有五六個莫問在空中不斷翻騰着。

在場的衆人都知道那不過是莫問步伐過快而在空中留下的幻影,但依然忍不住驚歎。

只因爲此刻的莫問身上完全沒有任何靈體的波動,也就是說他的移動完全是在靠體力支撐的。

“星兒,快點帶着其他人趁機逃跑,還有記得和葉楓在一起!”龍傲天看到混亂的場景,低聲說道。

而他話音剛落,葉楓的聲音便傳了過來:“不要找我了,我和你是同樣的想法!”

兩方人馬相遇,一番合計後,都打算逃跑。

不過就在他們打算這麼做時,蔣舟舟似乎成了一個難題。

“我們必須放下蔣舟舟,”葉楓說道:“雖然雙方都在大戰,不過趙小川和莫問的視線其實都在這裏,若是我們帶蔣舟舟走肯定會引起他們注意的。”

龍傲天沉吟片刻,點頭道:“好吧,就按照你說的辦吧!”

商量好後,兩夥人馬打算離開,而就在這時李文淵卻突然竄出,將蔣舟舟搶到手中,然後竄到了場地中心。

日本戰國走一遭 “都不要動手,給我停下!”李文淵右手拿着一隻尖銳的骨臂,顯然是從地上撿來的,衝着衆人吼道。

人們已經殺紅了眼,根本沒有時間理會他,而趙小川看到後,眼中寒光一閃,身旁的鬼胎則向着李文淵衝去。

“該死的,別想帶走我們茅山派的人!”莫問大吼一聲,身上的蓑衣斗笠驟然爆開,露出一聲青衣和俊秀的臉龐。

“這傢伙真的是莫問?他的年齡不會超過二十歲吧?”有人注意到了莫問的相貌,驚訝的叫道。

龍傲天和葉楓也是微微一怔,沒想到對方竟然會是如此年輕的人。

鬼胎沒有理會莫問,長着大嘴向着李文淵吞去,彷彿要一口將他整個人吞下一樣。

李文淵臉上露出了驚恐的表情,但很快他便發現自己身前多了一個熟悉的人影。

是莫問!

“你.。。”李文淵看到莫問瞬間出現在自己身邊,大吃一驚。

只見莫問單手成爪,狠狠地向着李文淵抓來。

李文淵想要躲避,卻震驚的發現自己的身體根本就不受自己的控制,完全僵在了原地。

“砰!”

一個拳頭從李文淵的身後伸出,一拳砸在莫問的掌心。

莫問頓時臉色一白,快速的向着身後退去,同時咬牙恨聲道:“輪迴者!”

沒錯,救下李文淵的人正是趙小川。

趙小川擊飛莫問,冷哼一聲,緩緩地收回拳頭,然後轉頭看向昏迷的蔣舟舟。

然而就在他轉身的剎那,一柄包裹着黃符的桃木劍狠狠地從他的胸口穿了過去。

“噗~”

血花四濺,一蓬鮮血灑在李文淵猙獰的臉上,而李文淵手中握着桃木劍的另一端,惡狠狠地說道:“趙小川,我要你爲我的若曦償命!”

桃木劍上的金色符咒燃燒起來,一個個奇異的字符在從桃木劍上閃爍着,如同網狀一般向着趙小川的身體上爬去。

趙小川聽到李文淵的話,身體一顫,眼中閃過一絲痛苦,仰天咆哮一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