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5, 2020
45 Views

“以往的戰鬥,我的精神力在對手面前處於絕對的領先。即便精神力化形,也能夠碾壓對手。

Written by
banner

可如今,我面對的是幽靈,它本就是精神力產物,沒有強大的執念,也就不會讓它存留於世間。

領主級別的幽靈,它的精神力境界應該和我不相上下。若是領先於我,那條叫什麼幽蟒的早就把我的火龍給絞殺了。

看來它是經常進行這樣的戰鬥,精神力的損傷程度只要控制在一個合理範圍內,它就能忍下所有的傷害。

呀呀個呸的!一個死了的人都能做到,我這個活着的人還做不到嗎?我還就不信了,憑我的精神力還制服不了這個小小的幽靈領主!”

看似內容很多,實際上在妙俊風的腦海裏只有一瞬。

咬緊牙關,努力適應着現在的狀態,並在這種適應中不停的給火龍加力。

通道另一邊,幽靈領主收起了輕蔑的笑容,它從幽蟒的身上感覺到了火龍的變化。

“該死的小子!你竟敢戲弄於我!”幽靈領主咆哮了一聲後,擡手一揮,又釋放出一條藍色的幽蟒。

一龍鬥二蟒,火龍的身軀本就比幽蟒要大,防得住一邊,另一邊就要空出來。

遭受到雙重攻擊的火龍雖然在它的身上看不到一點傷痕,也看不到它的頹勢。但它的主人妙俊風,此刻很煎熬,臉上再也沒有一點血色。

“說什麼也得忍住,這是修行,這是歷練,這是對我精神力的捶打!若是連這關都挺不過去,那就算修到元神之境又如何!

我不能讓師父失望,我要戰鬥,我要讓師父知道,我仍然是那個我,一個不忘初心,認真修行的我!”

不屈的鬥志,讓妙俊風即將乾涸的精神之海出現了翻涌之勢,一股股來自四面八方的金色溪流不停的注入精神之海,緩解着乾涸的態勢。

溪流的流量越來越大,注入的量已經開始超過消耗的量。當注入和消耗達到一個平衡時,精神之海忽然間縮減起來,其勢之浩大,其速之迅捷,讓妙俊風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幸好精神之海只是縮減到了原先的一半,若如不然,妙俊風真的要被這難以掌控的現象給當場嚇暈。

平復心情,一心二用,戰鬥還在繼續。

有利的地形讓自己不用擔心幽靈領主的襲擊,只要火龍和幽蟒的戰鬥仍在,它就不敢輕舉妄動。

探查着變了模樣的精神之海,妙俊風發現,面積雖然縮減了一半,但質量確是提高了兩倍都不止。

從精神之海中取出一滴精神之液,仔細的感受着其中的變化。

這一滴精神之液比原先的精神之液更加的純粹,晶瑩,濃縮,充滿了飽和之感。一滴的質量要勝過原先的十幾滴。

“好傢伙!原來是朝着好的方向變化!雖然縮減了一半的面積,但我感覺,無論從穩定性還是強韌性,如今的精神之海遠勝於從前。

哼哼!你以爲就你會耍兩條蛇嗎?我可是能控兩條龍!”

“昂”的一聲龍吟,又一條火龍從妙俊風的眉心裏遁出。

這條火龍無論從質感還是神韻上來說,都要比先前的那條火龍更加讓人感到龍威十足。

“嘭”的一聲,龍尾一掃,一條幽蟒狠狠的撞到了牆壁上。

又是“嘭”的一聲,龍爪一拍,另一條幽蟒被重重的拍到了地面上。

“昂嗡”的一聲,龍族的驕傲在這一聲中盡顯。隨即,先前的那條火龍毫不猶豫的融入了正在顯威的火龍身體中。

雙龍合一,火龍龍目一亮,龍族特有的霸氣從它的身上散發而出。

雄渾有力的霸氣,打在兩條幽蟒的身上,令它們的身體一點點的開裂起來。

“收!”幽靈領主大喊一聲。

它可不敢去賭,一旦兩條幽蟒碎裂隕滅,自己的身體將會受到無法彌補的傷害。

“小子,你實話告訴我!你對精神力的領悟究竟到什麼境界了?爲什麼現在的你讓我感到比之前強大!

你到底是隱藏了實力還是你壓根就沒把我放在眼裏,在戲耍我!”

幽靈領主的咆哮讓妙俊風感到很好笑,自己有必要戲耍它嗎?要不是自己的不屈意志,現在的自己恐將已成爲它的階下之囚。

“幽靈領主,我不知道在你們這對精神力是如何劃分的。我的精神力境界按照我們那的說法,達到了有形有質之境。

另外,我沒有戲耍你的意思。在剛纔的戰鬥中,我差一點就要撐不住,幸好我有所悟,讓我在戰鬥中有了些許的感悟。

接下來,就是你看到的。說句心裏話,我能有現在的成就,還要多謝你。”

“哼!少得了便宜賣乖!要不是我和路易伯爵有契約,你以爲憑你如今的修爲能戰勝我嗎?”幽靈領主很不服氣,但卻也是個輸得起的幽靈。

“承讓!與你一戰,我也收穫頗多。日後若是再對上領主級別的幽靈,我便不會再像今天這樣顯得那麼蠢笨了。”

“哇哈哈…,不錯,能夠主動承認自己不足的人,將來的成就不會比現在差!

好了,你通過我的考驗了,你可以離開了。”

“謝謝。”妙俊風對着幽靈領主行了一禮。

“我感受到了你的誠意,你很不錯。年輕人,繼續努力吧!”

幽靈領主收起了冷酷的面容,現在的它看起來就像是一位慈祥的老者,目光中充滿了勉勵之色。

與這邊隔着一堵牆的密室內,路易伯爵臉上的神色在不斷變換着。

他不明白幽靈領主在今天的反常,若是它用全力,妙俊風說什麼也不會通過這輪考驗。

最讓他感到凝重的是,妙俊風的悟性太妖孽了,竟然能在戰鬥中突破。即便這是一場不兇險的戰鬥。

“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與他合作,也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吧!” 路易伯爵早先一步等在木門通道的門口。

雖然他與幽靈領主簽訂了契約,但並不代表他就可以隨意驅使幽靈領主,更別說碰到那藍色的冰晶了。

“路易伯爵,你應該去教廷的聖騎士學院學習一陣子,這對你有好處。”

“謝謝,我是紳士。不過我準備讓小亮去。我們家族在我這一代晉升到伯爵已經是極限了,可在小亮的身上,我卻看到了無限的可能。”

“知子莫若父,他是你兒子,你自然知道他是不是這塊料。

路易伯爵,我的實力令你感到滿意了嗎?需不要再進行別的測試?”

“不用了,你的實力讓我感到吃驚。我是一個普通人,可我見過的戰鬥有很多,對你們東方的修士也略有了解。

之前你和幽靈領主的戰鬥,我在隔壁看的很清楚。你的精神力很強大,但修爲近乎於零。倘若你在強大精神力的基礎上動用你的修爲,我想幽靈領主應該會更快的敗下陣來。”

“感謝您的擡愛。您在這裏等我恐怕不僅僅是等我那麼簡單吧!有什麼事您就直說吧!對盟友我還是知無不言的。”

“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你跟我來。”路易伯爵喜歡跟聰明人打交道,與他們打交道可以節省很多寶貴的時間,也不必浪費太多的精力。

“咔擦”一聲,通道一處的磚石被路易伯爵四十五度角的旋轉了一下。

“嗤…”的滑動聲,一扇暗門緩緩的移動開來。

“請進,這間密室我請教廷的神職人員佈下過結界,我們在裏面談話會很安全。”路易伯爵說完,當先一步走了進去。

妙俊風笑着搖了搖頭,緊隨其後,走了進去。

當妙俊風整個人進入密室後,他身後的石門自動的閉合了起來。

“請坐,下面我們可以好好地談一談了。我希望接下來的談話我們可以敞開心扉,而不是說七分留三分。”

“可以,我很喜歡你的性格。現在的你纔是真實的你吧!寵妻只不過是你的遮掩手段而已,當然,我也不排除你的確深愛着露絲。”

“露絲的事點到爲止,我會處理好的。還是趕緊切入正題,談談我們的事吧!時間長了,我擔心你的人會衝過來。”

“你還真是一個有意思的人。

路易伯爵,實不相瞞,嘉德家族原先並沒有想與您結盟的意思,是我在裏面推了一把,讓嘉德家族不得不與您結盟。”

“我知道,露絲的事就是個引子,我纔不信你會那麼好心,真的爲了男人的尊嚴來替我解決家務事。”

“伯爵英明。可實際上,即便沒有我的推波助瀾,嘉德家族在日後還是會向你靠攏,想要和你結盟,只不過那時的他們會處於絕對的下風。”

“你想說,那時的他們被安德家族給強壓的走投無路了,不得不向我靠攏。”

“沒錯!不管怎麼說,安德家族是小凱的親族,是她母親的家族,這裏有他母親的美好回憶。爲了小凱,說什麼我也得拉他們一把。

小凱身爲皇庭的太子,只要他的位子能坐穩,那隻要他動個念頭,就會有人去把事做好。而給予嘉德家族援助根本不需要他動念頭,就會有人搶在他的前面,把事情做的漂漂亮亮。”

“呵呵,從你的話音中我聽出,皇甫鎧的太子之位似乎不怎麼牢啊!這也是你帶他來這裏的原因吧!”

“是的,這是一場不能輸的比賽!只要小凱贏了,那他不僅可以將太子之位穩固,更可以名正言順,堂而皇之的成爲皇庭未來的接班人。

一旦他成爲了皇帝,那對嘉德家族的援助可就不是一點了,而是會超乎你的想象。”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假如這一次我不幫你們,你們將陷於困境,這個困境足以讓皇甫凱的太子之位不保。

可若是我選擇與你們結盟,皇甫凱就可以輕而易舉的勝出這艱難的一局,而我也可以從中得到不少好處,未來更是可以受益匪淺。

不知道我說的對不對?”

“對!”

“那你可曾想過一個問題,我爲什麼要幫你們呢?我爲什麼要放着逍遙的日子不過,來陪你們瞎折騰。

我幫你們是伯爵,不幫你們還是伯爵!

妙俊風先生,開出你的籌碼吧!我是現實主義,只要你的籌碼讓我動心,我會陪你好好瘋狂一把的!”

“是嗎?那我必須得將我的籌碼報出來了!我相信我的籌碼足以讓你三天三夜睡不好覺!

等我盛開愛上你 我覺得小亮的天資不錯,只要小凱的太子之位穩固,我們會提供資源,讓小亮迅速成長。保證他在十年之內獲得侯爵爵位,讓他成爲史上最年輕靠自己能力獲得侯爵爵位的人。

不知我的這個籌碼足夠嗎?”

路易伯爵心動了,若妙俊風開出的籌碼只爭對自己,那籌碼的的分量未免太輕了些。

可這個籌碼若是用在小亮的身上就不同了。兒子都能如此,那自己實際獲得的好處又將會有多少呢?

“哼!你贏了!你的籌碼讓我心動了。說出你結盟的具體內容吧!”

“結盟的內容很簡單,就六個字,我要借歐亞城。”

“你說什麼?你要借歐亞城!你沒有搞錯吧!你這借法可是開了歷史先河,並且我也從未聽說過,城池和領地可以借的!”

“路易伯爵,我們是做大事的人。既然是做大事,肯定會在歷史上描繪出精彩的一筆!前人沒有做過的,不代表我們不能做。

我們做過的,不正好可以成爲後代參照的先例了嗎?

話都說到這了,我就實話告訴您吧!神皇下給小凱的任務就是獲得歐亞城的領地,並限期三個月內完成。

憑我們現在的能力想要佔領歐亞城的領地,無異於天方夜譚!可借就不同了!好借好還嘛!

神皇說的是獲得,又沒說是怎麼獲得!因而,我纔會提出向您借歐亞城。”

“妙俊風先生,你的膽子真的很大!大到令我都不敢想象這是一個年輕人想出的計策!

你的計策雖好,但由於你對我國的不瞭解,令你忽略了一件事。這件事,對於你計策的成敗至關重要。”

“什麼事?”

“歐亞城是歸聯盟,教廷,祭司殿三方管理。任何一個有關歐亞城的決定,必須要三方簽字才能生效。

換言之,光我一個人答應不行,你還必須要說服教廷和祭司殿。” “教廷我知道,祭司殿就不怎麼了解了。我原以爲祭司殿是屬於聯盟的,沒想到,祭司殿竟然是單獨分立出來的!”

“你以爲呢?若是沒有祭司殿,你覺得聯盟會與教廷相處愉快嗎?你覺得聯盟還會像現在這樣,是一個聯盟嗎?

權力對於那些高高在上的人來說,只會越多越重越好。假如有機會可以讓自己成爲整個西人國的國王,你覺得他們當中會有人放棄嗎?”

“我明白您的意思了!聯盟之所以存在,正是因爲有教廷和祭司殿。聯盟中的勢力,單獨一個拿出去,瞬間就能被教廷或者祭司殿給吞併。

只有聯合起來依靠聯盟的力量,才能夠周旋在教廷和祭司殿之間。”

“不愧是太子的老師,深諳權術之道。我們先不談這些,把視線回到歐亞城這件事上。

我可以答應你,只要你能說服駐守在歐亞城中的教廷神職人員和祭司殿中的祭祀,答應你的要求。

我便會立刻成爲你忠實的盟友,並在你們回國後,將這份承諾徹底的執行。”

“好!有你這句話作保證,我一定會努力的。教廷和祭司殿的事就交給我了,我相信伯爵很快就能收到從那邊傳來的佳音。

在我去他們那裏之前,我想問一下,駐守在歐亞城中教廷的最高神職人員和祭司殿中的祭祀,他們的名字分別叫什麼?”

“這個我可以告訴你!教廷一方最高神職人員叫米修斯,祭司殿一方的主管祭祀叫薩波爾。”

“嗯?您確定教廷一方最高的神職人員叫米修斯?是不是個子不高,臉長得方方正正,看起來一臉和善的瘦子?”

“你認識他?”路易伯爵差一點把自己的舌頭咬傷,他不敢相信妙俊風竟然會認識他!

“認識,但不熟。不過他這個人挺好相處,我就先去他那吧!只要把他說服了,祭司殿的薩波爾也就好辦了。”

兩個人在又談了一會後,走出了密室。從他們的臉上可以看出,兩個人即便沒有成爲真正的盟友,但雙方的關係要比之前進了一步。

大廳內等待的衆人在見到他們回來的樣子後,緊繃的心神瞬間放鬆了下來。

妙俊風沒有與他們多說什麼。在向路易伯爵借了兩匹馬後,帶上嘉德元明向着歐亞城就疾馳而去。

“俊風,我們這是要去哪?等到了歐亞城也是午飯的時間了。若是要拜訪誰的話,這可是很不禮貌的。”

“放心吧!他們的觀念和世俗的不一樣,不管我們什麼時候去,他們都會敞開懷抱歡迎我們。”

“我怎麼聽着像是要去教堂啊!我記得小時候只要我被父親訓斥了,就會跑到教堂去找神父傾訴。”

“你說對了,我們就是去教堂,去見一個人。”

“誰?不會是來找過你的米修斯神父吧!”

“你很聰明!未來的嘉德家族在你的帶領下,會比現在發展的更好!”

“嘿嘿!借你吉言啊!不過等我繼承了父親的爵位,成爲下一代家主,你可一定要讓小凱多給我點援助啊!我可不想再像現在這樣,處處掣肘了!”

“可以!直到現在我才真正認識你,粗狂的外表完美的遮掩了你細膩的心思和遠大的抱負。厲害啊!嘉德元明,你若是在皇庭,絕對能當上大將軍!”

“你說的是真的?大將軍!那可是我兒時的夢想啊!”

兩個人邊騎邊聊着,化解了趕路的枯燥。時間一晃而過,日上三竿之時,他們二人正好趕到了歐亞城。

中午的教堂很安靜,信徒們不會無緣無故的來打擾神父休息。

“請二位稍等,我這就去通報米修斯神父。”一名教廷的神職人員很有禮貌的對他們說道。

“俊風兄,你確定你能說服米修斯神父站到我們這一邊,來促成我們與路易伯爵的結盟嗎?”嘉德元明感覺跟妙俊風很投機,現在連對他的稱呼都直接東方化了。

“事在人爲,盡力吧!我想他應該不會拒絕的。只是我現在還拿不定,他會開出怎樣的條件。”

“俊風兄,米修斯神父不是那樣的人。神愛世人,他纔不會像路易伯爵那樣,眼神中盡顯貪婪。”

“希望如此吧!不說了,他來了。”

沒過一會,米修斯神父帶着笑容從裏面走了出來。他遠遠地就對妙俊風喊道:“親愛的朋友,我就說我們很快就要見面的。只是我沒有想到,這個時間會這麼快。”

“米修斯神父,不請自來,打擾您午休了。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您商量一下,還請您借一步說話。”妙俊風對着米修斯拱了拱手說道。

“好!正好我也收到了一點消息,說不定你想與我的事和我手中收到的消息是一樣的。”

此話一出,妙俊風和嘉德元明的心裏同時“咯噔”一下。

“哈哈哈…,你們倆那麼緊張幹什麼!我的樣子看起來很嚇人嗎?走,我們到那邊說吧!”

在米修斯的帶領下,他們三人來到了一處噴泉旁。

“這噴泉的水來自於地下深處,甘甜可口,也很潔淨。我做禱告用的聖水就是來源於此。”米修斯神父看向這一池噴泉的目光,盡顯憐愛之心。

“您說的對。 名門棄婦:帝少,悠着點 世人的心是無底的,若是在這無底的盡頭擁有這一池淨水,哪怕這個人誤入歧途,遲早有一天,也會幡然醒悟,爲自己犯過的罪開始救贖。”

“哈哈哈…,妙俊風先生果然是有大智慧的人。與你聊天,我感到很榮幸。”

“米修斯神父,您太謙虛了。今日我們來此,是有事相求,還請您在聽完我的敘述後,能夠伸出援手,幫我們一把。”

“我是一名神職人員,會用平等仁愛的目光看待每一個人,也會用心去感受每一個人的心靈世界。

你說的話很誠懇,讓我感受到了你這個要求並不存在邪惡的念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