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367 Views

我努力的撐住,衝過去,想要把那個鬼袋給撿回來!

Written by
banner

但是絲毫沒有用處,傲鬼尊的攻擊真的是太強了,就算是攻擊過後,剩餘的能量依舊在肆虐。

我這個鬼袋,因爲是蘇小魅送我的,所以一直都隨身攜帶,本來品質就不高,又怎麼可能抵擋得住這樣的肆虐的能量,幾乎是在一瞬間,整個鬼袋都炸裂開來。

一瞬間,鬼袋裏面所有的東西,都飛了出來。

此時此刻的我,也已經站住了,強行調整了身體裏面的氣血,雖然五臟六腑收到了嚴重的衝擊,但顯然之前的傲鬼尊還算是手下留情,我並沒有被重傷。

“小子,我已經放過你一次了,要是再有下一次,你就會跟你的和這個破袋子一樣!”

說實話,面對這個傲鬼尊,我整個人的怒火,已經聚集到了極點了。

這個鬼袋,是蘇小魅送給我的,我一直都捨不得用,隨身當寶一樣的珍藏着,沒想到今天還壞掉了!

“你,傲鬼尊,我記住你了!”

完全不畏懼眼前是一名鬼尊,我的眼神不斷的朝着他的方向肆虐,這是一場宣戰,屬於我們之間的宣戰。

“有意思!”

傲鬼尊對着我說道。

我正準備發誓,有朝一日一定要弄死這個傢伙,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天上一片晃盪的紙張,引起了我的注意。

這陰間,怎麼會有這樣的紙?應該是人間的貨色啊,這來源應該是?我的儲物袋?

我趕緊伸手接了過去,我發現,這紙張,居然是當初那張被我收藏起來的小廣告。

我拿住這張小廣告,剛準備卷着收藏起來,卻沒想到,這小廣告卻突然變得熱了起來,而且熱的有些燒手。

(本章完) 這是什麼情況?我五隕鬼帝的修爲,居然拿不出一張普通的紙張?

燙手的感覺,讓我本能的把它給丟了出去,就在下一個瞬間,這張漂浮在空中的紙,一瞬間紅光四射,並且整個都變了模樣。

這宏光異常的耀眼,這一刻,就連金聖老祖也捂住了眼睛。

下一刻,一道像聖旨一般的紅色錦帛,出現在了我們所有人的眼前。

“這….這是什麼?”

大家都是一陣疑惑的看着天上。

突然,這張紙爆裂開來,兩隻鳳凰從這張紙裏面飛出,縈繞着天際。

其中一隻,繞在我的頭上,還有另外一隻,居然朝着蘇小魅的身邊飛了過去。

“該死,這是什麼東西,滾開!”

彭宇看到那鳳凰飛過去,突然朝着天上就是一個鬼術丟過去,所有人的心,都糾了起來,可就在這個時候,那鳳凰的臉上,似乎是出現了一陣嘲諷的笑!

下一刻,鳳凰的嘴張開了。

一吹氣,那鬼術灰飛煙滅,然後下一刻,彭宇整個人倒飛出去,消失在了蘇小魅的身邊。

兩隻鳳凰,分別出現在了我和蘇小魅的頭頂,我感覺到一陣溫暖的能量,朝着我的身體裏面灌注下來。

這個過程持續了似乎是一分鐘左右的時間,這時間過去了以後,兩隻鳳凰又從我們的身邊,回到了天上。

兩隻鳳凰瞬間糾纏在一起,化作一團火焰燃燒掉,然後下一刻,幾行大字出現在雲慶宗的上方。

“承鳳凰一族誓約:男,林星,女,蘇小魅,結爲連理,永結同心!”

這些字彷彿是火燒一遍,紅遍了整個雲慶宗的半邊天。

“這…..我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了!”

突然雲慶宗的一位長老,驚呼開口。

“這是鳳鸞姻緣紙!”

“鳳鸞姻緣紙?”

“居然是鳳鸞姻緣紙!”

“這世界上怎麼還會有這種東西存在?”

我看着他們,有些詫異,我當初看到的那個小廣告的名字,叫做鳳鸞姻緣紙,這個是我知道的,當初二姨告訴過我,只說是上古時代強大的鬼族尋找異性用的,我卻是沒想到,這玩意還會有這麼高的知名度。

我很想問問,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但是我現在的身份,又顯然不好開口。

不過,這個世界上,雷鋒畢竟還是很多的!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就有人開口了。

“什麼?你不知道?鳳鸞姻緣紙,可是傳說中堪比先天靈寶的存在了,這是鳳凰一族,對有情之人的最佳證明,傳說在上古時

期,只要是能夠獲得鳳凰一尊認可的有情人,鳳凰一尊就會贈送鳳鸞姻緣紙,得到了鳳鸞姻緣紙,就等於是得到了鳳鸞姻緣紙的祝福,在受到災難的同時,鳳凰一尊可以爲你提供幫助!所以在上古時期,鳳鸞姻緣紙一直都被視爲真愛的象徵。”

“這麼牛逼?”

旁邊那位不知道的,有些詫異的問道。

“何止?”

之前開口那人一臉的不屑。

“這都還只是皮毛,傳說,如果獲得了鳳凰一族的友誼,還有可能開啓鳳鸞姻緣紙的第二重狀態。”

“第二種狀態?”

“不錯,應該就是現在這種了,這叫做天地異象,永結同心,只要是開啓了第二重狀態的男女,可以獲得一個由鳳凰一族賦予的合計術法,這種術法,簡直強大的要命,上古時期曾有一對天鬼尊,被鳳凰一族認可,獲得了這種鬼術,他們當時用那種鬼術,跨越兩階,追殺死了一位重傷的源鬼尊,當時震驚了整個上古!”

我都還沒有想打過,這在我的鬼袋裏面放了這麼久,要不是因爲留着做幾年,我都差點當做廢紙扔掉的傢伙,居然還會有這麼大的作用。

可是…有什麼用呢?蘇小魅都已經失憶了!

就在我一陣惆悵的時候,天上那如同火燒一般的字,開始漸漸消退,化作兩道紅光,一道衝進我的胸口,另外一道,衝進了蘇小魅的胸口!

下一個瞬間,我感到整個人都是一陣的迷糊,那一瞬間,我的腦子裏面,所有關於蘇小魅的記憶,都開始出現,並且來來回回的滾動。

從我第一次看到小廣告,第一次打電話開始…..

從我第一次看到蘇小魅,第一次被她灌醉開始,甚至連我醉了以後,我們兩個幹那種事情的場景,現在都開始變得歷歷在目,這明明是我不記得的東西啊,怎麼會?

還沒有來得及讓我多想,下一刻,整個記憶就像流水一般的涌現出來,然後瞬間又停止了,就在這個時候,一陣令我欣喜的叫聲,從對面傳遞過來。

“林星!”

是蘇小魅!

她終於想起我來了?

我一陣激動的衝過去,一下子抱住她轉了好幾個圈。

“你想起我來了?”

“想起來了,你是林星,我是小魅,對不對?”

“對!”

這一刻,我簡直是熱淚盈眶!

“走,我們回家!”

我拉着蘇小魅說道。

就在這一刻,整個雲慶宗裏面的輿論,也開始反轉起來,剛開始,基本上是所有的人,都開始罵我不要臉之類的,可就在

現在,在鳳鸞姻緣紙的見證下,沒有人再敢說這樣的鬼話了。

“這….鳳凰一族見證的感情,我們的少主,不會真的搶了人家的媳婦吧!”

“看我們少主文質彬彬的樣子,怎麼會幹出這樣的事情!”

“誒,肯定是我們少主被飛雪派的騙了!”

…….

我拉着蘇小魅就要走,地藏王和金聖老祖,自然是要同行的,就在這個時候,令我們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我們的身後,傳來了一陣巨大的怒吼。

“夠了!”

是雲慶宗主!

“幾位不會以爲,我雲慶宗的臉,是豆腐做的吧?”

雲慶宗主臉色一黑,對着我們說道。

“任你們是誰?想打就打? 萬靈天尊 我告訴你們,門都沒有,你們要想離開,今天必須給我雲慶宗一個交代!”

之前多寶道人降臨在我身上的力量已經退去了,我重新回到了一隕鬼帝,面對這樣的強者,我肯定是說不上話的,不過好在,我身邊的大師兄,終於還是開口了。

“雲慶,你想留住我?”

“老祖,今天的事情和你沒關係,你把人交出來,我們雲慶宗,放你離去!”

“放過我?”

金聖老祖的聲音裏面,充滿嘲諷。

“你憑什麼放過我?就憑你的護山大陣?”

金聖老祖就是一陣嘲諷?

“還是憑你的天鬼尊的修爲!”

“老祖,您若是不退的話,我就算是拼掉我們雲慶宗的底蘊,也要向您討一個公道了!”

也不怪雲慶老祖發瘋了,今天本來是他雲慶宗大喜的日子,邀請了周圍無數的同道過來喝喜酒,但卻被我們幾個給攪合了,而且雲慶宗的臉,已經丟到天邊去了,所以他們狗急跳牆也是有可能的。

“您試試就知道了!”

“開啓宗門禁物!”

“宗主三思啊!”

旁邊的長老,立馬開始勸了起來。

“我說去,我雲慶宗的裏面都要丟光了,還要那些身外之物有毛用?”

“我倒是要看看,你雲慶宗有多大的本事,想要留住我!”

金聖老祖就是一陣囂張,而就在下一刻,他的囂張啞火了,一陣毀天滅地的能量波動,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

“見鬼,世界上怎麼還會有這種東西,這東西根本就不是你們雲慶宗能夠掌握的,我不和你們玩了!”

“我們走!”

金聖老祖看到這個情況,捲起我們就要走。

可就在這個時候,雲慶宗的護山大陣,已然關閉。

(本章完) “老祖,你們跑不掉了,你現在把人交出來還來得及!”

雲慶宗主對着大師兄金聖老祖威脅道。

“你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就沒辦法了!”

雲慶宗主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冷庫的笑容。

“今日我只好把你們一起誅殺在此了!”

雲慶宗主似乎勝券在握,可不知道爲什麼,我看金聖老祖,似乎也不是很着急的樣子。

“雲慶,你不會以爲,我跟你囉嗦了半天,是真的怕了你吧?”

金聖老祖的臉色突然變了。

“我只是爲了拖延時間而已!”

說着,金聖老祖一直藏在身後的手,終於張開了。

他的手上,一道金色的光芒,若隱若現!

一鍋鯤鵬燉不下 “走!”

說着,他空餘的另外一隻手,再一次抓起我們,立刻就朝着雲慶宗的護山大陣衝了過去。

“給我破!”

他手上的金光瞬間出手,看起來並不是特別強大的金光,在出手之後,居然瞬間就變成了一道金色的巨浪,朝着護山大陣上面衝了過去。

這金色的巨浪相當的強勢,一陣接着一陣的沖刷在護山大陣上,整個大陣,似乎搖搖欲墜!

“給我頂上!”

就在這個時候,旁邊憋了半天的彭宇,終於開口了。

他的雙手合十,做了一個特殊的動作,然後我發現,他身上的鬼氣,開始急速的消耗。

他剛剛做完這個動作,就有無數個雲慶宗的弟子,也開始做了起來。

無數的鬼氣開始聚集,朝着護山大陣上面瘋狂的涌過去,本來已經是奄奄一息的護山大陣,現在得到了這一股有生力量的支持,居然就這麼頂住了。

“你以爲,我跟你逼逼了半天,是爲了什麼?我當然也是爲了拖延時間!”

就在這個時候,雲慶宗主那邊的雙手也張開了,他的整個手上,一片鮮紅,一股強勢的氣息,從他的雙手之間釋放出來,這種氣息,似乎是可以毀天滅地。

“修羅神血,你居然真的有這種東西,媽的,你們雲慶宗,肯定是修羅一族的奸細!”

金聖老祖看到雲慶宗主手上的那個東西,整個人都要瘋狂了。

鬥魚之死亡判官 “你要是有本事活着出去,可以到東域聯盟去告我,我手上的修羅神血,是我們雲慶宗祖上傳下來了,被說是東域聯盟了,就是整個陰間聯盟,那都是有記載的,我還怕你不成?”

聽到雲慶老祖這個話,金聖老祖瞬間就無語了,不過,看他害怕的哪兒樣子,倒不像是假的,這個修羅神血,到底是什麼東西,能夠讓金聖老祖這個級別的人

物,嚇成這個樣子。

“地藏,你還看戲?”

就在這個時候,金聖老祖終於是忍不住了。

“我就帶了三個分身!”

九死荒原 地藏王轉身對着我說道。

“長老級別的交給我,剩下的交給你!最大規模殺傷!”

剩下的弟子交給我,這也太瞧得起我了,不過現在這個程度,也沒的說了,對面那紅彤彤的,被他們叫做修羅神血的東西,似乎隨時都有可能爆發,一旦它爆發出來,我們可能一個人都活不下去。

“好!”

我對着地藏王說道。

地藏王一分爲四,朝着雲慶宗的長老們衝了過去。

我剛準備變身,上去幹掉他們的弟子,而就在這個時候,蘇小魅卻是抓住了我的手。

“一起吧!”

雖然沒有到鬼帝,但是現在的蘇小魅,嫣然已經是三境後期巔峯了,並不至於給我拖多少後退!

“好!”

說着,下一刻,我和蘇小魅的手,就抓在了一起。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