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5, 2020
41 Views

我聽的震驚,連忙問蔣兆,“你這話是什麼意思?真的是在燃燒着我們的生命?”

Written by
banner

蔣兆冷笑着說:“不然呢?你還真覺的是自己隨便就燃燒着了啊?這東西一時半刻是肯定沒有事情的,但是隻要時間足夠長,要你小命簡直和玩一樣。這就好像是把你的手腕割破,讓你的血不停的流,這是一個道理。”

這是法力的運用!

古代的高人,真的就那麼……變態嗎?

我除了這個詞彙,還真想不出其他詞彙可以來描述我的感受了。也就是說,從我們進入這個通道開始,就已經把命栓在褲腰帶上了。

蔣兆快步向前走去,“現在,我們就是在拿我們的命在這裏玩,所以省時間就是救命。浪費時間,就是自殺。”

浪費時間就是自殺!

這句話,我想我上學的時候,老師都不知道說了多少次了,從來都是覺的開玩笑。只有現在才真正的感受到了,時間就是我們的命,我們浪費時間,就是在浪費我們的命。

一個不小心,就真的會死在這裏。

這裏雖然有了光亮,可我們的心底卻一點都不輕鬆,這比之前的石巨人還要麻煩的多。因爲,這一次是真的可能把命交代在這裏了,就算是蔣兆,我想他也沒有十足的把握了吧?

如果是抽籤的話,那麼今天的我們,都是下下籤。

說這些都是無濟於事的,我們只能夠向前走,快點走,最起碼也要把這個通道先走完再說。

我們向前走的時候,我偶然間回頭看了一眼,發現我們最後方的火把已經熄滅了,的確如蔣兆所說,這些火把之所以能夠燃燒,那就是因爲我們在附近。如果我們距離太遠的話,那麼這些火把就會熄滅。

至於破壞什麼的,其實是根本就不用想的。

首先,這些火把是銅鑄的,其次,就算破了火把,那也未必就真的有用,不過就是多浪費點時間而已。

這條通道還是挺寬的,可以讓四個人並排而行都不是什麼問題。

至於長度,絕對有兩千米這個樣子。

這一路上,我的感覺其實是一點都不好,掌門玉印時不時的都會有一股暖流衝入我的體內,不斷的穩固我的狀態。這就是真正法器的好處,所以在古代,有了法器,就可以放在宅子裏,作爲鎮宅所用。

不過至於現在嘛,就算是黃大爺都不可能弄的出法器,其他人我覺的更是荒誕。其實不過就是一個心理作用了,成了商業化的。當然了,如果錢多燒的慌,還是可以買點圖個心安的。還是那句話,平生不做虧心事,夜半不懼鬼敲門。

我們穿過了這條通道,終於進入了真正的離宮。

火紅色的牆壁,穹頂,地板。

這裏的一切都是火紅色的,而且在這些火紅色的牆壁,地板上,還有一個很大的火焰的圖案,呈現的是暗紅色,非常的明顯。進入這裏後,我們第一次感覺到了悶熱的感覺。

蔣兆一進來就到處看了起來,我們兜兜轉轉了幾圈,四周的牆壁上有一圈火把,看那數量最起碼也在一百個左右。

蔣兆說這裏的火把有九十九個,現在我們到了,火把是點燃的狀態,在接下來的時間裏,就會有火把自動的熄滅,等最後一個熄滅的時候,也就是我們死的時候。

倒計時!

我們的生命正在進行一場倒計時,九十九個火把,熄滅之後,我們必死。聽起來九十九不少,可只要想到其中一個問題就會明白了,這九十九其實就是一個虛數。因爲我們不知道一個火把熄滅所需要的時間是多久,是一分鐘?十分鐘?還是一小時?

所以,這一點,我們都不知道,需要等第一個火把熄滅之後,我們才能夠知道大概的時間。

呂翠笑說:“看來,我們真的是在經歷生死險關啊。怪不得老爺子你之前說這會是一場電影秀,現在看來,你說的還真的很對。”

蔣兆皺眉,“從準備進入這裏開始,我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沒有和你們開玩笑。只不過因爲你們的無知,所以你們並沒有當一回事而已。”

王一虎問:“現在我們該怎麼做?”

蔣兆看了一圈,這才說:“找到離火之靈,只有它出來,我們纔可以繼續下去。要不然的話,依舊會被困在這裏,一直到死的那一刻。”

我連忙問:“離火之靈?是生物嗎?”

蔣兆搖頭,“和之前的那個石頭人是一樣的,都是法力凝聚而成的。這個地方,就是防止大量的人涌入,這纔有這個佈置。因爲在這裏,不管你進來多少人,如果找不到離火之靈的話,那就沒有任何作用,會被它在暗中把人的三盞燈全部給你弄滅了。”

鄭帥叫了起來,“老爺子,有火把滅了。”

“什麼!”

蔣兆也變了臉色,我看了過去,剛好是通道口旁邊,熄滅了一把。

這纔多久?

這樣算起來的話,九十九個火把,撐死也就兩個小時!

蔣兆趕緊走了過去檢查了一番,確認無誤的時候,臉色就更加難看了。

“壞了。”

蔣兆咬牙,“比我計算的時間還要短,離火之靈非常的難對付……”

說完,直接看向我,“陳二狗,這一次得靠你了,爲了節省時間,你必須趕緊出手。”

“我?”

我皺眉看向蔣兆,“我根本就不懂這裏的情況啊,而且什麼離火之靈,我也是第一次聽說啊。”

蔣兆哼了一聲,“真不知道你那死鬼師父是怎麼教你的,你是白鬼纏身的命,這一點對吧?”

我點了點頭,這沒有什麼好隱瞞的。

蔣兆又說:“這說白了就是陰命,因爲自身陰陽不平衡,也可以說是陽氣不足,一旦無法鎖陽,被女人的陰氣入體,就立即會引來無窮的惡鬼,而且自身也活不久。但是你的血卻也是有一定的好處的,離火之靈是屬火的,你的是血是陰血,雖然陰陽不融合,但是陰卻離不開陽,同樣的道理,陽也離不開陰。”

“一旦把你的鮮血放出來,並離火之靈就立即會感受到。陰血雖然和它相斥,但是卻又非常的吸引它。現在這樣說,你明白了嗎?”

我點頭,“明白了,但是我還需要怎麼做?”

蔣兆指了一下地上最中心的火焰圖案,“去哪裏,用你的血畫一道引魂符,記住,不要用朱雀丹筆,因爲朱雀丹筆火氣太重。”

引魂符,是最基本的符咒。一般有人的魂丟了,用引魂符的話,就會非常的好用。

我深吸一口氣,只好走到了中間的位置,拿出了我準備好的另外一支毛筆,同時拿出了一把小刀,呂翠也走了過來,她要幫助我。

我暗歎命運捉弄人,以前覺的這命不好,現在剛平靜了,感覺動不動就要放血,幸虧我不貧血,不然的話,就這麼玩的話,我早晚都得死在這上邊。呂翠的手法挺利索,割的那一瞬間我竟然沒有感覺到疼,等有個差不多了,她的動作很是迅速的幫我弄上繃帶,包紮傷口。

我讓呂翠先到一邊去,然後開始在那個火焰圖案上畫了起來,這是很基本的符咒,所以對於我來說並不難,只需要很短的時間就可以畫的出來。

“又熄滅了兩個。”

我的耳邊,鄭帥又叫了起來。

我剛站起來一轉身,頓時就看到四周的火把瘋狂的熄滅起來…… 火把在迅速熄滅!

我看到蔣兆的臉色都變了蒼白了起來,這一幕實在是太過詭異了,完全是在意料之外啊。就這麼一會的時間裏,就整整熄滅了一半啊,近四十!

“別慌!”

蔣兆大喝,“沉住氣,死不了。”

我連忙走了過去,四周的火把不斷搖曳,光線短時間裏就暗了下來,這裏雖然沒有風,但是那些火把卻在搖擺不定,這一幕給人的感覺簡直就是陰森恐怖的。

我的心底發冷,緊緊握住朱雀丹筆,這一次我的感覺更加明顯了,掌門玉印和朱雀丹筆中都不斷有力量涌入到了我的體內。我看到其他人的臉色都是非常的難看,我當下開了天眼,這一看我自己都嚇了一跳。

除了蔣兆之外,其他人的三盞燈都成了殘燭了,那感覺隨時都會熄滅。

情況不妙!

我心底大駭,從來都沒有碰到過這種事情,現在也真的是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四周的感覺越發的陰冷了,可偏偏這裏又安靜無比。

我看着幾人的情況越來越不好,最終我暗暗咬牙,還是決定要幫助他們,否則的話,這一次可就真的出狀況了。他們三個如果死了的話,那這之後的情況就很不好辦了。

“你們抓住我的肩膀。”

我直接對他們叫了一聲。

鄭帥很是不爽,“都這個時候了,你腦子又在想什麼?”

我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想死的話,就快點,否則的話,等你們的火滅了,就直接當鬼去吧。”

王一虎直接把手放在了我肩膀上,頓時我看到他的三盞燈恢復了不少,雖然還沒有完全恢復,可卻比剛纔強太多了。

王一虎說:“你們趕快吧,的確是感覺好了不少了,連體溫都要回來了。”

呂翠和鄭帥這才也是同樣的做法,蔣兆什麼都沒有說,他本來就有這個能耐,所以他就不需要這樣做了。

鄭帥不好意思的對我說:“多謝了,我剛纔還以爲你想幹什麼呢,原來你是好心啊。”

我看了他一眼,也懶的和他廢話,如果不是這裏的情況危急,後邊還需要他們出力的話,我真的不想救他們。救了他們,這後邊肯定會很麻煩,當然了,這個麻煩是針對我的。而且我也不知道掌門玉印和朱雀丹筆能夠撐多久,如果就這樣把裏邊的法力耗盡的話,那……

那我可就真的倒黴了。

四周氣溫不斷降低,僅剩的那些火把又繼續熄滅了,在剩了有三十個的時候,這種情況終於停了下來。

“看那邊。”

呂翠聲音透着濃濃的恐懼,我順着她的手看了過去,頓時看到一個巨大的影子出現在了其中一側的牆壁上。看起來非常的高大,身體的邊緣部位出現了不規則的扭曲,頭上似乎還長了一隻角。我連忙回頭向相反的方向看去,卻什麼都沒有看到。

有影子的話,必然也有對應的實物,也必須要有光線。

但是現在,光線有了,影子有了,可就是沒有相對的實物!

就在我心底也有恐懼出現的時候,牆壁上的影子動了,好像一個人在走路一樣。

“這是什麼東西?”

我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然後問蔣兆。

蔣兆語氣冷厲,“離火之靈。”

我一驚,“怎麼會是個影子?”

蔣兆冷笑,“有誰告訴你是一個動物還是火焰什麼的了嗎?”

我搖頭,這話雖然不好聽,但卻是實話。

可如果只是影子的話,那怎麼去對付?

現在的確是按照蔣兆的意思把離火之靈引出來了,可是怎麼去對付?這就算有槍炮在,那也肯定沒有任何作用。

鄭帥焦急:“老爺子,咱就別說這個了,我他媽活了二十多年了,這才知道竟然有東西本來就是影子的。就算是惡鬼在,我也不怕啊。但是現在……”

一個能動的影子,聽起來不可怕,可真要是看到的話,那纔是真正的恐怖。

因爲,你沒有辦法對付它,可你卻知道,它會殺了你。

蔣兆慢條斯理的打開了自己的包,從裏邊拿出了一把金錢劍,長不過一尺半的樣子。順便拿出來的,還有一疊藍色的符紙。

離火之靈走動的速度越來越快了,它明明就在牆壁上映着,但是給我們的感覺,卻是要走向我們了。離火之靈的影子一陣抖動,出現了兩隻巨大的手掌,並且對着我們抓了過來,動作很慢,可給人的壓力卻很大,不管怎麼躲,那雙手掌都會抓到你。

蔣兆口中唸唸有詞,忽地一道符打了過去。

“嘭!”

藍色符紙在空中炸開,隨後我就看到離火之靈的其中一隻手掌對着符紙就拍了過去,竟然還發出了聲音,同時把藍色符紙給拍開了。

詭異!

離火之靈的腦袋上出現了兩個洞,和人的眼睛一樣,明明是空洞的,可給我的感覺,竟然和看骷髏頭一模一樣。

“急急如律令,疾!”

蔣兆拿起手中的金錢劍迅速一挑,起碼有二十張藍色的符紙連成一排衝向了離火之靈。他的手法非常的精妙,我也看過師父做過一些事情,但是和蔣兆比起來的話,差的絕對不是一點半點。

我仔細看着蔣兆的情況,他腳下站的不丁不八,是七星步,這在道教中是非常重要的步法,據說可借天地星辰之力。

二十張藍色符紙在空中連成一排,以圍繞的方式在離火之靈四周炸開。然而,離火之靈的動作非常的快,直接一巴掌拍了過去,竟然一下就把所有符紙給打飛了。

這個場面太詭異了,明明是影子在牆上,但是它出手的時候,卻又脫離了牆壁。

“果然很難對付。”

蔣兆低聲說了一句,就在這個時候,我看到離火之靈又多出了一隻手掌,直接對着我這邊抓了過來,我這邊可不止就我一個人,還有王一虎、呂翠和鄭帥。

“快躲開。”

蔣兆大叫一聲,“別被拖住了。”

一聽這話,我趕緊就往旁邊閃去,可我們四個人,就我的動作最慢,我剛有動作,就感覺到一股大力把我拖的飛起來了。我心底滿是恐懼,只看到一個影子一樣的手抓住了我的右腳,然後把我整個都拖到了空中,直接撞向牆壁!這要是撞上去的話,我就得死!

那速度太快了,我看到王一虎他們在瘋狂的往我這邊跑,但是卻無濟於事。

我焦急回頭,牆壁在我的眼前不斷放大,我要撞上了!

那一瞬間,我眼睛都不敢睜開了。

可我等了一會那種被撞上的感覺卻並沒有出現,但是更加令人恐懼的一幕出現了。我的身體……

我的雙腿被拖進了牆壁裏,這牆壁可是貨真價實的石頭牆啊。

可是現在,這種情況就是發生了,而且我的身體還在被不斷的拖進去。就在這個時候,一種無法想象的痛逐漸開始傳遍我的全身,那種感覺就好像是整個人都要被一股大力給碾碎了一樣。

前妻不二嫁,腹黑總裁吃定你 不管我怎麼掙扎,都沒有一絲用處,相反的,我還會非常的痛。

就在這個時候,王一虎終於衝了過來,一把抓住我的肩膀,死命的往後拽。如此一來,我就感覺到我的身體簡直是要被分屍一樣,兩股不同的力量讓我的脊椎骨都開始疼了起來。

我心說,麻痹滴,老子這一次死的是真窩囊!

我擡頭的那一刻,看到了蔣兆手中的金錢劍光芒大盛,有一道紫符出現在了他的手中,金錢劍瞬間把字符貫穿,然後呼嘯一聲衝了過來,嘭的一聲釘在了我身邊。

“啊!”

放佛間,我聽到了一道淒厲的慘叫聲,抓住我腳的力量頓時弱了不少,趁着這個時候王一虎猛地用力把我拽了出去,我一個不穩跌坐在地上。雙腿都已經不成樣子了,褲腳都沒了,我兩條腿上青一片紫一片,還有很多地方都腫了起來。

如果我整個人都被拖進去的話,那就是大羅神仙也救不了我。

金錢劍盯在離火之靈的胸口,那道紫符還在燃燒,發出一股股熱量,離火之靈似乎非常的難受,不斷的扭動着。

我忽地瞪大了雙眼,天啊,我看到了什麼?

牆壁在這一刻簡直成了半透明的,那裏邊竟然齊刷刷的,全是被封住的人!

各種古代的服飾都有,一個個面相猙獰,近乎扭曲,那都是活活被拖進去,然後憋死在裏邊的,因爲無法接觸到空氣,他們看起來都和剛死的人是一樣的。

那數目……

密密麻麻……

沒有一千也有八百! 牆壁的後邊,竟然全部都是屍體。

而且還有好幾百,四周的牆壁,全部都是這樣的。怪不得這裏那麼幹淨,原來竟然是這個原因嗎?

所有到過這裏的人,都出現在了牆壁中。

我能夠完全想象的到,他們死的那一刻到底是有多麼的難受。

“還不過來?”

蔣兆呵斥一聲,我趕緊爬起來和王一虎跑了回去。

王一虎臉色不好看,“蔣大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剛纔我去把陳二狗的時候,發現他真的是要被拖進牆壁裏了,那可是石牆啊!”

我詫異的看了他一眼,難道他看不到牆內的情況嗎?

如果他看的到的話,那麼肯定不會說這樣的話的。

蔣兆深吸一口氣,“這隻離火之靈比我想的還要可怕,完全和這裏融爲一體了,只要被它抓住,就會被拖進牆壁裏,然後活活的死在這裏。這四周的牆壁裏,全是這樣的屍體。”

鄭帥連忙向四周看了一眼,“牆壁裏都是屍體?我怎麼沒有看到呢?”

蔣兆搖頭,“開了天眼纔可以看到,或者你把牆壁刨開的話,也可以看的到。”

我拿着朱雀丹筆,現在的朱雀丹筆真的是被當法劍用了,“蔣兆,現在怎麼辦?你對付的了嗎?”

蔣兆嘆了口氣,“不好說,連紫符都沒有辦法壓的住它,看來真的是成了一個精怪了。我本來以爲只是一個普通的貨色,不曾想竟然這麼厲害,如果找不到方法的話,就算是黑白無常在這裏,都會被它給吃了。”

如果是惡鬼的話,我想我們都不怕,可如果是一個影子的話,那就讓人頭疼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