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5, 2020
57 Views

賈環笑道:“行,我知道了,你去吧!”

Written by
banner

小吉祥頓時不依了,毛毛蟲眉皺起。

一副過河拆橋的模樣。

小手指了指自己的小嘴巴。

賈環再次忍不住哈哈大笑,摟住小吉祥,在她紅潤潤的脣上,輕輕的親了親!

比以往少了許多敷衍,多了幾分認真……

小吉祥也是一個假把式,說的那麼興高采烈,還給賈環出主意該怎麼操作,可輪到她自己時,只被賈環正兒八經的親了親,就跟喝醉了似得,暈暈乎乎的站不穩了。

待賈環放開她後,她差點摸錯了方向,嘿嘿哈哈傻樂着,跌跌撞撞的跑向道觀……

看着小吉祥無憂無慮嘻嘻哈哈的背影,賈環心裏忍不住的憐惜疼愛……

直到她提着玻璃風燈的身影消失在了半山腰,賈環才轉過身,卻沒有直接回寧國府,而是去了瀟湘館。

今兒要是不走一遭,那纔要打碎醋罈子呢!

……

瀟湘館比蘅蕪苑更清幽,夏夜,森森竹林在夜風中搖擺,連空氣中都浮着竹葉的清香。

窗几上,映着一道顯得有些瘦弱但曼妙動人的身影,單手託着腮,側臉遐思。

還可見一個丫鬟,在附近走動,不時站住,似乎在勸說着什麼。

不過窗前佳人卻只是輕輕搖搖頭。

看到這裏,賈環心中微暖,大步走了進去。

外間守夜嬤嬤開了房門,見是賈環,便不敢再多說什麼。

雖然林黛玉還未和賈環成親,但卻已訂了親。

倒也不用再嚴防死守,更何況還是這位主兒……

讓守夜嬤嬤自去外間歇下,裏面早就聽到了動靜,紫鵑迎了出來。

“三爺……”

紫鵑悄悄的朝裏面努了努嘴,賈環見狀抽了抽嘴角。

然後給紫鵑拋了個媚眼後,徑自往裏去了。

穿過一間堂屋,才進了閨閣。

方纔明明還坐在月洞窗前的人兒,此刻卻已經“睡”下了……

賈環忽然變得賊兮兮,裝腔作勢的跑到人家雕花閨榻邊坐下,極爲猥瑣的搓着手,還吸了口口水,砸吧吞嚥了下後,奸笑道:“喲西!花姑娘的幹活……”

“呸!”

裝睡的人被這番做派噁心的頓時繃不住了,翻身坐起,兇巴巴的啐了口,紅潤着臉,怒視相向,可模樣卻愈發嬌俏可愛!

如果說在蘅蕪苑賈環心裏還有些小小的不自在,那麼在這裏,就當真親近的緊。

他坐在榻邊,哈哈一笑,然後伸手攬過林黛玉。

儘管林黛玉掙扎不已,還用她的小手扯他的耳朵,可賈環還是將大嘴強行印在了那抹紅嘟嘟的脣上。

懷中人漸漸不掙扎了,扯他耳朵的小手,也變成了摟住了他的脖頸……

好一番纏綿後,賈環纔有些不捨的鬆開,沒辦法,這個傻姑娘,快喘不過氣來了……

果然,剛一鬆開,林黛玉就只能軟綿綿的靠在賈環懷裏,大口的喘息着,小手又握成拳頭,在他胸前捶了兩下。

待呼吸稍微順暢了些,林黛玉仰起頭,星眼微餳、香腮帶赤的看着賈環,此番模樣,讓賈環心裏再次一蕩。

不過這次林黛玉卻不給親親了,小手握拳,擋住賈環靠近的大嘴,正色道:“姨媽怎會讓你回來?”

賈環正努力張大嘴,想一口將她的小拳頭吞了,唬的林黛玉左閃右躲,差點就忘了正事。

最後反應過來,一巴掌抽在三孫子的下巴上,兇道:“快說!我就不信會放你出來!”

賈環幽怨的看着林黛玉,道:“我就說,我那個來了……”

“噗……呸!看我不打死你這個不要臉的!”

林黛玉一張臉頓時漲紅成了大紅綢,跪起身子就要撕了賈環嘴。

賈環張大嘴,作勢要咬人,又變成了林黛玉逗小狗……

逗着逗着,就滾倒在了一起……

“嗯哼!”

眼看好事將成時,那道可惡的聲音卻再次出現,賈環有些抓狂的一下坐起來,花費了極大的毅力,手才從小衣內抽了出來,怒視着紫鵑,道:“紫鵑,你又來作甚?”

林黛玉趴在後面牀榻上,將臉埋在錦被裏,哧哧的笑。

滿府丫鬟,怕只有紫鵑不懼賈環,正色道:“三爺,夜已經深了,姑娘該休息了!”

賈環賴着不走,還耍橫:“三爺我今天不走了,你奈我何?今兒我就要做姑爺了!”

紫鵑氣急,只是還真沒法。

然後就見牀榻上伸起一隻白嫩誘人的小腳,高高揚起,然後“啪”一下,糊到了賈環那張無賴嘴臉上!

紫鵑先是一驚,可看到賈環一副誇張的表情,凸眼伸舌的往後倒仰躺去,又放下心來。

心裏既擔憂又欣慰,這個年代,哪有姑娘敢這樣對姑爺的……

“咯咯咯!豬啊!快起來,壓死我啦!”

林黛玉一邊大笑不止,一邊嬌呼嗔道。

賈環耍無賴,非但不起,還一個翻身,變成臉朝下,真跟一頭豬一樣,在林黛玉身上拱啊拱啊拱!

林黛玉差點笑岔了氣,連連求助於紫鵑。

紫鵑看着這嬉笑玩鬧的兩人,無奈的搖了搖頭,走上前,道:“三爺,好了,真的夜了,你快家去……哎喲!”

卻是她拉賈環的手,被他頭也不回的擋開,手勢未散,揮到了人家胸前……

也不知這孫子是不是故意的,還輕輕的捏了捏……

紫鵑何曾經過這些,人也一下軟倒在牀榻上,面色燒紅。

卻把林黛玉和賈環唬了一跳,賈環這才反應過來剛纔那是什麼,一下跳起來,跟林黛玉打了個招呼,道:“林姐姐,明兒我再來瞧你,晚安!”

說罷,頭也不回的躥了出去……

他是真的敬着紫鵑,一個丫鬟,能這般全心全意的爲林黛玉着想,當真不容易。

二來,也怕林黛玉發現了剛纔的事,倒不是怕她和他鬧,只是難免會不自在,索性趕緊跑路!

卻不知,林黛玉只看見紫鵑那張羞紅滿面的臉色,就大致猜到了什麼事,靠在錦枕上,咯咯咯笑了起來,道:“這下,咱們纔算可以守一輩子哩!”

紫鵑更是羞的沒臉見人了,u看書(www..com)直道:“瘋了瘋了,又說胡話。”

林黛玉卻靠上前去,輕輕的抱住她,輕聲道:“哪裏是胡話喲,我是真拿你當姐姐呢,只求能當一輩子……”

紫鵑聞言,面上浮現一抹感動,卻站起身,替林黛玉蓋好薄被,道:“咱們這裏夜裏天涼,你蓋仔細了睡!天色不早了,不好再熬夜了。”

林黛玉嫌她囉嗦,卻把脖子一歪,擺了個小小的大字在那裏裝死。

紫鵑見狀,笑惱道:“好好的姑娘,都跟三爺學壞了!哪有這般的大家子小姐……”

說着,伸手將林黛玉的胳膊腿輕輕的放進錦被裏,兩人咯咯一笑後,她才退到外間的碧莎櫥裏睡下。

這一夜,也不知夢到了什麼,兩人的嘴角都輕輕彎起……

……

(未完待續。)<!–flagwsg–> 當賈環心情愉悅的從瀟湘館回到寧國府後,心裏還是有些小激動。

雖然心裏也愛煞林黛玉,可她身量到底還沒長成,只比賈環大一歲,今年才十五歲。

儘管身形也玲瓏有致了,賈環卻捨不得真個對她做什麼,肯定要再養養……

但是,小吉祥今天送給他的福利就不同了。

那可是……

吸溜!

心裏愈發小激動,推門而入。

腦海中始終迴盪着那句蕩氣迴腸的……

“叔叔啊……”

“嘎!”

可看清堂屋裏坐着的人後,賈環腦子卻槓了下,然後頓時滿臉桃花開,諂媚笑道:“明月啊……”

竟是董明月,依舊穿着那身撒花金絲大紅裙裳,坐在臨窗大圓桌邊,一邊啜飲芳茗,一邊賞着窗外明月。

見賈環進來後,也只是輕輕一瞥。

金陵劫:亂世佳人 看的賈環心虛……

也不敢看小吉祥送他的福利哪裏去了,狗腿的跑過去,要給人家董明月按摩。

這不是明晃晃使用美男計嗎?

董明月哪裏吃這一套,

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道:“坐好說話,一身的胭脂花粉味!”

賈環不怕雷劈,嘆息道:“唉!我也是不容易啊!”

董明月生生被氣笑了,又正色道:“環郎,你最好別太放縱。身子才被蛇娘掏空,雖然被我爹以內功激發以往積澱的潛力彌補上了虧空,可到底虧的嚴重。若是太過肆意,難免傷了根基,後患無窮。”難掩酸意……

賈環冤屈道:“媳婦啊,你這是不相信我!我都說了,第一次要送給你嘛……”

董明月到底架不住了,羞紅了臉,啐了聲,道:“亂說什麼,什麼第一次不第一次……”

說着,又想起什麼,臉色微微一沉,氣惱道:“你還說想着我,那裏面的人是怎麼回事?”

賈環聞言,打了個哈哈,也不隱瞞,笑道:“這不能怪我,是小吉祥的鍋!她看我今天心情不好,鬱悶的緊,也不知怎麼想的,就讓香菱和秦氏玩了出狸貓換太子的計策。我可聲明啊,先前我是一點都不知道。說好了,今兒要恭送你親戚的……”

“呸!”

董明月到底是女兒家,受不得這般直白,啐了聲後,卻又變得有些遺憾,道:“還沒完事呢……”

賈環聞言,心中也有些遺憾,卻故作大氣的順手將董明月攬起,抱在腿上坐下,笑道:“沒事,慢慢送,不急!以咱們倆的感情,其實已經脫離了低級趣味性……”

董明月就愛聽他說這些古怪話,輕輕靠在他懷裏,道:“原以爲是你讓小吉祥安排的,心裏還有些不自在,就順手點了她的睡穴……其實也沒想怎樣,爹爹私下裏也叮囑我,不要總跟你使小性兒,畢竟是在豪門裏,規矩多。”

“家裏嘛,哪有那麼多規矩,除了西邊兒老太太外,咱們這裏沒甚規矩。你就是規矩……”

說着,賈環手又開始不規矩起來,心裏卻鬆了口氣,原來只是點了睡穴,人沒打昏就好……

董明月作勢打了幾下,也沒打住他的色心,索性也就不管了,紅着臉,說正事:“西北的王世清快回來了,寧澤辰果然不見了,只是曹雄和趙虎怕有些麻煩。

黑冰臺的人、兵部的人、刑部的人、大理寺的人都在不停的找他們談話,雖說還沒動什麼手段,可回到京裏就說不定了……”

賈環聞言後,手也不亂動了,不屑的冷笑一聲後,眼神有些捉摸不定道:“明月,青隼有沒有發現什麼蛛絲馬跡?”

董明月搖搖頭,道:“我們按照天涯提供的位置,去鐵網山密林中,將那二人的屍骨起出來,換了地兒又火化了一邊後,骨灰灑進了渭水。其他的沒發現什麼……

倒是卿眉意用明教祕法,帶人追蹤了下去。

可惜,追到一處暗崖處線索也斷了。

有人還用血跡在山崖上寫了警告之言,莫要惹禍上身。

卿眉意雖然有些不甘心,可確實找不到線索了,只能收工。

至於王世清那邊,就更沒線索了。

寧澤辰忽然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一點徵兆都沒有……

只能斷定,就目前而言,對方對我們還沒有什麼敵意。”

賈環聞言,眉頭緊皺,道:“沒什麼敵意?我榮國一脈,因爲他們已經摺損了多少大將兵卒!可恨!上回西域之事,多半也是他們所爲。

原本想借着鐵網山打圍之機,將他們吸引出來。

卻不想,最後竟害了寧叔……”

董明月輕輕撫平賈環的眉頭,眼神微動,輕聲道:“環郎,你有沒有想過,那兩個太監的問題。”

大佬橫行娛樂圈 賈環聞言眉尖輕挑,道:“太監的問題?你是說黃疇福和薛痕?不是說,他們的底細都很清白嗎?幾方人馬都在調查,連老家都翻了個遍,也沒翻出什麼問題來……”

董明月搖頭道:“他們兩人都是幾十年沒回過鄉了,雖然這些年來一直都在給家裏寄銀子,卻也說明不了什麼。”

賈環奇怪道:“不是有家鄉的後輩看過他們嗎?和圖紙上一樣……”

董明月笑道:“他們原本就不認識這兩人啊。”

孽妻 賈環摸不着頭腦,道:“那你的意思……”

董明月斂起了臉上的笑意,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賈環,道:“環郎,你多讀幾遍他們的名字。”

賈環聞言一怔,不過倒沒有拒絕,念道:“黃疇福,黃疇福……薛痕,薛痕……”

董明月見他冥頑不靈,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道:“黃疇福,黃仇復,黃復仇!薛痕,雪恨!”

賈環聞言,一個激靈,眼神駭然的看向董明月……

……

雖然有了一個突破口,但也只是突破口而已,並沒有實際用處。

當然,隱約間有一個方向,也是大有益處的。

賈環和董明月都推測,這二人,怕是和贏秦皇室,都有血海深仇。

再推廣猜測,那隻幕後黑手,怕也是如此。

而且,他們所謀甚大,絕不是想簡單的殺幾個皇室中人即可。

若是如此,薛痕早就可以殺了皇太孫,但他並沒有這麼做。

可見,他們的目的,針對的可能是整座大秦江山!

就如同當初在西域,他們想讓準葛爾鐵騎和厄羅斯哥薩克一起攻破嘉峪雄關,殺入關內一般。

他們想毀了大秦的江山。

這是一個很可怕的猜測,卻很有可能是真的……

只是,到底只是猜測,又涉及到皇室的存亡,所以不能提到明面上,去跟隆正帝說有人想要覆滅你們贏姓。

賈環還沒傻到這個地步……

不過,當他說的口乾舌燥,想要喝口水潤潤嗓子時,才發現,不知何時,外面已經隱隱天亮了。

再轉過頭看向董明月,漂亮妹紙有些得意的抿嘴一笑,道:“昨夜都算我的!”

賈環啞然失笑道:“那你不應該和我說正事啊,大好的一夜時光,白白耽誤了!來來來,咱們快彌補些荒廢的光陰……”說着,手又不安分起來。

董明月卻站起身來,以她武宗的身手,根本不是賈環能攔得住的,她抿嘴笑道:“規規矩矩說話更好!好了,今兒你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去吧,我回去歇息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