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18, 2020
143 Views

“噗!”

Written by
banner

落葉經受不住接二連三的撞擊,又吐出了一口鮮血。

“龍空,抓緊我!”

落葉隨後猛喝一聲,將渾身的浩然正氣激發出來,形成了一個強大的氣罩,將我們兩人給卷裹住,他再次加速朝外圍突出去。

我顫抖着手抓着落葉已經枯鬆的皮肉,我多麼想問他那個紅色蜘蛛印記是怎麼來的?但,我不能,也不敢。

若真的是他們,這樣會打草驚蛇的。

靳先生的心尖寶 “唰!”

一道風過,兩個身穿藍衣的老者飛奔了進來,合力從外面打開了缺口,將落葉和我救了出來。

“快走!”

還沒等我們穩住

事兒,後面就響起了一聲大喝,緊跟着一身狼狽的紫青從院子裏疾飛而出,矗立在我們的側面“獵殺已經癲狂,我們都不是他的對手,撤!”他轉身用力又劈出了一劍,而後抓着我“我帶龍空走,你們兩人帶着落葉,速度逃!”

“諾!”

剩下的兩個老者抓着落葉就奮力的飛了起來。

紫青抓着我朝反方向跑了起來,忽然前面一道白色的身影閃過,紫青焦急的大喊“藍精靈,快回去!”

此時,藍精靈正駕駑着飛劍,低空飛行,在龐大的黑暗之氣的逆流中,她就像是搖擺的一葉小舟,聽到紫青的話,更加的慌了,再次動用渾身的浩然正氣朝外圍跑。

“咻!”

一道黑影閃電一樣出現在藍精靈的面前,伸手將其控制在了半空“小丫頭,他們走了你得留下!”

“放開我!”

藍精靈雖然有神器護身,但她實力不夠強大,在獵殺面前也不過是一隻小小的螞蟻,除了掙扎,它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力。

“放開她!”

紫青已經帶着我飛出了戰圈,聽到藍精靈的喊叫,又折身回來,冷冷的看着獵殺“只要你放了他,我們國家祕密組織會立刻撤兵,不再參與任何關於天地神組織的事兒。”

“若不然呢?”

我是一個原始人 獵殺龐大的精神力量,將藍精靈慢慢的吞吸過來“若是我不按照你說的那般,是不是會身首異處!”

紫青看着獵殺距離藍精靈脖頸越來越近的手,他內心慌了起來“獵殺,我不希望你能做出破格的事情。”

“呵呵,破格?”

獵殺苦澀的笑笑“難道你真的忘記我的家人怎麼死的?我來問你,什麼叫破格?”

“過去很久的事兒,還是不要提,再說那時候,雙方根本就是水火不容。”

紫青用力的抓着我,在自己鬼類的幫助下凌空而立,與獵殺面對面就像是兩個故友在說一些貼心的話。

“咔咔!”

獵殺手上稍微用了力氣“很久遠的事情難道就要忘記,我只能給你說,不可能,我今生最大的願望就是血洗國家祕密組織,什麼玄門正統,在我眼裏屁都不是!”

“呃呃。”

藍精靈嘴裏

冒出了血泡泡,說着含糊其辭的話,意思就是要讓我們走,不要管她。

紫青看到藍精靈受傷,瞬間臉色大變,禁不住抓着我再度朝獵殺掠過去“獵殺,我奉勸你還是住手,你若是真的動手,那麼你真的會死無葬身之地!”

“是麼?”

獵殺瞪着眼,很平淡的看着紫青“把那個年輕活死人給我送過來,還有你的一條胳膊!”

“你!”

紫青現在血脈噴張,他抓着我的手指頭似乎要刺入我的皮肉之中。

我不知道爲何紫青情緒會這般的激動,我把眼光掃向藍精靈,我真的在對藍精靈的身份持懷疑的態度!

“你放了她,我留下來!”

我緩聲開口,並且掙扎了一下,紫青的力氣正在加大,他的內心似乎在也在不停的掙扎。

獵殺嘴角露出了慘笑抓着藍精靈慢慢的朝我和獵殺靠近,恐怖的黑暗之力慢慢的朝我們身後卷裹。

“老師!”

落葉幾個人快速的趕了回來。

“你們給我滾回去,不然誰也別想活!”

紫青突然開口吼道:走啊!隨後抓着我朝落葉等人甩了出去,而他則是由拳變掌朝獵殺的胸口派過去。

“轟!”

一胎倆寶,老婆大人別想逃 一聲巨響響徹當空,但,紫青滿臉血的倒飛出來,他渾身的衣服都被震碎,他的肩膀處也出現了一隻紅色蜘蛛印記!

獵殺在這次衝擊中也好不到哪裏去,更是被震出了數米遠的距離,藍精靈藉助機會念動咒語駕駑飛劍跑了出來。

“快走!”

落葉大吼了起來,和另外一個老者飛身過來抓着紫青就朝後掠去,另外一個老者抓着我也快速的後撤。

諸天萬界做道祖 “邪惡的神靈賜予我邪惡的力量,血洗當空!”

獵殺發出了陣陣怒吼,狂暴的黑暗之氣翻江倒海般從後鋪蓋過來,紫青掙脫落葉的手,他再次發力將我們幾人朝前推送過去“帶着他們,快走!”

紫青慘叫着從我們的頭頂朝前墜落下去,由於他的掩護,我們幾人受到的波及減小到了最大的程度,儘管這樣,我們也跟着朝下面墜落,我滿口噴血幾近昏迷,但,我的眼睛卻定格在了紫青的肩膀處那個很大的紅色蜘蛛印記!

(本章完) 現在我的內心狂亂無比,他也有紅色蜘蛛印記!

紫青,他可是落葉的老師,他在國家祕密組織處於什麼樣的地位我可是知道的很清楚!

他們都有紅色的蜘蛛印記,那麼,進入古河村害死所有鄉親們的人就是他們?

“嗵!”

隨着一聲巨響,我砸在了地面上,然而,在我身下卻是已經重傷的落葉,他替我做了墊背石!

又是他在救我,腦子裏一陣生硬的疼。

那麼,他們到底爲什麼?

爲什麼?

殺古河村所有人,他們更是殺害爺爺的兇手,而今又不惜一切代價的召我進入國家祕密組織,他們到底要得到什麼?

我想除了齊雲山的祕密也沒有什麼了吧。

我的心是狂亂的,是傷痛的。

“發什麼愣,快走啊,龍空!”

我身下的落葉忽然大吼了起來“快走!”

我猛然清醒過來,拿起小短劍,怒吼一聲,直接召出了小豬熊,抓着地上奄奄一息的落葉飛了起來,我不能讓他死,我要知道所有事情的始末。

“紫青伯伯!”

藍精靈也發出了焦急的哭喊聲,她駕駑小短劍急衝而下,半跪下來抱着昏迷不醒的紫青,她眼睛裏滿含淚水,突然昂頭吼了起來“父親!”

“砰砰!”

藍精靈身後像是有什麼東西爆炸了一般發出了一連串的聲響,黃色浩然正氣卷飛起來,並且在他的身後形成了一個個的黃色符文陣法圓圈,浩瀚的正氣之力朝他的身體內灌入。此時的她渾身充滿了力量,伸開手抓着紫青衝了起來。

“咻咻。”

從藍精靈身上發出了黃色芒光像是一根根的繡花針直接將獵殺組成的黑色屏障給刺穿。

“嚓!”

正在飛奔的獵殺急速的穩住身形,他不可思議的看向那個扎着兩個牛角辮的小女孩兒,她竟然能破開自己的防禦力量,她身上一定加特着什麼恐怖的力量!

突然,獵殺眼前霧濛濛一片,他的身子忍不住顫抖起來,他迅速的搖搖頭,嘴裏不停的說着:不可能,不可能!

因爲他想

到了可怕的一幕,想到了那個傳說中塵世間神一般的存在!

這樣的黃色圓圈芒光陣,只有一個人擁有,並且也只是傳說!

獵殺遲疑了,他不知該如何抉擇,看着已經跑遠的幾人,他高舉法杖的手慢慢了落了下來,若是真的如他腦子所想那般,那麼這次的戰爭不單單是天地神組織擴張地盤那麼簡單,而是雙方的血腥之戰。

他,可能還活着。

這是獵殺不願意相信的事實,也不得不去想。

天地神組織幕後的人夠不夠強大,現在是他迫切想知道的。

我不知道獵殺爲何停止攻擊,若是他對我們窮追不捨,那麼我們幾人或許真的就沒活路了,紫青和落葉幾人都是身受重傷,而我現在的情況更是糟糕,並且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糟糕,我有些支撐不住了,並且還有些控制不了小豬熊了。

就在我往後看的時候,感覺前面陰風陣陣。

“有人來了!”

落葉虛弱的吐出了幾個字,隨後藍精靈的聲音也響了起來“龍空,小心!”

我還沒回答,就看到前面一團黃色氣團的快速的朝我挺近,並且在我面前爆出了強烈的芒光。

“咻!”

狐狸姐姐又是不顧自身的危險,衝殺了出來,但,緊跟着天空又出現了一隻碩大的狐狸朝狐狸姐姐撲了過去。

“姐姐!”

狐狸姐姐突然錯愕的叫了一聲,它的動作也緊跟着停頓了一下,也就是這麼一停,它被那隻狐狸抓着甩飛了出去。

我只感覺眼前白色一閃,狐狸姐姐就沒了影蹤,但,一身白衣的楚菡急速的飛躍過來,拎着一把泛着黃光的符文劍,刺向了我的額頭正中!

“閃!”

我懷裏的落葉突然反轉身子,他後背面對楚菡,然,楚菡的符文劍已經刺了過來。

“嚓”一聲,這把符文劍直接刺穿落葉,並且刺入了我的身體,撕裂皮肉的疼痛,讓我身子抽搐起來。

“咔!”

楚菡伸手抓着落葉的脖子將其甩了下去,有順勢踩着他一個跳躍又朝我刺過來一劍。

“噗!”

這把劍

洞穿了我的心臟上方,血流如注!

我木楞的看着一臉憤怒和恨意的楚菡,嘴蠕動了下“小菡!”

“去死吧,龍空,殺我全家的仇人!”

楚菡冰冷的看着我“今天你必死。”用力又將符文劍朝我體內推送到了刀把部位,她與我僅僅五釐米的距離,面對面,我能嗅到她身上熟悉的香水味道,我也能反手將手裏的小短劍刺入她的身體內,但,我不能,這是我所愛的人。

我是那麼的愛她,而今,我們卻刀兵相見!

“啪。”

楚菡一掌擊打在我的頭部,將我徹底的擊落在地上“龍空,還我爺爺命來!”但,她的眼角卻流出了渾濁的淚水,她也說不出這是爲什麼。

“龍空。”

狐狸姐姐在半空掙脫與它姐姐的廝殺,它快速的飛落下來,試圖用爪子抓着我。

“呀!”

藍精靈已經摺身回來,但,還是晚了一步,發生了太快了,僅僅幾秒的時間,她還是朝楚菡用力的揮出一劍。

“啊。”

楚菡已經把精力集中在我的身上,全然沒注意身後的藍精靈,面對藍精靈用盡全力的一擊,她整個後背出現了一道很深的血痕,七竅流血朝地上墜落下來。

“喝!”

紫青憑靠高深的實力從昏迷中醒來,他也目睹了我被楚菡刺殺的一幕,用祕法引動浩然正氣朝墜落的楚菡拍出一掌,恐怖的玄門之力就像是一個燃燒的火球,直接在楚菡的後背上爆炸開來,讓她根本來不及叫一聲,眨眼就砸在了地面上,她渾身都被鮮血染紅。

“妖女,去死!”

另外一個老者也朝楚菡劈出了一劍,因爲作爲國家祕密組織內部最高層成員,他知道一旦我死了,那麼關於齊雲山的祕密就永遠不會被打開了!

“不要,小菡!”

我大叫一聲,翻身撲在了楚菡的身上,濃厚的浩然正氣將我的後背全部撕裂,幾個深長的裂洞出現在我的後背之上。

沒等所有人反應過來,一聲悲鳴傳來,整個空間再度被黑暗之氣所覆蓋,獵殺狠毒蒼老的聲音也傳播進來:既然你們都想死,我送你們一程!

(本章完) 時間倒退到藍精靈呼喊“父親”的那一幕。

京都,道觀寶殿之下,沉重的石門內,爆發出了超強的怒吼,聲音將整個密室震動的幾乎要顛倒起來,密室上面的巨大石塊出現了裂痕。

“趁我入關,殺我女兒,你必死!”

沙啞、細小的聲音穿透地面,形成了很多小拇指那般大小的裂痕。

前夫太囂張 “嘎嘣。”

一聲聲脆響在這個空間裏響起來,緊跟着是一連串的聲響,捆綁小薇的符文鏈子竟然從地上慢慢的拽了出來,她趁着這陣勢快速的甩動身上的鏈子,隨着一聲“砰”鏈子陡然斷裂成了一節節,她撞開石門竄飛出去。

“咻!”

一道恐怖的黃色芒光在小薇撞開石門的同時急衝而來,直接將整個石門給轟的粉碎,小薇受到巨大的衝擊,悶哼一聲已然拼力衝出了地下密室。

“就放你出去吧,待我出關之日,你們誰都別想活!”

石門內的聲音此時慢慢的減小,夾帶着無盡的憤怒,隨後徹底的消失。

…荒院內,獵殺經過深思熟慮,最終他決定一個活口也不能留,殺了紫青他們等人就快速的帶兵撤回川貴萬山之林,以那裏作爲屏障,國家祕密組織想要索他命,必當費一些周折。

若是留這些人的命,他日後的日子定當難過,還不如全部殺死,以絕後患。

浩瀚的黑暗之氣覆蓋整個院子,將這裏徹底的凝固,所有的人在那一瞬間都失去了自我形態意識。

隨着幾聲巨響,紫青、落葉幾人紛紛砸在了地面上,發出了痛苦的呻吟聲。

“唰。”

藍精靈嘴裏念動咒語,施展祕法,想要從側面黑暗之氣薄弱的地方突圍,但,一道黑影立刻出現在她的面前,將她禁錮在半空動彈不得。

“紫青,別做無謂的掙扎,今天這裏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獵殺居高臨下看着顫巍巍站起身的紫青,隨後單手舉起法杖,朝地上蓋壓過來,足以碾碎身體的力量在院子裏肆虐。

“噗噗”

我們幾人再次吐出一口鮮血。

儘管我護着楚菡,但,巨大的衝擊力還是將她身體達到了無可承受的

程度,昏迷了下去。

“小菡。”

我將嘴角的鮮血擦去,虛弱的問道:“你、你沒事兒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