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4, 2020
75 Views

“在哪?”

Written by
banner

烏仁哈沁微微側頭,看了眼一片昏暗的甬道,莫名道。

即使明月高懸,可是草原上的人,大半都有夜盲症……

小吉祥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把腦袋往外一伸,正想說一句“不就在那兒嘛”,然而,話未出口,腦袋又一下收了回來,身子攸然繃緊,小臉煞白,一雙大眼睛裏,滿滿是驚恐駭然之色。

緊接着,就連身軀,都因爲恐懼,難以抑制的顫抖了起來……

……

ps:我會努力的寫第三更,書友們幫忙訂閱一下啊!給點動力……

(未完待續。) “姐姐,姐姐,你怎麼……”

香菱還是第一次見到小吉祥這種情況,被唬的不行,抓着她的手,焦急喚道。

只是話沒說完,嘴巴就被小吉祥給堵住了。

小吉祥蒼白的臉上汗如雨下,一邊大口喘息着,一邊連連搖頭,示意香菱不要開口。

她的一雙毛毛蟲眉緊皺,大眼睛裏除了驚恐之外,還有糾結。

太恐怖了。

她方纔看見,就在不遠處的甬道尾端的角落裏,一個……一個黑影的腦袋,正趴在陳家姐姐的脖子上……

陳家姐姐,就是小吉祥以前在寧國府裏翻天覆地玩鬧時,無意間發現的那個暗衛。

這個暗衛雖然只跟她說過一句話,但人看起來卻很羞澀……

可是方纔,在月光的反襯下,小吉祥看到,陳家姐姐的臉是那樣的雪白,眼睛……是恐怖的死灰色……

太可怕了!

壞人,壞人進府了……

這個時候,小吉祥應該帶着香菱和烏仁哈沁悄悄的離開,趕緊去敲響緊急雲板,呼喚前宅的親衛纔對。

可是……

可是她卻不能走。

因爲,

甬道的另一端,就是天香樓。

而且,這條路還會路過方纔那座小院。

賈惜春就在裏面……

無邊的恐懼,讓小吉祥無比的畏懼。

只是,她忽然想起了賈環曾經說過的話。

一個不護着家人的,一個不護着親人的人,連畜生都不如……

輕輕的深呼吸了幾下後,小吉祥定住了慌亂的眼神,她看向烏仁哈沁和香菱,聲音壓的極低,道:“香菱,楊梅姐姐,府上來壞人了,你們悄悄的從旁邊小道,繞到二門後,左側掛着的雲板處,敲響雲板,然後喊李萬機帶親兵來救人。記住了嗎?”

烏仁哈沁和香菱兩人見她這幅神色,哪裏還會當成玩笑,兩人齊齊面色一變,伸手掩住了口。

香菱一邊怕的眼淚都流了下來,一邊抓着小吉祥的衣服,也壓低聲音顫聲道:“小吉祥,那你呢?”

這呆丫頭,關鍵時候竟連姐姐都不叫了。

小吉祥卻沒心思教育她了,她對香菱道:“我不能走,我得去告訴四丫頭,不然會出大事。沒功夫說了,你們兩快去,不然來不及了!”

香菱搖頭道:“我和你一起去告訴四姑娘,讓楊梅去。”

小吉祥聞言大怒,一張臉上滿是怒容,口中一對小虎牙都齜了起來。

可香菱卻絲毫不動搖,她雖然呆笨,可她也知道,誰待她好。

和小吉祥玩耍的這段日子,是她活的最快樂幸福的時光。

她沒有爹孃,只有這麼一個“姐姐”。

她不能再失去最後一個親人了……

小吉祥見香菱關鍵時刻掉鏈子,頓時垂頭喪氣起來,只能哀求的看着烏仁哈沁,拜託道:“姐姐,香菱不懂事,你可一定要懂事啊!”

烏仁哈沁這個時候就顯示的成熟果斷的多,她輕聲道:“我這就去叫人,很快就回來,你們一定小心。”

小吉祥簡直感激不已,連連點頭。

烏仁哈沁不再耽擱,轉身悄悄離去。

小吉祥暗惱的瞪着香菱,道:“你看看人家多懂事……行了,別委屈了,你在這裏藏好了,我去給四丫頭報信兒去。”

香菱又搖頭,淚眼巴巴的看着小吉祥。

不要留下我……

小吉祥無奈的一拍腦門兒,壓低聲音警告道:“一會兒往那邊走,我讓你幹嗎你就幹嗎,敢不聽話,就要害死我們倆,明白嗎?”

香菱連連點頭。

小吉祥又輕輕的呼出了口氣,小腦袋微微側出牆角,看了一眼後,只見那道黑影還趴在陳家姐姐的脖頸上,而陳家姐姐已經……

小吉祥的臉色更白了,她嚥了口唾沫,然後牽着香菱的手,一步一步,悄悄的往之前的小院兒走去……

一直走到拐角處,小吉祥發現那個黑影都沒察覺,心裏大喜,拉着香菱轉過轉角後,疾步往小院走去。

她自然看不到,在她和香菱剛剛轉過轉角,那道黑影,就“呼”的一下轉過頭。

月夜下,露出一張蒼白的臉,一雙死魚眼中滿是荒誕混亂的瘋狂之色,而沾滿血跡的嘴角,詭異的彎起……

……

“砰!”

“四丫頭!快走!快走啊!!”

小吉祥帶着香菱一路狂奔到天香樓後面的小院兒,一把推開門後,壓低着嗓音呼喊道。

淚流滿面的賈惜春和陪着流淚的入畫顯然受到了驚嚇,兩張倉皇的臉上都是不安。

不過待看到來人是小吉祥後,賈惜春頓時大怒!

“小吉祥,你……”

賈惜春指着小吉祥就要翻臉,不過話沒說完就被小吉祥打斷:“四丫頭,快走,快走!府上來壞人了,已經在殺人了!”

“什……什麼?”

看着小吉祥那張焦急的臉上淚痕未乾,賈惜春又不是傻子,哪裏感覺不到事情的嚴重性。

她唬的有些挪不動腳,目瞪口呆道。

“別什麼了,快走!”

小吉祥心急如焚,連推帶搡的將賈惜春往外推。

香菱也有樣學樣,推着入畫往外走。

入畫有些無奈,她雖然也怕的要命,可她自己知道走啊……

將賈惜春推出門後,小吉祥對香菱道:“香菱,你帶她們去天香樓,叫開門,然後讓秦氏和你們一起跑,往前面跑!快點!”

香菱聞言,嘴巴又癟下來了,看着小吉祥淚眼巴巴道:“姐姐……”

“別姐姐了,快點,你敢不聽我的話?”

小吉祥厲聲呵斥道,看模樣,倒有些賈環的影子。

香菱不敢多嘴了。

小吉祥急道:“都傻愣着幹嗎,還不快去?”

香菱已經嗚嗚的哭出聲了,一邊和入畫拉着已經被嚇傻了的賈惜春往外走,一邊頻頻回頭,想看她大姐大要幹什麼……

卻見小吉祥居然把院裏的兩盞玻璃風燈的燈罩給拆了,然後,將裏面的火油,灑在了屋子的窗欄上……

“快走!”

小吉祥又急喝一聲,將香菱等人催着離開後,她心裏什麼都不想,只是默默的數着數……

數了五十個數後,她將自己手裏的風燈也扭開,沒有再倒油,而是直接將火頭,丟向了灑滿火油的窗幾。

沖天大火,騰空而起!

聽到遠處忽然響的守夜防火鑼聲,以及前院隱隱傳來的雲板聲,小吉祥心裏呼出了口氣……

然後,就要往外跑去,三爺告訴她,不到死去的那一刻,就絕不放棄生的希望。

盛寵小農女:妖孽邪王,撩上門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院門忽然被打開了。

看到進來之人,小吉祥驚怒交加!

“你們……你們怎麼又回來了?”

竟是賈惜春、入畫還有香菱三人。

香菱還真有點怕小吉祥,看了眼賈惜春,喏喏的道:“是……是……”

“是我要回來的!小吉祥,我不能丟下你一個,不然,三哥回來也不會原諒我。三哥說過,做人要有擔當,咱們一起走……”

賈惜春雖然也有些憷戰鬥力忽然爆表的小吉祥,可心裏的驕傲還是給了她勇氣,大聲說出來。

“瘋了瘋了……蠢死算了!”

小吉祥氣急敗壞的罵了聲,就往外走,喊道:“還不快走!”

“嘎嘎嘎,有趣,真有趣……”

一道刺耳詭異的聲音忽地從門外飄忽響起,四女面色陡然大變,小吉祥的臉上,更是沒了一點血色,煞白一片……

……

藍田大營帥帳內,賈環看了眼手中茶杯裏的清水後,笑了笑,而後對上方的寧至道:“寧叔,澤臣給您來信了沒有?”

帥位上坐着的,是一個五十歲左右的男子,正是藍田大營統帥,大秦衛將軍,川寧侯府現襲一等子寧至,也是寧澤辰的父親。

一身冷到極致的氣息,換個人來,怕是都無法與他長時間共處一室。

太過壓抑逼人。

而且不僅他是這樣,整個藍田大營都是這種氣場。

牛繼宗曾教導賈環和牛奔,一支軍隊的主帥,便是這支軍隊的靈魂。

主帥的氣質,決定軍隊的氣質。

他斷定賈環日後若是帶軍,軍隊的氣質一定很有人情味兒……

而若是牛奔帶軍,軍隊的氣質則會很猥瑣不堪……

總之,都還需要錘鍊。

顯然,藍田大營的氣質,便是冰冷,和冷酷。

好在,託祖宗的福,秦風上門送禮都沒得到的待遇,賈環已經得到了。

好歹還有一盞清水……

不過,即使面對的是賈環,寧至的臉上也沒什麼感**彩,更別說笑臉了。

一雙眼睛裏,冰冷的目光看着賈環,答道:“沒有。”

賈環也許是因爲臉皮太厚的原因,彷彿感受不到寧至眼神中的冰冷,渾不在意的呵呵笑道:“他也沒給我寫過,不過王世清和他在一起,倒是每月寫一封信回來。

澤臣在外面過的太苦了些,見天兒和馬賊們廝殺。

沒少負傷……

寧叔,我想老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

太危險了。

要不,我修書一封,把他喊回來得了。

寧叔你隨便安排一下,u看書(w.uknshucom)讓他進軍中打熬資歷,總比在西北吃沙子和馬賊廝殺強。

要是現在就快馬加鞭送信兒的話,說不定半月內他就能回來了……”

“不用!”

寧至斷然拒絕道:“他已經長大了,已經可以獨.立門戶,與我沒什麼相干……

環哥兒,如今他是你的手下,死活隨你。

營中還有事,就不多留你了。

惡少追妻:法醫麻麻快跑 你自去吧。”

……

ps:來波訂閱唄,不然今天的數據僕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flag0hyg–>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你是何人?膽敢……膽敢擅闖我寧國府,該當何罪?

還不束手就擒,本官……我,姑奶奶我會從輕發落!”

小吉祥平日裏跟着趙姨娘戲文聽了不少,這會兒子,頭腦已經開始僵滯的她,能想到最威風的話,就是這些戲文。

仙師無敵 她一邊將唬的站都站不穩的賈惜春、入畫還有香菱,緊緊的護在她小小的身子後面,一邊還獨自一人,面色煞白的面對着對面那個惡人,結結巴巴,不倫不類的說道。

她並沒有奢望,這麼“霸氣”的話能將這賊人驚走。

她只祈禱,能夠多拖延片刻時間,好讓救援的人早點趕來……

“嘎嘎嘎……”

黑衣人發出一陣刺耳的笑聲,一雙死魚眼般的眸子,木訥、呆滯的看着小吉祥,嘴裏還不時的發出“嘶嘶”的聲音,恐怖之極。

他歪着頭,道:“你就是賈環身邊,嘶,那個最寵愛的,嘶,黃毛丫頭吧?嘶……”

小吉祥被這副鬼樣子嚇的大滴的眼淚在眼睛中蘊着,卻堅強的不讓淚水流下,她微微顫抖着聲音,看着那黑衣人道:“你既然知道我家三爺,就該知道他的厲害!

你若敢……你若敢無故傷害我們,他一定會報仇的!”

“嘎嘎嘎!”

黑衣人再次發出一陣刺耳的恐怖笑聲,而後又猛然收住,死死的看着小吉祥,唬的小吉祥一下想向後退一步,可是卻又不能退,因爲她身後有人……

黑衣人面容漸漸猙獰起來,嘶嘶做聲,道:“無故?嘶!何人無故?

我父親本明教教主,與賈環井水不犯河水,從無相干。

他卻帶人,趁家父練功錯亂之危,卑鄙的殺了他。

嘶!

若非是他,本座本一清白書生,又如何會變成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

嘎嘎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