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125 Views

到了最後,幾千名陰兵陰將幾乎被秦巖全部斬殺殆盡。

Written by
banner

當最後一個陰兵陰將被秦巖殺死後,嶺南王當即仰天長嘯起來:“秦巖,你的死期到了。”

說罷,嶺南王一邊念動咒語一邊伸手一招。

剎那間,半空中立即擰起了一個個黑色的小球,這些小球正是被秦巖殺掉的陰兵陰將的怨念。

原來這些陰兵陰將都不甘心去死,可是他們卻被嶺南王強迫去死,所以他們在死的那一刻就形成了極大的怨念。

當這些怨念形成後,嶺南王從懷裏面拿出一把雨傘,向天空中拋去。

雨傘“嗖”的一聲升入天空中,然後自動張開。

傘骨上升出一根根魂鏈,這些魂鏈“嗖嗖嗖”的將秦巖纏住。

那些懸浮在半空中的怨念頓時鑽進魂鏈中,與魂鏈融爲了一體。

原本秦巖可以崩斷這些魂鏈,但是當怨念鑽進魂鏈中後,秦巖根本無法撼動這些魂鏈。

魂鏈上升將秦巖像天空中拉去。 眼看秦巖就要被魂鏈拉進雨傘下面,秦巖這時突然從懷裏拿出一面鏡子,對着嶺南王照去。

這面鏡子就是秦家的至寶生死輪迴因果鏡。

生死輪迴因果鏡在瞬間爆發出一片霞光,向嶺南王飈射而去。

女孩也能這樣酷 嶺南王大喝一聲,轉過頭躲過了霞光。

因爲嶺南王被阻止了施法,魂鏈失去了控制,帶着秦巖立即向下墜去。

看到這一幕,嶺南王再次施展鬼術拼命的提升魂鏈。

魂鏈再次拉的秦巖向雨傘飛去。

秦巖拿着生死輪迴因果鏡再次向嶺南王照去。

但是這一次嶺南王有了防備,他不但躲過了秦巖的攻擊,還繼續施法控制着魂鏈。

這一刻,秦巖就像坐上了電梯一樣慢慢的向雨傘下面升去。

眼看秦巖就要被雨傘罩住,周小雨和慕容雪菡急了,她們兩個立即飛身而起向嶺南王衝去,準備將秦巖救下。

可是就在她們剛剛飛起來的時候,狐小仙卻伸出雙手一把將她們拉下來。

狐小仙搖了搖頭,對她們說:“你們不要過去,你們過去了就是送死。”

“不用你管!”周小雨氣得破口大罵,她覺得狐小仙簡直是狗拿耗子多管閒事。

“我們死不死與你何干,快放開我們!”慕容雪菡同樣冷冷的說。

“你們放心,嶺南王殺不了你們家主人,他可是天尊巔峯之下的第一人,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死了。”

狐小仙看的特別透徹,嶺南王雖然利用怨念祭起了輪迴陰陽傘,但是輪迴陰陽傘還不足以殺掉秦巖。

說話間,秦巖已經被魂鏈拉到了陰陽傘下面。

輪迴陰陽傘慢慢收起來,將秦巖緊緊的夾在裏面。

一股股魂力立即從陰陽傘上傳出來,侵入秦巖的皮膚裏。

秦巖忍不住疼的大聲嘶吼起來。

聽到秦巖的嘶吼聲,周小雨和慕容雪菡的心都碎了,她們奮力的想掙脫狐小仙的控制,可是她們發現無論她們怎麼掙脫,都無法擺脫狐小仙。

狐小仙嘆了口氣,對她們說:“你們爲什麼就不相信我呢?我雖然不是一個好妖,但也絕不是一個壞妖。”

“放手!誰要你管。”慕容雪菡終於忍不住了,她念動咒語向狐小仙指去。

三道魂鏈從慕容雪菡的指尖飈射而出,就像麻花一樣擰在一起,然後向狐小仙捲去。

與此同時,周小雨也立即施展鬼術,向狐小仙指去。

半空中立即出現一隻黑色的巨爪,向狐小仙當頭抓下。

狐小仙不以爲然,一邊伸出手向周小雨點去,一邊伸出手拍在了頭頂的巨爪上,當即將周小雨和慕容雪菡的攻擊卸掉了。

不過同一時間,她也放開了慕容雪菡和周小雨。

獲得了自由後,周小雨兩個立即飛身而起向嶺南王撲去。

只是她們剛剛飛離地面就又被狐小仙拉了回去。

周小雨她們徹底被狐小仙激怒了,不約而同的對狐小仙破口大罵起來,同時也不約而同的向狐小仙再次攻去。

剎那間,她們兩鬼一妖鬥在了一起,居然不分勝負。

另一邊,秦巖被夾在輪迴陰陽傘下痛苦不堪,無奈的承受着陰陽傘上魂力的攻擊。

嶺南王看到秦巖沒有被輪迴陰陽傘夾死,他開始拼命的催動魂力,可是他發現無論他怎麼催動魂力,秦巖就是不死。

唯一能讓他有些安慰的是,秦巖的叫聲淒厲無比。

不知不覺中,時間在慢慢的流逝着,不一會兒的功夫,幾分鐘已經過去了。

可是秦巖依舊安然無恙,這讓嶺南王驚駭到了極致。

他之前在古典上看過,這輪迴陰陽傘配合着陰兵陰將的怨念,完全可以擊殺天尊巔峯高手。

可是秦巖現在還沒有達到天尊巔峯,居然無法殺死他。

該死的,這是怎麼了?爲什麼殺不掉秦巖呢?

嶺南王驚訝無比,再次拼命的催動魂力,但是他發現無論他如何催動魂力,秦巖除了慘叫聲大一些外,一直安然無恙。

不一會兒,又幾分鐘過去了。

嶺南王覺得他肯定殺不了秦巖了,如果能殺了秦巖,他早就將秦巖殺了。

他準備撤掉輪迴陰陽傘,然後趁機逃走。

否則的話一旦秦巖從輪迴陰陽傘中出來,那就是他的末日。

想到這裏,嶺南王念動咒語準備施法,可是就在這時,秦巖在雨傘中突然仰天長嘯起來。

輪迴陰陽傘在沒有嶺南王施法的情況下,居然自動張開了。

秦巖此刻披頭散髮,衣衫襤褸,那樣子就像是一個乞丐一樣。

不過秦巖的身上此刻卻散發出一股滔天的魂力,這股魂力就連嶺南王看到了都心生膽寒。

這是怎麼了?他身上爲什麼能散發出讓我都心驚的魂力?莫非秦巖突破了?

想到這裏,嶺南王的額頭上滲出了冷汗。

原來秦巖是真的突破了天尊後期,直接晉升到了天尊巔峯。

剛纔輪迴陰陽傘中的魂力拼命的鑽進秦巖的身體裏,想將秦巖殺掉。

但是秦巖體內因爲有千年血玉,在千年血玉的催動下,居然將這些魂力全部轉化成了秦巖身上的魂力。

就這樣當這些魂力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就帶着秦巖突破了天尊後期,進入了天尊巔峯。

其實秦巖也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會因禍得福。

與此同時,狐小仙她們也不打了,全都擡起頭驚訝的看着秦巖,她們怎麼也沒有想到秦巖居然在這個時候突破了。

秦巖深吸了一口氣,冷冷的看着嶺南王,用調侃的語氣問嶺南王:“嶺南王,我是該感謝你呢,還是該殺了你呢?”

嶺南王臉色慘白,他聽到秦巖的話忍不住向後退了兩步。

“說話啊!”秦巖冷笑起來,滿眼陰冷的看着嶺南王。

嶺南王突然身形一閃,向西北方向逃去。

秦巖嘿嘿冷笑起來,突然消失在原地,當他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站在了嶺南王的面前。

看到秦巖後,嶺南王嚇了一跳,他沒有想到秦巖的速度居然這麼快,眨眼間就追上了他。

嶺南王轉過身向其他方向逃去,可是他剛跑了兩步,他發現秦巖又站到了他的面前。 秦巖笑眯眯地看着嶺南王:“嶺南王,你準備去哪裏?”

嶺南王知道自己逃不走了,他咬了咬嘴脣,突然大喝一聲,揮掌向秦巖胸口拍下,準備打傷秦巖。

但是當他的手掌剛剛伸出去的時候,他的手腕就被秦巖抓住了。

“咔嚓”一聲,秦巖擰斷了嶺南王的手,笑眯眯地說:“你的手怎麼這麼脆?一下就被我擰斷了。”

“秦巖,我和你拼了!”嶺南王忍住鑽心的疼痛,擡起另一條胳膊揮掌向秦巖的面門拍去。

秦巖又抓住了他的另一隻手,“咔嚓”一聲折斷了他的胳膊。

“嶺南王,你怎麼就那麼笨,你以爲你能殺得了我嗎?”

說罷,秦巖擡起腿,一腳踢在嶺南王的腿上。

嶺南王的右腿被秦巖踢斷了。

不等嶺南王叫出聲,秦巖又一腳踢在了他的左腿上。

嶺南王的左腿緊接着也被秦巖踢斷了。

“人們都知道人彘,但是從來不知道鬼彘。我今天就破例給大家做一個吧!”

說罷,秦巖揪住嶺南王的耳朵,將他的兩隻耳朵全部扯下,然後又插瞎了他的雙眼,並且扯掉了他的舌頭。

原來人彘是將人的四肢斬掉,然後挖掉雙眼,再割掉雙耳和舌頭。

這個正是漢朝的呂后發明的。

現在秦巖也學着呂后將嶺南王制作成了鬼彘。

“嶺南王,怎麼樣?滋味好受嗎?”不等嶺南王回話,秦巖伸手一招,輪迴陰陽傘落在了秦巖的手中。

秦巖將輪迴陰陽傘一拋,它當即打開傘面將嶺南王罩住,然後收縮在一起,將嶺南王夾在其中。

傘裏面立即響起“呲呲呲”的聲音,嶺南王就這樣魂飛魄散了。

殺掉嶺南王后,秦巖長長鬆了口氣,他收起輪迴陰陽傘,轉過身落在了狐小仙的身邊。

“主人,你是不是晉升到天尊巔峯了?”周小雨激動的問。

與此同時,慕容雪菡也向秦巖投去了驚喜的目光。

秦巖點了點頭:“是啊,我沒有想到我居然因禍得福,晉升到了天尊巔峯,如果咱們秦家人知道了肯定會特別高興。”

“那還用說,爺爺他們知道了絕對會高興死。”周小雨笑着說。

和周小雨她們寒暄完,秦巖眯起眼睛向狐小仙望去。

狐小仙冷冷的看着秦巖,居然一點都不害怕。

“狐小仙,你就不怕我殺了你嗎?”秦巖冷冷的問。

剛纔狐小仙阻撓周小雨和慕容雪菡救他的話,秦巖聽的一清二楚。

狐小仙不卑不亢的說:“天尊大人,想必你應該非常清楚如果剛纔周小雨她們衝過去幫你,她們絕對不是嶺南王的對手。我這相當於是救了她們。”

停頓了一下,狐小仙接着說:“而且我剛纔看似將她們囚禁在我身邊,其實也算是保護了她們。如果沒有我,嶺南王絕對會向她們動手,你說是不是?”

秦巖想了想,覺得狐小仙說的非常對,如果剛纔不是狐小仙,嶺南王絕對會對周小雨她們動手。

“看來我剛纔錯怪你了,原來你是想幫助我。不過我很好奇,你既然想幫我,爲什麼不直接向嶺南王動手,那樣的話我們豈不是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聯手殺了他嗎?”

“在我沒有找到我妹妹和媽媽前,我們整個妖族是不會公開向任何勢力開戰的。”

“好吧,那你和我走吧,我覺得狐小媚和狐媚娘極有可能就是你的妹妹和媽媽。”

狐小仙點了點頭,眼中閃過激動的神色,不過她的臉上卻沒有任何表情:“好的,希望你不要騙我。”

在回秦家的時候,秦巖給狐小媚發去了通信符,詢問她們是不是有一個姐姐丟失了。

緊接着,狐小媚給秦巖回過來一封信,說他們在四百年前的確和姐姐走散了。

到了這裏,秦岩基本上就肯定了狐小仙和狐小媚是親姐妹,而狐媚娘則是狐小仙的親媽。

秦巖將通信符交給狐小仙:“你看看吧,這是狐小媚給我傳過來的通信符。”

看到上面的字跡後,狐小仙激動無比,忍不住喃喃自語起來:“我終於找到了。我終於找到媽媽和妹妹了。”

說罷,狐小仙因爲太過激動,突然轉過身抱住了秦巖,並在秦巖的臉上親了一口。

秦巖愣住了,他沒有想到狐小仙會這樣做。

緊接着,狐小仙也愣住了,她沒有想到自己會在情不自禁之下親了秦巖一口。

不過狐小仙緊接着反應過來,她又轉過身分別抱住周小雨和慕容雪菡親了一口,用來掩飾自己的尷尬。

看到狐小仙的樣子,秦巖沒有想到她這麼聰明,立馬就想到了化解的辦法。

半個小時後,秦巖帶着狐小仙他們回到了秦家。

在秦家的山門前,秦巖不但看到了秦戰和秦夢他們,同時也看到了狐小媚和狐媚娘。

一般情況下,狐小媚和狐媚娘從來不會拋頭露面,但是這一次她們爲了迎接自己的親人,終於走了出來。

在看到自己媽媽和妹妹的那一刻,原本猶如冰山一樣的狐小仙在瞬間淚流滿面。

而狐媚娘和狐小媚看到狐小仙后,也同時泣不成聲。

突然,狐小仙就像瘋了一樣向狐媚娘她們跑去。

不變的諾言 與此同時,狐媚娘和狐小媚似乎受到了某種感染,她們也瘋了一樣向狐小仙跑去。

當她們母女三人跑到一塊的時候,她們抱頭痛哭。

原本非常高興的場面在這時卻哭哭啼啼。

重生軍嫂是神醫 秦巖走到狐媚娘她們身邊,原本想安慰安慰她們,可是當秦巖看到她們相擁而泣的樣子,又不忍心打擾她們,只能站到一邊安靜的等待着。

不一會兒,狐媚娘第一個反應過來,她抹去眼角的淚水,尷尬無比的對秦巖說:“家主,實在是不好意思,原本你回來了,這是大喜的日子,可是我們三個卻哭哭啼啼的實在是不成體統。”

緊接着,狐小媚也抹掉了眼角的淚水,抱住秦巖的胳膊柔聲細語的說:“哥哥,你千萬不要生氣,我們也是情不自禁纔會哭。”

秦巖伸出手摸了摸狐小媚的頭,愛憐的說:“小媚,我怎麼可能怪你呢,我看到你們團聚高興還來不及呢。”

停頓了一下,秦巖接着說:“好了,咱們都回山裏吧!”

狐小媚乖巧的點了點頭,轉過身挽住狐小仙的胳膊,向山裏走去。 晚宴上,當秦巖宣佈自己晉升成天尊巔峯之後,整個秦家沸騰了。

最高興的就是秦昌齡了,他原本以爲秦巖想晉升到天尊巔峯,怎麼也要十幾年,即便再順利也要三五年。

可是他沒有想到秦巖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居然晉升了。

秦巖晉升到天尊巔峯,這就預示着秦家即將再創輝煌。

“家主,恭喜你!”

“家主,恭喜你!”

“……”

一個個秦家人都站起來,大聲地向秦巖恭賀。

秦巖伸出雙手往下壓了壓,笑眯眯地對大家說:“同喜!同喜!”

狐小媚看到秦巖這麼受人愛戴,她心中激動無比。

有時候人就是這樣的,當你喜歡上一個人後,看到對方在某方面上獲得了成就,比你自己獲得成就還要高興。

看到狐小媚溫情款款地看着秦巖,狐小仙心中立即“咯噔”一下:我妹妹不會是喜歡上秦巖了吧?這可不行!我堅決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