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4, 2020
48 Views

唯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這幾天發生了一些事情。

Written by
banner

劉羽欣賣起關子道:「你覺得我是怎麼了?」

「被我的魅力征服了。」顧銘自戀道。

「滾!!」劉羽欣喝道。

「哈!!」

顧銘笑道:「開玩笑的,別激動,我猜應該是你男朋友知道你患汝泉癌,選擇跟你分手,你寂寞難耐,所以……」

「所以個屁!!」劉羽欣爆粗口道。

「不對?」顧銘不敢相信他的推斷有誤。

「對的。」

「對你爆粗口?」

「你搞我,我爆句粗口不行嗎?」

「這肯定沒有問題!!」

顧銘安慰道:「欣姐,別傷心,不就是失戀嘛,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誰還沒有失過幾戀?憑你的姿色,憑你的資本,還怕找不到更好的男人?只要你願意,有大把男人任你挑,挑花你的眼。」

劉羽欣白了顧銘一眼,說:「別扯那些沒用的廢話行嗎?要干就干,不幹趕緊滾蛋,別妨礙我出去找其他男人快活。」

顧銘:「……」

劉羽欣這是分手后自暴自棄,打算放飛自我?這……多便宜外面那些男人。

本著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則,顧銘決定這種事情還是他來代勞比較好。

他趕緊說:「欣姐,別這樣,去外面找男人多不安全,萬一有病怎麼辦?」

「如果你願意,小弟以後願意承擔安慰你的重任,保管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劉羽欣說:「我不要以後,我要現在,我現在就要你把我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這肯定沒問題,不過……」

「沒有不過,我現在不想聽任何借口,我現在就要,你要是辦不到,那我現在就出去找能夠辦得到的男人。」

顧銘吐血道:「欣姐,能讓我把話說完嗎?」

劉羽欣怒喝道:「你今天廢話咋那麼多?干不就完事了?」

說著,劉羽欣起身想要坐到顧銘身上去。

這……太著急了,顧銘趕緊攔住說:「欣姐,等我先把正事幹了,等正事幹完,你想怎麼玩我陪你怎麼玩,可以不?」

「什麼正事?」劉羽欣蹙著眉頭說,想不通有什麼事情比干那事還重要。

「給你治病啊!!」顧銘直說道。

「給我治病?」

劉羽欣笑著說:「你現在干~我也是給我治病,快來治吧!!」

顧銘心想,這是治痒痒病吧!

雖然,這病他也能治,可現在不是時候。

至於說一邊玩一邊治病,他也想,真行得通,剛才他就做了,可那樣真不行,他目前沒有那個本事。

慈悲手講究是心有慈悲,在那種情況下,他哪裡來的慈悲心?他滿腦子都是那啥。

沒有慈悲心,慈悲手顯現不了,任他摸多久,都是白搭。

現在,好不容易中途罷戰,得抓住機會治療,等到治療好,那玩起來才痛快嘛。

他不敢賣關子,挑明說:「我說的是治你的汝泉癌。」

劉羽欣愣住了,卻是沒有想到顧銘突然又提起汝泉癌的事情。

前幾天,顧銘說這事,可以理解為顧銘找借口占她便宜。

可是現在呢?她主動求干,顧銘還有必要找借口摸她嗎?她現在整個人都擺在顧銘面前,顧銘想摸,伸手就可以摸。

不是為了找借口占她便宜,那顧銘真是為了給她治病?可那種方法能治好嗎?

不敢信,她懷疑顧銘是找到其它治療汝泉癌的方法了,不抱希望的說:「別折騰了,這幾天我把申海市各大醫院都跑便了,醫生說只能割。」

不給顧銘說話的機會,劉羽欣接著說:「我知道,一旦我割了,你肯定不願意干~我,所以珍惜今天這次機會吧!說不定我明天就去割了。」

她沒有把她的打算告訴顧銘,沒有原因,就是單純的不想,不想別人憐憫她。

「汗!!」

顧銘無語的說:「欣姐,合著你把我以前的話當放屁啊!!」

「行,既然你這麼說了,那我今天就讓你瞧瞧我的厲害,讓你知道,我顧銘這個人雖然渣,但還沒有渣到在大是大非上開玩笑。」

「躺下,躺好,不許亂動,手更不許亂摸。」顧銘嚴厲道。

劉羽欣乖乖躺好,看顧銘今天能玩出個什麼花樣來。

顧銘把手放上去,感受到那份驚人的柔軟,又TM一點慈悲心都沒有。

這顯然不行,不能讓劉羽欣把他看扁了,趕緊的拋棄腦海中的雜念,去想劉羽欣被割以後的凄慘模樣,這一想,同情心頓起,救苦救難的慈悲心腸來了。 慈悲手顯現,靈氣開始從他的指尖滲透到劉羽欣的巨大糰子中。

「這……」

劉羽欣驚訝得合不攏嘴,難以置信她現在感覺到的一切都是真實的。

此刻,她感覺有一股暖流從顧銘的手指流出,滲透到她的肉里。

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出現,她從未如此的輕鬆過,從來如此的舒服過。

這種手段,她聞所未聞,見所未見,令她忍不住產生期待,期待顧銘今天的治療結果,忍不住的想,沒準顧銘還真能治好她的汝泉癌。

這……

這是顧銘來之前,她沒有想過的事情。

時間流逝,幾分鐘過去,顧銘鬆了一口氣,不出意外,劉羽欣的汝泉癌是好了。

具體如何,不清楚,他用最簡單粗暴的方法試了起來。

他狠狠的抓了一把,手指深陷肉里,手感不要太好,令他欲~罷不能,這才是他想要的感覺。

同時,他還在觀察劉羽欣的表情,要是劉羽欣如上次那樣喊疼,他就趕緊鬆手。

沒有!!

這一次,劉羽欣沒有喊疼,瞪大眼珠的看著這一幕,難以置信的說:「真……真沒有以前那麼疼了。」

現在,她只是輕微的有點疼痛感,這是很正常的,畢竟顧銘現在捏的是她的肉,不是麵糰。

以前可不是這樣的,這難道還不足以說明顧銘的治療手段是有效的嗎?

顧銘一邊放肆的揉捏,一邊得意的說道:「欣姐,現在你知道我的厲害了吧?現在相信我能夠治好你的汝泉癌了吧!!」

「恩恩嗯!!!」

劉羽欣一個勁的點頭,心裡那叫一個激動,忍不住想起幾天的事情。

幾天前,她男朋友無意中看到她放在家裡的病情診斷報告,質問她是怎麼回事。

都被發現了,她只能如實相告。

然後,她男朋友就對她大發雷霆,說什麼欺騙他,還說什麼指望他接受一個身體上有缺陷的女人門都沒有,然後摔門而去。

好聚好散,這沒有什麼,她也不是那種離了男人就活不下去的女人。

可知道她有病,連一句寬心話都沒有,傷透了她的心。

同時,這也可以看出,她男朋友對她這對巨物的在意程度。

沒有了要拋棄她,那麼現在她的寶貝還在呢?恐怕後悔的要死,死皮耐臉想要求她原諒吧!!

可惜,這已經不可能了,她無法原諒一個在她困難時不給她一點安慰、反而無情拋棄她的男人。

現在,她心中只有顧銘這一個男人。

她忍不住起身,把她的紅唇獻到顧銘嘴邊。

顧銘自然不會客氣,親上去。

一番熱吻后,劉羽欣問:「想要體驗一件很爽的事情嗎?」

「想啊!!」顧銘期待的說,他猜到劉羽欣想要幹什麼,這是他一直以來的夢想。

劉羽欣嫵媚一笑,開始她的表演。

嘶~~

顧銘倒吸一口涼氣。

這感覺,當真無法用語言來形容啊!爽到爆,不虛此行啊!!

眨眼間,時間來到中午,大戰一個上午的兩人,終於消停,帶著他們飢腸轆轆的肚子,到外面吃午飯。

一邊吃飯,兩人一邊聊天,劉羽欣忍不住問,「顧銘,你說我這病真的好了?」

顧銘微笑說:「欣姐,你要是心頭有疑慮,下午可以去醫院檢查一下,好沒好,診斷結果說話。」

「這行,吃過飯我就去醫院。」劉羽欣迫不及待的說。

「一起,剛好我也要去醫院替思雨的父親治病。」顧銘邀請說。

「好!!」

劉羽欣答應,顧銘意猶未盡的說:「欣姐,你現在病好了,重新找個男朋友肯定沒有問題,以後我們還能……」

「你想嗎?」劉羽欣反問道。

「這我肯定想啊!!」顧銘想都沒想,脫口而出道。

「貪心鬼!!」

數落了顧銘一句,劉羽欣這才說:「想你就來,我住哪裡現在你又不是不知道,難不成你來了,我還能把你趕出去?」

「你放心,我沒有那麼忘恩負義,指定熱情招待你,讓你心滿意足的離開。」

「這樣你滿意了?」

這他肯定滿意,就是有點……

顧銘不好意思道:「欣姐,你這樣說,搞得我好像是那種施恩圖報的人,其實我今天去你家,壓根沒有那種想法,我就打算給你治個病而已,哪想你突然發起浪來,這我哪裡把持得住啊。」

「哈哈!!」

劉羽欣嬌笑道:「我就知道你把持不住,看到漂亮女人就想上,不然我勾引你幹什麼?找挫折啊!!」

「至於你說施恩圖報這事,我可沒有說你施恩圖報,今天這事也不能算施恩圖報,是我主動勾引你的。」

「至於以後,干一次和干兩次有區別嗎?」

「沒有!!」

「那不就得了,只要不懷孕,我不介意,就是思雨……」

劉羽欣同情道:「遇到你這種男人,思雨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不知道你在外面給她戴了多少頂綠帽子,你以後可得對人家好點,知道嗎?」

「這肯定!!」顧銘保證道。

「還算有點良心。」劉羽欣羨慕的說。

她是知道的,顧銘前段時間給秦思雨打了一千萬用於秦父治病。

她清楚的記得,那天聽秦思雨說起這個事情的時候她有多麼的驚訝。

僅僅是男女朋友,僅僅拉過手接過吻,連床都沒上,顧銘就願意拿出這麼多錢給秦思雨父親治病,這在如今這個什麼東西都能用金錢來衡量的時代,太難得了。

無疑,秦思雨找到了真正愛她關心她的男人,唯一的缺點就是這個男人不完美,身上還有缺點。

可,人無完人,上哪裡去找十全十美的男人?有顧銘這樣的男人可以依靠不錯了,總好過她找那個,平日說愛她愛得要死,為了她願意豁出性命,關鍵時刻直接拋棄她的男人強吧!

與其讓那種男人天天干~她,還不如讓顧銘干,至少人家實力擺在那裡,一般男人給他提鞋的資格都沒有。

想起剛才那美妙的滋味,她又心生渴望,忍不住問:「顧銘,你下次打算什麼時候來我家?」

「你想我什麼時候來?」

「我想想。」

劉羽欣想了一下說:「今天肯定不行,都被你干……我得緩緩,要不後天晚上?

顧銘搖頭說:「後天不行,後天我在老家,等我回來吧!」

頓了一下,顧銘擠眉弄眼道:「也不一定非要在家裡,我覺得瑜悅佳人是個好地方,要不以後我們在那裡試試?」

「這……」 劉羽欣難以置信看著顧銘,說:「顧銘,我發現你這人的膽子也忒大了一點吧!這你不怕被思雨發現?」

「這個小心點應該發現不了。」

「再說,就算被發現,思雨也想不到我們會搞到一起去啊! 冷總裁的契約情人 她不會朝那個方面想的,你放寬心。」

「萬一呢?」

「沒有萬一!抓到再說。」

劉羽欣:「……」

這是典型的不見棺材不落淚啊。

想了一下,欲~望戰勝了理智,她說:「好吧!下次我們試試,要是被抓住,你可別怪我。」

「這我肯定不能怪到你頭上去,真要被抓到現行,我自認倒霉。」

「你有這個覺悟就好。」

劉羽欣放寬心,忍不住問:「你為什麼非要在那?當著思雨面偷的滋味就那麼好?」

「也不是啊!主要是方便。」

「你這……」她徹底拜服。

提起瑜悅佳人,顧銘又想起那天跟他在那嗨皮的漂亮女人,關心道:「對了欣姐,她懷上了嗎?

劉羽欣白眼道:「哪有那麼快,至少也要一個月才能確認。」

顧銘掐指一算,說:「那也快了啊!!」

「嗯!!快了,有結果我會告訴你的。」

「那要是沒有懷上怎麼辦?」顧銘操心道。

官梯 「你想怎麼辦?」

「要是她願意,我當然是義不容辭。」

劉羽欣:「……」

好一個義不容辭,她竟然無言以對,敷衍道:「到時候再說吧!現在說這些沒用。」

「嗯!!」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