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4, 2020
88 Views

媛媛的話不多,往往是處於傾聽者的角色,偶爾問上幾句,也都跟李靜的生活現狀有關。通過李靜的回答,媛媛知道李靜那年高考落榜以後,賭氣離開了家裏,一個人去外面闖蕩,後來結識了一個開洗衣店的男同鄉,十年間倆人共同打拼,終於將最初的一個乾洗店變爲一家連鎖的機構,並星星點點的分佈在城內高檔小區樓下。

Written by
banner

李靜最後說道:“如果不是當年洗壞了那件昂貴的貂皮大衣的話,自己也不會橫下心來研究如何清洗衣服,這十年間,自己洗過的衣服數也數不清,卻再也沒有洗壞過一件衣服。”

媛媛深吸了口氣,然後小心的問道:“你難道就不恨我嗎”

李靜微笑着搖着頭回答道:“爲什麼要恨你呢你告訴我的只不過是漂洗白的辦法,而且我們那個時候太小,對一些生活常識不是很懂。嚴格來說,你說的並沒有錯,錯就錯在我當時將全部心思都花在炫耀自己上面。”李靜說到這裏,停頓了下,然後表情變得很認真的繼續說道:“即便沒有那件衣服,我也未必能考得上大學,因爲高三的最後衝刺階段,我的心已經長草了。”

除了拼命的喝酒,媛媛似乎找不到更好的辦法來減輕自己內疚的心情。她多麼想酒後吐真言,告訴李靜自己當年的惡作劇,但卻始終沒有勇氣說出口。

最後,喝多了的媛媛,在李靜的攙扶下回到了家中。一進門,李靜就被屋內堆積如山的衣服給驚呆了。

不得不說,像媛媛這種戀衣成狂的女性,李靜是第一次見到。兩室一廳的房子內,最大的一間居然不是臥室,而是一間寬敞的走入式衣櫥,客廳的兩側掛滿了形形色色的衣服,將整個沙發和茶几包圍起來。臥室內,除了一張雙人牀外,堆滿了大大小小的整理箱,裏面依舊是數不清的衣服。

李靜將媛媛攙扶到牀上,半開玩笑的說道:“你這樣也太誇張了,如果不能找一個億萬富翁的話,就只能找一個洗衣工來談戀愛了。”

媛媛看到滿眼的衣服,就感到格外的開心,於是指着屋內所有的衣服,開心的朝李靜嚷嚷道:“這裏的衣服你隨便穿,我的就是你的,你的還是你的。”

李靜只是一個勁兒的笑,可能是這句話拉近了彼此的距離,也可能是兩人都想起了當初那青澀的年紀所擁有的友誼。總之李靜妥善的安頓好媛媛,看到對方一切ok,就準備離開,返回自己的乾洗店內。臨走的時候,媛媛高低要給李靜留一把自己家的門鑰匙,以示信任,更是方便李靜隨時過來取送衣服。李靜推脫不了,只好欣然接受。

其後,媛媛將家中所有的衣服都送到李靜樓下開的那家乾洗店內去洗,可能這也是媛媛補償李靜最好的辦法了。

與李靜接觸有一段日子了,媛媛還是沒有看到李靜的未婚夫,於是半開玩笑的說李靜是金屋藏嬌,捨不得介紹她的男人給自己認識。

李靜被媛媛幽默的口吻逗得哈哈大笑,隨後解釋道:“最近有一家分店的店長結婚,自己的男朋友只能在那邊替班。而且自己男朋友的父親少了一條腿,母親又病退在家,他除了工作以外的大多數時間,都要留着照顧自己的父母,自己很理解他的行爲,畢竟百善孝爲先嘛”

“那萬惡就yin爲首咯怎麼着小妞兒,趁你家男人不在,今兒晚上去本大爺的家裏狂歡一把,如何”媛媛伸出手來端着李靜的下巴,滿眼柔情的逗着李靜問道。

“成啊,大爺,就是不知道您能給奴傢什麼價格了”李靜配合着媛媛回答道。

“只要是本大爺家裏的衣服,看中哪件兒都是你的,如何”媛媛感覺這種對話彷彿回到了當年的高中時代,於是非常開心的繼續扮演着紈絝子弟,調戲着眼前的妹子。

“好,容奴家準備準備,稍後就來哈哈”“哈哈”倆人說到最後,再也演不下去了,紛紛大笑起來,“對了,你男朋友叫什麼名字啊,聽你說起這麼久了,居然連名字都捨不得告訴我,真小氣”

“哪有,是你一直也沒問過我好不好。”李靜抱屈的回答着,“好好好,我的妞兒,趕緊從實招來”

“他叫楊羣”隨着楊羣二字從李靜的口中吐出,媛媛的胸口彷彿被千斤重錘擊打到了一樣,臉色的變得慘白,半晌兒沒有緩過神兒來

待續 當天本想着約李靜去家中小聚的媛媛打消了最初的念頭,有些慌亂的逃離乾洗店回到家中,自己一個人躲在滿是衣服的房間內,內心久久不能平靜。

世界真的是太小了,太小了媛媛一直在自己的心中反覆默唸着這句話。自己一生之中最對不起的兩個人,居然能夠攜手走到一起,並早早晚晚會出現在自己的眼前,這個現實讓自己無法接受,更不知道如何去做才能彌補因爲年少無知而釀下的悲劇。

拒絕現實最無能的手段就是逃避責任。爲了避開李靜熾熱的目光,和即將見面的楊羣,媛媛選擇短期內不再去李靜的乾洗店內。雖然這個辦法只能起到拖延時間的作用,但對於媛媛這種不願面對事實的女人來說,也不失爲一種當下最好的解決辦法。

可怕什麼來什麼,半個月後的一天晚上,媛媛聽到自己家的房門傳來了敲門的聲音。透過貓眼兒望去,李靜的手被一個乾巴巴的男人牽着,並猛烈的敲擊着自家的防盜門。

媛媛的心裏當真是亂極了。如果選擇不開門,可對方會用自己塞給她的鑰匙打開房門來一探究竟;自己如果開門的話,又如何解釋這半個月來的行蹤

正當自己猶豫不定的時候,鑰匙擰開房門的聲音傳了出來。算了,該來的總該是要來的,媛媛給自己打着氣,隨後一把將防盜門擰開。

邪王霸寵:特工皇妃要逃走 “哎呀,這不是在家呢嘛,怎麼半天不開門呢”門外的李靜好奇的詢問着面無表情的媛媛。

察覺到自己有些失態的媛媛趕緊露出笑臉,白了一眼李靜後,非常有禮貌的說道:“這就是姐夫吧,歡迎歡迎,裏面請。”李靜的疑心隨着媛媛的熱情而消失殆盡。

趁着倆人換鞋的工夫,媛媛仔細打量着眼前這個男人。一別快有十五年的時間了,如果不是事先從李靜的口中知道這個男人就是楊羣的話,任憑自己想破了腦袋,也不會想到眼前這個又黑又瘦又矮的男人,就是兒時經常捉弄自己的鄰家小男孩兒。不過值得欣慰的是,通過楊羣憨憨的神態,媛媛可以確定,對方並沒有認出自己就是曾經的那個他們口中的“小老太太”。

“哇早就聽李靜說有個喜歡衣服的姐妹,起初我還不信呢,今兒算是開了眼了。”楊羣面對滿屋子堆積如山的衣服,驚豔的表情絲毫不比當日的李靜遜色。

“你們倆趕緊坐,想喝點什麼”媛媛鬆了口氣後,慌里慌張的招呼着眼前的兩口子。

“哎呀,別忙活啦,我們就是上來看看你,馬上就走。”見到媛媛無恙後,李靜安心的說道。

“急着生孩子去啊。”“額”“哈哈,你真逗。”媛媛的一句話,緩解了最初那種緊張的氣氛,隨後大家開心的圍坐在茶几周圍,開始家長裏短的聊了起來。

“你這半個月幹嘛去了,害的我都擔心死了。”李靜剛剛坐穩,就開始質問起媛媛。

“是啊,我家李靜說你是她這輩子最好的朋友,見你最近沒有來她那裏,就一個勁兒的嚷嚷着要過來看看你,生怕你被人搶跑了。”一旁的楊羣極力的證明着李靜所言非虛。

“怨我,怨我。”媛媛輕輕的拍打了自己的臉頰幾下,隨後解釋道:“公司最近派我出去,因爲時間忒緊,沒來得及跟你打招呼,這不今天剛回來嘛。”媛媛早已習慣了撒謊不打草稿,謊話那是張口就來。

“沒事兒就好。”李靜瞬間安心了,然後笑眯眯的衝媛媛繼續說道:“你不是總說我金窩藏嬌嘛,這不,我把藏着的嬌娃給你帶來了,下次不會說我小氣了吧”

媛媛發現楊羣盯着自己,當李靜說到金屋藏嬌的時候,這個馬上小三張的男人,臉居然騰的一下紅了起來,當真是可愛至極。沒想到在自己的城市內,還有這種純情的大男人,當真是難得。

李靜此刻是心情大好,拉着楊羣的手,指着滿屋子的衣服讚歎道:“看到了吧,這可是我們乾洗店的大客戶,以後但凡我們出貴賓卡什麼的,都得第一時間給我的好妹子送過來,聽到了嗎”楊羣撓了撓頭髮,然後環顧四周後,嘿嘿的傻笑着。

打開心結的媛媛再次恢復到正常狀態,略顯無奈的搖頭說道:“沒有衣服穿的女孩兒是可憐的,但像我這樣,生活裏除了衣服以外,卻沒有愛情滋潤的女人,更是可悲的。”說話的同時,媛媛盯着楊羣望去,發現對方只要與自己的眼神一接觸,馬上就會臉紅,這讓媛媛的內心有一些小小的悸動。

艾澤拉斯之救贖 “哎呀,我的好妹子,就你這要身材有身材,要臉蛋兒有臉蛋兒,要本事有本事的女人,還怕找不到一個好婆家啊。”李靜很天真的恭維媛媛道。

“你就是站着說話不腰疼。”媛媛使勁的颳了下李靜的鼻子後,笑着繼續調侃楊羣道:“聽李靜說你小時候特別的頑皮,沒少挨你爸揍,怎麼着,今兒第一次跟我見面,不拿幾件出來,逗我們兩個大美女笑一笑嗎”

楊羣撓着腦袋,努力的回憶着小時候發生的事情,半晌兒居然一句話都沒有說出來,留下李靜一個勁兒的捅咕着楊羣,氣氛顯得十分的尷尬。

就在媛媛準備重新找個話題作爲切入口的時候,楊羣猛然間一拍腦袋,大笑着衝兩人說道:“我想起來了。”

看着媛媛和李靜期待的眼神,楊羣眉飛色舞的繼續說道:“李靜你還記得我跟你說起的那個小老太太嗎”“記得啊”“話說我小時候,我們街坊家有個女孩兒,長得那是奇醜無比。這還不說,她們家窮的,連身像樣的衣服都買不起,那小女孩兒成天穿着她媽媽改小了的衣服出來玩兒,我還給那小女孩兒起了個外號叫:小老太太”

當小老太太這四個字從楊羣嘴裏極盡嘲諷的說出來以後,媛媛心被猛烈的刺痛了。沒想到時隔多年,自己在楊羣的記憶裏,依舊是那個灰撲撲的“小老太太”的形象,對方不但不知悔改,還滿臉得意的跟全天下的人講訴着當年的事情,本來自己還對藏起他鑰匙的事情心存愧疚,但這一刻,原本的愧疚早已變得煙消雲散,剩下的只有滿腔的怒火,媛媛決意報復眼前這個曾經的,也是自己一生之中最討厭的“敵人”

待續 當晚送走李靜兩口子以後

媛媛躺在牀上輾轉反側

一直到樓下小區內出現了保潔阿姨清理垃圾桶的聲音

媛媛終於想好了報復的具體方法

只不過她也知道

她的報復計劃是把雙刃劍

害人的同時

終將會害己

可即便如此

自己依舊要去做

這是爲了還幼年時期的自己一個公道的最好的解決辦法

媛媛開始有意無意的每日去幹洗店坐坐

李靜倒也不多心

畢竟是自己的閨蜜

常過來走動也是應該的

隔三差五的還能遇到楊羣過來幫忙

這個男人每次見到媛媛都會臉紅

媛媛深知對方心裏的那點小祕密

但卻裝作不知道

男人的那點小心思很簡單

不外乎吃着碗裏看着鍋裏的

李靜打唸書那會兒起

就被媛媛比下去

要不是後來在服裝上面佔了大便宜

根本就無法在各項指標上面與媛媛相提並論

而且男人永遠都是喜歡年輕貌美的女性

尤其是李靜對楊羣來說

早已是家常便飯

而媛媛不同

那屬於山珍海味

偶爾換個口味

還是自己消費不起的那種

任何男人都會爲之神往的

當那天媛媛再次去幹洗店找李靜的時候

無意之中聽到媛媛說要出門一個星期

重新尋找一家銷售乾洗液的廠家

以圖降低整體的成本

媛媛知道

報復楊羣的機會來了

看着李靜坐上南下的火車後

媛媛立刻着手報復計劃

一個星期說長不長

說短不短

不過用來征服一個各方面條件都一般的男人來說

足夠用了

畢竟男追女隔層山

女追男隔層紗

本來自家樓下這家乾洗店是不需要楊羣過來的

可媛媛藉口說自己崴了腳

不方便行動

打電話讓楊羣過來幫忙

楊羣這個男人

典型的悶騷男

想法無數

但落實到具體行動上面

懦夫一枚

媛媛給對方製造了很多的機會

可楊羣只是偷偷的嚥着口水

卻沒有任何實際行動

這無疑讓媛媛怒火中燒

怎麼遇到這麼一個完蛋玩意兒

自己穿着超短裙

抹胸裝故意低頭撿東西

來勾引丫的

居然都無效

看來不放大招是不行了

李靜走後第六天的晚上

媛媛買了一桌子的豐盛菜餚

然後給楊羣去了個電話:“救命啊

”只說了這短短的一句後

媛媛就掛斷了電話

果然不出一刻鐘

楊羣就就飛一般的殺到了媛媛家的門前

“怎麼了

”楊羣氣喘吁吁的詢問着裝作受驚嚇過度的媛媛

“屋內有蟑螂”媛媛拍着自己的胸口

淚眼朦朧的回答道

“我去給你取些樟腦丸來

”楊羣說完轉身回到乾洗店內

取來了一大盒的樟腦球

隨後放置到媛媛屋內的各個角落

“真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纔好

”利用對方幹活的工夫

媛媛將早已買來的菜餚擺放在茶几上

“我吃完飯來的

”楊羣像個傻狍子一樣的說道

“陪我喝一杯壓壓驚

好嘛

”媛媛邊說邊將裝滿紅酒的高腳杯遞到了楊羣的面前

“只喝一杯

我開車來的

”說完後

楊羣將酒杯內的紅酒一飲而盡

殊不知在這杯酒內

媛媛卻是動過手腳的

“陪我待會兒吧

我一個人害怕

”爲了讓藥效發揮出來

媛媛找了個理由挽留着楊羣

望着無助的媛媛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