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169 Views

空靈,也有穿透力!

Written by
banner

“這下面是空的!”

找到了,終於找到了,我忍不住轉身朝着門口的小神婆大叫了一聲。

一葉便能障目,我就是這樣的情況。

現在好了,葉子移開了,一切都豁然開朗了。

此前看着這些無頭屍體,我一直在想頭去了哪裏,又是用什麼樣的方法帶走的。

而後我也考慮到了,頭可能被藏在了屍體裏面,藏在屍體的衣服裏面。

可我唯獨沒有想到,頭會在屍體下面。

這樣,我也終於明白了,兇手爲什麼非要在屍體還沒有倒下的時候,就廢盡力氣把頭給砍下來了。

因爲這樣,就不必要做第二道程序,也可以把藏頭可能出現的痕跡提前掩掉了。

換句話說,正是要讓頭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被藏起來,纔會要想盡辦法讓屍體倒下之前把頭砍下來吧。

我敲了敲地面,仔細地尋找了起來。

終於,我找到了一個小小的縫隙。

立刻伸手縫隙的邊上輕輕地扒了一下!

能扒動,我之前敲響了,發出空洞聲響的地板能夠移動。

當下,我不再猶豫了,努力的撬着地板。

終於,連撬了十幾下之後,地板被敲開了。

頓時,撲鼻的血腥味傳出,我的眼前也變得一片通紅。

在這地板被撬開的下面,是空的。但並不大,只有一個三四個巴掌大小,深也不算太深的小格子而已。

死者的頭,便是擺在了這格子裏。

除了頭之外,還有一個沾滿了血的斧頭。

當然了,這就是我剛剛說的,爲什麼兇手要在屍體倒地之前把頭給砍下來了。

想一想,如果屍體先倒地,頭再砍下來。而後又要把頭藏在這格子裏,那勢必也和我一樣,移動屍體。

這樣一來,地面上的血跡就肯定會受到影響。

就像現在這樣,我移動了屍體,屍體一側的血跡就立刻呈現壓扁之狀,屍體的上面也沾了不同尋常的血。

而屍體沒倒地就砍下了頭,就可以先把頭藏起來,然後再把屍體放倒。

當然,這需要兇手十分熟悉這裏的環境,甚至早在之前他就已經演練過了。

這其實也並沒有多奇怪,畢竟在之前,我們就推測兇手很有可能是這間醫院高層的後代,慕容潔小時候,醫院裏的高層就利用這裏的祕道殺人。這些高層十分熟悉這裏,如今他們的後代也肯定會十分熟悉這裏。

終於找到了,我的心情無比激動。

之前所想的,兇手一定要把頭砍掉,肯定是因爲頭上是有什麼東西。

而其中可能的一點就是頭上有指證兇手的證據。

於是此時,眼前的頭顱上雖然便布了鮮血,髒得不像話,可我還是忍不住擡手把死者的頭捧了起來。

隨後開始仔細地觀察。就在我觀察的時候,外邊傳出了一陣乾嘔之聲。

我忍不住轉頭看去,只見小神婆正扶着門嘔,彎腰在乾嘔。

我忍不住白了她一眼,又說了之前說她的話,“怕死人不怕鬼,怪人!” 朝着小神婆輕聲啐了一聲,我又不由得搖起了,實在是看不懂她了。

隨後我也懶得理她了,拿着人頭仔細地檢查了起來。

頭上的血是因爲頭被放到格子裏的時候,染上的。頭上除了脖子的地方已經沒有其他的傷口。

顯然是因爲死得太快,而且因爲極度不甘心的緣故,死者的雙眼瞪得大大的,似乎無比不甘心。

與此同時,我的臉色也變得難看了。

除了這些之外,我竟然看不出其他的了。

整顆頭,都乾淨得不像話。

當然,要拋除了這些血之外!

努力地看了好幾圈,我還是略有些不痛快的搖了搖頭。

我不相信,再一次從頭到尾的觀看了起來。

可是又看了好久,還是一點不對勁的地方都沒有。

不甘心。

在最開始,我還以爲找到了人頭就能找到指證兇手的證據,可哪知道,依然是什麼都沒有。

再一次,我端着人頭。

恨不得把整個人皮都掀開,把骨頭敲開,把肉碾碎。從裏到外都看個透徹。

“喂!”這時,小神婆的聲音從門外傳了出來,“你還看啊,要不要乾脆把那顆人頭吃了算了?”

我別過頭,皺着眉頭朝着小神婆看去。她也連忙偏過了頭,好像極度不敢看我手上的人頭。

我想要開口讓她安靜,卻不料她搶先說道,“行了,別看了。你知道你看了多久了嗎?看了快一個小時了!

逐風流 看了這麼久了?

我怔住了,最後深吸了一口氣,只能作罷。

都看了一個小時了,那是真的沒有辦法再看出些什麼了。

至少我的肉眼凡胎實在是看不出什麼了。

嘆了口氣,我出了門。

看向了劉武倒地的地方,徑直走了過去。

本來就離這房間沒有多遠,我幾步就走了過去。剛蹲下去,小神婆又驚訝的向我說道,“你還要看?”

“當然要看!”我想也不想便回答了一聲。

屍體已經被移開了,除了血跡之外只留下了血跡中央的空白之處。

我沒有再多想,蹲下去在血跡中央的地板上輕輕地敲了起來。

很快,空洞的穿透聲立刻傳了出來。

沿着空洞的聲音,我順利的找到了暗格。

還是如同之前,暗格之下是一顆血淋淋的人皮以及一柄沾了血的小斧頭。

我拿起人頭,也和之前一樣仔細地觀看了起來。

血淋淋的人頭上,還是沒有任何不對勁的地方。甚至連其他的傷都沒有。

觀看了好一會兒,我不由得搖起了頭,一邊把人頭放到暗格裏,一邊輕聲嘆道,“想錯了嗎?我真的想錯了嗎?爲什麼?”

找到的兩個人頭上都沒有任何東西。

既沒有指證兇手的證據,也沒有例外的不同尋常之外。那兇手爲什麼還要費這麼大的心思把頭砍下來?

難道,真的就只是單純的砍頭?難道兇手就是單純的想而已?

我不甘心的把人頭放進了暗格裏,把暗格封好之後。我起身了,朝着那發電機所在的房間快速走去。

“喂,你手上的血不洗一下啊!”纔剛起身而已,小神婆又趕緊開口向我說道。

由於人頭的緣故,我的手上已經全是鮮血了。而且也過了一會兒時間了,血也開始發粘了。

可我哪裏還管得了這些啊?再說了,我要做的事情又沒有做完。

沒有理會小神婆,我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發電機所在的房間。

沒想到,我剛一路過那裏,一聲聲尖叫傳了出來。

“殺人了,又殺人了!”這是從發電機對面房間裏的人嘴裏傳出來的。

“他殺了誰?慕容潔?”很快,一羣人跑了出來,其中幾個伸手指着我血淋淋的手。

“是慕容潔,一定是慕容潔啊,只有她不在了!”

“我早說了,她就是殺人兇手,你們偏不信!”

有人大聲吼着,也有人一臉驚訝,同樣也有人好像要朝着我衝來,可是卻又不敢動手。

周凱也走到了人羣最前方,皺着眉頭看着我。他的臉色十分難看,但是卻又不敢跟我說話。

“小遠,你……?”瘦猴也不可思議地看着我。

“他找到人頭了!”我根本就懶得去理這些人,當然也是因爲我心裏急,人頭雖然找到了,但卻沒有得到我想要得到的。讓我覺得腦子好像被雷給劈到了,亂得很!所以我自顧自地鑽進了房間裏面。小神婆跑了上來,替我向他們解釋了一聲。

“那上面是人頭的血?”我聽到小神婆的聲音傳出來,瘦猴也立刻驚喜的說了一聲。與此同時,腳步聲傳出,我很快便看到瘦猴跑到了我的身邊。

沒有等他開口,我便指了一下劉超的屍體,“在屍體下面有暗格,人頭就藏在這裏面!”

其他的兩具屍體尚且都是這樣,這劉超更是被那無頭鬼拖到了這裏之後才被殺的,更加能說明他的屍體下有東西了。

聞言,瘦猴趕緊把屍體一推,然後屍體之前所在的地方輕輕地敲了起來。

沒多久,他就朝着我一笑,“還真有!”

很快,他把下面的暗格找了出來,人頭從暗格之中露了出來。

頓時,又是一聲又一聲的尖叫不斷傳出。

是慕容潔的那些朋友們的。

我就奇了怪了,他們明明一個個都怕得不得了,偏偏還要在這個時候站出來,這不是自己要嚇自己嗎?

吵鬧的聲音很大,讓我覺得怪心煩的。

好在周凱的聲音在這時傳了出來,他開始安撫起了那些吵鬧的人。

聲音總算小了許多,我這才把暗格裏的頭拿了出來。

仔細地打量,仔細地檢查。

自然,也還是和之前一樣,什麼都看不出來。

過了好久之後,我忍不住重重地嘆了口氣,朝着瘦猴直搖腦袋,“沒有啊,真是什麼都沒有啊!”

最後讓瘦猴把人頭放進了暗格裏,我則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無奈的搖起了頭。

“什麼都沒有?兇手真的只是單純的想要把人頭砍下來!”瘦猴也在這時開口呢喃了起來。

我愣了好一會兒之後,才從地上緩緩地站了起來。

至於劉武的那具屍體,我看了一眼便不在意了。劉武那具屍體的頭在十字岔口處,身上也沒有奇怪的地方,沒必要再檢查了。 纏骨香咒 “唉!”看着劉武的屍體許久,我嘆了口氣。

現在人頭是找到了,但最後的結果卻是,人頭沒有問題,屍體也沒有問題。

原本信心滿滿,只要找到人頭就能找到兇手。現在好了,人頭找到之後,兇手反而又指向了無頭鬼。

“該死!”實在忍不住了,我開口輕啐了一聲。但也只能無可奈何了。

垂頭喪氣地走出了屋子。

“什麼意思?什麼都沒有查到?”

“你不會真的以爲他能查到兇手吧?連慕容潔只怕都找不到兇手吧。”

“不是兇手,都說了不是兇手,就是無頭鬼乾的!”

慕容潔的這些朋友們不斷的呢喃着。

我不斷的搖頭,不去想他們所說的話,也控制着自己不去聽。

出了門,我走到了周凱的跟前,向他說道,“第三個死者叫什麼,和劉武劉超之間有什麼特殊的關係嗎?”

“死掉的人叫鄭鵬,他和劉超,劉武兩兄弟之間好像沒有什麼特殊關係!”說完之後,他轉頭看向了慕容潔的那些朋友們。

左手愛,右手恨 頓時,那些朋友們都搖起了頭。

我又嘆了口氣。

屍體之間看不到特殊的情況,死者之間好像又沒有什麼聯繫。

我像是從天堂掉到了地獄,心中充滿了失望。

“我說,要不你洗洗手吧!”小神婆的聲音傳了出來。

我不怎麼高興的轉頭朝着她看了過去,老是搗亂!

但我也沒有心情和她絆嘴。

擡起雙手,看着自己充滿鮮血的手,我不由得嘆了口氣。

不再說話了,擡腳朝着那放着水和食物的房間走去,而後又向瘦猴說道,“猴子,你進去陪着他們吧。”

瘦猴看出了我的心情比較低落,沒有再說話了,直接進了房。

我則和小神婆到了之前的房間。

用那本來就飈着人血的桶裏的半桶水把手洗乾淨之後,我就和小神婆一起開始搬着水桶了。

當我和小神婆把第一桶水搬到了慕容潔的那些朋友們所在的房間裏時,周凱立刻提議跟我們一起去搬水。

但我隨後擡手向他擺了擺。

慕容潔的這些朋友們早就已經被嚇得不清了,需要他來安撫這些人的情緒。

瘦猴也提出要跟我們一起,但也被我否決了。他需要負責這些人的安全。如果又停了電,需要他站出來集結這些人。

隨即,我和小神婆把剩下來所有可以喝的水都搬到了他們所在的房間。

最後又花了一點時間,把所有的罐頭也搬了過去。

把這些都弄完之後,我真是快要累癱了。喝了一口水,吃了一點東西之後,我跑到了屋外的門口坐了下來。

一邊休息,一邊思考着。目光也一動不動地看着放在發電機房的那兩具屍體。

瘦猴也到我的身邊坐了下來,只不過他是挨着門框的。只要發生事情,一秒鐘都的時間他就能衝進去。

爲了不打擾我思考,瘦猴並沒有說話。

倒是看了一會兒之後,慕容潔拖着略顯疲憊的身子走了過來。

不用她開口,我便知道祕密通道和出入口是沒有走到了。

周凱趕緊迎了上來,問着慕容潔怎麼樣了。

她苦笑着搖了搖頭,“把大概可以建密道的地方找了一半了。可除了找到了兩條祕道之外,便什麼都找不到了。”

說完她朝着屋裏的人看了過去,“我先休息一會兒後再去找!”

她這是爲了給裏面那些人交待。

裏面的人多多少少還是有一點體諒慕容潔的。她的話落下去之後,裏面的人就立刻道,“不要急了,大不了在這裏過一夜就行了。再出現無頭鬼的話我們一定在一起。”

這話讓我無奈的笑了起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