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107 Views

我一彎腰,毫不猶豫的踏上了擂臺!

Written by
banner

“你這是什麼意思?”努卡見我將毛巾纏在了右拳上,立刻皺起了眉頭,用不流利的中文向我問道。

成了郝夫人後她秒變小作精 “我怕把你打死!”我盯着努卡,冷笑了起來。 我怕把你打死!

簡單的一句話,卻把我的無限囂張和強勢霸道,展現的淋漓盡致!

擂臺上的努卡怔了怔,旋即便瘋狂的大笑了起來!

不僅是努卡,包括馮軍,以及那些富豪們,都露出了輕蔑的笑容,尤其是坐在擂臺下,始終沒有發聲的張順,此刻更是抓到了攻擊我的機會,拼命的吼叫了起來……

“姓楚的,等你活下來之後,再囂張也不遲!”張順肆無忌憚的嘲諷起了我,“你可被死在了T國人的手上,這樣的話,渡邊先生就沒辦法虐你了!”

我淡淡的撇了一眼在臺下不斷叫囂的張順,冷冷的說道:“等我收拾了他,下一個就輪到你了!”

“我等着!”張順非常自信的朝着我豎起了大拇指,然後指尖向下的壓了起來。

我沒有再理會張順,而是扭頭問向裁判,道:“什麼時候可以開始?”

畢竟這裏是凱旋會所,就算打拳,也還得按照老凱的規矩來。

“楚先生,請稍等片刻!”裁判站到了我和努卡的中央,用麥克大聲喊道:“各位老闆,今天晚上註定是一個不平凡的夜晚,這場拳賽,已經超出了我們的意料……”

“我現在公佈最新的賠率,努卡,一賠一,楚風,一賠二!”裁判無比激動的大吼了起來。

裁判公佈的賠率,一定是得到了老凱的授意,不過,這賠率當真有點意思!

而老凱調查過我,他應該知道我的身手,那麼,老凱安排這種賠率的意思就很明顯了……

剛剛戰勝不可一世的殺手熊,努卡正處於如日中天的階段,一賠一的比率,也算是引誘富豪們押注罷了。

仙君重生 至於一賠二的我,呵呵,老凱只是想把我的賠率降低,讓所有的富豪都去買看似穩贏的努卡,這樣的話,就算有的富豪有心博冷門,見到一賠二的賠率也會乖乖的去買一賠一,幾乎穩贏的努卡!

不得不說,老凱的算盤打的倒是蠻不錯的。

擂臺下的觀衆們好像瘋了一般,紛紛舉着手中的支票,歇斯底里的叫喊了起來。

“我買一千萬的努卡!”

“我也買努卡,五百萬!”

“我買一百萬,努卡贏!”

直到這一刻,拳場的氣氛才被推向了最高峯,所有人,都將賭注押在了努卡的身上,而且最低的賭注,也是一百萬!

“俺想買楚風……俺只有七十塊……”石毅舉着手中皺巴巴的鈔票,不好意思的喊了起來,算是盡他最大的努力來支持我。

“恭喜你,石毅,算上本金的話,你的錢馬上就會變成二百一十塊!”胡墨打趣的說道。

“他孃的,老子也買楚風!”李東惡狠狠的掏出了銀行卡,砸在了侍者的托盤上。

“這位胖兄,有眼光!”胡墨又朝着李東豎起了大拇指,可偏偏,她卻沒有下注。

當然了,如果胡墨下注,我相信她一定會買我贏,可是,我就怕老凱到時候傾家蕩產也賠不起,哪怕只有一賠二的賠率……

“停止下注!”裁判一聲大喊,負責收支票的侍者們紛紛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旋即,裁判又一次喊道:“楚風對戰努卡,現在……”

“等一下!”我出言打斷了裁判的話。

所有人,又一次將視線定格在了我的身上。

“怎麼?後悔了?”張順戲謔的笑了起來。

“姓楚的,你已經站在了擂臺上,要麼打倒努卡,要麼被努卡打倒,否則你別想走下擂臺!”馮軍好像生怕我臨陣退縮似的

我沒有理會馮軍和張順的叫囂,而是自信滿滿的問向裁判道:“我能下注嗎?”

“按照規矩,拳手是不能自己下注的,不過,楚先生不是我們凱旋旗下的拳手,是我們凱旋的客人,所以楚先生可以下注,對面的努卡先生也可以下注!”

“買我自己,三百萬!”努卡毫不猶豫的說道。

“既然如此,那我也買我自己,五百萬!”我一邊說着,一邊將身上的銀行卡扔給了裁判。 一聽說我押了自己五百萬,張順和馮軍再次挑釁了起來。

“姓楚的,你是不是預感到了你悽慘的下場,打算臨死之前把錢都花了?”張順不屑的大笑了起來。

“五百萬,你不如留給你的朋友,讓他們用這筆錢來安排你的後事!”馮軍肆無忌憚的大笑道。

聞着馮軍和張順的叫罵聲,我非但沒有動怒,反而冷笑了起來!

“你,準備好五千萬!”我指着馮軍說了一句,旋即,又將手指移到了張順的身上,“你,叫你的倭島狗準備好,免得一會上擂臺的時候被小爺嚇尿了!”

言罷,我便將目光轉移到了努卡的身上,輕蔑的朝着努卡勾了勾手指。

“找死!”努卡彷彿尊嚴受到了挑釁,頓時大怒。

裁判見時間也差不多了,當即高喊了一聲,“拳賽開始!”

裁判話音尚未落地,那努卡便化身成了一頭獵豹,速度奇快的朝着我衝了過來,而且他的手肘也微微的指向了我!

所謂泰拳,是一門殺傷力極大的拳法,以力量和敏捷而著稱,號稱最強格鬥技。

泰拳主要利用人的拳、腿、膝、肘這四肢八體來攻擊,尤其是膝和肘,殺傷力更是爆表!

面對努卡的泰拳攻勢,我猶如一座山峯般巍然不動。

雖然我沒有接觸過泰拳,對這種格鬥技並不瞭解,但我卻有信心擊敗他!

只見告訴飛馳的努卡,狂奔到了距離我一米左右的位置之後,猛的一躍,擡着膝蓋就朝着我的左胸口的心臟位置撞了過來!

直到此時,我才終於擺出了我登臺之後的第一個格鬥動作……我朝着努卡膝蓋的方向,微微的擡起了左手。

下一瞬間,努卡的鐵膝已經轟到了我的眼前!

我的左手掌猛的輕微震顫了一下,隨後,便朝着努卡那充滿了破壞力的膝蓋拍了過去!

“啪”的一聲脆響,我的手掌毫無保留的拍在了努卡的膝蓋上,可是,我這看似平淡無奇的一掌,卻是硬生生的把努卡的膝蓋抓在了手中!

下一刻,全場爲之震撼的一幕出現了,努卡雷霆萬鈞的膝撞,竟然被我的手掌輕描淡寫的擋住了!

此時,努卡的膝蓋被我抓在手上,而努卡整個人則都懸在了半空!

詭異的場面!

震撼的衝擊!

恐怖的力量!

場中的所有人,包括老凱,李東,石毅在內,所有人都下意識的豁然起身,目瞪口呆的盯着擂臺上的我和努卡,甚至是胡墨,俏臉上都露出了驚詫的表情!

至於當事人努卡,他已經無法用語言和表情來表達他內心的驚恐了,那雙眼睛好似死屍一般的凝視着我,眼裏一片空洞!

“你不是想知道我爲什麼要把毛巾纏在右拳上嗎?我現在就告訴你答案!”我輕蔑的笑了一聲,忽的,我猛的揮起了右拳,筆直的轟在了努卡的胸口上!

努卡還沒來得及發出慘叫,他的身體便猶如一顆發射出去的炮彈,瘋狂的倒飛了出去,甚至連擂臺四周的繩索護欄,都沒能擋住飛射的努卡!

當努卡的身體撞到了繩索的一瞬間,強勁的衝擊力又繼續外泄,直接導致努卡的身體翻過了繩索,然後砸到了地面上,更恐怖的是,砸在地面上之後,努卡的身體還好像皮球一般,又彈了幾下,這才慢悠悠的滾到了選手通道那邊…… 寂靜,落針可聞的寂靜!

之前不斷叫囂的馮軍和張順,此時正目瞪口呆的盯着傲然站在擂臺上的我,彷彿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那般。

站在擂臺上,我解開了纏在手上的毛巾,輕描淡寫的對李東喊道:“胖子,去拿支票!”

“啊!好!”李東愣了片刻,旋即便一臉喜色的衝到了馮軍的面前,挑釁的說道:“馮董,支票!”

馮軍面色陰沉如水,眼中甚至還流露出了一絲的驚慌,因爲他從來都沒想過,努卡竟然會輸,所以馮軍根本就沒準備支票。

至於馮軍眼中的那一絲驚慌,則完全是被我的強大所震,我以碾壓的姿態,輕而易舉的虐了努卡,更是讓這位商界巨頭感到難堪的同時,也感覺到了一絲的……懼怕!

我見馮軍絲毫沒有想要籤支票的意思,當即便站在擂臺上冷笑了起來,“馮軍,想賴賬?沒關係,小爺很大度,不就五千萬嗎?無所謂!”

我的話說的很漂亮,可接下來的話,就不那麼好聽了!

“姓馮的,可敢上臺一戰?”我揚了揚眉毛,挑釁的將馮軍之前對我叫囂的話還給了他,“只要你敢上臺,這五千萬小爺不要了,花五千萬,買一次虐你的機會,小爺覺得還挺划算!”

“當然了,你如果不敢上臺一戰,那就願賭服輸,可別輸陣又輸人!”我繼續嘲諷道:“如果你兩條路都不選,那不好意思了,馮董,你今天絕對走不出凱旋會所的大門!”

我此言一出,拳場內的富豪們頓時將目光聚集在了馮軍的身上,一個個幸災樂禍似的盯着他,可偏偏,就是沒人肯爲他出頭!

沒辦法,哥們我剛纔所展現出來的力量,實在是太恐怖了,不僅碾壓了努卡,更是碾壓了這羣富豪!

我心裏明白,這一戰過後,我的聲望在石市的富豪圈子裏,絕對會達到一個巔峯,當然,前提是,我要能闖得過下一關才行……

“姓楚的,算你狠!”馮軍臉上的肉狠狠的抽了抽,旋即便從懷中掏出了支票簿,龍飛鳳舞的寫了一番,將支票甩給了李東之後,頭也不回的走出了拳場,這傢伙是沒臉留在這裏了。

馮軍離開之後,努卡也掙扎的從地上爬了起來,雖然他望向我的目光中,充滿了深深的怨恨,但此時的我,已經沒有興趣再看努卡了,因爲,一股極其濃郁的陰氣,突然從選手通道里涌了出來!

拳場內的氣溫陡然下降,不少富豪都開始向老凱抱怨空調不給力了!

就在這時候,一條穿着黑色勁裝,鼻下蓄着兩撇鬍須的中年漢子,緩步的從選手通道里走了出來……

此人虎背熊腰,模樣嚴肅,尤其是那張臉,始終掛着一抹充滿了詭異的獰笑!

隨着這黑衣漢子走進衆人的視線,拳場內的溫度又降了幾度!

在這種陰冷的環境中,所有富豪都被凍的瑟瑟發抖,只有張順,無比熱情的跳到了桌子上,歇斯底里的咆哮道:“渡邊先生,幹掉他!” 原來,那黑衣漢子,就是張順的援兵,來自倭島國的渡邊武藏!

我眯着雙眼,深深的盯着渡邊武藏,這傢伙臉上的獰笑,讓我有一種非常不舒服的感覺,尤其是他那雙空洞的雙眼,根本就不像人的眼睛,那眼神,與行屍走肉無異!

“有意思!”我心中不由的冷笑了起來。

正當我準備開啓天機眼,一探這渡邊武藏的究竟,場中異變陡生!

只見那渡邊武藏緩步走到了努卡的身邊,忽的,渡邊武藏猛的揮起了拳頭,拳風獵獵作響,拳頭更是直接轟在了努卡的胸口,其速度之快,簡直是碾壓了泰拳高手努卡,衆人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那努卡便發出了一聲慘叫,橫飛出了十幾米!

當然,這羣富豪只覺得一眨眼的功夫,之前還大殺四方的努卡,就被渡邊武藏給轟的飛出了十幾米,然而,我卻知道,只是這一眨眼的功夫,努卡最少被渡邊武藏打斷四根肋骨!

我剛纔纏着毛巾的一拳,也僅僅打斷了努卡一根肋骨而已,雖然我沒有使出全力,毛巾也卸去了我不少的力道,但渡邊武藏隨意的一拳,就打斷了努卡四根肋骨,這種戰鬥力,當真是不能小覷!

渡邊武藏將他的力量,速度和爆發力展現的淋漓盡致,就好像是在向我示威一樣!

難道渡邊武藏是武者?

修煉了倭島國的格鬥國術?

可渡邊武藏身上所散發的那股陰寒之氣又是怎麼回事?

渡邊武藏身上所散發出的陰氣,其濃郁程度已經與西市那隻完全進化的子鬼不相上下了!

我皺着眉頭,心中冒出了無數疑問。

當即,我開啓了天機眼……

我眼前的渡邊武藏倒是沒什麼變化,可他的身後,簡單的說,是渡邊武藏的後背上,卻產生了巨大的變化!

只見渡邊武藏的後背上,竟然揹着一隻穿着古代倭島國長袍大氅,頭戴豎高帽的骷髏鬼!

這骷髏陰魂鬼氣氾濫,猶如一縷縷操控木偶的細線,將它與渡邊武藏連接在了一起,而那渡邊武藏,就好像是骷髏鬼手中的扯線木偶!

“看那骷髏鬼的服飾,貌似是百多年前的老鬼,而且鬼力強橫,完全不弱於巔峯鬼煞……”我皺着眉頭,一邊仔細打量渡邊武藏和那骷髏鬼,一邊心中暗襯了起來。

忽的,那骷髏鬼動了動下巴,緊接着,渡邊武藏便從嘴裏吐出了一道詭異的笑聲,用那種生硬的中文對我說道:“桀桀……華夏人,你竟然是術人?”

我沒有開口,只是冷眼盯着渡邊武藏和那隻骷髏鬼。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做渡邊武藏,是一名忍着,而我……桀桀……是一名陰陽師,簡單的說,我是一名陰陽魂師!”

渡邊武藏說出了兩個“我”字,毫無疑問,第一個“我”,就是指站在我面前的渡邊武藏,而第二個“我”字,則代表那隻骷髏鬼!

忍者?

陰陽師?

我的嘴角不由浮上了一抹冷笑,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本打算來見識見識倭島國的拳手,看看能不能找到和陰陽師有關的線索,想不到,竟然碰到了正主!

“你們來華夏,有什麼目的?”我冷笑一聲,道。

“愚蠢的術人,就憑你,還不配向我發問!”渡邊武藏陰森的大笑了起來。

“不說?”我攤了攤手,“那小爺就打到你說爲止!” 我和渡邊武藏在擂臺上的對話,拳場內的人全都能聽見,當然,大家都是一頭霧水的望着我和渡邊武藏,只有張順還在不斷的叫囂,讓渡邊武藏打斷我的雙腿。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渡邊武藏才一出場,就把努卡打飛了,雖然努卡已經被我重創,但怎麼說努卡也有一百三四十斤的肉,輕描淡寫的一擊將一百三四十斤的肉轟飛,也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這羣富豪自然要對渡邊武藏高看一眼了。

當然,普通人是看不到陰陽魂師的存在,比如富豪們,甚至是老凱和李東也一樣。

可是,作爲湘西趕屍祕術和蠱毒祕術的傳人石毅,以及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妖中至尊胡墨,自然是可以動用一些祕法,發現渡邊武藏身上的變化。

“楚風,俺來幫你!”石毅站起了身,全身氣勢陡然一變!

面對普通人,石毅總是顯得畏畏縮縮,可一旦面對陰魂邪物,石毅竟然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就好像是萬軍中取敵將首級的戰神,渾身上下都散發着一種極其強烈的自信!

不得不說,石毅的這種變化,當真是讓我大吃了一驚!

“我自己來!”我扭過頭,朝着石毅壓了壓手掌。

說實話,我倒是挺想見識見識石毅的手段,不過,既然這場決鬥是我和張順之間的約鬥,那我就不能讓石毅插手,尤其是,控制渡邊武藏的倭島國陰靈,所散發出的濃郁鬼氣,更是激起了我的鬥志,我想用它來做試金石,看看我經過了空明寺的一月修行,修爲究竟達到了什麼地步!

我遞給了石毅一個放心的眼神之後,餘光也掃過了胡墨,別看胡墨在任何事面前,都是那副無所謂的模樣,可這一次,我對上了渡邊武藏,胡墨的一雙美目之中,卻是連連的閃過異色!

“她到底在想什麼?”我心中一邊暗襯,一邊將狐疑的目光收了回來,將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渡邊武藏的身上。

“區區華國的術人,竟然拒絕同伴的幫助,想要一對一的和我堂堂陰陽魂師大人鬥法,你的勇氣得到了我的肯定,但是,很遺憾,你即將死去!”渡邊武藏的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桀桀怪笑了起來,“術人的靈魂,可是非常美味的補品……”

渡邊武藏的聲音還未落地,這傢伙便突然朝我發起了攻擊!

擂臺上,渡邊武藏雙腿一蹬,整個人猶如炮彈一般的朝着我射了過來,其速度,遠強於努卡,甚至是西市身懷國術的眼鏡蛇,在渡邊武藏面前都要失色幾分!

“來的好!”雖然渡邊武藏的速度很快,但卻依然沒有達到那種讓我應接不暇的程度,我的眼瞳中,依然能見到他的身影。

可是……我這個“好”字纔剛出口,正在高速飛奔的渡邊武藏,身影竟然產生了一陣輕微的扭曲,緊接着,只見渡邊武藏的身影越來越模糊,待到他衝至距離我只有不足兩米距離的時候,他的身影竟然憑空的消失在了擂臺上!

臥槽!

這他媽是什麼手段?

瞬間移動?

隱身術?

我怔怔的站在擂臺上,凝視着眼前那片詭異的空曠,一時間,竟然愣在了原地!

我愣了足足一秒鐘的時間,雖然在普通人的眼裏,一秒鐘的時間很短,可在我們這種不普通的人眼中,一秒鐘卻足以致命!

忽的,一股危機感猛的出現在了我的身後,伴隨而來的,還有極度狂暴的鬼氣!

我不由分說,幾乎下意識的朝着旁邊閃了過去,可是,我終究還是慢了分毫,這時候,一股剛猛的拳風已經落在了我的左肩膀上! “嘭”的一聲悶響傳來,頓時,我只覺左肩膀上被某種重物狠狠的砸了一下,一種痠麻的感覺頓時佔據了我的全身!

我硬生生的將這股衝擊力扛了下來,然後猛的朝着身後甩出了一拳,可是,我除了空氣之外,並沒有打到任何人或者陰靈!

我心中無比驚駭,難道,這渡邊武藏真他媽隱身了不成?

我的念頭纔剛從心裏冒出來,緊接着,右下方,有一股澎湃的鬼氣飆射而來!

硬頂了渡邊武藏一拳,然後我又是以全攻不守的姿態揮出了一拳,此時,我的身體已經處於中門打開,全無防禦的狀態,想要躲過渡邊武藏右下方的攻勢,是根本不可能的!

沒辦法,我只能再次選擇硬抗了!

一股龐大的力量直接襲上了我的右腿,打的我右腿一彎,一個踉蹌,險些栽倒在地,當然,也辛虧哥們聰明,直接來了一招就地十八滾,飛快的退到了擂臺四角中的一角。

背靠着繩索護欄,我一臉驚訝的望着眼前那空無一物的擂臺,不僅是我的前後左右,甚至連上方,我的掃了一眼,可是,在我全方位的環顧之下,竟然沒能發現渡邊武藏的一絲影像!

真他媽怪了,難道渡邊武藏,或者說那陰陽魂師會隱身術不成?

不管怎麼說,我的左肩膀和右腿上傳來的陣陣疼痛,都在提醒着我,渡邊武藏,是我迄今爲止遇到的最強挑戰者!

不由的,我的臉色也沉了下來……

我與渡邊武藏交手的整個過程,從渡邊武藏消失,一直到我退到了擂臺的一角,其實也三四秒鐘的時間而已,可就是這三四秒,卻讓臺下的富豪們屏住呼吸,目不轉睛,甚至,直接顛覆了這羣富豪的世界觀!

整個拳場,寂靜的有些恐怖,除了胡墨面色不變之外,這一次,包括石毅在內,都是一臉的駭然!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