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4, 2020
47 Views

他依照劉宣制定的計劃,先一步回了劇縣。

Written by
banner

返回劇縣,他的任務是見孔融,完成劉宣提出的計劃。

郭嘉站在國相府外,擡頭看了眼國相府巍峨壯闊的大門,擡步往臺階上走去。今天的郭嘉,一襲黑色長袍,俊逸中帶着一絲的灑脫豪放,莊重中又不乏一絲的不羈。

其氣度,卓爾不羣。

郭嘉來到臺階上,正色道:“煩請通傳,劉宣的主簿郭嘉求見。”

劉宣!

宦女成妃 門崗一聽,神經一下繃緊了。

劉宣是康王的嫡長子,是許劭評價爲‘商之伊尹,周之周公!’的人。

眼前的青年,器宇軒昂,氣度不凡。

這樣的人,不能得罪。

三個總裁的娃娃情人 門崗心中念頭轉動,神色沒有絲毫的倨傲,道:“郭主簿稍等,小的馬上去稟報。”他行了一禮,便轉身往府內跑去。

不一會兒的功夫,門崗出來了,恭敬道:“國相大人在書房等您,請!”

“多謝!”

郭嘉點頭道謝,取出一袋錢遞給門崗,不容對方拒絕,就邁步進入了府內。

剛進入府內,便有人領着郭嘉往書房行去。來到書房外,侍從敲響房門,稟報道:“大人,郭嘉帶到。”

“請!”

渾厚洪亮的聲音,自書房內傳來。

侍從推開門,郭嘉便邁步進入,侍從關上門就離開了。

郭嘉進入書房,站定後,目光落在孔融身上。孔融是一代大儒,又身居高位,氣度不凡,威嚴赫赫,但郭嘉卻不卑不亢,拱手道:“觀陽縣主簿郭嘉,見過孔相!”

“坐!”

孔融揮手,示意郭嘉落座。

“多謝孔相。”

郭嘉一本正經起來,禮節一絲不苟,挑不出任何的錯誤。

孔融正色道:“康王大壽在即,宣公子也已經在返回的路上。你是宣公子的主簿,先行一步返回劇縣見本官,有什麼事情嗎?”

事實上,孔融聽到郭嘉讓門崗通傳的身份是‘劉宣的主簿’,就明白了郭嘉的意圖。

其一,是擔心門崗不通報。

其二,點出劉宣,說明郭嘉是劉宣的人,讓孔融接見他。

郭嘉神色平靜,說道:“在下提前返回劇縣拜見孔相,是因爲即墨縣令柳智和膠東縣令胡離先後被殺的事情。”

孔融眼眸一冷,沉聲道:“他們是怎麼死的?”

郭嘉平靜道:“柳智和胡離,先後帶兵圍攻宣公子,意圖阻攔宣公子返回劇縣,最後被殺。”對於胡離的死亡,郭嘉一併算在了一起。在郭嘉看來,胡離是誰殺的,已經不重要了。

“大膽!”

孔融冷喝一聲,眼神銳利。

此刻的孔融,周身瀰漫着一股攝人氣度,他肅然說道:“柳智和胡離阻攔宣公子,雖然有錯,但罪不至死,宣公子擅自斬殺朝廷命官,不合理也不合法。”

話語中,盡顯北海國相的強勢。

郭嘉臉上流露出無奈神色,道:“孔相,宣公子這麼做,也是無奈之舉。”

孔融打量着郭嘉,心中冷哼了一聲。

眼前這個名叫郭嘉的人,一言一行是預先設計好的,話語中透露的訊息,在不斷的引導着他的思路。不過孔融並不抗拒,他想看看郭嘉想說什麼。

故此,郭嘉順勢問道:“爲什麼說是無奈之舉?”

郭嘉正色道:“衆所周知,宣公子和裕公子爭奪世子之位,康王妃是裕公子的親生母親,一心爲裕公子謀劃。”

“柳智和胡離,都是康王妃的人。”

“康王妃知曉宣公子要回來爲康王祝壽,特意讓柳智和胡離阻攔宣公子。”

“一旦宣公子被阻攔,無法回劇縣爲康王祝壽,必定惹得康王大怒。父親大壽,兒子沒有趕回來,這是孝道不存。”

“康王大怒,還會讓宣公子繼承世子之位嗎?”

郭嘉輕嘆了一聲,緩緩道:“爲了趕回劇縣,宣公子只能強行突破柳智和胡離的阻攔。亂戰中,失手殺了柳智和胡離,也是預料之外的事情。”

“兩害相權取其輕,宣公子只能強闖。”

“縱然知道殺人的後果,宣公子也別無選擇,只能回來。”

郭嘉神色鎮定,繼續道:“事實上,宣公子殺了柳智和胡離的後果,也在康王妃的預料當中。在康王妃的佈局中,孔相也是一枚棋子。”

“柳智和胡離是縣令,歸屬孔相管轄。”

“她料定兩人會出事,而一旦出事後,孔相不可能輕饒宣公子。”

“這一步棋,就是要藉助孔相的手,打壓宣公子,令宣公子永無翻身之地。”

郭嘉說道:“一介婦人,心思如此歹毒,更利用孔相,簡直是心思惡毒。在下思前想後,認爲不能不告知孔相,請孔相決斷。”

孔融聽了後,審視的看了郭嘉一眼。

郭嘉闡述的道理,意味着劉宣也是知道的,早已經分析出來了。

以劉宣的性格,不會坐以待斃。

孔融臉上嚴肅的神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絲笑意,問道:“劉宣想讓本相幫他,可是,本相爲什麼要幫助他呢?”

郭嘉回答道:“第一,康王妃操弄權柄,婦人干政,孔相甘願被一婦人操控嗎?偌大的一個北海國,堂堂北海相,淪爲婦人的棋子,令人恥笑。”

“第二,即墨縣、膠東縣,乃至於平壽縣,這三個縣屬於北海國管轄,卻是康王妃控制的,不在孔相的掌控中。此次即墨縣和膠東縣令被殺,而平壽縣令魯蒼意圖以美女賄賂宣公子,被宣公子拒絕。三人出了問題,便是孔相插入的機會,可以藉機掌控三縣。”

郭嘉說道:“孔相一身的才華,滿腔抱負,但到了北海國,雖然名義上是北海相,卻只掌控了一部分縣,還有很多縣城是他人操控的。難道,孔相甘願大權旁落嗎?”

質問的話語,令孔融眯起了眼睛。

事實上,北海國許多的縣名義上遵從他的命令,事實上,卻遵從王府乃至於康王妃的命令,這是孔融心中的一個疙瘩。

越是文人,越是想建功立業。

孔融,也是如此。

孔融想要在北海國建功立業,就不能有人掣肘。即墨縣、膠東縣和平壽縣三縣,是康王妃控制的,不受控制,這就是孔融的眼中釘肉中刺。

孔融也是果斷的人,他思慮片刻,就有了決定,問道:“本官幫助他,那麼,宣公子要本官怎麼做?”

此話一出,郭嘉鬆了口氣。

事情,成了!

郭嘉神色輕鬆,道:“宣公子的要求很簡單,當康王妃請孔相出面,處理宣公子的時候,孔相站在宣公子一邊,反過來打壓康王妃。”

孔融道:“轉告劉宣,本官答應他的條件。”

劉宣爲孔融創造了條件,讓孔融順理成章的接管三縣的權利,他也投桃報李,將劉宣從旋渦中摘出來。最重要的是,通過劉宣執掌觀陽縣,孔融認可了劉宣的能力。

起點中文網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劇縣,康王府。

後院!

第一寵婚,老公壞壞愛 劉裕坐在康王妃的面前,眼中閃爍着雀躍的神色,興奮道:“母妃,劉宣已經進入了劇縣境內。這一次,他殺了柳智和胡離,斬殺了朝廷命官,他必定栽了。”

康王妃皺眉道:“柳智是你的舅舅,你不該如此。”

劉裕哼了聲,說道:“母妃,論關係,是要稱呼一聲舅舅,但他不能阻攔劉宣,就太令人失望了。如果不是母妃技高一籌,早已經算到了這一步。這一次,就讓劉宣得逞了。”

康王妃聞言,沉默了好一會兒。

劉裕性情如此的涼薄,她的心中有些不喜。

然而,這畢竟是她的兒子。

康王妃說道:“劉宣回劇縣,你要做的是捧劉宣。捧得越高,跌得越重。按照計劃,你馬上帶人去城門口迎接劉宣。”

“是,兒子馬上就去。”

劉裕早就想去了,已經恨不得馬上飛到城門口見到劉宣。

康王妃問道:“其他方面,準備好了嗎?”

劉裕說道:“母妃放心,一切已經安排妥當了。我已經安排人煽動百姓,到時候,會有無數的百姓迎接劉宣。想到劉宣丟臉的那一幕,我就興奮。”

康王妃道:“你去吧。”

劉裕站起身拱手行禮,然後急匆匆的離開了王府。

劉裕出行,只帶了兩個隨從,其他的官員都沒有帶。當劉裕抵達城門口時,在東門周圍,已經站着密密麻麻的百姓。

這些人,都是劉裕花了錢,請來圍觀劉宣的。

劉裕身穿錦衣,腰纏玉帶,足蹬金絲靴,嘴角含笑,一副不凡氣度。貴公子的氣勢,展露無遺。

百姓見狀,紛紛誇讚。

劉裕掃了眼周圍的百姓,很是得意。他看向劉福,微笑道:“劉福,等劉宣到了,你要可勁兒的誇讚劉宣,明白嗎?一定要說出劉宣的功績。”

劉福道:“公子放心,小的記住了。”

劉裕嘴角微微勾起,眼中盡是期待。

這一次,一定要讓劉宣栽個大跟頭,讓劉宣再也無法翻身。

時間流逝,半個時辰,磨磨蹭蹭的消失了。劉裕等了這麼長的時間,還沒有看到劉宣回來,心中的耐心消失,變得焦躁了起來。

劉福道:“公子,劉宣是不是在路上耽擱了?”

劉裕很不耐煩的道:“本公子又不知道,你問我,我問誰去?”

劉福訕訕一笑,識趣的不再詢問了。他擡頭看向遠方的官道,死死盯着。忽然,劉福看到了一輛馬車出現,立即興奮了起來,大聲道:“公子,來了,劉宣乘坐馬車來了。”

劉裕聞言,瞪了劉福一眼,道:“劉宣是你能稱呼的嗎?”

“啊!”

劉福聞言,連忙道:“小人知錯,小人知錯。”

劉裕哼了一聲,靜靜等待。

時間不長,劉宣和千雪乘坐的馬車,出現在城門外。馬車門簾捲起,劉宣從馬車中走了下來。

劉裕迎了上去,笑道:“兄長從觀陽縣回來,一路舟車勞頓,辛苦了。”

對於劉宣,劉裕恨到了骨子裏面。

曾經,他數次羞辱劉宣,每次都沒有成功,反而被劉宣收拾了。隨着時間的推移,劉宣更是一步步崛起,名揚北海,更令劉裕妒火中燒。

劉裕心中的嫉妒和憤恨,臉上沒有絲毫的表露。

此刻,他要做的,是吹捧劉宣。

捧得越高,摔得越重。

劉裕朝劉福使了一個眼神,劉福接過話,大聲說道:“宣公子在觀陽縣一年有餘,蕩平賊匪,開墾耕田,發展農商,讓百姓豐衣足食,甚至是達到了路不拾遺夜不閉戶,可謂是一派繁榮安寧景象。宣公子的能爲,裕公子時常掛在嘴邊,說要向宣公子討教一二。”

劉裕聞言,微微點了點頭。

這話,說得不錯。

劉宣知道劉裕來者不善,不過對方隱藏了意圖,劉宣也是見鬼說鬼話,笑說道:“二弟謬讚了,我受了父王教導,纔能有今日的成就。二弟一直在父王膝下受教,真是令人欣羨。”

兩人的談話,一副兄友弟恭的模樣。

觀看的百姓,都是稱讚的聲音。

劉宣看了眼,心中想,這裏面的人,不知道多少人是劉裕喊來的。

劉裕眼珠子滴溜溜一轉,掃了眼城門內,又繼續道:“兄長,我們一別一年有餘,這段時間,真是讓弟弟思念吶。等回了王府,你我兄弟,一定要秉燭夜談,好好的交-流一番。”

“一定,一定!”

劉宣打着哈哈,應承了下來。

“噠!噠!”

忽然,一陣急促的馬蹄聲,自城內傳來。

“康王府辦事,閒雜人等全部退開。”

洪亮的聲音,自城內傳來。馬蹄聲和喝喊聲匯聚在一起,城門口的百姓盡皆退開。一個個看向策馬衝出來的一隊士兵,眼中有着看戲的神色。

發生什麼事情了?

這,是百姓心中產生的想法。

說時遲,那時快,這一隊騎兵衝出城門,在劉宣的面前停下。

爲首的將領翻身下馬,看向劉宣,沉聲道:“宣公子,你在返回劇縣的途中,殺死即墨縣令柳智和膠東縣令胡離,殿下派遣末將拿你歸案,回王府審問。”

“譁!”

此話一出,圍觀的百姓議論紛紛。

“剛纔說劉宣治理觀陽縣政通人和,百姓安居樂業。一轉眼,劉宣竟然殺了即墨縣和膠東縣的縣令,這個人,不是什麼好人。”

“殺人償命,劉宣殺了人,也不能逃脫罪責。”

“果然,人不能光看表面。劉宣看上去一派正氣,沒想到竟是如此兇殘的人。他雖然是康王的長子,也不能隨意殺人啊。如果是他接任康王的爵位,恐怕不是百姓之福。”

“……”

周圍的百姓,紛紛開口職責。

一開始,說話的人不多,漸漸的,百姓被帶動了起來。

無數人蔘與其中,都指責劉宣爲人殘暴。

劉裕看到了這一幕,嘴角微微上揚。他靠近劉宣,低聲道:“大哥,這一幕感覺怎麼樣?這,是弟弟爲你準備的好戲。”

劉宣說道:“母妃老謀深算,佩服之至!”

劉裕陰險的笑了笑,忽然拔高了聲音,朗聲道:“兄長,我相信你是被冤枉的。這其中,肯定有什麼誤會。不過父王下令了,你也不能違抗命令,你先回府候審。這件事,我會查清楚的,如果有誰要冤枉你,我絕不會放過他。”

一個敬重兄長的模樣,瞬間樹立了起來。

劉宣拱手道:“多謝二弟。”

他的目光在百姓中掃了一圈,忽然,眼中一亮。他看到郭嘉站在人羣中,朝他點了點頭。顯然,郭嘉方面已經準備妥當了。

起點中文網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將領見劉宣不動,再次說道:“宣公子,如果你不配合,末將就只能動粗了。這是殿下親自下達的命令,請宣公子配合。”

劉裕趁機道:“兄長,你放心的去吧,弟自會爲你安排好一切的,會查證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不讓你受一絲的委屈。”

他的眼神中,閃爍着森冷的光芒,這次定要讓劉宣永世無法翻身。

周圍百姓,大肆的稱讚劉裕,認爲劉裕仁慈敦厚。其中的一些妙齡女子,看劉裕的眼神,更有了一絲嬌羞。劉裕如此仁德,必定會繼承康王爵位。如果能給劉裕做一個侍妾,恐怕也是一步登天了。

誇讚聲,不斷從百姓口中傳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